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313.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6章

第176章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许久之后,筱筱三人陆续醒来,楚轩和秦弘俩人还算是好的,至少在睡之前是喝了醒酒茶的,可是筱筱此时却是头疼欲裂,虽然事后喝了醒酒茶,但是效果还没有出来,所以她现在正呆呆的看着远处,脑袋呈现一片空白。

    楚轩和秦弘俩人缓缓的从楼上下来,脚步还是有些凌乱,看着坐那发呆的筱筱,俩人径直的坐了过去,修长的手按着自己的太阳穴。

    “这酒真够味的,啧啧,后劲儿也大。”秦弘微微抱怨,要知道,他平时都睡不了那么死,这回可真是睡死过去了,好在没有敌人过来,否则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楚轩轻哼了一声,表示同意。

    而筱筱在看到俩人时,脑袋的不适让她闭上了双眼,而后脑海里闪过了一个画面,顿时让她愣住了,呆呆的看向了楚轩,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那个,我是不是对你动手动脚了?”

    一句话让不适中的楚轩僵住了,只见他耳后根微微泛红,神色有些不自在,眼神也是微微的闪着,欲言又止的看着筱筱,最后还是闭上了嘴巴。

    “你这表情什么意思?有什么就说嘛。”筱筱此时酒还未醒,头脑还是有些不清晰,若是换做平时,打死她都不会刨根问底,要知道某人的神色就已经说明一切了。

    秦弘乐得在一旁看戏,笑眯眯的手上捧着解酒茶继续喝着,心里微叹,这样的日子也不错,没有硝烟,没有争斗,吃了就睡,睡了就吃,这可是人人都乐于享受的事啊。

    楚轩被筱筱的话弄满面通红,但是冷静还是有的,不过却是有些不好意思,“筱筱,你酒还没有醒,别说话了。表哥,赶紧倒杯解酒茶来,快去。”

    被点到名的秦弘愣了一下,但是而后便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屁颠屁颠的到了厨房,倒了一碗解救茶过来。

    “筱筱,把这个喝了。”楚轩手上端着解酒茶,温柔如水的眼神凝视着筱筱。

    筱筱微微皱了皱眉头,一脸嫌弃,“这都什么东西啊,那么难喝。”

    楚轩无奈,只能是轻声哄着道:“这个东西是解酒茶,可以让你不那么难受的,乖,赶紧喝了它。”

    看着楚轩坚定的神色,筱筱无奈的点了点头,然后慢慢的喝了几口解酒茶,“唔……不要了,把它拿开,好难喝。”喝下了一半,筱筱捂住了嘴,皱着眉看着他。

    “好吧,那你难受的话就和我说。”楚轩把东西放到了桌上,然后略带凉意的手指轻轻的按在了筱筱的太阳穴处,轻轻的按揉着。

    筱筱享受的微眯了眯眼,一脸欲睡的表情。最后打了个哈欠,慢慢的又睡了过去。

    而站在一旁的秦弘是看呆了,嘴巴都不自觉的张成了o型,看着楚轩把某人抱到了屋里,然后又下来,这才说道:“表弟,你是不是遇上了什么脏东西啊?”

    “你才遇到了脏东西呢。”楚轩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而后坐到了椅子里,手上端着筱筱没有喝完的解酒茶继续喝了起来,一旁的秦弘看的是一愣一愣的。

    而后笑眯眯的跑了上来,蹲在楚轩跟前,道:“表弟,你是不是把她放心上了?”

