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315.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8章 红娘节奏走起

第178章 红娘节奏走起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那手中抓住“鱼”的人被她们这么吼,顿时条件反射的把手中的东西扔了出去,在扔出去的时刻,他又不禁后悔了起来,但是此时的“鱼”已经早就落地溜了,他只能是哀怨的看着筱筱俩人,“你们俩喊什么呢?看吧,好好的一条鱼就这样没了。”

    筱筱和莫瑶瑶一阵后怕的瞪了他一眼,“好意思说呢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被水蛇咬了?不过你胆子真大,还敢抓着它。”筱筱说着说着,自己兀自的笑了起来。

    原本还在发愣的众人顿时恍然大悟,一个个都是后怕的对视了一番,就连莫云风也是暗自咋舌,“哎,你们俩是怎么认识它是水蛇的?”他的疑问也正是他们其他人的疑问,问出来了一个个都挺着脖子竖着耳朵听着。

    莫瑶瑶笑了笑,“这有何难,你们也不想想,哪有黄鳝的头是扁的呢?而且那舌头一伸一吐的,这不很明显么?”话音一落,众人一脸若有所思,但是她下一句话,又让原本抓住水蛇的人提起心来了,“就是不知道那蛇有没有毒,要知道有的蛇皮肤都是有毒的。”

    抓住蛇的那人顿时僵住了,而后才哭丧着脸,“你们既然能认出这是水蛇,那应该知道它有没有毒吧?”

    莫瑶瑶正要说什么,但是却被筱筱阻拦了,只见筱筱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个嘛,我们还真没有看出来,要知道有些毒是隐性的,我们根本看不出来,我还听说啊,有种蛇叫五步蛇,也就是你被它咬了一口后,若是走了五步那就必死无疑,我刚刚看那蛇挺像的,就是不知道它皮肤上有没有毒了。”说完还是一脸惋惜的看着他,唬的那人更加的哀怨了起来。

    站在她身旁的莫瑶瑶嘴角抽了抽,这吓唬人好像有些过了,这明明就是一条普通的水蛇,哪来的什么毒嘛,不过看着他们那愣愣的样子,也挺好玩的。

    “啊……,我不想死啊,呜呜……,爹,娘,救命啊!”那人原本就心里恐慌,但是受了筱筱的诱导,越想越恐惧,想来想去都是一个死,顿时就崩溃的大喊了起来。

    而站在水田中的一众人都被他吓到了,孙耀脸色发青的看着他,道:“于安,你别嚎了,去找大夫不就行了。”原本他的话对于于安来说是个好主意,但是却没有想到还有另一个火上浇油的人。

    “就是,再不去说不定就完了,不过那蛇真的很像是五步蛇啊。”

    这话成功的让刚抬脚的于安僵住了,抬起来的那只脚都不敢动了,刚开始还是撑得住的,但是时间一久,脚就麻了,“呜呜……,救命啊,我的脚开始麻了,是不是蛇毒发作了?”

    筱筱偷笑,哪里有那么快,人家那蛇又没有咬到他,况且那蛇又没有毒。

    她的笑落在了水田中莫云风的眼中,顿时让他无语望天,且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自己的好友居然被他妹妹吓到了这幅样子,顿时就淡然的说道:“行了,你把脚放下来吧,那蛇没毒,她们唬你的。”

    众人神色一僵,闹了半天原来是骗他们的,哦不对,是骗一个人的,想到这里众人就释然了,一个个看向还僵在原地的某人顿时无语道:“于兄,脚放下来吧,没事的。”

    “就是啊,那蛇没有毒的。”

    “可不就是,不过那蛇还真是长的凶神恶煞。”(某蛇:你才凶神恶煞呢

    众人:“……”

    但是于安此时却不信他们,因为他们的信誉很低,故转头看向了筱筱和莫瑶瑶,可怜巴巴的问道:“两位妹子,这蛇到底是有毒没毒啊?”

