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316.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9章 学做菜,真的要被毁容了?

第179章 学做菜,真的要被毁容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筱筱最近很忧桑,因为自从问了莫瑶瑶那个问题被她避过去之后,她就一直躲着自己,就算俩人单独相处了,想再次问这个问题时,她就开始各种敷衍,要不就是让自己离开,或是她离开,这个认知让筱筱很忧伤,你说她想当个红娘她容易么?

    “大姐,你在做神马?”筱筱娇笑的跟着莫瑶瑶,反正这些天她天天在粘着她就是了。

    莫瑶瑶头也不抬的说道:“做饭。”而后才挑了挑眉,“你要帮忙?”

    “不就是做饭嘛,我帮。说吧,要我杀鱼还是砍柴,我……”

    听着筱筱的豪言豪语,莫瑶瑶嘴角抽了抽,“我只是让你帮忙烧火,没有别的事可以给你做,还有杀鱼嘛,你会么?这砍柴,我估计你连柴刀都拿不动吧。”

    被鄙视了,筱筱哀怨的望了她一眼,“好吧,我烧火。”

    反正她懒,除了心血来潮时会来厨房做吃的,平时别想看到她在厨房里就是了,不过吧,这每次烧火也是会腻的好不好。

    “唔……在做什么好吃的,好香啊。”孙耀被一阵阵的香味吸引了过来。眼睛直接无视了筱筱,往着那锅里蒸着的东西看过去了。

    莫瑶瑶略看了看那个蒸笼,然后才说道:“没什么,只是今儿个大家的午餐。”

    “这样啊,嗯,看样子今天的饭菜又是不错的,不过瑶妹妹,你干嘛要自己做呢?依着现在的情况,你完全可以找些个丫鬟婆子们伺候你们啊,若是不嫌弃的话,改明儿我给你送几个过来。”孙耀每次看到厨房里忙碌的最多的就是莫瑶瑶,鉴于自己没有妹妹,所以把莫家的几个女娃都当成了自己的妹子,所以看到这样的莫瑶瑶也不禁心疼了起来,若他是莫云风,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妹子去厨房,女娃就得好好的娇养嘛。

    筱筱只觉得头上乌鸦飞过,这什么情况?她这么大活人他没有看到?明明她离孙耀的比较近的好不好,她就离他三步远,怎么能当做没有看到呢?

    “额……,这个就不用了吧,毕竟我们家里人都习惯了自己做自己的事,没有必要让人家来伺候我们的。”莫瑶瑶婉拒了他的好意,毕竟家里人都忙碌惯了,要是忽然间让她们变成了有人伺候,那还真是不习惯。

    孙耀闻言,顿时失望的长“哦”了一声,“得了,反正我今天没事,要不我帮你洗菜吧?”

    “好啊,那谢谢了,那边篮子里的青菜要洗的,你记得多洗几遍啊,对了,还有这些东西也给洗一下。”莫瑶瑶把手中拿着的木耳菜也给递了过去。而后一脸真挚的看着他:“这个,没问题吧?”

    “没问题,你放心等着就是了。”孙耀笑了笑,然后拿着木盆打了水过来,就准备洗,“咦,筱筱,你怎么在这里?”

    筱筱嘴角一抽,“我一直就在这里。”潜台词是你没有看到我。

    这话让孙耀也不禁尴尬了些许,好像他刚刚确实没有看到坐在这里烧火的筱筱,“那个,我没有看到你。”

    “嗯,我知道。”

    她的话,孙耀有些接不下去了,讪讪的笑了笑,而后才愤力的开始洗起了青菜,而筱筱在一旁看着他洗菜,起初还好,但是到了后面,筱筱也不禁开口碎碎念了,“这菜不能这样洗,你得把它的叶子和竿子都给洗了,还有,这个多用水泡泡。”

    “唉,那个叶子还那么好,你干嘛扔了啊?”

