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310.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3章 皇家秘闻,拉个垫背的

第173章 皇家秘闻,拉个垫背的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那边莫萱萱也是直接对天翻了个白眼,她怎么没有听说过她们家的花茶是能治百病的?同时嘴角抽搐的还有莫胜明兄弟几个以及王氏婆媳几人。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

    “这位是小芳奶奶?”筱筱看着莫老爷子失了防备之心,还想着把他们给说出来,顿时就插了句话,道:“我可是听我爷爷经常提起您呢,说您是如何的贞烈,叫我们姐妹几个和您好好学学呢。”

    莫老爷子喧子翘了翘,他什么时候叫他们学小芳了?这丫头又在胡说八道了,顿时瞪了筱筱一眼,“小芳啊,这孩子就喜欢胡说八道,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呵呵,没事,孩子嘛。总归是会有些脾气的,好好教教就是了。”小芳笑着看向莫老爷子,而筱筱离她较近,没成想居然从她眼底看到了丝丝的情意。没错,就是情意,不禁倒吸了口气,这女人,哦不,是这老太婆到底想要干什么?

    王氏站在一旁看着俩人一说一唱的心里不禁难受得紧,而小芳说的那句话,彻底让王氏怒了,不过她也知道克制自己的脾气,顿时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老姐姐这话说的,我家筱筱话也没有错不是,您的丈夫去世那么多年了,您为他守了那么多年的寡,还给他带大了两个孩子,这不是贞烈是什么?”

    小芳听到这话,脸色不禁变了,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道:“嗯,这孩子说的是好……”

    一旁的莫老爷子脸色也变了,铁青着脸瞪着王氏,而王氏亦是不怕他回了他一个挑衅的眼神,“像是在说,你既然敢做初一,就别怪她做十五。”

    屋里停下了说话声,顿时就安静了下来,莫家人除去莫老爷子以外,其他人都是一脸无所谓的坐在那里,而筱筱亦是在脑海里无限放大的yy着等会儿的结局,不知道会是她奶奶赢呢,还是那个小芳赢。

    过了许久,莫老爷子终于开口了,“你们没事做么?都杵在这里做什么?”

    众人无辜的看着莫老爷子,“我们的事都做完了,这不正在休息么。”

    “……”莫老爷子被话一噎,不禁涨红了脸,眼角瞟了一眼那边坐着的小芳奶奶,沉声道:“你们没事的都给我出去,别在这里碍眼。”

    话音刚落,便听到“嘭……”的一声,一个茶杯就这样狠狠的被人搁到了桌上,王氏正一脸怒意的看着他,冷笑道:“老爷子,您这话说的,这是他们自己的家,他们爱着哪待着就在哪里待着不是么,怎么就碍着您的眼了。”说完亦是狠狠的剜了一眼坐那边的小芳。

    莫老爷子闻言也不禁懊恼了,他刚刚的话还真是说错了,但是又拉不下脸来向几人道歉,不禁尴尬在了那里,讪讪的说道:“额……这不是口误么。”

    “哼……”王氏冷哼一声,撇过头不去看俩人。心里难受的她想痛哭一场,但是这个女人在这里,她不能在她面前落了下风,一定要忍住了。

    那小芳一脸愧疚的看了看莫老爷子又瞅了瞅王氏,不禁哭道:“大元哥,嫂子,我是不是不该来,若不是我来了,你们俩就不会吵架了,我……”

    “小芳,不关你的事,这是我和她的事,你若没事的话,就先离开吧,改明儿再来我这里串门子吧。”莫老爷子看着王氏的眼神沉了沉,对着小芳奶奶说话的语气却是十分的柔和。

    王氏闻言不禁又嗤笑了一声,这样的语气,莫老爷子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她,就算是有,也只是做做样子,哪像现在,真心实意的,难道她真的只是一个替代品?

