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234.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97章 误会解除

第97章 误会解除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当梁媒婆带着自己的小婢女到莫家上房时,屋里可谓是人声鼎沸,好像是有人说了什么好笑的事,惹的众人都笑了。

    “有人么,有人在家么——”梁媒婆在院外喊道。就她看来,她这声音屋里人还不一定能听到呢。

    王氏隐约听到有人在叫门,不禁就出去看了一下,见外面有一个胖胖的女人,不禁楞了一下,这还没出节日呢,怎么就有外人过来了,难道是魏家那边来人了么?!“请问您是?”

    梁媒婆上下打量了王氏,然后板着脸道:“我是魏家请来的梁媒婆。”

    王氏一听是莫小菊未婚夫家请来的媒婆,还以为是要商量着婚事,连忙就笑着把人给迎了进去:“来,梁媒婆,请,您这边请。”

    梁媒婆瞟了她一眼,扭着水桶腰就进了院子,一直跟着王氏后边进了屋,见满满一屋子人,不禁有些皱眉了,这家子人还真是多,难怪养不活要把女儿送去巴结人,可笑是人家还不要呢。

    几人一进屋,屋内的欢声笑语就停了,莫老爷子挑眉看向了王氏,似是在询问出了什么事一样。

    众人也皆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林氏看了看俩人,扯了扯嘴角道:“娘,这两位是……”

    梁媒婆还不待王氏说话,直接就自己介绍起来了,“我是魏家那边请来的梁媒婆,到这里是来讲两家的婚事的。”

    莫老爷子闻言原本有些微沉的脸色就好许多了,甚至是带了些笑容,“老大家的,赶紧让人家媒婆坐下,大老远跑过来,怎么能连口水都没得喝呢。”

    他原本心里还不大乐意,这两家人都已经是订了亲的,这魏家怎么就没有让人过来拜个年什么的,没想到他们不是不来,而是直接就请了媒婆过来谈婚事,哈哈,果然还是魏家靠谱啊。

    林氏弄了茶端到了梁媒婆跟前,“梁媒婆,来,家里粗茶淡饭的,您别介意啊。”

    经历过小姑子之前的退亲时间,对于小姑子还能找到那么好的人家,林氏心里还是很替她高兴的,而且她们三个妯娌也商量好了,到时候成亲放嫁妆时,她们得多放些,以前是家里没有积蓄,现在家里积蓄已经算是多了,到时候多添点,让莫小菊嫁过去也能让婆家高看一眼。

    梁媒婆接过茶,轻轻的碰了碰嘴唇,但是并没有喝,这茶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茶叶,免得脏了她的嘴,想着自己来是又事要做的,不禁直接开门见山道:“我来这里是由魏家少爷和魏家老夫人所托,他们呢,叫我过来是来退亲的。说是你们家闺女有了别的高枝儿,他们家也就攀不上了,这婚事就直接取消,没得耽误了你们家姑娘。”

    除了乔亮夫妻俩,其他人听着这话都愣住了,怎么不是来谈婚礼细节的么?这怎么就变成了退亲,而且这个退亲的原因居然还说是因为他们家闺女。

    林氏妯娌三人皱着眉头对视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里的震惊,怎么会变成这样?!

    莫老爷子有些接受不了,喘着气哆嗦的问道:“梁媒婆,你刚刚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

    梁媒婆撇了撇嘴,她最见不得这样的人家,攀着这家,又想攀上另一家,用自己手上的手绢象征性的擦了擦自己的鼻子,“魏家人是让我来退亲的,诺,这个是你们两家的之前看好的生辰八字,我就给你们放这里,还有,也麻烦你们把魏家人给你们的信物取来吧,我也好拿了东西去复命。”

    莫小菊原本还在期待自己的婚礼,听着梁媒婆是魏家请来的,自己还想着听听她和家人是怎么说的,可是谁能告诉她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什么魏家会平白无故的就来退亲了?

    乔亮看着一屋子愣住的人笑了,不过他还不敢笑的明目张胆,而是把头低下,嘴角上扬了一会儿。

    这个细节被筱筱给观察到了,眼里闪过一丝暗芒,难道这件事和这个大姑父有关?!

    莫小菊难受的想哭,但是她还是想仔细问一下,没准是魏家弄错了也不一定,扯了扯嘴角,强忍着眼眶里的泪,道:“梁媒婆,你刚刚,说的是真的?魏家……,魏家真的让你来退亲?”

