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253.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6章 李家纠缠+李氏要斩头?

第116章 李家纠缠+李氏要斩头?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筱筱对于这个声音比较陌生,但是莫老爷子和王氏俩人是再熟悉不过了,当年要不是这些人逼着,莫老爷子也不会同意李氏进门。

    “爷爷,这些人是谁啊?”筱筱看着一家子人里,除了他们几个小的和楚轩以外,其他人都是一脸的愠色,要不就是脸色铁青的难看。

    过了许久,门外的谩骂依旧不停,而莫老爷子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筱筱真担心他又被刺激的晕过去。

    筱筱正准备劝说莫老爷子别太生气,但是话还未出口,便被莫老爷子打断了,“走,我们出去,看看这些个人到底要做些什么。”

    看着筱筱担忧的神色,莫老爷子心里一暖,顿时感慨万千终化为一声叹息,“唉,走吧,我们先去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一行人走到门口,便听到了那一声声不堪入耳的骂人语,筱筱听着这话,也不禁有些怒极反笑了,看这个性子,和李氏有的一拼吧,或许比李氏还要强些,能这样和他们家作对的,也就是李氏娘家了。

    楚轩示意两个护卫开门,让其他护卫保护莫家人安全,然后自己才站在筱筱旁边,以防有人不知死活的去动筱筱。

    门一打开,就听到了一个尖锐的声音叫道:“大家伙看看,就是这伙妖孽,就是他们把我女儿女婿和外孙弄到大牢里去的,就是他们啊,这群丧尽天良的畜牲啊,想当初我女儿刚嫁进他们家,是要多恭顺就有多恭顺,可是还抵不过那个会勾引人的贱人说的一句话,就这样轻易的把我那听话的女婿给逐出了本家,想着把家产留给其他儿子,老天爷,您睁开眼瞧瞧啊,这人心肠是有多偏啊。”

    莫家人一听这话,脸集体的黑了下来,就连楚轩闻言也皱起了眉头,不悦的看着这个泼妇般的妇人,心里暗自想着:果然是泼妇骂街,今天他可算是大开眼界了。

    那人原本是背对着筱筱家大门的,现在门一开,那人也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连忙的就转过了身子,冲着一行人就骂道:“你们这群畜生,没天良的畜生,一家子的王八蛋,妖孽,现在害的我女儿坐了牢,你们甘心了?枉费她那些年费心尽力的照顾你们这两个老不死的,你们居然还这样待她,果然是黑心啊,你们敢不敢把你们的心给挖出来,看看究竟是黑的还是红的啊?”

    筱筱闻言,不禁扑哧一声的笑了,大家一听到有人笑出声,不禁都看向了筱筱,那妇人更是不客气的骂道:“贱人生的小贱人,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知道勾引人,怕是也是学的你娘的吧,整日里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踞勾引人。”

    筱筱脸上笑容不减分毫,这是她向楚轩学来的,不论人家怎么对你,你都要气定神闲的看着对方被你的淡定气到,听够了她的话,这才轻启朱唇轻笑道:“贱人骂谁呢?”

    话一出口,对方不经头脑直接回道:“贱人骂你。”

    众人闻言,皆大笑了起来,就连原本一脸铁青的莫老爷子脸上也多了些许笑意,王氏更是笑看着一脸白痴样的李董氏,“嗯,没错,可不就是贱人骂我们么,哈哈。”

    听到众人的笑声,李董氏这才回过神来,自己中了对方的计,哼,果然如女儿所说的,奸猾狡诈说的就是他们一家,简直是狼狈为奸,不过刚刚是刘氏那个贱人的二女儿回话,不禁直接恶狠狠的瞪着筱筱,“小贱人果然就是小贱人,你旁边的那个书生,怕也是你的奸夫吧,哼,果然是一家都是贱的,都是一群畜生。”

