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283.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6章 跑到门口叫嚣

第146章 跑到门口叫嚣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翌日,筱筱一家人极其悠闲的待在家里,而莫瑶瑶仍旧是研究着她的新吃食,而筱筱则是在弄着象棋,没办法,围棋她不会下,围棋很简单,这个刻起来也很容易,在昨晚上就缠着莫胜明给她弄副这个东西。

    莫胜明也没有让她失望,在家里找了合适的圆木,红黑棋子各十六个,总共三十二个棋子,好在圆木有那么多,所以很快的就被筱筱以及莫胜明给打磨了出来,周边圆滑,不刺手,没有倒刺倒是让筱筱有些爱不释手,刻字时倒是有些难度了,筱筱是在棋子上用锥子划成了棋子上的字,然后才和莫胜明以及莫老爷子着手刻了起来,中国象棋那叫一个博大精深,两军对垒,让人不自觉的就会沉浸其中。

    刻了一上午也就是着手刻了一半的棋子,还有一半没有刻完,而筱筱还有棋盘没有弄,当下则是自己去找了一块宽木板,然后又按照之前的法子,划了痕迹后,才慢慢的深刻了起来。

    “筱筱,你弄的这些东西好可爱啊,是做什么用的啊?”难得莫瑶瑶没有待在厨房,而是直接出来看着他们研究这个,眼睛里闪着浓厚的兴趣与好奇。

    筱筱闻言,笑了笑,“没什么用处,只是好玩而已,而且这东西是模仿两方军队对垒的情况,也就是相当于战场上两军厮杀的样子来的。”

    两军厮杀?听到这个,莫老爷子不禁一顿,筱筱这是从哪里听到的这些东西?他们从未和她说过这些。“筱筱,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

    听到莫老爷子的话,筱筱心里漏了一拍,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要露馅了,当下眼珠子转了转,然后才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是在书房里,大哥他们的书上看到的。”

    “书上?”显然这个答案并未让莫老爷子满意,“哪本书你可记得?”

    “啊?”筱筱诧异,怎么连这个还要问啊,她又不是真的在书上看到的,她是在现代的时候学的好不好,而且这象棋在那边可是一个源远流长的益智类游戏啊。

    莫老爷子眉心微拢,沉声道:“你不是说在书上看到的么,不会连这个你都说不出来吧?”

    “呃……,怎会,唔,我只是一下子忘了而已,您先让我想想嘛,唔是在《天朝战录》里看到的,爷爷,没错,就是《天朝战录》里哦。”筱筱微微有些庆幸,还好她还记得这部书,否则还真是会让她像煮熟的饺子一样,漏了陷。

    听到这个答案,莫老爷子这才微微的点了头,只是那紧皱的眉头还未松开,“以后这样的书你还是少看,毕竟这样的事离我们太远了,日后你可以看看别的书,但是这种书,还是少沾惹。”

    老爷子的意思,筱筱知道的很清楚,她是女孩子,自然不会上战场,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所以才不让她看这样的书,不过她自己本人也不会再看了,毕竟这书看起来很累的。

    “姓莫的,你们给我出来,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这群妖孽是长的什么样,还有一个狐狸精居然害的人家小产,难道你们能心安理得么?”

    “出来,赶紧出来。”

    “姓莫的,你个缩头乌龟,不敢出来了吧?”

    ……

    忽的门外传来了阵阵的骂声,而莫老爷子直接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情况?他们好似没有得罪任何人吧?

