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327.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0章 亲事成了

第190章 亲事成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任家所处的地界也是镇上数一数二的热闹街,占地面积也是极大的,亭台楼阁,假山水榭,布局的十分雅致,却又不失大气。

    莫云天此时正站在任家老爷子跟前,哦,不,确切的说是任家所有重量级人物的面前。脸上神色淡淡的,有礼却又疏离,让任老爷子心里倒是挺欢喜的。

    任大人微微眯了眯眼,心里也是很满意,刚正不阿,正气凛然,是个好苗子,茶盖轻拨着茶杯里的茶叶末,淡淡的说道:“你就是莫云天?那个一门出了四位秀才的莫家大儿子?”

    莫云天面无表情的说道:“正是晚辈。”

    他这冷静的样子让莫胜明和刘安额上都不禁冒出了汗水,乖乖,这云天怎么还那么冷静啊,这彷佛就不关他的事一样,他们都快被吓死了。

    “嗯,好啊,有上进心就好。”任大人亦是不显山不露水,而后定定的盯着莫云天,“说说,你今天是来?”好吧,虽然他也知道莫云天来干嘛的,但是看莫云天这冷静的样子,他自己不淡定了,这哪里有上门提亲的样?冷静的样子比当初的他还厉害。

    莫云天淡淡的说道:“提亲。”言简意赅,短短的两个字差点没把任大人给郁闷到。

    任老太爷笑眯眯的看着莫云天,“云天是吧?我听我外孙刘安说你现在是进士,是吧?”

    被点到名的刘安暗自白了他外公一眼,什么叫他说的,您老人家不是早就知道了么,还装呢,真是为老不尊。虽然心里腹诽,但是面上却是恭敬的说道:“外公说的是。”

    莫云天似是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刘安,而后并未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丝毫不怯场,“晚辈无能,只得了个进士。”说到这里,他似是有些黯然。

    “无妨,当初老夫也是进士出身,后来还不是有了好的前途么,你只要有上进心,正气清廉就可,断不能做那些个贪赃枉法之事。”任老太爷对于莫云天还是相当满意的,所以在这方面,也是难得的指点了一番。

    “老太爷说的事,晚辈受教了。”莫云天恭敬的样子落在任家人眼中,也是落了一番人的满意点头。

    而后他们又扯了些其他的事,反倒是把提亲一事给落下了,文人在一起,谈论的总是些诗书一类的,对于这些,莫云天倒是有什么说什么,有些地方难得还有自己的一番见解。

    而在屋子一旁的屏风后,却有着好些女眷看着,听着,“嫂子,我看这莫云天也确实是个好的,将来月儿嫁给他也不会受欺负。”一个看起来略微年轻的妇人对着任夫人说道。

    “说的是,侄媳妇,这可比以往看的那些个人要强多了,而且吧,他家里还有产业,那个什么晨曦饭店,还有舒斋,以及那些个分店,都是他们家的产业,这家底也殷实,不用月儿太操累,不是好么?”

    “呵呵,婶婶,你这话我爱听,嫂子,你可知道我家安儿那天还给我说了什么么?”卖关子的正是刘安之母刘夫人,此刻她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一众人,而后落在了任妙月脸上,看的任妙月脸上不禁红了起来。

    任夫人见她停顿,不禁嗔怪道:“你个小蹄子,还不赶紧说,是要急死我呢?”为着自己女儿的婚事,她可是着急了好些年了,如今妙月已经及笄,眼瞅着还未找到人家,也难怪她心急。

    “得得得,我不卖关子了,我家安儿那天说,莫家的老爷子想要做主把另一个女娃嫁给这莫云天,不过却被莫家其他人都给阻拦了,头一个阻拦的就是莫云天的奶奶。”

    “呀,那这莫云天是怎么想的?难道他有意么?还是说想着娶了我们家月儿后再另娶那个女子?”说话的仍旧是那个年轻的新媳妇,只见她脸上有些担忧的看着刘夫人,先不论她是否真心担忧,但是脸上神色,她确实做到了。

    坐在一旁的任妙月身子也是轻震了震,眼中有些担忧却又有些期待的看着刘夫人,而她一旁还坐着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女子,面容与她有些相似,却不弱任妙月这般耐看。

    “姐姐,您这是在担忧还是做什么呢?”

    任妙月闻言轻蹙了眉头,“我做什么难道你没有看到?”语调虽然淡淡的,但是话里的凌厉却还是十分的显露着。这任妙梅与她母亲红姨娘都的一路货色,肚子里都是一肚子的坏水。她小时候没有少吃过她们的亏。

    任妙梅彷佛是没有感受到她话里的凌厉一样,透过屏风看了看站在那的挺拔之身,径自的说道:“这莫云天当真是一个好的,若是姐姐看不上,不知道可否让给妹妹呢?”

    凌厉的瞥了一眼任妙梅,原本想发怒的,但是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忽的展开了笑颜说道:“妹妹这话可就不对了,这莫云天又不是我的,且他也不是一个货物,他想做什么,是谁的,与我又有何干系?”

