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314.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7章 胎落,报应不爽

第177章 胎落,报应不爽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她刚刚,说什么?”赵媚儿颤抖着声音问道。

    丫鬟几个顿时哭成了一片,“小姐,老爷夫人和大少爷,就要被问斩了。”

    赵媚儿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炸开了,她爹娘要被问斩了?怎么会这样?

    “噗……”气血上涌,顿时就喷出了一口鲜血,赵媚儿也随之晕了过去。

    “小姐……”丫鬟们惊呼,若是此时她在出事,她们几个可真的就要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了。

    不一会儿,董杨氏从外面气势汹汹的跑了进来,冲着几人怒道:“怎么回事啊,哭什么哭,哭丧啊?”

    听到她恶狠狠的声音,哭声顿停,丫鬟们只是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但是眼泪却还是使劲儿的流着,一个个都守在赵媚儿的床前。

    董杨氏一脸嫌恶的看了看那几个丫鬟,然后才慢慢的走了过去,可是就在离床铺几步远,却被几个丫鬟挡住了,顿时一脚朝那个离自己最近的人身上踹了过去,“贱人,居然敢拦我的路,找死啊?”

    被踹的是红袖,此时她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一旁的绿衣见状,连忙把她揽在了怀里,生怕董杨氏再添上一脚,也就是这一揽,给董杨氏让出了一条通往床铺的路。

    “她怎么回事啊?柳儿不是都说她醒了么,怎么又晕过去了?”董杨氏一脸嫌恶的看着赵媚儿,此时的样子,一点都不复之前刚认识赵媚儿时那略带讨好的样子。

    绿衣颤巍巍的说道:“回夫人,我们少夫人是听二夫人说我们家老爷夫人三日后在菜市场问斩的消息后才晕过去的,她……”

    “嗤……,行了,不用再说了,这么点承受能力都没有,也好意思做我们董家的少夫人,哼。若不是看到你还怀着我们董家的骨肉,我这就……,嗯?怎么回事?”说到最后,董杨氏声音拔高了起来。

    绿衣几人一脸迷茫的对视了一番,继而又开始瑟瑟发抖了起来,难道又出了什么事?

    忽然间,只见董杨氏一把把赵媚儿盖着的被子掀开了,床上血水正在蔓延,也难怪刚刚她闻到了血腥味,董杨氏眼睛忽然间瞪的大大的,而后才立马尖叫道:“来人啊,还不去给我请大夫,若是保不住本夫人的孙子,我一定要你们好看。”

    赵媚儿的几个丫鬟,顿时脑子一排你空白的杵在那了,小姐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居然见红了,怎么办?

    不一会儿的时间,董亮几人也得到了消息,纷纷的赶到了这里,可是被这满屋的血腥味给熏了出去,此时董亮皱着眉头坐在赵媚儿所处的院子厅堂上首,脸上神色甚是难看。

    董晟倒是一脸的无所谓,反正他还年轻,有的是人给他生孩子,到时候生他个十个八个的不成问题。且他又不是只有这一个女人能替他生孩子。

    约摸将近半小时的时间,大夫终于被请了过来,就在大夫进去的那一刻,董杨氏皱着眉头就从屋里走了出来,缓缓的走到了董亮身旁,闭着嘴不说话,从她的神色上就可以看得出来,此时她亦是动了大怒。

    过了一刻钟左右,大夫终于从里面,只是那脸色不好看,对着董亮拱了拱手,道:“董老爷,贵少爷年轻力壮,少夫人体质亦是不错,调理好后,也是会尽快有孩子的。”

    这是变相的告诉他们孩子已经没有了,期待已久的董杨氏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这个贱人,居然连我的孙子都没有保住,我董家要她何用?!”

    “夫人!”董亮沉着脸,带有浓重警告意味的声音在董杨氏耳边响起,顿时就让她闭上了嘴巴。只是那神情却还是表达出了主人在愤怒。

    董亮亦是拱了拱手,扯了扯嘴角道:“多谢大夫了,管家,把大夫带到账房去,领一下诊费。”

    对于董亮的安排,那个大夫一点话都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一脸沉重的跟着离开了。

    “老爷,我们现在就一纸休书把那个贱人休了。”董杨氏一脸愤懑的看着董亮。

    董亮不自禁的又瞪了她一眼,道:“此事修要再提,反正这事不可宣扬就是了,既然孩子没有了,那就让她好好养着。”想到自己期盼已久的孙子又没有了,董亮心里也不禁气极,顿时就甩袖离开了。

