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243.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6章 大旱前夕

第106章 大旱前夕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不消一会儿,人都走的差不多了,留下的只剩下了莫家人,王氏瞪着一直坐那的李氏,若不是看她怀着孩子,早就拿扫帚把她赶出去了。

    “你个贱人又跑这里来做什么?难道又想害我们家么?”

    王氏越看李氏心里就越恨,若不是当初她和老二先有了那档子事,而莫老二又说自己喜欢她,她又怎么能让这样的人进莫家门。

    李氏斜睨了她一眼,勾了勾嘴角,“娘,您这话说的,虽然我们被逐出了莫家宗族,但是二哥好歹是你亲生儿子,今儿个是他亲生侄子的洗三,我这个当婶子的自然得过来看看不是。”

    “你都和莫家没有关系了,还跑这里来做什么,难道是想对我外孙下手么?”莫家人不好对李氏说重话,但是田氏娘家可不管那么多,他们家人穷志不短,况且田氏的大哥去当兵,而且还是一个队长,这在他们村里可是从来没有过的,田氏嫁给莫老四后,又因为筱筱的关系,赚了银子,小两口也总是会拿些钱去补贴田家。

    这对田家来说,是一个让他们很感激的恩惠,李氏的事他们也有听说,还看到过,一个那么狠的女人,怎么会那么好心来看新生儿,看起来肯定是目的不纯,“你对亲侄儿侄女都能下手,你还有什么不能做的?以后你离我女儿一家远些,否则要是他们有什么闪失,不管如何我都一定算你头上。”

    听了这邪,筱筱心里很佩服田氏的母亲,这邪要是放王氏来说肯定不合适,但是换她来说,那可是极其合适的,没想到四婶那么温顺的一个人,她娘会那么的厉害,不过并不势力,否则怎么会教出那么好的女儿呢。

    李氏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而是直接不屑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来指责我?我是你能教训的么?别以为有了一个一夜之间能赚到钱的女婿就不用眼看人了,要知道这世上啊,风水轮流转的。”

    莫老爷子眼里闪过一丝幽光,沉声道:“李氏,你究竟想做什么,直接说就是了,何必绕那么大一个圈。”

    本以为李氏会说些什么,可是她却并未说,而是直接就用高深莫测的眼神一直盯着筱筱,嘴角又浮现了那抹诡异的笑容,看的莫瑶瑶以及莫婷婷几个小女孩从心里发怵,而筱筱则是面不改色的与之对视。

    好一会儿李氏才收回了自己目光,看了一眼众人,笑道:“嗤,我只不过是来看看而已,做什么那么紧张,就像是上阵对敌一样,真是有够愚蠢的。”不过她心里却是越发的肯定一件事,总有一天她会让这里所有人跪在她脚下,向她求饶。

    李氏离开后,莫家人都是一脸迷惑不解的各自对视了一眼,而筱筱亦是蹙着眉头看着李氏离开的背影,她心里有些不安,好像与李氏有关,不过她也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李氏要做什么,她都要李氏付出相对应的代价。

    接下来的日子里,筱筱家的生意已经稳固了,莫云天堂兄弟几个想要去参加今年的乡试,所以也显得更加认真,林氏几人也是一直熬着那些鸡汤,鸽子汤,要不就是排骨汤等来回换,有一度筱筱说了句鱼汤补脑,结果那一连好几天林氏都买了鱼去熬汤,而后堂兄弟几人一看到鱼就有种想吐的心理。

    莫小菊成婚后与魏平涛感情也是一直很好,魏老夫人对于这个极其孝敬她的儿媳,心里也是越来越喜欢,知道她会缺乏管家知识,所以趁着自己还能做几年,干脆就直接手把手教了起来。几个月来,莫小菊亦是小有成色,但是她自己还是觉得还不足以出师,因为自己还有很多字不认识,少不得会去问魏平涛,如此一来,两人感情很像是如胶似漆。

    筱筱在这段时间也彻底考虑了一下,终于是答应了楚轩的提议,把店铺给搬到了他给的那个地方,重新开了起来,掌柜的是由楚轩介绍的,按他的话来说就是能信得过,筱筱相信他,自然是直接就同意了。

    店里厨师也是按照了去年的方式,重新招了几个学徒,店里小二自然也是有重新招,之前的四人早已经是月前翻倍,而且每个月还有奖金,可是乐坏了他们。

    莫老三以及莫老四也当起了甩手掌柜,不过还是少不得每天去看一次,他们的新房已经建成了,与筱筱家的屋子是并排,设计上亦是异曲同工,早在两个月前就入住了。

    “唉,这个天越来越热了,好像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事。”刘氏拿着一把蒲扇给自己扇着风,不禁叹气道。“大嫂,好像有好几个月没有下雨了吧?”