    看着他那被吓到的神情,莫瑶瑶心有不忍,望了望筱筱那还在暗自偷笑的模样,不禁无力扶额叹息,不过还是十分真挚的说道:“那个于公子,这蛇确实是没有毒,就是一条普通的水蛇,没有毒的。”

    “你确定?你确定它没有毒?”

    不安的问句让莫瑶瑶无力感叹,她和筱筱俩人是不是做过头了,把他吓成了这幅样子,但是却还是耐住性子道:“确实是没有毒的,我不骗你。”

    “那你们能确定这蛇确实不是那五步蛇?”

    “……,不是。”

    “可是……”

    “快看,你脚下那是什么东西?”筱筱一声惊呼打断了他接下来的犹豫,只见他飞快的跑到了田坝上,一脸惊慌失措的问道:“哪里,哪里,什么东西?”

    速度之快令人汗颜,还在水田中的莫云风一行人甚是感慨,这速度当真是比风还要快啊,孙耀笑道:“于兄,看你抓鱼的速度那么慢,没有想到你逃跑的速度还挺快的。”

    话一出口,众人顿时大笑,“噗嗤,哈哈……”

    而此时被吓到的于安同学还在田坝上惊慌失措中,嘴里还在喃喃道,“哪里?哪里?在哪里?”

    筱筱见状,也不禁有了些许的愧疚,慢慢的靠近了于安,吞吞吐吐的说道:“那个,于安哥哥,你,那个,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开开玩笑,但是却没有想到真的吓到了你,对不起。”

    很真挚的道歉,让在水田中的其他人都听到了,心里也原谅了她们俩人的行为,但是还有一个人没有说话,哦,不是没有说话,只是他说的话,他们没有听清,反倒是筱筱听清了,此时正黑着一张脸暗自赌气呢。

    因为某人说的是,“筱筱妹子,哪里,我脚下哪里还有?哪里,在哪里?”

    这回筱筱真的是苦恼了,因为她把人吓过了,回去的路上,扯了扯莫云风的衣袖,“二哥,怎么办?于哥哥好像还在惊吓中呢。”

    “活该,谁让你把他吓那么狠的?”莫云风不是不想帮她,但是好像现在看起来没有用啊,因为某人还没有回过神来。

    想着刚刚他们又开始抓鱼的时候,他们一个个都从水田里抓到了鱼,提起来时把某人又给吓到了,还吓的直叫,无奈之下他们只能是打道回府,不过好在抓的也够多了,凑在一起也足够他们这些人吃了。

    筱筱讪讪的笑了,“我哪知道他那么不经吓啊,得了,我等会儿给他熬点安神茶压压惊吧,然后再给他好好道个歉。”

    “呵呵,筱筱妹妹不用这么麻烦,你就把那些个长鱼给煮好了就行,其他的嘛,就看我们的好了。”一旁的孙耀也跑了过来,笑嘻嘻的说道。

    莫云风白了他一眼,“这话可不是这样说的,她们两个做错了事,自然要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否则岂不是没有诚意?不过孙耀,孙大少爷,您老人家这是干嘛呢?对我妹子那么好,说,有什么企图?”

    说完还一脸防备的看着孙耀,彷佛若是孙耀接下来说些什么有企图的话,他怕是会直接扑上去咬人一样。

    孙耀被他的样子给吓到了,吞了吞口水,然后才弱弱的说道:“没有,我这不是看她们可爱么,况且她们是你的妹子,你是我的兄弟那她们也就是我的妹子,你要知道我们孙家没有女娃的,我还真想要一个妹妹来好好宠宠,可惜啊,这个愿望一直就没有实现过。”

    惋惜的表情看在筱筱眼中差点没有让她被口水呛死,只见人想儿子想疯的,但是却没有想到还有人想妹妹想疯了的。

    “那你可以让你的爹娘或是叔叔婶婶们给你生一个啊。”莫瑶瑶不解,他们家又不是只有他爹娘一个,怎么会没有呢。

    孙耀叹息道:“唉,话不是这样说的,我爹娘总共就只得了我一个,我娘生我时伤了身子不能生育了,为此呢也给我爹纳了小妾,可惜那些小妾没有福气,从进门到现在连个孩子都没有怀过,亏得我娘她还未她们寻了大夫瞧身子呢。我那叔叔婶婶们也不是没有过这个想法,可是奈何生的都是男孩,就算是怀了,生下来还是男孩。”

    筱筱无语的望了望天,这孙家是阳盛阴衰啊,“那你就没有姑姑什么的?”

