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215.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八章 王氏发现秘密(万更)

第七十八章 王氏发现秘密(万更)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真是该死,居然被那个贱人躲过一劫了,这孩子来的也忒不是时候了。”刘氏气的一直在骂人,不过这个时候并未有人阻止就是了。

    从镇上匆匆赶过来的莫胜明与莫瑶瑶对于这样的结果,心里即是欣慰又是遗憾,欣慰的是这个女人受到了惩罚,遗憾的则是这种刑罚对这个女人压根就没用。

    “行了,你们也别说了,咱们也会去吧。”莫老爷子甚是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然后率先离开这广场。

    几人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面面相觑,难道爹(爷爷)就这样放弃了么?!他们之前商量的计划是否还有用呢?!

    看着莫老爷子的背影,筱筱只是笑了笑,道:“爹娘,叔婶们,咱们可以回去啦,这广场上都没有人了,现在就剩下咱们一家子了。”

    她不说还真没发现,这一看周围还真只剩下他们一行人了,想着没有真正教训到田花花,无奈摇摇头,只能先回家再做打算。

    这边田花花心里即是欣慰又是担心的,自己那么多年来一直想要一个孩子,可是老是怀不上,没想到在这个关头怀上了,大夫说是这个孩子怀了一个半月,可是一个半月前她和两个男人都有过关系,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田花花还真是说不准。

    不过王志利可没想那么多,他也想不了那么多,在听到田花花怀孕那一刻,早就欣喜疯了,这不正小心的伺候这田花花上药么。

    “嘶,我说你轻点行么,想痛死我啊……”

    田花花痛的从沉思中回了神,见是王志利没有个轻重的在帮自己的伤口上药,忍不住就骂出了声。

    王志利闻言脸色有些不好看了,若是换做平时自己早就两耳光招呼上去了,可是此刻田花花正怀孕,所以也就忍了下来,赔笑道:“花儿啊,咱们这段时间可得小心着点,万一伤着了孩子可不得了了,知道不,也不能乱跑。”

    田花花斜睨了他一眼,暗自冷笑了一声,伤着孩子,呵,这孩子还不一定是你的呢,不过也好,既然你不知道,那么我不说就是了,“行了,我能跑去哪啊,不过这么长时间了,我饿了。”

    “饿了啊,来,我去给你做饭,你吃了后就睡会儿啊,别太累了,刚刚可是受了刑罚,千万得小心,别把伤口弄裂了啊。”王志利略有些担心的看着她,毕竟刚刚经历了那么大的事,要是再出点啥事可就遭了。

    田花花享受着这难得的一次被人伺候的机会,不禁有些托大的说道:“当家的,我饿了呢,你怎么还不去做饭,是想饿着我和孩子么?”

    “哎哎,我现在就去。”

    第一次王志利被田花花牵着鼻子走,也是头一次那么听她的话,看着这个状况,躲在一旁的王小丫心里不禁寒凉如冰,估计连爹也要让着娘了吧,那么自己以后是不是就没有靠山了?!

    其实王小丫想的也没错,田花花自从怀孕之后,脾气比以前更为见长,尤其是对着王小丫时,有种不是自己亲生的感觉,就连在王志利跟前也敢动手打王小丫了。

    这几天村里的流言蜚语明显就遏止了,显然是杀鸡儆猴的法子生效了,这回就连林氏也安心了,否则她总是半夜里起来唉声叹气的,弄的莫胜明第二天早上起来都没精神一样。

    莫瑶瑶自从经历过那件事后,心情就一直不好,待在镇上的时候还好,可是一到了千鲤村自家家里,就总是会想起那件事,不免会掉眼泪伤心,所以筱筱也只有寸步不离的跟着她,以防万一哪里不对劲儿,她会做出什么事。

    “大姐,要不咱们出去玩玩吧?”

