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302.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5章 原来是只猫

第165章 原来是只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外公,我看筱筱表妹绣的也挺好看的了,比起当初我学时那可是厉害好多了呢。”强压下心中的不快,脸上扯着一抹略微难看点的笑容奉承着。

    这句话让莫瑶瑶以及莫筱筱有些呆住了,她们刚刚没有听错吧?她是在巴结她们?姐妹俩对视一眼,脸上皆是不可思议的表情,她们和乔香月接触了那么长时间,若还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那么她们姐妹俩也可以不用待在这个家里了。

    乔香月像是没有感觉到三人没有理睬她一样,自顾自的娇笑道:“当初我学时,老是调皮捣蛋,就连教我的绣娘也十分的头疼,后来还是娘和奶奶耐着性子,强制着我去学呢,所以才会绣的现在这样,我看表妹这个已经是极好的了。”

    若说刚刚那句话她们只是不可思议,现在那么她们就完全能断定这乔香月在巴结奉承她们,至于原因么,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就没有必要再去问一遍了。

    莫老爷子挑了挑眉,听着这话并未做任何反应,只是盯看着筱筱,而筱筱也被盯的浑身发毛一样,讪讪的笑看着老爷子,“爷爷,您干吗老这样盯着我啊。您再这样,孙女会不好意思的。”说罢还故作一副羞涩的模样。

    “……”对着这样的筱筱,老爷子无力望天,而后没好气的说道:“赶紧向你大姐和你娘她们多学学,免得将来让人看不起。”说完眼角还瞥了瞥乔香月一眼。

    筱筱瞪大着眼看向老爷子,似是在问:您以前不是最喜欢她们姐妹俩么,怎么现在……?

    而老爷子则是回了个白眼给她,心里也是微微叹息,若是以前,他也不想这样对待乔香月,毕竟乔香月是自己大闺女的亲生女,也算是有自己一半的骨血,这样对她确实不公平,可是自从她们用乔家的势力来压迫他时,顿时就激起了他心中的不快,所以连带着对莫槐花也有了一定程度的怨气,自然是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对她了。

    “外公说的是,筱筱表妹,若是你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来找我哦,我也是可以教你的呢。”乔香月笑看着莫老爷子,彷佛是没有感觉到老爷子对她那种疏离的意思一样。

    筱筱闷闷的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却在暗自咋舌,这乔香月将来不得了啊,他们的态度都这样了她都纹丝不动,没有一点反应,若是她们的行为举止传了出去,只会说是她们自己的过错,连一个姑家的女儿也容不下,反倒是乔香月的态度却不会让人指责半分,反而有可能还会让人赞扬她大度,有了这个思量,筱筱也不禁重新打量了一下乔香月,如今的她似是有些不简单啊。

    忽然间感觉到有人在扯自己的衣裳,不禁看了过去,原来是莫瑶瑶也在对她打眼色,看样子两姐妹都想到一处去了,心里也不禁重视了起来,这个女人可真是无孔不入啊,不知不觉中就让自己一家人陷入了这样的境地。

    “月表姐今年多大了?”筱筱同样的压下心中的气氛,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乔香月,眼睛虽然充满了笑意,但是笑意却并未达眼底。

    她的问题让乔香月怔了怔,而后她红着脸说道:“十五,虚岁是十六岁。”

    “呀,你和我大哥是同年的啊?你看看我家这段时间老是有媒婆来介绍闺女,估计表姐你也差不多是这样吧,我看大姑对你好的很,肯定也是在帮你挑夫婿了。”筱筱脸色神色不变,仍旧是笑看着她。

    乔香月拿着东西的手指微微泛白,看向筱筱的眼神里充满了怒气,但是脸上却依旧笑的很和煦,“表妹,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依着我对我娘和奶奶的了解,估计也差不多了。”

    尽管她很不愿意提这个话题,但是却还是不得不承认,乔老夫人以及莫槐花确实是在这样做,自从莫家人离开了乔家,乔老夫人被好生气了一顿后,就开始着手替她选夫婿了,为此她才离开了那里,跑到了这边来。这才是主要的原因。

    “那不知道未来的二表姐夫会是什么样了,估计也是俊朗不凡吧,呵呵……”这话是莫瑶瑶说的,她自是知道自家妹子要做什么,不过不能操之过急不是。万一到时候乔香月来个狗急跳墙,那她们哭都没地儿哭去。想到这里,还是忍不住的瞪了一眼筱筱。

    而筱筱则是被她瞪得是莫名其妙,她应该没有说错话才是啊,干嘛瞪她嘛。想说出来,但是还是忍住了,不过仍旧是不服气的看着莫瑶瑶。

    莫瑶瑶看着她孝子的举动,顿时扶额做无力状,然后撇过眼不去看她,免得让自己做出揍人的冲动来。

    “其实……,什么俊美不凡的,我一点都不在乎,我现在……”乔香月低着头,半晌了才说道,“说句不知羞的话,我的心上人并未看上我,我……”