    “没有,要知道我那爷爷奶奶也是盼着孙女啊。”孙耀此时间已经是一脸感伤的四十五度角望天,这表情特别忧桑。

    他的话,筱筱没有再接下去了,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她总不能说让他爹娘去抱养一个吧,大户人家最注重的就是血统,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又不是小门效生不出孩子来。

    回到家里,筱筱他们就开始忙活了起来,而于安最后也是回过了神,也接受了筱筱和莫瑶瑶的道歉,但是结果却是,他看到篓子里的黄鳝时则是惊慌失措的紧,对此筱筱也甚是无奈,真怕到时候他不敢吃这个。

    村里的学堂又开始上课了,筱筱姐妹几个也被送了进去,虽然筱筱她们平时有莫云天几个教,但是这回来的是有几个资格略深的老夫子,可不是莫云天这些个半吊子的学子能比得上的。

    “筱筱,这能行么?”莫瑶瑶此时一身淡蓝色男装,发丝也被一个冠给束住了,她显得有种身子单薄且又是娇生惯养的少爷一般,唇红齿白的小少爷就是这般练成的。

    而筱筱亦是不遑多让,她身着的是一袭银紫色男装,这衣服还是前几天她让林氏帮忙赶制出来的呢,看着自己的一身装扮,筱筱很是满意,腰间再挂了一个莫小菊送的玉坠子,左边腰间挂了一个香包,委实像极了那大户人家出门游玩的少爷。

    “行了,我们可以走了。”筱筱此时觉得自己还差点什么,忽然间脑海里闪过了秦弘的打扮,那厮不就是一身大红色衣服,然后手上有一个折扇么,她若是再拿个折扇的话?

    见某人神游,莫瑶瑶伸手推了推,“你在想什么呢?”

    “额……,没什么,我们走吧。”希望破灭了,因为她没有折扇,就算有,林氏他们也不会肯她带这个。

    走到了楼下,正在吃早餐的一众人见她们这身打扮,顿时僵住了,林氏见状简直是想晕过去,这是她的两个女儿?

    而莫胜明此刻也是风中凌乱,为毛他的女儿如此的思维奇特?抽了抽嘴角,心里默念,你们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倒是王氏原本是僵住了,但是在看到俩人的扮相时,顿时就乐了,“嘿,你还别说,我们家筱筱和瑶瑶还真是英姿飒爽啊。不过看起来就是太弱了,但是很显得儒雅啊。”

    莫老爷子嘴角亦是抽了抽,然后别过脸去,兀自的吃着自己的饭,因为他也知道,王氏说了这番话,要是他再说写对的话,那他接下来的日子又不好过了。

    莫老三和莫老四则是再淡定不过的坐那,而刘氏和田氏则是皱着眉头不知道再思索什么,忽然间刘氏说道:“你们俩这装扮还真的挺像的,身上好像也散发着什么东西,哦,对了,是气质,我的个乖乖,这真的是好啊。”

    相比起刘氏和林氏,田氏则是笑了笑,“你们俩不饿啊?还不赶紧来吃东西?我的两个小少爷。”

    这话深的筱筱之心,顿时就笑了起来:“咯……,四婶,你这话我爱听,本小爷可是新鲜出炉的。”

    众人嘴角猛抽,这就扮上了,而一同的莫瑶瑶则是满脸绯红,娇羞的模样藏都藏不住,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女娃,倒是筱筱大大咧咧的,还真是有些雌雄莫辨的样子。