    林氏最听不得别人骂她的孩子,若是李董氏骂的是她,她不会怎样,顶多是骂回过去,可是这回李董氏犯到了她的逆鳞,不禁想走上前就打李董氏。

    筱筱见林氏想要走出去,连忙拉住她,挡在她面前,轻声道:“娘,相信我,我不会吃亏的。”

    林氏还是有些担忧,但是刘氏知道筱筱的本事,笑着劝道:“大嫂,没事的,你还不相信筱筱?放心,要是筱筱顶不上,还有我们呢。”这话倒是得到了田氏的肯定,也跟着点了点头。

    得到了同意,筱筱倒是舒心了,反正她对于能教出李氏这样奇葩的人,可是没什么好感的,而且她和自己也没什么关系,“唉,我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呢?你女儿为什么被我们莫家逐出宗族,难道你真的不知道?需要我们再当着大家的面讲清楚么?还有至于贱人嘛,这俩字我们还真当不上,我们道行还没您老人家高呢,您可谓是贱人中的贱人,极品中的极品啊。”

    李董氏被筱筱这番话给气的直喘气,连话都没有回,倒是她旁边的一个长的壮的汉子,一脸凶狠的看着筱筱,“死丫头,找死是吧?敢这样对我丈母娘说话,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活太够了,需要我送你一程?”

    听着这话,楚轩眼里闪过一丝冷芒,跟着往筱筱身边靠了靠,若是这个男人敢出手,他不介意直接废了他。

    筱筱察觉到了楚轩的动作,心里微微涌过一丝异样,心里甜丝丝的,有了楚轩的暗中帮助,她倒是显得更加嚣张了,“我是不需要你送呢,你又不是我女婿,我才不要你给我养老送终呢,你还是给你旁边那个老婆婆养老送终吧,哦对了,到时候要是她真的被阎王爷收了,你可得给我个信儿啊,我好去请个法师,来给她好好超度,让她在下面一定”好好“的过着。”

    着重咬住了好好两个字,这个弦外音莫家人以及一些村里看热闹的人都听懂了,但是由于李家人正在怒头上,并未听懂,不过对于诅咒李董氏早日离世这个话,还是懂的不能再懂了。

    “你……”那个汉子本就不是口舌伶俐之人,他亦是只会用武力,浑身也只是蛮劲儿,遇到筱筱这样说话的,他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是凶狠的盯着筱筱。

    莫家人看着筱筱轻轻松松的就战败了两个李家人,心里倒是松快了不少,任由着筱筱智斗李家人,要是实在是不行时,再帮着筱筱对骂李家人。

    倒是那汉子身边的女人忍不住了,冲着筱筱就怒道:“你们这些个婊子养的,千人骑万人睡的贱人,有什么资格骂我们,也不看看你们是什么东西,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别以为你们家女儿给人当了太太就了不起,以后怎么死的还不一定呢。”

    这话倒是严重的很,急忙赶过来的莫家族老们亦是听到了这话,而敲此时族长便在其中,听着这话,心里怒气上涌,冲着李家人吼道:“你们隔壁村的人跑我们这里来闹事,是不是嫌自己活够了?也想尝尝我们村的火刑或是鞭刑?”

    李董氏一听,脸色不禁一白,但是一想到自己女儿便是被这些人给打过,心里就有些气,而且之前李氏就和她说过,若是把莫胜明家说成是妖孽,待事成后,莫胜明家的财产到时候再让她使点计策,就可以落入他们手里了,可是现在事不仅没成,反而还被关进了大牢里,他们一家人气不过,也不甘心就这样让即将到手的财产飞走,所以才到了筱筱家门口来闹。

    原本他们还不信这莫家多有钱,可是等他们一到这门口,看着这被红漆漆的很是光亮的大门,心里就有些震惊了,而后又看到了那一排三座的大房子,心里和眼里,满是羡慕和嫉妒,以及那藏都藏不住的贪婪。