    “不是,你都扔了干嘛还捡回来啊?下回不扔不就行了?”

    ……

    筱筱也不知道自己的念功有如此的强大,反正孙耀是被她说的眼冒金星了。

    “妹子,你确定不是在整我?”孙耀哀怨的瞅着筱筱,那眼眶中还溢有少许的泪水,彷佛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一样。

    闻言,筱筱咻的闭上了嘴,防止自己把下一句说他的话给吐出来,回想着刚刚发生的这些,她也不禁讪讪的笑了,“那个,你安心洗菜吧,我不说话了,不说话。”

    孙耀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她,且每洗两颗菜就看一眼筱筱,看她有没有想要说的,每次用那眼神看着筱筱,也不禁让某人汗颜,难道她刚刚说的太猛了么?不然为毛他那么不放心自己?

    莫瑶瑶的饭煮好了,菜也只差最后一道青菜了,可是回头一看,有些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这俩人怎么有种大眼瞪小眼的感觉?

    孙耀和筱筱极有默契的齐声道:“没事。”

    “对,没事,我们在用眼神交流感情呢。呵呵……”筱筱内心独白,其实不是啊,俩人是在拼眼神好不好?

    “那成吧,菜洗好了么?我要用了。”莫瑶瑶才懒得管他们俩的事呢,反正只要不耽误她做饭就行了。“菜呢?”

    孙耀把洗好的菜交给了她,“看吧,我洗的干净吧?我可是洗了好几遍的呢。”

    莫瑶瑶略看了看,而后莞尔一笑道:“嗯,确实洗的不错,比起当初的某人来说,要干净很多。”说到这里,还瞥了某人一眼,奈何某人脸皮厚,当做没有看到。

    得到夸赞的孙耀自然是得意的,“这样啊,那行吧,哈哈,没有想到这菜那么容易洗,哎对了,要不你教我怎么做菜吧?”

    莫瑶瑶愕然,不是说君子远庖厨么?怎么他还想着做菜啊?

    孙耀也没有想到莫瑶瑶的反应是愕然,当即自己也想到了那句圣人云,不过他想要学的还真没有不学的,“没事,什么君子远庖厨,我看就是那些人偷懒不爱学才说的,我倒是想要好好学学,能教么?”

    看着他说的真挚,莫瑶瑶也不忍说出否定,当下就点了点头,“既然你要学,那我就教你,刚好还有一道菜没有做,我就教你炒青菜吧。”

    孙耀小鸡啄米般的点了点头,“行。”反正他也没有事做,况且多学些东西也没有坏处,将来指不定还能当一个掌勺师傅呢。

    “你先把菜放那边,锅已经洗好了,你先把油倒进去,然后再等油烧开了把菜放进去炒,期间要加配料的。”说着自己做起了示范,反正这里青菜多,孙耀把所有青菜都洗了,浪费点也没有关系,没有煮好的可以到时候给小猪们吃。

    莫瑶瑶教的仔细,讲解的更是仔细,那边孙耀也记得很仔细,看着他认真的样子,筱筱也不禁好奇了,他能学到什么地步。

    “好了,我这菜就做好了。”没有多久,莫瑶瑶的青菜就出锅了,卖相好看,闻着也香,更别说味道了。看着莫瑶瑶流畅的手法,孙耀很是惊羡,当下就摩拳擦掌,“这次换我来吧?”

    莫瑶瑶点头,本来自己就是示范一次,接下来教他就行了。

    孙耀也不负莫瑶瑶众望,按着她的步骤一一做了起来,可是好像有些手忙脚乱。最后也忙了一会儿,菜总算是出锅了,没有烧焦,卖相可以打五十分,还不及格的那种,这些是筱筱在心底评论的,味道还没有尝过,不知道怎么样。

    “怎么样?你尝尝。”孙耀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莫瑶瑶连带着瞅着筱筱。

    莫瑶瑶看了看菜的模样道:“还不错,至少这卖相上若是十分的话,可以有五分,毕竟没有烧焦,要知道我当初学的时候就烧焦了。”

    闻言,孙耀嘴咧开笑了,“那这味道呢,你们赶紧尝尝。”不得不说,此时他的心情是十分激动的,若是换做以前,有人和他说,将来的他会炒菜,估计他当场就会把人扔河里去,不过现在的话,到了莫家,似乎他会做的事越来越多了。

    莫瑶瑶和筱筱挑了挑眉,筱筱心里却是在犹豫,这菜能吃么?能吃么?

