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239.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102章 元宵佳节(下)

102章 元宵佳节(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待长者回到台上,便由下一位长者继续出题,这个人筱筱这回算是看清了些,没错,这人确实就是红枫书院的某为夫子,听说还挺严厉的,之见他板着脸看了看台下众人,沉声道:“诸位,接下来我们是有组队来猜谜,所以呢还请诸位自行组队可好?每一队人数一到十人左右。”

    筱筱闻言眼神闪了闪,他们家压根就不需要和别人再组队了,直接参加就好了。

    由于是接下来的重头戏,所以很多人还是不怎么愿意参加,不过筱筱数了数,和他们一样自行参加的也差不多有十一个队,要把这些十一个队一一比下去,那可得花一番大工夫啊!

    组队完成,那严肃的夫子又是千百年不变的板着一张脸站在台上,看着这十一个队,眼神微沉,他还以为肯定有很多人参加呢,没想到只有这么些人,还有些孝,果然是看热闹的多。

    “唉,老朱,别再板着一张脸了,否则啊待会儿人都被你吓跑了,得了,我们先把规则说完了再生气吧。”那边之前出了谜题的长者,看着一脸不虞的朱夫子,心里也是难得的踌。

    毕竟镇上也是有三大学院,可是这学院中以后来居上的红枫书院为首,自然在里面当夫子的人也是水涨船高,谁见了一面不得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夫子,现在这种场面还真是难得一见。

    朱夫子闻言,冷哼了一声,看着底下的人,心里也是一阵的恼火,不过为了顾全自己的面子,不禁清咳了一声,压了压自己的情绪,“规则很简单,第一轮是词语接龙,接不上来的直接淘汰,而且接的成语必须是有好寓意的,必须是四个字四个字的成语,否则扣一分,总共五分,扣完直接淘汰,第一轮,现在开始,百年好合。不知你们当中由谁开始接?”

    也幸好组队的当以学生居多,所以词语接龙,也是信手捏来,从筱筱右边第一排开始,便有人慢慢的接了过来,“合浦还珠。”

    “珠圆玉润。”

    “润屋润身。”

    “身败名裂。”

    筱筱几人是排着第五个,算是正中间了,不过排第四回答的那个显然是没有听清规则,直接就说了个身败名裂,果然是不败也得败。

    果然朱夫子原本听的还是很舒畅的,毕竟一个个能接的上,可是一听到有人说身败名裂,他脸上原本略微带笑的神色就僵住了,随后直接脸色一沉,手一扬,“第四组淘汰,都说了不允许说寓意不佳的成语,难道你没听懂么?”

    那学子犹如当头棒喝一样的反应过来,不过此时已经迟了,因为夫子已经宣布他们那一组淘汰了,顿时筱筱耳边埋怨声,谩骂声不绝,不过一家人倒是有些悠闲了,毕竟家里聪明人还是有的。

    “好了,第五组接上来,接不上你们也直接退出得了。”

    朱夫子看着这几人,心里也有些没底,毕竟这几人看起来就是一家子,五个孩子再加两个原本就憨厚的夫妻,能过第一关,第二关都不一定能过的去。

    筱筱有些气结,这是狗眼看人低吧,亏了还是个夫子呢,今儿个不让你大开眼界,我就不是莫筱筱,遂筱筱翻了翻自己脑海里仅存的一猩语,转了转眼珠,终于给她想出了一个,扬了扬嘴角,清冷的声音缓缓说道:“身显名扬。”

    朱夫子原本以为会是那两个看起来带有书生气的男孩,没想到会是一个那么小的小丫头,不禁皱了皱眉头,不过想着这是人家家里的孩子,而且这又是游戏比赛,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了。

    筱筱隔的比较远,看不清他的神色,但是不用看也知道某个鼻孔朝天的夫子是怎么想的,不过词语接龙还在继续。

    “扬名立万。”

    ……

    终于过了好一会儿,第一轮结束了,朱夫子看着台下还遗留的九个队,挑了挑眉,脸上的神色也渐渐的松了下来,不过并未因此就完全给放松了。

    “第一轮结束,现在只剩下你们九个队,第二轮,我们是直接就猜谜,共十道题,你们哪队率先答对了五题就直接参加第三轮,若是并未有一队达到五题,那么将由答对数量作为参靠,答对多的,自然是排在前面,答不上或是没有得分的那么直接淘汰,听明白了么?”

