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254.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7章 上公堂

第117章 上公堂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其实以前的律法上,若是妖言惑众,顶多亦是发配边疆,不会致死,但是这件事还是让省里的人知道,也好在查清楚,上头也知道事情缘由,便立即做出了决定,主犯与从犯,半月后菜市场口斩首示众。

    妖孽的流言若是四起了,那可是对整个国都没有利益,这样对他们的前程亦是无益,所以李氏与那一众道士,便成了众官泄愤的对象,这点,筱筱心里无疑是一清二楚的。

    李董氏一听到要斩首示众,就有种想要晕过去的感觉,但是一想到钱财还未到手,不禁连忙哭道:“官爷啊,你们可得替我们做主啊,他们莫家欺人太甚啊,呜呜……”

    众人听着李董氏又开始乱嚎了起来,心里都不禁一阵阵的反感,这李董氏不达目的不罢休,难道当真想要把自己都给赔进去?

    捕快们并不知道之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也只是奉上面的命令,来让筱筱一众人去过堂问话而已,不过倒是没想到会遇到这样一件事,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自己的头,也就是那位捕头。

    那捕头也知道,这事若是不解决,他们回去复命的时间,怕是要拖延了,这一旦拖延了复命时间,县太爷怪罪下来,他一个人还真是承担不起,挑挑眉,不耐的问道:“何事要我们替你做主?”

    “官爷,我们要告这莫家人,仗势欺人,为富不仁。为了想要救出他们的妖孽女儿,居然把我的女儿给陷害到大牢里了,我女儿她可是冤枉的啊,大人您要明察啊。”

    要说刚开始一众捕头捕快们不明所以,那么现在完全的已经透明状态了,这老妇人说的就是那关在牢里的李氏吧,看着那一脸尖酸刻薄相,也知道是遗传的谁。

    “你既说他们仗势欺人,为富不仁,诬陷良民,可有证据,若是没有证据,你可是诬告,那么是需要杖责五十的。”

    原本捕头还想着,若是这人知道接住他递的阶梯也就罢了,可惜偏偏就是有人自找死路的往上冲。

    李董氏听着这不捕头的话,一脸的迷茫,“证据?什么证据?大人,他们为富不仁这可是乡邻们都看到的事,而且他们趁着旱灾,大发国难钱,难道不是为富不仁么?这些不都是证据么?”

    她很不明白,官府不是只要他们说报官,县衙里都是会派人去查的么,反正她现在不管那么多,不管查到的是什么,只要搜到了一些东西,那么就可以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她的话落在那些捕快耳里,一个个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李董氏,而捕头更是一脸的怒气,“没证据你告什么告,等你有证据了再说,还有我们在这里办事,你要是再阻扰,我就把你抓回去,妨碍公务罪名可不小。”

    一听到要坐牢,李董氏连忙把脖子缩了回去,整个人也缩了缩,不敢再说别的了,只是那转动的眼珠表明她在想着别的歪主意。

    因着捕头捕快们已经来了家里请他们过堂问话,自然是不能不去,莫家族人们亦是知晓事情的重要性,所以按照族长的吩咐,留下了几个口齿伶俐,头脑机灵的族人,与莫胜明几人一起去县衙,到时候也能帮着说邪,做好这些后,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又离开了,当然了,林氏几人搬出来的点心什么的,早已经的空空如也了。

    而筱筱一行人也是手忙脚快的把搬出来的椅子凳子全给又搬了进去,留下了刘氏和田氏在家里,还有一众护卫们护着宅子,筱筱一行人亦是同样的慢悠慢悠的往镇上赶。

    马车里,筱筱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因为此时的马车里,只有她和楚轩俩人,其他人都被安排在了其余的两辆马车里,“你很紧张?”楚轩斜靠着车壁,好笑的望着筱筱,这丫头平时脸皮挺厚的,怎么这两天脸皮那么薄呢。

    “没有,哪有紧张,胡说八道。”

    楚轩闻言,嘴里溢出了隐忍不住的笑意,“一连说了三个否定的词,这不是紧张是什么,呵呵。”

    筱筱被他说的心里有些心虚,但是脸上用了愤怒来代替,鼓着腮帮子扭过头,不想看到楚轩,免得自己克制不住想要毁了他那张极其欠扁的容貌。

    看着筱筱这鼓起来的腮帮子,尤其的像他几年前养的一只紫衣仓鼠,外表是一层淡淡的紫色,在日光照射下,尤其的可爱,还记得这个是他爹从外地给带来的,这物种极其难寻,刚开始他极其的喜欢,可是他爹娘去世后,就把那东西给挪到了一边,一是不想看到它,怕睹物思人,二也是没有时间去理会逗弄它,现在看到筱筱腮帮子鼓起,倒是极其的像那仓鼠吃东西时的模样,可爱的想让人咬上那么一口。