    尽管李董氏有些惧怕各个村里的村规,但是不代表她的儿子儿媳们会怕,他们早已经被贪婪所控制住了,“你们莫家人除了这招还会点别的么?哼,每次都只会用酷刑来逼人就范,我看我那可怜的妹妹就是这样被你们给陷害到牢里的。”

    在场看热闹的人,心里都不禁有些鄙夷这李家人,还记得刚开始是他们李家人在煽动他们说莫家是妖孽,现在谎言被戳破,就诬陷旁人,说自己是陷害的,果然是又够不要脸面的。

    “你们口口声声说是诬陷,可有证据?没有证据,那么官府可是会判你们故意陷害别人,而打你们板子的哦。”楚轩不温不火的说着官府的刑法,不过显然他低估了李家人的道行。

    只见李家人当中有一个年约十三四岁左右的小女孩,看到楚轩时,眼里闪过一丝惊艳,连忙冲着李董氏喊道:“奶奶,我要他,我要这个公子当我的男人,我要嫁给他。”

    众人嘴角直接抽了抽,没想到这李家出品,就是不同凡响,这回连筱筱都有些忍俊不禁的笑了,而楚轩则是直接就黑了张脸,早知道他就不说话了,但是此时倒是不说不行了。

    他眼角都没有施舍一个给过那个少女,优雅的打开了自己的折扇,给自己和筱筱俩人扇着凉风,倒是一点也不着急,彷佛少女指的人不是他一样。

    李家人见状,都不禁把眼神投向了楚轩,见他身上穿的是富贵人家才能穿的绸缎,而且身上佩戴的玉佩都是极其贵重的,就连谢边都有用金丝勾边,这下子李家人眼里都彷佛在看金饽饽一样的盯着楚轩,而李董氏则是直接大方的说道:“行,到时候啊,你就嫁给这个公子,我们都答应了。”

    这回这个少女倒是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但是眼神在看向筱筱时,有些不悦,冲着筱筱怒道:“喂,贱丫头,你离我未来相公远点,别以为长的一副狐媚子样就可以勾搭我未来相公了,也得看看我这个正房太太同意不同意。”

    闻言,不禁是莫家人,就连一众看热闹的人都觉得李家人疯了,这个少年一看就是来头不小,居然还敢这样说话,还想把自己的孙女嫁给人家,而且关键这事,李家人似乎忘记了询问人家当事人是否同意就这样定了,这让众人又是大开了眼界。

    筱筱好笑的看着这个有些娇扈的少女,直接轻轻摇了摇头,冲着楚轩轻声笑道:“我说你魅力无限啊,就一句话都能勾引到人,看样子我似乎还要再考虑一下,免得将来你就被别人勾引走了。”

    楚轩直接瞪了筱筱一眼,恶狠狠道:“你敢,既然你已经答应我了,就不能反悔,而且你何时看我答应了?”

    听着楚轩恶狠狠的话,筱筱打了个寒颤,装傻嘿嘿笑着就转头看向了李家人,那眼神有着说不出来的嘲讽,这家人得罪了楚轩,看样子前途堪忧啊,不过自己倒是乐见其成。

    那边的李家人见筱筱与楚轩不顾众人在跟前说着悄悄话,脸色都不禁微微一沉,李董氏更是喝道:“公子,我们家丫头可是贤良之人,许给你为妻,你应当高兴,可别受了狐媚子的勾引,还是离她们远点,你现在已经和我们家丫头有了婚约,可别赖账。”

    “胡说八道。”这边刘氏有些受不了她们了,这群人简直是疯子,“你们何时听到他回话了,这一切都是你们自己想的,而且人家豪门公子,也不看看你们配得上配不上,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做梦吧你们。”

    “就是啊,我看这位公子好像与官府有些渊源,还记得前些天妖道一事么?可不就是人家这位公子出手相救么,而且当时那些个捕头捕快们可是对人家毕恭毕敬的,一看就知道这公子出身不凡,李家人还想嫁人为妻,真是做梦。”