    筱筱看着天天闷在家里的莫瑶瑶,心里也是异常难受的很,现在她都瘦的不成样子了,把好不容易养出来的肉,又给瘦回去了。

    “唉,去哪啊,这村里还有什么地方我们没去过。”莫瑶瑶手上做着绣活,对于筱筱的提议一点兴趣都没有。

    筱筱还真是有些不信了,她今天还不能把莫瑶瑶给劝出去,“那,我们去……”

    见筱筱还想说话,莫瑶瑶直接就先出口说道:“行了二妹,别说了,你让我一个人好好待着吧,要玩你自己出去玩,不过得注意安全呐。”

    筱筱真心有些挫败了,怎么大姐那么倔呢,这都好些天了,就是不出去,现在外面谁敢说什么,真是的。

    无奈的看了一眼莫瑶瑶,只能是去院子里侍弄她刚刚又重新开始育苗的辣椒去了,想着大棚施行还是可以的,毕竟若是之前的大棚没有被烧的话,那么怕是辣椒苗也大了很多了,只是没想到被人一把火给烧了。

    “啊……,二姐,你干嘛呢,浇水都浇到我身上来了。”莫萱萱气鼓鼓的瞪着给菜苗浇水的莫筱筱,咬牙切齿的就差没扑上来咬人了。

    筱筱讪讪的笑着,她刚刚不就是沉思了一会儿嘛,谁让这丫头坐这边的,还蹲着,原本人就矮,现在一蹲下去直接就看不到了不是,“那个萱萱啊,来,我给你擦擦,别生气啊,我不是故意的呢,呵呵……”

    “哼,信你就有鬼了。”莫萱萱小声的嘟囔了一句,然后才恶狠狠的对着筱筱说道:“二姐你赶紧擦,我还要出去玩呢。”

    筱筱闻言手一顿,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莫萱萱,“你要出去?!去哪?就你一个人么?”

    筱筱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她这副样子落在莫萱萱眼里,就有袖张的感觉了,“二姐,你没事吧?!不就是出去玩么,有那么大惊小怪吗?”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筱筱此刻心里又乱了,想让出去玩的不想去,不想让去的偏偏又满地跑,真是头疼。

    莫萱萱先是自己伸手擦干净后,见自家二姐拦住去路,不悦的看着她,“二姐,不止是我啦,还有村里的孝子,还有石头哥啊。你就放心好了,我会没事的。”

    一听是跟着这些人乱跑,筱筱直接就皱眉下了禁足令:“你说没事就没事啊,万一出了点啥事,我们怎么去找你啊,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哪里也不许去。”

    萱萱顿时就气炸了,“什么嘛,我就要出去,娘他们都不说我,你干嘛说我,不就是比我大那么几岁么,真是的有什么了不起的。”

    虽然她嘴上在不服气,但是还真是不敢拂逆筱筱的意思,谁让这家里现在都听筱筱的呢,要是俩人做起对来,大家肯定一边倒的帮二姐,不过这段时间家里确实是非多了点,还是保险点的好。

    一天的时间里,筱筱除了给苗浇水,顺便也跟着莫瑶瑶学绣花,不过显然技术不过关,要她画花还行,绣花还是绕了她吧,毕竟不是做那行的,“啊,疼,大姐,你轻点啊,呜呜……”

    莫瑶瑶听见她的叫声,直接噗嗤的笑了,“谁让你不好好练的,要是好好练练可不会用针戳到手指了不是。”

    筱筱幽怨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直接用下巴支撑着头,趴在桌上无精打采的,她就不明白了,都是爹娘的女儿,大姐也忒能干了,啥都会一些,特别是绣活,那绣出来的花可是堪比真的啊,可是为嘛自己绣朵花,都能绣成石头呢,还是那种五光十色的石头,这也太不公平了。

    伸出自己的一双手,不禁欲哭无泪,这一双手包着跟那咸猪蹄还真是没啥两样啊,都是一样的粗,唉,以后还是离这个绣活远点的好,想着就嘟喃了出声,“以后再也不绣了,否则这一双手肯定废了。”