    筱筱不知道,此时楚轩心里正拿她和小仓鼠比,若是知道的话,怕是楚轩受的罪,不是一般的大了。

    马车总是比牛车要快,所以筱筱一行人亦是在最快的时间里到达了县衙,而那李董氏还有一众的李家人,则是租了牛车,刚开始还是能跟的上,可是到了后面,就被甩下了一大截,到最后,压根就看不到前面马车的身影,这让李董氏对着马车离去的地方,又是大骂了一顿才消气。

    筱筱一众人可以没有等人的习惯,而且李董氏还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不存在让筱筱几人等的事情,所以他们一到镇上便直接奔向了县衙,筱筱听着镇上的声音显得有些冷清,不禁掀开了车帘,看着外面稀少的人,心里有些微微的难受。

    天灾总是这些古人无法预料的,等天灾真正到来时,他们受苦的日子也就接踵而至了,比起天灾来说,**尤其可恨,而且有些**,比起天灾来说,更让人无法忘怀。

    到了县衙,没过一会儿,筱筱几人便被县令给叫到了堂上,民见官要跪,这是亘古不变的定律,所以莫老爷子带着莫胜明一家人直接就跪在了堂前,而莫老三一家人与莫老四一家人则是在堂外观看。楚轩亦是挺拔的站在一旁,眼睛不离筱筱的身影。

    “啪……”县令一拍惊堂木,旁边的师爷便大声的说道:“升堂。”

    “威武……”

    这一幕筱筱心里觉得有些好笑,没想到这个和电视上演的差不多嘛,刚开始总是那么几句,不过自己是在电视里看,现在倒是真心的体验了一回,倒也不亏。

    “堂下所跪何人?”县令只是听说过筱筱的名字,但是真人是不认识,倒是莫老爷子他还是知道的,眼前就一位老人家,肯定就是平涛的岳丈,至于那叫莫筱筱的姑娘,楚家大少好像很重视,这里有三个小姑娘,就是不知道是哪个了,县令心里微微想到,所以对于筱筱一行人倒也不是很严肃,反倒是有些笑意,。

    这让跪在后面的筱筱心里微微不解,若是这县令是因为楚轩的关系而这样,也不会是这样的客气才是,毕竟楚轩是商人,士农工商,商人的地位永远是最底下的,楚轩见到县令下跪还差不多。

    莫老爷子是莫家的领头人,说话的自然也是他了,“回大人,小民是千鲤村莫大元,这里所跪的便是我大儿子胜明一家人,我儿媳莫林氏,以及我长孙莫云天,次孙莫云风,孙女莫瑶瑶,莫筱筱及莫瑶瑶,共八人。”

    县令闻言,点了点头,看来平涛眼光也不差,他岳丈看起来像是个读过书的,而那两个少年郎,看起来亦是满身的书卷味,看起来也差不到哪里。“你们便是那莫李氏的公爹和大哥大嫂一家?”

    “正是。”莫老爷子不卑不亢,倒是让县令心里有些刮目相看,这以往不论谁,见了当官的,哪里还会有这份的气度,而眼前的老者与他的家人,似是不惧怕这些,这气度令他有些折服。

    县令给了师爷一个眼神,然后自己去翻阅了李氏陷害人的证据以及一些档案,然后才慢慢的说道:“老爷子,你们与这莫李氏究竟有和恩怨,为何她会如此的恨你们入骨?”

    说到这个,莫老爷子也是有种悲从心上来,对于老二一家,他也算是彻底的死心了,微微叹了口气,才说道:“大人,还请您听草民道来,事情是这样的,草民二儿媳,因为与大儿一家交恶,而心从恶念,处处针对他们,有好几次都被我们发现了,我们秉着一家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处理方式给处理了,也屡屡的劝道她,可是她不但不听,反而对我们老两口恶言相向,而后更是差点想要害了我大儿一家,草民这才忍不住的,想要以七出之条休了她,可是奈何我那二儿说什么都不肯,还以若是休了他婆娘,就与我们断绝父子关系,这让草民着实心痛。一怒之下,才将此事上报到了族里,由族里宗老决定,才将其一家给逐出了宗族,可是他们还是不愿放过我们,仍旧是以此来处处针对我们,这一次亦是同样的想要害了我们一家。尽管这次我们老的,大的都未受到伤害,可是我那两个小孙女,却是吃尽了苦头,甚至是差点丢了性命。”

