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220.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三章 李氏下场

第八十三章 李氏下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李氏,从今天开始,我们和你没有任何瓜葛了,若是你再敢对我们做出任何事,可休想我们再看以往情义饶了你。”

    林氏果然还是最温和敦厚的,不管李氏是如何对待他们家的,她总能以自己的大度来包容他们,只因为李氏是莫胜明弟弟的妻子,至于这点性格,真是让筱筱百般无奈。

    “大嫂,你还和她说那么多做什么?她能不能过得了明天那关还不一定呢。”刘氏现在想到李氏即将脱离了老莫家,心里就有说不出来的痛快,虽然按照她自己以前的性子,这李氏并未明面上对她做什么,但是私底下并未少给过绊子,也没少让王氏训她,现在见她有这样的结局,刘氏心里无疑是痛快的。

    李氏听到刘氏的话,只是微微瞥了一眼后,便直接闭上了眼睛,外人看来是有种淡定自若的神情,可是在筱筱她们看来,这个李氏肯定又在想什么歪主意了,还得多多小心为上。

    天大亮时,莫老爷子才在莫胜明几人的搀扶下从内屋里出来,而此时的李氏早已经跪的双脚麻木了,可是她却并未吭一声,见莫老爷子出来,也是略为嘲讽的笑了笑。

    “行了,老大老三,你们和我一起去找族老,老四你看着这个恶妇,今天我们就把这事给办了。”莫老爷子虽然对李氏那抹嘲讽的笑给刺激到了,但是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为了这样一个女人而抛弃了父母兄弟,他心里就止不住的恨李氏,自然也就很是希望族老们能直接把李氏给驱逐出村,让她永世不能回来。

    兄弟几个对视一眼,然后各自做着莫老爷子吩咐的事,莫老大和莫老三率先扶着莫老爷子出去了,这边莫老四正准备来扶起李氏时,李氏直接就躲过了他的搀扶,讥讽道:“呵,我又怎么敢劳你们莫家人的大驾呢,当家的,云林,你们来扶我,我倒要看看他们老莫家敢怎么对我。”

    莫老四也有些恼了,这李氏都即将死到临头还那么猖狂,真是自找死路。

    那边莫老二和莫云林才不管这些人怎么想的,他们心里想的只是把李氏给救出来,免得真的被人害了而不知。

    筱筱幽幽的看着被莫老二和莫云林共同搀扶的李氏,眼里闪过一丝冷芒,李氏,进了宗祠,你可不一定有命出来,若是真的死了,还真是可惜啊,毕竟你这种人才若是放到宫里或是那些大家族里,那可是顶呱呱的,可惜你生在乡间,还遇上了我,那这就是你的命数。

    “老大家的,你们在家里好生待着,我去宗祠里看看,免得老爷子又被激的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王氏心里还是有信不下,虽然她也很希望李氏那个女人离自己儿子远点,可是奈何儿大不由娘,现在自己能做的也只有不让族老们不迁怒老二和云林了,至于李氏嘛,死了也是白死。

    林氏也知道王氏心里在想什么,想着若是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怕是她也会如王氏一样,担心自己的儿子吧,遂连忙说道:“娘,没事,我们也一起去好了,三弟妹记得好好照顾四弟妹啊。”

    尽管刘氏也很想去看李氏的下场,但是只要一想到那阴森森的宗祠,她就忍不住的打寒颤,连忙点头应了下来,“娘和大嫂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们的。”

    林氏和王氏一走,刘氏便和田氏谈起天来了,而筱筱也是乘她们不留神时就跑了出去,待俩人回过神来才发现,这丫头早就跑了,田氏略有些急道:“三嫂,怎么办,筱筱这孩子居然一个人跑了。这要是路上出了点事,那可怎么好。”

    谁知刘氏只是笑了笑,一点都不紧张的说道:“你呀,就是太喜欢操心了,筱筱这孩子啥时候让我们担心过,我看她可是鬼灵精怪的很,别人不着她的道就算好事了。”

    田氏听刘氏如此说道,心里便放心了不少,也是,从老大家的赚钱计划开始,一直到他们四房家的小吃店,哪一件事里面不是有筱筱在掺和,若是没有筱筱,怕是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也做不到那么好。

