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236.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99章 乔丝音被强暴

第99章 乔丝音被强暴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乔亮一倒在床上时,脑子就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朦胧中把乔丝音给看成了莫小菊,得意的笑了笑,直接就把乔丝音给揽到了床上,给压到了身下,“嘿嘿,小菊,你还说心里没我,要是你心里没我,又怎么会那么关心我呢,嘿嘿。”

    乔丝音被吓白了脸,伸手含泪的推着乔亮,“爹,你醒醒啊,我不是莫小菊,我是您的女儿,丝音啊——,爹,你住手,爹,你醒醒……”

    乔亮此时已经醉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哪里又会理会身下的人是谁,他此时只觉得心里有团火在烧,而且热浪一直是往下腹涌去,而他感觉到身下被压着的人身上,散发出阵阵的幽香,而且她身体的气息比较清凉,让他火热的身子觉得很舒服。

    撕拉——,乔亮开始撕起了乔丝音的衣服,原本是用手去解的,可是一直就没有解开,顿时一个酒劲上脑,直接就用撕的,撕完了乔丝音的衣服后,就直接动手脱起了自己的衣服。乔丝音不是没有想过跑,可是还没等她跑两步,就被乔亮给抓住了,男人和女人的体力本就不再一个点上,遂乔丝音再次逃跑的行径让乔亮怒了,直接把乔丝音压倒在了床上,“莫小菊,你丫的臭娘们,居然还赶跑,我告诉你,乖乖的听了话,爷不会亏待你。”

    说完后就开始吻起了乔丝音的身子,无论乔丝音怎么敲打,他都是纹丝不动的压在乔丝音身上,这一刻,乔丝音绝望了,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彰显出此刻哭泣的人儿是多么的无力。

    忽的乔亮直接进入了,乔丝音惨叫了一声,“啊——”,痛的她浑身冒出了冷汗,随后捶打起乔亮的力气又逐渐的大了起来,可是换来的是乔亮更加凶狠的对待,而她身下留的是鲜红的处女血。

    屋里男人的低吼和女人的低吟谱出了一曲令人脸红的歌调,外面清冷的月亮彷佛也是承受不住一般的躲到了云雾中,夜晚显得格外的朦胧,令人有种朦胧的美感。

    早上寒意更甚,冷风忽忽的拍打着窗户,道出了一声声的喧闹。莫槐花嘤咛一声,缓缓的睁开了眼,这里是——,哦对了,这里是客栈,唉,没想到自己千算万算,居然棋差一招,真是气死人了。

    “啊——”

    一声尖叫划破长空,把莫槐花给惊到了,随即皱了皱眉头后伸手揉了揉还在突突疼的太阳穴,猛然回想起那声尖叫是多么的熟悉。

    回过神后立马就把鞋给穿上了,直接开了门就往隔壁的屋子跑去了。正准备开门时,就见乔香月也从另一边的房间里出来,受到惊吓的神色还未完全褪却,正是一脸惊慌的看着莫槐花,“娘,出什么事了,我怎么听到了大姐的尖叫声?”

    经她这么一说,莫槐花心里还真是涌出了不少的不安,伸手推了推门,没有推开,不禁皱了皱眉,又用了不少力,可是还是没有推开,乔香月也加入了这个队伍,可是好一会儿了都没有推开。

    莫槐花使了个眼神给乔香月,让她去找客栈老板,乔香月得了令后就跑掌柜那里去了,没一会儿,就见掌柜的和几个店小二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话还未说上一句便被莫槐花直接指示了去开门,“掌柜的,你给我把这个门给弄开,就算门坏了,我也可以赔得起。”

    掌柜的先是一愣,但是想想人家有钱,也就是算了,直接让几个力气大的小二开始撞门。

    门外的撞门声,把已经吓坏了的乔丝音给再次惊到了,此时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去死,她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被自己的亲生父亲给玷污了,这让她将来如何有脸去见自己未来的丈夫,让她如何再有脸活在这个世上。

    嘭——

    门被撞开了,是几个小二一起合力撞开的,门一开,莫槐花就迫不及待的进来了,可是屋里的景象让她整个人如雷劈一样的愣在了原地。

    店小二和几个掌柜也都愣住了,这俩人不是父女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此时的他们只觉得很怪异,又觉得有些恶心。

    莫槐花回过神来后,走到了桌前,拿起已经冷掉了的茶水,再走向床上睡的正死的乔亮,径直就倒他脸上。

    “啊呸……,哪个混蛋敢给浇水,活的不耐烦了?”乔亮原本还在做梦,梦到自己和莫小菊翻云覆雨,可是却被人从中打断了,不禁怒从心上来,直接就骂出声了。

    莫槐花倒了水后还是不解气,直接就伸手给了乔亮两巴掌,冷声道:“醒了么?你自己看看你做的是什么事?”

    乔亮这才慢慢的清醒了过来,见是莫槐花打的他,原本还想打还回去,可是听到她的话,不禁愣了愣,这才发现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穿,而且身旁还有女子的抽泣声。

    皱了皱眉头,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就往抽泣声传来的地方看了过去,这一看不要紧,看了之后,差点没把他给惊到了床下,哆嗦着手,指着乔丝音,颤抖着问道:“你,你是丝音?”

