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309.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2章 传说中的小芳奶奶

第172章 传说中的小芳奶奶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终于这日子在殷殷期盼中度过了,往年筱筱他们还会在元宵佳节那日去逛逛的,但是现在如今更是没有时间了,家里分店一个个随之而起,自然也是忙不过来的。

    筱筱家自家有两个小饭馆,当然了,之前购买的那个还是存在的,现在这家楚轩入了伙的亦是开的红红火火,连带着莫老三及莫老四两家人的店也是座无虚席。

    他们也有安排信的过的人在店里帮忙参与做食材这些过程,但是根据筱筱教的就是一个人只负责一小段的过程,这才保住了这秘方没有泄露。而那凉皮凉面更是成了莫老四家的招牌小吃。

    元宵佳节这日,舒斋里亦是人声沸腾,来往的人络绎不绝,有的是仰慕舒斋已久,有的则是老常客,更何况筱筱现在让莫家所有的店铺里都加了火锅,以供人选择,舒斋亦是不少。

    正月十五、十六还未开暖,自然吃火锅的人呢也是不少的,有的是今日吃了,明日再来的,就算是排了那么久的队亦是要吃到。况且价格也不贵,还有新鲜的蔬菜,有的还不是当季的,真是难为了这店家能想出来,他们这些个吃客也着实是心欢。

    两日匆忙的忙碌,莫云天兄弟几个亦是抓紧了时间在看书,空闲的时候就是练字,要不就是给筱筱讲讲这《天朝物质》上所些说述,再不然就是教堂姐妹四个识字,倒也是充实。

    筱筱他们十五十六这几日都在店里度过的,在十六下午这个时间段则是离开了镇上,直接回到了家里,要知道明天董赵两家联姻,还记得他们敲定的线路是要经过这千鲤村的,明天他们还真是想看看这赵家会怎么做。

    此时的赵媚儿心里已经是麻木了,既然已经事不可转,那她也只能是认命了,但是一想到魏平涛时,赵媚儿心里还是隐隐的抽疼,原本还略微有神的眼顿时黯淡了下来,嘴角勾起了一抹苦笑。

    “唉,媚儿啊,以后嫁了人可就是别家的人了,以后爹娘也不能时时为你出头了,还有听着,这次你嫁过去是正妻,万不可降低了身份知道么?”赵夫人一想到自己疼爱了那么多年的女儿要嫁人了,心里也是一阵难受,不禁就红了眼眶,“以后,大事小事都要靠你自己了,我……”

    赵媚儿眼神平静的看了看她,然后说道:“娘,正妻又如何?他们董家那些事大家又不是不知道,都是自私自利的,董亮是如此,那董晟更是如此。”

    “孩子,你别说了,就算此时后悔又能如何呢,现在已经为时已晚了,行了,咱们娘俩就别再说这些有的没的了,只有一条你听着,若是你受了委屈,你可以回来找爹娘说,就算将来我和你爹死了,也还有你大哥,你大哥是一定会为你撑腰的。”赵夫人怜爱的摸着赵媚儿的头慈爱的说道。

    听到她娘的这番话,赵媚儿心里也是感慨万千,若是说她到如今还不知道反思的话,那只能是说她不配为人,这段时间里,她难受憔悴,也把她爹娘给连累了,每每看到他们鬓角的白发,心里亦是难受万分。

    点了点头,然后才说道:“娘,我知道了,这时辰也不早了,您早点休息吧。”

    赵夫人闻言,眼里又是溢满了整个眼眶,红着眼看着赵媚儿,然后强忍住自己不掉眼泪,在看到一旁站着的丫头以及赵媚儿的乳母时,顿时说道:“秋娘,你是我的贴身婢女,亦是看着小姐长大的,如今你跟着小姐去董家,那小姐日后可就要你照顾了,可千万给我照顾好了。”

    “夫人放心便是。”乳母秋娘恭敬的说道:“老奴早就把小姐当做了亲生骨肉,自然不会让她受委屈,夫人放心。”