    楚轩闻言未回答,只是挑了挑眉。秦弘看着他的表情,知道他不否认便是承认了,当下就说道:“可是她只有九岁,楚奶奶是不会同意的,你今年都多大了?十八了吧,你奶奶肯定不会同意。她还等着抱重孙呢。”

    “那又如何,再等就是了,反正及笄也快了,也没有几年了,唔,还有七年吧,到时候我就可以娶她了不是么?”楚轩一脸无所谓,反正现在她还小。

    秦弘一脸呆滞的看着他,嘴里喃喃道:“你疯了吧,你明知道楚奶奶她……”

    “我知道。”楚轩知道他担心什么,当下笑道,“表哥,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奶奶的想法,但是她也知道这事,她是支持我的。”不过我没有和奶奶说筱筱的年龄。

    “哦,这样啊,那我就不担心了,反正你什么都能解决。”秦弘微微的抱怨,心里也是暗叹,别人都说他不按常理出牌,但是谁能知道他这个表弟才是不按常理出牌呢,有谁会喜欢一个小自己那么多的女孩呢,况且还自愿等她那么久。

    ——

    此时的董府还处在一派喜气之中,身为董大少奶奶的赵媚儿如今收敛了许多,面对董夫人和董亮时也没有太高傲,但是也没有委屈自己,面对董晟时也能笑颜以对,就连董晟的妾室们她也是和颜悦色的。

    董夫人见人就说她娶了一个好儿媳妇,孝顺公婆,礼待丈夫,宽和待人。就连赵老爷亦是如此,且赵媚儿就快为他们董家添丁,两人更是高兴不已。

    “小姐,不好了。”一个身着绿衣的丫鬟急冲冲的跑到了一个宽敞明亮的屋子里,屋内的摆设算得上是价值连城,墙壁上还黏贴着一个大大的喜字。

    屋内刚午睡醒的女子正在梳妆,闻言顿时就皱起了柳眉,冷声道:“放肆,本小姐哪里不好了?”

    站在一旁的还有一个老妇,听到俩人的话,顿时就冲了上去,冲着那个小丫鬟就扇了两巴掌,怒道:“我们家夫人好好的,哪里不好了,莫不是你这小贱蹄子诅咒夫人?”

    小丫鬟大气不敢出的任由她打,而后才哭道:“小姐,我说的是真的,今儿个奴婢奉小姐之命去找夫人,可是到那之后就看到了官府的封条把赵家都给封了起来,奴婢打听了之后才知道……”

    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嘤嘤的哭泣了起来。

    那女子一脸惨白的盯着她,身子晃了晃,道:“到底怎么了,赶紧说啊。”

    “奴婢打听之后才知道,老爷和夫人以及大少爷都被官府抓了起来。呜呜……”说完后,丫鬟立即就哭了起来。

    赵媚儿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炸开了,怎么会,她父母大哥都被官府抓了,怎么可能?赵媚儿不信,她父母大哥从未做过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怎么可能会被官府抓起来,心里如此想着,嘴上亦是如此的呢喃道:“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呢,我爹娘大哥都不是坏人,官府凭什么抓他们?”

    秋娘看着赵媚儿的神色,连忙上前把人搀扶住了,道:“夫人,这事有蹊跷,老爷夫人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被抓?还有咱们家少爷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莫不是官府抓错了人?”

    “对,一定是官府抓错了人,不会的,我爹娘他们不会……不会……”赵媚儿心里希冀着,她的爹娘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

    可是小丫鬟的话,再次打破了她的希冀,“小姐,奴婢起初也是不信的,可是奴婢去了官府,想要去大牢里探视老爷夫人,可是,可是奴婢进不去,听官府的人说,老爷和少爷涉嫌私自贩卖兵器……”

    赵媚儿闻言顿时就跌坐到了凳子上,双眼无神的望着那个丫鬟,脑海里回放着丫鬟的话,涉嫌私自贩卖兵器,呵呵,怎么可能,私自贩卖兵器是死罪,她爹和大哥怎么可能会这样做。

    “够了,别哭了,本小姐不信,我要去大牢里看看,我要看到我爹娘他们才信。”赵媚儿逼回了自己的眼泪,说什么她都不信,疼爱自己的亲人们会做这样的傻事。“你们几个,赶紧给我梳妆,还有,绿衣,去给本夫人备车,我要去大牢里看看。”