    宗祠里,众人都是冷冷的看着跪在中央的李氏,有些人是恼火,有些人面无表情,毕竟这事与他们并无其他关系,而有俩人则是如那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即便在这深秋里,俩人的汗水也是从未停过,这俩人就是莫云林和莫老二。

    筱筱到的时候,这族老们还未开始公布对于李氏与纵火以及不孝敬长辈的罪责,所以也就还未施行惩罚。

    林氏看到筱筱偷偷摸摸的从外面进来了,连忙就离开了一下王氏身旁,小跑到筱筱跟前,拉着她就到了王氏身后,毕竟这里是宗祠,基本上女人是不能进入的,而她和王氏能进来,也是因为她们算是受害人,所以才有此殊荣而已。但是筱筱进来可就算是坏了规矩,若是被人发现了,这一顿打可是免不了的。

    约摸两刻钟过去了,筱筱再次打了个哈欠后,族老们才商量出了相对于的惩罚,莫氏一族的族长走到莫氏一族的供桌前,点了三根香,然后拜过之后才转过身来,沉着脸看了看众人,道:“今日,有我们莫家一族的莫大元之儿媳,不敬父母长辈,不团结夫家兄弟妯娌,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和激怒众人,还想纵火烧其夫家大哥的房子,还好被及时发现,才为酿成大祸。其公爹莫大元也被其话给气到吐血,实属不孝至极,这等不恭不敬,不仁不孝之人,实在是不配为我们莫家媳妇儿,故,今日由族老们商量好了,公布其罪行,以及惩罚。”

    筱筱原本是在打瞌睡,在听到要公布这女人的惩罚时,就来了劲儿,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么一个约摸八十来岁的老人,居然洋洋洒洒说了那么多,居然还没讲到重点,还真是急死她了。

    不过众多莫家族人可不是像筱筱一样,他们多数都是认真在听着,毕竟他们莫家一族很少开宗祠的,一氮了宗祠那可是很严重的惩罚了,所以众人基本上有什么事都是由家中长辈惩罚,甚少会交由族里的,现在莫大元把李氏交到了族里,在他们看来,不死也会是半死不活了。

    莫家族长停顿着看了看众人的神情,见没有懈怠于他,脸上不禁有些笑意了,看来这群小兔崽子算是恭敬他的了,遂清咳了一声,道:“咳,族老们商量出来的结果是……,李氏先有不恭不敬,不仁不孝等罪,而后又欲纵火,虽未伤人,但是也能见其蛇蝎心肠,故将其以族法鞭笞一百,而后重打三十板,以儆效尤,尔等莫家族人可未学这人的罪行,可有听明白?”

    莫家族人们纷纷弯腰行礼,“吾等明白,比不学此恶毒人之行为。”

    莫家族长这才欣慰的摸了摸白胡子,点着头道:“既然如此,有劳施刑者施刑。”

    筱筱听到这个刑法,心里也有些打怵了,鞭抽一百下,这个最多的皮肉之苦,可是重打三十大板,那么宽,那么厚,好像板子上还有些许的钉子吧?!那么重的板子,还是重打三十,那真是不死也得脱层皮了,也难怪会有那么多人宁愿希望是私下解决,而不是交由族里解决。

    耳边一直响着李氏的惨叫声,偶尔也会伴随着她几声怒骂声,无非就是骂莫胜明一家或是莫老爷子等人,莫老爷子等人听的是心里怒火从烧,就连莫家族长也有些听不下去了,连忙让人用抹布给堵住了她的嘴,可是尽管如此,也挡不住李氏阴毒的目光。

    一百鞭足足抽了约摸半个时辰有余,李氏也抽晕过去好几次,可是都被水给泼醒了,而后又继续抽,虽然莫老二看着很是心疼,可是奈何他能力有限,而且又被人看管着,对于救李氏还真是无能为力。

    而莫云林早就被这刑法吓呆了,他没想到他娘会被惩罚的那么重,而且这些刑具看起来,真的是瘆人的很,鞭抽完还有板子,想到这里,莫云林就被吓的一个激灵,身下已经是湿了,看管他的人,眼里都露出了不屑的眼光,真是懦弱至极。