    林氏幽幽的看了一眼外面正日头高照的天空,心里热的一阵烦躁,把手上的绣活给停了下来,“唉,是啊,都差不多有一个多月没有下雨了,这可正直是七月份啊,往年的大夏天那日头也没有现在那么热啊,而且还那么闷,总是让人心压抑的很。”

    刘氏闻言,笑着打趣道:“大嫂,你这话说的,你这里心闷,可是人家那里可是心烦啊,你知道么,这李氏自从生下了第二胎,就伤了身子,以后怕是不能再生养了。现在正窝在家里生闷气呢。”

    “这事我也有听说过,不过现在和我们也没有多大关系了不是,管他呢,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反正我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对了,你帮我看看,我做给澈哥儿的衣裳是大了还是小了?”

    音落便拉着刘氏去看衣服了,而筱筱心里也是沉甸甸的,这个天气与前世那天气很像,而且又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她有到村里河道看过,以前都是不降的河水,居然在今年就降了下去,而且看着架势,还有的降,难道会是……,筱筱心里浮现出了一种可能,随即又摇了摇头,应该不可能。

    可是总有一个声音在提醒她,而心里也是烦躁不安,看了看这个天气,筱筱眼里闪过了一丝光芒,不管了,先防患于未然吧。

    是夜,莫胜明从镇上回来,给众人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莫小菊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听到这一消息,莫老爷子和王氏可是高兴坏了,还让筱筱拿出了之前弄的那些个果子酒,筱筱也是趁着大家高兴也就拿了出来,不过孝都是小酌两口就不敢再喝了。

    饭桌上筱筱心里闷的慌,怕自己心里所想会成真,亦是怕若是没有来,而她说了那邪会弄出乱子,一时间心里倒是有些心烦,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筱筱,你这是怎么了,没胃口还是我们做的不好吃啊?”当了母亲的田氏比以前更加细心了,看着筱筱这闷闷不乐的样子,不禁有些担忧了。

    众人闻言都把目光看向了筱筱,弄的筱筱有些尴尬了,不过一想到自己心里所想,又有些犹豫了,咬了咬嘴唇,慢吞吞的说道:“我,只是在想天气的事,现在的天气好像热的不正常。”

    经她这么一说,莫老爷子也是有所感觉了,这个样子极其像几十年前的那个时候,心里不禁一沉,“筱筱,你是说这个天气很像是大旱前夕是么?”

    众人一惊,大旱大涝是农民最忌讳的,一钓现了这个情况,那么发生的地区,绝对是民不聊生,要想恢复也得好几年的时间,有时候好几年都不一定能恢复。

    “老头子,你说这是真的么?”王氏有信了,若是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那她的孙子们怎么办?她的家人们怎么办?还有刚刚出生的澈儿,难道要跟着吃苦么?这种事不是有钱就行,没有水,就算你再有钱也不一定能买的到吃的。

    莫老爷子摇了摇头,声音里带着沉重:“我也不知道,不过看着这个天气,十有**吧。”

    “那可怎么办,我们大人可以熬过去,可是天儿他们怎么办,他们还那么小?还有筱筱萱萱澈儿,她们还那么小,怎么可能受的了这样的情形?”

    连莫老爷子都不知道的事,王氏这回心里是彻底慌了,大旱啊,农民最怕的东西之一,看不见,但是却能时时刻刻要人命的。

    莫老爷子闻言心里也是一紧,不禁看向了筱筱,“筱筱,既然你提出了这事,你可有什么应对的办法?”