    “爹,大哥,外面怎么回事啊?”莫小菊手里抱着魏青叶,手正轻轻拍着他的背部,而魏青叶也正是闭着眼,嘴巴一抽一抽的,眼角还挂着泪珠,估计是被外面的声音给吵醒的。

    莫老爷子皱着眉头说道:“不知道,你把孩子抱进屋,这里风大。”

    “好,那爹你们小心些啊。”

    莫小菊有些不安的走了回屋,但是心里还是有信心不下,魏平涛在早上的时候就赶回去了,要到晚上才能回来,因为莫云天几人已经走了那么久了,而且秋试也已经落幕了,按照魏平涛打探到的消息,他们这几天就会到家了,所以她才带着孩子回娘家,准备迎接自己的侄女。

    且说莫老爷子和莫胜明对视了一眼,然后才无奈的摆了摆手,让莫胜明带头去开了门,“吱呀……”

    略微沉重的大门就这样打开了,而此时门外站着好几个妇人,嘴里正叫嚣着骂她们,“看啊,总算是出来了。”

    “莫老头果然是缩头乌龟,估计还扒灰了吧。”

    “莫家人都不是好人,都是一群妖孽,一群贱人。”

    ……

    不堪入耳的声音连绵不绝的灌到了筱筱耳朵里,听到这邪,不禁也蹙起了眉,这些人究竟是谁,毕竟在这里,他们还从未与人结怨呢,自从李氏过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事发生过了,如今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你们是?”莫老爷子皱着眉头,尽管心里很不悦,但是还是维持着自己的礼数,并未与她们一般见识。

    那骂人的妇人们,则是对视了一眼,皆没有理睬莫老爷子,不过嘴上的叫骂倒是停止了。

    “呵呵,莫老爷子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一道故作娇俏的声音缓缓的传到了众人耳朵里,让众人不禁好奇,究竟是谁过来了,居然那么大排场,而且这莫家人好像根本就不认识他们。

    听着这声音,莫老爷子皱了皱眉头,这声音挺熟悉的,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不知道你是何人?为何会在我莫家门前叫骂?”

    “呵,都说了您老是贵人多忘事,还真是这样,难道你忘了我么?”声音由远而近,只见一身着光鲜的妇人梳着整齐的发髻缓缓的走了过来,而见到来人,莫老爷子与莫胜明则是直接就皱起来眉头。心里不约而同的的想着:这女人怎么来了?

    “我当时谁呢,没想到是董夫人啊,不知道董夫人近来可好啊?”莫老爷子无视她刚刚的话,也不禁的说话带刺了起来。

    没错,来的人正是董亮的夫人董杨氏,她昨天回到房里,只觉得气不过,所以趁着今天上午凑齐了人,就跑这里开骂来了。“劳你惦记,莫老爷子不也是一如往昔的精神抖擞么。”

    “嗨,可不是么,我尽管看起来精神抖擞,可是指不定哪天我就去了,那也说不定啊。”莫老爷子随着她的话一直说着,他就不信她能沉得住气不把自己的目的说出来。

    “哼,我今儿个来可不是和你叙旧的,你可知道我来是为了什么事么?”董夫人一脸刻薄的看着莫老爷子,眼底有着浓郁的厌恶。

    莫老爷子瞟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了一道不屑的弧度,冷声说道:“不知,所以还请董夫人赐教。”

    “够了,我没时间和你瞎耗。”董杨氏彻底被激怒了,这莫家人当初她就说了是油嘴滑舌,而且还经常强词夺理,所以才不肯这莫小菊进他们董家的门。

    “那不知道董夫人来的目的是什么?”

    “啊呸,难道你们不知道么?我儿媳妇为什么会小产,你们不就是罪魁祸首么?要不是你那个不知廉耻的女儿莫小菊,我儿子至于会这样么?我儿媳又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小产?这一切都是你们莫家的错。”董夫人并不清楚这事有多少人看到了,若是知道的话,估计也不敢找上门来。

    “嗤,你儿媳小产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们弄的,你问问村里的人,看有多少人是亲眼看到了,当时可是你儿子自己出脚踹的你儿媳,你怎么好端端的找我们算账呢?”

    这董杨氏的话,当真是让人发笑,明明是他们的不对,结果还气冲冲的跑到了这里来踢馆。真当她是吃素的啊?

    “就是啊,你莫不是找错人了?居然把这样的事怪到了人家莫家身上,羞不羞啊?”

