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221.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四章 彻底发现

第八十四章 彻底发现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胡二狗在跟着莫筱筱两姐妹转了那么久后,就已经在心里谩骂了,这两小贱人居然敢逗他,真是活腻味了,不给你们点颜色瞧瞧真当爷我是吃素的,哼,今儿个就饶了你们,等你们落到了我手里,看我怎么让你们欲仙欲死,哈哈。

    田花花此时也在盘算着对付莫胜明一家的事,胡二狗那么久都没有动手就可以看出那人是那么的不靠谱,既然胡二狗不动手,那么就让她自己来出手,哼,就不信动不了他们一家。

    此时的田花花和胡二狗都不知道,自己早已经是别人瓮里的鳖了,可叹还想着这些损人不利己的事。

    筱筱和莫瑶瑶回到家后就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莫胜明和林氏,也格外的让俩人小心些,就怕到时候那人有帮凶就麻烦了,莫胜明和林氏也觉得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事情真是像做梦一样,现在筱筱出事,然后是筱筱醒来后帮家里赚了钱,然后开了店,现在又是发生了莫老二的事以及还有另外的人要对付他们,一想到这些他们就有些头皮发麻外加烦不胜烦,这些人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为什么一定要对付他们家呢?!真是搞不明白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筱筱家里因为有事所以就把整治田花花的事给耽搁了,但是这也让田花花俩人有了可乘之机,按照田花花的指示,只要莫胜明家建的房子当天完成了多少,当晚半夜胡二狗就拿着工具去毁坏些,就算不能实际的政治到他们家,也能让他们家烦死。

    “今天是第几次了?”林氏铁青着脸看着被毁了些的屋子,心里就止不住的怒火,若不是没有证据,她真的很想直接跑到田花花家把那个女人拖出来,给她几个耳光。

    莫胜明同样是脸色难看的望着这被毁了些的房子,心里也是怒火丛烧,为什么总是有人要对付他们家呢,关键是他们又没有对别人怎么样,也没有做出什么让人特别厌恨的事,为什么就是不放过他们呢?!

    “娘,我们也是时候收网了不是。”筱筱嘴角微翘,这些人总是要付出代价了,真以为他们家是软柿子,谁都可以捏,哼,真是做梦,不过你们俩的戏可得做的大些哦。

    林氏先是有些愣住了,随后想到了筱筱之前出的点子,连忙就反应了过来,朝天大喊:“天杀的啊,到底是谁要这样对我们一家子,我们没有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到底是为什么啊?”

    莫胜明被她这一喊给有些吓到了,这秀英是咋了,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难道是被气疯了么?!“孩子他娘,你没事吧,到底是咋啦,你告诉我?”

    筱筱看到自家爹的举动,暗自竖起了大拇指,看看,这还真是演技精湛啊,不过看爹的神色怕是早就把她教的台词都给忘光了吧,否则开口的第一句话不会是关心林氏的身子啊,唉,真希望爹别演砸了。

    其实莫胜明是真的把筱筱教的那些个忘记了,否则真是不会那么的逼真,不过这个效果看在暗处的人眼里,也算是真正相信了这一家子要被逼疯了。

    村里的人早就在看到莫胜明家新屋被毁了些的时候就把这里团团围住了,没想到现在林氏居然有些类似发疯的状况了,难道真的是有人给莫胜明家施了什么巫蛊之术,否则怎么会一天建锌子,第二天来看又毁了,这都轮着好几天了,又没有人看到,这也太怪了些吧?!

    人群中的郭宁看着这些事,心里微微有些惋惜,可是在看到莫瑶瑶垂首抹泪时心里有些被针扎的痛,很想上前把莫瑶瑶给抱在怀里好好的安慰一番,这个念头一出来,顿时让郭宁有种被雷劈到的感觉,难道他对一个那么小的女孩动了心?!

    想到这里,郭宁看向莫瑶瑶的神色便有些复杂了,毕竟女孩今年也最多是虚岁十岁而已,离她及笄可是还有好几年呢,难道自己真的是……一时间郭宁脑海里心里混乱不已,连忙就掉头走开了,他要好好的想清楚,毕竟这不是小事。

    另一边隐匿在人群里的胡二狗看着这一家子的举动,心里略微有些得意了,看吧,不就是连着几天砸墙么,居然能把莫胜明的妻子逼的像疯子一样对着老天叫骂,要是再来几天,不知道这风韵犹存的妇人会不会真的疯了呢?若是她疯了,将来走丢了又或是在走丢的时候被自己捡到了,那自己可不是爽呆了?!