    莫老爷子暗自在深呼吸再深呼吸,心里淡定的感叹:没事,就当自己又多了两个孙子罢了,没事,小事一桩。

    而一旁的王氏则是满脸欢喜,她自己的性子呢也有所改变,她也不是一个老顽固,自己的孙女要作什么,她既然阻止不了,那就只能是支持,所以她是无条件的支持着两人。

    有了她的支持,家里基本上没有人敢说什么,倒是那边静静坐着的莫小雨满脸崇敬的看着筱筱,“姐姐,我也想这样。”软软糯糯的声音让筱筱内心母性大发,顿时就说道:“好,不过这衣服做出来可要些时间,你可得等啊。”

    “嗯,好,没有问题。”莫小雨重重的点了点头,反正她也要学她们就是了。

    莫老爷子此时心中哀嚎,又一个跟随者,唉,还好他的孙女就这么几个,偶尔扮扮就行了。

    “抱抱……,抱抱……”莫云澈笑的一脸灿烂,正在往筱筱怀里钻,而筱筱也把他抱了起来,“小澈澈咋啦?”

    “咯……,好玩,姐姐漂亮,我也要。”小云澈天真无邪的大眼望着筱筱,眼底的清澈彷佛映照着筱筱的心底,能穿透一样。

    筱筱眼珠子转了转,开玩笑的语气道:“好啊,到时候姐姐有时间了,就把你打扮成一个小姑娘,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小男孩喜欢你。”

    话音刚落便听到了掉筷子的声音,林氏此时是尴尬的僵住了,要知道那说话的不是别人,是她的女儿,可偏偏她还不能阻止,现在她内心在哀嚎,筱筱啊,你就不能正常点么?

    可能是人生缺少了乐趣,相比起林氏的窘迫,四婶田氏很淡定的瞅了瞅莫云澈,而后对筱筱说道:“你还别说,这要是真的扮起来,比你那女装模样,差不了多少。”

    “娘子……”莫老四愕然的看着自己的媳妇儿,神色很窘迫,比起林氏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很想对着田氏说,那是他们俩的儿子,爱的结晶啊,怎么能这样子捣腾呢?

    可惜田氏没有理他,反倒是和筱筱聊的个热火朝天,桌上吃饭的众人也都回过了神来,慢悠悠的吃着自己的饭,心里暗道,这天气真好,这饭菜也好吃,这空气也新鲜,这人嘛……,在瞥见坐那浑然不知的筱筱时,悄然而息的皆道:算了,不想了。

    跟着莫云风他们几人去学堂就只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人人敬仰啊,然后受到了众人前所未有的欢迎,只因为除了每个月有那么几天学院里的夫子们来检查之外,这里就只有这些教书的学子们独大。

    也好在来这里支教的学子们也有自己的住处,这是后来学院出资修建的,村里的人也来帮忙的,自然画图的也是筱筱,模式与现代的老师住学楼没有什么两样便是了。不过和莫云风他们一伙的人,住不惯那里,所以每次来这里支教,都是住在筱筱家就是了。

    “唉,人生是如此的寂寞啊。”筱筱叹息。

    莫瑶瑶抽了抽嘴角,不言语,淡定的练着自己的字,她的字娟秀有余,却少了一丝凌厉,对于女子来说,这样的字就已是不错了。

    “大姐,你说你啥时候成亲啊,你要是成亲了,我就送你一个大房子。”筱筱心里感叹,如今的莫瑶瑶是虚岁十三岁,也差不多了,最近来他们家的媒婆也多了,只不过这回换人了而已。

    “不知道。”莫瑶瑶对于这事没有丝毫的害羞,没办法,跟着筱筱久了,这淡定的态度还是学了个十成十。

    “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不是说女孩子在到了一定年龄时都会想自己的另一半长啥样么?”筱筱不解的看着莫瑶瑶,想从她脸上的神色中看到些什么。

    莫瑶瑶白了她一眼,“都说了没有想过,你没完没了了还?”

