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276.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9章 拒亲,保护?!

第139章 拒亲,保护?!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莫老爷子沉默了,但是心里却是在冷笑不已,看样子这乔家是很焦急了,没想到乔家还真的说出了口,这事还真是有些难办了,忽的他感觉到自己的袖子在晃动,遂看了过去,见是坐他身旁的王氏在对他使眼色,顿时也有些无奈了,他这老伴就是个急性子,这事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

    当下沉吟片刻后说道,“老夫人,不是我扫你的兴,而是这云天的亲事,我们都承诺过给他自己做主,做长辈的不会出尔反尔,所以呢,还请你见谅。”

    听到莫老爷子这般说到,乔老夫人心里也是不悦,什么自己做主,不就是考的秀才么,这就趾高气扬,看不起他们商贾之家了,也不看看你们现在是什么样子,“亲家,你这话说的,什么自己做主,这自古以来儿女婚事皆由父母做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难道这些都当不得真么?”

    “老夫人这般想也没有错,可是这孩子都是有主见的,我们这些做长辈的,自然是不能干预其中了。”王氏冷哼,她也不是什么无知妇孺,她一惯就看不得人家对她趾高气昂,人家魏老夫人对她也是客客气气的,俩人呢相处亦是如友一般,但是这乔老夫人则是高傲如孔雀般,让她心里也是极其的厌恶。

    乔老夫人眼里闪过一丝恼怒,她要是再上赶着去,倒是显得她有多卑微了,这让一惯自傲的她做不来,也丢不起这样的人,立即冷声道:“即是如此,那么就当老妇没有说过这话,来人,请几位贵客去客房休息,舟车劳顿久了,自然得休息,这后日就是大小姐的大喜日子,可别耽误了功夫,否则我扒了你们的”

    屋里下人顿时收敛了自己的气息,弱弱的说道:“是,老夫人,还请几位贵客随我们来。”

    莫老爷子一身傲骨,自然在气势上不会落入下风,当下就拱了拱手随着几个下人离开了,独留下一脸阴狠正咬牙切齿的乔老夫人,这些人给脸不要脸,哼,等丝音攀上了钱家,看她怎么收拾这些个贱蹄子。

    这一天里是筱筱他们最难熬的日子,莫云天几人早就呆腻了,整天里如今除了看书还就是看书,什么都没有做,而筱筱她们也好不到哪里,趁着空闲时间,林氏亲自教导起了筱筱她们的刺绣功夫,还真别说,林氏教了之后,筱筱的刺绣功夫还真是进步了不少,最起码不会绣的看不出样子。

    终于第二天一大早,整个乔府就开始热闹了起来,就连没有露过面的乔亮还有那些个姨娘们也都纷纷出现了,婚礼按照他们当地的习俗来操办的,再加上这是两个大家族联姻,这婚宴的场面也是越发的热闹了起来。

    筱筱她们今日也是细心打扮了一下,筱筱是照旧的素净,鹅黄色绣白玉兰的长裙,莫瑶瑶一袭淡蓝色华衣裹身,外披一件白色纱衣,三千青丝仅仅只用了几根飘逸的丝带挽出了一个繁杂的发式,鲜少的在头发上也摸了些香精,若有似无的香味缓缓的散发着,让人情不自禁的沉醉着,发间仍旧是插着莫小菊赠她的那支宝蓝色玉簪子,就这样一个温婉似水的少女便被塑造出来了,尽管她只有十三岁,但是气韵上却不似她的真是年龄一般。

    萱萱照旧是孝子装扮,调皮却又不失可爱的粉色纱裙,而一众人的着装也略比来之前要好了一个层次不止,就连乔老夫人心里也微微的震惊,他们这一身的着装,不下千金是置办不来的,莫不是说,他们家的家产堪比他们乔家了?

    不过倒也没有让她纠结太久,因为此时吉时将至,一众人吃了酒席后等新娘子拜别爹娘,以及哭嫁后便一一离去了,就连男方家都未曾去过,倒是有些人却又去了趟男方家,而莫云天几人是作为新娘子的外祖家自是也跟着去了。

    而此时筱筱也这才看到新郎官的长相,虽然不若楚轩那般温润谪仙,也不弱魏平涛几人的儒雅,但是却别有一番风姿,看起来极具亲和力,不过就是脸色略微苍白了些,好像有些身体不大合适一样。

    拜完了天地,自然就送了洞房,接下来筱筱他们又是准备着入席什么的,他们这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女方家的酒席是要早些的,而新郎官这边倒是略微晚了不少,自然筱筱他们也没有绝对很突兀之类的。

    这一直是闹到了接近傍晚时分,本来筱筱他们还想着在拜天地后便离去的,可是谁知这钱老爷死活拉着莫老爷子不放,还一口一个莫叔,喊得是不亦乐乎,这一来二去的,回家的时间就又给耽搁了下来。

    这莫胜明几人也被灌醉了,无奈之下又回到了乔家,再待一晚,等着明早便起身回家,王氏从出来的那日开始就在唠叨了,生怕她的鸡鸭没有人管,还有猪圈里的猪崽,也差不多养了那么久了,现在又有那么长时间没有给它送粮食了,不知道是不是瘦了……