    面对董亮的决策,董杨氏是不敢不从的,顿时也只能是偃旗息鼓一脸挫败的看了一眼董亮,然后满脸不情愿的离开了赵媚儿所处的院子。而董晟则是一脸无所谓的揽着重新得宠的杨柳离开了赵媚儿的院子。

    请来的大夫亦是留下了调理的药单,可是却没有一个董家人愿意帮忙去抓药,无奈之下,只能是她们几个丫鬟其中一个去了镇上的药行抓药,其他人则是安抚着一醒来就眼神空洞的赵媚儿。

    “来,你们把小姐扶起来,注意了,别让她吹着风了,这药已经熬好了,赶紧趁热让小姐喝下去。”蓝衣手上端着刚熬好的药,缓缓的走了过来。

    红袖和绿衣连忙把赵媚儿扶了起来,拿了一个松软的枕头垫在了她背后,让她斜靠着床上,而后柔声道:“小姐,药来了,您先把药喝了好吗?”

    “就是啊小姐,您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身子调理好啊。”绿衣在一旁亦是着急的看着她。

    赵媚儿充耳未闻,她此时脑海里已经是完全空白了,一会儿是她爹娘的模样,一会儿是一个婴孩模样的肉团在她眼前晃悠,可是就在她走上前去时,却又化成了血水。好恐怖,为什么,为什么她要经历这些?为什么?

    “小姐?小姐,您醒醒好不好,奴婢求您了。”

    “就是啊,小姐,您醒过来好不好?”

    满屋子里都是丫鬟求其清醒的声音,赵媚儿不是听不到,只是她现在,只觉得浑身上下好累,只想直接睡过去。

    吱呀——

    原本关严实的门顿时被打开了,只见董杨氏被杨柳搀扶着缓缓的走了进来,看到赵媚儿睁大眼睛目光空洞的看着上方,不禁有些嫌恶的别开眼,“赵媚儿,你这是干嘛呢,还不赶紧起来,这人家家里都是儿媳伺候婆婆的,你看看你,难不成还想要我来伺候你?”

    杨柳闻言,顿时扶住了董杨氏道;“姑姑,您话不能这么说,人家是赵家的大小姐,这身价又怎么可能是我们这等人能比的上的。”虽说在阻拦,但是却是又火上浇油了一把。

    “哼,她身份高贵?嗤,再怎么高贵也是一个商女,能高贵到哪里去?我们杨家可是书香门第,她比不得我们才是,况且我家晟儿还是秀才呢。”董夫人一脸高傲的扬了扬头。

    屋内几个丫鬟愤愤不平,但是却又敢怒不敢言,谁让她们只是一个小丫鬟呢,就算要出头,也要有强大的后台罩着,如今她们的后台赵家已经濒临灭绝了,她们又如何能挺得起腰杆呢。

    “赵媚儿,你别装死,我今天就这么和你说吧,看在你小产的份上,这几天你就不用到我跟前立规矩了,但是日后可别忘了,还有,后天就是你爹娘他们行刑的日子,我呢就宽容一回,让你去见他们最后一面,记得,别在那里乱说话,看了人就回来。”董杨氏现在觉得呼吸的空气都是新鲜的,就连外面的太阳都是如此的崭新耀眼。

    屋里就她一人在自说自话,偶尔也会有杨柳的帮腔声,却始终不闻赵媚儿的回应声,董杨氏也怒了,“我说你是真死还是假死啊?没死不会应个声?”

    一旁的绿衣看不过去了,顿时就说道:“夫人,少夫人只是心力交瘁才会如此,还望夫人海涵。”

    “啪……”说话的绿衣左脸上立马就红肿了起来,而扇人的则是杨柳,只见她正捂着自己的手一脸心疼,而后冲着绿衣道:“该死的贱婢,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还不滚下去?”