    筱筱笑着了看莫胜明几人,眼神里闪着某种名叫志在必得的神色,暗处一直跟着他们的楚轩看着她的模样,不禁扬了扬嘴角,这丫头估计很有把握吧。

    朱夫子看着众人没有什么异议,也就直接开始出题了,而楚轩也一直在听着,不过目光却一直看着那自信满满的筱筱。

    “两山相对又相连,中有危峰插碧天。”朱夫子沉声的看着自己手上的枝条,直接把谜案给说了出来,而后又看了看众人的神色,心里也不禁有些紧张了。

    不久便有人相继举手说谜底,不过皆是错,筱筱皱了皱眉头,只觉得这谜案好熟悉,现代时,某个死党天天在念这些给她们猜,这个她有猜过,可是记不大清了。

    莫云天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到一个答案,那就是出字,可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一时间也想不到好的,不禁暗自着急了起来。

    而莫云风眼珠子转了转后,亦是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不一会儿便松开了眉头,没想到谜底会是这个字,呵呵,不过不知道其他人能不能想到呢。

    一旁的莫萱萱只觉得很兴奋,虽然她猜不出来,但是也是在极力的听着,忽然间看到了莫云风那一抹笑容,不禁就问了出来,“二哥,你是猜出来了么?”

    几人闻言直接就看向了莫云风,惹的莫云风无奈的抚了抚额,无力道:“罢了,不瞒你们了,我确实是猜出来了,你们说我们是现在说答案呢,还是等会儿说呢?”

    众人皆是白了他一眼,这种时候还有心情说笑,这也就是莫云风这种天才级别的人能做的出来。

    莫云风无趣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站了出来,先是对着台上的八人行了一个礼,然后才朗声道:“众位长者,夫子,学生已猜出,谜底便是一个由字。”

    朱夫子这才把冷着的那张脸由阴转晴了,挑了挑眉,悦道:“哦,虽然谜底确实是这个字,但是本夫子还想问你,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莫云风走到为诸位猜谜的学子们摆放的书桌前,提起了笔,边写边解释道:“由字,两山相对又相连,便是一个曰字,中有危峰插碧天,便是一竖直入曰当中,可不就是一个由字?!”

    众人一听,不禁哗然,“原来如此,果然是妙解,妙解啊。”

    朱夫子和台上其他七人也都是一脸笑意的谈论着,无非就是这小小少年有如此智慧,当真是国之大幸云云。

    筱筱暗自听着,心里不禁有些鄙视这些人:还国之大幸呢,就这些就算是国之大幸了,那你们这群出谜题的那岂不是国之栋梁了?

    不过当场有很多尊师的人,所以筱筱还是聪明的收敛了自己的锋芒,并未把这邪宣之于口。

    而和他们一起比赛的其他队,就有些不服气了,一个个酸酸的说道:“切,拽什么,不就是猜对一题么,后面还有呢,高兴什么。”

    “就是嘛,他要是不抢先,我早就说了出来,哪里又会有他的份。”

    “就是啊,真是骄傲自满,刚愎自用。”

    一道道酸不溜丢的话听在莫胜明几人耳里,即是无奈又是郁闷的,这无奈的是这些人明明猜不出,却还在打肿脸充胖子,着实让人替他们心酸了一把。郁闷的是自己才答对一题,便有那么多人在讨论了,要是直接答对了五题,那那些人还不得直接气疯。

    朱夫子原本还在台上和七人说的是满脸高兴,不过看到台下还有那么多人在喧哗,不禁直接清咳了几声,“咳,大家安静下来,我们现在开始第二题,你们大家可得挺好了,刚刚可是原本的第五队取了一分哦,接下来的题便是,十叁点,这是猜一个字,现在开始。”

    这个字倒是不难,筱筱是直接就猜了出来,不过并未有人家快就是了,因为之前的第九队已经率先猜了出来,“夫子,是个‘汁’字,可对?”