    如此,赵夫人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一脸欣慰的说道:“秋娘啊,当初你便是我最为亲近之人,如今亦是委屈你了。媚儿,日后你可得好好待你的乳母,听到了没有?若是有什么事自己处理不好,没有把握的,你可以问问你乳母,她自会教你怎么做。”

    “夫人折煞老奴了,什么教不教的,小姐本身就极其聪慧,又是我们赵家的大小姐,那些人自是不敢对我们家小姐如何,相反还得好吃好喝的供着。”乳母一板一眼的说着。

    那边听她说话的赵夫人以及赵媚儿眼底都微微有了些许的笑意,若说在整个赵家,除了赵长林夫妇以及赵鹏和赵媚儿外,有威望的还有这个秋娘,就算是这赵长林的妾室们见到这秋娘都要弱上三分,不过她让赵夫人安心的便是自己嫁给了赵家的管事,没有想去爬这赵长林的床,这才是赵夫人无所顾忌的用她。

    两人说了一会儿,赵夫人让赵媚儿对着秋娘行了个礼,赵媚儿微微的屈了屈膝,道:“乳母,请受媚儿一礼。”

    那秋娘见状连忙把赵媚儿给扶住了,当下红了眼眶,感激的对着赵夫人道:“有了这一礼,老奴自当是以死报答夫人的恩情。”她这辈子没有孩子,当初死活生下来了一个男婴,可是没有几日便去了,也是这一次伤了身子再没有机会怀孩子,而此时赵夫人正好把赵媚儿生下来,奶水不足,就让她重新当回了孩子的乳母,这知遇之恩,让她亦是无从报答。

    “瞧你,什么死不死的,明儿个媚儿还要出嫁,你怎么能说这么晦气的话呢。”赵夫人嘴上虽在埋怨,但是却并未有埋怨之意,反倒是嗔怪。

    秋娘笑了笑,然后又恭敬的站回了自己的位置,让赵夫人继续对着其他人训话。

    果不其然,了解赵夫人的还是秋娘,只见她皱了皱眉,用手快速的指了指其中的几个,道:“你,你,你,还有你……,你们都给我站出来,瞧瞧你们这身打扮,这是要做什么?想要去勾引新姑爷?”

    若说不是,她还真是不敢相信,这几个本就长的略微妖媚,这粉红色的袄子一上身,更是让她们显得娇嫩不已,如今的赵媚儿因为妊娠反应,已经是脸色蜡黄,再也不复当初那娇俏的容颜,被这几个人一衬托,更是显得赵媚儿老气了。

    她不说,赵媚儿以及那秋娘更是没有看到,现在被抓出来了,当下脸上神色就不大好看了,那秋娘更是气不过的冲上去就对着几个人连掴掌,直把几人的脸扇的红肿了才罢休。然后才喘着粗气嗤道:“几个不要脸的小贱人,居然敢这样穿着,明儿个就应该打发了你们。”

    几个小丫头被这一举动给吓坏了,当下就连连磕头求饶,那赵夫人当初便是被自己身边的几个二等丫头背叛,爬上了赵长林的床,为此她还差点就动力胎气,现在又看到这样的人自然是新仇旧恨都算到了她们头上,恨恨道:“来人,把她们拖去柴房,然后等小姐的婚事过了,再把人牙子请过来,将这些个不省心的打发了。”

    很快的,门外走近来了几个粗壮的婆子,把几个连连哭叫的小丫头们带了出去,此时屋里只剩下了六个小丫头,一个个皆惧怕的低着头,不敢看赵夫人。

    赵夫人看着她们的举动,当下就说道:“把你们脸抬起来。”

    几个小丫头怯生生的把头抬了起来,眼底恐惧不已的神色让赵夫人很是满意,只有让她们知道怕了才能无条件的听自己的,“你们几个不错,对了,你们都叫什么?把名字都给报上来。”

    赵夫人适时的停了下来,然后略微的皱了皱眉,一旁站在的秋娘,连忙就递上了不烫不热的茶水,“夫人说了那么久,喝点水润润喉。”

    闻言,赵夫人眼里闪过一丝满意,还是身边的老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身边的丫头伺候了那么久连她的一个习惯都不知道,当真是蠢笨的可以了,下次还是换了的好。赵夫人此时心里微微想着。