    见她的行为,董杨氏并未阻拦,反而是一脸赞赏,嘴上却是嗔道:“你这孩子,怎的要你自己动手,没得掉了价,这样的奴才,就应该让奴才们来打。”

    “是,儿媳受教。”杨柳恭敬的对着董杨氏弯了弯腰,态度极其的恭谨。

    一时间,董杨氏内心极度的膨胀了起来,这整个董家,除了董老爷,怕也就是她最大了,她终于不用再去讨好这个大户人家出来的女子了,因为他们家就要亡了。

    她们说话之际,赵媚儿一直是毫无动静,她此时心里已经是绝望了,若是可以,她真的想待在家里一辈子,就算是和她爹娘一起去死也可以,总好过在这里受这般的凌辱。

    董杨氏和杨柳说了那么久,都未见赵媚儿有反应,顿时就觉得无趣,便相继离开了,虽说离开时留下了一句,好好调理,但是细看就知道没有诚心的话。

    “小姐……”丫鬟几人期艾的看着躺床上的赵媚儿,眼里的泪花一直汹涌的翻腾着。

    就在几人认为她不会说话时,居然听到了她虚弱的声音,“把药给我。”

    丫鬟们顿时呆愣了,看着她眼里有着欣喜,有着高兴,也有激动,“对,快,快,蓝衣,把药端过来。”

    “哎,好的。”

    红袖和绿衣伺候着赵媚儿把药喝了,然后便沉默的看着赵媚儿,因为此时的赵媚儿又开始神游发呆了,从醒过来开始,到现在就没有说几句话。这让她们委实担忧。

    “后天是什么时候?”赵媚儿虚弱且又柔软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红袖闻言,顿时说道:“后日,是三月初三。”

    三月初三,她还记得,几年前的那日,她在游园时看到了魏平涛,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而后发展到了如今的境地,她能怪得了谁呢?只能说这一切是她自找的罢了。

    “小姐,您……”绿衣担忧的看着赵媚儿,脸上的担心之色毫不掩饰,亦是发自内心。

    赵媚儿虚弱的摆了摆手,“我没事,你们先下去吧,留两个人守门就行了,我不会有事的,我还得见我爹娘呢。”说到赵长林和赵夫人,她此刻心里不禁悲从中来,她自从出嫁后,就没有见过他们几次。每次就算是见着了也是不欢而散,现在想想真的是后悔不已。

    几人相继对视了一眼,然后才缓缓的离开了屋子,把门给关严实了,要知道,小产期间是不能吹风的,否则是会落下后遗症的,且不是调理就能调理的好的。

    “咦,怎么明月姐姐呢?”最小的蓝蝶一脸疑惑的看了看周围,并未见到她,顿时就问出了声。

    红袖绿衣闻言,顿时就对视了一眼,皆皱眉,这人去哪了?

    此时的明月正在一个宽敞明亮的屋子里,与一人正在酣战着。

    事后,明月柔若无骨的趴在男人身上,道:“爷,如何?奴家伺候的舒不舒服?”

    男人喘息道:“哈哈,你说呢?”说着,又不禁开始上下其手。

    “爷……,您先别,奴家还有话要和您说呢。”明月娇嗔。她的目的还未达到,又怎么能这么快把自己卖的彻底呢?

    男人此时对她的欲语还休很是享受,不禁也停了下来,笑看着她,“何事,你说便是了。”

    明月双手揽上了男人的脖颈,吐息如兰:“爷,您已经要了我,那奴家可不能不明不白的跟了你哦。”

    男人皱眉,道:“那有何难,改天,找个由头,把你抬为姨娘便是了,如何?”说完嬉笑的又开始上下其手了。明月被他弄的是喘息连连,但是在听到自己想要的时候,脸上顿时就展现了一个魅人心魄的笑容,“多谢爷……”

    “嘿嘿,想要谢我,那就好好的伺候我。”

    “奴家依你便是。”

    很快的,屋内又上演了一出颠鸾倒凤的戏码,着实是让人羞的面红耳赤……

    日子在不经意间流逝了,这日赵媚儿一身素衣,发髻亦是梳的简洁却又不失大方,只是那神色间的郁色,让人很是怜惜。

    “行了,今天我们就不去了,晟儿如今也在努力用功了,准备后年开始去科考,这日子就不能挨这事,就不去了,只能是你一人去,马车已经备好了,你可以走了。”冰冷毫无感情的话抛了出来。

    赵媚儿原本就在心里猜测,两个老的肯定是不会去,顾着面子关系,这董晟理应也是会跟着去的,可是却没有想到,赵夫人却直接打发了自己,不让董晟这个做女婿的去送自己的岳丈最后一程。这无疑是打了赵媚儿一记响亮的耳光。

    努力扯出了一个艰难且又难看的笑容,柔和着声音道:“娘,相公是我爹娘的女婿,这女婿送岳丈最后一程,这可是礼数,我……”

    “你闭嘴,我不是和你说了么,你相公今儿个要努力看书,将来好早日入朝为官,效力天朝,你爹娘的事,他没有时间去,你难道不能自己去一趟么?”董杨氏顿时怒道,看着赵媚儿的眼神似是要吃了她一样。

    赵媚儿死死的咬住嘴唇,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董杨氏会出来阻拦,难道女婿不应该送岳丈最后一程么?