    朱夫子仍旧是点了点头,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也不问怎么猜的,直接就让人给他们那队也记了分。

    接下来的猜题中,筱筱他们算是猜的多的,还有一道题是莫萱萱猜对的,把这丫头乐的都找不着北了。(筱筱:这厮本身就不知道北在哪里。莫萱萱:滚……)

    十题过后,留下的也只有五队了,筱筱家一队,再加上其他四队,也算是强中“精锐”了,不过就是不知道实力如何。

    剩下五队,在其他人眼里算是比赛进入了白热化,因为细细看过去,几队中似是有些微微的火药味。

    朱夫子这回是真的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看着这个状况,心里还是挺高兴的,不过就是场面有胸制不住的感觉,微微把手给举了举,示意让众人安静下来。

    看热闹的众人也知道这比赛到了最后关头,也一个个的沉静了下来,不眨眼的盯着比赛的状况,心里也恨不得直接冲上去参加一把,不过机会已经消失了。

    朱夫子眼里含着些许笑意,尤其是看着莫云天兄弟俩时更甚,不过好歹还是知道分寸的,想着最后一轮,心里也微有辛了,因为他也看出来了,五队中,只有莫云天兄弟俩是红枫书院的,因为他们穿的衣服是标志。

    而其他四队,有三对是其他两家学院的,还有一队是由游玩的人自行组成的,他心里也是颇为紧张,要是这兄弟俩输了,那红枫书院可是丢脸丢大发了。

    “各位,比赛算是进入了**阶段,那么我们下一轮便是开始对诗对对子了,不知道诸位可有信心?”

    这回开口的不再是朱夫子,而是一个比他略微胖些的长者,看起来好像也是一个夫子,和比赛当中其中的一队,服饰很像,应该是某个学院的吧?!不知道别人是如何想的,反正她莫筱筱是这样想就对了。

    五队众人皆是异口同声道:“有。”

    那夫子笑了笑,然后才伸手让另一个夫子开始出对子了,“四方乱我,不管东西南北。”

    有人笑道,张口就道:“八年抗敌,哪知春夏秋冬。”

    那人对完后,直接就冲众人略微做了个揖,脸上得意之色尽现,看的众人虽然脸上笑着,但是心里却是鄙夷不断。

    这人也未免太不知道收敛了吧,筱筱心里微动,没想到这人刚对好一题,便如此倨傲,嗤,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笑道最后了。

    “咳,我这里有一对,不知道诸位谁能对出,九宫八卦七星六乾五运四方三泰二喜归一。”一个看起来比胖胖的夫子更为儒雅的人出了个对子,虽然浑身儒雅,但是仍旧是敌不过岁月匆匆在他鬓间显现的白发。

    这个对联筱筱也是皱起了眉头,她对这泄真是有些难为她了,让她参考李白等人的诗句和对子还行,让她自己想,还是饶了她的好。

    莫云天皱了皱眉头,未几便松开了紧皱的眉头,略微有些紧张的说道:“一庭二坤三象四易五谷六地七宿八欢数九欢。”

    众人哗然,这对的可是十分工整,虽然有些字里行间可能不怎么如意,但是以他小小年纪来说,已经是算得上是绝佳的对子了。

    朱夫子摸着自己的羊须胡笑了,笑的好不得意,毕竟这可是自己学院里出来的学生,比起之前那个就对出那么简单对子的学子可是聪明了不知道多少倍了。

    看着他那副得意的神色,纵然有序子看不过去,但是看在都是好友的份上,也就没有酸酸的说出口了,只是定定的盯着自己学院的学生,盼着他们给自己学院里出头。

    而此时围着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有些红枫书院的学子们也围了过来,见自己学院里两人对战其他两大学院那么多人,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了,直接就站在了莫胜明一家人身后,为兄弟俩呐喊助威。

