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248.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1章 你哪只手伤的她?!

第111章 你哪只手伤的她?!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嘭!嘭!嘭!”院子的大门被敲的震天响,仔细听还能从听到外面的叫门声:“大元叔开门啊,大元叔,婶子,开门啊。哎呀,到底有没有人在啊,这人命关天的事,怎么关键时刻找不着人啊,大元叔,你们在家么?”门外一莫家族中的一人在外面敲着门,嘴里还大喊着。

    原本屋里还在讨论,忽的好像听到外面有人叫门,楚轩因练过武,自然听力比普通人要厉害,听到了一些关于人命的关键词,不禁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让护卫们开了门,把人给请了进来。

    来人一进屋,还不及喘口气,便说道:“哎呀,大元叔,你们还坐这里,这村广场那地儿出大事了,他们要把你们家筱筱和萱萱给烧了,说是祭天。”

    “什么?”众人一惊,都不禁直接站了起来,脸上神色慌急,林氏一听这消息径直就晕过去了,还好被莫胜明给接住了。

    来人以为他们不信,心里也着急了起来,“大元叔,婶子,我说的都是真的,是族长让我过来报信的,现在筱筱她们俩都已经被绑起来了,村里来了很多人,还有外地的,都声讨两人,说要直接烧了她们呢,你们快点想办法把人救出来吧。”

    楚轩心里微微有虚痛,不待众人有所反应,直接就冲了出去,虽然他不知道村里广场在哪个位置,但是只要是有人前往的地方必是那里。

    众人见楚轩已经跑出去了,不禁都跟着跑,魏平涛看着莫小菊也想跟出去,不禁心里一惊,连忙把人给拉住,“小菊,在这里等我,放心就是,你别忘了你现在还怀有身孕呢,你就照顾嫂子就行了,听明白了么?”

    莫小菊也知道自己现在身子不便,尽管也想去救人,但是为了不拖大家的后退,也只有答应了下来,“答应我,不管如何,都要把她们俩人救回来。”

    魏平涛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就跑了出去,身后的莫小菊看着众人离去的方向,已经是高高悬起了心,双手合并,向天祈祷:希望筱筱她们能平安归来。

    天空中日阳高照,而此时村广场已经是挤满了人,丝毫不怕太阳的照射,反而是一脸愤怒的看着台上。

    “大家安静,安静……”台上道长奋力的大喊着,让众人安静下来,“大家听贫道一言,今次贫道出入贵地,便发现此处妖气冲天,且二妖冒犯上苍,才有了今日大家旱灾所扰,贫道心系天下安危,不顾一己之身经过多次验证,才发现何人是妖孽,现已经将其人抓住,此二人乃山中狐狸精所附,原主魂魄也早已被狐狸精给吸食,现在,贫道只有效仿姜公三昧真火焚烧琵琶精,将其二人施以火刑,大家可允?”

    台下众人振臂高呼,“允之,道长赶紧将其杀了,免得再生事端。”

    此时台下被请过来观看的四家族众人,一个个都是愤怒的看着在台上妖言惑众的道长,恨不得将其扒皮抽筋,莫家族人更甚之,毕竟莫大元一系是莫家嫡系之一,莫家现任族长乃莫大元的亲叔叔,看着自己的玄侄孙女被人高绑台上,还要将其烧死,心里就急的冒火。

    他已经是八十高龄,原本是想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直接让贤给下位族长,可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就要是今天真让那个妖道把人给杀了,那他们莫家人还谈什么村里最具威严之一的家族。

    高喊了一会儿后,那道长又高举了手,示意众人先暂停说话,“大家心意相信老天爷已经知晓,那么今日,我等便替天行道,将妖孽除掉,但是在此之前,为了防止妖孽在火烧过程中弃身而附上另一人之身,我必须用道家传下来的秘术将其魂魄禁锢,这样,她们就逃不出来了。”

    “道长英明,可千万别让俩妖孽逃跑,道长要怎么做,直接做就是了。”众人对于这件事的态度,彷佛筱筱俩人并不是人命一样,犹如是那草芥一般。

    莫家族长给了他旁边一个莫族人一个眼神,示意他赶紧开口说话,对于族长,莫家人都是恭敬的,而且事关他们莫家人,自然由他们说话更为合适,就在那道长想动手时,赶忙开口道:“且慢,道长,你说她们二人是妖孽,可有证据,不能你说是就是,要这样的话,据我所看,道长怕不会也是妖孽吧?!”