    “夫人,您怎么能这样说呢,自古以来,女婿便是半个子,他送一送我们老爷和妇人,是敬孝道,那是应该的。”董夫人的话,让一旁一直沉稳的红袖亦是忍不下去了,这些人太过分了。

    “你个贱丫头,给本夫人闭嘴,我今儿个就告诉你了,我儿子不去就是不去,你爱去不去吧,哼。”董杨氏恼羞成怒,顿时鼻孔朝天的把头扭到了一边,不去看几人。

    赵媚儿死死的咬住嘴唇,就连手指甲何时掐入了掌心都不得而知,许久之后,才听到她缓缓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儿媳自己一人去就是了,红袖,绿衣,我们走。”她赵媚儿何时这样狼狈过,本以为就算是嫁个伪君子,好歹也有良心,却没有想到这家人早早就没有良心,是她太奢望了。

    “小姐……”红袖几人替赵媚儿委屈,这岳父家出事了,作为女婿的却直接避而不见,就连最后一眼都不去送,当真是没有一丝人性。

    赵媚儿缓缓的闭上了眼,摇了摇头,这才抬脚离开了厅堂,慢慢的往着董家大门口走去,她是她爹娘的亲生骨肉,亦是她大哥从肖着掌心里长大的,什么粗糙的事,什么阴险的事都是离她远远的,自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想要什么,她爹娘大哥变着法的送到她手里,直至她遇到了魏平涛,就因为没有得到他,所以她一直在糟践着自己,最后才落得如此的下场,这能怪谁呢?

    此时的青云镇上人声鼎沸,一个个都往着一个地方跑,只因为三天前官府公布的告示,要处决赵家一家三口,只因为赵媚儿是出门女,所以是不算在内的。

    “小姐,您看,那是老爷和妇人,还有大少爷。”绿衣远远地就看到了跪在地上的赵长林三人,连忙指着那,让赵媚儿看过去。

    而赵媚儿在看到她爹娘身上那一身囚服时,心如刀割一般,这才多久不见,爹娘的黑发已经呈现了银白,她大哥此时亦是不复那俊朗的容颜,有的只是无尽的邋遢。

    含着泪一步步的冲向人群,想要冲到最前面,可是奈何人人推挤,试了好几次都没有进去,而一旁的几个丫鬟们,亦是连忙赶了上去,这才破除了重重难关,冲到了最前面。

    赵媚儿哭着一步步的走向了断头台,身后跟着的丫鬟手上提着几个食盒:“爹,娘,女儿不孝,如今才来看您。”

    原本呆滞的三人闻言,顿时打了个激灵,一一回神的看着赵媚儿,赵长林望着小脸尖瘦的赵媚儿,一脸心疼的哭道:“媚儿,我的女儿,都是爹害了你们兄妹俩啊。”

    “媚儿,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你这样伤心,对孩子不好啊。”赵夫人一脸担忧的看着她,若说这世界上她还有什么留恋的那么便是赵媚儿了,她的性子她这个做母亲的如何不知道,事事要强,若是有何不顺心的,便是动辄打骂,若以后没有他们给她撑腰了,她有怎么在董家活下去?

    赵媚儿闻言,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般落了下来,“娘,孩子……,孩子没有了。呜呜……”憋屈了三天的她,终于苦出了声来,放开了自己的情绪。

    而她的话,更是让跪着的三人心里更为难受了起来,难怪一向娇俏且脸色红润的赵媚儿会变成这样,“媚儿,我的儿,你怎么那么命苦啊……”赵夫人顿时嚎啕哭道。

    赵长林则是一脸懊悔的望着苍天,他想大声的问苍天为何如此待他,可是一想到这些事都是自己做出来的,顿时就无话可说了,只能是哑巴吃黄连一般,有苦说不出,“媚儿,爹对不起你啊。”

    赵媚儿含着泪摇着头,“没有,爹没有对不起媚儿,是媚儿辜负了爹的期望才是,若是当初媚儿听了爹的话,如今就不会变成这样了,这都是我自找的。”

    “媚儿,姑爷呢,他来了没有?”赵夫人难受的哭了一会儿,但是却始终没有听到董晟的声音,顿时就问了出声。

    赵媚儿与身后跟着的丫鬟们闻言,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嗫嚅了嘴唇,却始终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只能是低着头不说话。

    看着她的样子,三人还有什么不明了的,赵长林和赵夫人则是一脸的懊悔与愧疚,赵鹏则是一脸的不忿,“他董晟是个什么东西,怎么能如此对你?”

