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261.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4章 赵府赵媚儿

第124章 赵府赵媚儿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行了,先把她带下去,等我们有头绪了再说。”魏平涛心里莫名的烦躁,这事真是不省心,这可是一个不定时炸弹,指不定在哪天就炸开了,不行,他一定要把这事给查清楚。

    筱筱也觉得十分的累了,这折腾了差不多一天,众人虽然吃了些点心,但是算下来也有好几个时辰没有吃饭了,想想,魏平涛连忙就吩咐厨房开始上饭上菜。

    桌上大家都不怎么有胃口吃东西,但是楚轩好像心情很好一样,愣是把碗里的饭都给吃了,筱筱直接就瞥了他一眼,这家伙估计又脑袋抽抽了,否则怎么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吃的下东西。

    饭后没有多久,大家都散了,楚轩也回到了楚家,毕竟他刚回来就到了这魏家,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去看过楚老夫人,他回去后还指不定老人家怎么闹腾呢。

    ……

    一夜无梦,筱筱一大早就起来了,利落的给自己穿好衣服,梳的头发仍旧是之前那种,两边个一撮马尾,然后绑成球状,这样两边各一个球,再有丝带绑着装饰,身上穿的也是淡黄色的轻纱薄裙,衬得白嫩嫩的脸蛋更加的惹人怜爱。

    用过早餐,筱筱他们又去看了莫小菊,此时的莫小菊已经醒了,也从众人的话里知道了昨天的艰险,想想也不禁后怕,没想到居然会有人给她下圈套,还下的那么早,就等着他们跳下去。

    “姑姑,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筱筱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好心情的看着众人。

    莫小菊看到筱筱进屋,心里也高兴坏了,尽管她现在有了自己的孩子,可是她还是喜欢筱筱他们几个,毕竟年纪也没有差太多,再一个筱筱他们很乖,她看着这么乖的孩子,心里很喜欢。“筱筱来啦,来,赶紧过来,让姑姑看看,是不是又长高了。”

    筱筱听话的走了上前,眼里笑意盈盈的看着莫小菊,而后者脸微微有些红,耳后根更是绯红一片,“筱筱,你还真长高了不少,原本就是没人胚子,现在更加的漂亮了。”

    “哪啊,我哪能和姑姑比呢,姑姑才是我们家的大美人呢,哦不对,是我们村里的大美人,谁都比不上的。”

    “就是啊,谁能比得上我们小姑呢。”莫瑶瑶双手搭在筱筱肩上,双眼含笑的看着莫小菊。

    有人夸自己长的漂亮,不论是谁,估计都会觉得心情舒畅,莫小菊亦是不例外,听见她们说自己漂亮,尽管自己有自知之明,但是心里同样还是很高兴,“行了,你们俩就别给我拍马屁了,对了,孩子你们看过了吧,怎么样?”

    “他啊,很好,你就安心的坐月子就行,其他的就别管了。”林氏见莫小菊虽然脱离了危险,但是脸色仍旧是很苍白,这个小姑子一向与她关系好,自然她对莫小菊也是真心实意的好。

    一旁的刘氏听到这话,亦是赞同,“就是啊小菊,其他事就交给别人做,你就养好身子坐好月子就行了,别管那么多。”

    莫小菊笑着点了点头,看了看屋里的人,都是自己熟悉的亲人,当下心里暖暖的,她还记得当初大姐莫槐花生产时,都未曾告诉过家里人,还是在孩子满月时才通知到的,这点事让莫老爷子与王氏心里一直有根刺,时不时就刺一下。“行了,大嫂,三嫂,我的身子骨哪有那么差,你们放心就是了。保不准我过两天就可以下床了呢。”