    “胡说八道,贫道是修行之人,又岂会是妖孽,施主要这样说,那么是对贫道的侮辱,既然如此,还请众位乡亲替贫道评理,看看贫道究竟是否是妖孽。”那道长不显山不露水的,就这样把皮球踢了回来,气的那莫家族人脸色都青了。

    村里人以及一群不明所以的人,听了那道长的谣言,也就信了大半,可是禁不住村民中有人捣乱,“你们是莫家族人,自然是替那两个莫家妖孽说话,又怎么会把大家的生死放在心上。”

    有人说话,必有人附和,这是托的一概定律,“就是啊,你们莫家族人一向是出了名的护短,要知道天下乌鸦一般黑,怕是你们也得了这俩妖孽不少好处吧,否则怎么会处处为这俩妖孽说话。”

    此言一出,可谓是把四家族都得罪遍了,天下乌鸦一般黑可谓是意有所指,指的自然不会是旁人,当然是在场的其他三家族,一时间四家族人齐声怒道:“放肆,妖道,休得在此胡言乱语,坏我族名声。”

    声音气势之大,把所有人都给吓到了,毕竟四家族人权威都是村里最上的,况且蔡家还有个在村里当村长的,若是他们此时真的莫名的出头了,将来事后四家族人会如何对付他们这个真的是不知后果。

    那道长虽然很想下去抽他们一顿,可是忍着自己心中的不耐,干脆不去看他们,反而是转头问向了一些村民,“乡亲们,你们说这秘术是否还要继续,妖孽是否还需要除去?若是无需除去,那么可以,贫道现在就收拾东西离开,此生绝不再踏进贵地。”

    那些村民一听这话就慌了,连忙说道:“道长且慢,还请道长除妖后离开此地,除妖后,我们将有重谢,还请道长替天行道。道长不必理会那些人的妖言惑众,万事皆有我们作证。”

    道长见众人脸上神色很惊慌,心里要的目的达到了,随即脸上笑容又灿烂了,不过眼角扫过还在昏迷的莫筱筱以及莫萱萱时,脸上可是闪过了一丝阴暗。

    一旁的四家族人都被这嚣张的道长气的脸色发青,浑身颤抖,那老族长目光如炬般的射向那道长,恨不得直接一把火把人给杀了,在场搜索了一下,没有见到莫大元一行人,也就知道可能他们还未得到消息,连忙让莫家族人中的一个年轻酗去叫人,免得到时候出了什么事,他们想拦也拦不住。

    那人一得到族长的号令,连忙就从人堆中拼命的挤了出去,向莫筱筱家跑去了,而此时筱筱已经慢慢的从昏迷中醒了过来,见自己被绑在高台上,心里不禁慌乱了起来,搜索了一下,看到莫萱萱那么小也被绑在了她旁边,不禁轻声却又无力的喊道:“萱萱,醒醒,别睡了,萱萱……”

    可是莫萱萱此时已经彻底昏迷了,已经是完全听不到筱筱的呼叫。筱筱滚烫的眼泪毫无前兆的流了下来,忽的见一片阴影遮住了自己,不禁抬头望去,见到了那个一直说她们是妖孽的那个道长,不禁嘴角勾起了一抹冰冷的笑容。

    那道长也看到了那抹笑容,心头忽的好像有些不安,可是随即一想,只要人死了那么对自己也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也就把心头的不安给忽略了,猥琐的笑看着筱筱:“小姑娘,你说说你,年纪轻轻的,要我下手我还真做不来,可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啊,只能是委屈你啦,唉,可惜了你这张脸啊,你说要是前两天你被抓住时,我去看看你,说不定还能享受一回呢,可惜啊,真是可惜。”

    筱筱闻言就知道这所谓的道长只是江湖术士,专门骗人,看他一脸的猥琐,怕是行的是那种不为人知的事,冷哼道:“啊呸,你个人畜不如的东西,居然敢污蔑我,若是我能逃出生天,必要让你也尝尝我所受的罪。”

    那道长闻言脸上神色微微一变,“我好怕怕啊,哼,小姑娘,你看看你,牙尖嘴利的,小小年纪就如此的心狠手辣,那可不好,得了,不和你废话了,你就先尝尝贫道的鞭子吧!”说完便朝着村民们行了个礼,然后把自己的鞭子给拿了出来。

