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271.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4章 温馨+从长计议(万更)

第134章 温馨+从长计议(万更)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小样,想把我妹妹当丫鬟使用,不给你们榨干了就算好事了,莫云风略微有些不怀好意的笑看着一群人。而筱筱则是掩嘴偷笑,她就知道,莫云风有当奸臣的潜质,这一招可是用的好啊。

    一群人嘴角有虚抽,不过想想也是,尽管是在好友家,也应该有个度,每天让人家给他们弄吃的,弄喝的,这也确实是劳累人家了,不过莫云风的话,他们却并未有反感什么的,毕竟莫云风是什么人,他们心里都有谱,所以当下直接就给了他一个白眼,“没人性的家伙,哼。”

    听到这话,莫云风笑着摇头晃脑,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差点又让一群人不淡定的要炸毛,好在莫瑶瑶从厨房出来了,也让他们去掉了心里的不淡定。

    “早餐好了,你们大家要不要先吃啊?”莫瑶瑶一脸笑意的看着一群人。

    读书人都有自己的礼节,听到莫瑶瑶的话,当下也只是摇了摇头,“不用,我们等莫爷爷莫奶奶下来后一起吃就行了。”

    “哦,这样啊,那筱筱,你去看看爷爷奶奶他们起了没。”莫瑶瑶仍旧是一脸笑意,她忙活了一早,也总算是把这个早餐给做好了。

    筱筱得了令,还未去叫,便看到了莫老爷子几人纷纷从楼上下来了,“爷爷奶奶,爹,娘,早上好哦。”

    “嗯,早上好,对了,刚刚就听到瑶瑶说早饭做好了,你们怎么都不吃东西呢?”莫老爷子微微眯着眼,笑看着这一群人,他家里除了办酒席是那么热闹外,好像从来没有如此的热闹过,而且来的人都是镇上有钱人家的少爷,更是今年的秀才们,现在这一群天之骄子们就住在他家,这让他可是极度有面子的。

    “呵呵,老爷子,您没有来,我们小辈们怎么敢先吃呢。”刘安翩翩君子般的笑道。他的话也得到了其他十二人的赞同。

    莫老爷子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就先吃东西吧,你们肯定也饿了。”

    说完,便携着一群人去了用餐厅,因着人数有些多,筱筱他们还另外弄了两张桌子出来,这下子人数正好,莫老三与莫老四一家如今也是与他们一同吃饭,不过食材大家一起出就是了。

    看着这丰盛的早餐,那几个小笼子里可正是装着筱筱之前说的水晶饺子,晶莹透亮,让人食欲大开,在落了座后,大家便动手吃了起来,偶尔会有人在抢吃的,各种埋汰对方的话都说了出来,而筱筱一干人则是看的笑开了怀。

    吃完饭后,天此时已经是大亮了,这次的早点,瑶瑶可真是做了个十足,每次在他们要吃完时,又端了婿来,导致最后的结果是,一群人全都躺坐在椅子上打着嗝,因为吃撑了。

    “你们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回事啊?”一道严肃的声音传到了众人耳中,筱筱他们则是惊诧的往声音来源看过去,但是莫云天一行人则是直接就站了起来,浑身绷直。

    “坐没坐相,站没站相,是不是觉得自己成秀才了,那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就觉得大家都得哄着你们是吧?”一个板着脸的老头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与他穿着相似的老头,只是高矮胖瘦不一样。

    刘安几人闻言,都把头给低了下去,他们怎么就忘了自己的任务了呢,唉,贪吃是祸啊,以后可得管住这张嘴了。其实也不只是他们被吓到了,就连莫老爷子几人也被吓到了,这夫子怎的就那么严肃呢。

    “那个,夫子们好,我们这也是刚刚吃了早点,你们要不要来点?”莫瑶瑶扯了扯嘴角笑道。

    此言一出,众夫子把眼光齐齐的看向了莫瑶瑶,而刘安几人也算是松了口气,刚刚夫子们的眼神那可是差点要把他们生吞活剥了,不过还是向莫瑶瑶投去了感激的眼光。

    可是此时的莫瑶瑶却没有看到他们感激的眼神,因为她被这序子看的有些头皮发麻,有些后悔自己那么做了,尽管后悔,但是话已经出口,也只能是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夫子,你们要不要来点?刚好厨房还有一些呢。”