    绿衣闻言,顿时就出去了,而秋娘和红袖俩人亦是手脚麻利的给赵媚儿梳妆打扮着。梳好了一个略显高贵的妇人髻,她这才缓缓的离开了屋子。

    马车在路上一阵的晃悠着,赵媚儿心里忐忑不安,搭在秋娘手背上的掌心都是冒着汗的,心里有个念头,她爹娘一定不会有事的。

    终于,将近半个时辰过去了,她这才赶到了县衙,不过可惜的是,县太爷并不想见她,直接就把她们给赶了出来。跑到了大牢门口,自然有人阻拦,阻拦的人不是狱卒,而是秦弘的人。

    “你们让我进去,我只想见见我爹娘和大哥。”赵媚儿略带哭腔的说道。

    黑衣人一把将其拦住,冷冰冰的说道:“不行,没有命令,我们无法放你进去。”

    “大哥,我求你们了,你们就行行好好吗?”平日里鼻子向上看的赵媚儿居然也能低下头来求人,若是让筱筱她们看到了,一定会直呼不可思议。

    黑衣人直接就无视了她的话,要知道这事可不是小事,若是平时那种犯了小罪的人,他们还不屑来这里守大牢呢。他们又不是专业人士。

    “你们这些个奴才,见我们赵家失势了就想踹上一脚,当真是欺人太甚,要知道,我们夫人可是赵家的姑奶奶。”一旁的秋娘顿时就横眉道。在她看来,这些人无非就是以为赵家没有了钱,没有东西来贿赂他们,所以才不给放她们进去。

    她的话让黑衣人成功的让黑衣人们侧目了,不过确实冰冷毫无温度的视线,“把你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我……,我说,你们,你们这些个……哇…,杀人啦……”她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其中一黑衣人手中抽出来的剑给吓到了,顿时就大喊了起来。

    赵媚儿亦是被这一幕吓到了,她平时何时见过这样的场面,顿时就懵了,只能是任由秋娘和几个丫鬟们把她带回了马车内。等其回过神后,才哭道:“乳娘,这可怎么办啊?爹娘他们我都见不到面,这要是他们在里面受了苦可怎么是好啊?”

    秋娘此刻正是心有余悸,自然是不肯再去大牢门口了,只能是含糊其辞道:“这,应该不会,咱们赵家虽说不是这青云镇上的首富,但是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他们怎么敢呢?”

    “可是,可是刚刚那几个穿黑色衣服的人一看就是凶神恶煞的,我真怕爹娘他们受不了酷刑啊。”赵媚儿心里已经慌了,此刻的她脑子里一片混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跟在身边的秋娘早已经被吓到差点魂飞魄散了,心里也没有什么主意,自然不好再说什么,唬来唬去也只有那么几句话,倒是一旁的绿衣脑筋转的比较快,“小姐,既然我们无法直接进去,那么我们可以托人进去啊?当初和老爷一起合作的商户们,他们应该会帮助您的啊。”

    赵媚儿一听,顿时希冀的看着绿衣,道:“真的么?真的会有人愿意么?”

    绿衣也是不敢肯定,但是为了回去后不会受赵媚儿的打,顿时就违心的说道:“小姐,虽然我们无法确定所有人都会帮老爷,但是我们总要试试的不是么?”

    “嗯,对,我们都要去试试,我就不信了,我救不出我爹娘。”赵媚儿心里如此的想到,看向绿衣的眼中多了一抹赞赏和感激。

    而绿衣被她的眼神看的低下了头,心里忐忑,不知道她这回是对还是不对,希望这回她是对的吧。

    “那小姐,我们去哪家呢?”新的问题出来了,她们不知道应该去哪家,这青云镇上和赵家合作过的有,但是被赵家得罪的人也是不在少数的。

    赵媚儿沉吟,最后才说道:“我们去刘家。”

    “刘家?”秋娘和几个丫鬟们惊呼,要知道当初小姐可是彻底得罪了刘家,现在如今去找刘家,那不是上门受辱么。“小姐,这不行,这刘家我们不能去。”秋娘一脸不情愿的看着赵媚儿。

    赵媚儿闻言,顿时脸沉了下来,道:“为何不能去?”