    “那可不行。”林氏差点没被她这话给吓死,她刚经历过生死,而且还是人为的,就连卫老也说了,大人消耗精力过大,需要好好休息,不能过度劳累,否则有可能会落下后遗症的,这坐月子期间要是有了后遗症,那可是终身的事,不能马虎,“小菊啊,这事不是我说你,这坐月子可不是什么小事,万一落下了什么后遗症就糟了,你给我在这段时间里好好休息,千万别操劳过度。”

    “就是啊小姑,按照老人们的说法,你可是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这身子还那么虚弱,可得好好休息。”筱筱看着这一脸无所谓的莫小菊,心里微微有些无语,这档子事都能当小事,真不知道小姑怎么想的。

    “你们既然让她好好休息,那总得让她吃东西吧?”王氏不知什么时候出去熬的汤,现在看她端着一碗香喷喷的汤过来,筱筱也识趣的让开了地方,王氏正好就坐到了莫小菊的床沿。“孩子,来,这是我给你熬的老母鸡汤,这老母鸡可是我和你爹一大早去集市上选的,买回来可是熬了好久,还把那些个什么熬出来的油给捞了出来,筱筱说那样更好喝,不会腻人,你尝尝看是不是这样,否则我铁定绕不过那丫头。”

    莫小菊原本听到是鸡汤,顿时就想到了那腻人的油味,现在见王氏说把那熬出来的油给捞了出来,不禁心里也好奇了这汤熬成了什么样。伸手接过了王氏手里的汤,闻了闻,确实没有以前鸡汤那股油腻到作呕的地步,而且清淡的看着很有食欲,拿了勺子舀了一小勺吹凉后尝了尝,尝过第一勺后,眼里闪过了一丝亮光,“好喝。”

    听到她说了这俩字,众人脸上的笑意更是十足。

    刘氏更是笑着说道:“小菊,你现在可是有福了,想当初我坐月子那会儿,哪有这么好吃的东西,而且当时能有鸡汤喝就不错了,哪里会像你现在这个做的如此精细呢。”

    听到她这么说,王氏笑着嗔了她一眼,“难道你当时有少吃过么?我可记得你当时也没有少喝哦。”

    “就是啊,三弟妹,这大缮得说说你,你这要是想喝,直接说出来,何必拐着弯讨汤喝呢。”林氏这回并未帮刘氏,反而是直接拆着台打趣道。

    刘氏被俩人的话弄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娘,嫂子,哪有你们这样说的,我可什么都没说啊。这……,这瑶瑶和筱筱姐妹仨都能作证的。”

    筱筱听着她这话,不禁笑了,连忙说道:“就是,就是,三婶什么都没说,只是那个话里透着这么点意思而已。”

    明着解释,暗着又给说出了另一种意思,顿时让刘氏有些挫败,“得了,不说了,你们就知道欺负压榨我,我呀还是闭上嘴的好,免得你们都嫌我烦。”

    “哈哈……,三弟妹,这话真是折煞我们了,我们哪敢啊。”

    若是换做以往,刘氏肯定会直接反驳回去,但是此时她正羞恼着,又怎么会回应,但是还是忍不住的瞪了林氏一眼,不过这眼神里更多的是恼羞成怒,并未起到任何作用。

    热热闹闹的场面里,刚出生的小家伙也是饱饱的,偶尔吐着泡泡,沉沉的睡着,而众人也是笑嘻嘻的互相打趣着,做了母亲的莫小菊,如今浑身上下笼罩着母性光辉,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靠近再靠近。

    “对了,娘,嫂子们,那个夏产婆呢?怎么不见她人啊?”莫小菊后知后觉的才想起了那个替她接生的产婆,不过心里也是微微有些疑问的,昨天她生产时,有好几阵感觉到孩子要下来时,却被一股力量又给推了回来,几个来回后她彻底的没有力气了,想想差点松了命,心里就一阵的后怕。

    众人听到莫小菊提到了那个产婆,不禁都沉默了下来,这个话题现在算是他们的禁区吧,要知道有人想要害她,而他们这些个做亲人的居然帮不上忙,只能干着急,这个认知让他们很羞愧。