    “唉,你这就不知道了,人家要是会羞的话,那早就羞死了,又怎么会待在这里呢,不过这董家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明明是他们自己打起来把孩子弄掉的,关人家啥事啊,简直是莫名其妙。”

    “嗯嗯,就是说嘛,这人啊,果然是树不要必死无疑,这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

    一番番的话,就这样飘进了董杨氏的耳朵里,她简直是不敢相信,他们说的居然是这邪,明明是她儿媳被人家害的小产了,怎么还有人来说她瞎胡闹不要脸呢?

    当下一个没有忍住,直接就冲着人家吼道:“我的家事,和你们有啥关系啊,长舌妇就是长舌妇,难怪一辈子攀不上高枝儿。”

    那人只是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立即就转身离开了,这都什么事嘛,这老太婆也未免太嚣张了,有钱就了不起啊?她还就不信了,这一辈子会赚不到银子。

    董杨氏冲着那人说完后,又冲着莫老爷子叫嚣了起来,“穷酸破落户就是破落户,就算穿的是再怎么金贵的衣服,到底是穿上龙袍也不像皇帝,何必呢,只能是自取其辱。”

    “是啊,我们是自取其辱。可是我们总比那些送上门的人来自取其辱的人好吧,好歹这里是我们莫家的底盘。”莫瑶瑶到底是经不住事,当下就反说回去了。

    那董杨氏闻言,不禁冷哼了一声,“哼,没想到你们莫家的家教便是如此,长辈说话,小辈们可以随意插话,当真是好家教啊,还有这事你们看怎么办吧?”

    “你不要太过分。”莫胜明也觉得自己再好的脾气也要被气炸了,这老女人当初就知道她不好惹,没想到那么多年了她还是没有变,还是那么的咄咄逼人。

    “哼,我可一点都不觉得过分,倒是你们做错了事就像这样逃开么,想的倒是美。”董杨氏冷哼一声,眼底不屑的看着莫胜明。莫胜明闻言,脸色瞬间就铁青一片,双手紧握拳头,若不是顾及对方是个女流之辈,怕是早就冲上去打人了。在莫胜明这里是有顾忌,但是王氏可没有任何顾及,直接就冲了上去,以任何人都无法拦截的速度,扬手就给了董杨氏一巴掌,“啪……”

    响亮的耳光声让筱筱一行人心里有种扬眉吐气之感。

    而此时董杨氏却被她这一掌给打蒙了,就连梳的一丝不苟的发髻都被打散了些,而后反应过来时颤抖着手指着王氏,顿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哀嚎道:“泼妇,你个泼妇……,来人啊,快来看啊,他们使计害了我的孙子,如今还不放过我,想要打死我,大家快来评评理啊。”

    经过她这一哀嚎,围观的村民也越来越多了,从头看到尾的人自然不会听信她的话,而半道来的先是指着莫家人议论,但是其后听到始末时,便倒戈在了莫家人这边,开始对着董杨氏指指点点。

    而董杨氏自是偷偷的看着围观的村民们的反应,刚开始心里还在暗自发笑,但是随后却笑不出来了,而且脸色也越来越青了,最后没有一个人在她这边时,自己个又立即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王氏就怒道:“死老太婆,老娘和你拼了。”

    语毕便想冲上来打王氏,就连手都已经扬起来了,而此时站在王氏身后的莫家三兄弟岂是吃素的,顿时就把王氏给护到了身后,把董杨氏扬起来的那只手给抓住了。

    “哼,臭女人,你真当我们兄弟几个是吃素的?还有你媳妇儿是怎么小产的,在这里的乡亲父老们都可以作证,需要我们把事情经过给你重演一遍么?”莫胜明眼里闪过一丝厌恶。当初就知道这女人不是什么善茬,果然是这样,若是当初小妹没有去退亲,那么如今小妹估计还不知道要受什么样的苦呢。

    董杨氏看着莫胜明,浑身被气的发抖,咬牙道:“放开我,你个穷酸户,别以为自己攀上了高枝儿,还指不定人家是不是有正妻呢,也说不定你那引以为傲的妹子只不过是人家的外室呢。”

    “啪……”