    几人对视后,纷纷摇了摇头,那原本严肃的夫子脸上神色也松了下来,“没事,小姑娘不用忙了,我们早已经用过早点了。”

    “哦,好的。”莫瑶瑶点了点头后就不在说话了,不过脸上还是有些后怕的神色,这序子真是太严肃了,比起之前老爷子更为严肃,严肃的让人害怕。

    那夫子看了看屋里的人,在看到莫老爷子时,便拱手道:“想必这位就是莫老爷子,我们这些个学生失礼之处,还望你们海涵。”

    莫老爷子也是拱手说道:“无事,他们能来舍下,也是我们的福气,现在时辰还早,诸位请移步厅堂如何?”

    筱筱眨巴眨巴眼看着莫老爷子的举动,似是挺能理解他的,这年代教书的夫子可是很受众人景仰的,也难怪莫老爷子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还如此的尊重这些个看起来比他要年轻的夫子们。

    那几个夫子也都纷纷拱手道谢后,才一起移步了前厅,而这些个刚刚吃撑的人,直接就像是失去了骨架一样再次倒在了各自之前所坐的座位上,脸上神色微微有些后怕。

    “行了,你们还想被骂?还不赶紧去准备教材,免得等会儿张老问起来,你们要是答不上来那就糟了。”莫云天无语的看着这群好友,这一个个的怎么那么像筱筱当初赖床的模样呢。

    说到张老也是一个人物,红枫书院里誉名为“铁板夫子”,也就是学院里基本上能骂的学子,都被他骂了个遍,永远是板着个脸,生气时那脸色都能滴出墨汁来,刚刚他那态度还算是好的,要是一个不好,让他们去围着整个村跑几圈都是有的。不过他手底下出来的学子,都成为了这天朝有用的人,有的是当朝的官员,有的则是富甲一方的乡绅,且这些人无一不是对张老客客气气的。

    正好莫云天这一群人现在就在他手底下学着东西,他的手段让人是又爱又恨,恨的是他上课时对学子们的苛责,爱的是就因为他的苛责,所以才有了他们今日的成绩,而且他也是学院里最为受人敬重的夫子,此次这个小学院的院长便是由他来承担。

    一行人吃饱喝足后就去准备今日要用的东西,且他们穿的衣服都是红枫书院特有的学子装,还好都是白底蓝边的,外面还有一个蓝纱一样的袍子,筱筱看着这样的着装,也不禁笑开了,这模样怎么那么像那花枝招展的姑娘们呢。

    在此时的阶段里,县太爷领着师爷以及一干衙役们也来了,此时村里有威望的,以及村长还有四家族的族长,宗老们都到了,此刻正在筱筱家院子里谈论,筱筱也庆幸这院子够大,椅子凳子够多,也庆幸这没有下雨,万里无云的,否则要坐家里,还真是搁不下那么多人。

    那么多的人,自然也忙坏了林氏几人,而王氏则是带着两个小的在屋子里玩耍,其他人能到厨房去的都去了,茶水,点心一一供应齐全,看着时间,还有大概半个小时的样子,也就是两刻钟,一行人这才纷纷起步到了那小学堂门口,因着县太爷以及主持大局的夫子们要说话,所以村民们还特意搭建了一个不高不矮的木台,所以此刻县太爷正唾沫横飞的发表自己的演讲说明,下边的人听的是眼睛亮晶晶的,唯独筱筱听着直打哈欠,这内容无非就是让孝子们认真上课,将来做个有用之人,可是用得着说那么久么?

    就在筱筱打瞌睡期间,县太爷终于结束了自己的演讲,但是却又换成了张老,不过他还算是快的,直接两三句话就讲完了,其他人也觉得不需要讲太多,所以也是纷纷一两句话说完就结束了,落在后面的村长蔡明通则是说了很久,毕竟这与他自己的政绩也有关,村里有了个学堂,与他脸上也有面子。

    等他们说完话,日头也逐渐的大了起来,这次招的小学子们,统共也就那么些,每个小教室里有三十人,之前便说了,这个小学堂里教室是只有十间左右,好在来就读的孩子也不是十分多,人数也只是占了八间学堂而已。

    对于他们的安排,张老也做了规划,每堂课是上半个时辰,然后再休息半刻钟,一天呢就是从辰时到酉时,中间午休有一个时辰,换成现在的时间也是一样,从早上七点到下午五点,中间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以作他们的吃饭时间以及休息时间,这样的安排,筱筱也是暗自点头,本以为古代的教课肯定是一天不停的上着,这样人不学傻才怪呢。