    不过想着现在人还没有疯,而他现在又是在人群中,若是弄出婿格的事,那可就不好了,所以连忙又伪装了下,就悄悄的离开了这里。不过他的举动一直落在筱筱的眼里,看到胡二狗走的方向是田花花家,筱筱不禁笑了,这才是好样的嘛,哈哈。

    在林氏与莫胜明的卖力演出下,村里很多人也是十分同情他们家,有些人更是跟着一起骂那个故意坏人家墙壁的贼,虽然有些人的心里略有些以为是神鬼之说,可是看到这个状况也不敢宣之于口,既然他们不说这邪,但是不代表不能安慰莫胜明家,所以一时间安慰劝慰的声音充满了众人的耳里,一直闹了很久才慢慢的散去了。

    “大哥大嫂,筱筱,你们没事吧?”莫小菊气喘吁吁的从上房跑了过来,脸颊酡红,原本她就生的柔美,现在添加了这一天然的红晕,更是让其美不可收了。

    林氏和莫胜明落幕后整理了一下,然后才笑着说道:“我们没事,刚刚那是装的,哈哈,吓到你了吧?”

    莫小菊闻言瞪大了美眸,张着嘴惊到:“骗人的啊,大嫂,你们好坏啊,还骗我们,都不让我们知道,刚刚我听那些村民们说的时候,我和爹娘都吓坏了呢,连忙就让我赶来看看呢。”

    听到这个话,在场知道事情原委的四人都笑了,筱筱更是打趣道:“小姑,若是不骗你,怎么能看到你那么美艳的一面呢,真是美不胜收啊,若是我是男子,肯定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筱筱的话让莫小菊整张脸都红了,就连耳根变成了粉红色,“臭丫头,敢打趣我,欠收拾是吧?”

    听到莫小菊这略带威胁的话,筱筱连忙告饶,“哪啊,我们这不是开个玩笑嘛,但是更多的是真话,不信您可以问我爹和我娘哦,爹娘,你们说是吧?”

    莫小菊的性子算是不差的了,可惜之前遇人不淑,一直到现在好像心里有阴影一样,不管莫老爷子和王氏说多少人,她就是不肯答应,这也是老爷子和王氏一众人的心头病了,也是她几个兄弟心里略微挂念的事了。

    林氏原本就比较喜欢这个小姑,自然不会是拂逆筱筱的意思,毕竟她也是十分赞同这话的,“我看筱筱说的没错,若是将来谁娶了我们家小姑,那可真是他的福气了。”

    莫胜明没有说话,但是他的神色以及笑声都表明了他的意思,自然是无疑的站在了筱筱这边,连带着莫瑶瑶也是一样的。

    莫小菊看着这一行四人都说那话,红着脸略有些恼羞道:“大嫂,你也不管管你家筱筱,年纪那么小就说这些,还敢打趣我来了,真是不听话,得揍。”

    林氏听到这话,也是略微想了想后,颇为认真的说道:“妹子,你说的还真没错,这么小就调皮了,一个女孩子样都没有,不揍可不行,改明儿我就揍一顿,连带着那个最小的都揍一顿,真是三天不管她们就上房揭瓦了。”此言一出,顿时遭到了莫胜明和莫瑶瑶的一致同意。

    这回轮到筱筱愣住了,怎么说到最后受伤的总是她呢?明明刚刚他们都同意自己说的话,怎么转而就换阵线了呢?!遂连忙控诉的看着这几个墙头草,真是一点节操都没有,爹娘,大姐,你们的节操何在啊?!

    莫瑶瑶看着筱筱的表情又笑了,之前郭宁看到她垂首抹泪还真是看错了,因为郭宁以为她是伤心的哭了,可是谁知道她当时是看到自家爹娘卖力表演而笑哭的呢,而且当时又不准笑出声,所以她是忍到了肚子痛,所以连泪也给笑了出来,这回自然也是没有差的了。

    “哎呀,行了,别笑了你们,今晚上还有重大的事情呢,我们可得好好的回去谋划下哦。”筱筱知道若是自己不转移话题,他们肯定笑的没完,还不如转移话题后让他们忘记自己的囧样。

