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267.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0章 不请自来+挨打结怨

第130章 不请自来+挨打结怨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魏平涛与魏老夫人皆皱眉,都未曾想到这人会直接来这里,还是不请自来,现如今她说出这句话,倒是让他们不接待也不行了。

    看着他们俩的反应,赵媚儿眼里暗芒一闪而过,快的让人无法捕捉,脸上笑容略微有些僵硬,“夫人和涛哥哥好像不喜欢我来啊,要不我这就回去,反正心意已经到了。”

    说着便要离开,魏老夫人微微眯了眯眼,这是逼他们就范了,哼,小丫头片子,当初我与人家相互“争斗”时,你还不知道在哪呢,现在居然还敢逼我,当真以为我这把老骨头不行了?

    “赵小姐留步,来者是客,何不就席一餐呢,也聊表了我们的心意不是。”魏老夫人微微笑着说道,只是筱筱看那笑容未达到眼底,心里略微有些疑惑,怎么这少女一到,姑父与他母亲的气氛怪怪的?

    赵媚儿闻言一笑,“既然如此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多谢涛哥哥挽留了。”

    魏平涛不悦,这人怎么听不懂呢,刚刚他一句话未说,怎么变成了他挽留了,这赵府小姐莫不是脑子有问题?

    不止是魏平涛,就连在做就席的每个人皆是如此想着,有些知晓这少女是赵府大小姐之人,脸上并未显示分毫,但是心里却是不断的鄙夷与不屑,没想到这赵府居然能生养出这样一个人。

    赵媚儿彷佛是不知道众人所想,跟着引客之人就坐到了青云镇乡绅家眷所坐的位置,这一桌里都是女的,有些人家财比赵家要强,脸上的鄙夷自然未收敛,那个个鄙夷不屑的神色,刺的赵媚儿眼睛生疼。

    “赵小姐还真是美若天仙啊,就连我家那个不成器的闺女也比不上啊。”当中一个身着华贵的妇人笑着说道,只是皮笑肉不笑而已。

    经验少之又少的赵媚儿自然未能知晓她的笑容,反而打蛇随棍上的娇羞道:“夫人谬赞了,我哪里比得上贵千金呢,只不过是这衣裳配的好些而已。”

    那妇人见赵媚儿脸上除了娇羞还有一些骄傲的神色,眼里神色略微看不懂了,继而又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是啊,不止是配衣服的技巧呢,还有很多都是我们家的闺女比不上的呢,瞧瞧,你这丫头还肯出来玩,自己出来参加宴会什么的,哪像我家那个闺女,天天待在家里做着女红,让她找各个府邸的小姐玩都不愿意,说是大家闺秀要有大家闺秀的样子,随意出府那成什么样,唉,你们大家都给出个主意,免得我这闺女在家里给闷坏了。”

    这番话听在赵媚儿耳里,并未有别的意思,但是听在这桌其他夫人耳里时,便知晓这说话之人是什么意思了,大家都不是那种说话直来直往之人,人的心思九曲十八弯的,就如同此刻,妇人这一番话说的是自己劝自家女儿出去游玩,而其女不愿随意出府,但是实际上却有另一种意思,这稍微家里有些规矩的,在这镇上富庶的,家里的小姐们教导的自然是大家闺秀的教导,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算出去时也是有人陪同,要不就是爹娘陪同,要不就是兄长等人陪同出去,哪里会像这赵家小姐这般,不顾自己的身份,随意就出了门,而且还不请自来的参加别人家的家宴。

    心思更为伶俐之人想的更是远了,连忙笑道:“齐夫人,您女儿好像今年有一十六了吧?不知可否有婚配啊?”她能想到,其他夫人不可能还想不到,这一番话一是贬谪了赵媚儿,无形中抬高了在座诸位所有有女儿的夫人会教导女儿,不会让女儿随意外出,二是投石问路,想着给自己女儿找一户好人家,果真是一石二鸟啊。