    而和莫云天兄弟俩熟悉的人都走到了前面来,虽然不说话,但是已经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支持,这让莫胜明一家感觉到很温暖,很高兴,也很感激这一群人,不管他们因为什么目的,但是此刻他们站在了他们背后,做他们的后盾,就是对他们最大的鼓励与支持了。

    莫云天兄弟俩也渐渐知道了一些事情,接下来几条对子对完后,台上只剩下了三队,因为这些人在那序子眼里,留下的都是各院的精英,除了莫胜明兄弟俩在本院中算是出名的外,但是实力悬殊看在众人眼里也不禁为兄弟俩担忧。

    “大家安静,现在三队是势均力敌,得分都是在同一个分数,而我们现在只剩下了最后的三题,三题是由你们刚刚经历过的三轮中,每轮取一题作为比赛内容,你们可得要仔细些了。”

    由于现在剩下的是三大书院中的学子,所以几大书院中的夫子都不肯再担任发言人,只好找了一个与他们志同道合的乡绅来担任。“好了,你们继续对吧,我的上联是:九匹白练出奇观,连续奔腾;远观如狼骏骅骝添赤兔。”

    这个在筱筱印象里好像还挺深的,那还是她在去旅游时,在九龙瀑看到的,微微一想就把下联想出来了,而其他人,则还在一个劲儿的想,对他们的执着,筱筱除了无奈,似乎找不到别的情绪了。

    扬起笑脸,轻启粉唇,清冷的声音在众人心头缓缓流过,就像是在众人最激动,最闷热时灌入了一丝凉泉一般,“三岭松涛鸣爽籁,抑扬起伏;乍听似千军健卒赴疆场。”

    话音一落,众人都僵住了,这个下联一对,好似就在人们眼前勾勒出了疆场的现状,让人心里没由来的心血翻滚,好像自己也是现身在其中一般,为抱国家而奋勇赴疆场的盛状。

    “好,对的工整,对的好!”朱夫子心里已经是彻底改变了对筱筱的看法,之前她才对答案等,接上词语什么的,都以为是她的兄长教的,可是看来,似是不尽然啊,若她身为男子,怕是将来能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也无不可啊。

    筱筱忽然觉得汗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朝代也有,但是现在看众人的神色,心里不禁是又郁闷了,她这个算不算是抄袭啊?尽管这副对联在前世,她不知道是谁写的,若是知道的话,应该不会从坟墓里爬出来,直接找她算账吧?!

    忽的筱筱回过了神,甩了甩头,算了,不管了,你爱找不找吧,反正本小姐就站在这里,不走不动的,大大方方等着你来找我就是了。

    一副对联如此的工整,而其中一队已经是被比下去了,另一队是没有好对子,这一局筱筱一队胜,顿时红枫书院的学子们都高兴的欢呼了起来。

    而莫云天兄弟俩也不禁握紧了拳头,手心都满是汗水,知子莫若母,看出了俩人的紧张,林氏伸手把俩人的手给握住了,彷佛是在给他们加油打气一般。

    筱筱见状,也把自己的手给放了上去,随后跟风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最后大家都是齐声说道:“勉励勉励在勉励。”

    然后才一致又退回到了筱筱一家人身后,眼睛不眨的看着比分,心里忐忑不已。

    那临时找来的乡绅见状,亦是笑了笑,然后说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这小姑娘年纪小小的,就能做出如此有气势的对子,哈哈,我们这老一辈的都要被你们比下去了。”

    众学子皆行礼道:“不敢——”

    乡绅也不多说废话,毕竟月上偏西了,要是再不结束,那估计真的就是要喝西北风了,“罢了,咱们也不多说,现在我们就直接进行第二轮吧,可听好了哦,谜案是:镜中人,猜一字。”

    “镜中人?”筱筱微微不解,这什么谜语啊?好像还挺难的,一点提示都没有,唉,真郁闷。

    那边两队猜字的人比筱筱这边要多,套用一句俗话,人多力量大,与筱筱他们只差一分之隔的那队就直接把答案给说了出来,“夫子,这谜案的谜底便是一个‘入’字。”