    秋娘苦笑道:“我的小姐啊,您还记得当初您打了刘家夫人么?您觉得他们还会帮助咱们么?他们没有在后面捅我们一刀就算好事了,这刘家我们是千万去不得啊。”

    绿衣几个小丫鬟连忙点头,“没错,小姐,您那么尊贵的人儿,怎么可能去那刘家受辱呢?”

    “可是我……”赵媚儿心里着实想不到还有谁能帮她。忽然间想到了一个人,顿时就说到:“既然刘家不行,那么我们去魏家。”

    秋娘几人对视了一眼,心里叹息,赵媚儿到最后都没有忘掉这魏平涛,到现在居然还期盼着他能帮赵家。但是却又不忍心说出实情,只能是欲言又止的让人驾着马车往魏家赶过去。

    “这位夫人,不好意思,我们家少爷和少夫人带着老夫人和小少爷出去游玩了,这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的。”魏家门房一脸愧疚的对着赵媚儿说道。

    赵媚儿打了个趔趄,脚步不受控制的往后退了两步,若不是身后的秋娘几人扶住,怕是要跌落到地上了。赵媚儿脸上最后一点血色都没有了,难道真的是天不佑他们赵家么?

    “那你们少爷什么时候回来?”赵媚儿希冀的看着那个门房急忙问道。

    魏家门房顿时一脸难色的看着她,道:“这个不好说,少爷他们才离开家里没有多久,至于什么时候回来,这个真的不好说。”

    “哦……,这样啊。”赵媚儿白着脸,眼底的绝望越发的扩大了。“行了,奶娘,我们回去吧。”

    秋娘担忧的看了她一眼,略带哭腔道:“小姐,您可不能倒下啊,您还有肚里的孩子呢,夫人他们还得靠您救呢。”

    “就是啊小姐,您别太担心了,说不定这是一场误会呢?”绿衣眼眶含泪的看着赵媚儿。

    一旁的明月也就是之前的明媚眼中闪过一丝嘲讽,这私自买卖兵器怎么可能是误会?说是没有这样的事,人家官府会抓人么?也不用脑子想想。

    “小姐,绿衣说的是啊,指不定会是有人陷害呢?”红袖亦是急忙的说道,她们的卖身契在赵媚儿手里,若是赵媚儿有事,她们也不会好过。赵媚儿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坚定,道:“你们说没错,不过我们要先回到董家去,让他们董家的人帮我们,否则靠我们是不可能救出爹娘他们的。”

    秋娘几人闻言,对视一眼,然后皆扶着赵媚儿离开了这里,上了马车,缓缓的离开。

    春天里的落日余晖晒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可是此时待在大牢里的赵长林和赵鹏却是觉得冰冷无比,眼底已经是灰败一片了,这件事究竟是否属实,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

    “赵老爷,这大牢的滋味好受么?”不知何时秦弘已经从莫家赶了回来,正斜靠在牢房门的护栏上,脸上挂着邪魅的笑容看着他们。眼底却没有丝毫的笑意,有的只是无边的冰冷。

    赵长林闻言,苦笑道:“大人,草民无话可说。”

    变相的相当于认了罪,而秦弘只是挑了挑眉,脸上表情似是在说意料之中,他其实什么都没有做,既没有严刑拷打,也没有威逼利诱,只是让他们待了几天大牢而已,居然这么快就认罪了。

    “行吧,既然无话可说,那么明天是会有人来给你们签字画押的,到时候见。”秦弘说完只是略微耸了耸肩,然后才甩袖离开,背影要多潇洒就有多潇洒。

    赵长林看着秦弘离去的背影,无声的叹息,“鹏儿,都是爹连累了你们。”

    “爹,现在说这些又有何用?”赵鹏苦笑,要知道他是不想死的,现在他爹都已经认罪了,他是不是要把罪过推到他爹身上呢?