    平常人被那种尾部带有尖刺的鞭子抽了一百鞭,不死也算是半死不活了,可是李氏明显比那种人要强点,硬是给她撑过了那一轮,而且还有力气去瞪莫老爷子一行人。

    可是刑法是不等人的,不等她喘口气,又被压到了一方宽凳上,这回便由俩人来施刑,那俩人对视一眼后,按照族长的吩咐,直接就重重的打了下去。

    李氏现在完全是由心里的恨意来支撑的,对于那板子上的钉子硬生生扎到她肉里似乎是完全没有感觉,可是那个声音确实让她记住了,不消几板子,李氏臀部已经是鲜红一片了,而莫老二眼睛也是鲜红的。

    但是此时莫家族人们心里也是受到了惊吓,李氏也算是给他们做了个榜样,而莫族长的杀鸡儆猴目的也算是完全的达到了,筱筱看着此时被打了那么久还未断气的李氏,心里也不禁有些佩服了,没想到她还真能挺过去啊。

    三十大板不算多也不算少,可是在李氏看来,那真是度秒如年,三十大板完后,她已经完全提不起力气了,只知道身后是粘湿湿的,现在的她也是有进气无出气了。

    可是这一切还未完,还有莫老爷子和莫老二所说的话,莫家族长以及一众族老们对于莫老二的选择心里也是怒的,为了这么一个狠毒的女人,居然离开以及和莫家断裂关系,这还真是头一遭,所以众人根据莫家族法不容挑战的方面直接就同意了莫老二离开莫家,莫老二对于这个结果心里真是百感交集,可是一看到还趴在宽凳上的妻子,也没办法再去想那么多,连忙就背着李氏回到了自己家,让莫云林去请了村里的大夫给她救治。

    此时的筱筱心里对于李氏的佩服真是算是五体投地了,带刺的鞭子,带钉子的板子这些都能挨得过,可真是个人物啊,可是经此一时,那么家里可更得堤防了,这李氏就是个甩不掉的寄生虫,若是被她黏上,想摆脱她可绝非易事啊。

    事情解决完,也正好到了晌午,莫老三和莫老四还要赶到镇上去,原本莫老四是直接住到了镇上,可是自家兄弟有事相求,所以他就干脆带着妻子直接回来了。

    可是这随后的事情,根本就超过了他原本想的范围,没想到大哥他们要抓的贼居然会是自己二嫂,这真是让他一时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李氏此刻已经是完全晕过去了,赶来的老大夫见到这样的病人,不待莫老二等人说就连忙帮其救治了起来,先是把了脉后,又略看了一下身上的伤口,除了臀部上的伤比较重外,鞭伤也是不容小觑的,遂连忙写了单子交给了莫老二,又拿了些金疮药给莫老二,让他先帮李氏敷好药。

    虽然金疮药比较贵,要一两银子一瓶,可是为了李氏的伤,莫老二也只有拿了钱出来,交给了大夫,“多谢大夫的救命之恩,待贱内好了之后,我们会登门拜谢的。”

    老大夫受到莫老二那么高的崇敬,不禁有些得意了,摸了摸胡子,道:“不客气,老夫是大夫,大夫就是救死扶伤,这是医德,罢了,今晚要是病人发了高烧,记得给她喝药,每隔三个时辰喝一次,一直到烧退,懂么?”

    莫老二听得很是认真,也是边听边点头。

    随后的一些事情都做完后,大夫也就拿起了自己的药箱准备回去了,莫老二赶忙的送了老大夫出去,诊金也是给的很丰酬。他如此的上道,老大夫也是满含笑意的离开了。

    待老大夫走了后,莫老二就开始忙了起来,先是帮李氏换了衣服,然后又上了药,那役撒在了李氏那从横交错的伤口上,莫老二看的有些心里一抽一抽的,他心里对于莫老爷子也有些恨意了,这本就是家事,却交给了族了,都是一家人,何必下那么重的手?!亏的自己以前还以为他是个好爹,原来李氏说的才是正确的,爹他们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

    李氏从上药到换衣,她就没有醒过,若不是她还有些轻微的呼吸声,怕是都会以为她死了,不过这李氏命还真是大,这样都不会死,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是祸害遗千年呢。

    筱筱这边也是折腾了那么久,所以也没有去镇上了,只是在家里补了觉,然后又去了大棚里看了看自家种的东西,筱筱也是时时刻刻的惦记着那些东西,而林氏与莫瑶瑶则是在厨房里弄着家里帮工的人的饭菜。

    “瑶瑶,这红烧兔肉,以及这个野鸡汤,你拿些到郭宁家去,昨天家里有事还没有和人家道谢呢,你今儿个就拿过去,也好让他们尝尝不是。”林氏手脚伶俐的把一些兔肉和野鸡汤用碗装了些,放在了食盒里,让莫瑶瑶乘热给送过去。

    莫瑶瑶原本有些愣然,林氏见她慢吞吞的有点不想动的样子,不禁有些疑惑了,“瑶瑶,你在干嘛?让你送个鸡汤有那么难?”