    筱筱恍然大悟,真是失策啊,这个字,唉,人字去照镜子,尽管是铜镜,那也是反着看,可不就是一个入字么。

    有人欢喜有人愁,既然筱筱和另一队已经是平分,而第三队落后了两队各一分,按照规定,直接就给淘汰了,一时间他们那边倒是哀怨一场了。

    而筱筱这边和另一队则是直接就对上了,火药味十足,而双方学院的学子们也不禁是怒目而视。

    坐在台上的朱夫子,心里是高兴极了,往年他们红枫书院虽然也有赢过,但是从未连续两年赢,去年赢过一彻是靠的楚家大少爷,今年若是又让他们赢了,那可得回去,好好奖励一下这两个学子。

    这回算是真正的白炽热的对决了,看着一脸紧绷的俩兄弟,筱筱暗自笑了,怕是两个哥哥心里在紧张不已吧。

    乡绅此时摆了摆手,让众人安静下来,然后才说道:“现在已经是接近尾声了,怕是诸位都想知道这赢家是有什么奖励吧?”

    众人:“想——”

    乡绅笑了笑,“其实呢也不多,只是一次能进入各大书院藏书楼参观的机会,只要是赢了的,可以直接到其他两家书院里的藏书楼观看一天的书。可以借出,但是必须保证还书时,书本还是新的。”

    众人有些然了,这可是每个书院的禁地啊,除了本院的人,谁也是不能进去的,没想到这让他们捡了大便宜了。

    见参赛的两队人都点了点头,乡绅这才开始出题了,“两队请做好准备,这一局,我们不出题,由你们自行作诗,就以此月为题,谁的诗好,便是谁胜出,每队有三次机会。规则听清楚后,那么便开始吧,就由这红枫书院代表开始吧。”

    莫云天点了点头,和莫云风以及筱筱几人对视了一眼,眼神里满满的坚定与谨慎,筱筱也知道藏书楼一向是书院的重中之重,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她必须要得到这个机会,让自家大哥和二哥去学学。决定后,筱筱也不管是不是算抄袭了,反正前世写月的诗句那么多,李白的静夜思也是那么的有名,拉出来溜溜就让他们直接倒一大片了。

    筱筱先是拉住了莫云天和莫云风,给了俩人一眼神,见俩人领会后,就笑了笑,道:“夫子,小女子献丑了哦。”

    众人见是一个小女孩出来说话,不禁都有写好戏的样子,倒是红枫书院那帮人着实着急了一把。

    筱筱背着手,小小的踱起步来,嘴里缓缓念到:“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众人原本还挺轻视筱筱的,可是这朗朗上口的诗句一出,不禁都默念了起来,“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可是道出了多少在外游子的心声啊。

    朱夫子一个激动,直接就站了起来,”好一个低头思故乡,果然是好极了。“

    对方的人细细回味后,都不禁直接就用眼神交流去了,而在得到了台上某微夫子的同意后,带队的领头人直接就走到了筱筱几人跟前,看着筱筱,深深的给她行了个礼,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或是不甘,”今日是我等大开眼界,多写小姑娘指导。“

    说完后就带着一众人离去了,只留下不明所以的莫胜明几人,以及一脸若有所思的筱筱,最后筱筱这首诗可是在镇上刮起了一阵阵的旋风,也都知道了一个七岁左右的小姑娘,做了一首了不得的诗,不过这都与筱筱无关了。

    得到了进出书院的令牌,莫云天和莫云风高兴极了,在回去的路上一直都说扬着笑脸,而筱筱则是趴在莫胜明背上,回过头看着高挂天空的冷月,眼里闪过了一丝惆怅。

    ------题外话------

    亲们,瓦发现,码完字后就好晚了呜呜,上班肯定又要迟到了,呜呜……,偶要求虎摸啊,呜呜,亲们不虎摸银家,银家就直接满地打滚不起来了,~(>_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