    说者语气平淡,但是听者心里个个都泛起了滔天怒意,这种只会惹祸搅家的搅家精居然次次想要害人性命,真是心肠歹毒,犹如蛇蝎心肠,在堂外的民众们,一个个都在哗然的讨论,说的无一不是莫李氏不孝,莫老二如何的不孝不义等等。

    对于莫胜明一家尤其的同情,更多的便是怜惜那两个差点丢了性命的小女孩,而堂上尽管是跪着三个女孩,但是从身形上来看,就知道是林氏身后的筱筱和萱萱。

    筱筱只觉得有无数道同情怜悯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这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些人为何要用这种眼光看着她?就因为她差点死了?唉,就不能换个眼光么,若是筱筱此时能吼出声,她肯定是会大吼:能不能别这样看着她?再不然就别看她也可以啊。

    若是她真的那样做了,只怕这写的人,会以为她疯了,因为被那作孽的二婶给害疯了,只要一想到这些,那些人心里估计同情,怜悯是会犹如那黄河之水天上来一样的滔滔不绝了。

    县令以及在堂内的衙役们听着,心里都有种佩服这老爷子的感觉了,这需要多大勇气才能将自己的亲生儿子给逐出家门,不过这莫老二做事也确实是不仁不义,不忠不孝,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为人。

    堂内气氛凝重,堂外则是高声喧哗,“啪……”县令再次一拍惊堂木,众衙役就像是念台词一样的念道:“威武……”,就连手上执着的棍子也敲打着地面,压抑感十足。

    “既然原告已经将事情原由叙述了一遍,那么带被告上堂。”县令想着这事越早解决越好,因为上头已经施压,若是再不解决,捅到了京都,那到时候不仅是他的官位,就连他的脑袋都不一定还能保住。

    不一会儿,在狱中待了几天的李氏与莫老二还有一众的道士都被带到了堂上,筱筱几人早就被请到了一旁站着,主要原因是堂下跪不下那么多人,姑且也只能是这样做。

    李氏在里面待了几天,身上早已经脏的不成样子了,脸色也是蜡黄蜡黄的,可是在场的人对她根本就起不了一点点的同情之心,反而是一阵阵的厌恶。

    “长的就是一脸的尖酸刻薄相,难怪会有如此的歹毒心肠。”堂外有人悄悄的说着这话,尽管声音不大,但是在安静的县衙里,还是让众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而李氏一听到有人在说,立马就转回头,恶狠狠的盯着人群中的人,像是要从里面把人给找出来,然后生吞活剥了他们一样,看的人们一见到她这凶神恶煞的眼神,都不禁有些微怒了,这种不仁不孝的恶妇,就应该休弃不要,倒是这当丈夫的长情,居然肯要这么一个搅家精,而抛弃了自己的爹娘,这种人也不是什么好人。

    抛爹弃娘这在古代是大罪,是不孝,筱筱记得现代历史书中,有写在主张仁孝的朝代里,若是出了这样的人,当朝国君会昭告天下,然后将其斩首示众,以防再出现这种禽兽不如的人。

    不过不知道这莫老二,她这二叔会有什么判刑了,若是按照捕头所说,判斩立决,似乎又有些太过了,要是不判,他们可没有这个能力再将人给救下。

    “啪……”

    县令拍惊堂木的声音,再次把众人都给吓唬住了,一个个都是屏息而望,担心这县令判处了刑。

    “堂下所跪何人?报上名来。”同样的开场白,让筱筱心里暗笑不已,这老套的情节,让她可是充满了无限的刺激与激情啊,但是重复来说,倒是显得有些腻味了。

    李氏跪在地上,瞟了眼莫老爷子一行人,在看向没事的筱筱时,眼睛忽然就瞪的老大,手颤抖的指着筱筱惊叫道:“妖孽,你还没死,那么重的伤你都没死,你说说,你不是妖孽是什么。”

    县令见李氏不回他的话,反而去看别人,心里大怒,手上的惊堂木再次狠狠的拍到了桌上,发出了重重的响声,“啪……”

    “放肆,本官问话居然视而不答,藐视本官,来呀先打十大板,再做判定。”手上的令箭一扔,旁边边走出了两个衙役,将她直接按在了地上,重重的打了起来。

    尽管那木棍没有家规时那样多的暗路子,但是打下去的重力,不亚于被针扎进肉里的感觉,“啊,大人,饶命啊……,民妇不是有意要冒犯大人的,啊……,大人手下留情啊……”

