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303.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6章 压惊,你娶还是不娶?

第166章 压惊,你娶还是不娶?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乔香月回到莫家时才惊觉自己的后背已经是湿透了,可见那个时刻她是有多担心。飞快的给自己换好了衣服,然后才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压惊。

    此事筱筱他们还是知道,不过筱筱几个也只是挑挑眉,简单的安慰了几句,毕竟她没事就行了,若是真有事难保不会怪在他们身上。不过象征性的安慰他们还是做的很好的,至少眼前这桌菜都是根据她的喜好做的,王氏的意思就是说慰问。

    “香月啊,幸好你这回没事,否则我和你外公啊,可真是会担心死的,还有那畜生也是了,没事躲那草丛里吓人,下次外婆我看到它了,一定把它宰了给你出气。”王氏佯怒的对着乔香月说道,嘴里的话让筱筱几人很是无语,这不是安慰三岁孝的话么,她奶奶是怎么把它说的那么理直气壮的?

    乔香月笑了笑道:“外婆,我没事的,您放心就是了。”

    “嗯,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王氏笑眯眯的看着她,还给她夹了一筷子的菜,顺便把蘑菇炖鸡汤里的鸡腿特意夹了出来,放到她碗里,脸上的表情是一副极为宠溺的表情。

    看着这样的王氏,筱筱表示有些hold不住,她奶奶这幅样子很不正常,真的一点都不正常。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却被莫云天的一个手势给阻拦了。

    好吧,既然有深意那她就不刨根问底了,反正她吃她的饭就是了。

    一时间桌上安静了下来,只是偶尔有几声筷子,勺子碰到碗的声音,而筱筱这顿也吃的挺饱的,反正她现在是很惬意就是了。

    “姓莫的,你们都他娘的给我出来。”

    “就是,有本事就出来。躲家里算什么本事啊。”

    “姓莫的乌龟王八蛋,给我出来。再不出来我就砸门了。”

    ……

    ……

    一声声的叫骂吵闹声从门外传了进来,筱筱刚才停筷喝了几口鸡汤,听到这声音不禁皱起来眉头,不仅是她,就连莫老爷子与王氏几人都是这样。

    而在另一桌上吃饭的护卫们也都露出了想杀人的表情,这吃饭的时间,谁那么没有眼色来这里闹事,更何况这里还住着解元和举人,当真是活腻味了。

    “怎么回事?”莫老爷子沉声问道。

    一护卫站起身拱手道:“老爷子,属下去看看。”

    莫老爷子点了点头,喧子不自觉的翘了翘,把手中的筷子放了下来,被人这么一打搅,顿时也没有了吃饭的兴致,大家也都纷纷的停箸等着护卫来传消息。

    不一会儿,那出去打探消息的护卫回来了,脸上没有多余表情,只是机械性的陈述道:“回老爷子,外面来了好些人,一直在叫骂着我们莫家,看着他们的样子,似是一家人。”

    莫老爷子闻言微微沉吟,“既然如此,那老大,你去看看吧。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莫胜明站起身,往外面走去,身后跟着四个护卫,而筱筱他们则是从饭厅转到了休息的厅堂里。不过莫瑶瑶和林氏则是在收拾着碗筷。

    不一会儿,外面的叫骂声彷佛是停了下来,莫老爷子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筱筱知道他没有睡着。至于其他人么,好似都没有紧张,就连一向风风火火的王氏也是如此,见此异状,筱筱不禁轻声的询问着王氏,道:“奶,平时你都是风风火火的,一听到有人在叫骂我们莫家,你都是第一个冲出去骂人家的,怎么今天你那么安静啊?”

    王氏白了她一眼,平淡的说道:“干嘛要出去,你爷爷说的对,人家越是骂我们,激怒我们,我们就应该冷静下来,认真的思索着对方的弱点,一击即中即可,和他们吵是最不明智的。”

    听着这话,筱筱简直是要对莫老爷子膜拜了,太了不起了,能把她奶奶给改造成淡定的人,真是特伟大,“不过,奶奶,你觉得会是什么人在骂我们呢?”

    “还能是谁,不就是眼红我们家的么,这事你别管,对了,这鱼也养了那么久了,这每次我出去到人家家里玩时,他们都在问什么时候可以捞鱼,这不,我就帮着问问,什么时候能捞啊?”

