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318.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1章 终于定亲了

第181章 终于定亲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而莫瑶瑶和莫筱筱姐妹俩的神色自然是落到了莫家众人眼中,但都是皆不明了的情况,林氏她们也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开解。不过来家里提亲的人亦是不少,也可以说是越来越多了,什么落魄的官家子弟,还有乡里富绅之子,要不就是村里家境厚实的人家等等,这些倒是用不着筱筱打发,莫胜明和林氏俩人就打发的干干净净了。

    不过今天来的这个人呢,他们俩倒是没有打发出去,因为这个人他们还真是在盼着来的。

    “郭宁见过叔叔婶婶。”此时的郭宁心里很忐忑,因为他鼓足了好久的勇气才过来,而且家里的积蓄总共也就才二三十两,对于现在的莫家来说,真的是有点少了,但是他还是自认为有信心将来让莫瑶瑶过上好日子的。

    林氏和莫胜明含笑的看着郭宁,而后夫妻极有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好孩子,你今天来是?”

    “嗨,瞧莫夫人这话问的,这郭小子请我来这里还能有什么事啊,可不就是想要提亲么。”一个体型略微丰腴的妇人笑着走了上来,手上并没有媒婆经常拿的那个什么手绢,还有头上也没有用大红花簪着,只是朴素干净的一套。

    “没有想到是陈家婶子,还真是失礼了,来,咱们坐下说吧。”林氏笑着把人迎到了屋里,而后看着俩人,心里也多少有了谱。对于郭宁她还是很看好的,要知道当初他们认识他的时候,还是一个穷小子,现在却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自己的奶奶不再住那种茅屋,而是新建了房子,虽然面积不大,但是却也是难得的了。

    这样的家当在村里也是少有的,看到他就想到了他们当初一家子分家单过时的场景了。

    “陈家婶子,您可是甚少替人来提亲的,今天居然能替这郭宁来提亲,可见你们两家情谊不浅啊。”林氏去了厨房把茶水端了出来,一一的放到了二人跟前,至于莫胜明则是闭着嘴眼神上上下下的扫视着郭宁,这更是让郭宁如坐针毡了。

    陈家婶子呷了口茶水,然后才道:“这还不是我那郭大娘找我来着,这还是看着你家,要是换做旁人,我定然是不会允的。”略微沉吟了片刻,又道:“你们看的起我叫我一声婶子,那我就托大了,两位侄子侄媳,这郭宁是我从小看到大的,他是什么样我是一清二楚的,你们家大闺女嫁过去,这哥儿肯定不会让她吃苦的,这个我可以用我这辈子的声誉担保。郭家小子,你说是不是?”

    郭宁闻言立即接话道:“这是必然的,还请叔叔婶婶同意,郭宁这辈子一定会让瑶瑶一生无忧,必定护她一辈子。”铿锵有力的声音让莫胜明和林氏心头一震。

    “好样的,果然是个好小子。”爽朗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屋里几人立即朝着门口看去,之间王氏脸上笑容如花般的看着郭宁,眼里赞赏毫不掩饰,“我家瑶瑶若是嫁给你,定然是她的福气,老大,老大媳妇,你们还杵在那做什么,你们要是不同意,那我就替你们同意了,这样的好小子上哪找去啊?”

    王氏话音一落,便听到一声怒吼:“胡闹,瑶瑶的婚事怎能如此草草定下?想要同意,也得看我这个做爷爷的是否答应。”

    林氏皱着眉轻轻扯了扯莫胜明的衣袖,无声问道:“这事怎么做?”