    县令可不是那种怜香惜玉之人,更何况眼前的李氏可不算是个美人,衙役按实的打完了十大板,就默默的退了下来,站在两旁,望着堂上的事态发展。

    “堂下所跪何人,报上名来。”县令极有脾气的再次重复了那句话,眼睛亦是冷冷的看着堂下这懈了事的人。

    李氏这才惨兮兮的趴在地上,有声无力的说道:“大人,民妇是莫李氏,旁边这位是民妇的相公,莫家老二,莫胜文,跪在他身后的是民妇与他的孩子,莫云林,其余人,民妇也不知道,他们姓甚名谁。”

    县令闻言,这才把目光转向了那几个假道士,“你们几个,赶紧说。”

    那道长双手已废,而且当时并未找大夫医治,到了牢里更不会有人替他找大夫治伤,只能是让他的徒弟,用布条像是脚摔断一般的绑住,但是用处并不大,这一来二去的,他那手,早已经是不能再好了。

    颤巍巍的跪在地上,忍着剧痛说道:“大人,贫道法号清一,这些都是贫道的弟子,绝嗔,绝痴,绝心等几人。大人,贫道几人都是好人,是有人指使,我们才这样做的,是受人胁迫的呀。”

    清一道士此言一出,顿时让整个县衙都一片哗然,没想到这年头,为了钱,居然这修道之人也如此的贪嗔痴,什么绝嗔,绝痴,绝心,都是一派胡言。

    “啪……”

    惊堂木再次被拍响了,筱筱只觉得耳膜被这声音刺激的生疼,唉,这桌子和那惊堂木应该是实心的吧,否则这样子拍下去,不烂掉或是坏掉才怪。

    “修道之人,本应清心寡欲,未曾想你们这些六根未断的人,居然也敢自称是修道之人,本官若是修道之人,都会觉得羞人。”县令着实是怒了,没想到这贪财之人居然会是一修道中人,简直是让他大开眼界。“本朝历代就崇尚修道,亦尊崇修道之人,未曾想会有你们这些个败类,简直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县令的话,让底下的人都觉得很是赞同,都止不住的点头,可不就是这样么,修道之人踏入红尘,还犯了戒律,这样的修道之人,如何再能受到众人的推崇,怕是这修道之人,以后走在路上,都会让人吐口唾沫吧。

    “罢了,今日本官所审之事是尔等合谋诬陷莫家一事,尔等可知罪?”县令也觉得再问下去,没准他就真的要动大怒了,所以敲的止住,不提那话,直接转到了正题上。

    李氏与那清一道长闻言,直接就大喊了起来,“青天大老爷,冤枉啊,我等实在是不知此事啊,而且这莫家小女,确实是妖孽啊。”

    “就是啊,大人,您可不要冤枉好人啊。”

    听着他们这邪,县令只觉得额上青筋在跳,手止不住的又拍了一次惊堂木,“啪……”,沉声说道:“都给本官闭嘴,谁再敢在堂上乱嚎,本官定当不饶。”说罢,凌厉的眼神一一扫过了跪着的一群人。

    莫云林头一次被这样的眼神盯着,也是第一次被当官的审着,当下又被惊堂木给吓到了,只觉得下身一湿,没想到居然在堂上失禁了,这让县令怒不可遏,“来人,把这小子拖下去,重打个二十大板。”居然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如此的不知礼,这样的人,就算是读了圣贤书,也是枉然。

    莫云林被吓到了,而后尖声厉叫道:“娘,救我,我不要被打,爹,救我啊,我不要……,啊……,救命啊,爹,娘,救我。”莫云林是一个书生,尽管他吃的多,人长的也挺胖的,但是外强中干,没打几下就晕过去了。

    衙役怕会打死人,连忙就回了县令,谁知县令一听,怒火又犹如加了滴油一般的烧了起来,“赶紧给本官重重的打,别以为装死晕过去就可以免受责罚,这二十大板,还打不死人。”

    就这样,莫云林在昏睡中还是挨到了刑法,一旁的王氏和莫老爷子看着,心里也是微微有虚痛,以前最为疼爱的孙子,居然会变成这样。这样的是非不分,黑白不明。

    打完了莫云林,此时跪着的一众人老实了许多,县令拿着手里的证据,说道:“莫李氏,莫家说你诬陷他们,几次三番的想要害他们,而且还呈上了一些证据,且这些证据都一一被本官调查清楚都证实了,你可认罪?”

    ------题外话------

    亲们,银家继续加油中,嗷呜,乃们祝福我吧,吼吼,话说今天8号鸟,该上班的上班了,该上课的上课了,唉,放假的日子要远离了哦,悲桑啊ing,o(╯□╰)o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