    “可不是,这都及笄一年了,要不是我家老爷说要多留几年,我还真早就给我家闺女找户好人家了。”那齐夫人略微有些惆怅的说道,心里也是微微高兴,看她们这些人的反应,自然是有戏了。

    听她这么说道,有序人便笑道:“这才十六,还不急,要是换做那些年十八的还未出嫁的老姑娘,那才是羞死人了呢,还记得齐夫人年轻时可是美艳动人的很,想必令嫒也差不到哪里,哦对了,过些天我们要去一趟慈安寺拜神,不知道齐夫人是否愿意同去呢?也可以把令嫒一起带上哦,正好也可以出来走动走动不是。”

    这位夫人之话那可谓是直白不过了,年十八还未出嫁的这镇上也只有一人,那便是赵府的赵媚儿了,当初她倒贴魏家少爷之事,可谓是闹得沸沸扬扬,她自己的名声本身就不好,而且这魏平涛一直以来与镇上乡绅关系也是甚佳,与其年龄一般大的贵公子们关系都是极其好的,原本刚开始闹时,很多人都在责骂魏平涛,但是而后发现事情始末时,都一致的鄙夷了赵媚儿,也是从那以后,便再也没有人敢到赵府提亲,这也是赵长林为何不待见魏平涛的其中一个原因。

    此时赵媚儿要是再听不懂就真是傻子了,当下就把碗筷往桌上重重一放,猛然站起身冲着那夫人怒道:“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拐着弯骂我老姑娘,也不看看你人老珠黄,难怪你家相公出去找小倌了。”

    此言一出,原本热闹的气氛瞬间冰冻了,就连所有的说话声也在此刻停止了,都一一的看向了站立起来的赵媚儿,眼里鄙夷甚是重,没想到这赵家这般的没有规矩。

    那夫人也不是个善茬,当下就瞟了她一眼,冷然道:“赵小姐这话可就说错了,我可不是你口里说的东西,我是一个人,东西又怎么能与人相提并论呢,本夫人人老珠黄又如何,至少还有夫家可以依靠,而不是一味的靠着娘家,还有赵小姐,难道你们赵家便是如此的规矩么?这在座的皆是你的长辈,居然还如此的嚣张跋扈,想想也知道这当初为什么人家看不上了。”

    当初的事一直就是赵媚儿的痛处,如今就这样被人光明正大的刺伤,让她更是怒不可遏,扬起手就扇了她一巴掌,“人老珠黄的贱人,你信不信本小姐让你变成那千人枕万人睡的青楼妓子。”

    那夫人被她这一掌给打懵了,她从小到大未挨过人的打,就算是嫁到夫家,亦是夫妻和睦,家里无人不是恭顺有礼,没想到居然会被一个黄毛丫头所打,顿时也不禁怒了,捂着红肿了起来的脸庞,阴狠狠的说道:“赵家又如何,我兄长可是知府,你如今敢打我,想必是想与我们刘家为敌了,哼,既然如此,那么就走着瞧好了。”

    站一旁看戏的筱筱暗自点了点头,刚刚她也听说了赵媚儿的事,知道这赵家在青云镇是如何的财大势大,难怪这赵媚儿如此的嚣张,但是却不想这夫人来头如此之大,看样子这下赵媚儿踢到铁板了。

    女眷这边发生的事,自然有人会禀告到前面的酒席,大户人家开酒席乃是男女分席,魏家亦是在男女席中加了一个屏风,虽然看不见里面的情况,自然也能听到里面的事。

    齐夫人担忧的看着那挨打了夫人,关心的说道:“刘夫人别说了,你这脸都肿了起来,来人啊,赶紧给我拿冰块来消肿。”其他夫人亦是担忧的看着她,却并未有人去关心赵媚儿。

    那刘夫人闻言,心里略微的好受了不少,也难怪她会如此,她哥哥是皖临府知府,她算是官家小姐出身,身份上自是不必说,没想到今日居然会被一个黄毛丫头如此的说,任谁都会发脾气。