    很快的,学堂便开始开课了,莫云天与莫云风几人也是被安排在了教课的人中,半个时辰的课讲得他们也是口干舌燥,好在筱筱他们事先准备了鄙水给他们带过去,既能解暑也能止渴,一举两得。

    午饭是村里人大家一起用的大锅灶做的,但是县太爷以及夫子们吃的则是筱筱家单独做的,就连莫云天几个教课的秀才也是吃的筱筱她们做的午饭,看他们狼吞虎咽的模样,估计是被饿坏了。

    饭后县太爷因为县衙有事便离开了,剩下夫子们则是在参观着这些学子们的状态,即是在看看莫云天一行人的表现,也是在看小学子中是否会有才思敏捷之人,也好挑回去认真的培训。

    也许是觉得莫云天一行人的表现还不错,所以他们也没有待很久便离去了,但是还是申明了,他们也是会时不时的来此抽查,看他们的状况如何,而且每半个月换一批教课的学子,不能只让他们几个来体验,也得让别人试试这个机会。

    一天下来,莫云天等人表示,当夫子真不是那么简单的,平时看着夫子们一板一眼的教他们还不觉得累,但是一旦切身体会时,确实另一番场景了,还有个让他们特别欣慰的就是,这些学子们不像他们一样那么调皮爱闹,这也是他们唯一觉得欣慰的地方了。

    “啊……累死我了……”

    “就是啊,我这嗓子都要哑了。”说这话的人,手上还拿着筱筱给他们送过去的茶杯,一个劲儿的喊渴。

    刘安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沙哑着嗓子说道:“别说了,先积攒一下体力吧,免得我们明天起不来,要是连课都没法讲了,那就糟了。”这一天下来,浑身都是酸的,平日里怎么看夫子们那么轻松呢?

    “哎,刘少说的对,你们大家赶紧先坐下来,我去看看这晚饭好了没。”莫家四兄弟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他们本就体格好,生在农村什么蓬没有做过,这点事他们还真没放心上。

    “嗯……”众人有气无力的回应了一句,他们现在累的已经眼皮子打架了,真想赶紧吃了饭回屋好好休息一下,补充体力来的好啊,现在也就是刚好酉时(按照现代时间也就是下午五点左右),若是刚好吃完饭,回屋休息一个时辰,说不定晚上还能出去玩会儿呢,现在正直大夏天的,这白天日头厉害,晚上可是凉风习习的,而且很多文人骚客都说,这农家白天和晚上各有一番风姿呢。他们要是不去看看,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个大好的机会么?

    厨房里,莫瑶瑶她们也是忙的团团转,莫云天几个根本就插不上去,只能是在边缘待着,晚饭倒是做的挺多的,筱筱他们家餐馆的招牌菜酸辣土豆丝都拿出来了,以及鱼香茄子还有一些别的菜,因为怕他们吃不饱,莫瑶瑶还特意做了馅饼,以及其他的一些小吃。

    忙活了一阵后,饭菜香味阵阵的从厨房飘了出来,笼罩了整个莫家,而那群人早在闻到香味时就口水直流了,饥饿感也越发的重了,“哎,刘安,你有没有觉得很饿?”一人揉着自己的肚子,一边朝去厨房的门口看,心里在嚎叫着:“唉,什么时候来啊,我都要饿死了,云天,赶紧来救我啊……”

    可惜他的嚎叫是在心里嚎叫,人家莫云天压根就听不到,不过老天爷倒是听到了,这不,正让莫瑶瑶几人刚好把饭菜做完么,“好了,大家可以吃晚饭了,你们洗洗手赶紧过来吧!”