    敲她说的这话被莫瑶瑶听见了,斜睨了她一眼,然后恶狠狠的教训着筱筱:“你看看你说的什么话,你现在是还小,等到快及笄了,定了亲照样要绣的,将来自己的嫁衣可是必须得你自己绣啊。”

    筱筱被莫瑶瑶说的一愣一愣的,是啊,她怎么就忘了这茬了,将来绣衣是必须待嫁新娘自己绣的,否则要是被婆家知道了可是会嫌弃的,可是照自己这个手艺,筱筱嘴角一抽,估计就是到嫁的那天都不一定能学会。

    “大姐,这嫁衣非得自己绣嘛,难道不能让人代替?”

    筱筱还真是有些不死心,谁让自己一个现代人不会绣这个呢,十字绣倒是会点,可是那个和这个虽然都是绣,可是十字绣显然比这个容易啊,若是能有代替绣嫁衣的多好啊。

    莫瑶瑶听到这不死心的话,直接白了她一眼,然后笑眯眯的看着她,道:“有是有,不过嘛,只有大户人家才请得起绣娘来绣啊,更可况绣娘也只是绣一半,剩下的一半照样也是由新娘自己绣啊。”

    这回筱筱是真的死心了,说来说去就是必须绣不可了,可是自己得学到什么时候啊,皱了皱眉头,然后眼巴巴的看着莫瑶瑶,“大姐,你的绣活是谁教的啊,怎么绣的那么好呢?”

    “是娘教的啊,只不过娘现在眼睛不大好,所以绣出来的也没有以前那么好了。”莫瑶瑶略带遗憾的说着,丝毫没有想到这番话在筱筱心里已经沸腾了。

    娘教的,是了,还真是,筱筱回想着原主的记忆,想起了曾经教这两姐妹的一幕幕,心里真是感叹至极,在她没穿过来之前,原主也是一个沉得住气的,绣活也能拿出手,自从自己来了,绣活还真是消失了。

    “嘿,回神啦,我现在要去做晚饭了,你和萱萱可得小心哦。”,莫瑶瑶无奈的看着又入神的筱筱,摇摇头然后才做饭了。

    没一会儿筱筱从记忆中回神了,看着屋里就剩下她和萱萱俩人,白了小丫头一眼,然后又继续无聊了,数着自己的手指头。

    约摸一个时辰过去了,莫胜明夫妻俩才从镇上回来,手里还拿着这一段时间的账本,看见筱筱的手,又听了事情的经过,好一顿的大笑出声,就连林氏也乐的笑了起来,俩人笑了好一会儿才停止了。

    饭后,筱筱让莫萱萱帮着翻账本,而自己则是用心算来算账本,不消一会儿,筱筱脸上才带了笑意的看着众人,道:“爹,娘,我们现在除去原材料的成本,可是净赚多少你们知道么?”

    莫胜明与林氏对视一眼,摇摇头,然后又直接看向了筱筱,看她这神色估计赚的不是很多,也不是少数吧。

    筱筱笑了出声,道:“爹娘,我们可是净赚了将近两千两啊,哈哈。”

    听到这个数字,莫胜明与林氏都愣住了,然后是倒吸了一口气,两千两啊,这在他们俩的世界观里算是天文数字了,没想到就这么一个来月,居然赚到了那么多。

    林氏脸上的表情瞬间怪异了,想笑又不敢笑,想激动又克制了下来,然后伸出因为亢奋而颤抖的手,拉了拉莫胜明,“孩子他爹,这是真的么?你掐我一下,看是不是做梦。”

    莫胜明原本已经是被这数字炸的不知道飞哪了,这回听到林氏的话,手自发自动的就掐了一下林氏,惹的林氏大叫了一声,“孩子他爹,我们没有做梦,真的没有做梦,原来是真的啊,啊!我太高兴了,哈哈……”

    相比之下,莫胜明则是真的冷静的不像话,“两千两,两千两啊,没想到我莫胜明今生还能有这样的福气,真是上苍保佑啊。”