    莫胜明亦是叹息,他爹娘这是又杠上了,不过他这回又赞成了他娘的话,郭宁确实是个好的。

    “莫老头,你是想要和我唱反调?”王氏黑着脸瞪着莫老爷子。

    莫老爷子脸色亦是不大好看,“哼,难道她的婚事我这做爷爷的不能做主么?我看姚家的小子也不错,与瑶瑶年纪相仿,那岂不是更好?”老爷子所指的姚家便是姚小芳的孙子姚大力,如今是十四岁。

    火药味充满了整个屋子,莫老爷子和王氏火力相当的互瞪着,莫胜明和林氏犹豫不已,这要怎么帮啊?若说这桩婚事如何,他们肯定会说好,这是一定会答应的,但是这两位老人家肯定得先安抚好,更何况这姚家人,王氏一向就看不上眼。

    陈家婶子此时也晕了,这家里有重量级的人都已经同意了,可是这老爷子怎么不同意?不过她也不是第一次当媒人,自然是没有把疑惑的神情摆在明面上,而是迟疑的问道:“这,莫家大嫂子,还有侄子侄媳,这事到底如何?成与不成就一句话,若是不成,我这立即就带着郭家小子离开。”

    闻言,郭宁心慌了,他本来信心就不是很足,如今听到了莫家人为其生了争执,脸上不禁也袭上了焦急之色,轻拉了一下陈家婶子的袖子,附耳轻声道:“陈奶奶,这事怎么办?我……”

    “臭小子,这事啊,你包在我身上就是了,你没有看到你那准岳父岳母们没有反对么,他们现在犹豫的只是在帮谁而已,要想让老人家同意你们的婚事,自然得先把人安抚下来。”

    不得不说,老人精就是老人精,轻轻一点拨,郭宁原本的心慌,顿时就安心了下来,但是心里却是在忐忑以及不安,还有,为何瑶瑶她们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出来过?

    王氏听到陈家婶子之前的话,顿时就高声说道:“这事我看成,老大,老大媳妇,你们是同意还是反对?”眼睛一瞥就瞥到了站在一旁当墙壁的莫胜明和林氏。

    林氏倒是轻点了点头,对于郭宁和莫瑶瑶,她心里没有意见,况且筱筱也有在自己跟前说过,虽然是含糊不清的,但是她怎么说也猜到了,所以郭宁上门提亲,她自然是高兴的。

    林氏发表完意见后,屋里的气氛再次变化了,原本的一比一平手,变成了一比二,王氏胜一,如今就只剩下了莫胜明没有选择,所以一时间,所有人的眼神都放到了他身上。

    有紧张的,有忐忑的,也有威逼利诱的,也有担忧的,众人脸上神色各异,但是看到这个情景,陈家婶子和郭宁心里都已经放心了不少,“大侄子,你媳妇已经表态了,那你呢?你怎么说?”

    “就是,儿子,我看着郭宁着实不错,况且这孩子我也是从小看到大的,若说他能护着瑶瑶,我能信。”王氏挑衅的看了一眼莫老爷子,对于他说的姚大力,她是一万个看不上眼的,不说那鼻涕横流,就是那模样看起来就傻,哪有这郭宁看着舒心。

    林氏倒是想再说什么,但是忽然间发现自己没有话可说了,不过却还是用着支持的眼神看着莫胜明,因为她知道,莫胜明和她是一样的想法,那姚大力是谁她不知道,但是听着这个姓儿就猜到了几分,这样的人家,她才不要让她女儿去受苦呢。

    屋里的气氛犹如低气压,闷闷的压在众人的心上,此时已是寂静不已,若是一根针掉地上,估计也是能听到的,但是也就是这样的氛围,才让众人心焦不已。

    楼上做壁上观的筱筱和楚轩则是嘴角带笑,筱筱笑的是郭宁终于来了,而楚轩则是一贯常用的笑容,和煦且疏离,温文尔雅也不过如此。只是此时的莫瑶瑶心里在纠结罢了,她在这里也听了好一会儿了,到底是要下去还是不下去一直在心里挣扎着。

    “大姐,是不是有些心急啊?”筱筱含笑的看着莫瑶瑶,眼中促狭意味分明。

    莫瑶瑶俏脸一红,“哪有,死丫头别胡说八道。”虽说是呵斥,但是在筱筱看来,和娇嗔没有差别,当下也是笑了几声,而这笑声听在莫瑶瑶耳中,更是促狭的意味,让她的小脸也越发的红了。

    楚轩失笑的摇了摇头,而后缓缓的坐到了筱筱身旁,轻声说道:“小丫头,不是什么人都向你一样厚脸皮的,你没有看到你姐脸都红的快滴出血来了么?你还好意思打趣她?”