    梁媒婆看了看满屋子的人,就这女的是梳着姑娘髻,心里也大致知道了,没准退的就是这个姑娘的亲,不过她可没有那怜香惜玉的心思,不耐烦的说道:“这话难道你们要我再说一遍,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魏家人确实是让我来退亲的。”

    莫小菊身子苍白了脸,身子晃了晃,仍旧是不死心的继续问道:“那么请问媒婆这是为什么,他们为什么平白无故的就来退亲?”

    一听他们又提原因,梁媒婆算是彻底没有耐心了,粗声道:“你们没完没了了是吧,都说了是你们的原因,还有姑娘,不是我说你,你既然已经有了别的高枝儿,为什么还要去招惹人家魏家呢?人家魏家可是实打实的好人家,我可见不得人家被你们这攀龙附凤之人给蒙骗了,这亲事啊,我看还是退了的好。”

    莫小菊眼眶里的泪水扑簌的就流了下来,身子晃了晃就往后倒了下去,林氏和刘氏伸手同时把她给接住了,此时的莫小菊已经晕过去了。

    好半晌掐人中的掐人中,呼喊的呼喊,乱成了一锅粥了,唯有莫老爷子僵硬的坐在那里,眼睛不眨的看着这场闹剧,“把小菊给带到房里去。”众人闻言才把她给带了进屋。

    可是他此刻心里却是无比的悔恨,而且胸腔里热血上涌,一直是被他压住,刚刚梁媒婆的话,一字不落的听到了他耳朵里,攀龙附凤,捡高枝儿,这邪无一不是在说他们出尔反尔,想脚踏两只船,可是他不明白,明明没有的事,怎么会被魏家人说成这样,难道是有人在魏家人跟前说了什么么?“

    莫小菊嘤咛一声的醒了过来,一想到刚刚在堂屋发生的事,她的眼泪就不止的流了下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道她在魏大哥眼里就是那样的人么?

    王氏急的都哭了出来,抱着莫小菊大哭,”小菊啊,你说我们是做了什么孽啊,呜呜……,明明没有的事,居然会被人给莫须有的说了出来。小菊啊,到底是我们害了你啊……“

    林氏看着哭成一团的人,不禁急忙拉开了,”娘,小菊,你们先别忙着哭,这事我看有蹊跷,怎么就快成亲了,又出了这档子事,我估计是有人在魏家人跟前说了什么才是。“

    经林氏这一提,王氏连忙就收出了哭声,莫小菊也是满眼希冀的看着自家大嫂,很希望她说的是真的,她是被人陷害的。

    林氏被俩人这眼神看的有些心虚了,刚刚她也只是为了安慰才这样说的,现在要是让她说个猜测,她还真是说不出来。

    筱筱也是跟着进来了,刚刚她细细回想了堂屋里的一些细节,就在梁媒婆说明来意时,她可是看到了乔亮嘴角翘了翘,而且莫槐花眼里也是一脸的笑意,丝毫不见一丝哀伤,难道说这话的就是他们俩?

    林氏已经是被莫小菊俩人看的头皮发麻了,此刻见筱筱正在想着什么,不禁直接开口问道:”筱筱,这事你怎么看?“

    被问到的筱筱回过神来,看着大家一双双满含希望的眼神,心里觉得有些压力山大,思索了一下才开口道:”其实我觉得这事还得细细的想想,魏家说小姑攀龙附凤,可是这攀的是谁,他们并未说,小姑也没有别家人来提亲不是,怎么就会传出这样的事呢?这几天也就是大姑他们在爷奶家,魏家人要是派人来拜年,那也是来爷奶家拜年,断不会去我们家,所以,想要知道有没有人来过爷奶家,问问大姑和大姑父不就清楚了么?“

    王氏也觉得说的有理,不禁就让刘氏去把莫槐花给叫了进来,待莫槐花进来后,直接沉着脸就问道:”花儿啊,你告诉娘,这两天是不是有什么人来过咱们家?“

    莫槐花略有些心虚的别开了脸,眼神飘忽不定的转了转,笑道:”娘,您这是什么话,要是有人来过咱们家,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您说是吧?“

    王氏皱了皱眉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不禁把眼神又看向了筱筱,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筱筱也是皱了皱眉头,这事好像不怎么好办啊,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最主要的就是把魏家的人给请过来,问清楚了才能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大姑,这两天真的没有人过来么?“