    激动中的林氏听到他这话,直接伸手拍了一下他的头,道:“什么上苍保佑,明明是我们家筱筱能干才有那么多的钱,要不是筱筱,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呢,饿死了也不一定呢。”

    经她这么一说,筱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红着脸说道:“娘,您说什么呢,这哪里是我的功劳啊,明明是爹和您的功劳啊。”

    难得见筱筱那么害羞,好心情的莫瑶瑶也不禁打趣道:“娘,您说的话我也赞同,我看啊,谁将来娶了我们家二妹,那可是不知道是哪辈子烧的高香呢。”

    一说到这个话题,林氏就开始愁了,看着笑面如嫣的莫瑶瑶,有些紧张的问道:“大妹啊,你现在没事了吧?”

    莫胜明见林氏问这个话,直接就伸手拉了下林氏,让她别在旧事重提,免得莫瑶瑶伤心,原本林氏有些不放心,现在见到自家丈夫暗示自己,想到在机刚刚问的话,现在见莫瑶瑶因为自己的话又恹恹的低下了头,恨不得直接就抽自己俩耳光,然后急忙的向莫瑶瑶道歉,“大妹,实在是很抱歉,娘不是有意的,我……,孩子他爹,你也说句话啊!”

    莫胜明也知道妻子不是有意的,遂也帮着说道:“瑶瑶,你娘她真的不是有意的,你别往心里去啊!”

    “就是啊,大姐,你这个样子可不行哦,将来若是被大姐夫看到了,那可就不好了呢!”

    筱筱知道莫瑶瑶还未从那件事的阴影里出来,若是强行让她忘记也不好,更何况她这段时间已经好了很多了,不像有些人,如果出了这些事,怕是早就寻死觅活了,现在莫瑶瑶没有那么做,就代表着她在这个世上还有留恋的,留恋的无非就是这些个亲人们。

    半晌后,莫瑶瑶才吐出一口气,扯了扯嘴角,道:“爹娘,二妹,你们别自责,我没事了,只是有些累了而已。对了二妹,你不是一直想我出去玩么,我们明天就出去走走吧。”

    这回轮到筱筱楞住了,刚刚她没听错吧,大姐要出去玩?!真的要出去玩啊,遂激动的看着莫胜明与林氏,道:“爹娘,你们听到了没有,大姐说要出去玩呢,你们听到了么?”

    林氏因为莫瑶瑶的话,不禁流下了眼泪,回应着筱筱的激动,“是啊,听到了,筱筱,我们听到了,是真的呢。”

    说完这些,然后又走上前去,抱住了正微笑看着他们的莫瑶瑶,然后喃喃道:“我家瑶瑶真好,还是瑶瑶懂事,呜呜……”

    “秀英,别哭了,你看要是再哭孩子们可就笑话你了。”莫胜明知道自己妻子是欣喜坏了,毕竟这段时间莫瑶瑶从未出过家门,这让他们既是欣喜又是担心的,欣喜的是她还是那么的坚强,担心的是若从不出门,将来万一闷坏了可怎么办。好在现在不用想那么多了,真好啊。

    林氏听到莫胜明的话,直接就气笑了,伸手捶了一下他,嗔道:“什么话,我可是她们的娘,谁敢笑话我,恐怕是你自己想笑吧,你也是皮痒痒了吧。”

    莫胜明被林氏说的一窒,然后讪讪笑道:“哪啊,我这不是开个玩笑嘛,否则你今晚又让我独守空房了。”

    听到莫胜明这不正经的话,林氏的脸刷的就红了,然后恼羞成怒的说道:“不许再说了,否则你今晚给我睡天哥儿风哥儿俩人的屋里去,不许睡我房里。”

    莫胜明忽的觉得事情大条了,这要是被赶出房去那还得了,遂连忙一把抱住林氏,笑道:“嘿嘿,秀英,我这不是说着玩的嘛,别那么狠嘛。”