    那赵媚儿此时也挺好奇的看着自己的娘,如何给自己挑选丫头,心里也是打算着,要如何的能学到自己娘身上的这些本事。

    坐在那不声响的赵夫人亦是看到了赵媚儿的神色,当下眼底有了些许的释然,给秋娘使了个眼神,让她尽情的说,也让她那不懂事的小闺女好好的学着。

    秋娘得了令,当下就对着俩人行了个礼,然后才冲着这几个小丫头,道:“我们赵家是大户人家,既然进了这赵家,就得守规矩,行了,刚刚夫人说了,让你们把名字给报上来。一个个来吧,就从你开始,那个穿绿衣服的。”

    那身穿绿衣的小丫头当下就跪到了地上,磕了个头道:“回夫人小姐,奴婢叫绿衣。”

    听着她的回答,赵夫人眼里又划过了一丝满意,但是脸上却不显分毫,淡淡的说道:“嗯,你倒是个知礼的,你这名字也起的明显易懂,是个好名字。”

    “嗯,绿衣绿衣,着实不错。”难得的赵媚儿也掺和了进来。对着这个名字也是大加赞赏。

    那绿衣闻言咬了咬唇,浑身还是有些瑟瑟发抖,“奴婢多谢夫人小姐的赞赏。”

    “哟呵,不错,这回答不错。”那边赵夫人还未发话,这赵媚儿倒是先开口说上了,在她看来,这个长得只能算是清秀的小丫头对他根本就不惧任何威胁,且看起来也是一个好拿捏的。

    赵夫人则是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赵媚儿,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挑丫头说是小事,但是确实再重要不过的了,贴身丫头自然是重中之重,一点都不得马虎,“罢了,既然小姐喜欢你,那你从今天起就升为大小姐身边的一等丫鬟,听到了没有?”

    “是夫人,奴婢知道了。”

    她的恭敬自然是让赵夫人和赵媚儿心里很是舒畅,心里憋着的那口气也松快了许多,看着其他几个丫头时,也没有了初时的冷冽,只不过那威严还是让几个丫头胆颤。

    “下一个……”

    第二个穿的亦是绿色衣服,不过看起来面相略带刑薄,当下赵夫人心里就有些不喜了,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夫人,奴婢名叫明媚。”她不若绿衣那么恭敬,看着她的行为,甚至可以称得算是倨傲了。

    赵夫人当下眉头轻蹙,不悦道:“你叫明媚?这个名字不行,大小姐本身就叫媚儿,你得改字儿。这样吧,就叫你明月吧。如何?”虽是在问,但是语气中却是透着不容置疑的口吻。

    那明媚的眼神当下就沉了沉,“是,夫人,明月遵命。”虽然嘴上说这遵命,实则心里很是纷纷不平,凭什么绿衣那个傻样就能得到她们的赞同,为什么她长的那么好,且又是如此的知书达理,为什么还会被改名,当真是不公平。

    尽管她心里很是不平,但是嘴上却是不敢说出来,若是不怕赵夫人处置她,说出来倒也是无妨,可是此时她的卖身契正攥在别人手里,自己的命如今都是别人的,她焉能不听呢。

    接下来的人,报出来的名字一个比一个粗俗,尽管赵媚儿不是诗书满腹,但是对于身边的丫鬟叫那么难听的名字,还真是让她很难看,顿时就把出了绿衣和明月以外的人叫到了自己跟前,一个个指过去道:“你叫红袖,你叫红桑,你叫蓝衣,你叫蓝蝶,你们觉得如何?”