    “可不是,我估计就是给人家暖床都不一定要,还想与人为妻,而且还说的那么理直气壮,真当人家贵公子是他们家的了,也不看看人家同不同意。”

    “就是,就是说啊,这李家人不要脸,这小的更是不要脸,没有家教。”

    ……

    刘氏的话一出,倒是得到了所有人的配合,毕竟楚轩身上散发出来的贵气,就足以让他们臣服膜拜了,没想到这李家人居然敢在没经过人家同意,就擅自说与人家定了亲,真真是不要脸面。

    李家人听着众人讨论的话,脸上神色都不禁难看了起来,而李董氏见楚轩不出声,不禁怒道:“小子,都说了你和我们家丫头定亲了,你难道忍心让我们家……”丫头一个人,承担众人的指着么?

    她话未说完,便被楚轩冰冷的声音给打断了,“你刚刚说什么?敢不敢再说一遍?”楚轩眼神犹如冷箭般,直射向了说话的李董氏,眼里的冷酷吓的她直哆嗦。

    楚轩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霸气,把众人都给唬住了,而筱筱则是暗自偷笑,没想到这厮还有这王者霸道之气,估计又是让他奶奶给练出来的吧,真好奇他奶奶是怎样一个老人家。

    那少女看着楚轩冷酷的模样,居然没有害怕,反而是双眼冒着光,眼里闪过一丝志在必得的亮光,“公子,刚刚奶奶说了哦,她把我许配给你了,以后我就是你的妻子了哦。”

    看着名为天真,实为愚蠢的女孩,冷眼看着的人们,一众的抽了抽嘴角,而筱筱则是嘴角含着笑意的看着这出闹剧,偶尔眼里闪过恶作剧般的眼神,楚轩看着筱筱的神色,见她没有那种很气愤的表情,一时间倒是有些难过,又有些欣喜,欣喜的是筱筱并为生气,而难过的亦是因为筱筱好像不在乎有人说要嫁给他。

    心里有股抑制不住的怒气在往上涌,不能对筱筱或是莫家人发泄,那么只能是冲着那说话的少女,以及一众李家人说话,温润却又带些清冷的嗓子幽幽的响起,语调里隐藏不住的不屑:“嗤,就你?还想与我为妻?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你们刚说我们已经定亲了,那么你们可知我姓名?知道我住哪么?还有,这桩婚事,我并未答应,又何来与你定亲一说,这一切大家似乎都看在眼里了。”

    那少女闻言,脸色一白,双眼含泪有胸诉的看着楚轩,道:“公子,你怎可这样说,我……”

    “你什么?你可知道,你这样的女孩我见多了,而且就你这模样,给我提鞋都不配,还想嫁给我为妻,真是白日做梦,还未醒吧。”楚轩悠闲的扇着自己的扇子,嘴里说着彷佛不是在伤人的话,那一派优雅潇洒的作风,羡煞了莫云天堂兄弟四个,亦是吸引了众多未嫁女。

    李家人听到楚轩的话,一个个不禁横眉怒目的看着楚轩,恨不得掐死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子,这李玉娇可是他们莫家孙辈中唯一的女孩,自然得到了众多李家人的爱护,想要什么就给,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幕的自取其辱,没错,这在众人眼里以及在筱筱一家人眼里,无疑是自取其辱,更甚之是自取灭亡。