    赵夫人早在赵长林变相认罪时就已经绝望了,现在听到赵长林的话,便说道:“老爷,您现在说这话又有何用?鹏儿如今还那么年轻,您舍得他也和我们一起去么?”

    “我又能如何呢?”

    “老爷,您未免太自私了,他是你的儿子,唯一的儿子,难道你真的想要赵家断子绝孙么?”赵夫人愤怒的看着赵长林,如今反正都是一个死,她又何须再做什么贤妻良母。

    赵长林眼里闪过一丝狠厉,道:“闭嘴,你以为我不心疼么?我如何不知道他是我的孩子,可是我又能如何?这事,我们怕是真的栽了……”说完,赵长林抬头望向了大牢那唯一的通风处——天窗,心底微叹,他赵长林这一辈子顺风顺水,可偏偏晚年出了这么多事,难道真的是因为上辈子作孽太多?

    赵夫人被他这么一吼,顿时就无话可说,只是嗫嚅了嘴,而后轻抿着嘴唇,不再说一句话。

    相比起他们,此时董府的赵媚儿亦是没有好到哪里,回到董家时已经是傍晚时分,董家整个院子都是灯火通明的,董亮和董夫人坐着上首,董晟则是坐在下首,就连其他几房的姨太太以及平妻杨柳也出现了,此时的她正和董晟坐一起。

    赵媚儿眼神闪了闪,缓缓的走到了厅堂中间,微微福了福身,道:“儿媳见过爹娘。”

    “嗯,这么晚了,打哪来啊?”董亮手上端着茶杯,淡淡的说道,丝毫不见之前赵家繁荣时的热络。

    赵媚儿略带恭敬的说道:“儿媳刚从镇上回来。”

    “啪……”一道摔杯子的声音传了过来,被子的碎片散落在一地,董杨氏一脸怒意的说道:“你不知道你还怀着我们董家的骨肉么?身怀六甲乱跑什么?”

    “就是啊,姐姐这可得悠着点,若是万一不小心这孩子没有了,这可是对不住董家的列祖列宗啊。”杨柳亦是冷声娇笑道。这回终于有机会了么?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那么快,哼,赵媚儿是么,我杨柳就看看,你个没有赵家护着的孤女,能成什么大器。

    赵媚儿何时受过如此的恶气,顿时眼里闪过一丝狠戾,瞪着杨柳道:“你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

    “我,相公,爹,娘,你们可得为我做主啊,我杨家虽说是小门效,可是她是妻我也是妻如何就不能说话了?难道,难道就因为欺我膝下无子么?呜呜……”

    她话音一落,便听到董杨氏冲着赵媚儿一声呵斥:“放肆!这里如何没有她说话的份了?她若是没有份说话,那我是不是也没有?我也是杨家女,你是不是瞧不起我们杨家?”

    “娘,我不是这个意思。”赵媚儿皱眉,这董杨氏她一直就知道这是一个胡搅蛮缠的角色,想当初她才嫁过来多久,明里暗里的不知道被她拿了多少嫁妆出去,用途是做什么,她这个做主子的都不知道。

    董杨氏横眉怒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你的话可不就是这个意思么?”