    筱筱双眸一瞪,里面无辜意味甚明,仿若在说,我有么?

    楚轩无奈,只能是违心道:“行行行,你没有,但是我看下面的戏要结束了。”

    楼下那几个人的戏还一直在唱着,就没有见落幕过,而且这王氏和莫老爷子已经确定了杠上了,这也让筱筱很无奈,这不是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么?怎么这都有了,还干这老两口啥事啊?

    微风从外面不小心溜了进来,轻抚着众人的脸颊,也让他们原本燥热的心瞬间清醒了不少。

    莫胜明终于是动了,也终于把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这事我看行,我相信郭家小子的能力。”话完莫胜明便略带愧疚的眼神看着莫老爷子,他不能因为莫老爷子的念旧把他女儿的一生给搭进去,这样不说他,就是林氏那边就过不去。

    “你们……”莫老爷子见状,喧子又翘了翘,“我告诉你们,这事我就是不同意,哼,你们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反正我就觉得瑶瑶和姚大力合适。”

    王氏冷笑,别以为她不知道,这老头子和那姚小芳又见过了几次面,上次让她孙女嫁进莫家不行,这回就改成了让她孙女嫁给姚家,这真是汤药皆不换的好法子。“陈家妹子,这事就这么定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有了,我们老两口意见不重要,你们继续就是了,不过……”这转折的话语还未说,但是眼神却是落在了郭宁身上,扫视一眼后才说道:“不过我把瑶瑶交给你了,你日后可别让她受委屈,不然我可不会放过你,更别说她还有几个哥哥。”

    “莫奶奶放心,我会一辈子对她好的,来日方长,时间会证明一切。”郭宁的保证听的莫胜明夫妇以及王氏皆是心欢,而一旁的陈家婶子脸上也是充满了笑意,当然了,除了莫老爷子以外,其他人都是高兴的。

    “郭家小子,我家瑶瑶现在才十三岁,若是要等出嫁的话,那可得再等三年啊。”林氏略微担忧的皱眉问道。她说的是实话毕竟这莫瑶瑶却是小他几岁,如今的郭宁已经十七,虚岁十八,她就怕郭宁等不起。

    “婶子,无妨,我等便是。”郭宁有礼的说道。

    莫胜明和林氏见状,心里暗自点头,忽的林氏笑着说道:“傻孩子,怎么还叫婶子啊?”

    郭宁略微疑惑的抬眼扫了一眼王氏以及莫胜明,最后眼神落到了陈家婶子身上,似是在问,那应该叫什么?

    陈家婶子不禁噗嗤一笑,“傻孩子,这回该改口叫岳父岳母了,那是奶奶了,呵呵……,这侄媳妇刚刚不说,我还真给忘了,人老了就是不行啊,瞧我这糊涂的媒人,唉,真的是该打。”

    “呵呵……,大妹子,你这莫不是媒人酒还没喝就醉了?”王氏打趣道。

    陈家婶子红了红脸,“就冲大嫂子这话,到时候俩孩子的婚礼上,我一定得多喝几杯。”