    “小姑,你只需要管理好你自己和小表弟就行了,其他人就不用管了,而且她还与我们没有关系呢。”筱筱笑着说道,想要以此来岔开话题,但是莫小菊却并未跟着她说的话题走。

    “娘,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莫小菊心里疑问更大了,这之前的事还未给她个解释,现在家里人又是这个态度,这让她不得不多想。“你们能不能说说是什么事啊?”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是否该说,但是这里王氏是长辈,至于魏老夫人,年纪比王氏略大些,早早就承受不住,从昨天折腾了那么久,身体已经是累极了,到此时还未醒呢,现在这里的就是王氏,林氏,以及刘氏还有莫筱筱莫瑶瑶几个,再加上莫小菊和刚出生的孩子,人数也不多,都是亲近之人。

    “奶奶,这事终归是瞒不了多久,还不如让小姑心里有个底。”想了半天,筱筱还是觉得这事说出来的比较好,莫小菊是当事人,她有权利知道关于她自己的任何事。

    王氏也知道说出来会好些,但是心里却还是忍不住把莫小菊当成小时候那需要保护的小女孩,不想让她知道这些腌舎事,可是如今小女孩也成了母亲……,王氏心里很乱,她不知道该如何说。

    筱筱看着王氏的神色,就知道她心里的纠结,微微叹了口气,既然他们都不愿开口,那么只能是她来说了,“小姑,你要听好,还有千万别激动。”

    说这件事时,筱筱还是不忘给莫小菊打针定心针,免得她一时失控,伤到别人固然不好,但是伤到自己更是不应该。

    莫小菊看着几人的神色,忽然觉得有些压抑,心里又有了种不想知道的感觉,但是心里的好奇又迫使她问下去听下去,遂点了点头,“放心,我不会。”

    看到她的保证,筱筱才缓缓的说道:“其实……,也就是有人,想要害你和小表弟,想……,想要在你生产时,动手脚,做出一副你和孩子都是难产而死的假象来蒙蔽我们,已达到幕后指使者的目的。”

    莫小菊震惊了,倒吸了一口气,没想到有人要害她,这个人听筱筱他们的口气,好像没有查到是谁,微微蹙了蹙眉,“筱筱,到底…,到底会是谁,我从未与人结怨,怎么会有人想要杀我。”

    知道她有此一问,但是筱筱也不知道究竟是何人想要如此,只能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难怪,难怪我昨天总感觉有人在把孩子往里面推,我当时还能感觉孩子要出来时又被人推进去,总是有那么一股力道在孩子想要出来时给推进了,原来是那个产婆。”莫小菊细细回想着,心里的疑惑也顿时解开了,但是另一个疑惑又起来了,到底是谁想要害她?

    王氏一听,脸上的怒容尤为明显了,“哼,别让我们查出来,否则老娘一定要剥了他/她的让他/她睁大狗眼看清楚,看得罪的是什么人。”

    ——

    此时的某个地方的屋子里,“啪……”修长白嫩的手狠狠的拍在了桌上,一个身着水蓝色丝锦长裙,裙边上可是绣着一株株白色的莲花,用一条同色丝锦将那芊芊细腰给束住,乌黑的秀发挽成了一个垂云髻,头饰却不多,更让少女添了些娇俏之感,若是忽略她一脸怒容,怕也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子,此时娇俏动人的女孩正一脸怒容的冲着跪地上的婢女怒道:“你说什么?那个贱人她没死?”

    听着这阴测测的声音,跪地上的小丫头更是被吓的瑟瑟发抖,在这里当差,不管是谁,若是犯了一点错,小姐就让人直接打杀,要不就是送到青楼,还让人和青楼妈妈说送进去就开始接客,一天到晚不能停,和她相熟的姐妹里也有被送去的,听说早已经被虐待致死,死的时候身上没有一处好地,都是青紫斑驳,现在是不是要轮到她了?