    “哦,终于可以吃了。”

    一行人哄叫着就坐到了自己之前所坐的位置,待莫老爷子入座开始夹了菜后才动手猛吃了起来,还好莫瑶瑶有先见之明,馅饼他们不是没有吃过,不过此刻因为饿,所以觉得特别的香气扑鼻,吃到嘴里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饭后他们还是吃撑了,面对着桌上犹如辩雨扫境一般的残局,筱筱简直是无力望天,这些人是饿了多久?明明这一天三顿都在吃,怎么就像是饿了好几天都没吃饭的呢。

    动了手,收拾了桌子,其中还有一两个有力气的想来帮忙,直接就被瑶瑶她们挡了回去,笑话,就冲他们这眼睛都睁不开的样子,让他们帮忙,那不是给自己找罪受么。

    在下面喝了一些消食茶,他们这才去了自己的房间休息,而筱筱她们则是收拾着这些残局,弄完这些,也花了她们近两刻钟的时间,夏天屋子里早早的就放了冰块,想着去年大旱,所以在大旱过后的那个冬天里,筱筱他们一直就在做着冰块,看着这个冰块的数量,筱筱甚至觉得可以不用楚轩再弄冰块给他们用了。

    ——

    于此同时,“少爷,这是这半年里的账本,请过目。”一张发福的脸正对着一个儒雅谪仙般的少年恭恭敬敬的说着,“如今这一年比一年的收入要好,所以少爷无需单行这些,您大可放心,我许谋一定会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决不让少爷您操心。”

    那少年瞟了他一眼,伸手接过了那账本,略粗的翻了几页,心里也已经知晓大概,“许掌柜也是我们店铺的老人了,如今这楚家是我楚轩当家,你应该知晓分寸,可不能做假账来蒙骗我,否则后果可不是你能想象的到的。”

    若有似无的威严直扑向了许谋,让他额上冷汗涔涔,没想到这少年如此的厉害,难道就这么大概的翻几页就知道那账本里的漏洞了?不会吧,这账本可是他找人做的,还仔细的翻看了好几遍,怎么可能会那么轻易的被人发现,一定是这楚轩胡说的。

    心里略微的有了些底后,许谋站立起了身子,表情严肃道:“少爷,我许谋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清楚,我不是那种会做假账来蒙骗东家的人,若是少爷不信,您大可让我走人。”

    楚轩眼底闪过一丝暗芒,哼,老狐狸,看样子你是不承认了,也好,既然你要这么说,我也不能不让你失望,让你走人是必须的,这一年来,这楚家所有的账本里,就你店铺出现的假账最多,若我不彻查清楚,将来这楚家早晚得易主。“行了,既然你把账本给我了,自然不会给我做假账,我呢会好好看看,若是发现问题所在,许掌柜可别怪我不近人情了。”

    似是柔和的话,却硬生生的折射出了一股子的冷然,许掌柜浑身颤了颤,咬牙道:“若是果真如少爷所说,我许谋必定引咎离开这里,永远不再入楚家。”

    楚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示意他们出去,屋里只留下了他以及他带来的几人,待人完全离开后,楚轩缓缓的站了起来,把手上的账本丢到了自己跟前的书桌上。冷声道:“你们把这些帐都给我算一遍,看是否是假账,你们几个是我培养的人,我自然是信得过,可别让我失望啊。”

    对于这几个人,楚轩只叹世上之事果然是靠一个缘字,这些人无一不是孤儿或是囚犯之类的,因着楚轩救过他们的命,所以才愿意替楚轩办事,这几年楚轩一直在锻炼他们看帐的能力,偶尔还会让人故意做假账给他们看,除了这些,还有各种千奇百怪的假账一一都给他们看过,等他们完全找出错误地方时,才真正的让他们接触了楚家的账本,时间久了,楚家的帐在他们心里也有了初具的模式。

    吩咐下去的事,他没有什么不放心的,这些人都是他的心腹,能信得过,且他周围还有自家的护卫把守,可以说是没有人能进得来吧,不过他此时还是在想着筱筱,不知道那丫头如今怎么样了。

    筱筱现如今的状况还是非常好的,这不,正和这些人玩着呢,大晚上的就因为他们听莫云风说了一句,筱筱煮的田鸡粥很好吃,所以这回全体总动员提着灯笼就到了这水田边来抓田鸡,如今的田鸡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用筱筱的话来说就是凑合着用。

    “哎,我抓到了,好大一只哦。”欣喜的声音感染着这抓田鸡的每一个人,大家纷纷的朝那边看,尽管那灯笼里透出来的灯光很灰暗,但是还是隐约的可以看到一个轮廓,确实是挺大的。

    他炫耀,自然有人会不服气,“瞎高兴什么,看我不抓一只比你的大。”

    “那你抓一只试试啊,嘿嘿,看谁抓的大不是最好?”