    莫槐花知道此刻一定要否认,否则要是被爹娘知道是她使的绊子,一定会剥了她的”真的,没有,娘,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认为是我在撒谎么?还有,这筱筱那么点大知道些什么,居然也敢来问我,在问我之前,是不是要好好想想你是什么身份?“

    她越是这样说,筱筱越是觉得她有问题,不过此时不能逼的太急,否则肯定是会物极必反,”大姑既然说没有那么就没有吧,奶奶,这事,我们还是把魏家人给请来吧,到时候大家都说开了不就好了,也免得都有芥蒂。“

    王氏和林氏几人都觉得很有必要,倒是莫小菊此刻已经是停止了哭泣,但是她现在是双眼红肿,目光空洞的看着一切,好似已经把自己完全封闭了,筱筱担忧的看了一眼,叹了口气就出去了。

    堂屋里乔亮也是同莫槐花一样,说是没有见过任何人过来,倒是让莫老爷子几人很疑惑,难道是别人在陷害么?可是谁会陷害足不出户的小菊呢?

    乔亮见没有人再怀疑他,在没人看到的地方嘴角又翘了翘,看样子这莫小菊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筱筱原本是想直接出去的,可是一想到莫槐花的奇怪举动,就直接躲在暗处看这乔亮是什么反应,果不其然他们夫妻俩有古怪。

    梁媒婆这一行只觉得很烦躁,这一家人真是礼数也不够,而且看样子好像不肯退婚,当下皱了皱眉头,领着小丫头就出去了,说是明天再来,让他们考虑一个晚上。

    莫老爷子待人走后,脸就沉的可怕,筱筱适时的从暗处走了出来,到了莫老爷子跟前,到他耳边轻声细语了几句,之间莫老爷子脸上浮现过一丝的诧异,紧接着就变成了愤怒,最后直接一拍桌子,看了看还在屋里的几人,最后眼神瞟过了乔亮,又看向了别处,”该死的,要是真被我查出来,一定不饶她(他)。“

    乔亮有些心不在焉的点头应了几句,然后说自己累了,也就进屋休息去了。

    筱筱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里暗芒闪过,要真的是莫槐花和这乔亮做的,就不知道莫老爷子和王氏会怎么去对待了。

    当夜莫小菊又被带到了筱筱家里来了,莫老爷子和王氏因不放心也跟了过来,实则是筱筱当时在和莫老爷子低头轻语时说的计策而已。

    ”筱筱,你今天说你大姑夫妻俩人有异常,可是真的?“莫老爷子心里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那个时候那么宠爱的大女儿,今天居然会做出陷害幺妹的事,说出去谁都不会信。

    筱筱看着他们,淡淡的笑了笑,”我也不能确定,所以明天一早就让爹和三叔他们去一趟魏家,最好是把魏家的老夫人和未来的小姑父也给请来,到时候大家都把话给说开了,免得到时候还有别的误会。“

    众人纷纷点了点头,又相商了好一会儿才离去,莫小菊此时也慢慢的回了神,眼神不再像下午那般的空洞了。

    此时见一家人为了她的事一直在忙着,心里也是颇为感激和感动,而且这件事她也是措手不及,之前虽然也是有退过亲,可是毕竟当时她不喜欢那个姓董的,现在这个魏平涛,是她今生喜欢的第一个人,而且俩人还是两情相悦,要是因为这事而分开,那么她都不知道将来该怎么活下去。翌日天还没亮,莫胜明和莫老三就去了魏家,起初魏家人还不肯让俩人进去,但是耐不住俩人的恳求,这才前去通报了。

    魏平涛这两天一直是在书房,很少出房来用膳,睡不着的他这才能有时间见兄弟俩。

    莫胜明和莫老三要是换做平时肯定是会好好点评一下魏府的院子,但是此时有事,那肯定是没时间去观赏了。

    魏平涛坐在上厅的首座太师椅上,脸上神色很是疲倦,见兄弟俩进来,也只是微微笑了笑,”不知道莫家两位兄长过来是所谓何事?“

    莫老三算是暴脾气了,现在见魏平涛像是没事人一样,就气不打一处来的想要和魏平涛理论,但是被莫胜明给拉住了。

    莫胜明歉意的看了一眼魏平涛,然后才说明来意,”魏老爷,此次我们兄弟俩冒昧打扰实在是很抱歉,但是我们是想要一个解释的,不知道魏老爷可否给我们解答呢?“

    魏平涛扫了他一眼,然后淡淡的说道:”说吧,什么事?“

    不过他心里却没有脸上那么平淡,这事已经过去了两天,他以为莫家人是想要退亲,可是看他们现在来找他的架势又不像,难道是有什么误解么?