    “额,不是啦,娘,我这就去。”莫瑶瑶偷偷的吐了吐舌头,然后就提着食盒准备出去,一到门口就看到了准备进来的筱筱,顿时就让筱筱陪着一起去了。

    筱筱也有些不放心大姐一个人去,毕竟按照昨儿个大姐的描述,那个看工地的人肯定是男人,而昨天他们抓住的则是李氏,估计那个人还会一直盯着他们家,还是小心点为妙啊。

    也幸亏此时是在下午阶段,也是众人从地里回家的时候,所以筱筱她们到了郭宁家时,正好赶上了他们祖孙俩在吃晚饭,筱筱看了看他们桌上的菜色,也就是一些咸菜和野菜,有点肉的也无非就是一点点的野味。看样子郭宁家过的也算是清贫了。

    莫瑶瑶虽然心里也是有些愕然,但是她也知道不能随便同情他们,否则人家心里的傲气上来了,指不定会不会把他们俩给赶出去呢,“郭奶奶,这是我娘让我带过来的兔肉和鸡汤,我娘说让你们补补呢。”

    说着也让郭宁拿了两个空碗过来,连忙把菜和汤给倒了进去,然后笑着说道:“东西我就放这里了哦,我和妹妹就先走了。”

    这边郭宁祖孙凉没有彻底的反应过来,现在见人要走了,这才反应了过来,郭老太太连忙拉住了莫瑶瑶和莫筱筱,道:“你们这孩子,自己吃就行了,还记得我们这祖孙俩,要不你们也坐下吃点?”

    筱筱看着一脸慈祥的老人,心里有些同情,毕竟老年丧子这中痛处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遂笑道:“郭奶奶,您就自己吃吧,我们家里还有呢,您就和郭宁大哥哥赶紧吃吧。”

    说完也不待俩人再说什么,连忙拉着莫瑶瑶提着食盒就跑了出来,嘴里还不忘喊道:“郭奶奶,你们乘热吃吧,我们就不用担心了哦。”

    郭老太太看着俩个小人儿离去,脸上除了感激还有一些黯然,若是自己的儿子没有死,怕是也会给宁子找到一户好女孩吧,也不会是现在这样,宁子都十五了,若是再耽搁下去,那可真是不得了了。

    郭宁看着自家奶奶有些不高兴,连忙问道:“奶奶,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是不是这菜不合您胃口?”

    老太太看到孙子关心自己,连忙笑了笑,“不是,来,你赶紧把这鸡汤喝了,别等凉了,还有你也尝尝这个兔肉。”

    郭宁皱了皱眉头,怕是奶奶又想到了爹娘吧,唉,可是既然奶奶也没有再提了,自己又何必再把伤口挖出来呢。遂也笑道:“嗯,奶奶,您和吃,这个菜看起来还是不错的。”

    俩人虽然吃的是咸菜和野菜,可是胜在俩人的亲情很浓烈,倒也没有觉得很是冷清,这种感觉要是让那些个一辈子没有感觉到亲情的人家看见了,怕是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

    筱筱和莫瑶瑶笑着走在路上,时不时的俩人调笑了几声,倒也是相安无事,不过筱筱还是眼尖的发现了身后不远处跟着一个人,顿时心里有些紧张了,这人好像一直在跟着自己和姐姐,若是不把他甩了,怕是很难回到家啊。

    遂一时间,筱筱拉着莫瑶瑶在村里转起了圈圈,还尽是往有人的地方钻,终于钻了约摸半个时辰后才安全的回到了家里,筱筱这才安心的松了口气,刚那人真是一直在跟着她们,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在打他们家的主意,筱筱眼里冷意一闪,怕是这个人是田花花的奸夫吧,这都几个月了,还没死心,看样子也是时候收拾你们了,哼,可别然我们失望啊!

    ------题外话------

    嗷呜,亲们,五千多银家算是拼命了,呜呜,偶再接在励啊,记得给迷糊虎摸哦,嗷嗷嗷……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