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308.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1章 看似平静实则波涛汹涌

第171章 看似平静实则波涛汹涌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年末最要紧的事也算是忙完了,且那乔香月也在过年前几天被接了回去,尽管她是哭的跟个泪人一样,但是莫家人都没有丝毫的动摇,若是一旦心软,估计自己又要被缠上了。

    日子一晃也到了年末最后几天,这些天莫家许多的族人都送了东西给筱筱家,不说多少,只论心意,每每他们拒绝时,人家总会来一句,这是你们应得的,再不然就是来一句,你们都收了他们的,就是不收我的,莫不是看不起我?

    一到这个时候,筱筱他们就无法拒绝了,莫老爷子这个时候通常会说:“没事,咱们到时候换别的送还回去就行了。”最后筱筱他们还觉得挺有道理的,就没有再拒绝,只不过那一笔笔的帐还是写的很清楚,比如某某某家送了什么,价值多少,然后等到时候就送等值的过去,就算是相互抵消了。

    筱筱今年收到的礼物算是较多的,楚轩送的一套丝质衣服,但是在筱筱看来,还是有些奢侈,更何况他还送了一支赤金红宝石簪子,拿手里掂了掂分量,确实够重的。

    小心的放到了盒子里然后收藏了起来,看着放床上的那套衣服,筱筱嘴角不自觉的翘了翘。

    如今的小青叶也会说话了,只不过有些吐字不清,再加上那口水直流的样子,着实乐坏了一帮人,而莫小雨亦是当起了姐姐的角色,一点都不让人操心,反而还会照看小青叶与小云澈俩人。

    大年夜这一晚,许多人家里都过的十分热闹,莫家一族的孩子们也是在今年一年里拿到的压岁钱是最多的,兜里的吃食亦是最多的,衣服也都是攒新的,这一幕幕落在了别人眼中,简直是万分的刺眼,但是却又无可奈何,谁让他们没有那样的能耐呢,敢去拿自个儿的家底去赌呢。

    筱筱他们也是一袭新衣,围坐在桌上,桌子上有个叙炉,然后里面在煮东西,筱筱他们也时不时的加了些东西进去煮,这个吃法又是筱筱新做的,叫火锅,底料都是筱筱自己搭配的,筱筱那个煮菜用的炉子都是分开的,相当于现代的鸳鸯锅底一类的。

    “唔……,呼呼,好烫好烫……”莫萱萱被刚捞出来的鱼片给烫到了,连忙吹着气,最后见它没有那么烫了才放嘴里吃了起来。

    莫云风笑道:“萱萱,你都被烫到了还吃啊?”

    “唔就素要吃……”萱萱嘴里含着东西口齿不清的说道。

    而他们俩这行为自然又惹到了莫云天的白眼,顿时训道:“你们俩不知道食不言寝不语么,这嘴里含着东西也说话,这是什么行为啊?就不知道咽了嘴里的食物后再说话么?”

    莫云风与莫萱萱同时的缩了缩脖子,心里无比哀怨,想当初他们大哥多憨厚啊,多老实啊,怎么这书一读,就变成副德行了,时不时逮住了就开始训他们,从头训到尾,从内训到外,当然了,偶尔莫老爷子几人也是会被训的,但是次数不多就是了。

    筱筱嘴里嚼着羊肉片,挑了挑眉看着缩脖子的俩人,不厚道的咧嘴笑了,不过并未笑出声,否则又要被某人训了。

    小插曲过后倒是和谐一片,吃完了火锅便是守岁了,和往常是一样的,妯娌三人加王氏去打起了字牌,而筱筱也是拿出了自己用竹片削出来的扑克,教了莫瑶瑶以及莫萱萱玩斗地主,莫老爷子父子四人谈着话,许是在说一年的经历,至于堂兄弟四人则是手里拿着书看着。

    过了许久,当不远处一道烟花声传来,众人这才开始拜起年来了,而今年的压岁钱比去年要厚实不少,筱筱他们也只是笑了笑并未推辞,守岁完后,几人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休息,筱筱边打着哈欠,边走着,唉,不就是熬个夜么,怎么现在一点都hold不住熬夜呢。

    躺在床上的筱筱缓缓的闭上了自己眼,临睡前还在想着,自己总算是九岁了,家里也越来越好,但是对于这点,她还是有些不满意,离自己的愿望还有很远呢,今年,今年她要带领自己的村走出去,不过这地嘛还是需要购买的……