    “唉,你们别说话,这田鸡听到你们的声音是会躲起来的,到时候你们一只田鸡都抓不到哦。”筱筱适当的提醒了一下这些在高声大喊的人,看着他们玩的挺高兴的,也是,这些个人都是公子少爷级别的,什么时候下过田啊,平时你问他们这菜是长地里的还是长水里的都不知道,更别说这田鸡了。

    筱筱的话,成功的让他们俩闭上了嘴,这要是耽误了众人抓田鸡,他们辽就是罪人了,不被揍那就真的见鬼了,而后陆陆续续的有人抓到了田鸡,看着这个情况,好像抓的还蛮多的,大概也就是半个时辰的样子,他们终于是上了岸,但是身上都是泥水四溅,有些人的头发上都有泥巴,看的筱筱姐妹几个是忍俊不禁的笑了。

    不过他们此刻丝毫没有绝对哪里不妥,只是觉得古人说的话没有错,这农家确实是别有一番滋味,光是这抓田鸡就是一个好玩的事,若不是有时间限定,他们还真想再抓一个是时辰呢。

    看着他们一个个拿着的布袋都是鼓鼓的,筱筱也知道这里面东西肯定不少,想想这里加上莫云天几人总共有十七人,那可是两人一组,算起来袋子里的田鸡可足够甚至是超过了他们所需要的东西了。

    回到了家里,灯光强亮了,众人这才看清楚了自己的打扮,这活脱脱的就是刚做完了这农事回来的农民么,不过这样子也挺好,脱了身上的锦衣华袍,这样的装扮更适合这农家。

    当下倒是不再嘲笑对方的泥人样了,只是身上的衣服绝对越穿越合身一样,还有些舍不得脱下来了,这些衣服都是莫云天与莫云风兄弟俩的,还有的是莫胜明几兄弟的,尽管他们穿着有些大,但是倒也舒畅。

    他们把东西交给了莫胜明,这才纷纷排着队去盥洗,弄完这些又是一个时辰流逝了,而筱筱他们也把那些田鸡给处理干净了,然后再把处理好的田鸡给放到了地窖里,地窖里有冰块,这才能保证着田鸡在大夏天里不会坏。

    休息了一个晚上,他们自然又是精力充沛,而莫瑶瑶与筱筱俩人也满足了他们的愿望,把一大锅香喷喷的田鸡粥给煮了出来,配合的早点是小笼包,油条,还有一些特质的咸菜。

    看起来似是没有昨天的好,但是头一次吃这些东西,他们吃着也觉得特别的香,吃了饭,一些人便先去了教课,还剩下一半的人则是在村里瞎溜达,要不就是去小学堂看看他们的近况。

    而今日筱筱他们则是要去地里挖土豆,所以这些人也跟着一同去了。今天的他们也是需要上课的,不过他们的课是在下午,所以这整整一个上午都是有时间来溜达,经过昨晚上的事,他们也觉得这农家的经历,说不定能让他们学到别的知识,这总比在书上看到的学到的东西要全面些。

    “哇塞,这就是土豆啊,真大啊。”刘安今天的课是在下午,这还是张老帮他们安排的,七天一休,就像他们在学院时一样,七天的日子里,大家都有一天的休息,同样的,这些小学子们亦是如此。

    “就是啊,说起来,这个土豆还真是个媳物,平时可都是见都没见过,现如今呐这大街小巷里,谁不知道莫家饭馆里的招牌菜就是这土豆做的,不过筱筱,你们这土豆能生吃么?”

    “对啊,能不能生吃啊?我看着这个东西应该能生吃吧?”

    看着这些就在这短短的几天里被养刁了胃口的秀才们,筱筱他们也觉得十分的无奈,这些人是彻底的化秀才为吃货了还是怎的,怎么每样东西在他们手里都能看成吃的,凑巧的是,还真是专门对那种能做出美味的食材感兴趣,她也算是真的服了他们了。

    “这个东西不能生吃,但是吃的方式有很多种,煮着吃,炒着吃,煨着吃都可以,而且每种做的方式有每种不同的感觉,你们要不要试试啊?”筱筱也觉得自己要变吃货了,明明是想让他们从生吃的方面转过来,结果变成了多种做的方法,还成功的看到了他们口水直流的样子,她这算是转移注意力成功还是失败?