    通体乌黑的鞭子,上面布满了黑刺,乌黑的发亮,筱筱见状,不禁呼吸一窒,若是这鞭子抽在萱萱身上,那……,不行,不能让他打萱萱。“牛鼻子老道,有本事你就打我,我可告诉你,今天要是让我逃过一劫,我必定将你碎尸万段,让你死后不得安宁……”

    那道长一听,心里也略微愤怒了,直接一鞭就抽向了筱筱,“啪啪啪……”几鞭下来,筱筱只觉得痛不欲生,鞭子落在身上时,她好像还能听到那黑刺划过肌肤,留下一道道血痕的声音。

    筱筱越是不叫出声,那道长心里越是觉得愤怒,忽的想明白筱筱为什么会出言激自己,不禁笑道:“小丫头,你这招已经被我识破了,你想替这旁边的小丫头代为受刑,可得问问我手上的鞭子是否同意哦,嘿嘿,既然你都抽了那么多下了,也是时候让她尝尝这个滋味了。”

    忽的“啪啪啪”几声,抽在了一旁的莫萱萱身上,筱筱尖叫道:“不……,你要打就打我,不许打她,你个废物,妖道……,啊……”

    那道长彷佛是抽上瘾了,两个人一起抽,莫萱萱原本已经是晕过去了,可是被他抽了那么几下,径直就昏迷了,而筱筱也在他那鞭下很快就昏迷了,俩人一动不动的任由那道长用鞭子抽着自己。

    台下的莫家族人见状,有写不过去的,想冲上去救人,可是奈何村民们越来越多,一个个都把他们反而挤到了外面,四家族之人想进去都进不去,只能是在外面喊着。

    赶到的莫胜明一行人见到筱筱她们被鞭抽,心里除了心疼还有对那道长的愤怒,连忙就冲了上去,拼命的推着那些守着木台的村民,奈何那些人就是不动,急的他们双眼通红。

    楚轩在赶到时,他从来没有想过那丫头会有这样一天,浑身都是血迹,他只觉得浑身冰冷冰冷的,犹如站立在冰天雪地里,浑身血液好似被冻住了一样,只是呆呆的望着。

    忽的听到了众人熙攘的喊骂声才回过神来,眼里闪过一丝狠厉,运气内力,犹如大鹏展翅般就飞到了高台上,抬脚就给了那道长一脚,将人踹到了一旁,连忙把筱筱的绳子给解开,看着眼睛动了动却未睁开的筱筱,心里痛的不能呼吸一般,轻轻的抱着她,怕把她抱痛一般,手轻抚着筱筱苍白的脸颊,哽咽道:“丫头,你,醒醒,我来了,你醒醒看看我好不好?丫头……”

    那道长被踢的摔倒在地却未晕过去,麻利的爬了起来,恶狠狠的瞪着坏他好事的楚轩,“臭小子,多管闲事,看老子不抽死你。”

    楚轩闻言,冷冰冰的看着他,那眼神犹如在看一个死人一样,就在这时候莫家人也在护卫的帮助下,冲上了台,把早已经昏迷的莫萱萱给抱了起来,莫胜明看着楚轩抱着筱筱,嘴唇动了动,眼眶早已经红了,泪水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落了下来。

    王氏婆媳三人早已经是泣不成声,望着没有反应的莫萱萱,默默的落着泪,相比莫萱萱,筱筱的伤势更为严重,还好这时候莫家族长开口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叫大夫,把俩人送过去医治啊。”

    楚轩听到这话,眼睛就看向了怀里昏迷的筱筱,眼睛里充满了疼惜与悔恨,柔声在筱筱耳边说道:“丫头,听着,不许死,你将来可是要嫁给我的,听到没有,不许死。”说完这些,便把她交给了在一旁的莫胜明,“莫叔叔,你先把丫头带回去,我很快就回来。”

    莫胜明知道,今天要不是楚轩先把那妖道踢开,怕是他们此时还进不来,筱筱姐妹料定是会死的,不禁红着眼,重重的点了点头。

    可惜台下的人早已经愤怒了,尽管有四家族中人拦着,但是也抵挡不住众怒,“你们什么意思,想要害了全村人么?你们赶紧把两个妖孽交给道长,否则上苍是会惩罚你们的,你们想死,别拉着我们做陪葬。”

    “就是,你们死可以,但是我们不想死,赶紧把人放下……”

    ……

    愤怒声不绝于耳,莫家人被困在台上,无法出去,护卫们尽管在尽力开路,可是始终抵挡不过人流。

    楚轩冷冰冰的看着那道长,眼里泛着冷意,“是你伤的她,哪只手伤的?”