    不过莫瑶瑶显然没有这个犹豫,接过孙耀递过来的筷子,就夹了一根青菜放嘴里慢慢的品尝了起来,咀嚼一直到吞咽都是面无表情,不过从她的脸色上看……,好吧,看不出来,因为面无表情。

    “怎么样?”孙耀期盼的看着她,心里忐忑不已。

    莫瑶瑶不语,只是缓缓的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冲淡了嘴里的味道后才说道:“还行,但是太咸了,你盐再少放点就行了。总得来说,味道确实还不错。”

    筱筱再次挑眉,这孙耀第一次做菜就得到了她姐那么高的评价,这不得不让她刮目相看,想当初她做的那道菜,可是被莫瑶瑶批得体无完肤呢,当下也不禁好奇的夹了一筷子放嘴里,慢慢的嚼着。

    她的举动,孙耀和莫瑶瑶也看到了,当下也没有说话,只是静等着。

    被他们这样看着,筱筱也开始紧张了,好不容易咽下去后,才不满道:“你们别盯着我行不,怪渗人的。”

    “筱筱,告诉我,这道菜怎么样?”孙耀的心再次忐忑了,莫瑶瑶一向心软,就算是不好的东西,她也会给一个比较让人能接受的答案。相对来说,筱筱就不一样了,她算是除了莫瑶瑶后尝菜的第二个人,自然想看看她的想法。

    “没什么怎么样,确实是咸了,其他的还好,味道也不错,就是你的盐下次省着用啊。”筱筱耸了耸肩,看样子有些人天生就是学做菜的,比如孙耀。

    “哈哈……,没有想到我还有这样的天赋,哈哈……”孙耀此时特高兴,没有想到他也能做出这样好吃的菜,虽然说咸了,但是能做出来就算不错了。

    筱筱瞅了莫瑶瑶一眼,眼神问道:他这是疯了么?

    莫瑶瑶摇头,她也不知道某人是不是疯了,反正她知道的就是,自己要是再不快点,今儿个的午饭时间又要推迟了。“行了,你们俩都出去好好洗洗,这都是油烟,我要开始炒最后一道菜了,你们……”

    “不行,师傅,这菜得我来煮,放心,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不就是一道青菜么,小意思。”孙耀听着莫瑶瑶赶人的话,顿时就阻拦了,开玩笑,他才刚学会,自然得多练习来巩固一下嘛。

    莫瑶瑶迟疑,“这不好吧,毕竟你是……”

    “没事的,反正我也要巩固,现在既然有了机会,自然要好好的练练不是,更何况你这个师傅也在呢。”孙耀一脸的不在意,他也知道莫瑶瑶刚刚要说什么,不就是他现在和莫云风一样么,是个解元,可是这个解元他还真的不怎么在意,毕竟他喜欢游山玩水,对于做官嘛,似乎有些不大喜欢。

    “那好吧,不过我可不会帮你哦。”莫瑶瑶也放手让他自己去做了,反正等会儿被说的应该不是她。

    孙耀很有信心的点了点头,然后才说道:“师傅,您就瞧好了吧。”

    筱筱当下也没有再出去,也是含笑的站在一旁看着,还真别说,这孙耀还真是有天分,刚刚就学了一次,就记住了步骤,除了第一盘菜有些咸了之外,后面的菜都没有怎么出过岔子,这有些让筱筱不淡定了,他怎么能那么厉害呢?