    想着想着,王氏不禁悲从心来,明明眼中已经含泪,明明早已经是心酸不已,却仍要撑着,看这样的王氏,筱筱心里很是心疼,顿时就走了上去,轻轻的抱着王氏,想要给她一份自己的能量。

    感觉到了筱筱的举动,王氏心里划过一丝暖流,含泪的对着筱筱点了点头,嘴角扯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这个笑容里充满了心酸苦涩,让筱筱心里也觉得沉甸甸的。

    一旁站着的兄弟几个看到自己的老母亲这样,也不禁怒火丛烧,恨不得将那个叫小芳的女人从千鲤村给赶出去,但是他们没有这个权限。也只能是站在一旁干着急。

    “奶奶,您没事吧?”心思缜密的莫瑶瑶早就发现了王氏的情绪有变,也不禁担忧的看着她。

    王氏轻微的摇了摇头,心里微微的欣慰了些许,没有莫大元,她还有自己的儿子儿媳和孙子孙女们,她现在只需要享福就可以了,不过这小芳的孙女想要进门,她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那边莫老爷子和小芳正眼神交流着,丝毫没有感觉到王氏这边的异动。

    许久之后,小芳收敛了脸上的情绪,微微的笑道:“今日多谢款待,还有这个菊花茶真的很好喝,大元哥你可真厉害,把这个都弄出来了。”说完又在四周瞅了瞅,最后眼神扫了扫在厅堂的堂姐妹几人,接着道:“我看大元哥是个有福的,儿孙满堂,我那个小孙女啊,和你们家瑶姐儿年岁相近,但是却没有瑶姐儿这般大气。看着就让人舒心。”

    听着她给莫瑶瑶的称呼,筱筱嘴角又几不可见的抽搐了,心里也不禁骂出声了,你才是窑姐儿呢,你全家都是窑姐儿,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她老姐的名字就这样被她给叫毁了。

    “哦?你孙女?嗯,也是,就是那次看到的那个长的清秀的小丫头?嗯,不错有你当年的风姿,将来也是一个美人,哈哈,下次你可以把她带到这里来,让她和瑶瑶她们一起玩耍。”莫老爷子没有什么想法,只是单纯的说道:“我这几个孙女啊,从小就调皮捣蛋,你家孙女来了,我还怕被她们给欺负了呢。”

    小芳闻言,顿时就笑开了,“好,我听大元哥的。”

    说完,俩人哈哈大笑了起来,而王氏如今则是冷眼的看着俩人,没有再说一句话,反正她已经被某两个人给无视个彻底了。

    接下来俩人把从相识到分开以及到现在相遇的事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筱筱听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看着这聊的不知道时间的俩人,筱筱心里不禁叹息,这都是什么事啊,有事下次说也不是不行啊,怎么能挑今天呢。这天都黑了。

    “咳咳……”筱筱干咳了几声,想要唤醒某人的神志,但是好像不成功。略微恼怒的筱筱不禁重重的再次咳了咳,“咳咳……”

    莫老爷子被人打断,顿时一脸不悦的看着她,“怎么了,有什么事不会说啊,非得这样,难道我就是这样教你的么?一点规矩都不懂。”

    筱筱闻言眼神暗了暗,老爷子似乎这段时间好像一直喜欢冲他们发货嘛,难道是更年期后遗症?看着不像啊……

    “怎么了,有什么事赶紧说,别没事就待在这里跟块木头一样。”莫老爷子一脸不耐烦的看着筱筱,刚刚他和小芳来人才说到好笑处居然被人打断了,顿时就让他火山爆发了。

    筱筱瞟了瞟那仍旧坐那的小芳奶奶,顿时就慢悠悠的说道:“你们还要聊多久呢?这天都黑了。”潜台词就是,老太婆,你们聊的超时了,这个天色也不早了,你从下午和我爷爷一直聊到了下午,没完没了了还,现在家里要吃饭了,你也该干嘛干嘛去。

    对于筱筱的话,小芳奶奶并未说话,只是一直微笑的看着她。

    但是莫胜明的话就没有顾忌,当下就直接说道:“怎么着,难道我们就不能聊天了?那个芳儿啊,要不今儿个你在我这里吃,把你的孙子孙女们也一起叫过来,大家也互相认识认识,你说如何?”