    筱筱眼珠朝上,眨巴了几下,然后说道:“嗯,明天我去和楚轩说一下,让他准备一下,把风声放出去,就说我们这里有近千斤的鱼肉卖,等到时候肯定会有人来买的,毕竟这新鲜的大鱼,这个时候可不多。”

    “这要是没有人来呢?”

    王氏这话一出,筱筱不禁扶额,她奶奶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么,这事还没办呢,怎么就不能卖出去了,尽管她心里在碎碎念,但是嘴上却是在帮着王氏解惑道:“我们早就和楚轩说好了,他家中产业里,酒馆饭馆很多,我们卖不出去的可以给他,他都可以接受的。”

    “他接收?我说筱筱啊,你也别什么事都靠人家轩儿好不好,他那么多事,哪里有时间再来管这样的小事,若不是他对你……,算了,你们的事我也懒得管,但是总有一条,别让他太累了,你看看,前些天他来看我时,那身子骨可真是瘦的。让人好心疼的,你可不能给他添麻烦。听到了没?”

    “……”筱筱闷闷的点了点头,心里在咆哮,奶,您老人家到底是我亲奶奶还是他奶奶啊,怎么净帮他说话,还有这段时间,这家伙都没有去查账的,都在自己家里逍遥呢,他哪里瘦了,您老人家从哪里看出来的?明明他都胖了好不好?

    尽管心里在郁闷,但是嘴上却是敢怒不敢言,到底是憋屈。而莫云天几人则是看出来了,都是不厚道的笑了出来。

    听到笑声,筱筱丢了个大白眼给他们,这群不厚道的家伙,亏得他们是同一个父母生的,都不帮她的。想着想着,不禁嘴都撅起来了,心里亦是恨恨不已,若是某人在跟前,恨不得冲上去打他一顿,筱筱心里也在默念:楚轩,等下次看我怎么饶你。

    远在家里的某人,不禁打了个喷嚏,而后笑了笑,估计是小丫头在想他了,呵呵,也好,等我忙完这事,明天就可以去千鲤村了,丫头,别乱跑,我很快就来了。

    坐在一旁的乔香月眼中除了羡慕还有微微的嫉妒,心里想着,什么时候她也能这样伏在王氏跟前,不过大抵应该是不可能的,毕竟现在莫家人防她就跟防狼一样,思及此,乔香月不禁苦笑了起来。

    相比起莫家人脸上灿烂的笑容,她这笑容是格外的刺眼,让人心里很是不舒服,而刚忙完厨房事宜的林氏正好看到了她的举止,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快,若是换做以往,她就是很不待见乔家人,但是也不至于把无辜人给牵连进来,但是上次的事,彻底是让她心里打了个死结,还是一个永远无法解开的死结。所以如今对待乔香月也是平平淡淡的。

    “娘,您忙完了,来,赶紧坐这边。”筱筱看到林氏出来,正好站起了身子,把自己的位置给腾了出来,“娘,累不累,女儿给您捏捏肩如何?”说完便走到了座椅后面,把林氏给按到了座椅里,手在她肩上不轻不重的按了起来。

    林氏笑了起来,“看着你这丫头那么小,没想到这力气还刚好,不轻不重的,娘,您要不要试试?”看着王氏的眼中带着些许的希冀。

    而王氏亦是一脸笑意的看着她,“既然这丫头要帮你按,那就让她帮你好好按按,我这把老骨头就算了,没的别把我孙女的手给咯疼了。”

    “嗨,瞧您说的,他们哪有那么娇贵啊。”林氏则是一脸不赞同的说道,“萱萱,你敢紧给你奶奶捏捏肩。”

    对于林氏前半段话,筱筱几人表示很忧桑,怎么这话说的他们好像是捡来的一样,兄妹几人对视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郁闷。

    “你这孩子,怎么还不快点啊?”林氏催促着。

    而莫萱萱则是郁闷的看了眼林氏,然后默默的站到了王氏身后,使出了力气,帮王氏捏着肩。嘴里偶尔说着:“奶奶,您舒服不?”