    苦笑,“大哥,如今我已经不是昔日的赵家大小姐了,他们踩低我是正常的事。行了,不说这些了,今日女儿带了些你们爱吃的东西,你们吃点吧。”

    三人沉默了一会儿,赵长林才叹息道:“罢罢罢,既然如此,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能是听天由命了,不过媚儿,爹在万柳钱庄里还有一些银子,是以你的名字存的,你脖子上的玉佩就是信物,若是将来,你被董家逐出了家门,那些银子可以供你用一辈子了,只是不能像以往一样,大手大脚的乱花了。”

    赵媚儿眼泪顿时汹涌而出,“爹,女儿惭愧啊……,呜呜……”

    “行了,别再说这些有的没的了,我们趁着现在还能看到阳光,多看几眼吧,否则再过一会儿,我们就看不到了。”

    “嗯,好,爹,娘,大哥,你们尝尝这个,是你们最爱吃的,你们尝尝看,还有这个,这个……”赵媚儿噙着泪,努力不让泪珠落下来,但是眼泪却是不由己的流了出来,看着她爹娘他们吃的欢乐的笑颜,她心里充满了苦涩。

    秦弘与县太爷坐到了监斩台上,冷眼看着这一幕生离死别,面无表情,只是秦弘嘴角仍旧是挂着那似笑非笑的神情。

    这回,镇上的人基本上都来了,就连莫胜明兄弟三人亦是没有落下,他们虽说与赵家没有太大的关系,还可以说与他们有些恩怨,但是却从未想过他们会以这样的结局落幕,当真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午时三刻已到,犯人亲属把东西收拾好退下,刽子手准备。”一道道的命令一一传开。

    赵媚儿忽然间睁大了眼睛拉住了三人的手,不愿意离开,可是却被衙役们拉开了,就连几个丫鬟也一同被挡在了人群外,还未来得及收拾的东西,也被他们踢到了另一旁。

    “爹,娘,大哥,不要……,你们不要走,不要留下媚儿一个人好不好……”赵媚儿大喊。

    而赵长林三人则是含着泪,深深的看了她最后一眼,而后,手起刀落,几人原本还是滚热的身躯,瞬间就冰冷了下来,那头颅却是滚落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

    赵媚儿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眼泪毫无预兆的流了下来,她想叫,却叫不出来,想大声的哭也哭不出来,只是呆呆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三具无头躯体,忽然间笑了起来,“呵呵,这就是报应啊,哈哈……这就是报应啊。”

    还记得当初她爹有一个很温柔的姨娘,对她亦是很好,她也乐于和她亲近,可是有一天,她娘却将其给害死了,手段是惯用且十分有效的栽赃陷害,因此他爹就下令,把这个女人给活活的杀害了,犹记得当初那个女人死前诅咒他们赵家不得好死,呵呵没有想到如今竟然实现了,哈哈,果然是报应不爽啊。

    须臾间,赵媚儿晕倒在了地上,而丫鬟们也从那惊吓中回过了神,连忙上前把她搀扶住了,“小姐您怎么样了?”

    “小姐,您醒醒啊……”丫鬟们拍打着赵媚儿的脸颊,甚至是掐人中,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红袖吸了口气,然后镇定的对着绿衣道:“绿衣,你去叫大夫,蝶衣,过来,我们去把少夫人扶到马车里,别等会儿给晒着了。”

    几人闻言,顿时就分开行动了起来,而此时围观的人群也都一一散去了,要知道砍头的一幕,多少让他们心里有些威慑性的。对于死人,他们还是觉得晦气,自然不愿意再待下去。

    春风略带些暖意拂过,但是在这里却带着丝丝的冷意,原本人声鼎沸的地方,顿时就空旷了起来,秦弘见怪不怪的站起来身,提步缓缓的离开了监斩台。这里的事情他已经做完了,接下来的事后工作,也是理应交给了当地的县令,而他还有别的事要做……