    “我……”

    “够了,你们吵吵够了没有?”董亮瞪了几人一眼,然后才看着赵媚儿道:“媚儿啊,你如今嫁入了我们董家,那就是我们董家的人,至于你娘家的事,想必你也听说了,我们也是无能为力,毕竟这是死罪,我们谁有这么大能耐可以救他们出来呢?所以啊,你也别管了,你就安安心心的在董家安胎生子就行了,我们也不会亏待你,怎么说你也是晟儿他孩子的母亲。”

    赵媚儿闻言顿时脸色大变,这可是变相的软禁她,要是她无法出去,那她爹娘可怎么办?她大哥怎么办?他们赵家难道就真的只能是这样消亡么?“爹……您不能这样,他们是我亲生爹娘,儿媳妇求您了,您救救他们好吗?救救我爹娘和大哥,我求您了。”说完直接就跪到了地上,重重的磕起了头来。

    不一会儿额头上已经是鲜红一片,隐隐又了血珠冒出来,但是她却丝毫未见,“爹,娘,我求求你们了,真的,儿媳妇求您了。”

    董亮和董杨氏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磕头,而一旁的董晟倒是心生怜惜,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被他老爹眼一瞪就焉了,只能是别过头不去看她,而在一旁看着的杨柳则是嘴角往上勾了勾,要知道她等这一天也是等的有够久了。

    许久之后,赵媚儿心底已经知道了他们的选择,袖手旁观不是么,也是,这是意料之中的事,这等要砍头的大事,谁敢揽上身呢。不往身后再补上一刀真的算是好事了。也是因为知道了他们的选择,赵媚儿顿时就晕了过去。

    “小姐……”

    “少夫人……”

    秋娘几人见状,连忙冲了上去,一脸愤怒的看着董亮,怒道:“董老爷,我们家小姐好歹也是赵家的嫡出大小姐,你们怎么可以如此?且你们与赵家是姻亲,怎么可以见死不救?”

    董亮闻言冷哼一声,“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来指责我?找死,来人啊,把这个老婆子给我拉下去,打她二十鞭子,看她还敢不敢乱说话。”

    命令一下,从外面来了两个下人,把秋娘给拉了下去,不一会儿,便听到了秋娘在院子里的惨叫声,吓的绿衣几人瑟瑟发抖,但是却还是不忘把赵媚儿给揽在怀里。

    “来人啊,把少夫人给我待下去,好生看管,还有你们几个,给我小心着点伺候,若是多说了一句不该说的,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董杨氏恶狠狠的冲着绿衣几个人说道。

    很快的,院子里的声音也渐停了下来,也有人把赵媚儿几个给带了下去,绿衣几人则是敢怒不敢言的跟了下去,毕竟她们还得照顾赵媚儿。

    “娘您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杨柳适时的扭着腰,柔声的给董杨氏捏着肩膀。

    董杨氏一脸享受的拍了拍她的手,道:“柳儿啊,你放心,这回,姑姑一定让你重新当回正妻。”本来她对这赵媚儿还有些好感,但是鉴于上次赵媚儿在魏家没有给她留脸面,早就心怀怨恨了,现在能出一口气也是好了许多了。

    “晟儿啊,以后你就别有事没事的去她房里了,多去杨柳的房里,你看看柳儿多乖巧不是。”董杨氏一脸笑的面若盛开的菊花,仿佛刚刚生了大气的人不是她一样。

    董晟挑了挑眉,认真的打量着杨柳,自从杨柳小产过后,他还没有去过她屋里,一想到当初她那热情如火的身子,顿时也不禁有了反应,眯着眼睛笑道:“那是,那是,相公我今天就去你屋里,你可得好好得等我哦。”

    杨柳顿时娇羞的红了脸,含羞带怯的看了一眼董晟,眼神中略带了些许的挑逗,更是引得董晟热火焚身一般。看着她的眼神里也是充满了饱满的**。

    俩人的反应落在董杨氏眼中更是让她高兴,在她看来,谁替她生下孙子都没有杨柳替她生下孙子来的好,因为杨柳是她杨家的人,将来百年后,也是会照顾她的。

    ——

    “咕咕……”几只信鸽扑扇着翅膀停落在了一个宽长的书桌上,桌面上还有着主人没有看完的账本。

    一个身着黑袍的少年缓缓的靠近了桌子,抓起来那只带着信笺的鸽子,取下上面的小竹笺后,直接就把鸽子放飞了,修长的手抽出了里面的小纸条,看了看,然后才说道:“洛王,反了。”

    “哦?也是,意料之中,他忍了那么久,总算是反了。”说这话的人身着一袭水蓝色的锦袍,一身贵气十足,此刻正优雅的喝着茶。“呵呵,我们是不是也该行动了?”