    筱筱耸肩,好吧,不说就不说嘛,可是不说,她又开始无聊了,眼睛乱晃,头也是前后左右的乱看着,忽然间眼睛撇到了一处,顿时来了兴趣,拉了拉莫瑶瑶,“大姐,你看那是谁,那不是郭宁么?”

    莫瑶瑶原本被她这么一拉,毁了一个字,皱了皱眉头。但是在听到心底的那个名字时,顿时僵了一下,而后才慢慢的走到了筱筱身边,道:“怎么了?”

    “你看,他那是在干嘛呢?”筱筱不解,因为她看到郭宁身后有一个女子,正在纠缠着,但是她能看到郭宁身上的不耐。

    这两年里,郭宁家也算是慢慢的好起来了,因着当初她那一句话,把鹿养起来,到时候收割鹿茸可以卖钱,他这才是真正的彷佛看到了商机一样,除了刚开始的那两头鹿外,还从山上打了好些个猎物,有兔子,也养起来,等到了肥的时候就卖出去也能卖个好价钱,有鹿就养着,倒也是让他家里开始过起了富裕不足,但是确实满意的日子。

    他奶奶也不用像以前一样,要自己大柴烧火做饭什么的,郭宁也不用每过一段时间就去一趟山里打猎,倒也安稳了,现在算下来,郭宁也到了十七八岁了吧。像他这样的好酗子,也难怪会有女孩喜欢。

    莫瑶瑶收起来眼底的苦涩,淡淡的说道:“行了,有什么好看的,他的年纪到了,家里肯定会给他安排的,这很正常。”

    她的话让筱筱勾了勾嘴角,对于她姐姐的情绪,她还是清楚的,莫瑶瑶一向懂事乖巧,但是她的性子也是倔的,当初郭宁救了她,她一直是心存感激的,但是最近几年,好像这份感激演变成了喜欢吧。那她这个当妹子的要不要帮衬一把呢?

    虽然某人才十三岁,是早熟了点,但是放在古代还真不算什么,人家十五六就嫁人了,十三岁可是大姑娘了,要是再不说人家,那真的是有可能会嫁不出去呢。

    “好吧,不过好像郭宁哥哥不喜欢那个女孩呢。”筱筱略带笑意的说道,眼睛虽然看着郭宁和那个女孩,但是眼角却是一直在盯着莫瑶瑶。而也确实没有辜负她所想的那样,在听到郭宁不喜欢那个女孩时,脸上明显的闪过了一丝笑意。

    筱筱见状,又轻启了红唇,道:“姐,你说郭宁大哥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呢?”

    闻言,莫瑶瑶脸上略带些窘迫,喃喃的说道:“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此时的莫瑶瑶心里忐忑不安,怕郭宁真的已经有了未婚妻,但是却又在自嘲不已,她还那么小,他是不可能会等她长大的。

    筱筱望天,原来这就叫口是心非啊,不过看那女孩,确实有些小家碧玉,比起她姐姐来说,差太远了,光是这肤色一看就比不过她姐姐那白里透红的肌肤,就是她也羡慕不已。

    眼瞧着郭宁越走越近,筱筱也开始主动打起来招呼,“嗨,郭大哥,你这是去哪啊?”笑眯眯的样子让人心里略带放松了些。

    而郭宁则是僵了僵身子,“没什么,只是随便溜溜。”虽然说这话,但是目光却是不住的往莫瑶瑶身上看去,此时她们俩是一袭男装,而莫瑶瑶原本就身材高挑,一袭男装衬得她越发的动人。

    看着这样的莫瑶瑶,郭宁耳后根也不自觉的红了起来,但是明面上却是温和有礼,“你们俩怎么在这里?”说着又看了看她们身后以及四周,这里可是学堂的后院,她们怎么会这里,还身着男装?