    “那敢情好啊。”王氏与她本就年纪相仿,且年轻时也是好友,自然是能说到一起的。

    “行了,正事要紧,今天我们就把这庚帖换了,也算是定下了,只待瑶瑶及笄后就可以成亲了,你们看如何?”陈家婶子虽说与王氏调笑了几句,但是这正事还是搁在心里的。

    她话一提,当下林氏就到了楼上卧室里把莫瑶瑶的庚帖拿了下来,顺带的还有莫瑶瑶拖她给郭宁的信物,这是她用自己的积蓄买的一块儿玉佩,质地算是中等偏上的。

    东西交换过后,郭宁的心算是真的放回了肚子里了。就连林氏替莫瑶瑶给他玉佩也是贴身带着,自然了,来而有往,郭家一个传家玉镯也是拿了出来,让林氏转交给莫瑶瑶。

    而后才念念不舍的离开了莫家,虽然没有看到莫瑶瑶,但是一想到来日方长,心里就止不住的期盼,也盼着这日子越过越快,而他也可以在这三年里好好的做事,把郭家再弄的好点,让她住的好些,只要能少吃苦就是了。

    楼上的莫瑶瑶见心上人离开了家里,顿时就跑到了自己屋子里,悄悄的打开了窗户,方向正好是郭宁他们离开的那条路上,看着他的背影,莫瑶瑶心里甚为复杂,似是甜蜜,但是却又有些矛盾,但是这个身份转变的还是有些大。再过三年,她就要嫁人了,唉,这真的是一晃如梦。 窗外艳阳高照,清风微抚,春天的气息散发在这片大地的每个角落里,包括某些人的心里,看着莫瑶瑶也定了亲事,某人心里也微叹,春天果然是个好季节,就是不知道他的春天什么时候可以到,不过看样子还得几年。

    回到家里的莫云风在听到莫瑶瑶定亲的消息时,那表情叫一个惊悚,嘴巴张的老大了,眼睛也是瞪的圆鼓鼓的,看着他的样子,莫胜明和林氏统一的一记不悦眼神扫过去,某人立马就恢复了正常。

    “唉,我可怜的妹子啊。”莫云风再次叹息。

    筱筱已经麻木了,但是却还是止不住的说了一句,“二哥,你今晚上已经说了很多次了,换一句吧。”

    一旁坐着的莫萱萱和莫小雨同时点头不止,她们也听的耳朵起茧子了,换一句吧。

    莫云风闻言,只是哀怨的看了筱筱一眼,似是控诉,不过嘴里还真是换了一句,“我的大妹子,你太可怜了,唉!”那表情叫一个哀怨,似是怨妇一般。

    筱筱轻扫了他一眼,而后嘴角抽了抽,果断的闭上了嘴不说话,她要是再理他,就直接让她不会说话吧。

    倒是莫小雨甚为郁闷的说了一句,“二哥,你这话一句说了七十次了,之前那句一句说了八十次了。”

    潜台词筱筱听懂了,立即的对着莫云风挑了挑眉。

    莫云风嘴角轻颤,“我真的说了那么多?”似是有些不可思议,平时他可不是这样的,难道是真的因为没人看上他的缘故?“没有吧,我记得也就几遍而已。”

    “是真的,我一遍遍在数着的。”莫小雨很真挚的说着,眼睛黑白分明,眼底十分的清澈。

    看着她的模样,筱筱心里闷笑不已,原来不止一个喜欢抽风的,还有一个也是,还是小的,这回她倒要看看她那一向以聪明著称的二哥要如何应对。

    “小雨,做人不能撒谎的,否则将来嫁不出去。”莫云风一本正经的冲着莫小雨说道。那眼神,那表情,那举动说的那叫一个煞有其事。

    筱筱对天翻了个白眼,二哥,您老这话小时候没有少吓唬我,况且人家还说呢,说谎话的孩子鼻子会变长呢。

    虽然筱筱不信,但是一向崇拜莫云风的莫小雨却是信了,当下就笑着说道:“真的吗?那好,我不说谎了,其实二哥刚刚个次数我说少了,实际上是一个为八十五次,一个是九十五次。加起来也就是一百八十次,是不是啊,三姐姐?”