    筱筱很想笑着回答,但是这个气氛她笑不起来,就连强扯嘴角都无法做到,只能是用那略带沉重的声音说道:“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未雨绸缪,虽然不一定大旱会来,但是我们先要做好准备,爹,三叔四叔,你们以店铺的名义多购买些米,将来以备不时之需,还有,米买回来后就放我们地窖里,方便保存。”

    莫老爷子闻言点了点头,莫胜明三人亦是严肃的应承了下来,眼睛却是望着筱筱,心里有着浓烈的惭愧。

    这本是他们这些个大男人要做的事,却都让筱筱那么弱小的肩膀去扛,真是枉费了他们生做男儿身啊。

    莫胜明看着筱筱一脸疲惫,不禁有些心疼:“筱筱,你要是觉得累的话,把这些事交给爹和叔叔们做就行了,自己还在长身体,别累坏了。”

    筱筱淡笑的看着众人关心的脸庞,心里暖流涌躺着,吸了吸鼻子:“没事,我只是觉得这事有些麻烦,我们要快点动手,否则等大旱这事成真了,到时候可真就买不到米了。”

    三人如临大敌般的点了点头,吃完饭后,众人坐在了一处,屋里有放着筱筱在冬天时冻着玩的冰块,这还是偷偷弄的,因为林氏怕冻着几人,不允许他们玩这些,不过筱筱他们还是偷偷的弄上了,最后林氏也是无奈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没想到现在正好用上了,屋里欢声笑语一扫之前的阴霾,毕竟几个月大的莫云澈已经是众人的开心果了,有事没事筱筱她们都会去逗他,每次都是哈哈大笑,让人也是浑身放松的跟着一起大笑。

    欢乐结束后,翌日莫胜明几人就开始购买粮食,一连几天就已经购买了差不多近七百斤的粮食,三人的地窖都快要装不下了。最后还是筱筱无奈的让搬到了屋顶的阁楼,这是她之前准备用来弄一个小窝的,没想到现在是弄不成了。

    这一下来,又是直接就装了近千斤的粮食,而天气也是随着他们边采购边热了起来,不止是千鲤村,全国都有很多地方出现了这种情况,这回众人才慢慢的醒悟了过来,顿时米店就成了金窝银窝了,而粮食也是边卖边涨价,到最后成了五两一斤,而王氏则是松了口气,还好他们早就下手买了那么多,筱筱这段时间也没有让他们再采购了,而是让莫胜明等人购买了很多的水缸,放在了院子里,每天都有从井里打水上来,现在井里的水也是每天的在减少,她不敢说这井一定会干涸,但是她知道,只要外面的河道渐渐干了,那么这口井也就差不多了。

    买了将近十口大缸,每天都有装水进去,每口缸满了后,筱筱就让莫胜明等人拿个干净的木盖给盖起来,还有一口缸是直接放到了地窖里,这是筱筱另备的,连莫胜明几人都是不知道。

    又过了一个多月,干旱仍在继续,村里人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还好河道里还有些水,还是干净的,没有什么脏东西在里面,这才让村里人维持了那么久。但是此时米粮店早已经没有米卖了,就算有米也是高价,他们压根就买不起。

    无奈之下就只有到山里或是别的地方,看能不能买到吃的,倒是镇上的情况稍微好些,而莫胜明几人的店早已经关门了,店里的那酗计也都暂时的让他们放假了,让他们该去哪就去哪,有些无家可归的,筱筱直接就把他们留在了店铺里看店,免得到时候万一出现暴乱,让店铺遭殃了就惨了。

    连着旱了两个月的大地,有些熬不住烈日的烤晒,终于裂开了一道道伤痕,伤痕日益渐开,也是渐渐的每日深上那么一些,看的筱筱心里沉甸甸的重的厉害。

    村里有些熬不住的人直接打包了东西就离开了,想着到一处能生活的地方去,给自己一条活路,可是这在筱筱看来,与自找死路没有什么不同。

    一时间筱筱忽的想到了楚轩,那个外表温润,实则内里奸诈的腹黑男,他在筱筱刚想购大米时也提醒了一下,让她多屯些米,否则筱筱是不会一次性屯近千斤的大米,而这些大米还差点就没有货了,还是楚轩帮的忙,不过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好像自从给她提醒了后,就再没有过消息了,若是出了什么事,唉!

    猛然的筱筱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自己这是在想什么呢,明明在想着难民的事,怎么又想到了楚轩身上,真是怪了。“果然是腹黑,这种情况下都能影响到我,真是太可恶了,白白的长了那么一张温润的脸,改天让我看到了,你一定把你的脸打成大饼……”

    就在筱筱自言自语时,从背后出了个声音,把她给吓了一跳,“你这说的是我么?唔,好像挺像的,不过凭你的力气,应该伤不了我哦。”

    筱筱闻言直接就吓的倒退了几步,“吓(he),你走路没声音的么,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啊?”筱筱拍着自己小心脏所在的位置,一脸不悦的看着他,实则心里却是在想:说曹操,曹操就到,果然是不能在背后说人是非。