    筱筱闻言,有种被雷劈的感觉,笑话,要是把某人留这里吃饭了,那王氏还不得闹得天翻地覆啊,更重要的是,桌上坐着一个陌生人,她是适应不了。

    好在那人也有些自知之明(筱筱自认为),当下就笑着拒绝了,道:“没事的,大元哥,我这次不叨唠,下次一定来叨扰,还得把几个猴孩子们带来好好热闹热闹,大元哥,今儿个确实是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说着就往外面走去,莫老爷子也是此时回过了神,顿时就说道:“哎,那行吧,那个来俩人,把她给送回去,没得让她在路上出事了。”

    屋里没有人动,而护卫则是看向了筱筱,当初楚轩把他们遣到这里来时就说了,让他们一切都听筱筱的,现在莫老爷子有命,他们自然得要听筱筱的。

    筱筱点了点头,表示可以。

    护卫们得到了答案,连忙就推出了两个人,把小芳奶奶给送了回去。而此时的王氏与莫老爷子之间的夫妻战争也越来越烈,有时候还会波及到筱筱他们。

    “哼,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像什么啊?一点容忍的雅量都没有,像个什么样子?”莫老爷子拿着这话训着王氏。那喧子在他生气时就会跳着。

    王氏冷冷的看着莫老爷子,“我像什么样子?我这个样子很好啊,还有这个容人的雅量,比起你来,我还真的是大了很多。”

    “你瞧瞧你,一个妇道人家的,口齿这般伶俐,我真怀疑我当初是不是瞎了眼了。”

    “嗤……,你瞎没瞎眼我不知道,反正我是觉得我才是嫁错了人了。”

    ……

    俩人你来我往吵的是不亦乐乎,不分时间的,想吵时就来两句,然后又掐起来,偶尔是莫老爷子赢一回,要不就是王氏赢一回,筱筱隐约记得,俩人是十五比十五平局。

    每当这个时候,莫云天就无比的头疼,看着这乱七八遭的一切,每次都是他出来呵斥,俩人都保证了没有下次,但是事与愿违,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终于在某天里,莫云天受不了的离家出走了,去了镇上的红枫书院,而莫老爷子和王氏也适时的闭上了嘴。

    “看吧,就是你,要不是你和我吵,天儿怎么会离家出走?这一切都怪你。”王氏一脸控诉的看着莫老爷子。

    而莫老爷子脸上表情十分的怪异,有着懊悔,有着气愤,也有这愧疚,组合在一起,要多怪异有多怪异。“难道你没有责任?若不是你和我一定要吵,又怎么会让他离家出走?”

    比起王氏的愤怒,莫老爷子显然要淡定了许多,至少他还是很冷静的。

    而筱筱则是暗自的赞赏着自己大哥走的好,否则就他们这不分时间不分地点的吵闹,就算是死人都会嫌他们脸,指不定还会起死回生。

    “行了,爹,娘你们还要吵到什么时候?这天儿都已经离开了,难道你还想让风儿和云远云义离开么?”莫胜明略微沉声的说道。但是却无人知道此时他心里有多痛快,当初莫云天出这个主意时,他还不同意来着,现在想来,还是他儿子厉害,知道怎么去治这俩人。

    他的话犹如一桶冷水一样,当头泼到了莫老爷子和王氏的头上,把俩人即将要掐起来的火焰给灭了,但是却还是气鼓鼓的瞪着对方,筱筱扶额,这俩人到底要互掐到什么时候?

    一旁的莫云风堂兄弟三人无语的看着这一幕,唉,悔不当初啊,若是当初是他们离开那多好啊,可惜输给了他们家大哥,看着外表憨厚老实的人,一旦腹黑起来,那黑的可比那墨汁要浓稠。

    莫云天离开了足足有五天的时间,在此期间,莫老爷子以及王氏一旦有要吵架的氛围,总是会有人适时的出来组织,每回都是那么一个理由,若是你们不想再有第二个莫云天,那你们就尽管吵吧。

    一听到这话,俩人顿时就偃旗息鼓了,也算是缓和了好几天,而这一天莫云天也总算是回来了,不过他回来,也是立马要重新出发了,这回他们是要去参加科考了,会试过后便是殿试,这都不是闹着玩的。

    知道事情的重要性,莫老爷子和王氏也彻底的释然了,心里都怀揣着担忧,要知道他们这回去的是京都,整个天朝的首都,那繁华的地界儿让人很是羡慕,但是有时候也是会让人觉得很是压抑。

    知道了兄弟几个要去参加会试,村里也有人来给其送行,送行时却只见莫云天一人的行囊,不禁一个个都疑惑了起来,“老爷子,怎么回事,这怎么就你家大孙子去参加会试啊?”