    莫胜明看他态度很是平淡,心里也不禁有些动怒了,但是理智尚存,遂克制的说道:”魏老爷,很想问一下,究竟你们魏府为何要去退亲?“

    魏平涛这回是真的理解了,怕是这事真的如他和魏老夫人预料一般,这事怕是被乔亮夫妻俩给算计了,不过还是得要细细的询问一番才能下定论。

    想清楚后,自然态度上就有所转变,定定的的看着莫胜明,”难道不是令妹另有所爱么?我只不过是成全她而已。“

    莫胜明和莫老三愣住了,从莫小菊知道这件事后,她那痛苦的样子,怎么可能会另爱他人?!

    莫胜明有些郁闷的看着魏平涛,然后坚定的说道:”魏老爷怕是真的弄错了,自从你们魏家让媒婆去退亲,我那妹子知道后就哭的死去活来,到现在都是躺在床上休养,而且她从未说过她喜欢别人,这事是不是有误会?“

    魏平涛闻言心里有信心了,但是听到莫小菊此刻还是躺在床上休息,不禁又有些心疼了,急忙道:”那她现在好些了么?“

    这个傻丫头,唉,也怪自己居然听信了那俩人的话,从而伤害了那么一个伶俐的女子,还好还来得及。

    莫老三和莫胜明真的觉得这事超出了他们预料的范围,他们还以为是魏家老夫人不喜欢莫小菊,才借口说莫小菊喜欢别人来退亲呢。

    而莫老三也是把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那个魏老爷,不是你家老夫人不喜欢我妹子,而去退亲的么?“

    ”两位莫家侄儿此言差矣,老身还是很喜欢那丫头的。“门外传来了魏老夫人中气十足的声音,话里也好似透着一丝笑意。

    莫胜明和莫老三站起了身子,作了个揖,魏老夫人也是微微颔首,”两位无需拘礼,坐吧。“

    待众人都坐好后,她才缓缓的说道:”莫家两位侄儿,其实我们也是不想去退亲的,但是涛儿到你们家后,并未见到老爷子和老夫人,但是却是由你们的大姐和大姐夫招待的,话题也是由他们说出来的,说是小菊喜欢的是——“

    说到这里魏老夫人反而是停了下来,毕竟这种事情要是常挂嘴边,对于莫小菊的闺誉亦是有损。

    莫胜明和莫老三心里已经是怒火从烧了,难怪筱筱说这事有蹊跷,魏家人为何会去退亲,原来里面是又莫槐花和乔亮的功劳啊,但是又见魏老夫人停顿了下来,俩人对视一眼后,皆是拱手道:”老夫人,我们这当哥哥,多谢老夫人如此厚爱令妹,还请老夫人有话直说,我们能承受得住。“

    魏老夫人眼里闪过一丝赞赏,没想到莫家人虽然不富裕,但是看起来还是很有骨气的,”好吧,那我就直言了,据那日涛儿和我说的是,你们那个大姐说小菊喜欢的是她的姐夫,也就是那个乔老爷,不知道所言属实否?“

    莫老三此刻是在压制着心中的怒火,他也只知道现在自己的怒火已经是在自己压制的边缘了,他没想到自家大姐会是那样的人,破坏自己妹妹的幸福,成就自己,居然把自己的小妹往火坑里退。

    ”老夫人,完全是没有这回事,自从我大姐和乔亮回来,我小妹就直接住到了我大哥家,俩人也只是有过几面之缘,而且还未说过什么话,又怎么会有喜欢他这一说法,不过既然事情我们已经弄清楚了,但是还是希望两位去一趟我们莫家,大家说开了,也好让那个说谎的无处遁形。“

    莫胜明对于莫老三的话有些不赞同,毕竟家丑不可外扬,要是传扬出去了,将来让老爷子如何做人,可惜他没有拦住,只能是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三弟。