    “这李玉娇还真是不知廉耻,人家话都说的那么明白了,怎么还想着巴巴的往上舔呢?”一旁就有村民讥讽的说道,言辞里无一不是对李家人的作风有些不耻。

    旁边人一听,倒是集体不屑的笑出声了,“嗤,就这丫头,也就是那李家人宠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呗,也不看看人家那公子的穿着打扮,我告诉你们啊,我以前在镇上等地做工时,有一次偶然到大户人家家里帮忙,就看到了一双材质与这公子脚上这双差不多的,而且还没有那么好看,也没有金丝勾边,你们猜那鞋子多少钱?我告诉你们啊,就那人家那双鞋,光是鞋面就差不多要了五百两啊,而且材质还没有这个公子的那么好,由此可见,你们估计这公子是什么来头啊?别说看上这丫头了,就是我们整个村最美的姑娘到人家跟前,都不一定能入法眼。”

    周边人一听倒吸了一口气,没想到啊,这少年年纪轻轻,来头居然如此之大,照那人的说法,那么这公子一身的打扮,估计不下千两吧。一想到这个数字,村里人都有些震惊了。

    李家人当中有人脸面挂不住了,只见他伸手就扇了那少女一巴掌,骂道:“住嘴,你个孽女,不知道给老子省一点心,人家不要你,你还巴巴的往上凑,又不是嫁不出去,回去后,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莫家族老们冷眼看着这一切,心里却是不约而同的不屑这李家人的所做所谓,一行人慢慢的和筱筱一行人会和在了一起,皆由护卫们挡在前面护卫着,莫家族长皱着眉头问着莫大元,“大元,这怎么回事?还有,这李家人是不是疯了?”

    莫老爷子闻言,抽了抽嘴角,什么时候这位年逾九十的亲叔叔也这么爱说笑了,“二叔,这李家人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就这样闯到了这里,开口就大骂我们,这行为,不亚于疯子。”

    莫族长点了点头,摸着自己的白胡子,皱着眉头看着李家人,好似在想些什么一样。

    筱筱想着自己一家,一年里虽然她没有亲自去给莫家族里的一些人送过礼品,但是爹娘他们一直就在做着,而且从莫老爷子以及爹娘他们的神色来看,这位曾叔爷爷好似在族里有很大的地位,每次家里出了些什么事,基本上都是由他来裁定。而且莫家族人里,基本上都是护短的紧,当初莫家一族人与其他三族人相住的地方都是离的很近的,都算是在村中间一块儿,也只有他们家离那边比较远些。

    莫家人好像也没有其他人家族里那样的霸道,鉴于这个原因,筱筱心里略微有了别的打算,反正自己家里也要想法子创业,何不带着莫家族人一起呢,到时候整个族都富裕了,走出去,人家也会高看他们一眼,何乐而不为呢,不过目前要处理关系的就是自己这位曾叔爷爷了。

    想到这里,筱筱连忙就跑到了屋里,吃力的搬出了一张太师椅,摆到了家门口一出人比较稀少,但是不影响观看的地方,“曾叔爷爷,我是筱筱,我给您搬了张椅子出来,您坐着就好了,这些事,就由我们解决好了哦。”

    莫族长赞赏的望着筱筱,亦不推辞的坐了下来,而跟着他身旁的一些莫家人,也是赞许的看了看筱筱,一边莫老爷子注意到了这个事情,不禁有些汗颜,自己的叔叔九十来岁,自己居然忘了要拿椅子给他坐,还要自己的孙女代劳,真是惭愧,“二叔,我……”

    话未出口,莫族长便打断了莫老爷子的话,“不说了,大元啊,你现在也老了,这些事,想不到也是正常,二叔我不怪你,得了,把这事解决就好了,我们看着,要是实在不行,我们这些老骨头再出面也不迟。”

    莫老爷子点了点头,然后朝着莫胜明三兄弟使了个眼神,让他们把其他能搬动的椅子凳子搬出来,给族老们坐,还好莫家族老也就十个,家里人口比较多,筱筱当初定做椅子时,就多定做了,所以现在刚好抬出来,让他们大大方方的坐着。