    那道长看到楚轩的神情,吓的打了个寒颤,可是随后想到自己有村民的支持,又装着胆子嚣张道:“是我打的又怎样,至于是哪只手嘛,嘿嘿,我两只手都打过,你能把我如何?”

    闻言,楚轩直接就一脚踹到了他心口,将其从木台上踹到了地上,众人也被吓的退了好几步,倒是给楚轩他们留了姓地。

    楚轩轻轻一跳,就从木台上落了下来,那样子若是忽略他那寒霜冰冷的脸,众人肯定是会以为谪仙下凡,可惜不是,此时的他犹如地狱的阿修罗恶魔,一脚脚的踹着倒地的道长,那道长被那密集有重的脚力踹的无法呼痛。

    “这滋味好受么?放心,这还只是前戏,这也仅仅只是利息。”冷冰冰的话从楚轩的薄唇中轻吐,接下来,他让护卫把道长名曰禁锢妖魂的鞭子拿了过来,自己拿在手里把玩了片刻,忽的直接就冲那道长脸上抽了一鞭,“呵呵,怎么样?你自己的鞭子,抽在自己身上,格外的美味吧?”

    那道长得到了喘息的机会,连忙求饶:“大爷饶命,贵人饶命啊,贫道不是有意的,贫道……”

    他话未说完,又被楚轩踹了一脚,落在他的心口,踹的他吐了口血,楚轩单脚踩在那道长胸膛上,冷笑道:“不是有意的?那你伤人也不是有意的,嗯?”

    道长闻言,犹如置身冰海,额头冒着冷汗,不知道该怎么说,却是一个劲儿的求着饶。

    楚轩见状眉头紧蹙,直接又踹了一脚,而后看到他那双伤了筱筱的手,眼里闪过一丝狠劲儿,直接就把脚踩在了那道长的手上,用上内里,狠狠的碾着,直至听到那骨碎的声音。

    “啊……”道长大叫一声的晕了过去,此时的村民们都被楚轩的手段给吓到了,都愣在了原地,莫家族长见状伸手推了一把莫胜明,给了个眼神,让他赶紧离开这里。

    莫胜明连忙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抱着筱筱,就想离开这里,可是还没走几步,便被已经回神的村民们给挡住了,一时间双方站立,各自瞪着对方。

    “不想死你们就这样站着。”楚轩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话,就让那拦路的村民给让开了,毕竟刚刚他的手段已经是完全吓住了一群人,有些禁不住吓的,身下俨然是失禁了。

    楚轩见莫胜明一行人安全的离开了,心里也松了些,毕竟刚刚筱筱的状况不容轻视,还好他也有传些内里到丫头体内,至于丫头的妹妹,他还是看的出来,皮外伤有,但是更多的只是水分流失的过多,救回来后,多喝些水,多休息就好了,他心里担心的是筱筱的伤势,一想到这里,又看到了躺在地上装死的妖道,不禁又提脚踩到了那道长的另一只手上,用脚尖狠狠的碾着,使足了内力,把晕过去的道长又给痛醒了,“啊……,痛……”

    十指连心,更何况是整只手,此时的道长双手均被楚轩废了,手掌的骨头都碎了,即便有再好的药也是治不了。

    可是楚轩只觉得还不够,那妖道让他的丫头受了如此大的痛苦,若是不让这道长生不如死,他就不是楚轩。

    “影,去吧卫老请来给丫头治伤,务必要快,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我只给你半个时辰,快去快回。”楚轩对于有些大夫的医品还是有谐疑的,毕竟出了这样的事,可谓是十里八乡都知道,换了叫别的大夫,人家不一定会过来,索性就让一直保护自己的护卫去把自家高老的老御医给请过来,卫老当过御医,医品医德更是极好的,而且他也是如自己一样,从不信什么妖孽当道,把他请过来,他会更加安心。

    影卫一听,连忙就运起轻功,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往镇上赶,而这边楚轩与其他护卫一直压制着几个妖言惑众的妖道,“找根绳子,把这妖言惑众的妖道还有那些道童,都给我捆起来,等官府的人到了直接就交给官府。”

    ------题外话------

    亲们,迷糊忘记说了,国庆快乐啊,嘿嘿,话说一直在默默支持我的亲们,记得国庆玩的开心哦,o(∩_∩)o~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