    人精似的老夫人自然是知晓莫胜明的顾虑,遂连忙笑道:”既然事情也说开了,那么我们两家呢,亲事自然是照旧的,涛儿也和你们去一趟,解释清楚了也好和小菊见个面,安慰一两句还是可以的,免得那孩子多心。“

    对于如此通情达理的魏老夫人,莫胜明和莫老三心里涌出了感激,这种事要是换做旁人家里,断不会再接受他们家小妹的了,只怕是会将错就错,直接就断的一干二净了,哪里又会如她这般宽容呢。

    兄弟俩人这回真心的给老夫人行了个礼,然后与魏平涛一路坐了马车回去,魏平涛还带了些补品来交给莫老爷子和王氏,还有些小玩意是送给几个孩子的,自然其中还有莫小菊的一些礼物,他的这些小举动落在了莫胜明兄弟俩眼里,满满的赞赏,暗叹他是个细心的。

    回到家里,先是去了莫胜明家,魏平涛见到了莫小菊,看她也只有那么短短的十来天里没有见,居然瘦了那么多,不禁有些动容的就把莫小菊给拥到了怀里。

    而莫小菊在看清来人时,不禁痛哭出声,她真的好怕,好怕退亲一事成真,可是此刻魏平涛就在她眼前,彷佛一切又是梦一样,连忙把眼泪一收,红着眼看着魏平涛:”你,你不会抛弃我的,对么?“

    魏平涛此刻心里软的像水一样,见莫小菊两眼红彤彤的,但是眼泪还是无声的流着,不禁伸手帮她擦起了眼泪,柔声说道:”不会,我永远不会抛弃你。“

    莫小菊感动的胡乱点头,眼睛一直就没有离开过魏平涛,见状魏平涛忍不住,直接就笑了,”哈哈,傻丫头,赶紧去梳洗一下,否则就不漂亮了。“

    莫小菊脸瞬间就红了,娇嗔着捶了他一下就向筱筱家的洗澡间去了,这两天只顾着伤心,都忘了要梳洗打扮了。

    筱筱看着这一幕,心里也微微放心了不少,看样子至少这个魏平涛还是很靠谱的,暗自点了点头,而且她也听了莫胜明和莫老三的转述,也知道了事情果然和她料的相差无几,心里倒是没有恨,有的只是对莫槐花俩人的厌恶,没想到这莫槐花这么恶心,那可是她的亲妹妹,居然也能下的了手去抹黑她的清白。

    魏平涛原本是坐在一旁和莫胜明三兄弟聊天的,忽的感觉有一道审视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看过去时,不禁一愣,原本他还以为会是林氏她们,没想到会是一个七岁左右的小女孩,若不是她的年龄和身材在那里,他都要以为这是一个成人了。

    伸手招了招:”小丫头,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筱筱定定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微微笑道:”不为什么,只是觉得你很靠谱。“没想到这魏平涛还是很温文儒雅的嘛,不过好像除了温文儒雅,还多了些凌厉与果断,从他假意退亲一事来看,这人就属于那种有勇有谋的人,而且他看向小姑的眼神里,有疼惜和爱意,如果不出所料的话,他应该还是很喜欢莫小菊的。

    没一会儿,莫小菊才从房里出来,梳洗后的她人显得格外的精神了许多,配上一套淡蓝色的对襟羽纱衣裳,梳了一个当下流行的垂云髻,似那九天上飞下来的仙女一般,不食人间烟火。

    魏平涛看呆了,他没想过莫小菊一个农家姑娘,若是认真的打扮起来会是那么的美,那么的清新脱俗。

    筱筱暗自笑了笑,要知道这套衣服可是她娘送给莫小菊的新年衣服中的一件,就因为她要成亲,所以林氏和刘氏,田氏三人可是煞费苦心的到布庄定了好多衣服,这不过是当中的一件而已,没想到仅这一件就让魏平涛给看傻眼了。