    “哼,既然知道错了,那赶紧给我打水洗脚去,我要睡了。”林氏睨了他一眼,然后就退出了他的怀里,走到了自己屋里,等待着莫胜明的热水。

    筱筱几人看着扯了扯嘴角,见自家老爹神色有些不好看的盯着自己,遂连忙打了个哈欠,拉着莫瑶瑶和莫萱萱就躲到了自己房里,剩下堂屋里的莫胜明想要数落谁都找不到人,只能是郁闷的去打水了。

    ——分割线——

    “嗯,真舒服,用点力,别跟没吃饭一样,唉,叫你用点力啦,没听到是吧?”

    这些天田花花一边养着自己的身子,一边又折磨着自己的女儿,不过王志利则是一声不吭的,以前田花花没有怀孕时他还会阻止,现在他眼里心里只有那个未出世的孩子,所以也就任由田花花去了,反正只要不出人命就好了,这打打闹闹的也是小事,谁小时候没有被揍过。

    “都说了叫你用点力,按这边,嘿,你个死丫头,叫你帮着按摩几下都会死啊?”

    田花花学着大户人家家里的夫人一般,叫自己的女儿帮着按摩,这不,嫌王小丫力气小了点,便直接拿了自己让王志利做的鞭子,对着王小丫就是死命的抽了几鞭。

    王小丫被抽的只能是缩成一团,被抽到的地方,火辣辣的疼,可是她不敢哭出声,因为她了解田花花,要是哭出声,怕是会抽的更厉害,所以她此刻也是硬扛着。

    田花花抽了几鞭后,见王小丫还是缩成一团蹲在那里,不禁火气上拱,怒道:“死丫头,作死呢,叫你过来按摩,没听到是吧?你要是再不死过来,老娘抽不死你。”

    王小丫闻言,怯生生的站起了身,然后脑袋有些晕的,椅了一下身子,然后才慢慢的往田花花的方向过去,到了田花花跟前,不出所料的又遭到了田花花掐了几把,忍着痛帮田花花按摩着脚。

    许是这回力道正好合适,所以田花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不过王小丫可不敢因为她睡觉了就懈怠,否则自己会死的更惨,只能是忍着身上的疼痛以及手上的不适,继续以合适的力道按摩着。

    半个时辰过去了,王小丫双手已经累的颤抖了,手指头都有点抬不起来了,额上汗水如那流水般的往下掉,田花花呻吟了一声,然后缓缓的睁开了双眼,见王小丫还跪着按摩,刚开始脚虽然按着比较舒服,可是按久了也就酸麻了,所以直接就一脚踢向了王小丫的心窝处,把王小丫给踹飞了出去,嘴里骂道:“贱蹄子,不知道按摩按久了老娘脚会酸么,居然还按那么久,是想我不能走路是吧?”

    王小丫被踹的有些呼吸不过来了,连头也晕晕乎乎的,本想站起身子,可是摇椅晃了一会儿,最终直接就倒地上了。

    而田花花见王小丫躺地上不起来了,不禁火气又大了,穿上了鞋子,然后手上拿着鞭子,直接走到了王小丫跟前,见她脸色苍白,双眼紧闭着,心里又火了,直接就用鞭子抽了起来,“死丫头,居然敢装死,既然那么想死,老娘就成全你。”

    “啪!啪!啪!”田花花拿着鞭子抽了好一会儿,因为怀孕,所以体力也下降了不少,抽了一会儿就气喘吁吁了,见王小丫被自己抽的身上全是伤,可是就是没有一点醒的迹象,不禁心里也慌了,难道真的死了?!这贱丫头那么容易死?!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就听到了耳边一声怒吼,“田花花,你在做什么,为何要鞭抽我孙女丫丫,你别以为你挺着个肚子,老娘就不敢抽你了。”

    田花花被那声怒吼吓的回了神,连手里的鞭子都给吓的掉了,见来人是王志利的母亲,不屑的瞟了她一眼,撇撇嘴道:“为什么要抽她?!我说婆婆,你也管的太宽了吧,我这只是在教我女儿将来怎么做人而已。”

    王志利的母亲闻言冷冷一笑,“教她怎么做人?呵,既然是这样,那么我这个当婆婆的是不是也可以教教你怎么当人家儿媳啊?”

