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222.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五章 烧的烧死,淹的淹死

第八十五章 烧的烧死,淹的淹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看到那抱成一堆还未来得及反应的男女,直接就跑了上去,给俩人扇了几个打耳光,怒道:“贱人,枉我那么真心的待你,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居然和这野男人苟合,还有了这么一个野种,你还要怎么说?!”

    田花花待反应过来后,看到屋里顿时多了那么多人,连忙就想推开压着自己的胡二狗,可是奈何胡二狗已经被吓呆了,依着她的力气还真是没有推开,而且俩人私处还是连在一块儿的,看着这么淫荡的俩人,众人心里真是厌恶加不耻,对王志利的同情更甚了。

    王志利自然是听到了众人对自己的同情话语,心里更是怒火冲天,对着田花花又是扇了几巴掌,一直扇的田花花脸颊高肿,嘴角也留出了些血。

    田花花是直接就被打蒙了,也没有想过这件事怎么会惹来那么多人,毕竟平时他们经常是这样做的,那个时候都没有被人发现,可是今天就一次就被人发现了。

    过了好一会儿田花花才回过了神,连忙推开了压在她身上的胡二狗,来不及过任何遮羞布就跪在地上,抱住了王志利的腿,哭道:“当家的,你听我说,我是被他强上的,我真的不是自愿的……呜呜……”

    王志利已经怒道双眼赤红了,见田花花还在胡说八道,不禁伸手又给了她一巴掌,直接就把她扇趴在地上了,那个狠劲儿丝毫不顾田花花肚里的孩子,“贱人,你当我耳朵聋了,眼睛瞎了么?难道还看不出来你的淫荡么?”

    田花花心里又恨又怒,恨的是王志利下手如此的狠,怒的是那个怂包胡二狗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遂也不顾的什么了,这个时候也只有王志利能救她了,遂再次哭道:“利哥,这个真的和我无关啊,我这几天也不知是怎么了,总是迷迷糊糊的,指不定是这胡二狗给我下了药呢,呜呜……,利哥,我真是,真是没脸见人了,呜呜……。”说罢便往墙壁处跑了过去,直接就撞了上去,顿时脑门上的鲜血直流,众人也被这一幕给吓到了,有人心里都不禁有些起疑道:“难道这个田花花真是冤枉的么?”

    而一些不屑外加看不起田花花的人则是说道:“冤枉?你们看看这屋里有啥打斗的痕迹没,而看俩人的衣衫那么整齐的摆放在床头就知道两人肯定都是自愿的,哪里又会是什么下药强上的?!你们可别被她给骗了。”

    一些记忆力算是好的村民们则是附和道:“是啊,说的是,这种女人真是败坏村里风气啊,我还记得之前她说人家莫老大家的莫瑶瑶偷人,那个时候就揭露出了她是在造谣,不过败坏风气的人是真的有,不过这个人是她自己而已,居然还好意思说别人,还把这脏水泼到了人家一个十岁的小女孩身上,可见她心肠的歹毒啊!”

    既然有人开头,那么就有人接茬,“可不是,我看啊这事肯定得交给村长定夺,这种败坏风气的人,而且还怀了野种,就是浸十次八次的猪笼也不为过。”

    “可不是这样说的么,上次造谣说人家的时候,她那股狠劲儿啊,没查清就让村长把人家浸猪笼,这回她自己怕是也逃不了吧?!”

    听见有人的意思里似是有些不确定,一旁和其说话的人不禁不屑的看了一眼撞晕过去的田花花,冷哼一声,“哼,能逃哪里去?这事啊指不定明天就传到了十里八乡了,谁会让这样一个**到自己村里去啊?”

    “该,这种**荡妇就应下地狱,……”(一下省略千万字的羞辱人之话,o(∩_∩)o~)

    而那边田花花撞了额头,实际上并未晕过去,这个和她强壮的体质是分不开的,可是现在的尴尬境地,让她直接就故招重用,来了个装晕,反正自己晕了,接下来的事情怎么说也不会按到自己头上了吧?!