    筱筱捂着嘴不让笑声溢出来,只能是眼睛弯弯的点了点头。看着一脸受伤的莫云风,她此时心情甚佳。

    而莫云风也不再指望着莫小雨改口了,他要是再说这些,指不定先气死的是他自己,不过这事在他看来,说不错吧,也不算好的,说好的吧,也算是不错的,反正是将就着吧。

    时光流逝,差不多消失匿迹了一个月的莫云天终于传来了消息,会试已经过了,他亦是前几名,这个消息让莫家人心里很高兴,这冥纸香烛也不知道给那些天上的菩萨烧了多少了。

    不过莫云天的消息里还有参和着别的消息,比如在路上时差点就被洛王反军给杀了,幸好是楚轩给他的护卫们救了他,而且在秦家他也受了秦老太爷的指点,所以会试才能过,还有秦家大少爷居然在带兵剿杀反军。目前连连捷报,让莫胜明他们也放心,他如今很好之类的。

    筱筱看着这些,心里并不是没有感叹,这洛王谋反无非就是因为小时候太上皇对他宠溺过头,才让那刘妃认为自己的孩子有登基之望,谁知道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心里不服气才开始让那个什么洛王暗自操练兵士,做好谋反的准备,距离这洛王谋反一事已经过了差不多一个半月了,这朝廷居然还没有把人剿灭,看样子这洛王也是一个不可小觑的人物。不过就是不知道那骚包的秦家大少爷秦弘能不能对付得了。她可不认为这秦弘中看不中用,按照他们现在的荣华富贵,想要一直生存下去,除了依附皇帝外,还得要自己有着一定的根基。这样才能不至于被一些人给拉下马。

    夜晚星稀,晚风徐徐的吹着,把人心头白天的燥热与烦闷倒是吹散了不少,而此时的赵媚儿却是在独自宽敞的房间里垂泪,她父母及大哥过世还不到百日,这董家居然就抬了姨娘,而且抬的还是她身边的丫鬟,这一巴掌是直接打在了她脸上,尤其的响亮。

    “爹,娘,大哥,你们在天上还好么?媚儿好想你们啊。”赵媚儿不知何时站到了窗前,月光洒在了她脸上身上,彷佛给她穿上了一件银白色的外衫。

    如今的她脸色比之前怀孕时的容貌更是差了不少,虽然还是正妻,但是这手里的权力早已经架空了,往日里的杨柳却是掌握了实权,看着这一幕,赵媚儿心里除了苦涩就只剩下苦涩了。不过杨柳虽掌握了实权,却并未对付她,反而待她挺好的,这也让她心生防备。

    不过身边的丫鬟们还在,但是她的乳母早就被打发走了,原因只是因为手脚不干净,可是她如何能不知是被人陷害的,可是那又能如何,她除了忍还能做什么?

    “夫人,洗脸水打好了,您先洗脸吧。”绿衣端着温水缓缓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如今面容憔悴的赵媚儿,眼里闪过一丝的担忧及同情。

    “嗯。你放那吧。”赵媚儿淡淡的说道,眼睛却是看向了天空中的明月。

    绿衣把水放在了洗漱的架子上,然后静静的站在一旁等待赵媚儿的吩咐,不一会儿,赵媚儿淡淡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来给我更衣吧。”

    闻言,绿衣上前,伺候着她更衣,而后把琶了水的帕子递给了赵媚儿,洗漱过后的她,看起来精神了许多,但是眼神却是带着无神的,“行了,你出去吧,我休息了。”

    “是。小姐。奴婢们就在外面,您到时候叫一声即可。”以前她也是不愿意到赵媚儿身边伺候的,只因为她名声太差了,可是当她真正的到达赵媚儿身边伺候时,却发现赵媚儿跟以前是不一样的,且如今也没有再发过脾气,对她们也是和颜悦色的,所以绿衣心里觉得赵媚儿是个好主子,这样的人,她会细心的伺候。