    “玩儿啊。”筱筱笑道。

    听着这个答案,郭宁也甚是无语,“你们还真是没有地方玩了吧,这里都是些男子,以后不许瞎跑。”

    语气有些不好,但是筱筱她们也知道,古人的规矩嘛,七岁之后男女就不同席了,更何况是她们在这学堂里晃悠呢。

    “他们是谁啊?”郭宁身后的女子按耐不住了,看了那么久,怎么感觉就是不对呢,明明郭宁在这学堂里就没有认识的人,这会儿子怎么就认识了这两人,且这两人看起来不像是小门效家的孩子。

    郭宁犀利的扫了她一眼,“她们是谁,和你无关。”冰冷的语气让筱筱和莫瑶瑶也是一愣,郭宁在她们的印象中是很温和的,鲜少与人恶言相向,这会儿子怎么那么的冰冷了?

    那女子甚是委屈的红了红眼眶,“宁哥哥,我是……”

    “你是谁和我无关,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郭宁冰冷疏离的话慢悠悠的从嘴里吐了出来,虽然知道不能完全把这个女人推开,但是也至少不会让她一直缠着自己。

    看着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莫瑶瑶只觉得奇怪,但是却没有说话,反倒是筱筱无所顾忌的问道:“郭大哥,这位是?”看了那么久的戏,怎么说也要关心一下不是。

    面对筱筱姐妹俩,郭宁瞬间就收敛了身上散发的冷意,笑了笑,温和的说道:“没什么,这只是我的远方表妹。这些天来看看我奶奶。不日就走了。”

    “哦,这样啊,原来是你的表妹。”筱筱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那个女子,妾有意郎无情啊,不过好像这郭宁不会这样对她姐姐,好几次她都看到了,郭宁对她姐那叫一个温柔。

    看着玩心大起的筱筱,莫瑶瑶狠狠的剜了她一眼,喝道:“筱筱,别闹了,郭大哥还有事要忙,你别耽误了他。”

    “哦,知道了。”筱筱耸耸肩,无奈了,本来还想玩玩的,但是现在“胎死腹中”,没得玩了。

    郭宁见莫瑶瑶出声呵斥筱筱,不禁亦是无奈的笑道:“无妨,我本就是无事可忙。”

    “哦。”莫瑶瑶点了点头,现在她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平时她也有去过郭家,每次看到郭奶奶时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俩人也有说过话,像这样面对面却没有话说的情况还是头一次。

    再次被无视的那个女子见郭宁对俩人如此的温和,且可说的上是温柔,不禁心里疑惑不已,在初次听到莫瑶瑶的声音时就确定了,莫瑶瑶是个女子,但是那个略小的是男是女她就不清楚了,所以此刻只是一直盯着莫瑶瑶,眼里充满了敌意。

    “你是女的!”确定的语气让三人皆是一愣,郭宁皱了皱眉头,直觉得想要呵斥。但是莫瑶瑶已经先他一步说了出来,“没错,我是女的。”

    见她承认了,那女子眼中的敌意让筱筱也不禁心起了防备。

    “你喜欢他?”女子直接的问向了莫瑶瑶,眼中的敌意不减分毫。就脸看向筱筱的眼神亦是如此。

    莫瑶瑶沉默了,这个问题她现在不能回答,若是回答了,指不定明天她的闺誉就没有了,反倒是会受到村里人的指责,就算是她一个人的也就算了,但是她不能因为她一个人拖累了筱筱她们。

    “告诉我是不是?”女子略微偏激的一直问道。

    尽管郭宁心中也想知道,但是理智尚存,自然知道一个女子的闺誉是有多么的重要,更何况莫瑶瑶一直是一个替别人想的比替自己想的多的人呢,当下便冲着这个女子怒道:“够了,闭嘴,现在你可以离开了,记住,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长久打猎的他不知何时也练就了一身的霸气,且这些霸气他如今也能收放自如,这点让筱筱内心很高兴,毕竟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护住她那性子如水般温柔的姐姐。