    菜都做好了,外面的人呢也都回来了,三人一一的把饭菜端了上去,最后一道菜就是孙耀炒的青菜,菜一上桌后,孙耀就催着他们尝那道青菜,“哎,你们大家都尝尝那道青菜味道如何,那菜可是我洗的。”

    闻言,有人笑道:“菜是你洗的,又不是你炒的,干嘛那么激动呢?”

    “就是啊。小耀子,你说要是这道菜是你做的,那我们肯定吃光光了。”

    孙耀挑眉,“此话当真?”

    “自然当真,大家可以做个见证啊。”

    忽然间,孙耀笑了,众学子们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这菜难道真的是你做的?”

    “那个,瑶妹妹,这青菜不是你做的么?”有人心里不确定,索性就问向了今天掌勺的莫瑶瑶。心里还是有些希冀莫瑶瑶否定。

    而被点名的莫瑶瑶则是缓缓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莞尔笑道:“今天这青菜还真不是我做的,是孙大哥做的,你们不妨尝尝看味道如何,不过我觉得还不错哦。”

    悬念就留下来了,让一个不会做菜的人炒了一道青菜,且做出来的模样与平时莫瑶瑶做出来的有八分像,也就难怪他们会不确定了,不过此时他们还有一个不确定的,那就是能不能吃。

    “哎,你觉得能吃么?”一人推了推旁边的那人,疑惑的问道。

    那人也是一副迟疑的模样,“我也不知道,要不试试吧?”

    另一人皱眉,“这要是吃出了什么东西来可怎么办?”他所指的无非就是毒,若是中毒了怎么办?

    忽然间发觉自己有人在拉扯,顿时就看了过去,道:“干嘛?想做什么呢?”

    那人只是吞了吞口水,然后说道:“我觉得可以吃,因为你看上面,老爷子们吃的好像很欢乐啊。”

    没错,筱筱他们此时吃的很欢乐,因为某人的厨艺天赋不知道超出了筱筱多少,且味道也是很不错的,虽然比不上莫瑶瑶,但是日后来说就不一定了。

    几人见状,不禁也把目光投向了桌上的那道青菜,最后不知是谁先夹了一筷子,最后好像感染了大家一样,都吃了起来。

    “唔,其实味道还不错。”

    “嗯,确实是不错的,和平时吃的虽然差了那么几分,但是不洗洗吃还是吃不出来。”一听这人的话,就知道是一个喜欢吃的。

    一人迷茫,“为什么我感觉差不多呢?”

    此言一出,得到了好些人的白眼,而他自己也闭上了嘴。

    从开饭前到饭后,孙耀脸上一直挂着明媚灿烂的笑容,就连外面艳阳高照也没有这个灿烂。

    “喂,你笑够了没有啊?”筱筱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嘿嘿……”孙耀笑着看了看来人,“没有够,你刚刚听到了么,大家都说我炒的青菜味道还不错呢,嘿嘿……”

    “……”筱筱无力的望了望天,心里哀嚎,怎么没有人来收这个妖孽啊?

    “孙耀,看不出来啊,没有想到你厨艺那么好。”吃完饭的刘安,也是笑眯眯的,不过心里还是比较震惊的,他没有想到一向不去厨房的孙耀会做菜。

    “哪里哪里,我这也是刚开始学的,也是师傅教的好。”孙耀谦虚了,毕竟若是不谦虚的话,伤着了他们的心可不好。

    刘安笑了笑,“你师傅是谁啊?要不我也去学学?”