    而筱筱几人从刚开始的无奈到现在的麻木,这样的王氏他们已经习惯了,只不过没有想到,今晚莫老爷子没有醉,倒是王氏给醉倒了,莫老爷子也是照顾了她一个晚上。

    翌日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到了屋子里时,筱筱他们才起来,收拾好了东西,然后这才去向了乔老夫人辞行,他们出来的确实是挺久了,家里还有那么多人,总让人帮着照顾家里总归是不好,现在事情完了,他们也时候离开了。

    面对他们,乔老夫人早已经没有之前的热情了,尽管莫槐花在她面前说了很多好话,可是她还是忍不住就生气,所以也就难免此时的她是冷着一张脸。

    莫老爷子他们也是平淡以对,他们早就不想待在这里了,若不是因着自己外孙女,他们又怎么会来这里,早几年前,他们就没有来过乔家,如今来这里,他们心里也没有什么高兴的感觉,特别是知道了他们请自己来的目的后,让他们更加的有种要远离乔家的想法。

    辞行完,一行人早饭都没有吃,匆匆忙忙的就驾着马车离开了,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在镇上买了早餐,吃完了才上的路,而莫槐花知道一行人离开后,心里也是恨得不行,这就是她的爹娘,招呼都不和她说就离开了,把她当什么?难道她不是她爹娘的亲生女儿么?同样是女儿,为什么莫小菊就可以得到她爹娘如此的疼宠,反倒是她,莫老爷子和王氏对她就是不冷不热的,越想,她心里越气,当下便把手里紧抓的木梳给扔了出去。不管如何,她一定要得到自己想要的,就算是不折手段也可以。

    “夫人,夫人,不好了。”

    就在莫槐花怒气十足时,外面的大呼大叫声终究是传到了她耳朵里,蹙着眉,冷声道:“作死呢,你们到底什么事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

    当下就有一个小丫头跪在了莫槐花跟前,哭道:“夫人,您快去看看二小姐吧,她现在不好了。”

    “不好了?你们是怎么伺候小姐的?怎么能让她不好了,我看是你们偷懒让她不舒心了吧,难道你们是想让我剥了你们的皮?”莫槐花冲着小丫头就怒道。

    而那小丫头也觉得自己冤屈,可是奈何自己只是一个奴婢,当下便哽咽道:“夫人,二小姐之前被大小姐下命令给禁足了,如今还未给放出来,今日奴婢去看二小姐,不曾想有人提前告诉了二小姐说表少爷他们走了,顿时二小姐就大吵大闹了起来,说是要自杀,如今很多人都在劝着,奴婢怕二小姐做出傻事,便来求夫人了,夫人,还请您去看一看二小姐吧。”

    原本莫槐花心里还是有些怒,如今便是实打实的恨铁不成钢,同样是她的女儿,为什么人家丝音被自己的父亲兽性大发给上了后还能找到如此好的婆家,可是为什么这个蠢货却是如此的蠢,连丝音的一半都比不上,罢罢罢,如今她倒是要看看这个蠢货究竟有多蠢,当下便高声道:“走,我们去琴兰苑。”

    到了琴兰苑,莫槐花只看到了满院的狼藉,花花草草被毁的不成样子,仆人们身上多多少少还有些鞭痕,看起来狼狈十足,而始作俑者还在那里仰天怒骂,骂着老天的不公平,以及乔家几大巨头的不平等。“老天爷,你怎么能这么不公平,她乔丝音是乔家小姐,我也是乔家小姐,可是为什么你会对她那么好?她那样的残花败柳都能找到一个如此好的夫家,为什么我就不行,我不过就是想要嫁给自己喜欢的人,难道这也有错么?”

    听到她的话,莫槐花简直是要被气死了,她这女儿果真是愚蠢之极,难怪丝音出阁前让她一定要看住着乔香月,别让她出去闯祸,看来是真的了,就她这个性子,万一出去伤到人了,到时候别说是她,就是乔老夫人的儿子乔亮也不一定能保住她。

    “住口,你给孽障,还不给我闭嘴。”莫槐花怒道,“你看看你这幅德行。哪里还有一个乔家小姐的样子?整个就是一个泼妇,与那市井泼妇有何不同?”

    “不同?我也想知道有什么不同,可是娘,我也是你的女儿,可是为何你会如此的待我,我不过就是想嫁给云天表哥,你们之前也答应的好好的,可是为何现在又不同意了?”