    不过这法子效果还真是不差,毕竟一说到正事,林氏与莫胜明都是一脸正色的,这事对他们家来说还真是重要,毕竟这渔网撒下去好几个月了,现在也是时候收网了。

    这边胡二狗在离开筱筱家工地时就往了田花花家去,可是碍于那个王志利一直在家,他不好靠近,所以只能是待在外面等着,约摸半个时辰过去了,这王志利才离开家里,看他的样子好像是去工地里,现在的他早就不是一直驻扎在工地上的人了,毕竟家里有个孕妇,若是照顾不好那就完了,所以他每天都是赶来赶去的,虽然累,但是靠着他的毅力还是坚持了下来。

    胡二狗见人已经离开了,所以连忙就偷偷溜进了田花花屋里,见有个小女孩在她跟前跪着,连忙收起了自己那个不正经的样子,清咳了一声,“咳,那个花儿啊,这个小女孩就是你女儿?长的可真不”赖“啊。”长的可不是不赖么,那副营养不良皮包骨的样子,要是抱上去,他都嫌咯手,真是不明白这王志利怎么会把女儿养成这幅德行。

    田花花见胡二狗这么堂而皇之的就进来了,不禁有些急了,这人怎么不怕被王志利发现,居然还敢那么光明正大的坐在这里,不禁皱着眉头冷声道:“你来干什么?”

    胡二狗嘿嘿一笑,“嘿嘿,难道我不能来么,我可得看看我的宝贝啊。”

    他虽然没有说出儿子俩字,但是田花花还是知道他的意思,不就是又想用此事来诈钱么,一想到自己被这样一个男人威胁,田花花就厌恶,“你可没有宝贝在我这里,好了,你没事就可以出去了。”

    胡二狗见一向服从的田花花硬气了起来,冷哼一声,道:“别给脸不要脸,信不信我把你的事给抖出去啊?”而后看到跪在地上的王小丫,连忙招了招手,让其到他跟前,可惜王小丫不理他,不禁冷芒一闪,不屑的看着田花花缓缓的说道:“小姑娘,你不知道你娘是什么样的人吧,她可是一个千人枕万人骑的……”

    “你给我闭嘴!”胡二狗话还未说完便被一声怒吼打断了,想到自己的计谋得逞了,不禁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看的王小丫心里直打怵,这人看起来不是好人啊。

    “胡二狗,你有完没完,到底想要怎样?”田花花简直是怒不可遏了,这胡二狗未免也太无耻了吧,讹了一次又一次,自己又不是财神,哪有那么多钱供他花啊。

    胡二狗对于她的怒火一点都没害怕,反倒是直接笑道:“花儿啊,你说这话可就伤了我的心了,毕竟我们俩也是好过的,不然……”后面的话他懂,田花花自然也是懂的,可是田花花就是恨他这一点,每次都是这样。

    “行了,现在我女儿面前可不能乱来,对了,小丫啊,你出去玩吧,这里娘应付就好了。”此时的田花花宛如慈母一样护着王小丫,彷佛是真的怕王小丫受到了影响一样,可是只有她心里知道,她对这个女儿是一点都喜欢不起来。

    王小丫听话的离开了,毕竟她也想保住自己的命,也怕再挨田花花的打,自从这田花花怀孕后,基本上她每天都会挨打,只不过分的是时间长短的问题,现在田花花主动让她离开,要是再不离开,万一又打起自己来,那真是无妄之灾了。

    待王小丫离开后,田花花才重新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甜甜的笑道:“二狗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胡二狗听到她这说话的语气就笑了,“哎呀,这样才乖嘛,看看这样子多好啊,其实你狗哥我也不想做什么,只是我们俩好久都没有做那事了,我想……”

    呸,精虫上脑的东西,整天就知道做那事,都不会做正事,难怪他爹和娘都被他气死了,可恨的是自己还要对他虚与委蛇,田花花忍住自己心里的不快,娇笑一声,然后直接走向了胡二狗,缓缓的坐到了他身上,酥胸在胡二狗身上蹭啊蹭的,用那能掐水一样温柔的声音说道:“狗哥,现在是白天,而且又是在我家,肯定是不行的,今天晚上我会想办法去你那的,到时候你可得好好让我爽爽啊?”

    胡二狗听到她这娇滴滴的声音,不禁就有些心猿意马了,强忍着身下的紧绷,伸手用力捏了捏田花花的酥胸,略有些淫笑道:“好,既然你如此说道,那我就等着你,小美人可别忘了啊?!如果你忘了的话,后果可是你不能想象的哦。”

    田花花忍着痛意以及心里的恨意笑道:“自然是不会的,我可不会让你失望的哦,也希望狗哥你,别让我失望哦!”

