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330.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3章 大婚(三)

第193章 大婚(三)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莫云天手上端着一个托盘,任妙月站起身可以看到托盘里是一泄菜,而此时莫云天正愣了愣,在看到桌上的点心时,嘴角不禁弯了弯,淡淡的说道:“饿了?”

    语气虽然淡,但是她还是从语气中听出了些许的关怀,刹那间心中宛若四月天的阳光一样,暖暖的,朝他温柔一笑,轻声说道:“嗯,是有点。”

    莫云天点了点头,而后便把房门关上了,抬脚走到了桌前,把手中的东西放下。他心情好似很好一样,嘴角一直是弯着,在看到任妙月还站着时,眼中不禁闪过一丝笑意,“还不坐下,是等着这一天都饿下去?”

    略带笑意的语气让任妙月神色微窘,双颊也飘上来两朵红晕,缓缓的走到了桌前,坐了下来,小口小口的吃着莫云天带过来的饭菜,心里忐忑不已,他这举动要是让她爷爷任老太爷知道了,怕是不被打也会被骂死,只是这新郎官不用去宴请宾客么?他怎么还在这里?

    她的紧张莫云天一直看在眼里,心里也不禁疑惑,是他太严肃了?把人家给吓着了?

    俩人各有所思,但是站在边上的丫鬟仆人们倒是心里笑嘻嘻的,他们家小姐本就是好性子,对他们也是好的,现在看到这姑爷那么疼爱他们家小姐,怕是这老爷和夫人可以安心了。

    “这点心是……”

    “咳咳……”莫云天话还未说完,便听到了任妙月被呛到的声音,倒是把莫云天给吓到了,不自禁的伸出了手在她后背上轻拍着,“你吃那么急做什么,又没有人和你抢。”

    看她咳的没有那么厉害了,随即又倒了杯茶递了过去,“这回慢点喝,别又呛到了。”

    任妙月被呛的双颊通红,喝了点茶水后好了许多,她刚刚还不是被这人一句话给吓的,要知道这读书人本就规矩多,新娘子又不能偷偷的藏东西吃,这好不容易有人送了点心过来,她还没有来得及吃呢,就被这人抓包了,她说什么也不能把送东西的人给滚来吧?

    “那个点心是,是我的贴身婢女秀儿去拿的,那个,你要怪就怪我吧,是我让她去厨房拿的,你……”说到后面任妙月说不下去了,因为莫云天正一脸促狭的看着她。

    眼中那笑意丝毫的不掩饰,而那婢女秀儿此时也直接跪到了地上,心里和任妙月一个想法,不管是任妙月还是莫筱筱,她都不希望她们受到责罚,“姑爷饶命,东西是奴婢去拿来的,姑爷要罚就罚奴婢吧。”

    看着莫云天未变的神色,以及也未说话,任妙月心里再次忐忑了起来,轻咬了咬嘴唇,正想说什么,只看到莫云天如清风般的笑了笑,“谁说我要罚你们了?”

    任妙月和秀儿愕然的对视了一眼,后者直接就低下了头,心里暗叹,这新姑爷的气势比老爷有过之而无不及,看样子以后这日子不好过啊。而任妙月则是怔怔的看着莫云天,似是在问什么意思。

    莫云天无奈的叹了口气,拉着她重新坐回到了座位上,促狭的看着桌上的点心说道:“这东西是在厨房,但是不熟悉的人肯定找不到,让我想想,给你们送点心的肯定是筱筱把。”

    这回主仆几人的心彻底提到了嗓子眼,任妙月僵硬的扯了扯嘴角,“怎么,怎么会,这东西是秀儿她……”

    “呵呵,你别替那丫头圆谎了,她有几个心眼我是知道的,这些点心是她和瑶瑶俩人想着法子做出来的,且存放的地方也是在厨房只有她们俩人才知道的地方,你们才刚来这边,又怎么会找的到呢。”莫云天轻摇了摇头,想着筱筱那鬼灵精怪的样子,不禁又笑了起来。

    任妙月看的是一愣一愣的,但是心里却放松了不少,“那你会怪她么?”不得不说她对筱筱这小姑心里还是挺感激的。

    莫云天眼神略带奇怪的看了一眼任妙月,看到她因为自己的沉默脸上神色又紧张了起来,心里不禁好笑,但是脸上却未显分毫,只是无奈道:“我看起来就那么可怕?”