    “婆婆,您要教导我那是您的事,听不听那就是我的事了,就像这臭丫头一样,我是她娘,自然是我教她怎么做人了。”

    这个老不死还是那么的让人生厌,当初就是她一再的阻止自己做任何事,现在也一样,尽管她和王家老大分家了也一样,现在家里什么事她都要管,怎么不见她去管老大家,真是那么老了还不死。

    田花花心里的咒骂王老太太自然是听不见,若是听见了怕是早就两耳光扇过去了,所以现在她直接就把王小丫给抱了起来,放到了屋里的床上,对着田花花就说道:“你,给我去郎中家里,把人请来,看看这孩子怎么样了。”

    “婆婆,找大夫可是要花钱的,你儿媳我可是没有那么多钱,而且这臭丫头命那么大,死不了的。”田花花对于王老太太的大惊小怪有些不屑,这个时候来这里当慈祥的奶奶,不觉得太迟了么。

    老太太被她这么一说,恨不得直接就上去撕烂她那张嘴,恨恨道:“田花花,当初要不是我儿子喜欢你,我怎么可能会让我儿子娶你,又怎么会让你这恶妇折磨我王家子孙,这可是你的亲生闺女啊。你怎么那么狠呢?”

    “我狠?g,婆婆,瞧您这话说的,我这不是爱之深责之切么,哪里有称得上是狠毒呢。”

    死老太婆,当初要不是你和你那个蠢儿子,老娘又怎么会生下这样一个丑不拉几,又脏兮兮的赔钱货,要是不嫁给你儿子,凭着老娘的本事,估计早就是富人了,哪里又会是现在这副样子。

    王老太太一窒,没想到这个女人颠倒黑白的本事那么强,果然是搅家精,“既然你要这么说,我也不管了,这一切就等我儿子回来再说吧,看他会是什么反应。”

    “行,既然是这样,那么娘您是要在家里吃饭了?!行,那么就麻烦娘去厨房做饭吧,我这怀着孩子不方便啊。”田花花此刻无比的恨着这王老太太,当初求娶时话说的多么漂亮啊,可是自己嫁过来后,把自己折磨的真是够呛,现在不慢慢的给你回报泄真是有些过意不去了。

    王老太太睨了她一眼,“我是你婆婆,现在这农家里谁家媳妇不是怀着孩子还要做很多事么,当初我怀着老二的时候也下过田呢,你就做顿饭,又不会怎么样,赶紧去,别在这里耽搁时间,要是耽误了我儿子回来吃不上饭,老娘抽不死你。”

    田花花知道王老太太也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不甘的咬了咬牙,只能是到厨房里拿起了竹篮,准备去地里摘些新鲜的菜回来,看着做在一旁的王老太太,咬牙切齿道:“婆婆,那您就等着好了,儿媳现在就去摘点菜,这家里就请您看好了。”

    “那是自然,这是我儿子家里,我不看好,谁给看好了。”王老太太慢悠的倒了碗水,喝了几口,然后见田花花还在看着她,不禁皱起了眉头,“你怎么还不去,是想我这老太婆帮你去?!”