    乔丝音闻言又哭了起来,没想到她居然会有那么一天,悲从心上来,“呜呜……,我不活了,呜呜……”

    哭泣的声音好不惹人怜爱,不过此时莫槐花忘了一件事,那就是把掌柜的和店小二请出去,也就是这一疏漏,才让乔亮和乔丝音臭名远扬。

    莫槐花看着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肌肤,心里愤恨,从她身上的痕迹就可以看得出昨晚两人是如何的激战,这一幕刺疼了她的眼睛。

    不禁伸手就给了乔丝音两耳光,气的她心口都不禁犯疼,“你个小贱人,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他可是你爹,你们怎么能这样做,怎么能对的起我?”

    “呜呜,娘,我真的不知道,昨晚是爹他,呜呜……,是爹他把我给……”

    乔亮闻言瞪大了双眼,“胡说八道,老子是你爹,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人畜不如的事,你说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贱丫头,居然还敢勾引自己的亲爹。”

    莫槐花冷冷的看了一眼乔亮,此刻她心里是极恨极恨乔亮的,还有乔家人,若说她恨莫家人,没错,可是那个时候还未出现这样的事,而且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无疑是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乔亮伸手拿起了床上另一床的被子把自己给裹住,然后看着屋里还有其他人,不禁怒道:“你个蠢妇,叫那么多人过来做什么,是想把这事大肆宣扬吗?”

    莫槐花此刻才发现,屋里还有好多人的存在,不仅如此,还有她的小女儿,正在一脸惊恐的看着这一幕。

    立即上前把众人都给轰了出去,自己也赶到了乔丝音的房里,拿了套衣服出来,重新回到了乔亮的屋里,此时乔亮已经是穿戴整齐了。

    乔丝音此刻已经是懵了,她不知道下一步自己会怎么样,可是被那么多人看到了,而且自己的身子也算是被那么多人看到了,她该怎么办?她要怎么做?

    莫槐花看着呆呆的大女儿,心里的愤怒也慢慢的消了不少,把自己手上的衣服丢在了乔丝音身上,瞥了她一眼,“把衣服穿上,别丢了名节,还连带着把我的脸给丢了。”

    乔丝音闻言,吸了吸鼻子,苦涩的笑了,她估计这辈子是配不上那个温润的男子了,可是一想到魏平涛,她眼里划过一道光芒,她还不能死,要是死了怎么能把魏平涛从莫小菊手里夺回来呢?

    她只要想到自己爹昨晚把她当成了莫小菊,心里就恨,要不是那个莫小菊,她不至于会如此,也不至于会弄的众叛亲离,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源于莫小菊。

    穿戴好后,忽略身下那撕裂般的痛,娉娉婷婷的走到了莫槐花的屋子,面无表情的站在莫槐花和乔亮跟前,听候两人的发落。

    莫槐花看着这个一向是自己骄傲的女儿,心里就一阵抽痛,没想到她会去勾引自己的爹,刚刚乔亮和她说起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她心里就有种抑制不住,想要掐死乔丝音的感觉。

    倒是乔亮念着是自己的女儿,劝了几句,这才好了不少。

    不过乔亮倒是想着昨晚的**,心里有了别的打算才出言阻止了莫槐花,因着莫槐花一直就怕乔亮,所以才不敢在乔亮清醒的时候造次。

    “孽女,跪下!”乔亮沉声的怒道。

    乔丝音苍白着脸,但是却并未吭一声,直挺挺的就跪到了地上,那副样子,好似想要自求死路一般。

    莫槐花见状,睨了一眼跪着的乔丝音,继而把头转向了别处,任由乔丝音跪着,若是换做以往,早就是心肝宝贝的叫着护着了,哪里又会是如今天这样,直接不闻不问。

    看着脸色苍白如雪的乔丝音,乔亮眼里划过一丝不忍,清咳了一声,“丝音啊,鉴于出了这样的事,我们都不想的,你当时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也不追究了,回家后,我和你娘会做主把你尽快给嫁出去,免得到时候事情越闹越大,你觉得如何?”

    乔丝音抬头看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原来这就是她的爹娘,她的亲生爹娘,一切只为了自己的利益,明明昨晚是爹强上了她,可是结果呢,居然是自己被冠上了勾引亲爹的罪名,呵呵,说的真是好听啊,摘了自己的罪过,把一切都推到了自己身上。

    深吸了一口气,把自己的眼泪给逼了回去,从此刻起,她要做一个让人仰视的人,要让曾经羞辱过她的人,尝尝被人羞辱的滋味,但是现在要做的,只有忍,只有忍了才能有出头的机会,重重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知道满嘴血腥味时才松开,声音恍若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一样,冰冷而又空远,“知道了,女儿会按照爹娘的吩咐做的。”

    冰冷的眸子里划过一丝光芒,从今天起,原来的乔丝音已经死去了,现在的乔丝音,只会是为了目的而不折手段,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题外话------

    迷糊承诺的二更,哈哈,虽然晚了些吧,但是已经是实现了哦,吼吼,以后只要有机会,迷糊就会二更的哦,o(∩_∩)o~

    我先说,修改的我很无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