    女子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却被郭宁和呵斥了,顿时眼眶又红了,筱筱向天翻了个白眼,这女人之前还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可是在听到她姐说话时又化身成了母大虫,现在又变成了小绵羊,啧啧,果然是演戏的好角色。

    “宁哥哥……,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女子控诉的对着郭宁,彷佛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一样。

    郭宁眼里充满了不耐,“够了,滚吧,这话我不想要再说第三遍。”

    女子最终受不了他的冰冷,哭着跑开了,筱筱冷眼旁观着,她对于一个陌生人还真是关心不起来,除了自己真心接纳的人,以及和自己有关的人能关心的起来以外,其他人,她做不来那种嘘寒问暖的关心。

    而莫瑶瑶亦是嗫嚅了嘴唇,最后才化为一身叹息,“你又何必对她那么凶呢?”

    郭宁脸上神色缓和,“我也不想,可是她缠我缠的紧,明知道我不喜欢她,却还是如此,当真是让我难受。”淡淡的说着这邪,情绪中没有丝毫的波澜,彷佛在说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事一样。

    “那你完全可以不用这样啊。”莫瑶瑶不解,在她看来,就算是不喜欢,也没有必要对人家如此的凶,说清楚了不就好了么。

    面对莫瑶瑶那极尽圣母般的性子,郭宁也没了脾气,只能是无奈的叹息,而后看向了筱筱,挑眉问道:“你也觉得我过分了?”

    筱筱笑着摇了摇头,“若是换做我,我也会这样做,说不定还会比你做的更过些,毕竟你也是说清楚了,但她一直在纠缠,这就不是你过分不过分的问题了。”

    俩人的话让莫瑶瑶极度郁闷,难道她真的是太过心软了?

    “行了,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你们俩也小心点,毕竟这里男子太多了,别忘了你们虽然身着男装,但是到底不是男子,小心点是一定的。”郭宁此刻很轻松,要知道他终于摆脱了那个包袱,真是累死他了。

    莫瑶瑶和筱筱点了点头,然后目送着他离开,筱筱脸上的笑容一直就没有消失过,现在看到莫瑶瑶眼底的那丝眷恋后,笑容愈发的大了起来。倒是让莫瑶瑶很是不解。

    “你们姐妹俩在做什么呢?”莫云风气喘吁吁的跑到了俩人跟前,喘着粗气,可见他跑了好长一段路了。“你们在这里干嘛?知不知道我找你们多久了,这都大中午了,还不去吃饭,我还以为你们出了什么事呢。”

    筱筱和莫瑶瑶对视一眼,皆笑道:“没事啊,只不过就是散心而已。”

    “就是啊,二哥,你现在怎么那么的啰嗦,像极了那啰嗦的老太婆。”筱筱故作厌恶的摇了摇头。

    而莫云风见状,不禁气道:“你们俩是想要气死我啊,得了,你们不饿我还饿呢,大家都回去了,你们是想在这里喝西北风啊?”

    经他这么一提醒,筱筱这才发现,原本还有阵阵的读书声都没有了,原本空旷热闹的地方也瞬间清冷了下来,想想她们也确实出来很久了。当下就说道:“行了,我们走就是了,别催了嘛。”

    闻言莫云风脸上神色才好看了不少,但是却还是忍不住的瞪了筱筱一眼,“那还不走。”

    筱筱和莫瑶瑶手牵手的离开了,莫云风在二人后面跟着,空旷的地方再次的寂静了起来,偶尔不远处会传来一声鸟叫,这地方倒也不算是什么僻静地方。

    几天下来,筱筱也觉得去他们学堂读书没意思了,这千篇一律的大道理谁都会说,但是没有必要时时刻刻挂在嘴边吧。但是莫瑶瑶好像自从那日后就忧愁了起来,偶尔这件事做的好好的,顿时就忧伤了起来。

    林氏怕她是身子不舒服,所以就让筱筱时时陪着她,这不,现在就在陪着她做绣活么,现在筱筱绣出来的也有模有样了,但是大件儿的她就没辙,总得来说,莫瑶瑶对其的评价还是不错的,但是却还是需要努力。

    筱筱也是慢慢的来了兴致,若是说以前不会,现在的话,她到还真是有那么几分的兴致,不然这么长的时间,她怎么打发呢?