    莫老爷子闻言,顿时喧子就翘了翘,略微郁闷的说道:“其他三个还小,他们还没有足够的惊讶和把握,所以想要留在书院再进修三年,到时候再去科考。”

    说这话的时候,莫老爷子心里一直在腹诽,什么留书院进修,不就是不想考么,用得着编这样的理由么,不过想想也是,这云风和云远兄弟俩确实年纪不大,若是真的过了,到时候人家也不定会高看你,就冲你这个年纪,人家就不会多看你一眼。

    而兄弟四人之前一直是同进同出,今天居然要分开了,顿时心里也是难受的紧,“大哥,小弟我就祝你马到功成,到时候可就是金榜题名了。”

    “是啊,大哥,我们兄弟几个还小,经验不足,就我和弟弟的举人,也是瞎猫撞上死耗子得来的,听说会试的题目很难,我们呢经验不够,年纪不大,所以只能是委屈大哥,你一个人先行,做兄弟的随后才能赶上去了。”

    另一旁最小的莫云义亦是如此,“大哥,我们相信你,一定能马到功成的,就算是个进士也是好的,到时候也是有机会进入内阁,先当个庶吉士,将来时间久了,官拜宰相亦是不难。”

    莫云天嘴角勾了勾,心情甚佳的说道:“让我做宰相倒是可以,不过到时候你做什么啊?我的马前卒?”想着筱筱送他的那份象棋,顿时嘴角又勾了勾,筱筱的心思,他能猜透,无非就是官场如战场,但是却又有一丝不同,战场上是流血不流泪的,但是这官场上确实杀人不见血,两者区别便是如此。

    而这象棋则是能让他开拓视野的,若是能掌控全局,那么他便能稳住不败之地,将来若是真的当官了也不至于会那么容易的被人拉下来。

    一家人把他送到了镇上出关的地方,那里莫小菊夫妇以及楚轩正在等候。看到驾车过来的莫云天时,莫小菊顿时就笑着哭了,道:“天哥儿,你是个好的,我们莫家将来就要靠你们几个了,现如今你的弟弟们还小,只能是你多担待些,你——可得好好照顾自己。”

    莫云天闻言也动容了,当下便说道:“姑姑放心,我不会让你们丢脸的,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考好这次试的。”虽然他嘴上和脸上表现的十分自信,但是实际上心里还是没有底。

    对于官场上的事,楚轩也不是有较大的明了,但是一些重要的人他还是知道的,当下就从怀里拿出了一封信,递给了莫云天,道:“这封信,你拿着,等到了京都,就去朱雀大街的秦家。把这信交给秦老爷子,他会照拂你在京中的一切。”

    莫云天幽幽的看着他,当下也不含糊的收了信,拱了拱手道:“多谢!”

    楚轩闻言微微一笑,道:“不客气,只要你能高中那便行了,反正我也是很乐意有一个后台更为强大的人做合作伙伴。”

    莫云天一愣,随之释然,道:“说的好,便是如此那就最好了,行了,爹娘,姑姑,姑父,照顾好自己,我会尽快回来的。”

    看着如今越发俊朗的莫云天,众人心里五味杂陈,唉,何时他亦是如此的有男儿气概了,今年的莫云天年十六岁,他们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幕。

    莫云天的离开,让莫家黯然失色了好几天,但是最后倒也是挺了过来,今年开始养鱼的时间比较早,且筱筱也想是试着,看能否种一批早稻出来,在现代一年两季稻谷很正常,不过就是不知道这里是否合适,与家人商量结果后,也是同意了,但是只能是拨一块儿土地给她试用,筱筱也乐的点头答应了,反正她要的也不多。

    在莫云天离开的第十天后,筱筱也总算是把她的稻谷弄出了芽来,白绿色的嫩芽让筱筱看到了希望,心里隐约的在兴奋着。

    “筱筱,今年你多大了?”楚轩身着一袭白衣斜靠着躺在贵妃榻上,缓缓的说道。

    一旁坐着看账本的筱筱头也不抬的说道:“九岁。”

    “九岁……”楚轩嘴里喃喃道:“九岁,呵呵,好啊,九岁了。”

    听着他这话,筱筱不明所以的问道:“我九岁怎么了,听着你这话怎么有种别的意思啊?”

    楚轩挑眉,笑道:“能有什么意思?你多想想就知道我什么意思了。”

    筱筱一愣,蹙着眉看着他,心里还是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当下便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我才懒得管你想说什么呢,反正我现在算好我的帐就行了,哦对了,上次让你打听我们千鲤村有谁要卖地的,怎么样了?”