    任妙月摇了摇头,心里腹诽,你是不可怕,可是你那神色真的很让人害怕。

    “行了,你吃吧,我也要出去了,好不容易溜出来,要是出来久了可真是要让人起疑了,还有,我们家没有那么多规矩,你想吃什么就吃吧,筱筱我也不会怪她,她从小到大就是这个性子,永远也改不了,但是不失为可以深交的。”莫云天嘱咐了这些后,便起身离开了屋里。

    他一离开,屋里人都松了口气,仆人们是为任妙月松了口气,而任妙月则是为筱筱松了口气,她还真怕莫云天会去责骂筱筱,看来是她多想了,还真以为处处是他们任家呢,那么多的规矩。

    “小姐,您没事吧?”秀儿关怀的看着任妙月,嘴唇嗫嚅,欲言又止。

    任妙月失神的摇了摇头,“我没事,不过看样子莫家是确实没有那么多规矩。”她之前一直就心里忐忑,怕婆婆和祖婆婆责难她,尽管有刘安再三保证,但是她心里还是忐忑不已,不过现在看来,他们确实不是那等说一套做一套的人。

    一旁的嬷嬷忽的笑着说道:“小姐,看样子这莫家人是真的好相处,而且奴婢看他们也没有那么多的弯曲心思,您以后对他们真心对待总不会错的。”

    “嬷嬷确定?”任妙月似是不大确定的看着嬷嬷。

    “嬷嬷,可是我看姑爷不是什么简单的,端看他刚刚那不温不火的样子,着实有些吓人,比起咱们家老爷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呢。”秀儿轻拍着自己的胸脯,脸上一阵后怕的说道。

    任妙月看着她这神色,不禁笑了笑,“行了,嬷嬷,你们吃点东西吧,刚刚被吓到了,现在看来是不会有人来打扰了,咱们先吃,吃完后再把这些东西收拾干净。”

    那嬷嬷点了点头,而后冲着秀儿说道:“你这丫头,主子的事也是你能说的?而且你没有看到姑爷对咱们家小姐有多好么?想想以前出嫁的几个姑奶奶们,哪个有咱们家小姐那么有福气,新婚夜夫君怕新娘子饿肚子亲自送东西来的?那些个姑爷们要不就是忘了,要不就是遣丫鬟们送,也唯独咱们这一个姑爷是亲自送东西来的,可见有多么怜惜我们家小姐,以后你们都给我安心的伺候着姑爷和姑爷家的主子们,听到了没有?”

    秀儿吐了吐舌头,撒娇的双手环着嬷嬷的手臂,“嬷嬷,秀儿知错了,不过现在想想,姑爷人确实不错,人长的俊,且又知书达理,而且他的弟弟妹妹们好像也是性子好的,主要啊是莫老爷和莫夫人一看就是和气的,小姐这回真的是找着好人家了。”

    任妙月闻言,心里似是有什么在发酵一样,甜甜的,吃在嘴里的饭也感觉甜甜的,但是甜而不腻。

    填饱了肚子后,果然后面的事让新郎和新娘都忙了起来,只因为筱筱他们来闹了洞房,不止是筱筱,还有刘安以及孙耀周博一群人,就连书院里的某序子也来了,只不过自诩是正人君子,且又是德高望重的夫子,所以也就没有跟着一起胡闹,只是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笑看着。

    鬼点子都是筱筱和孙耀俩人想出来的,唯恐天下不乱的也就是这俩人了,一些点子让任妙月好几次差点就羞的要躲到莫云天怀里去了,为此也让莫云天狠狠的瞪了他们好几眼,可惜威慑性不大。

    “哎,这新郎怎么不亲一下新娘子啊,是不是对新娘不满意啊?”孙耀高声吆喝道。

    筱筱笑弯了眼,也跟着说道:“就是啊,大哥,你莫不是对大嫂不满意?还不赶紧亲一下?”