    黑衣少年闻言,顿时说道:“错了,不是我们,是你。”

    “我?”

    “没错。”黑衣少年顿了顿继续说道:“表哥,我说你就不用再装了吧,我可不信这么大的事,圣上他老人家会瞒着你。”

    没错,屋里待着的俩人正是楚轩和秦弘,一改以往的装束,楚轩着了一袭金色勾边的黑色锦袍,整个人显得霸气有余,却又十分内敛,而秦弘一改红衣妖孽路线,穿了一件更显其优雅气质的水蓝色锦袍,银色腰带让其本就修长的身形,更为俊美却又不失和煦。

    “好吧,没有瞒过你,我前两天就知道了,不过当时我也不知道洛王什么时候会反,却没有想到他会在此刻反了。”秦弘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确实是不知情。

    楚轩白了他一眼,“那你现在是要把赵家人拉出来,还是怎么着?”

    “自然是要把人给处决了,反正他们已经是画押认罪了,也不用审,到时候直接公布结果,相信大家都会清楚了解的。”秦弘一脸无所谓,反正当今圣上对于洛王要谋反一事已经是洞悉了,早就已经做好了种种的防御以及镇压。到时候也用不着他,他只需要在后面摇旗呐喊就行了。

    “嗯,希望如此,那么我就在这里祝你顺顺利利了。”

    秦弘闻言咧嘴而笑,“这口头上的祝福没用,来点实际的呗。”

    “你想要什么?”

    “唔……,我记得莫奶奶给了我们一坛子的果酒,要不然……”

    “不行。”话未说完,便遭到了楚轩的驳回,“这是他们给我的,你的酒为何不喝?他们不是也给了你一坛子么?”

    “嘿嘿,亲亲表弟,表这么绝情嘛,我那酒是莫奶奶送我爷爷的,说是多谢我们秦家照顾她的孙子,所以这个酒嘛,我得上交的,你的又不用上交,那何不拿出来呢?独乐不若众乐嘛。”

    楚轩闻言,顿时眼神古怪的看着他,视线从上到下来回扫视着,“你今儿个穿的不错。”

    “嗯,那是,要知道爷这条衣服可是价值千两,这布料都是进贡的云锦,这怎么能比呢?”秦弘一脸傲娇的抬了抬下巴。

    “所以啊,用这套衣服去喝酒,可不是个好享受,行了,你今儿个就去办你的事儿吧,我还有事,就慢走不送了。影,送客。”楚轩淡淡的笑看着秦弘被影给送离了屋子。

    而秦弘亦是躲闪了好几下,都没有摆脱掉影卫的捕捉,无奈只能是哀怨的离开了楚轩的院子,回到了自己暂住的屋子。

    赵媚儿醒来时已经是临近天亮,她只觉得额头一阵阵的疼,脑海里也是空白一片,她怎么会在这里,头为什么会那么痛?

    扶着自己疼痛不已的头,慢慢的侧卧了起来,看着屋里的摆设,微微的眯了眯眼睛,慢慢的回想着,而后,脑海中闪过了傍晚时分的情形,手中的拳头紧握,就连手指甲何时掐破了掌心也不知道。

    “小姐,您醒了?真是太好了。”绿衣正好从外面打水回来,见赵媚儿已醒,顿时就冲外面高声喊道:“红袖,你们快进来,小姐终于醒了。”

    不一会儿,屋里就跑进来了几个人,围着床前一个个泪眼婆娑的看着赵媚儿,道:“小姐,您终于醒了,可把我们给吓死了。”

    赵媚儿虚弱的笑了笑,仔细的看了看几人,忽然脸色大变道:“奶娘呢?她此刻在哪?”