    王氏听着她那邪,心里又是忍不住的冲上去打了她一记耳光,揪着董杨氏的头发恶狠狠道:“我当是什么那么臭呢,原来是有人嘴巴里流脓了,要不然怎么会那么臭呢。你个老妇,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否则我打不死你。”

    董杨氏不必王氏做惯了蓬,她跟着董亮时,已经是夫人,底下有人伺候,根本就不做重活,自然是不敌王氏,不过她的指甲却被修的又薄又长,她打不过王氏,就直接用指甲抓挠王氏,俩人下起手来也没有一丝的仁慈,看的莫胜明几人心里很是担忧,怕自己的母亲受到伤害。

    而跟着董杨氏来的还有一个丫鬟以及一个车夫,本来那丫鬟是想上去帮董杨氏的,还好被刘氏眼明手快的给抓住了,那车夫自是更不用说了,光是莫老四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此时的董杨氏哪里还有贵妇人的模样,如今被王氏打的是披头散发,犹如一个女鬼一般,王氏亦是不比她差,身上手上都是被董杨氏抓的红痕,而林氏和田氏以及莫小菊则是想上去帮忙,被莫老爷子给拦住了,在他看来,王氏尽管被挠的很惨,但是她始终是占上风,所以他压根就无需担心。

    终于打了好一会儿,王氏也终归是老了,一个不慎被董杨氏抓到了空子,被董杨氏给扇了一巴掌,力气之大,让王氏嘴角都流出了刺眼的鲜血。

    莫胜明连忙把王氏给扯了回来,护到了自己身后,但是他也被董杨氏丢过来的一个石头给砸到了身上。董杨氏恶狠狠的盯着莫胜明一行人,“好你们个莫家,别以为你们赚了点小钱就可以耀武扬威了,哼,我董家可不是你们能惹的起的,我们董家家大业大,我倒要看看你们那几个小店铺如何与我们斗,而且我还是秀才他娘,将来等我儿子入朝为官,看我不让我儿子把你们都给抓进大牢里,让你们吃官司。”

    “嗤,据我们所知,你儿子如今还只是秀才吧,当初他考上秀才时,就没有去参加秋闱,以至于到如今还是个秀才,你当真以为我们怕你?还有我们也不是好惹的。”

    莫老爷子也是忍无可忍了,这种人何须与她多费口舌,软的自是不行,那么能做的就只有硬来,倒要看她如何应对。她家一个秀才,我莫家四个秀才,拼起来也不怕她,更何况比起家大业大,哼,不就是几个死撑的店铺么,日进的银子还没有老四一家分店赚的多。他又有何怕的。

    “你们有什么好得意的,不就是让女儿攀高枝儿嫁了个商户么,士农工商,商人是最为低贱的,哼,怎么能和我们家晟儿比,怕是给我们家晟儿提鞋都不配。”一提到自己最为骄傲的儿子,董杨氏倒是忘了眼前的处境,不禁炫耀了起来。

    “噗,哈哈……”

    她这话一落,倒是让其他看戏的村民们大笑了起来,这董杨氏当真是以自己有多大,真以为自己是当官的娘了,人家莫家一门四秀才,光是人数就比过他们家了,更何况如今人家并未有放弃,而是直接又去参加了秋闱,如今消息还未下来,但是看他们的样子估计**不离十,也会高中,届时,到底是谁家比谁家高,这不是明摆着的么。

    “你们笑什么笑?都给我闭嘴。闭上你们的臭嘴。”董杨氏不明所以涨红着脸怒道。

    她的愤怒映在村民眼中更是一个大笑话,当下并未有一个人理她,正是因为这样,也让董杨氏更加的恼怒,当下就冲到了人群里,抓着一个小女孩家家的就打了一巴掌,“你个小贱人,叫你笑的那么欢,该死的贱人,小贱蹄子。”

    ------题外话------

    亲们,迷糊这两天有些不在状态,一想到即将到临的双十一我就浑身发抖,想直接晕过去,呜呜,肿么办,已经得了上班恐惧症了,呜呜……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