    莫小菊被看的绯红了张脸,缓缓走到了魏平涛跟前,见某人还在呆愣,不禁娇嗔道:”你,闭上眼,不许看了啦!“

    可是魏平涛还是没有回过神来,一直是愣愣的看着她,此刻心里是满满的喜悦。

    众人扑哧一声的笑开了,魏平涛这才回了神,耳朵有些微红,不好意思的看着众人,清咳了两声,以掩饰自己的窘迫。

    莫胜明见魏平涛脸越来越红,作为未来的大舅子,自然是直接就出来做了好人,”咳,那个大家,先别说了,我们还是先把眼前的事解决了再说吧。“

    众人闻言也就收敛了脸上的笑,筱筱眼里闪过一丝冷芒,哼,莫槐花,乔亮,这回看你们怎么躲吧。

    一行人浩浩荡荡到上房时,愣是把乔亮和莫槐花给吓到了,他们没有想到莫家人居然会把魏平涛给请了过来,眼里阴霾一片,看向魏平涛时,眼里闪过了一丝狠厉,不过在看到魏平涛身旁的莫小菊时,眼里满是惊艳,而后是一副的志在必得的神色。

    莫老爷子看了看众人的神色,又看了看莫槐花和乔亮,心里微明白了些什么,”平涛来了呀,赶紧坐,老婆子,看茶。“王氏看莫小菊和魏平涛是一起进来的,而且两人之间的互动好似更亲密了不少,心里就像是多日来的乌云,一瞬间被阳光照透了一样,高兴的就去备茶水了。

    魏平涛走到莫老爷子跟前行了个礼,”平涛见过老爷子。“

    礼数周到,但是又不**份,周身环绕的气质让人很是舒服,加上他进退得宜的举动,更是得到了一众人的赞叹。

    乔亮拿着茶杯的手紧了紧,嘴唇也是死死抿住,冷眼看着接下来的发生的事情。倒是莫槐花有些心虚了,拿着茶杯的手也有些微微颤抖。

    莫老爷子把魏平涛给扶左,上下打量了一番,满眼笑意的说道:”哎,别那么多礼数,咱们家没有这个,你现在已经和小菊定亲了,怎么还那么见外的叫我老爷子,是不是改叫岳父了?“

    魏平涛领会后,直接就跪了下来,磕了个头,”女婿拜见岳父大人。“

    ”哈哈,好,好孩子,起来,别跪着,天气冷,别给跪坏了。“莫老爷子一扫多日来的阴霾,心里也高兴多了,不过在看到乔亮夫妻俩时,冷哼了一声,不过声音倒是不大,并未被乔亮给听到。

    多日未见的乔家两姐妹居然此时也现身在了当场,不过是跟在莫槐花身后,乔丝音见自己未来的小姨夫居然是如此的风流倜傥,不禁有些脸红了,可是在想到他只会是自己的姨夫时,脸就有些难看了。

    咬着嘴唇,手里的帕子也要被她扭成麻花了,可是一直是死死盯着魏平涛,很是希冀他看自己一眼。

    可是在看到魏平涛温柔的看着莫小菊时,心里又满是嫉妒,眼里像是要喷出火来一般,想把两人给烧了,筱筱瞟了她一眼,轻哼了一声,没想到这个大表姐会是这样的人,真是人心难测。

    筱筱能注意到的,莫老爷子自然是能看到,不过他并未都说什么,莫槐花是他女儿,乔丝音是他外孙女,但是莫小菊同样是他的女儿,而且还是老来女,自然是爱惜的很,而且这个女儿的亲事,总是一波三折,不管用什么手段,他都不允许有什么人来扰乱这段姻缘。

    一时间堂屋里并没有人说话,气氛有些凝重了,不过乔亮还是感觉到了,好似大家都在等自己说话一样。

    其实他并未感觉错,莫老爷子他们就在等乔亮和莫槐花说话,现在人都已经在这里了,要是再说什么不认识,没来过,那就真是笑掉大牙了。

    乔亮清咳了两声,然后递了个眼神给她,示意她赶紧说话。

    不愧是夫妻,乔亮只是一个眼神,莫槐花就知道他要自己做什么。莫槐花端起茶,轻碰了下嘴唇,笑道:”没想到我就那么几个月没有回家,小妹都已经定亲了,弄的我这个当大姐的都不知道。“

    众人只觉得莫槐花不去当戏子都有猩惜了,没想到年少那么可爱机灵的女孩,现在会变成这样,为了自己的婚约,居然是那样的不择手段。

    莫老爷子更是悔恨,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有那么一个狠的女儿,为了自己的家,居然想把自己的亲妹妹给拖下水,这简直就不是人能做出的事。