    “知道不知羞还说,那你是要做什么?”莫老爷子适时的出声喝止了她的话,她要说什么,难道他会不知道么,不就是想说喜欢云天,但是云天却看不上她么,这话要是传出去了,对日后云天的前程没有一丝的好处。

    被他这么一喝,乔香月眼睛红了起来,眼眶里也迅速的蓄满了泪水,楚楚可怜的看着莫老爷子,“外公,我……,我不是故意的。”

    老爷子忍不住懊悔,他怎么就吼出来了呢,唉,看着乔香月可怜的样子,老爷子心里也软了下来,眼睛里闪过一丝怜惜与懊悔,但是一向严肃过头的他,还是不怎么会安慰人,“行了,别哭行么,你这副样子……”

    说到这里他也说不下去了,这样娇弱的女人他见过两次,但是每一次都没有好事,一个就是那董家的媳妇杨柳,一个就是故作淑女的赵媚儿,在他心里,这样的女人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乔香月吸了吸鼻子,然后很是大度的说道:“没事,外公也是为了我好才会这样说的,我不怪您的。”说完还送上了一个大大的笑脸,此时的她眼角还含着泪,脸上却在笑着,莫老爷子怎么看怎么都觉着怪异。

    而筱筱算是开了眼界,这是梨花带雨后露出的节奏么?乖乖,难怪那么多男人喜欢柔弱的女人,光是这梨花带雨到破泣而笑就让人怦然心动啊。

    “行了,你们表姐妹三人慢慢聊吧,老头子我就去睡个午觉吧,这天气也怪冷的,坐火炉边坐久了就容易犯困,唉,果然是老了。”莫老爷子越说越小声,到最后变成了嘟喃声。

    筱筱表姐妹三人笑看着莫老爷子离去,“爷爷(外公)上楼小心点。”

    老爷子摆了摆手,然后才缓缓的离开。

    他一离开,三人就没有说话了,筱筱也认真的向莫瑶瑶学着怎么绣东西,而莫瑶瑶也是十分认真的教着,只有一个乔香月是单独一人坐那里,实则心里在咬牙切齿的咒骂着姐妹俩。

    “两位表妹,这里有些闷,我想出去……”

    “表姐,要出去就去吧,也是,这一整天闷在家里也确实不舒服。”莫瑶瑶看都没有看她,直接就说道。

    乔香月双手紧握成拳头,咬了咬唇,然后才说道:“确实,那表姐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出去走走。”说完便把自己手上的活计给停了下来,收拾好了一些杂事,这才缓缓的离开。

    而她一离开,筱筱也呼了口气,这女人现在这道行还真是越来越深了。

    “哟,你不是什么都不怕么,谁都害不到你么,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呀。”莫瑶瑶略微促狭的看着。

    被她这么一说,筱筱不禁脸尴尬的红了,挠了挠头,然后才说道:“唉,这就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我可不想再被人害一次,那样的体会尝试一次也就够了。”

    “嗯哼,是哦,一次也就够了……”莫瑶瑶好笑的看着她,眼底有着慢慢的宠溺。

    ——

    乔香月一边走着,一边恨恨的在心底骂着莫家人,都未有看路,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去了,等她回过神时,人已经到了河边,这条河是当初沉田花花的那条河,虽然她当初没有在这里,但是也有听闻过,事后有一次她和王氏从这边经过,王氏还特意和她说过,想到这里,乔香月立马就往反方向跑,似是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着她一样。

    跑了一段距离,离河边比较远了后,她才慢慢的停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真……,真晦气,呼呼……”,等她彻底的平息后,才发现自己又到了一处毛草比较旺盛的地方,略微有些惊慌的查看了四周,生怕这里也是和河边一样的地方,万一哪里有个死人,或是什么的,那她指不定会晕过去。

    忽然间一道细微的悉悉索索声把她吓到了,人到恐惧的极点,根本就叫不出声,只能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提着心看着那在动的草丛,生怕里面跑出一个让人极度害怕的东西。

    过了一会儿,那草丛不动了,乔香月也站在那里没有动,因为她腿早就软了,根本就动不了,只能是提着心聚精会神的看着那一处。半晌后,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从哪里冒了出来,紧接着是身子,而后便是长尾巴,整个身体暴露了出来,只见那个毛茸茸的东西,摇了摇头,还打了个哈欠,忽然发现乔香月在自己不远处,不禁弓起了身,凄厉却略带威胁的叫了一声,“喵……”

    见害她紧张了半天的东西是一只猫,乔香月不禁怒极了,捡起了身边一根长棍子,直接就挥了过去,“该死的猫,看我不打死你,居然还敢吓我。”

    那只猫被吓了一下,然后又叫了一声,这才离开了这里。

    乔香月见那只猫离开了,顿时身子一软,就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手也不禁在轻拍着自己的胸口,大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题外话------

    我又错了,o(╯□╰)o,今天更迟了,亲们对不住啊,呜呜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