    “你真有兴趣?”孙耀心里也很高兴的,没有办法,现在他好像对学做菜很有兴趣,想继续再学几道菜。

    刘安笑而不语,点了点头。

    孙耀一拍大腿激动道:“我师傅是莫瑶瑶啊,呵呵,怎么样?厨艺高超吧?对了,你不是信奉君子远庖厨么?怎么还想学啊?”毕竟刘安和自己不一样,刘安他舅舅可是皖临府的知府。

    “那又如何,你不也把圣人云抛到脑后了么?况且我们做过的事还少么?”刘安亦是一脸不在意,反正有些事情在他们看来是女人家该做的事,他们应该没有少做过,洗菜做过,杀鱼也有过,农作也试过,他还真想不出来哪些没有做过的,当然了,刺绣的肯定没有试过的。

    孙耀讪讪一笑,“也是,反正都做过,也就那样了。”

    忽然间俩人就开始谈论起了从刚来这里的不适,到最后的贪玩以及工作学习,而筱筱在一旁听的是糊里糊涂,而后也懒得听了,直接就去了外面。

    艳阳高照,却不似夏天那般火热,照在身上是暖洋洋的,四周青绿一片,偶尔能看到小鸟从你跟前飞过,清透的河道流水潺潺,经过了一个严冬,大地正在慢慢的苏醒,准备让这片大地再一次的恢复生机盎然。

    筱筱四周乱晃,现在这个时候是农忙之际,她家里也是比较忙的,虽然有了短工,但是她父母爷奶都是劳碌了一辈子的人,自然是怎么也不肯闲下来休息。无奈之下也去帮了忙。

    “筱筱妹妹,你这是去哪儿啊?”一道轻柔的声音缓缓的从身后传来。

    筱筱疑惑的转过身,看到跟在自己身后的许若儿,顿时好心情就没有了,只是冷冷的说道:“没有去哪,只是随便晃晃,你有事么?”

    “呵呵,妹妹这话说的,没事就不能找你玩了呀?”许若儿嗔道,脸上亦是带着笑颜。

    看着她的样子,筱筱脸上神色不禁浮现了些许的不耐,这个女人,真是到哪都能看到她,真像是打不死的苍蝇一样。“有什么话你就说吧,还有,我娘只给我生了一个姐姐,她就是莫瑶瑶。”

    这话让许若儿脸上浮现了些许的尴尬,但是却是一闪而过,“呵呵,没事,那我就叫你筱筱好了,对了筱筱,你还记得那天到你家里来的那个白衣少年是谁么?”

    “哪天啊?”

    说到这里,许若儿脸上不禁绯红了起来,“就是,就是那天我给你爷爷送骨头汤的那天,我还记得那天你家里来了两个少年呢,一个是穿着红衣的,一个是穿着白衣的,那个白衣少年仿若谪仙下凡呢。”

    若是此时筱筱还不知道她说的是谁,那她就可以撞墙了,但是看到某人一脸娇羞的样子,也不禁有些厌恶了,这个女人当初可是想缠着她大哥的,不过好在她大哥离开了,现在居然又看上了楚轩,啧啧,真是个人物啊。

    “他啊,我知道啊。”

    筱筱一脸真挚的看着许若儿,她回答的也没有错,她确实是认识楚轩。

    “真的?那他是哪里人啊?家境如何?家里几口人?可有娶妻?”知道了筱筱认识他,许若儿激动了,一连串的问题都向筱筱抛了过来。

    筱筱闻言,一脸古怪的看着她,“你问我这些做什么,要问干嘛不自己去问呢?”

    一句话又戳中了许若儿的弱项,此时的许若儿有种想要掐死筱筱的冲动,但是被自己强忍下来了,扯了扯嘴角,道:“呵呵,筱筱啊,这,我又不认识他,这话怎么问的出口呢,况且,我……”

    “你什么?”筱筱忽然间想看看她的内心真实想法,这人该不会真的是想嫁给楚轩吧?