    这一幕倒是把李家人给气的头顶差点冒烟了,而更让他们气的是,莫胜明几人还拿了几张方凳子出来,摆在十位族老跟前,原本众人还云里雾里的,可是等莫瑶瑶和林氏出来,立马就明朗了。因为莫瑶瑶和林氏手上各拿着两碟点心,共四碟点心,这还不够,因为林氏和莫瑶瑶又进屋去了,紧接着又从屋里端出了一些清凉降火的茶,以及其他点心,而后分发给了其他人,还好做的多,所以在场的人,基本上都有,除了李家人外。

    村里人心里都大为的受刺激,看着架势,莫胜明家当真是有钱人了,这一幕同样也刺激到了李家人,这让他们眼里的贪婪更加的狂热了,就差把心里话给吼出来了。

    尽管他们年纪比较大,比较沉得住气的李家人没有说,倒是让李玉娇给说了出来,“你们不许动那些东西,那都是我们家的,不能坐,不能吃。”

    一众人直接懵了,而后都纷纷的掩嘴笑了起来,有些忍不住笑的,更是直接拿起别人的手咬住来止笑。这李家人果然是有够无耻的,人家莫家的东西,何时变成他们的了?

    莫家族老们集体白了她一眼,直接选择了无视,眼前有好吃的,好喝的,不吃喝去理他们,又不是有病,而且这李家人,不是一般的无耻,这让莫家族老们以及一众村民们都大开眼界。

    而莫大元一家人的做法,也是让莫家族老们都心里很是赞赏,因为林氏是大嫂,她的做派是下面弟媳们的表率,所以对于莫大元的三个媳妇,莫族长心里很满意,连带着看筱筱他们这些曾孙们的眼神里也充满了慈爱。

    一些之前主张要火烧筱筱与萱萱的村民们拿着手上的点心,都感觉有辛甸甸的,毕竟他们能做到尽释前嫌的再给他们吃的,这让他们心里很感动,但是一想到自己之前所做的事,心里就万分的沉重,一时间众人都是紧紧的握住了自己手里的点心,心里涌出了无限的感激。

    暗处的筱筱看着这些人的神色,倒是得意的很,尽管这些人之前想要杀她,但是那是在生命受到胁迫时,听到了一些不好的传言,才会被人给误导,而且他们现在也算是知道自己的错误,认错的态度倒是十分的诚恳,她又有何理由再继续恨他们呢?其实他们本性也是很善良的。

    算算自己在为人处事上,确实也多有不妥,她有时候是只顾着自己家人的利益,从未去换个角度想问题,在妖孽火烧事上,所以才会让人抓到了漏洞,若是当初她能将凉皮的法子,广发的教给村民,或许有些人不会心存感恩,但是在危险时,也不会太过的伤害他们家。

    既然有了这个教训,那么她现在就要好好的弥补一下,创造好有利于自己的人和,到时候天时地利人和,又何愁不会发家致富呢,若是能带动整个村里人富裕,那更是一大造化了。

    李家人见众人都不理会他们,不禁怒不可遏的继续骂道:“狐媚子就是狐媚子,勾引人的花招有够多的,男的是狐媚子,女的更加是狐媚子,果然一家都是狐妖,都是贱人。”

    “嘭……”莫族长闻言,把自己手上的茶杯狠狠的一放,怒视着说话的李董氏,“李董氏,这里是千鲤村,不是你们李家村,若是不想受罚,就赶紧离开这里。”

    原以为李董氏会因为这话而离开,但是莫族长显然低估了人心的贪婪,“我才不走呢,我要走了,你们就不会给我们赔偿了,你当我们是傻子么?”

    众人听着她这话,顿时恍然大悟,她今天一清早的就来吵闹,本以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没想到闹了半天,就是想讹钱,果然是有够卑鄙的。

    “你要赔偿?”刘氏怒极生笑,反问道。

    李董氏与一干李家人并未让众人失望,神色颇为倨傲的点了点头,“没错,你们把我们家闺女弄大牢里了,难道不应该给我们赔偿么?”