    丫鬟们眼神闪了闪,支支吾吾的,就是没有把秋娘的情形告诉她。

    “你们支支吾吾什么呢?我叫你们说就赶紧说啊,难道真的要我急死么?”赵媚儿看着她们几个的神色,顿时就恼火了起来,“难道你们也看不起我了么?”

    几人闻言顿时头摇的宛若拨浪鼓,“小姐不是的。奴婢,奴婢们不敢说。”

    “为何不敢说?”赵媚儿疑惑的看着她们,她们几个是她的丫鬟,她才是她们的主子,又有何不敢说的?

    恰时,明月从外面扭着腰进来,看着几人支支吾吾的神情,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赵媚儿,顿时嗤笑道:“小姐怕不是还不知道吧,秋娘她因为怒言冲撞了老爷,被老爷给重罚了,到如今还没有好起来呢?听说昨夜还发了高热,还是红桑和蓝衣去照顾的。”

    “冲撞?重罚?为什么?”赵媚儿那时晕过去,并不知道当时的场景,所以才有此一问。

    只是她想问,这时候明月却不愿意说了,只是冷冷的看着她,眼中嘲讽之意甚是浓烈。

    一旁的红桑有些受不了明月的性子,当下就把赵媚儿晕过去后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而赵媚儿听的是怒火直冒,最后双手握拳,狠狠的捶打着盖在身上的被子,“都怪我,护不了你们,都是我的错,呜呜……”

    “小姐,现在哭又有何用,您现在还是董家的少夫人,他们还不敢对您怎么样的。”

    “就是啊,小姐,您别急,夫人和老爷他们说不定会被放出来呢?”

    几个丫鬟的话,一句句传到了赵媚儿耳里,只不过这时候的她,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嗤……,哟,大家快来看看啊,这就是董家的新媳妇儿赵家大小姐赵媚儿啊。”

    一道尖锐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屋里人听到这个声音,顿时就站到了一起,靠拢着站在了赵媚儿跟前。

    杨柳进来时便看到了这幅场景,顿时就笑道:“呵呵,姐姐还真是草木皆兵啊,这赵家的大小姐居然还要靠丫鬟们护着,这真是千古奇谭啊。”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面对杨柳的话,赵媚儿心里很愤怒,但是却还是不得不冷静下来,因为杨柳此时过来,肯定是想要看到自己崩溃的一面,她,又怎么能在她面前认输呢。

    杨柳闻言,嘴顿时弯了弯,道:“姐姐,您何必那么着急呢,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了,爷昨晚上是宿在我那,昨晚上差点把我给折腾死,到现在我这腰肮是酸的。”

    屋里人除了赵媚儿以外,其他几人脸上都出现了红晕,这杨柳果真是不知羞耻,房事也拿在嘴边乱说。

    赵媚儿冷静的看着她,皱了皱眉,“你和我说这个做什么?你难道不知道,我现在怀了孩子,不能行房事么?”

    “呵呵……,姐姐别生气,妹妹说这话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就是嘴欠了点,哦,对了,刚刚得到的消息,三日后,你爹娘和大哥将在菜市场门口问斩,这个消息是刚刚爹说出来的,得了,我也坐的够久了,我这就离开了,姐姐可得悠着点,别忘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哦。呵呵……”

    杨柳看着赵媚儿那迅速惨白的容颜,顿时就笑着离开了赵媚儿的屋子,她终于可以赢过赵媚儿了,哈哈。

    ------题外话------

    好吧,又没有整治到贱人,迷糊继续努力之,嗷呜,亲们表弃文啊,你们一说要弃文,奴家就上火,呜呜……,表离开我啊,呜呜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