    不远处的一辆豪华马车里,楚轩正待这里,刚刚在外面发生的一切,他已经知道了,除了微叹,他没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忽然间车帘一掀开,一个修长俊美的人便进来了。

    待人坐稳后,马车缓缓的行驶了起来,尽管外面略微颠簸,但是里面却是一切平稳。

    “表哥,你什么时候离开?”楚轩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问道。

    “唔……后天吧,这是最后的期限了,这回离开,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呢。”秦弘情绪略带低落的说道。

    “总有机会的。”

    秦弘低笑,“是啊,总有机会的,可是到时候是否还会如现在这般舒心,还不一定呢。”

    楚轩挑眉,眼中充满了戏谑,“难道表哥是要回去相亲了么?”

    “去你的,怎么可能。”秦弘一脸的否决,“我是不会相亲的,京都的女人是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一个个娇柔做作的比谁都厉害,肚子里全是些阴谋诡计,就是一个满腹计谋的男人也不一定能避得过去。倒不如这乡下爽朗的女子。”他本身就是一个豪爽的人,畅意人生一直是他在做的事。

    “这可不一定,万一哪天有你看上眼的呢?这种事是说不定的。”

    秦弘眼珠子转了转,“若是真的有这么一天,若真的有这么一个值得我对待的女子,我一定要把她收为囊中好生对待。”在他们眼中,最好的对待便是对女子最好的呵护。

    “你刚刚说什么?赵家的赵长林死了?”一道惊呼且又惊讶的声音顿时在众人耳边响了起来。

    身着一袭蓝衣的魏平涛缓缓的点了点头,“是啊,我去问了县令爷,他们查出来的结果便是赵家私自买卖兵器,所以才会有次一事。”虽然心里感叹,但是却丝毫没有同情之色。

    “唉……这也是贪心不足害了他们啊,若是他们能知足,又何至于此啊。”魏夫人一脸惋惜,要知道他们赵魏两家虽然斗了那么多年,斗得个你死我活,却从未想过对方会死,这也确实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娘,相公,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们又何须担心这些呢,只要我们行得正坐得端,又有何惧呢?”莫小菊缓缓地给二人添了茶,举止得体的看的人心里很是舒心。

    魏夫人听着这话,叹息了一声,“是啊,不过这赵家,确实是凄惨,满门皆灭,除了那个赵媚儿……”

    “噗,咳咳……”魏平涛被魏夫人的话给吓的呛到了,听到了自己不愿意听到的名字,顿时就皱着眉头道:“娘,您何必提她?她和我们并无关系的,不是么?”急于撇清他和赵媚儿之间的关系,生怕莫小菊会误会些什么。

    莫小菊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你急什么,又没有人和你抢。”虽然略带责怪,但是却又十分体贴的轻拍着他的后背。

    “就是,你娘子又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你和那赵家小姐是什么关系,她焉能不知?你这反应未免太大了。”魏夫人难得的打趣魏平涛,现在有了这个机会,自然是会打趣一番。

    魏平涛忽然间涨红了脸,“娘,您就别打趣我了,我这……”

    “囊……,囊……”不满一周岁,仅只有九,十个月的魏青叶由乳母抱到了前厅,口齿不清的喊着莫小菊,熟悉的人自然是知道,他在喊娘。看到自己的儿子,莫小菊连忙就走了过去,把孩子接了过来,笑道:“这孩子,又重了些。”

    “孩子嘛,怎么可能不重呢。这就说明长的快。”魏夫人看到亲孙子,自然是十分欢喜的。

    而魏平涛看着小青叶,嘴角也不自觉的勾了勾,脸上慈父神色亦是明显,“这孩子,怎么就不会叫爹呢。”略带酸味的话从魏平涛嘴里说了出来,惹得魏夫人和莫小菊大笑不已,就连小青叶也跟着傻笑。

    坐在上首的魏夫人看着他们,心里感叹,一家其乐融融不是正好么,若是没有贪心不足,又怎么可能会弄的家破人亡,若是赵家早日看透了这一点,又怎么会招来杀生之祸呢。

    赵长林三人的身后事极其的简便,也甚至可以说的上是只是草草了事,三具中等的棺木就给收了,且从出事到身后事,作为亲家的董家丝毫都没有路过面,一切都是由赵媚儿一人承担。