    想到上次送莫云天后,回来之际筱筱就让楚轩去打听了,毕竟家里这些地还是不够的,她可是立志要当个有钱人,就这点产业,这点土地怎么能够呢。不过她出面买地的话,还真不一定会有人愿意卖给她,毕竟土地是庄稼人的根嘛,卖了根,人家吃什么。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么?你们千鲤村还真是有人要卖地的,还有卖水田的,不过嘛,就是不肯卖给我这个镇上人,他们就只想要卖给同村人。”

    同村人?筱筱皱眉,不明的看向了楚轩,但是而后便想通了,这地主们通常就不会好好的待这些地,哪里有他们这些个庄稼人对这些地好,为着此也想要给自家的地找一个好下家。

    看着她皱起的眉头,楚轩嘴角弯了弯,虽然这笑容里是有写好戏的成分,但是大多还是宠溺,“你说说他们奇怪不奇怪,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呢?”

    这点他还是很好奇的,为什么能卖给同村人,就是不卖给他呢?要知道这同村人里不一定有人能买的起的不是。

    他问的问题,筱筱直接就是笑了笑,道:“为什么?你猜猜看咯。”她还真不能相信某人这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大少爷能知道这事。

    “猜?”楚轩眉心微拢,这要他怎么猜,他又不是那些人,上哪猜这个去。顿时不禁郁闷道:“猜不着。”

    看着他那小可怜的表情,筱筱笑了,“就知道你猜不着,笨死了,那些地是那些人的根,自然想要给自己的地找一个好下家了,这样才能对得起祖宗啊。”

    是这样么?楚轩疑惑的看着她,这好像卖地早就已经是对不起祖宗了吧。

    筱筱略微讪讪的笑了笑,毕竟她也不好说这个问题,毕竟她也不是那群人不是,人家怎么想的,她还真管不着,反正她现在就是想要购地种地。

    “行了,你这帐都算了一天了,不累啊?饿不饿,要不我去让厨房做俩小菜上来?”

    筱筱摇摇头,道:“还好,反正都已经习惯了。”

    “你怎么不把这事交给你爹去做呢?”楚轩不明白,她有父兄可以帮忙可以依靠,为什么偏偏不去依靠呢,反而还一个人承担着。

    听到他的话,筱筱愣住了,她似乎没有想过要去依靠谁,毕竟她深知,你现在依靠着这个人,未必日后会时时是你的依靠,若是当这个依靠不存在了,她说不定会崩溃。思及此,顿时掀了掀嘴皮道:“若是习惯了依靠,那么将来,我是无法壮大的。”

    楚轩眼里闪过一丝心疼,顿时冲了上去,按住了筱筱即将翻页的账本,眼神深邃而悠远,“起来,你都一天没有吃东西了,赶紧停下了休息,然后吃点东西补充体力,到时候我陪你一起看这样行么?”

    筱筱讶异的看着他,嘴微微张了张,想要说话,但是却说不出来什么,只是觉得心里很温暖。半天后筱筱才嘶哑着嗓子说道:“你等会儿真的陪我?”

    楚轩眼角含笑的点了点头,薄唇吐出了一句让筱筱安心休息的话来,“一定,我从不说假话。”

    “好……”原本,她还想说谢谢的,但是思及某人老是说不用她谢,但是她的谢意却是在心里。

    让厨房做了饭菜端上来,楚轩象征性的吃了点,而筱筱则是饿虎下山一样狂扫,看的出来,她也确实是饿极了。

    “咳咳……,咳咳……”一阵急促的咳嗽声把楚轩唤回了神,见某人正被饭菜呛的直咳嗽,顿时就无语了,但是手上的动作依然麻利,倒了杯水递过去,另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把水喝了,这样会好受些。”

    俩人吃了饭,这才又开始核对起了剩余的账目,有了人帮忙,速度自然是之前的几倍快,所以不到两个时辰,所有账目便都已经核对完了,并未有什么不妥。

    “哎,终于核对完了,累死我了。”筱筱伸了个懒腰,这一天都闷在书房里,真是憋死她了。

    楚轩嘴角含笑的看着她,“有那么累么?有我帮你还那么累?”