    弄了半天,乔香月想知道的便是这个,也是,当初莫槐花也只是粗略的和乔香月提了提,但是却并未有放在心上,在她看来,今次不行,我们还有下一次,甚至还有别的男人也不一定呢。总之她如今的任务就是把这乔香月给调教好了再说。

    “行了,不许胡闹,要是再胡闹,我也把你禁足,让你永远都不能出去,你信还是不信?”莫槐花皱着眉头不耐烦的说道。

    而乔香月则是惊讶的看着她,大叫道:“娘,你怎么可以这样……,我现在真怀疑,你是不是我亲娘,我亲娘怎么会如此待我,怎么可能会……”

    “啪……”话音未落,莫槐花伸手就给了她一巴掌,当初她为了生下她们姐妹俩,她花了多少精力,却没想到今日被自己的亲生女儿如此说,她岂能不寒心,当下便吩咐道:“来人,给我吧二小姐关起来,不准她出远门半步,否则我拿他/她试问。”

    乔香月没有想到她的大吵大闹会换的如此的下场,关起来还不知道要关多久呢,这几天的禁足已经让她十分难受了,现在这个像是没有尽头一样,难道她要在家里等死么?不行,她不能这样,“娘,不要把我关起来,我不要……”

    “你们还站那做什么,难道我的话你们也敢不听?”莫槐花冷眼的看着一群丫鬟仆人,冷冷的说道:“现在,赶紧给我把二小姐带回去,若是再发生这样的事,你们自己提头来见。”

    说完也不待后面有什么动作,直接就把乔香月给关了起来,尽管乔香月很不服,但是奈何自己势单力薄,直接就被莫槐花再度关了起来。

    筱筱他们如今回去的兴致是高昂的,比来之前的兴致更加的高昂,因为他们不用担心乔家提亲的事了,如今他们要做的就是辅助莫云天几人在秋闱时能高中,这样他们也就有了战斗的信心了。

    回到家后,一行人东问西问的,好在筱筱在回来的路上替他们几个采购了小礼品,这才让他们一个个满意含笑的离去,尽管这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们也知道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是什么意思,所以当下自然是非常满意自己收到的礼物。

    而筱筱几人也从他们这里知道了村里这几天的动向,唯一大动静的就是莫家六宗老在某天晚上抓住了一个小偷,这个小偷没有偷别的东西,但是他却是在莫家族人的水田里摸鱼,好在及时被抓住了,否则那户人家肯定又是损失了好多鱼,一时间莫家族人怒不可遏,直接就上报了村里,请村长裁定,而村里民风也是比较严谨的,自然这人被驱逐出了村里,六宗老怕族人们的鱼再丢失,干脆就和族老们商量了,让莫家族人们当中,每户出一个青年壮男,每晚轮流值班,一直到收获,这样也不会有损失,当然了,是否愿意这就看他们自己了,很多人不愿意,但是耐不住家里人的恳求等,都一个个的参加了,如今就剩下了莫胜明家里还未有出人力,不过莫家族人们倒是没有把他们算进来,如今的鱼苗钱是他们垫付的,他们感激莫胜明一家人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让他们做这样的事。

    不过莫老爷子还是让兄弟三人轮着去值班,一天一个,这回族里人还真是没脾气了,毕竟人家要做的也做到了。

    又是一个半月过去了,如今的莫云天几人对秋闱也算是胸有成竹了,而刘安那十几个人,早在第一轮下乡夫子后就回去了,但是偶尔有空闲了还是会时常来坐坐,同时值得一说的是,莫云天几人居然自发自动的跟着护卫头领学着武艺,便读书便学着那个,尽管每天都是跑好多圈,但是一个月坚持下来,他们收获还是颇为丰富的,至少莫云风身上之前那软趴趴的身子,也有了略微坚硬的肌肉,而且浑身也有劲儿多了。

    如今基本功也算是每天在坚持,那护卫头领偶尔也会教他们一个一招半式的,而筱筱在期间也跟着有跑步,效果也是明显卓著,再加上她偶尔还有偷偷练自己前世学的跆拳道,身体比起之前那动不动就感冒的身子来说,已经是好了很多了。

    每次筱筱在练习自己的跆拳道时,楚轩总是时不时就偷偷的跳了出来,每每都是追问筱筱那个是什么,教教他,而好几次被筱筱噎回去后也就没有再问了,但是看着筱筱练时,心里也是很高兴的,他如今要做的事越来越多了,他怕筱筱在需要他时会看不到她,所以每次归来都会带些东西给他们,偶尔也会给筱筱一些小礼品什么的,尽管筱筱嘴上说不要,但是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她不是那种把喜欢经常挂嘴边的人,她的喜欢是内敛的,是沉默式的,这玄轩还是默默的感觉到了,所以心里还是挺安心的,就是在长时间没有看到她时,心里才会空落落的。

    “你不用去查看店铺了么?”手里不闲着的筱筱突然出声的说道。

    而一旁躺在摇椅里的楚轩闭上眼睛,缓缓的说道:“我都看了那么多次了,要是每次都要我去看,还要他们这些掌柜伙计们做什么,那我不得累死啊,若是我死了,你说你可怎么办?”

    对于楚轩这话,筱筱直接选择了无视,这家伙老是蹬鼻子上脸,你要是和他讨论这个话题,他没准还会来劲儿了,“行了,你没事就行了,再过些天,大哥他们就要去省城了,我想着找你借几个人在路上保护他们,你看可以么?”

    楚轩闻言,原本闭上的眸子瞬间就睁开了,轻轻的叹了口气,“丫头,不是我不同意,而是他们都是男子,将来是需要出去经历风霜的,你这样一直帮着他们,能帮多久?难道你连让他们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爱的人的机会都不给他们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