    “是,奴婢遵命。”四人齐身行礼道。

    这几个人里面,赵夫人也帮着调整了一下,绿衣和红袖看着就比较放心,顿时就将两人升为了一等丫鬟,而红桑和蓝衣,则是二等丫鬟,明月和最小的蓝蝶成了三等丫鬟,划分下来后,除了明月心里不平外,其他人心里都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反正都是做粗活,在哪里做不都是一样么。

    当晚也是闹腾了那么久,赵夫人也觉得累了,顿时就离开了赵媚儿的屋子,而此时屋里站着一个秋娘,以及陪嫁的六个丫鬟,赵媚儿正坐在一旁发着呆。

    秋娘见状,心里也不禁叹息,这赵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个倔脾气呢,“小姐,现在天色不早了,明日您还有的忙呢,睡了吧。”

    赵媚儿闻言点了点头,“嗯,绿衣和红袖帮我更衣吧。你们四个可以退下了。”

    四人慢慢的退了下去,绿衣和红袖亦是帮着赵媚儿更了衣,等其睡下了,才跟着秋娘出了屋子。

    翌日天蒙蒙亮的时候,赵家和董家早已经是张灯结彩,而赵媚儿正被人机械化的画着妆以及穿着嫁衣等,头上戴着一个越十斤重的凤冠,脸上涂抹了上好的胭脂水粉,饶是她前些天面色蜡黄,如今也被打扮的娇艳动人。

    而董晟这边早早的就骑着大马摇椅晃的去迎娶新人了,虽说那赵媚儿脾气有些差,但是也算是一个美人坯子,比起杨柳那小家碧玉,这赵媚儿更是附和他的胃口,想想今天可以再次享用某女,心里就不禁有种猫爪在挠的感觉,痒痒的。

    筱筱一家子都在瞪着一张红色的纸,说的确切点就是一张喜帖,是董家送过来的,他们的意思,莫家人都知道,无非就是想要炫耀他们娶了一个金凤凰么。

    “怎么着,你们就那么难以抉择?”莫老爷子一脸不悦的看着莫家兄弟三个。

    兄弟三人各自看了看对方,然后微微沉吟片刻才说道:“爹,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去,这去了就是遭他们羞辱,还不如我们直接送点礼过去就可以了,尽了我们的礼数就可以了。”

    “我同意大哥的话,大哥说的没有错。”莫老四也是这般认为的。

    莫老爷子看着俩人,沉默不语的看着莫老三,“你怎么想的?”

    莫老三瞅了瞅两个兄弟,顿时有些郁闷了,这怎么都是他最后一个回答了,这要是回答的不好,说不定还得遭批,唉,他只是招谁惹谁了,虽然心里有微微的不悦,但是嘴上却还是说道:“我亦是同意,爹,你想想,这董家无非就是想要炫耀,我们若是去了的话,说不定还会遭到他们的侮辱,我们何必去自取其辱呢?”

    “三哥说的对,况且我们当初与董家就老死不相往来了,他们现在这样又是什么意思,难道爹您不清楚么?”莫老四略微浮躁的说道。

    莫老爷子被兄弟几人抢白说的是脸上一阵尴尬,不禁有些气呼呼的说道:“若是不去的话,难道任由他们看不起我们?”

    闻言,兄弟几人同时叹息不已,这说到底还是一个面子问题,若是换做别家,他们是怎么着也会去的,可偏偏是这董家,不过这董家还真是不能去,指不定他们什么时候就陷入圈套了。

    “爷爷,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有什么好怕的,况且他们一直就看不起我们,但是我们看得起自己就可以了不是么,何须要在乎别人的眼光呢?”筱筱也是有些忍不住了,顿时就开口说道。

    在她看来,两家的隔阂可不是已深可以代表的,那可是中间隔了条银河,不去人家会说他们怕什么的,若是去的话,估计董家也不会善罢甘休,不侮辱他们一番也是不可能的,这前后都行不通,唉,当真是为难。

    “胡说八道,孝子家家的,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莫老爷子听到筱筱说话,顿时就呵斥道,“你那么小就管这些事,难道你大哥教你的书你都学到狗肚子里了么,女则女戒你都学哪了?”

    筱筱被他一呵斥,顿时就愣住了,不仅是她,就连屋里所有人都呆住了,筱筱他们几个小的平时在他们说话时说上两句都不会有事,老爷子也不会呵斥,就连重话都不曾说过,怎么这段时间那么的反常呢?

    王氏一听自己的孙女被责骂了顿时就凶了回去,“你作死呢,你心里不舒服,凶孩子做什么,有本事你就撑起这个家,不要让人看不起啊,只会对着孩子凶,有什么用?”