    且他们也没有催促着赵媚儿回去,彷佛是没有她这么个人一样。而赵媚儿如今的情况也是不宜回董家。

    设好了灵堂,可是来拜祭的人确实少之又少,除了魏家也就是莫家还有其他一些在青云镇的老人,安慰了赵媚儿两句后便匆匆离开了,赵媚儿也没有挽留,如今的她什么都没有了,不对,至少这赵家的宅子留给了她,这也是她刚刚才知道的,这是赵长林在死的前一晚,让县太爷帮着过了户的,将来她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也是可以有一个安息之所。

    相较于她这边的凄惨,筱筱他们那边算是顺风顺水了,甚至可以说的上是其乐融融。因为此时的他们正在分给筱筱的那块水田里奋斗着,她弄的稻苗已经长了出来,约莫着也有了十几厘米左右,所以筱筱就决定了,可以栽种了。

    “哎,这边,这边,别弄错了。”筱筱站在岸上,小胖手指着那一处喊道。

    莫云风皱着眉头顺着她手指的地方慢慢的走了过去,可是在到哪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没有,“筱筱,你确定是这里么?为什么我找了那么久一个都没有找到?”

    “二哥,你怎么那么笨啊,这东西都抓不住。”筱筱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倒是把莫云风看的羞愧了起来。

    等莫云风回过神后,却已经是无法转圜了,“嘿,二哥,在你身后啊,快点,要不然又跑了。”

    猛然间,莫云风闻言回头一看,却只见那一波的水在晃动了几下,便没有了动静,细看时就能看到另一处又有了一波水在晃动。“该死的,又没有抓到。”

    “二哥,我都说了你太笨了。”筱筱嘟着嘴哀怨道。

    莫云风一脸讪讪的笑着,“哪啊,我这是发挥失常。”睁眼说瞎话也就是这样的本事了。

    “哈哈,云风,你回是要输给我们了。”在水田的另一边,一阵爽朗的笑声回荡在这宽阔的田野间,来回的荡漾着。

    “哼,怎么可能,我们走着瞧。”莫云风不服气,凭什么他一个长在乡间的小子都快比不过那些个来这里支教的人了,要是真的输了,那他脸就丢大发了。

    筱筱见某人还在发呆,顿时吼道:“二哥,回神啦,你再不快点就输了。”

    莫云风被她这么一吼,不禁缩了缩脖子,“安啦安啦,听到了。”语调与话音都是仿冒的筱筱,顿时把某人气的是咬牙切齿。

    忽然间,眼疾手快的往一处一抓,顿时就抓到了,高兴的冲筱筱喊道:“喏,筱筱,这不就抓住了么?这肖鱼可真狡猾。”

    筱筱闻言,冲他手上看去,顿时就喜笑颜开:“二哥,你真棒,继续加油啊,还有很多呢。”筱筱粗看了一下竹篓里的长鱼,顿时摇了摇头,唉,离她想要的数量差太多了。

    若不是这群人想要喝黄鳝粥,她还真不会兴师动众的跑来这里抓这个东西,虽然黄鳝很有营养吧,但是这个很难抓的。没有技巧,那只能是宛如盲人摸象一样。

    “你们情况如何了啊?”不远处,莫瑶瑶提着一罐茶水慢慢的走来,手里还提着一个装着碗的篮子。

    筱筱见状,连忙笑道:“战况还不错,只是他们技艺太差了,还得努力啊。”

    她一脸他们前途堪忧模样乐到了莫瑶瑶,“他们也没有那么差啊,我看也挺多的嘛。”说着把手中的东西缓缓的放到了一个干净的地方,然后笑着和筱筱说了起来。

    反正二人现在对于吃的很是热衷,就算是一样东西,她们就能说出好几种的做法,以及味道等等,用莫云风几人的话来说,这就是掌勺的料啊。

    “呀,这条怎么那么长啊?”忽然间,另一旁的人大喊了一声。

    筱筱和莫瑶瑶被打断,也连忙朝那边看了过去,这一看不要紧,顿时就被吓到了,齐声大喊道:“快把它扔掉……”

    ------题外话------

    嗷呜,亲们,我已经收拾了贱人,你们表抛弃我啊,话说我看到亲们在投票票,嗷呜,心里好高兴,老欢乐了,亲一个,么么哒,╭(╯3╰)╮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