    门外担忧的人亦是还有几个,想着当初她们几个陪着赵媚儿从镇上帮着赵长林三人收了尸,举行了丧礼后回来时,才发现董家张灯结彩的,大红灯笼高高挂在大门口。

    几人当下就不悦,拉了个丫鬟就问了,这才知道,原来是明月在她们离开的第三天就被董晟抬为了姨娘,且如今也是半个主子了,在董晟那也算是受宠的。

    不过她如今的卖身契还在赵媚儿这里,也就少不得被其他几个姨娘们揭短,每每在别处受了气后就会冲到赵媚儿屋里来撒泼,如今的赵媚儿又岂是她能欺的,当下便被赵媚儿给打了出去,至此都没有敢上来讨要自己的卖身契。

    倒是董晟被她催耳旁风来了几次,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也只能是拂袖而去,对于他的离去,赵媚儿没有丝毫的伤心,因为心已经死了,又何来的伤心呢。

    半夜凉如水,赵媚儿习惯性的在黑暗中睁开了双眸,眼底哀伤一片,若是当初知道她会是这下场,她当时就应该听赵长林的话,安安心心的嫁了,可是如今为时已晚了。

    只是她爹把赵家大宅子留给她是为何?还有临终前的那番话,究竟是何意?当初她不想嫁时,她爹逼着她嫁过来,可是如今她嫁过来了,而他却在临终前说,若是可以的话,可以与董家和离或是被休都行,只要能保住命即可,赵家的大宅是留给她的,还有钱庄里也有一笔钱,可以供她挥霍。

    那她究竟要不要离开董家呢?离开董家后,她又应该去哪呢?赵媚儿也不禁迷茫了,只觉得这世上已经再无她的容身之所了,有好几个晚上都想着默默的死去,可是一想到她爹娘惨死的样子,一想到他们让她好好活着的嘱咐,她又停了下来,她究竟该如何做?

    一夜无眠,天初醒时她才缓缓的闭眼睡过去,而在床头看着她的丫鬟们,眼中皆是担忧一片,如今的赵媚儿可是瘦了一大圈了,若说之前的凹凸有致,那么如今便是风一吹就能被刮跑一样的单薄身子。

    “赵媚儿,你给我出来,今儿个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说。”一道尖锐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躺在床上的人儿眉头皱了皱,并未醒,倒是在屋里伺候的丫鬟们,集体的冲到了外面,“月姨娘,我们家夫人正在休息,还请你小声点。”

    被喊为月姨娘的人正是昔日的明月,听到丫鬟们的话,当即怒道:“死贱蹄子,这里有你们说话的份么?都给我滚一边去。”如今的她可不是昔日地位低下的小丫头了,她如今也是主子了,自然不用再卑躬屈膝。

    红袖几人顿时再次拦住了明月前行的脚步:“月姨娘,您虽说是主子,但是却是半个主子,我们家夫人可是董家八抬大轿抬回来的,是正经主子,您要进去,可以,但是得容我们禀告一声,若是夫人肯见您自然是好的,若是不肯,那么只能是麻烦您先回去。”

    这话刺激到了盛怒中的明月,只见她一耳光扫了过来,啪的一声打到了红袖脸上,“该死的贱人,我看你还敢嚣张,她赵媚儿如今算是个什么东西,这都已经没有实权了,也没有后台依靠,也好意思待在这正妻的位置上。”

    “那你觉得谁能待在这个位置上啊?是你还是她们?”一道淡淡的声音从屋里缓缓泄出,屋里的人早已经醒了,如今正在梳洗,伺候她梳洗的依旧是昨晚上的绿衣。

    “那自然是……自然是杨柳夫人了。”原本明月是想说自己的,可是在听到声音有些熟悉时,顿时就改了口,不过在听到赵媚儿的声音时,顿时就说道:“我今天来是什么事你也知道,行了,把东西拿来吧。”

    “东西?”赵媚儿轻哼,“什么东西?我这里又岂会有你的东西?”虽然她如今对待自己身边的人很温和,但是不代表谁都能踩一脚,尤其是这个吃里扒外,趁着主子不在就勾引人的狐媚子。