    “本小姐和你说话呢,哑巴啦?”见丫头忽视她,顿时蹙起了眉头,不悦的看着她。

    听到她动怒的声音,小丫头恨不得此时晕过去,不过她也知道若是装晕过去,下翅比送到青楼更加的严重,遂颤巍巍的说道:“回,回小姐,是的,她还没死。”

    “办事不力的东西。”那娇俏少女脸色铁青的瞪着丫头,“来人,把她给我拖出去,丢到乞丐窝,告诉那些个乞丐,就说是我赏他们的,安心玩就是了。”

    小丫头瞪大了双眸,待看到真有家仆来抓她时,顿时扑跪到了那娇俏少女跟前,磕着头哭道:“不要啊,小姐,小姐,求您饶了奴婢吧,小姐,奴婢……,奴婢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呜呜……,小姐,明明那产婆说事情一定能成的,小姐,呜呜……,求您不要把奴婢送到乞丐窝去,小姐,奴婢家里还有一个年幼的弟弟,呜呜……,小姐,这些年奴婢在您身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小姐,求您饶了奴婢一条贱命吧。”

    “嗤,你既说自己是贱命,那与人乞丐那些个贱命又有何分别,同样是贱命一条,既然你不想去乞丐窝,那直接送到青楼,青楼里的人可不是贱命哦,人家比你身高要高贵多了,来人,拖出去。”

    “小姐,求您饶了奴婢吧,奴婢会一生侍奉您左右的,小姐……”

    声音已经远去,而此时娇俏少女心里则是烦闷了许多,没想到布了那么远的局,居然没有成功,哼,该死的莫小菊,你命真大。这平涛哥哥也是,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没有见识,身份地位的农家女。

    “媚儿,你这是又发的哪门子气啊。”一个端庄大气的妇人慢慢的走了进来,眉宇与这娇俏少女十分相似,而她却更显成熟风韵,眼里时而闪过算计神色,可见她心机亦不是一般的深沉。

    娇俏少女见她进来,忙收敛住了身上的戾气,笑嘻嘻的迎了上去,双手环住妇人的手臂,“娘,人家哪有生气嘛,不过就是惩罚一个做错事的下人而已。”

    妇人一听,不禁笑着瞪了她一眼,“你这孩子,就知道胡闹,得了,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记住,不能乱跑,小心你爹爹打你,别忘了你可是这青云镇里身份高贵的女孩,我们赵家虽然比不得那有几十年的楚家大,但也是跺一跺脚这镇上也要颤几颤的地方,你又是我们的宝贝疙瘩,身份比那些人可要高贵多了,可不能随意让人欺了去。”

    没错,此少女便是青云镇赵府赵长林爱女,从小便是家里所有人的掌上明珠,可是奈何脾气被养娇了,在一次寒食节上,遇到了魏平涛,对其一见钟情,经常到魏家走动,不过魏家却不怎么待见她,魏平涛尤其十分厌恶她,只要她过来,魏平涛立即就出门,这使她心里极其的愤恨,而后更是听到魏平涛成亲,差点没有把整个赵府掀过来,还好被其父赵长林所阻。

    在赵长林眼里,魏平涛还不是他最佳的女婿,所以对于他们俩人的事一直就处于反对,现在魏平涛成亲,正中其下怀,心里亦是松了口气,而赵媚儿此时却恨上了莫小菊。

    赵媚儿心里藏着事,现在见赵夫人有事要做,立即就笑着送了出去,“知道了娘,您去忙吧。”

    赵夫人离去后,赵媚儿脸一沉,脸色铁青,双手握拳,“莫小菊,你能逃得过初一,难道你还能逃得过十五么?哼,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题外话------

    亲们,很抱歉哦,又推迟了时间更新,我错鸟,自己个儿去面壁ing……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