    若是田花花知道了接下来的事,怕是怎么说也不会那么傻的装晕了,至少也会为自己再给争取一下,可惜有些事是注定的。

    王志利见已经晕过去一个了,心里已经被怒火给烧干净了,不禁直接就把剩下的气给撒到了胡二狗身上,直接就冲了上去,专门往他脸上揍,接连揍了十来拳,胡二狗已经是面目全非了,看的人心里除了厌恶就只剩下厌恶了。

    最后胡二狗也经不住挨揍,也来了个两脚一摊晕死了过去,王志利看着心里还是不解气,不禁又用脚狠狠的踹了好几脚,顺便又往田花花脸上扇了几巴掌,田花花的肚子他也没有放过,往上面狠狠的揍了几圈,直揍的田花花冷汗直冒,可是因为自己是装晕所以才没有吭声,否则早就叫唤的爬了起来。

    出了这么大的事,早就有人去禀告了村里的村长以及各族族老,所以等这些人赶到时,王志利也因为消耗能力过大而坐在地上直喘气,可是那猩红的双眼让人真的不敢多看,就怕惹上了这么一个煞神,没得也被他揍一顿就划不来了。

    族老们看着这屋里的动静,田花花以及胡二狗那一具嫩白的身子以及一具黝黑的身子,眼里不禁闪过一丝厌恶,嘴里说道:“非礼勿视,非礼勿视的就退出了屋子,也让几个老婆子和几个汉子帮着给田花花和胡二狗穿上了蔽体的衣物,也免得这样丢人现眼的好。

    暗处的筱筱几人看着这样的状况,不禁都露出了一丝笑意,总算是把这俩人给解决掉了,可是就看他们有没有李氏那样的好运,看能不能从鬼门关再回来了。

    待众人把他们俩整理好后,也算是进入到了深夜,冷冽的寒风吹到众人身上就像是刀子在刮着一样,可是众人像是没有察觉到一样,在他们眼里只有那种炽热以及看好戏的眼神,筱筱无语的看着这些好事的村民,再次的暗叹,看来这看热闹的事从古代到现代就没有变过,也难怪现代人身上也总是改不掉那看热闹的性子。

    过了那么久,田花花的额头也让赶来的大夫给包扎好了,可是这样她都没有醒,村长一行人闻言就皱了皱眉头,让老大夫再看看为什么没有醒,老大夫把脉把来把去都没觉得有什么太严重的伤,唯一能说过去的也只有那就是动了胎气,敲村长等人催结果,老大夫沉吟片刻道:”村长以及各位族老,这妇人是有些动了胎气,可是至于为什么昏睡那么久都没有醒,恕老朽无能,还请另请高明吧!可是依老夫来看,她并未有任何重大的伤痕,所以……“

    ”所以老大夫是说这个女人在装晕?“一旁思维敏捷的村民们不仅齐声问道。

    老大夫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正色道:”老朽不敢说自己是百病都能医,可是至于有病没病,有伤没伤还是能看的出来的,这个妇人压根就没有受过什么重伤,额头上的伤也只是皮外伤而已,不过倒是那个男人,看起来伤还是比较严重的。“

    众人们要的就是他这句话,现在听他说了出来,直接就说道:”原来真是装晕,这心机还真是深啊!“

    ”就是啊,村长,各位族老们可要狠狠的惩罚这对狗男女,一整我们村的风气啊!“

    族老们自然是会同意这邪的,毕竟这样的男女不适合留在村里,更何况村里是有村规的,偷情者一律沉塘浸猪笼,可是田花花是有孕在身,要是这一浸猪笼,那么可是一尸两命啊,这样的罪过他们还真是不适合担呢。

    村长蔡明通接到了自家以及其他族的族老们的暗示,暗自点头应了下来,看着这些激愤的村民们,连忙喝道:”大家听我说,这件事我们是不会姑息的,必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不过现在天色已晚,这事可否交由明天解决?我可以保证,明天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众人听了村长的话,也不吵不闹了,既然村长和各位族老都同意了,那么他们也不能再蹦踧了,否则指不定下一个自己犯了什么事就罚到了自己头上,所以众人不消一会儿就离去了。

    田花花和胡二狗这对男女众人也不忘把他们手脚给捆了起来,直接带到了村里的公祠里,绑在了两根大柱子上,由着两个人守祠人看管着,既然是交到了祠堂,那么只能说这俩人运气实在是很好,祠堂里自古以来发生的杀人事件,那可谓是多不胜数,这回田花花算是有福了。