    “我还是未嫁女呢,这话怎么问的出口嘛,而且,这……”许若儿娇羞的说了出来,但是这说半截藏半截的,筱筱还真是有些抓狂。

    即将抓狂中的筱筱忽的对她的内心独白也没有兴趣了,当下没好气的说道:“行了,你不是知道他叫楚轩么,不过我也不知道他住哪里,家里有几口人。”

    “哦,这样啊。”许若儿有些失望,原本还以为能从莫筱筱这里得到一些心上人的消息呢,没有想到她也不知道多少,可是不对啊,既然她不知道多少,那么为什么上次楚轩会那么维护莫筱筱呢?

    想到这里,许若儿还想再问,可是筱筱却懒得听她再说这些,直接就离开了。

    身后的许若儿见状,不甘的跺了跺脚,闷着口气离开了这里。虽说她在生气,但是那模样却还是让人怜爱不已。回到了家里,把手上的竹篮狠狠一放,就坐那嘟着张嘴。

    “哟,我的小美人,你这是怎了?有人欺负你?”小芳奶奶略微打趣的说道。

    “没有谁欺负我。”虽然许若儿是这样说,但是那神情却不是这样一回事。

    了解她的姚小芳自然是不会戳穿她,当下也就是说道:“也是,谁会欺负你啊,对了若儿,这莫家那边现在对你的态度怎么样?”如今的她可是一心想要攀上莫家。

    听姚小芳提起了莫家,许若儿也不禁不耐烦的说道:“那群人当真是不知好歹,我都好话说尽了,他们还不松口,当真是气人,我们送过去的汤,好几次我都看到了,被他们倒到了猪槽里喂了猪了。”

    姚小芳脸上微沉,“这莫家人未免太过分了,老娘辛辛苦苦熬好的汤,尽然不知好歹,哼,我自己都舍不得喝呢。”姚小芳当初就设定好了,

    要好好的讨好他们,可是没有想到莫家人软硬不吃,着实是气到她了。

    “奶奶,还不止呢,我看他们根本就没有把我们放在心上,好像最近在张罗着要给莫云天找媳妇呢。”许若儿见自己的奶奶发火,也不禁加了一把火,像这种莫须有的事,她奶奶又不用去证实,有什么好怕被戳穿的。

    “这老莫头果然是不守诺言之人,哼,枉费我对他那么好了。”姚小芳黑了张脸,心里亦是气愤不已。

    “奶奶,其实,我们不是非莫家不可啊,没有莫家,我们还可以找别人家啊。”许若儿心里打算的就是攀上楚轩,毕竟楚轩的衣着打扮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就算她将来当个姨娘也是好的。

    姚小芳闻言,顿时挑眉道:“这村里还有谁能比的过他们家?”

    许若儿也不禁暗恼,难道她只配的上这些村夫么?只是面上没有显现,娇嗔道:“奶奶,其实我那天看到了一个人,我觉得还不错……”

    “哦?是谁”姚小芳自是知道她孙女眼光高,像这样头一回说看上了人家,还真是头一次。

    “是楚轩,他长都很俊,就像是谪仙一样,一袭白衣,且身上穿戴的无一不是最好的,想来也是大户人家。”许若儿心里是如此猜测的。

    “楚轩?”姚小芳皱了皱眉,这名字她还真是头一回听到,而且这村里没有姓楚的,难道真的是大户人家的孩子?当下不禁问道:“那他住哪里?你又是怎么看到他的?”

    许若儿闻言脸红了起来,吞吞吐吐的说道:“就是上次,奶奶你让我给莫家老头送汤的时候,看到的,长的很俊。”说完,脸上早已经是红的宛若红苹果一样了。

    “那他对你如何啊?”