    谁知楚轩并未生气,反而是笑呵呵的看着她,“丫头,明明是你没有看到我过来,而且我也不是没有声音过来啊,是你自己专心没有注意而已。”

    这番话气的筱筱牙根痒痒,这厮睁着眼睛说瞎话,什么叫没看到过来,她是背对着门口的好不好,她背后又没有长眼睛,能看到他过来,不过后面那个嘛,她还真是没有听到。

    成功的看到小丫头炸毛了,楚轩偷笑,就知道逗逗这丫头是个好事,能让自己心情开怀,:“对了,这段时间你别出门,也别去镇上,我找了几个人过来护着你们家的安全,若是想要找我的话,直接让他们去找我,听懂了么?”

    筱筱愣住了,她以为他过来是纯属逗她的,给自己找乐子的,没想到他是因为找人来保护自己家,一时间心里有些乱了,人也是呆呆的看着他,喃喃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

    楚轩闻言莞尔一笑,并未解释,但是心里却是在呐喊:“丫头,若是你知道我喜欢你,你会如何?可能你会觉得匪夷所思吧,我都差不多十六了,可是我就是入了魔的喜欢上了你,唉,我该拿你怎么办?每次只要想把你放下,不去想你,可是这只会让我更加的想你,你的笑容更是清晰的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丫头,我该怎么办,你能告诉我么?”

    “呀,楚少爷来了?!赶紧坐下,喝口凉水,免得热着了。”林氏看着来的人是楚轩,心里倒是很欢喜,毕竟他对家里也是有恩的,她是个能知恩图报的,自然不能亏待他。

    楚轩看着林氏忙进忙出,心里有些羡慕筱筱了,他在几年前,爹娘因故而逝,一直是他的痛,他现在只和自己的奶奶相依为命,庆幸的是,他奶奶不似其他家族里的长辈,一直催着他成亲,反而是很开明的建议他找到了自己所爱而去追寻,否则此时的他,说不定连孩子都有了,又怎么会是先的孑然一身呢。

    “伯母无需那么客气,叫我楚轩就行了,我来这里是让几个人来给你们看家护院的,这段时间暴民有些多,虽然不是发生在我们镇上这边,但是也是不容小觑,万一这种情绪传到了我们这边,那就糟了,所以找人来看家护院是最好不过的了。”

    看着一脸温和的与自己母亲谈论的楚轩,筱筱心里有些感激,好像又有丝高兴,但是好像还有别的情绪,她唯一知道的便是,这楚大奸商好像并不是那么可憎了。

    “那我就托大了,你可别恼了我才是,楚,楚轩,你找人来给我们看家护院,那你家怎么办,这要是……”林氏话虽未说完,只要不是笨的人都知道她话里的意思,更何况是聪明如奸商的楚轩呢。

    只见他毫不紧张反而是淡笑道:“没事,我家里还是很安全的,伯母放心便是了。”

    林氏听他这么说,倒是松了口气,心里也没有担心的那么厉害了,“既然如此,我就安心了,对了楚轩,你一个人出来,你爹娘就不担心么,这个时候那么乱,万一你出了些什么事,你让他们可怎么办?”

    楚轩闻言,眼神有些黯淡了,脸上有过那么一瞬间的苍白,筱筱看的心里有些微微的难受。

    好一会儿,楚轩才恢复了他原本的温润,淡笑道:“没事,我奶奶知道我来这里了,至于我爹娘,他们在六年前就去世了。”

    林氏眼里闪过一丝心疼,脸上全是写满了懊悔,满是愧意的看着楚轩,“那个,楚少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看着如此紧张与拘束的林氏,楚轩眼里闪过了一丝无奈,“伯母,都说了你别那么客气,还有这事已经过去了,我一直觉得他们没有去世,他们一直是活在我心里。”

    林氏听他这么说,倒是把脸上的懊悔换成了心疼,这么一个乖巧的孩子,怎么老天就如此的待他不公平呢,柔声说道:“孩子,你先别急着走,先在家里吃顿饭再走,尝尝伯母的手艺如何?”

    楚轩看着如此的林氏,心里暖流蔓延,她的温柔,让自己想起了十岁那年,那个温柔如水的女子,亦是如此的待他,不自觉的就点了点头,“好。”

    ------题外话------

    亲们满意这章么,不过我很想把萧逸那小子弄出来,不过我觉得应该会破坏画面,所以就直接把他封藏了,亲们要他粗来么?想不想让楚轩pk萧逸?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