    “我说你们能不能别只顾着吃啊,这人家瑶瑶妹妹一个人在忙呢,你们怎么都不帮忙啊?”当中一秀才看不过去了,原谅他吧,他只是觉得这群人说的太诱人了,你说要是早点帮人家做完蓬,到时候想吃就能吃的呀,现在站那里,什么时候能做完。

    一语惊醒梦中人就是这个效果,众人被他的话给惊醒了,说的是,现在站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还不如先帮着把蓬做好了,这样大家都有吃的。

    人多力量大,所以这一小块儿的地就这样被扯吧干净了,而他们还是兴致高昂的看着筱筱,似是在问,还有什么要做的一样,他们也是头一次

    做蓬,头一次体验这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感觉,好新奇。

    “行了,我们今天的事暂时告一段落,回去了,这时辰可以开始做午饭了,你们帮我削土豆皮吧等会儿。”莫瑶瑶看着他们渴求的眼神,眼珠转了转,想着也让他们体会一下做饭的辛苦,也是能锻炼人家做饭的热情,万一以后哪天他们在没有人烟的地方露宿,好歹还能知道这东西怎么煮的。

    说到这个事,众人眼神又亮了,齐声说道:“没问题。你做饭,我们打下手。”说完也不等莫瑶瑶她们说啥,直接就帮着把土豆装篮子里提走了,独留下一脸沉思的筱筱以及有写应不过来的莫瑶瑶。

    还是莫萱萱直接拉了拉她们的衣袖,把她们给扯走了,屋子里估计还有好多张口在等着吃饭呢,唉,这生活还真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啊,总结人生就是滋味百般啊。

    走了一嗅儿,莫瑶瑶她们才走到了快入村的地方,而前面的人都是兴致高昂的说说笑笑着,手里提着东西丝毫都不见影响他们的兴致,也没有破坏他们贵公子的形象,有的只是淳朴与真实。

    回到了家里,他们还记得莫瑶瑶对他们说的事,一个个都是兴奋的看着莫瑶瑶,等待她的下一个指令,而莫瑶瑶则是笑了笑,就让筱筱教他们其中的四人怎么刮土豆两个帮着洗菜,一个帮着烧火,还有的是洗锅子,人员分配好后,大家这才又开始做起了事来。

    筱筱他们这边是热闹无限,与此同时的赵家可是怒意难消,时间过去了那么长了,赵媚儿还在禁足当中,尽管这赵夫人很疼爱赵媚儿,但是还是不敢去忤逆丈夫的意思,不敢随意去看她,只能是让丫环把自己想要送过去的东西带过去。

    赵媚儿经过这些天的思考,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燥怒,不过却像她爹赵长林一样,多了一丝阴狠之气,“来人啊。”

    门外的小丫头听到传唤声,连忙推开了门走了进来,行了个礼恭敬道:“见过小姐,不知道小姐有何吩咐。”

    “没事,就想知道我大哥什么时候回来。”赵媚儿想到她大哥赵鹏,心里就有些雀跃,这家里人最宠她的就是赵鹏,基本上赵媚儿若是想要他去摘月亮,他也会毫不含糊的想着上天的法子。

    丫鬟恭谨的回道:“回小姐,大少爷捎来信说是要再过一个月才能回来呢,听说是那边又出了些状况,拖住了大少爷回来的脚步呢。”

    “还需一月?那些人怎么办事的,净耽误功夫,大哥那么金贵的一人,要是被他们的事给耗损了精力,人消瘦了怎么办,他们赔得起么?”赵媚儿还以为赵鹏今日就会到家,那样若是有赵鹏的劝说,那她的禁足解禁也是迟早的事,但是却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

    丫鬟也是一脸不平的说道:“小姐说的是,这些人就喜欢拖事情,这大少爷是什么人,凭的他们怎么做也是赶不上我们家大少爷的。可是这些个奴才不懂事,居然敢这样子来劳累大少爷,真真是可恨极了。”

    这话说到了赵媚儿心坎里,等大哥当了家,她迟早要把这些人都给赶出他们赵家,真以为他们赵家没他们这帮贱东西就成不了事了,想的未免太天真了些。不过此时她若是还出不去,那她的涛哥怎么办?难道任由那姓莫的贱女人霸占么?