    明月一怒,“你别给我装傻充愣的,我还有什么东西是在你那的,可不就是……”说到后面,即将脱口而出的几个字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里,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又道:“反正你知道就是了,我告诉你,今天一定要给我交出来。”

    “哼……”赵媚儿冷笑,“东西?你是说卖身契吧,那个是你卖身给我赵家的,我自然要留着,你就不用想了,哦对了,顺便告诉你一句,你卖的是死契。也就是说你这辈子都是我赵家的奴才。”

    “你……,好好好,赵媚儿,你好的很,我们走着瞧,哼。”明月气极,但是却又对赵媚儿无可奈何,因为她只是一个小小的丫鬟出身,虽然赵家的赵长林和赵母以及赵鹏都已经命丧黄泉,但是赵媚儿手上还有董家需要的东西,他们自然不会对赵媚儿如何,若是此时传扬出去,他们整治的只会是她。

    甩袖离开的明月摆下了狠话,但是她的狠话,赵媚儿已经听惯了,她也不爱听了,对于她的狠话,她丝毫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平常心对待即可。

    “夫人。”绿衣欲言又止的看着赵媚儿,眼中担忧的神色让赵媚儿心头流淌过一丝暖意。

    赵媚儿笑了笑,“无事,在董家人还没有拿到我手上的赵家地契房契时,他们还不会对我怎么样,你们放心就是了。”董家如今不动她的原因,她如何能不知呢?

    ——《田园地主婆》——连载——

    昼夜交替,日子一晃,莫云天已经离家两月有余,除了之前他寄到家里来的那封信后,便再也没有任何消息,而待在家里无事的林氏与王氏则是天天烧香拜佛,求天上诸佛保佑莫云天。

    每次看到这个场景,筱筱都是自觉地绕向别处回家,没办法,她可没有那癖好,虽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但是她还是觉得临时抱佛脚没有多大用处。

    “怎么,今天又要出去?”莫瑶瑶这些天是脸色红润的让筱筱嫉妒,没有想到爱情的力量是那么的大。原本林氏还担心郭奶奶对这桩婚事有些不满,却没有想到,她还是挺赞成的。知道这些后,林氏是彻底的放心了。

    筱筱浑身无力的晃到了莫瑶瑶跟前,坐着,双手撑着脑袋道:“是啊,这里也太无聊了,我都快发霉了。”她也不想抱怨的,可是没有办法啊,确实是无聊过头了,自从有了经验后,莫胜明带领着众人养鱼都不用再来问她了,急冲冲的买了鱼苗后就和大家一起养起来了。

    而林氏除了忙地里的,就是在家里给筱筱他们做穿在身上的单衣,比如亵衣什么的,至于外面的衣服,则是直接买的,要不然就是楚轩让他产业下的铺子送过来,虽然他说不要钱,但是林氏还是会从别的地方给他补上。

    “胡说八道,哪有人身上会发霉的。”莫瑶瑶白了她一眼,手上绣活没有停。“对了,你上次不是说楚轩今天会来么,怎么没有瞧见他的人啊?”

    筱筱无力的回道:“嗯,是啊,不过好像时间改到了今天下午吧,我也不知道。”上次楚轩就莫名其妙的说今天过来,她也算是在家干等了一天了,连个魂都没有看到。

    “呵呵……,我看你是等的心急了吧?”莫瑶瑶难得打趣着筱筱,换做平时,就她那点事早就不知道被筱筱打趣了多少次了。

    闻言,筱筱当即闭上了嘴,只是眼睛还在瞪着莫瑶瑶,早知道平时就不老打趣她了,现在换她来打趣自己,而自己却没有话来反驳,这滋味真不好受。

    “行了,我看你啊,有时间就去学堂里读读书也是好的,对了,上次在学堂里的藏书阁借的那本书我看完了,你再给我拿一本好看的有趣的过来吧。”莫瑶瑶头也不抬的冲着筱筱说道,她没有时间去学堂,但是筱筱是有时间的,所以她看的书,基本上都是让筱筱带过来。

    筱筱闷闷的点了点头,“好,我这就去。”

    出了门后,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唉……,我就只有劳碌命啊。”

    显然她出门时没有看黄历,她亦是没有想到就在离学堂还有五百米左右的地方遇到了熟人,扯了扯嘴角,打着招呼,“呵呵,早啊,你这是往哪里来啊?要去往何处啊?”