    “闭嘴,妇道人家,头发长见识短,老夫懒得和你一般见识。”莫老爷子烦躁的瞪了一眼王氏。

    王氏被他这么一吼,也被吓到了,但是回过神后,心里不禁怒火上涌,道:“好,好,好,莫大元,你现在有骨气了,和我呛声,好的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打算,我可告诉你,云天已经说了他心里的想法,你趁早把你那点小心思收起来,最好也和你那个红颜知己说清楚,免得将来说我的孙子耽误了她那孙女的大好年华。”

    此言一出,众人心里顿时明朗了不少,许是这莫老爷子与这小芳又见面了吧,按照莫老爷子的心思,怕是有问上次那个事,估计被小芳给忽悠过去了,心里那已经被掐死的幼苗又复活了,还长的越来越好。

    一时间屋里就沉寂了下来,听到的只有莫老爷子喘着粗气的声音。

    过了许久,屋里还是没有人说话,但是那敲锣打鼓声却隐约的传了过来,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刚刚还在说这喜帖的事,一时间又转了话题,“行了,你们既然说不去就不去吧,反正我是懒得管了。”

    王氏闻言冷哼了一声,然后起身拉着她们几个小女孩就去了楼上,在她们楼上是可以看到花轿经过的地方,而林氏妯娌三人亦是齐步跟了上去。唯独莫老爷子父子四人坐在那里不动,莫云天兄弟几个一直是待在书房里没有出来,否则场面肯定不会是这样的。

    大红色的花轿由着八个轿夫抬着,一路送亲的人亦是多的很,当中可是包括了,喜娘,媒婆,以及大大小的丫鬟等,还有少许的护卫,生怕路上会出现点什么事。

    骑着马走在前头的董晟笑着拱手,脸上春风得意的很,看的筱筱心里冷哼不已,想来这个董晟肚子里也没有什么墨水了,估计也吃不了苦了,想来日后也是一个废的,除了吃老本坐吃山空,估计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成就。

    花轿里的赵媚儿心情很是复杂,少女怀梦的对象本是魏平涛,奈何天不从人愿,让她阴差阳错的配给了这样一个草包,想到这里,赵媚儿不禁感觉自己满腹委屈无处诉,想着大哭一场,但是听说新嫁娘不能哭,顿时就忍住了,但是心里却也越发的苦涩了起来。

    一天吹吹打打,热热闹闹的场面象征着一个女子嫁入了另一户人家,将要给这个人家家里传宗接代,更甚者是要当起一家之主母,责任可谓是不小。

    身着一身水红色的杨柳,苍白着脸看着在厅堂里拜堂的俩人,心里彷佛在滴血一般,手握成了拳头,指甲何时掐入到了掌心也不自查,眼底充满了恨意,本来她才是正妻,却没有想到如今她却变成了一个平妻,只是比妾高出那么一截,当真是让她难堪不已。

    “夫人,我们回去吧,您的身子还未好呢。”身边一个小丫头轻声的说道。

    杨柳闻言挑了挑眉,收回了自己的心绪道:“嗯,回吧,反正已经没有我什么事了。”

    身边那个丫鬟闻言,眼底闪过一丝心疼,这样瘦弱却又坚强的女子,当真是让人心生怜惜。

    从此刻起,我杨柳与你们董家至死方休,不把你们董家搅乱,我不叫杨柳。

    拜完堂行完礼后,董晟和赵媚儿便去了新房,这是重新装饰过的,比起和杨柳成亲那会儿,不知道要宽了多少倍,亮敞了多少倍。

    筱筱这边也确定是没有人去,在知道这个消息时,筱筱也只是挑了挑眉,这是在意料之中的事,反正她也不怎么在乎。但是这好奇心则是越来越重了,从不露面的小芳到底是何许人也,居然能让她爷爷到这把年纪了还如此维护?