    上次让楚轩查询的那些田地,她也弄好了,和卖地的庄户人说了价格,一手交了钱,一手拿了田契,到官府也做了个见证,更改了档案,这才放心的把地给犁了。

    现在筱筱他们吃的都是自己家里种的,且家里现在有雇了短工,虽说现在是农忙,但是招人还是能找到几个的,就像村里也是有人愿意帮忙的,而筱筱他们也是一一的把人给记录了,等着若是他们的表现再好点,她下次再来雇佣他们。

    “姐,你又发呆了。”筱筱略带哀怨的瞅着莫瑶瑶,眼神控诉着她不专心。

    莫瑶瑶一脸愧疚的红了红脸,然后才温柔的说道:“不好意思,我走神了,你绣好了么?我看看。”刚刚她怎么又不知不觉的想到了他,唉,不知道他现在什么状况了。

    望着小女儿神色的某人,筱筱还有什么不明了的,当下就摆了摆手道:“没事。你看看,这个绣的怎么样?”能让她姐走神的除了某人,还能有谁,唉,这俩人什么时候能修成正果呢?不过看着现在的状况,怕是有些玄啊。

    “嗯,这里阵脚要再密些的好,还有这里,你选择这种枚红色会比较好些,你看看,这样是不是好很多?”莫瑶瑶一一的指出了筱筱绣品上的不足,细细的讲解着。

    筱筱听着也是深觉如此,当下就接过了绣品,定定的看了起来,“唉,看样子我还是没有刺绣的天分。”

    “呵呵,这个天分固然要,但是也要有勤奋啊,若是只有天分而不勤练,那你有再高的天分又有何用?”莫瑶瑶略微不同意的说道。“你可知道那些绣纺的绣娘们是怎么来的,她们不也是日复一日的练出来的么?”

    “好吧,我知道了,不过我现在很想知道一件事。”筱筱眼角含笑的看着莫瑶瑶,笑容略有些不怀好意。

    莫瑶瑶呵呵一笑,道:“什么事?”

    筱筱笑着转了转眼珠,然后才说道:“你刚刚是不是在想郭宁郭大哥?”筱筱现在觉得郭宁也挺配她姐的,若是前几年他们郭家的情形,她爹娘肯定不会同意她姐嫁过去受苦,现在这郭家也好了不少,虽然比不上现在的莫家,但是在村里也算是富裕了。

    莫瑶瑶听到筱筱问的话,当下脸就绯红了起来,嗔道:“你不许胡说八道,我哪里想他了。”

    “你确定没有?”

    “没有就是没有。”

    她的口是心非让筱筱心里也有了一个底,改明儿她也去问问郭宁,看看两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反正她是挺喜欢这郭宁当她姐夫的。至于她爹娘那里是浮云啦,王氏对于郭宁的看法还是很不错的,莫老爷子就算有意见,有了王氏压制,也不会反弹的太厉害,只要打消了他们的顾虑,二人修成正果还是有可能的。

    “好吧,我信你了,不过大姐,你想不想嫁给郭大哥啊?”

    筱筱再一次抛出了一个重弹,莫瑶瑶的脸也因此越发的红了起来,小女孩的娇羞在此刻发挥的是淋漓尽致,筱筱眼底也散发出了满满的希望,哈哈,这事有望啊。

    ------题外话------

    看到亲们给我投的票票了,虽然大家都在默默的看文,但是奴家还是想说,谢谢你们,么么哒,接下来嘛,咱轻松轻松,然后好虐贱银,吼吼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