    胡二狗听着这话并未作答,而是再摸了摸田花花的娇躯后就笑着离开了,脸上那春风得意的样子可是深深的刺痛了田花花的心,令她双手紧握,那长长的指甲掐入掌心了都未有感觉。

    而那边一直担任这监视田花花一家的王氏,看到胡二狗笑着离开了田花花家,连忙就跑回了家里,让莫小菊把莫胜明一家给叫了过来,和莫老爷子一起坐在一堆,商量着下一步怎么做。

    结果自然是得到了筱筱和莫老爷子的一个字,等!

    即便众人不明白,但是俩人那么有权威,而且算是料事如神的大小组合,他们打心里就佩服,所以也没有什么质疑声,直接就都同意了,马马虎虎的吃了午饭,就从下午开始等时间过去,夜晚在他们的等待中来临了,这也让他们露出了一丝笑意。

    而田花花看着这黑下来的天,心里就更是烦躁不安了,她心里总有种感觉,今天晚上总是会出现些意想不到的状况,正因为是不知道,所以她心里的烦躁感更是有增无减。

    夜晚田花花对王志利说了自己的要求,也在她一再的保证下顺利的出了门,然后在村里转了几圈后就直奔了胡二狗家,此时筱筱一行人也悄悄的跟着田花花到了王志利家门外,看着窗户上抱在一起的人影,筱筱等人心里都不免有些厌恶之感,没想到这田花花还真是做的出来,也不怕被人知道要了她的命。

    屋里的田花花和胡二狗早就被**给遮盖了理智,胡二狗也卯足了劲儿的让田花花爽了起来,约摸正在三刻钟过后,俩人也是没有过停歇,莫胜明等人听到这些污言秽语时就早已把筱筱的耳朵给捂住了,尽管有捂住,可是也耐不住田花花的叫喊声。

    之前莫胜明等人就不想让筱筱来,可是筱筱直接一句我到时候把耳朵堵上,也把眼睛闭起来不就行了给打发了,所以也就让她跟着来了,而莫胜明他们也在田花花略带间断的话语中知道了究竟是谁在对付他们家,一时间都是怒不可遏的模样,看的筱筱冷汗都下来了,就怕莫胜明几人暴露了自己的存在。

    而另一边王氏林氏以及刘氏三婆媳则是一直在和自己相熟的人家家里串门子,由于是深秋,所以众人都在家里,可是有了筱筱教给他们的说辞,还真是让她们都忽悠了好些人出来,这其中还有王志利的大嫂,虽然她不知道到时候要发生什么事,若是知道了,也不会对她有什么影响,毕竟她性子也是极具泼辣的,即便是村里常年锻炼出来的泼妇也不及她啊。

    林氏婆媳是以晚上捉野味,以及晚上篝火吸引众人过来的,毕竟胡二狗家接近了村里的后山,这边野味比较多,也比较好抓,可是还未到那边就听到了胡二狗家传来的声音。

    经历过这些事的人们都知道屋里发生着什么,可是胡二狗并未有成亲,又怎么可能会有女人呢,所以一时间众人都愣住了。

    还是当中有人提了句要不要去看看,这世界上八卦的人很多,自然这人群里也不差这些,所以有过经历的女人男人们都纷纷的靠了过去,越近这声音就越清晰,而躲在暗处的筱筱看到这个阵势也不禁被惊到了。

    原本她以为奶奶和娘以及三婶们能鼓动十来个人就算不错了,可是这里却不止是十来个啊,差不多是三十来个了呀,难道真是她们三人的魅力所在?!

    那群八卦的人也慢慢的越走越近了,当中有心人还听出了这个女声是王志利的媳妇田花花,而且还听到这个孩子不是王志利的话,此言一出顿时在人群里就炸开了,虽然是小声,但是也不算差了,还好屋里俩人正值是**阶段,所以才没有发现。

    群众里的好心人连忙就跑到了王志利家说明原委,王志利任他怎么说都不信,不过耐不住那人的托和拽,也就跟着去了,没一会儿就到了胡二狗家,众人给他让了条路,眼睛里也流露出了极其浓烈的同情,有些人倒是有写好戏的状态。

    而王志利在靠近门口时已经听出了那个女声的主人是谁,心里即是怒又是悔恨的,而且他也听到了那句胡二狗才是肚里孩子的爹,心里更是对田花花恨之入骨了,气到极致,一脚就踹开了胡二狗家的门。

    ------题外话------

    亲们,我真的啥也不想说,累死我了,呜呜……加上未好的感冒,雪上加霜啊,呜呜……,求虎摸,呜呜……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