    每年大冬天拜年都会让筱筱恨不得躲在家里不出去,要不就是浑身裹得厚厚的,手里抱着一个楚轩帮她定制的暖炉,有了这些东西,她才敢真的走出去。

    大年前五天总是最为忙碌的,在大年初五,筱筱总算是把该走的亲戚都走完了,包括镇上的魏家,而每每这个时候,筱筱就忍不住吐槽,这亲戚未免太多了些。

    不过筱筱在去魏家时还听到了另一个消息,那就是赵家与董家的婚事提前了,是会在正月十七举行,至于原因么,通过林氏几人的旁听侧击也猜出了个大概,那就是这赵媚儿怀了身孕,这让赵家不得不尽快把人送到董家去。

    就按照董夫人以及董老爷那急着抱孙子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已经是迫不急的的把人娶进门了,而赵媚儿亦是恨恨的绣着自己嫁衣,尽管不甘心,但是还是没有办法,她也不得不承认,肚子里确实有了一块肉。

    莫家人听到这个消息时,一时间亦是感叹万分,没有想到这董家还真有这个福气,这才几个月,杨柳的孩子没有了,但是却没有想到一次意外,赵家小姐怀了这董晟的孩子,两家联姻对他们没有好处,但是害处却还是有的。

    对于董家,他们莫家是不怕的,毕竟两家现在是旗鼓相当,但是董家加上了一个赵家,这可是来势汹汹,让他们不禁有些心烦意乱了,尽管他们这边有魏家,但是很明显的,正在发展中的魏家与已经是发展成一定层度的赵家,目前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就算是掐起来,最终失败的,也是他们这边的机率大。

    ——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就这样扇在了那张白皙的脸上,顿时就浮现了一个红掌印。“逆女,你是要气死我啊?”赵长林捂着自己的心口,顿时有些喘不过气来。

    站在一旁的赵鹏连忙走上前去扶住了他,担忧道:“爹,您先别急,许是妹妹不是这个意思呢,您别动气了,气坏了身子骨可不好。”把赵长林扶坐到了椅子上,然后又端了杯茶水给他,看着赵长林把茶水喝了,他这才慢慢的松了口气。

    眼瞥向脸颊高肿的赵媚儿时,眼里不禁又浮现了抹担忧,但是更多的是怒其不争以及无奈,他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倔性子的妹子,这性格不知道像谁的,他爹娘都不是这样的性子,跟遑论他了,“媚儿,你别在那里胡思乱想了,别再说这种话了,好好的给我把孩子照顾好,把自己的身体养好,等着嫁人就好了,懂么?”

    他就不明白了,那魏平涛有什么好的,值得她这么做么。居然到现在还想着要嫁给他,就算是为妾也要嫁,想到这里,赵鹏心里又忍不住的涌起了无名之火,很想冲着自己疼爱的妹妹把她骂醒,但是看到她如今委屈却又倔强的小脸时,却又下不了这个手。

    赵媚儿闻言,眼泪顿时就涌眶而出,哭道:“大哥,我真的不想嫁给董家那个伪君子,我只想嫁给平涛哥哥。我……”

    “够了,赵媚儿,你还知不知羞?他魏平涛要是真的喜欢你,他会不上门提亲反而去娶了一个村姑?如今他们连孩子都有了,你该醒醒了,别给我整这些有的没有的。”赵长林一脸怒意的看着赵媚儿,语气里那怒意不严而表。

    赵媚儿心里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爹娘和大哥都不同意这事,不过就是一件小事而已,为何就是不能同意呢,顿时不禁吼道:“爹,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就是不同意,我不过就是向你们提一个小要求,为什么你们连这个小要求都不能满足我?”

    赵鹏闻言浑身僵硬了起来,而后才慢慢的把目光看向了赵长林,果不其然,赵长林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此时眼中盛满了怒意,那眼底燃烧的熊熊烈火让赵鹏心里莫名的胆颤了起来,当下就抢在了赵长林开口前怒道:“媚儿,你还想发疯到什么时候?他魏平涛不会娶你,你懂么?”