    小鸡啄米般的点着头,双手来回的在自己的肩膀上揉着,道:“能不累么,看的我是眼花缭乱的,还有好几次差点就算错了。”

    “呵呵……,看你这速度,以后若是你家的产业多了,那你岂不是要晕过去?”楚轩嘴角勾了勾打趣道。

    筱筱一愣,还真是,难道以后就她在这里忙死忙活的?她之前也不是没有让爹核对过,但是他并不熟练,而且每次筱筱教他的核对方法也总是学不会,相对起来,她的三叔四叔们就好很多了,可她总不能让她三叔四叔去帮忙吧。

    看着筱筱那犹豫不决的模样,楚轩无奈的摇了摇头,“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要请一个信得过,有能力的账房先生么?”

    筱筱幽幽的看了他一眼,“上哪找去啊,这种人根本就不好找。”

    “……”楚轩略为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瞪着她,道:“你就不知道在门口贴一张告示?有人若是想来应征的话,那你完全可以考核看他是否能通过,这样不是简便了许多么?”

    筱筱闻言浑身一震,是啊,她怎么把这个法子忘了,唉,都怪上辈子太依靠网络了,读书可以通过上网找资料,求职也可以通过上网找,让她到这里来了,都不知道怎么去招人了。

    “哎,你说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招呢。”筱筱兴冲冲的又跑到了门口,让楼下的伙计去买张红纸过来,而她则是乐呵乐呵的坐那等着。

    楚轩看着她这说风就是雨的个性只能是无奈摇头,而后才正色的看着筱筱,道:“筱筱,你可还记得赵家?”

    赵家?筱筱眉头轻蹙,而后点了点头,“知道,怎么了?”

    楚轩嘴角勾起的弧度又大了些许,道:“我若说赵家快要完了,你信么?”

    “怎么可能。”筱筱一脸的不信,“赵家财大势大,且赵老爷和我爹爹差不多的年纪,怎么可能会看着赵家玩完呢。”

    闻言,楚轩一脸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的表情,慢悠的呷了一口茶,道:“赵家这些年来是很强大,但是若是有人慢慢的,让他毫无知觉的侵蚀着,你说,他们赵家……”

    筱筱一脸震惊的看着楚轩,“这就相当于现在的赵家并不若看起来的那般光鲜?”

    看到楚轩点了头,筱筱还处在震惊的状态里,有好几个疑问还是有些不明白,当下就开口问道:“难道是你们楚家在这样做?这赵家那么强大,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难道就不怕赵家反扑么?要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楚轩好笑的看着筱筱口若悬河,等她停了下来才慢悠道:“商场如战场,这些年里,赵家仗着自己财大势大,早就不知道得罪过多少人了,这样的事我不做,自然会有人乐意去做,更何况,这赵家还私自贩卖违禁品,这个把柄已经被人捉住了,若是抖露出来,那可是重罪,少不得也是要杀头的。”

    “什么违禁品?”筱筱不解,原谅她没有看完整部的天朝法典,因为那东西实在是太长了。

    楚轩闻言,眼里透着一丝光芒,然后才吐出两个字,“兵器。”

    筱筱被这俩字震的嘴巴都快张成o型了,这天朝里,除了皇帝老爷批阅通过的商家可以打造兵器贩卖兵器意外,其他的人,若是一碰这个,少不得都是株连九族的大罪,这可是视为造反呢。

    不过理智还在,筱筱顿时收敛了自己的表情,沉吟片刻道:“贩卖兵器是重罪,可是他这个兵器是卖给谁?”那些被允许打造兵器贩卖兵器的商家,最后制作出来的兵器,上好的都是要给皇家的,其次的才能是放在市场上卖,且买的人还得一一登记造册。不过这一条对于某些高官来说,可有可无。

    闻言,楚轩的眼神沉了沉,然后才说道:“他卖给的是洛王。”

    “洛王,他是当今圣上的儿子么?”

    “不是,他是太上皇之子,与当今圣上同父异母的兄弟,当初他母亲是后宫宠妃刘妃,而当今圣上之母是皇后,两人都生有皇子,年岁相差比较大,当今圣上大洛王十岁,不过当时的皇上是最为喜欢洛王的,子凭母贵,自然宫里头都阿谀奉承他们,倒是皇后和大皇子的地位有些不稳,不过他们俩倒也是能沉得住气,趁着洛王之母与洛王受宠之际,拉拢了前朝官员,最后太上皇驾崩,他们则是以雷霆之势让大皇子当上了皇帝。”