    一想到魏平涛抱着莫小菊,赵媚儿心里就像是猫爪一样,恼火的很,不行,涛哥是我的,莫小菊,就凭你还不足以是我的对手,我不准你再待在涛哥身边,你给我等着,既然拿不了你开刀,那我就拿你身边的人开刀,哼,看咱们誰斗得过谁。

    ——

    晚上的乔府灯火通明,只因乔家大小姐乔丝音已经定了亲,这不日就要成亲了,现在这当家主母莫槐花正与乔家老夫人商量着请客的名单,如今莫家一门四秀才之事,自然在这小小的乔家里翻了个遍,而莫槐花也因此水涨船高,就连乔老夫人对她也是刮目相看,“槐花啊,这名单上,你爹可是少不了的,还有你那三个兄长,那是一定得请的。对了,那几个秀才,是一定不能少的,你可知道?”

    莫槐花含笑的说道:“婆母放心便是,这事我会办妥的,我爹那边一定是会来的,我那几个侄儿看在我面子上,那一定来的,这您呐,放一百个心便是了。”

    “那就好,我可算是盼到我家丝音出嫁的日子了,唉,对了,你几个侄儿有没有年纪与香月相仿的?”乔老夫人想着这莫家一门四秀才,而自己还有一个嫡孙女乔香月,而这莫槐花又是他们的亲姑姑,若是这两家亲上加亲,那多好啊,那样乔家就有望了。

    说到这事莫槐花还真是想戳瞎自己的眼睛,当初怎么就那么浑呢,得罪了自己的几个弟妹,若是不和那李氏来往,那如今也不会这样子,两家人面子上都过不去,不过若是这香月嫁进了莫家,那她的地位岂不是又巩固了?到时候乔家的所有人都要仰视她,在她的手底下过活,就连那几个姨娘也是,哈哈,想想就觉得热血喷张,兴奋至极。

    “婆母放心,我那几个侄儿都是好的,我那大弟的两个男孩子都比香月要大些,这俩人都可以,但是我那三弟的哥俩,年纪倒是比香月小上那么几岁,就是不知道他们是否会愿意啊。”莫槐花故作一副哀愁的样子,这乔家人还不知道莫老爷子已经单方面与莫槐花断绝了父女关系,而莫槐花本人也认为莫老爷子不会不要她,所以才这么大胆的仗着自己是秀才们的亲姑姑在乔家造谣生事。

    一听到莫槐花的话,乔老夫人有些不悦了,“这有什么不愿意的,我们乔家愿意把姑娘嫁他们那是他们的福分,他们还高攀了我们乔家呢。”

    “婆母说的是,改明儿我爹他们来了,到时候倒是可以向他提一下这件事,婆母您说是么?”

    莫槐花这次说的话,倒是听到了乔老夫人心坎里,欣慰的点了点头,“嗯,这事儿啊,就这么办吧,唉,这亮儿又不是个管事的,又没有个哥儿,你当年被人害的小产时伤了身子,如今你也大度的给他纳了那么多妾,可惜这些人肚皮不争气,不说带把的,就是个闺女也没有一个,连个屁都没有,这老母鸡还会下蛋呢,她们连个蛋都没有。若是你当初没有小产,那孩子早就会蹦会跳了,那可是一个成型的男胎啊,可怜我的孙子就那么没了。”

    这话毫不忌讳的当着屋子里的人说了出来,屋里人都是一脸平淡的眼观鼻,鼻观心的坐着,显然这话众人早就听过无数遍了,直至到现在听到这话都是毫无波澜的反应。

    “婆母不急,这事急也急不来,我也是看开了,她们几个要是生下个一男半女,我也就高兴了,好歹也尽到了为乔家开枝散叶的本分不是。”莫槐花脸上笑着,但是笑意却未达眼底,当初若不是这乔亮护着那个贱人,她又岂会因为小产而伤了身子,又怎么会只得了两个闺女,这一切都是乔亮的错,是他们乔家的错,而现在乔亮每每都败祸那么多银子,如今我倒要看看,你们乔家还凭什么与人家争。

    不过莫槐花在想到乔老夫人的话时,嘴角不自然的翘了翘,或许和莫家结亲也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最起码她还能巩固自己的地位,也能将乔家掌控在自己手里,而且若是嫁给了莫云天,那他们莫家的家产可是又重新回到了她手里,那真是一举两得了,哈哈,这件事真的得从长计议了。

    ------题外话------

    亲们,迷糊我又大爆发了,有木有,哈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