    而王氏的答案则是一脸舒畅的点点头,偶尔也会吐出几句,“恩,往左边点,对,就是这里。”再不然就是:“再重点最好。”而每当这时,莫萱萱总是会楞一会儿然后才默默的做着。

    此时外面的莫胜明则是一脸寒霜的看着跟前几人,恨不得冲上去把他们都送到老家去。与此同时,不怕冷喜欢看热闹的人也渐渐的围了上来,看着这一出好戏。

    “姓莫的,说吧,这事你到底想怎么解决?”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高傲的说道。

    莫胜明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不可能,想怎么做是你们家的事,与我们莫家毫无关系。”

    那汉子大怒道:“姓莫的,你们这些个天杀的,怎么,想不认账?我告诉你,门都没有。只要我白老三还有一口气,你们莫家就别想安生。”

    闻言,莫胜明好笑的看了他一眼,冷淡的说道:“认账?认什么账?这十里八乡都知道,我莫家从未欠任何人的债,你们想打秋风,莫不是走错地方了。”

    “姓莫的,你说话好歹得摸着良心啊,我家妹子对你们家大解元可是有情有义的,你们可不能忘恩负义。”一个尖锐的女声叫喊道。

    而莫胜明亦不是吃素的,当下没好气道:“你妹子对我儿子有意,难道我儿子就一定要负责么?而且听你们这些个意思,是她自己想不开自寻短见,与我莫家何干?”

    本来众人还在疑惑,这两家有何恩怨,如此一说不禁都明白了,想着前些天很多的媒婆一直进出这莫家,好像是有那么一次说个一次这个白家,估计是莫家没有同意,所以这白家才过来找茬了。

    “哎,我说你们白家是不是欺人太甚了?”一个村民看不过去了,不禁出声说道。“人家莫家都未同意你们的提亲,那你们妹子寻死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啊?”

    那汉子闻言,恶狠狠的看着他,“啊呸,什么关系?哼,我妹子自从在这边见过一眼他们莫家的大解元后就一直念念不忘,后来才鼓起莫大的勇气提亲,可恨他们这群姓莫的畜牲居然不答应,我呸,什么解元,什么举人,真是他妈的坑人。我那妹子自从得到他们拒亲的消息后就开始绝食,昨天差点就割腕死了,你说关不关他们的事?”

    他这番话,说的是理直气壮,而听的人都是一脸鄙夷的看着他们,这还不叫打秋风?你上门提亲人家就一定得答应?这话也太说不过去了,就算是市场上的猪肉,人家想买也就买了,不想买就不想买,就好像婚事一样,凭的是个你情我愿不是。像这白家的行为,他们还真是头一回见。

    “这白家人真是太气人了,这婚事啊,我看人家莫家拒的对,若是换做我,我也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娶这样人家的闺女,指不定他家的闺女有多野蛮呢。”

    “就是啊,人家莫家是什么人家,家里出了两个解元,两个举人,怎么可能会看上他们这样的屠户,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谁说不是啊,这白家未免太欺人太甚了,真当我们千鲤村没人了还是怎么的。”

    “我们千鲤村好不容易出了这么多的读书人,怎么可能让他们毁了他们,乡亲们,你们评评理,看是不是这样?”

    这话一出,当下便有好多人点着头,纷纷都在指责着白家人的行为。

    而那白家人则是轻蔑的看了一眼众人,然后才把目光对准了莫胜明,“我说,你到底答不答应,要是不答应,今儿个我就拆了你们莫家。”

    听着这话,莫胜明怒极反笑,“呵呵,就冲你这话,我还就不答应了。而且我莫家也不是你想拆就能拆的,乡亲们,若是他们真的动手打了我莫家人,大家可得为我作证啊。”

    “那是,我们一定会作证的。”

    “就是啊,莫老弟,我们千鲤村的人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欺负的。”

    ……

    ……

    众人纷纷的附和声差点没把白家人给气死,好在他们承受能力也足够,当下也只是冷哼一声,道:“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来人,给我拆了。”

    话音一落,便从身后拿出了一把杀猪刀,白家人来的也不多,也就是差不多**个人,各个手里都拿着杀猪刀,这场面饶是冷静的莫胜明也有些被唬住了。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老爷别怕,一切有我们呢。”

    莫胜明闻言冷静了下来,心里也有了底气,比起那只会杀猪的屠夫,他身后这些个护卫们可是有些拳脚的,对付他们应当是绰绰有余了,当下也只是轻声的说道:“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手,还有就算动手了也要以自身安全为上,懂么?”

    他的话让众护卫们感动至极,都纷纷的拱手道:“属下静听老爷吩咐。”

    而看着他的举动,白家人也有些畏惧了,毕竟他们和莫胜明身后的那几个人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一看就是练家子,估计他们几个还没有冲上去没准他们就被打了,当下除了白老三以外,其他几个都不禁生了后退之心。脚步也在往后面一步一步的挪着。

    显然,白老三亦是感觉到了,连忙回了头,看着那群人,怒道:“你们这些个胆小鬼,怕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