    说到了这里,筱筱也略微的懂了些,自古就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这宠妃在当时没有给洛王拉拢任何一个靠得住的官员,无非就是仗着皇上的势,认为将来皇帝是自己儿子的,却没有想到这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也是因为这样的自负才导致了他们与皇位失之交臂。

    这样的情况在中国历史上也很多,筱筱也见怪不怪了,不过她好奇的是这洛王怎么活到现在的?当下就看向了楚轩,眼神问道。

    楚轩笑了笑,继续说道:“当时的圣上年约二十,但是手腕确实十分了得,再加上太后娘家的势力,更是让他的地位十分牢固,不过想到当初他和太后经常受到刘妃的污蔑,让俩人时常被太上皇责骂,心里亦是恨的牙痒痒,想将两人处之而后快,但是朝堂之上的言官们,则是极力的阻拦,认为皇帝不能这样做,这嫡子诛杀庶母视为不孝,而诛杀手足兄弟更是让人觉得心寒。

    皇帝气愤之余也不得不认为言官们说的有理,但是既然死罪以免,活罪是无法逃避的,当下就把俩人贬到了天朝的极寒之地蕲州,封为洛王,无诏不得回京。”

    听了这么一大串,筱筱表示这个皇帝还是挺有救的,至少能听得进言官的话,没有杀两人,而且在他在位的时间里,并未有战事,能让百姓们安居乐业,能把当时地位堪忧的天朝以休养生息的手段一跃到凌驾其他几个国家的趋势,不得不让人敬佩他。

    “你的意思是说,这刘妃和洛王想要篡位?”筱筱思维绕了半天,终于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楚轩呷了口茶,说了那么大串,累死他了,听到筱筱的话时,亦是笑了出声,道:“没错,据可靠消息,这把柄已经在送往刑部了。”

    这个消息可比赵家要倒台重要的多,就算有人想要阻拦,估计也拦不住,这就难怪了为什么赵家在赵媚儿嫁出去之后没有来找他们的麻烦了,原来是有这么一层。

    不过赵家倒台,她还是挺希望的,毕竟谁也不希望有人一直盯着自己家,想着什么时候把他们灭了。

    “哎,你说的这些算是皇家秘闻了,你是怎么知道的?”筱筱心里也觉得有些怪异,听闻这楚轩一直是在青云镇长大的,当初圣上登基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他当时还未出生,他是怎么知道的?

    楚轩闻言眼神又黯了黯,不过飞快的又笑了道:“听说的。”

    筱筱差点没有被一口水给呛死,还听说的,这话谁敢乱说,这可是皇家秘闻呢,当下没好气的说道:“胡说八道,这可是皇家秘闻,谁敢在外面乱传。”

    “呵呵……”楚轩笑看着筱筱道:“你这丫头,平时看你迷迷糊糊的,没有想到此刻思维如此的清晰。”

    筱筱顿时就说道:“那是,我思维要是不……”说到这里,顿时就停住了,“啊呸呸呸,楚轩,你丫的能不能别转移话题?”这厮,明明说的好好的,怎么就被他转移话题了,当真是狐狸。

    “唉,筱筱,知道的太多对你没有好处,行了,今天我还有事,明天来陪你,我先走了。”楚轩说完,还不待筱筱回过神,连忙就离开了书房。

    筱筱看着他离开的脚步略微的混乱,像是有人在追赶他一样,难道这个问题他有什么难言之隐?

    走在路上的楚轩,心里亦是沉重,这件事他姨夫有和他说过,不允许他说出去,现在他对筱筱说了,应该不会让她受到伤害吧?他又何尝不知道那是皇家秘闻,但是他还是止不住的想要告诉她,免得将来他们也会被洛王或是赵家牵连,虽说两家关系不大,但是难保赵家不会想要拉个垫背的。

    此时的赵家已经是人仰马翻了,他们私卖兵器的事不知道是谁告诉了县令,而县令这次居然不顾同乡之谊,还把这份证据快马加鞭的送到了刑部,这样的结果,让赵长林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晕了过去。而赵鹏则是几近呆滞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题外话------

    吼吼,亲们,我万更了,乃们顶起啊,呜呜,表抛弃我,还有,这么多天了,我才发现,有妞给了我石头,也给了我花,在此,我特别的谢谢你们,还有默默支持我的妞们,我也谢谢你们了,以此万更来表示我的诚意,还有,收拾贱人的节奏,走起了,亲们跟我来吧,吼吼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