    “不用,我这就去。”

    田花花出了门,一路上骂骂咧咧的,虽然是小声的骂着,但是躲在一旁观察她的王氏还是听到了,见她往菜地里去,连忙就轻手轻脚的跟了上去。

    俩人刚好走到了玉米地那一处,也就是上次筱筱看到俩人野合的地方,忽的从那里跳出了一个人,拉着田花花就躲了进去,一会儿没见出来,王氏也好奇的跟了进去。

    “嗯……,死人,你要做什么,不知道我怀孩子了么,可不许做那回事啊。”一个比较熟悉的女声,娇滴滴的说道。

    王氏听见这声音,不禁来了兴奋了,终于看到这贱女人和人野合了,若是这个时候还有别人就好了。

    “呀,你怀孕了?!”略显粗矿的声音有些诧异的回着,显然是没想到这个女人会在这个时候怀有身孕。

    王氏这回真的亢奋了,没想到真的有男人和田花花苟合啊,遂慢慢的靠了过去,见不远处有俩人在那里,看身影确实是田花花无意,只是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则是看不大清了,但是她总是莫名的觉得熟悉。

    田花花娇滴滴的说道:“是啊,怀孕了呢,大夫说是快两个月了呢,而且这个孩子极有可能是你的哦。”

    胡二狗皱着眉头眼神复杂的看着她的肚子,“不可能吧,你这孩子怕不是我的吧,呵呵,你可别忘了,你有的男人可不止我一个啊。”

    说道这里田花花就怒了,“你什么意思,难道这孩子还是那个废物的不成?!他可没那么大的本事。”

    “那么这孩子真是我的?”胡二狗还是有些不信,这女人那么的淫荡,谁知道这个野种会是谁的。

    田花花显然没有那个耐心和他再解释那么多,直接不耐烦的说道:“说是你的就是你的,还有,现在我有事要做,这几个月可别来找我,记住这孩子可是你的,将来生下来你也有个后不是。”

    “嗯,你说的没错。”胡二狗虽然这般说着,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伸手在田花花胸前一直揉搓着,下身也撑起了小帐篷。

    就连田花花也被他这样弄着有些情动了,但是一想到怀孕的前三个月不能做那事,就忍着**嘶哑的说道:“不行,万一这孩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可就遭了。”

    胡二狗忽的冷冷一笑,“你真的不做?!你要是不做我就去告诉你那个丈夫,说你怀的这个孩子是别人的,说你给他带绿帽子。”

    田花花被他这么威胁着,只能是恨恨的盯着胡二狗,喘息声明显的加粗了,也急促了起来,最后无奈的妥协了下来,但是却还是说道:“那你可不能弄进去,听到没有,还有,必须要轻点。”

    胡二狗不耐烦了,直接把她衣服都给扒了下来,然后就吻了上去,身上的衣物也尽数褪却了。

    一旁的王氏看到这一幕,连忙把头给撇向了别处,只是心里却是不屑的说道:这还真是贱人,大白天的就做起了这档子事,真是够不要脸的。

    不一会儿就听到了田花花的呻吟声,“啊,你怎么弄那里,痛啊,呜呜……,你轻点……”

    胡二狗见田花花一脸享受的表情,淫笑一声,道:“舒服吧,哈哈,这可是老子在丽春苑的时候学到的呢。”

    约摸两刻钟过去了,俩人这才收拾了起来,“死人,居然弄那里,我那里到现在都是痛的,真是羞死人了。”

    胡二狗伸手摸了下她的浑圆,淫笑出声道:“嘿嘿,可是你刚刚表情很爽哦,得了,这段时间老子有空就来找你,放心,不会让那个孩子出事的。”

    田花花回想着刚刚的战况,不禁脸一红,笑嗔道:“得了,知道了,我要先去摘菜了,都那么久了,那个废物的娘怕是等不及了。”

    说起这个胡二狗就一脸恨恨的说道:“这老太婆活那么久居然还不死,真是个奇迹了。”

    田花花对于他这话不置一词,俩人调笑了一会儿才分开,这时候王氏才看清了那个男人的脸,这不就是村里那个无所事事的胡二狗么,没想到这田花花还真是淫(和谐)荡。

    王氏等这俩人离开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从玉米地里出来,然后向着田花花离去的方向狠狠的吐了口水,不屑的说道:“还好意思说人家乱了村里的风气,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

    说完这些,然后才离开了玉米地,想着一定要把这事和老头子说道说道,这个消息肯定对大家商量的计划有益。

    莫瑶瑶刚好在今天按照筱筱的指导,做了性食,想着把这性食给莫老爷子等人拿去些,想着若是自己一个人出去,万一出了些事也不好,所以便把筱筱也给拉上了。

    俩人走了好一会儿还没有到,反倒是在路上的时候看到了在挑水的郭宁,筱筱看着想了半天才把人给想了起来,大喊了一声,“啊,大姐,那个不是你的救命恩人郭宁么?”