    魏平涛闻言也只是扯了扯嘴角,他心里也是印证了很多想法,他从小就是家里的独子,也是很希望自己有个兄弟姐们什么的,他家里是在镇上,而且他与莫小菊定亲后,就时常到莫小菊三个哥哥家的店铺里走走,大家都彼此挺熟悉的,而且莫家三兄弟待人很好,没想到居然会有那么一个阴狠的姐姐。

    莫槐花见没有人搭她的话,顿时有些说不下去了,伸手扯了扯乔亮的衣袖,想着让他说几句。

    乔亮好似没有发现有人在扯他的衣袖一样,一直是在喝着茶,好像今天他是有多渴,而那茶是有多好喝一样。

    王氏自从把茶弄好后,就一直是站在旁边看着,她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生出那么不近人情,没有人性的女儿,心里是百般的悔恨啊。

    莫老爷子见乔亮夫妻俩没有任何表示,怒从心上来,”啪——“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孽女,你给我跪下。“

    乔亮他不好处置,但是莫槐花是他的女儿,他还是能处置的,而且乔亮一看就不是正人君子,枉他多年来瞎了眼,居然把狼当成了羊。

    莫槐花被吓了好大一跳,见莫老爷子是怒目而视的看着自己,不禁一哆嗦就给跪在了冷冰冰的地上,待回过神来,直接就站了起来,”爹,你这是做什么,好端端的要我下跪,我究竟是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罪?就算是死,您也得让我死的明白吧?“

    筱筱白了她一眼,没见过那么笨的,不过这种人,要是不给个狠重的教训,那是不长记性的,所以当下也就没有好心的去给她提醒。

    莫老爷子冷哼了一声,”你说说发生了什么事,需要我们给你提醒么?“

    莫槐花眼珠子转了转,看样子魏平涛已经和老大他们对质了一番,否则老爷子是不会这样对她的,目前她能做的就只有死推了,当下就哭了起来,”爹,我真的是不知道他就是小菊的未婚夫啊,而且,我们也没有说什么啊,只是闲聊了几句而已……“

    ”闲聊……“这俩字是从莫老爷子嘴里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看着大女儿做作的模样,不禁怒极反笑道:”是啊,闲聊,几句闲聊就把自己亲妹妹的闺誉给抹黑了,还想把自己的亲妹妹给拉下水,去给你丈夫当小,你有能耐了是吧?“

    莫槐花见自己的心思被人给摸清了,不禁愣住而忘记哭了,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众人,最后把眼神落到了乔亮身上。

    乔亮见避无可避,已经把事给拖到了他身上,当下就起身给莫老爷子行了个礼,正声道:”岳父大人,你这话可是折煞我了,明明就是小菊和她大姐说亲睐与我,怎么又变成了这样呢?“

    莫老爷子见乔亮居然把事情推的一干二净,还想把脏水往莫小菊身上泼,不禁怒极了,连连冷笑了几声,”好一个乔亮,好一个乔家掌门人,果然是好样的。“狠厉的目光看了看乔亮后,立即转向了莫槐花,怒声道:”槐花,说,到底是谁让你这么做的,你别说是小菊和你说的,她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大家都清楚,她是断不会说这邪的,而且她和平涛情比金坚,又怎么会青睐乔老爷。“

    莫槐花此刻很想晕过去,这事怎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明明是为了小菊好的事情,反而自己会被老爷子骂,这种不公平的对待,让她心里真是很恨,恨爹娘的偏爱,恨兄弟们的无情。

    ”爹,我说过,这是小菊在我来的那天对我说的,说她很是青睐我家老爷,想要……“

    ”够了,闭嘴,你以为你的话还有谁会信?“魏平涛原本是不想说话的,但是见身旁的女孩因为莫槐花的话而红了双眼,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眼神是那么的震惊,浑身散发着无助的气息,那种无助的表情让他心里一痛,不禁直接就打断了莫槐花的话。

    众人原本还沉浸在愤怒中,都没有想到魏平涛此时居然会出声,不禁都愣住了。

    不过乔丝音看向伤心的莫小菊时,眼里闪过一丝嫉恨,不禁轻声说道:”魏老爷,我娘的话是不可信,但是俗话说空穴不来风,事出必有因不是么?既然我娘有此一说,那么必定是有人在我娘跟前说过这样的话,我娘才会这样说的。“

    ------题外话------

    嗷呜,虽然晚了些,但是迷糊今天爆发了,有木有,雄起啊,向着万更前进吧,go!go!go!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