    说到这里忽然间许若儿就沮丧了张脸,“我也不知道,他好像没有看到我,但是又好像看到了我。”

    “那到底是看到了还是没有看到啊?”姚小芳急了,唉,这孙女怎么那么傻呢,一点她的聪慧都没有学到。

    许若儿喃喃道:“应是没有看到,因为当时他在和莫老头他们说话。”

    闻言,姚小芳眉头紧皱,“成吧,既然你看上了人家,那我明儿个去问问莫老头,看那人是谁,能不能从中给你穿穿线。”若说姚小芳这辈子想要的是什么,那就是钱,和荣华富贵,这辈子她受够了苦了。

    当初在家做姑娘时还好,虽然要做事,但是靠着她自己的绣品还能赚些银子,后来嫁人时,她没有选择穷的叮当响的莫大元,而是选择了那个家底略微丰殷的男人,而后就没有吃过什么苦。

    可是奈何他早死,拉扯大了儿子娶了房媳妇儿,事情更是不用干了,但是孩子还是要看的,所以她就想着,什么时候她才能真的享福,可是这好日子还没有过够,这不,儿子儿媳相继离世,留下了一双稚儿,大女儿还好,已经到了成婚的年龄,小儿子如今也还不错,正在学堂里就读,由于不要钱,她自是放心大胆的去送了。

    当初她本不想回这里的,可是被人给赶出来了,也不得已来这里,没有想到昔日穷的叮当响的莫老头也有这样的好福气,儿孙满堂,享受着荣华富贵,身上穿的都是平常人家家里难得穿的布料,看到这里她心里就有些不平衡了,为什么她操劳了一辈子,却落得了这样一个下场,而她当初看不上的那个人居然活的那么好。

    所以才会想着让许若儿嫁到莫家去,这样也好让她享享福,可是奈何好像老莫头的媳妇儿不同意,且他的儿子儿媳好像也不愿。本来还想着继续讨好他们,没有想到老天垂怜,让她家的若儿见到了这样一个男人,哈哈,这样的男子若是她们不抓紧把握,怎么可以对的起老天爷呢。

    “奶奶,我今天遇到了莫筱筱。也向她打听了这事,可是她好像不大愿意说一样。”说完还一脸愤愤不平,“说是和他不熟,奶奶,你说要是不熟的话,楚轩怎么可能会那么护着她,还护的那么紧。”

    姚小芳眼里闪过一丝暗芒,“你刚刚说什么?楚轩护着莫家的丫头?”

    “我……,嗯,是的。上次我就在那里亲眼看到的,那么多女人打那个野丫头,却没有想到被楚轩救了,而且当时他紧紧的护着那个丫头。”许若儿一想到当时的场景,满脸的嫉恨袭上了脸庞。

    闻言,姚小芳沉默了,手指亦是有有一搭没一搭的敲打着桌子,而后才缓缓道:“想来,这莫家也想攀上这户人家了,他们家共五个女娃,虽说都没有及笄,但是这一个个出落的跟花一样,难保他没有打这个主意,况且这大女娃也差不多十三了,是个说亲的好年龄啊。”

    “啊?奶奶,那怎么办?岂不是我们没有一点把握了?”许若儿大惊,她和莫家的人比起来,却是是差了,毕竟他们本身就熟悉,相处起来肯定高出自己一大截。

    姚小芳冷笑一声,“未必,我们且看看他们想要怎么做就是了,不过既然他们这大女娃也要嫁人,奶奶我就给她送几个人过去不就是了,到时候也能给你争取时间。”

    这话让许若儿笑面如嫣,“多谢奶奶,奶奶是这世上最好的奶奶了。”一想到事成后,她就是楚轩的夫人,心里就止不住的欢喜,若是将来她成了大户人家的少奶奶,那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若是将来若儿真的成了大户人家的媳妇,我一定让奶奶享受荣华富贵,不让您再操劳。”

    “嗯,那就好,奶奶也就指望着你们了。”姚小芳原本心里还是有些许不满的,毕竟许若儿是嫁出去,嫁出去的人就等于泼出去的水,到时候她记不记得自己都是问题,那她如何能享受到富贵呢。现在听到她这话,心里熨帖,没有想到她还记着自己呢。

    祖孙俩各怀心思的想着自己的事,表面上看起来也是和气一片。

    ——

    筱筱原本的好心情在遇到许若儿时一扫而光,她后来可是攒了许久才又有了这好心情,没有想到今日好像好心情与她无缘一样,唉,老天爷,我想要一个好心情怎么就那么难呢?