    赵媚儿闻言,整个身子不禁往后打了个趔趄,双眼无神的睁着,嘴里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他不娶我,为什么……”

    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就算是去问魏平涛,他亦是不会给任何回复,就算是回复了,也只会是让赵媚儿更为心伤的话语。

    此时赵鹏心里想杀了魏平涛的心都有了,若不是这个男人,他那乖巧娇俏的妹子就不会变成这样,居然还被人破了身怀了身孕,光是这被人破

    了身的消息就被人当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更何况如今的未婚先孕,若是被人家说出来,他们赵家的面子里子都得丢光了,就连这赵媚儿都有可能会被人拉去沉塘。

    “行了,鹏儿,你把她带出去,我不想看到她。”赵长林紧闭双眼,摆了摆手让赵鹏把人带出去。

    赵鹏闻言点了点头,然后把呆滞中的赵媚儿给带了出去,就在他们转身离开的一瞬间,赵长林睁开了双眼,眼中凌厉的眼神让人不禁浑身发冷,犹如被毒蛇盯住了一般。

    此时的赵长林心里很是烦躁,这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家总是事事不顺,不管是生意上的还是生活上的,总是平静一段时间后就会出一件大事,就好像这几次,他们赵家的店铺,好几家都是被对方给逼的关了门,就算是重新开了门,但是生意确实门可罗雀少之又少。

    这让他无比的心烦,本来这次又听到了好几家也是如此的情况心情顿时就阴转大雨了,偏偏此时赵媚儿撞到了枪口上,这才让他的火气直接就喷发了出来,不禁打了赵媚儿,还把她再次给骂了一顿。

    不过在看到自己女儿那呆滞且又绝望的脸庞时,心里不抽痛是不可能的,毕竟是自己宠了那么多年的女儿,是自己的亲骨肉。想想自己女儿这些个经历,无一不是与那魏家有关,更甚之每次都有魏家的亲家莫家在,难道是两家联手对付他们赵家么?

    想到这里,赵长林不禁沿着这个思绪慢慢的想了下去,顿时就紧握双拳,两眼冒出了狠光,“魏家,董家是吧,你们欺人太甚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哼,你们把我赵家弄成这样,把我的女儿害成了现在这副人人唾弃的样子,我饶不了你们,我也要让你们尝尝绝望的滋味,哼。”

    “吱呀——”

    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脸带疲惫的赵鹏缓缓的走了进来,看到自己父亲的样子,一点都不奇怪,反而是视若无睹的道:“爹,你打算怎么做?媚儿她现在……”

    “她现在什么都不用做,嫁衣也让那些个绣娘帮着绣好了,她就安安心心的养胎,然后出嫁,再把孩子生下来。”赵长林面无表情的说道。

    赵鹏闻言,当下就微拢了眉心,道:“爹,这些你我不止说了一次了,可是妹妹她就是……”

    “就是不听是么?”赵长林打断了赵鹏的话,道:“鹏儿,我说过了,商场上没有仁慈这两个字,你的仁慈只会让人有喘息的机会,也会让她们发现你的弱点,这是最致命的的,所以你一定要给我克制,听懂了么?”

    “爹,我知道的,那这事您看……”

    他指的是魏家,知子莫若父,赵长林自然是听懂了,当下端起了自己的那被茶,轻拨着茶盖,眼睛里闪着幽幽的光芒,道:“无妨,我们慢慢来就是了,你何须着急呢。”

    赵鹏闻言浑身一愣,接下来便是有些欣喜的问道:“爹的意思是已经有了对付他们的办法?”

    赵长林顿时把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悠悠道:“没有。”

    “……”赵鹏不解的看着赵长林,没有对付他们的办法,那他们怎么收拾那些人呢,爹刚刚的话,他都听到了,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他还以为已经有了要对付那些人的办法了。却没有想到赵长林根本就没有想到办法,这不得不让他有些失望。

    看着他失望的神色,赵长林嘴角勾起了一抹古怪的笑容,“我们现在没有办法难道以后会没有么?且他们现在的势力那么小,我们想要收拾他们是易如反掌。”

    话说出口,赵鹏亦是恍然大悟,他爹这不是没有办法,而是在等机会,时机一到就能把那些人铲除,而且还是拔草除根,免得春风吹又生,想通了这点,赵鹏顿时就笑道:“爹,您老当真是智囊啊。”

    “哈哈……,什么智囊,不过就是一些你没有想到的细节让我想到了而已,鹏儿,记住,万事不可意气用事,亦不能带入感情的去处理事情,否则你将会陷入被动。行了,我要一个人待会儿,你先出去吧,好好劝劝你妹妹。”赵长林说完后,便背着手转过了身去,面对着墙上的一副字画。

    赵鹏点了点头,然后便离开了书房,把赵长林一个人留在了那里。

    筱筱心里忽然间突突了几下,略带着些许的心慌,看着这一切看似平静的现象,怕是却早已经是波涛汹涌,也许他们有可能被这平静的外表给骗了也不一定,但是会发生什么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