    看着厚颜无耻的李家人,刘氏冷笑了一声,道:“哈,我们不要你们赔偿算好事了,还想让我们给你们赔偿,你们李家人是脑子烧坏了,还是脑袋进了水?”

    一旁听着的众人都觉得刘氏说的有理,毕竟莫家两个小女孩受伤,主谋是李氏,也是李氏让他们做了帮凶而不自知,这一切都应该算在他们李家人身上,没想到居然还厚颜无耻的来找受害人家家里要赔偿,这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筱筱听了半天,心里亦是冷笑不已,果然是有其女必有其母,而且做母亲的总是会比当女儿的要厉害些,眼前这个就是了。

    莫胜明双手握拳,若不是看在自己二弟的面上,他此时一定是冲上去打这群人,就是这群人,当初亦是如此的逼迫他爹娘让老二娶了李氏进门,现在又来逼迫他,哼,真当他是莫老二了。

    “够了,李董氏,识相的就赶紧给我滚,否则我不介意报官。”

    筱筱听着她老爹这话,眼前一亮,赶紧拉了拉楚轩的袖子,轻声的说道:“楚轩,你找个护卫,让他们去请一下捕快们,或是让县老爷开堂,我看今天天色还早,可以去一趟县城。”

    楚轩知道筱筱心思九曲十八弯的,她这话明里是在说要审李氏一案,但是暗里却是让他找捕快来吓唬这李家人,若是没有吓到,也最好是让他们也上一次公堂,尝一次板子的味道。

    笑着点了点头,亦是让自己身边的影卫去了趟,自然是有时效的,不过还好这影卫也聪明了,之前他是用的轻功,一个来回差点没把他给累残了,好在这回提前准备了马匹,得了令后,便立即快马加鞭的往镇上赶去。

    李董氏听着莫胜明那略微威胁的话,不禁直接撒泼的坐到了地上,“哎呦……”一声,立马又站了起来,原本她是想要打滚不起来的,可是却忘记了此时是大旱,天上烈日可是直照着呢,好在此时太阳是东升没多久,而筱筱他们所站的地方又是在家门口,有房子阴影挡着,这才不至于那么晒。

    而她所处的地方,可是烈日直晒的地方,大旱期间,温度比任何时候都要高,筱筱倒是有些佩服她了,这么高的温度,她都敢坐下午,不过可惜是刚下去就被烫的站起来了。

    “你们陷害我,果然是妖孽,否则这地儿怎么会那么热那么烫,那道长说的没错,你们一家子都是妖孽,要烧死你们。”李董氏把这一切推到了莫家人身上,骂的话也是重复着,显然她也懒得再去挑别的话来骂人了。

    筱筱看着她的无耻,撇了撇嘴,冷声说道:“老太婆,你是不是疯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陷害你了?还有你让大家评评理,这天气,这日头晒着,这地能不热么?也就只有疯子才会直接往地上坐。”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得了好处的村民们此时也是力挺了筱筱,“就是啊,你自己不知道,怎么能怪别人呢。”

    “嗨,你们难道没看出来么,人家是想啊,烫伤了晒伤了,是在人家莫家门口,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那心里能不高兴么,能直接以此要挟啊。”

    有人便恍然大悟的说道:“哦,原来是这个意思,你不说,我还真没看出来。”

    ……

    一句句的嘲讽,一句句的话里带针,都让李家人面上有些挂不住,而李玉娇在看到楚轩如此温柔的对待筱筱时,眼里就是一道道愤怒的眼神射向筱筱,若是目光能杀人,筱筱怕是早已死了千次百次了。

    筱筱看着自己说的话起了如此的效果,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这说明,若是自己家里再给他们多些的恩惠,或是有些什么发家致富消息告诉他们时,或许他们村里就能集体脱贫了那也不一定。