    莫瑶瑶顺着筱筱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见确实是他,脸上居然红了起来,低声说道:“筱筱,别看了,我们走吧。”

    筱筱见大姐的神色有异,而且脸上还有红晕,不禁心里有些想法了,遂说道:“大姐,咱们看到了恩人,哪有不上前打个招呼的,走吧。”

    不由分说的拉着莫瑶瑶的手就走了过去,“郭宁哥哥,你在挑水啊。”

    郭宁原本挑的有些累了,想着休息一下,刚把桶放地上,就听见了一个小女孩笑着和他打招呼,不禁也笑着回道:“是啊,这刚刚从井边把水给打上来,正准备回家呢。”

    那边莫瑶瑶动了动嘴唇,但是就是没有说出一句话,差点没把筱筱给急死,大姐啥时候那么害羞了?!便伸手拉了拉莫瑶瑶的衣袖,眼神示意她赶紧开口。

    莫瑶瑶接到了筱筱的暗示,脸上红了起来,看着郭宁,最后才低声说道:“郭大哥,那次谢谢你了。”

    郭宁看着那次被自己救的那个女孩,有些微微的诧异,上次因为莫瑶瑶脸是高肿的,所以看起来虽然不算是很丑,但是也没有多少美观,可是现在高肿已经褪去了,显出了她原本比较漂亮美丽的脸庞,心底好像有些欣喜,不过脸上并未显露出来,而是温和一笑,“没事,上次只是见义勇为而已,况且莫叔叔已经道过谢了,所以你也不用那么在意了。”

    莫瑶瑶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就不再说话了,只是皱了皱眉头看着筱筱,丢了个眼神给她,想着快些离开这里,免得又闹出什么风波。

    此时的气氛还真是有些不好,筱筱见俩人都不说话,而且莫瑶瑶也是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就连郭宁好像也是有些紧张,心里不禁有些微急了,这俩人真是闷葫芦。

    虽然大姐现在才九岁多点,但是现在再过几年可就是一个大美人了,而且现在郭宁长的那么俊,而且人有上进,若是俩人真的成了,可真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安静了好一会儿,郭宁也觉得耽搁的太久了,便说道:“小妹妹,我还有些事,就先走了啊,你们得小心哦。”

    筱筱无奈,只能是皱着眉头,笑着点了点头,那副样子还真是有些怪异,郭宁摇了摇头,看了眼莫瑶瑶,嘴角翘了翘,挑着水就离开了。

    莫瑶瑶见人离开了,心里既是高兴,又是失落的,这种感觉说不出来,但是让她原本比较好的心情有些闷闷的了。

    筱筱看到她的神色,不禁笑了笑,然后打趣道:“大姐,人都走了哦,还在看什么呢?”

    莫瑶瑶被她这么一打趣,脸上红晕又加深了些,然后转移话题道:“行了,还说,咱们可以走了啦。”

    筱筱好心情的笑着点了点头,心里的想法也越发的肯定了,虽然俩人呢年龄差几岁,但是也挺配的不是么。

    想着就和莫瑶瑶加快了脚上的步伐,走到了上房的院门口,见到王氏风风火火的从另一个方向赶了过来,而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但是又透出一股欣喜,俩人心里皆是疑惑不已,到底是什么事能让自家奶奶能露出这样的表情?!

    ------题外话------

    亲们,在这里呢,我要谢谢投票票以及支持和打赏迷糊的亲们,其实乃们投票票就好了,投花以及打赏什么的就不必了,留着看文就好了哦,o(∩_∩)o~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