    “喂,我说的就是你,我是不是见过你?”

    一根手指直直的指向筱筱,凶恶的声音如炸雷般的在筱筱耳边响了起来。让筱筱不禁捂住了耳朵,没好气道:“你谁啊,我怎么不记得我见过你?”

    “哼,这说话的语气也很熟悉,哈,对了,我想起来了,上次在学堂后面我看到过你,不过那时候你不是这身打扮,那时候是一袭男装……,哦,你是女扮男装,哼,你到底想要干嘛?你要是不说,我就去告诉村里人,说你败坏风气,要把你浸猪笼。”说这话的可不就是上次和郭宁一起的女人么,郭宁介绍时说的是他表妹。不过看这样子就知道显然不是。

    筱筱对她的一惊一乍表示极其的无语,当下只是翻了个白眼,不冷不热的说道:“让开,我不认识你。”

    “你竟然敢说不认识我?”那女人怒了,“在这里,还没有人敢说不认识我白素儿的。你是谁,叫什么名字,我倒要看看,你家里有多有钱,哼。”

    对于她的叫嚣,筱筱表示很无语,也很无辜,明明她什么事都没有做好不好,不过这白素儿这名字怎么那么熟悉呢?好耳熟啊,好像在哪听说过。

    白素儿看着筱筱这一副不上心的样子,再一次的怒火涌上心头,“你说句话啊,哑巴啦?刚刚不是还很得瑟么?”

    筱筱无语的看着这女人,心里无奈的摇头,亦是欲哭无泪,她什么时候得瑟过了?她压根就没有说几句话。不过解释还是要的,正当她准备说话时,又被人打断了。

    “你都长成这样了,想必那天在你身边的那个女子也不会差到哪里,哼,而且她看宁哥哥的眼神我很熟悉,说,她是谁,你们俩是什么关系?你要不说,我就毁了你这张脸。”白素儿阴测测的看着筱筱那白里透红的脸蛋,一个阴狠的想法从脑海里蹦了出来。

    “你说你是姓白?隔壁村屠户白家和你是什么关系?”筱筱皱着眉头,她刚刚就说这白素儿怎么那么熟悉,原来当初就有一户姓白的来替妹子提亲的。

    白素儿闻言,顿时傲娇的抬了抬头,道:“那是我家,怎么样?”

    她原本还以为筱筱会崇拜的看着她,却没有想到筱筱此刻正一脸若有所思的看着她,顿时怒道:“你那是什么眼神,找死是不是?”

    “没有啊,我原本还以为是谁呢,没有想到会是熟人啊,呵呵,白家,呵呵……”白家的白素儿,唔,当初那媒婆不是说温柔端庄么?不是说知书达理么?

    白素儿只觉得筱筱的话里有别的意思,但是却听不懂里面意思是什么,当下便问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没什么啊。”筱筱无辜的看着她,眼底的清澈,忽然间筱筱觉得自己也有演戏的天分了。

    “哼,我管你说什么呢,现在我就毁了你这张脸,我倒要看看宁哥哥会不会再和你说话,凭什么他和你们说话就那么温柔,对我就冷冰冰的,我告诉你,我不服气,哼,我今儿个倒要看看,这里没有人在,谁会来救你。”白素儿不想再和筱筱啰嗦了,当下就从自己的小兜里拿出了一把看起来甚是锋利的匕首,一步一步的靠近筱筱。

    筱筱吞了吞口水,嘴里讪讪道:“那个,咱有话好好说,别动粗,大家都是文明人不是。”第一次觉得自己生命受限啊,唉,当初被人污蔑是妖孽时也没有这样的感觉,难道她今儿个就真的要毁容了么?

    ------题外话------

    嗷呜,亲们再次掌声鼓励我吧,吼吼,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