    不过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此时还在大旱中,想要等老天下雨,还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李董氏那恶狠狠的目光,一一扫过一众人,彷佛是要把他们全给吃了一样,“你们这群丧尽天良的妖孽,你们给我等着,总有一天,老天爷会派人来收拾你们的,你们给我等着。”

    众人闻言,撇了撇嘴,不理会她,在众人心里,此时的李董氏已经是完全的疯了,所以对于她的疯言疯语,众人都是直接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做到了无视的地步。

    看着不管怎么怒骂,都一派悠然应对的莫家,李董氏心里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恨不得把这些讨厌的人都给一把火烧死,不过莫家的这些值钱的东西,她可舍不得烧。

    就在场面陷入冷战约半个时辰时,忽然传来了声声的马蹄声,筱筱和楚轩对视一眼,眼里充满了笑意,这回看李董氏他们一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了,筱筱心里很期待。

    不一会儿,一群捕快就出现在了众人跟前,先是不明所以的看了一下在场的李董氏,然后才慢慢的走到了楚轩跟前,照样是上次的捕头,同样是上次的捕快。

    筱筱给了林氏一个眼神,让她们拿点吃的出来,毕竟人家这些捕快为了他们家的事,大老远的从镇上赶到这里,总不能连口水都没得喝,这对以后他们的事业发展,也是无益的,要想先打好关系,肯定得要给人家留个好印象。

    楚轩亦是有意让筱筱接触这些人,毕竟他过段时间或许不能待在筱筱身边,仅仅只有护卫是不行的,要是让筱筱与官府的人打好关系,那么以后店铺里的安全,都不需要再费心尽力的去维护了,不用说,这些捕快们都会自动的做好。

    林氏得了按时,拉着田氏与莫瑶瑶就去了屋里,再出来时,手里可是提着喝的茶水,还有几人手上还端着点心等吃的。捕快们也是推辞了一番后,在推脱不下就接受了,吃了东西,喝了茶,浑身也是充满了力量一般,没有之前那么的累了。

    捕头笑着和楚轩说着话,在看到筱筱时,眼里可是充满了赞赏,“小丫头,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就能如此的爱护妹妹,如此的懂事,真是让我佩服啊。”

    筱筱闻言,亦是笑道:“这不算什么,按照一句俗话说,穷人孩子早当家,我就是那个类型啊,而且妹妹还小,我做姐姐的自然要护着她了。”

    捕头听着这话,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看着筱筱,然后才冲着莫老爷子说道:“老爷子,此番前来,我们是有要事要和你们说的。”

    莫老爷子并不知道筱筱和楚轩暗自请了官府的人过来,此刻脸上尽显了迷茫之色,“不知道诸位官爷所谓何事?”

    “这……”捕头看着众人,不知道该怎么说,尽管他们调查的资料显示莫老二与莫老爷子断绝关系了,但是也是会有影响的,换句话说,若是不断绝关系,那就是家事,家事不可外扬他还是知道的。

    筱筱知道捕头的顾虑,但是此时李董氏在,何不让她也知道知道,遂连忙说道:“捕头叔叔,你直接说就是了。”

    捕头看着一众人的神色,点了点头,然后才缓缓说道:“老爷子,是这样的,县令已经把”妖孽“传言之案给破了,主谋是您那已经被逐出家门的儿媳妇,也就是莫李氏,从犯自然是有那些道士,还有您的孙子莫云林,至于您的儿子,他并未参与,但是却是包庇了主谋,纵容她伤害他人,所以他的罪并不大,至于主犯和从犯,按照律法,应当是要斩首示众的。”

    ------题外话------

    亲们,迷糊雄起了有木有?话说我原本想只更5千的因为码到的数量,刚开始只有5千,但是一想到亲们默默的支持,迷糊又奋力的码了几小时,才有了这多日以来的万更,撒花鼓掌吧,吼吼,亲们,以后迷糊会时不时的雄起,乃们支持我吧,嗷呜……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