    “齐夫人,您说说,我在家时从未受过如此屈辱,到了夫家后我亦是不仗着兄长的势来屈辱夫家任何一人,我孝顺公婆,即便是妾室之女我亦是视若己出,夫家人待我也是真心的好,这赵小姐这话要是传出去,可不是要我的命么。呜呜……”越想这刘夫人越是委屈了起来。

    而筱筱在一旁看的是津津有味,这个情况下,刚刚赵媚儿一句话要把人家丢到青楼里,在这良家妇女里都被认为是奇耻大辱,更何况是这官家千金大户人家的当家主母呢,而且这刘夫人也不是不擅长家斗嘛,瞧瞧,若是她强势的话,别人都会认为是她的过错,如今她装弱,反倒是得到了在座所有人的同情与怜惜,啧啧,果然是厉害的角色。

    齐夫人伸手拍了拍刘夫人的后背,“唉,你就别说了,你瞧瞧你脸都肿成这样了,你在我魏家受到了这样的屈辱,我们魏家自然是会替你讨回公道的。”

    “齐夫人,不必,这件事不干你们魏家的事,这是我刘家与他们赵家的事,您就不用担心了,我们会自己解决的。”刘夫人红着眼眶轻声的说道。

    “这……”齐夫人还想再说什么,但是却被刘夫人给阻止了。

    一旁取来冰块的丫鬟恭恭敬敬的说道:“姑奶奶,冰块已经取来,还是赶紧让刘夫人敷一下吧,免得等会儿肿的更高。”

    齐夫人见来者居然是自家大嫂魏老夫人身边的丫鬟,眼里不禁有些笑意了,没想到这大嫂是个妙人,当下收敛了神色,取了冰块用帕子包着就帮刘夫人敷脸。

    那边赵媚儿见自己打了人,当下就有些后悔了,在听到对方来头如此大时,不意外的脸色瞬间苍白了,后退了几步,发现没有人看她,眼睛咕噜咕噜的转了转,又后退了几步,见还是没有人把注意力放她身上,便转身就跑。

    “来人,给我把这丫头抓住,今日我就要去赵府问问,看他们是怎么教导女儿的。”刘夫人冷笑的看着慌乱逃跑的赵媚儿,臭丫头,得罪了我还想跑,真是活腻味了。

    很快的赵媚儿便被抓到了,而男方那边也是彻底惊动了,刘老爷听到爱妻被人打,不禁怒火丛烧,但是心里还是十分挂念她的伤势,也顾不得男女大防,直接就冲到了里面,看着被围着的夫人,眼里充满了愧疚,走上前去,看着那高肿的脸,心里微微有些心疼,“夫人,你受苦了,到底是谁,谁伤的你?”

    “刘老爷,还能是谁,可不就是赵家的大小姐。”有人早就看不惯赵媚儿的行事,自然很多人愿意作证了。

    刘老爷眼底阴霾一片,看着被抓住的赵媚儿,冷笑道:“赵家,哼,既然如此。”随即又朝着跟他一同进来的魏平涛说道:“平涛啊,不是做叔叔的不给你面子,今日这事我知道不干你魏家的事,我不会把帐算你头上,我们刘家会直接找他们赵家算账,还有,这酒席呢,我怕是吃不了了,还得去找他们赵家呢,就劳你海涵了。”

    魏平涛松了口气,拱手道:“今日一事是晚辈思虑不周,既然刘叔叔还有事,那么晚辈自然不敢阻扰,改日晚辈必定携妻莫氏去向叔叔赔礼道歉。”

    刘老爷点了点头,便带着自己的夫人离去了,也顺便把赵媚儿一同给带走了,在他们看来,这赵媚儿敢这样做,肯定是这赵长林想要打击他们的前提,想要先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哼,既然如此,他们又何必要给这赵府面子呢,想看看鹿死谁手,谁怕谁?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