    任妙梅一窒,原本还想借此来膈应她,没有想到被膈应的反倒是自己,不甘的看了看任妙月,而后又皱着眉看向了莫云天,心里也是有着微微的悸动。

    “你这小蹄子,怎么还不说呢,当真是想要一扫把把你扫出去。”任夫人嗔怒的看着刘夫人,眼中也是带着些许的担忧,她怕莫云天心里是有着别的女子,但是却还想娶她的女儿,那样对她的宝贝疙瘩不公平。

    刘夫人轻笑,瞅着任妙月说道:“嫂嫂别急,你们听我细细说来就是了,这莫云天当真是一个妙人,当他听到这事时,他就说了,他娶谁都不会娶那女子,而且这辈子只娶一妻,绝不纳妾。”

    话音一落,满室寂静了下来,任妙月听了这番话,不禁看了看此刻厅堂里的莫云天,而此时莫云天也感觉到了有人在看着他,不禁往那视线方向忘了过去,见是一个屏风挡着,忽的心里也不觉得好笑,但是很快的收敛了神色,与任家人再次攀谈了起来。

    而任妙月则是略带些心虚的捧着自己的心口,脸上带着些许的绯色,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确实发自内心的笑容,或许这个人是她要等的那个呢。

    良久过后,那新媳妇满嘴赞叹,“嫂子,我看我们家妙月这回是找对人了,这只有一妻,绝不纳妾,这样的举动,有几个人能做到,没有想到,他竟然能说的那么坦荡。”

    刘夫人闻言,眼中笑意溢出,“可不是,所以我说我们家妙月是八字好啊。这也多亏了安儿,要不是他,我可就忽略了那么好的人了。”想来也是,她与魏家交好,这莫云天她也不是头一次见,但是却总没有往这方面想,若不是刘安提起,她还真的会无视掉。

    “侄女这话说的好,不过也多亏了安儿,要不是他从中穿线,谁会知道这莫云天会是这样一个好男子呢,是吧月儿?”促狭的眼神看的任妙月再次羞涩的低下了头。

    任夫人也是满心感激的拉着刘夫人的手,“小姑,若不是你和安儿,我看我家月儿当中未必能找到这样一个丈夫,我这心里当真是感激你们。月儿,来,给你姑姑磕个头,谢谢她。”说罢,领着任妙月便给刘夫人行了个礼。

    “姑姑,月儿谢谢您。”任妙月红着脸看着刘夫人,眼中有着情窦初开的神色。

    刘夫人是过来人,自然是看懂了,赶忙扶起了任妙月,“孩子,你是姑姑的亲侄女,我不帮你帮谁?再者你是个有福的,这事啊,我没有帮上什么忙,这得多谢你那不着调的表哥,往日里都没有看到他有这个好眼神,没想到这帮他自己挑妹婿,帮你挑夫婿倒是找出了个好的,哈哈,你放心嫁过去就是了,莫家人我都熟悉,他们都是好的,就算这莫老爷子有反对,但是只要其他人站在你身后,他也翻不出什么大浪。”

    任妙月淡淡的点了点头,习惯了下来,她倒是淡定了许多,没有了之前的羞涩与紧张。

    一旁光是看着的任妙梅似是有些不甘,扬着脸笑道:“姑姑,我也是您侄女啊,到时候侄女的夫婿,怕是也要麻烦表哥和姑姑了呢。”她亲生母亲虽然是得宠,但是在这任家,掌家的是任夫人,她的婚事只能是任夫人做主,只因为任夫人是嫡母。

    刘夫人闻言,脸上的笑意收敛了,皱着眉头,淡淡的看着她,“你看看你现在有没有些大家闺秀的样子?哪有大家闺秀给自己找媒婆的?当真是学足了你生母的所有行为,小家子气十足。”

    不怪她这么苛责,嫡与庶本就是两条线,嫡就是嫡,就算将来嫡亲母亲去世,继母进门,那还是嫡,庶出却永远是庶出,就算将来扶正了,也改不了出身。她任敏本就是嫡出小姐,自然对这庶出的侄女没有什么好感,再说了,她府里也有庶出的孩子膈应她呢。又怎么会越过了任妙月而去亲近这庶出的任妙梅呢。

    这番话落在了在场的几个人耳中,没有一点问题,但是却让任妙梅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刚刚她却忘了一事,她是一个庶出女子,不管做的再怎么好,也只能是庶出,永远得不到嫡出的人的看重。

    这段小插曲就这么被翻过去了,而外边的人,也总算是想起来了今天是提亲,慢悠悠的把所有事都给处理好后,莫云天离开时再次的看向了那屏风,虽然是隔着屏风,但是他却知道,那一定是个女子,想到这里,不禁也期待了起来,想要看看那个女子长什么样。

    不过时间有限,只能是先行离开了,反正来日方长,他有预感,他感觉到的那道视线,一定是他那未婚妻的视线。

    离开后,屏风才被人撤走了,任夫人几人连忙走了过来,询问着莫云天的表现,“呵呵,月儿,放心嫁吧,爷爷看这莫云天是个好的,将来会好好待你的。”任老太爷对他是满心满眼的赞赏。

    任夫人似是有些不大相信,疑问的看向了任大人,“夫君,你看如何?”

    任大人此刻难得的好心情,轻快的点了点头,“爹说的都是真的,这孩子一看就是个靠得住的,月儿,这回爹可是帮你找到了一个好人家了,放心当出嫁娘吧。”

    “呵呵,大哥,你看吧,我就说着孩子你们会喜欢吧。”刘夫人在刘安的陪同下走到了跟前,笑嘻嘻的说道。

    看到自己的女儿,任老太爷也笑呵呵的说道:“嗯,这事啊,还是多亏了你和安儿,最大的功臣可是安儿啊。哈哈……”

    刘安抹了抹额上冒出来的汗,也不禁说道:“别,这事啊仅此一次吧,这妹婿我可是挑了好久,而且吧,你们这三堂会审的样式,没把你们那孙女婿和女婿吓到,反倒是把我给吓到了。”

    “扑哧,哈哈……”

    “哈哈……”

    ……

    一阵阵爽朗的笑容从大厅里传到了空中,使得空气中也不禁沾染上了些许的笑意,想来,接下来的日子都会是好日子吧。

    ------题外话------

    我错了,o(╯□╰)o,再次晚更,你们表生气啊,呜呜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