    临近天明时,田花花忽的感觉到了肚子有些异样,总是时不时的传来几阵刺痛感,可是等她想细细去感觉的时候,那个感觉又没有了,这种感觉一直折磨她到了天大亮。

    这一夜千鲤村的村民们都没有睡着,脑海里想的,嘴上说的都是田花花和胡二狗的淫荡事迹,到最后是越来越变样了,这期间,田花花的爹娘虽然想救自家女儿,可是有心无力,这偷人的事在村里可不是小事,被人知道了一口一个唾沫都能把你给淹死,而且田花花娘家大哥以及田花花的父亲都不许她的母亲去管这事,而是冷眼看着这桩事情,就好像要被处罚的女人不是他们的女儿和妹子一样。

    一大早的就有人拿着铜锣在村里敲来敲去的,这锣声还有些吸引了别村的人过来,一听是有人偷情,那八卦的性子又蹦了出来,一传十十传百的临近周围的村里都有人过来看这事怎么处理。

    王志利经过一夜的打击,精神上以及**上都已是极尽的疲惫了,他也早就在众人面前丢了份休书给田花花,并且还当中说明了这田花花肚里的孩子不是他的,这点在当晚都听到了的众人都是可以作证的,所以一时间有人佩服他,也有人同情他,但是更多的是厌恶那对狗男女。

    当胡二狗和不得不醒的田花花由宗祠压到广场上来时,不知道是谁开的头,把烂菜叶子扔到了田花花身上,所以一时间众人们都沸腾了,他们在来看戏的时候就揣了几个臭鸡蛋在身上,所以见有人开头就都直接跟风的扔了过去,还没有到达广场中心,他们俩身上已经被扔的满是垃圾了,老远就能闻到俩人身上的怪味。

    筱筱浅笑的看着俩人的狼狈样子,心里是痛快极了,而且她也把莫瑶瑶给拉了出来,目的就是让她走出阴影,让她知道自己一家人都是在为她报仇,可是中间他们都漏算了这件事会对王志利产生那么大的伤害,这倒是让莫胜明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好在筱筱说是将来有机会可以帮着提拔一下,他这才宽松了心。

    ”浸猪笼,浸猪笼,浸猪笼……浸猪笼……“

    千鲤村的上空中一直盘旋着这余音未了的话,算的上是群民激愤,虽然筱筱心里也有匈疑,可是错就错在田花花和胡二狗把主意打到了自家身上,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幕,若是当初他们没有那么做,自己又何须用这样的法子来简介的惩罚他们,可是这一切是没有若是的……

    田花花心有不甘的看着这写热闹的人,见人群中有莫胜明一家子,看着红光满面的林氏,她心里就恨,为什么同样都是农家女?为什么林氏从小就比她过的好,而且长大了嫁人也是嫁给了一个好夫君,就连生的子女个个都是那么孝顺聪明的。

    又或是老天爷那么的不公平,让她什么都没有,让她从小就要仰人鼻息的过日子,虽然她小时候是家里最小的,可是爹娘的注意力一直是放在了大哥身上,自己从未受到过重视,这就是老天爷的不公平,老天爷,既然你要我来了这个世上,可是为什么要让我那么卑微的活着,我不甘啊,我只是追求自己的幸福,可是为什么会得到这样一个下场?我不甘,我真的不甘啊,如果真的有来世,我宁愿抛弃一切也要当一个贵妇人,只有这样,人家才会去看我的脸色行事……

    接下来的时间里,村长蔡明通以及各族族老都对此事发表了极其重的演说,虽然过程比较难等,但是结局是好的就行了,不顾田花花亲娘的哭喊,仍旧是让人给田花花套猪笼,而一旁的胡二狗见状早已经吓的尿裤子了,从昨天事发他就一直在懵懵懂懂中,直到这一刻他才清醒了过来,大喊着:”不要,我不想死,不要让我死,我不想死……“

    眼睛在人群中搜索着,最后看到筱筱的位置时,眼里闪过了一丝亮光,嘴里嚷道:”我不能死,莫胜明,你要是不想我把你女人的事给暴露出来,那你就救我,否则……“

    话还未说完便被人直接堵了嘴,绑在了早已经布置好的高木台架上,村里的习俗是男女通奸者,女的浸猪笼,男的直接火烧,目的是让俩人在下面永生永世都不相见,而且施刑的地点还真是近,因为高木台子就设立在了千鲤村下河道那块儿。