    “哼,小贱人,上次让你跑了,这回你觉得你可以逃得过么?”白素儿冷哼一声,双眼要喷火似的瞪着筱筱。她回家后就开始忙了起来,本想几天过后就来收拾她们,却没有想到自己家里的那些事足足拖了她那么长的时间,在听到郭宁和莫家的莫瑶瑶定亲的消息时,她差点没有把她自己家给拆了。

    现在看到了那个贱人的妹妹,她又怎么可能会放过呢。若是不消消心头的怒火,当真是对不起她自己了。

    筱筱看着她身上散发的那股子狠劲儿,不禁咽了咽口水,“那个,你知不知道打人是犯罪的?天朝典律里有一条是,你打人了那是会坐牢的。”

    “哼,那又如何?”白素儿手上这回倒是没有拿匕首,但是拿的木棍也不小,就她这弱小的身子板,估计没有几下就得香消玉殒,唉,老天,你这是玩我是吧?

    筱筱内心在嚎叫不已,但是脚却在一步步的往后退,因为白素儿正在一步步的逼近中。

    “喂,我可告诉你,我大哥现在是解元,我二哥也是,我三哥四哥都是举人,你要打了我,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哦。”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反正筱筱觉得自己的招数即将用尽了,若是对方是一个讲理的,这几招是绝对管用的,可惜奈何对方太强大了。

    白素儿无视了筱筱的话,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她只想要消了自己心头的怒意,打人是最好的,尤其打的人是自己恨的人的妹妹,这样是更好的。

    忽然间,白素儿挥起了手上的那根木棍,带着过来的风响也让筱筱浑身的汗毛竖起来了,不禁闭上了眼睛,心里再次哀叹,要是她这才死了,那她能不能申请回到现代呢?

    “嘭……”重物落地的声音传到了筱筱耳中,但是她却没有感觉到疼痛,不禁睁开了双眸,不禁再次郁闷了,这和上次她遇到的场景尤其的相似啊,不过这回嘛,好像她伤到的不止是肚子了吧。

    “有没有事?”平时温润的声音此刻也着急了起来,眼神如x光线一样在筱筱身上来回扫射检查着,看向地上的白素儿时,眼中满是杀气,“你伤了她?!”

    威严的气势压得白素儿喘不过气,且胸口被刚刚一个护卫踹的生疼,加上被这气势一压,她只觉得胸口像是要碎了一般,痛的她只想骂娘,触及到楚轩那双狠厉的眸子时,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没有,没有伤到。”

    “哼,你们把她抓起来,交到官府去,罪名么,哼,无故伤人性命,被本公子所见,故将其抓了交由官府,让县令大人好生处理。”冰冷的话从楚轩的薄唇之中缓缓吐出,这一刻的他宛若睥睨天下的王者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是,公子。”护卫们把白素儿从地上扯了起来,而后直接就带走了,方向是往镇上去的。

    筱筱有些无语的看着这些人离开的背影,而后扯了扯楚轩的衣袖,“我说,没有必要吧?她都没有伤到我。”虽然她不是什么好人,虽然白素儿几次三番的想要打她杀她,但是总的来说没有伤到不是,应该不用判那么重的刑法吧?

    本来筱筱还想求下情的,但是在触及到楚轩那冰冷且带着怒气的黑眸时,顿时就把头低下去了,“你难道要等她伤到你了才处置她?”

    ------题外话------

    嗷呜,亲们,奴家又开始收拾贱人了,乃们要看好我哦,吼吼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