    董家那边是春意无限,而筱筱他们家则是低气压,他们这些人都不敢喘大气,就怕撞到了枪口上。

    莫老爷子与王氏吵架受害的则是他们这些个笑的,想想着年岁加起来都差不多有一百五十岁的人了,居然还玩这个,当真是让他们心里颤巍巍啊。

    “你说说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一提到小芳,你就跟炸了毛的猫一样,小芳有什么不好的?”莫老爷子不禁数落着王氏。

    而王氏闻言,只是冷哼了一声,并未做任何答复,在她看来,这莫老爷子已经被那个女的骗的团团转了还不自知,一个劲儿的想要帮那个人,早在很久以前,王氏就知道莫老爷子很爱助人为乐,但是现在看起来,这事可不是助人为乐那么简单了。

    筱筱他们听到他们又要开始吵架的节奏时,心里不禁郁闷至极,这都是什么情况,为了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老夫老妻居然能吵成这个样子,当真是让他们无奈。

    “咚咚咚——”

    大门被敲响的声音传了进来,那边也早已经有了护卫去开门,而筱筱他们则是一脸迷茫的看着门口,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有人来找他们呢?

    在看到进来的人时,王氏犹如被雷劈到了一般,僵在了原地,莫老爷子则是略带着惊讶且又欣喜的表情看着那人,而莫胜明几人以及筱筱他们则是一脸迷茫的看着这个情况,怎么这个情形越看越不对劲呢?

    这是一个看起来年近五十多的妇人,身上穿的是一件深紫色的袄子,内着同色的罗裙,略带些银白色的头发盘踞着,发髻梳的一丝不苟,看起来还是精神抖擞。可是莫老爷子和王氏的表情那么的不和谐呢?就在一瞬间,大家才恍然大悟了起来,莫不是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小芳?

    “小,小芳,你怎么来了?赶紧坐。”莫老爷子也只是惊讶了一下,然后连忙的就招呼了起来。

    而王氏则是抿着嘴冷眼看着,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女人居然还敢找上门来,真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了。

    那叫小芳的则是笑了笑,看着莫老爷子的眼神很是温和,一点陌生感都没有一样,张嘴就说道:“呵呵,我要是不来,估计你都把我这个人忘了吧,对了,这是嫂子吧,嫂子,你好啊。”

    王氏闻言,略微怪异的扯了扯嘴角,“嗯,你好。”

    筱筱知道王氏此时的心情,见到了一直被丈夫挂在嘴边的情人了,心里还是颇为窝火的,更何况这人还找上门来了,与自己自来熟一样的说着这话,搁誰心里谁不会难受啊。

    但是也隐约的筱筱也赞同了莫云天的话,这个女人不是一个善茬,就冲她那温和的性子,就能知道她不是一个好货,一个当了寡妇的人,听说还在二十年前就是了,怎么着这寡妇门前本就是非多,若是性子软的话,早就不知道被谁给哄了去了,性子硬的,大多都变成了泼妇,闻之避之不及呢。

    莫老爷子此时也不禁紧张了起来,筱筱看来活像个愣头小子,“那个,小芳,你喝茶,这是我们自家做的花茶,听说对身子好。”

    “我说呢,这茶飘着一股子的香味呢,难怪是花茶啊,哎这花茶是个什么东西?怎么做的?说实话,我感觉这茶确实好喝,不知道能否教教我呢?”小芳一脸笑意的看着莫胜明。

    而站在一旁的人,则是顿时就竖起了浑身的防备,打听花茶做法,开玩笑,这怎么可能,这茶叶在天朝本就不多见,他们还要拿去卖钱呢,怎么能教给一个外人呢。

    听到她的话,莫老爷子不禁免泛难色,道:“这个可能不行……”

    “为什么不行啊?这个茶真的是很好喝的,刚刚你也说了,这个对身子有好处,想着我守寡二十年,这身子老早就落下了一身病,我看着花茶挺好的,刚刚还觉得身子有些不舒服呢,现在喝了几口,顿时就好了许多了。”

    筱筱嘴角抽了抽,喝了几口就好了,您老蒙谁呢,这茶就只是用的菊花茶加了bing糖而已,又能好喝到哪里去?这人说话还真是不打草稿的,张嘴就来了。

    ------题外话------

    亲们,八千够了么?好吧,若是不够,迷糊明儿个或是后儿个继续努力之,这算不算是爆发呢,o(╯□╰)o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