    尽管筱筱不怎么信那些个什么生生世世的事,可是在自己经历过穿越事件后,就有些不得不信的感觉了。

    也幸好胡二狗昨晚被王志利给揍的面目全非,就连嘴上也是狠狠的揍了好几拳,所以才导致他刚刚说的话没有让人听清,这也得以保全了莫瑶瑶的名声。

    随着村长以及村里族老们的一声行刑,两路人马各自做起了事来,一个是抬着猪笼里的田花花去沉塘,另一路人马则是拿着柴放置在高台木架周围,直接就用以来烧死胡二狗。

    田花花的娘一路哭着喊着让人别烧她女儿,可是这个时候谁会理她,众人看着火把已经点起,而那边田花花也正准备直接沉水了,这回是由村里年龄最大的族老来进行演说了。

    约是最后一句话鼓动了众人的心吧,那句话一直是让人重复着,”偷情者,杀无赦,杀无赦,男的火烧,女的浸猪笼,杀杀杀……“

    筱筱看着这些有些因为这话而振奋的人,心里不禁有些一惊,平时看起来老老实实的人们居然也会有那么血腥的一面,真是让她惊到了。

    田花花那边还是在不甘的瞪着岸边的林氏,虽然她看不见林氏在哪,可是她知道就是在那个方向,所以有些人在看到她眼睛的那一刻,被那狠毒的眼神给吓到了,都敢再和她对视。

    ”事已结束,施刑开始!“伴随着一句极有力量的话,点火的点火,沉塘的沉塘,人群里爆发的不说哀声,而是欢呼声,除了田花花的家人在哀伤的喊叫外,只怕也只有筱筱一家人心里比较难受了,毕竟这件事他们家也算的上是主谋了,现在看到事情要以结束三个人的生命来完结,莫胜明与林氏心里总是有种揪心的感觉。

    其实莫老爷子与王氏也好不到哪里去,可是这一切他们都并不后悔,毕竟他们老老实实的不去惹任何人,是他们一而再而三的陷害整治他们家,这才让他们奋起反抗的,虽然也害死了一个无辜的小生命,但是此刻他们也只能是在心里和那孩子说一声对不起了。

    被沉塘的田花花在经过一个时辰的浸塘后才被捞了出来,捞出来的时候仍然可以看到她的眼珠子瞪的老大,据村里人和林氏说的是,田花花是死不瞑目,对于这样的人,村里是要做七天法事,然后才能把田花花给葬了,还不能葬在村里的公墓里,只能是葬在别处,谁让她不是正常死亡的呢。

    田花花的爹娘虽然无奈,可是对于这样的结果他们也只能是接受了,毕竟家里出了这样一个女人,对他们家的影响也是不好的。

    不过倒是可怜了王小丫,小时候田花花就待她不好,现在连王志利都有些疑心她是不是自己的女儿,所以对王小丫的疼爱也渐渐的冷淡了下来,直到最后干脆不去管她的死活了,也好在是邻居家帮着照拂了一下,这才得以维持下去。

    这几天村里一直是冷冷清清的,就连要好的相识人见面都不再高声的打招呼了,按照习俗他们是要过了这七天才能恢复原来的生活状态,不过这个也仅仅是在外面,在自家家里还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田花花和胡二狗的事情一结束,莫老爷子以及莫胜明等人都是集体的松了口气,毕竟像田花花这样心思阴毒的女人在农家还是少见的,农家女最多是泼辣,而像田花花一样阴毒的还真是头一个吧。

    接下来的日子里,莫瑶瑶明显的心情开朗了不少,有时候也敢一个人出去了,虽然大部分时间是把筱筱他们拉出去,可是总的来说也算是一个好现象了。

    七天的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几天里筱筱也慢慢的学着刺绣,也算是入了门,虽然绣工有待加强,可是既然她都肯努力了,那么是一定成功的。

    ”筱筱,莫筱筱,我们去抓螃蟹怎么样?“找到休息时间的萧逸就过来找筱筱玩,天上飞的,地上跑的以及水里游的俩人都算是玩遍了,可是每次都是只让玩一次,这倒是让筱筱有种想再玩几次的感觉,可是奈何某人就是不肯,倒是没次让筱筱给气了个半死,不过还好有人甘愿被虐,不虐白不虐嘛!

    ------题外话------

    亲们谢谢你们的支持,迷糊在这里说一声哦,多谢大家还有各位美眉给的票票,爱死你们了,╭(╯3╰)╮╭(╯3╰)╮,咳,再有个就是由于某糊病了,所以更的不多,也就请亲们将就一下吧,谢谢支持哦!(ps:月黑风高月,打劫月票时,亲们赶紧把票票交出来,否则就洗干净等着侍寝吧,哈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