    “就是啊,快点亲啊……”

    ……

    一声声的吆喝声,让任妙月脸颊绯红,羞的低下了头,眼角却在瞥着莫云天,想看看他的举动,而莫云天则是狠狠的瞪了一眼那群人,之后无奈的看着她,似是在询问她的意见,在看到任妙月几不可见的点头时,不禁在她脸颊轻点了点。

    “不算,这不算,哪有这样亲的。”

    “就是啊,这个肯定不算。”

    闻言,任妙月是顾不得什么形象了,直接就躲到了莫云天怀里,脸埋在莫云天的臂弯里,若是让她抬头可以看到她此时脸上通红,红的似是要滴出血来了一样,只不过嘴角边挂着一抹羡煞旁人的笑容。

    莫云天感觉到了任妙月的窘迫以及害羞,直接就黑了张脸,目光似是要喷出火来一样的扫视着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淡淡的说道:“你们都醉了吧,要不都出去醒醒酒?”

    众人无语,不过倒也不敢再瞎出点子了,不知何时一个两三岁左右的孝从人群中滚了出来,可不就是滚的么,好不容易挤进来,可惜还未站稳就被绊倒了,不过倒也没有哭,只是眨巴眨巴了眼,吐出了一句让众人很想为之叫好的话,但是却让莫云天很想拍死他的话,“大哥哥,你怎么不用嘴亲大嫂嫂的嘴呢?我看爹老是这样亲娘啊,要不我帮你亲吧。”

    众人闷声笑着,一个个脸色憋的通红,倒是一旁的田氏羞红了脸颊,低声的冲着那孝喝道:“澈儿,回来。不许胡说八道。”

    王氏好笑的看了看她,而后又看了看一直躲到莫云天怀里不肯出来的任妙月,眼中也闪烁着促狭,就是没有开口说话,而林氏和刘氏倒是乐得这样看着他们,任由着他们闹。

    莫云天怀里的任妙月当真是想晕过去,可惜这时候晕不过去,所以只能是直接装羞的躲在某人怀里,很不仗义的让某人自己承担这些人的打趣。

    而被她称作某人的莫云天则是无语的再次狠狠瞪了这群人,之后求救似的看向了王氏。

    原本王氏还想避而不见的,可是奈何后来躲不过去了,只能是暗自点了点头,清咳了几声,道:“哎,你们适可而止了,这新郎和新娘要洞房了,你们还在这里干嘛呢?大家都出去喝酒吧,让他们俩好好休息休息。”

    身为新娘的表哥,刘安也觉得自己不仗义过头了,当下也附和着,“就是,大家出去喝个不醉不休吧,毕竟这是云天的大喜之日,我们难得那么高兴不是?”

    “好吧,咱们走吧,我陪你们喝,让你们见见什么叫千杯不醉……”说这话的是孙耀,想想自己作弄过头了,万一将来他成亲莫云天也给他来招这样的,那他还不得被郁闷死啊,为了不让某人记恨,所以还是先讨好要紧。

    众人虽然还觉得不尽兴,但是在看到坐喜床上的俩人一个羞答答的,一个黑着张脸,再玩下去就是玩火了,所以一个个走的时候比谁都快,不消一会儿,就连屋里伺候的丫鬟仆人们都联了,屋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过了好久,任妙月才慢慢的从莫云天怀里退了出来,似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莫云天,而后又低下了头。

    莫云天好笑的看着她,“麻了?”刚刚在他怀里窝了那么久,估计也不好受。

    任妙月俏脸再次红了起来,轻轻的点了点头,刚刚窝在他怀里时间过久,腰部以下以及腿都有些麻麻的,手轻轻的捶着自己的脚,脸上神色也开始又紧张了起来,接下来的事要做什么,她娘在新婚前两夜都有教过,是以才不好意思。

    莫云天嘴角再次弯了弯,帮她取下了头上的重物后,三千青丝倾泻而下,宛如瀑布一样,神色一动,声音略带沙哑却又带些蛊惑的说道:“娘子,咱们就寝吧!”

    任妙月心里有些紧张,但是也知道为人妻要做什么,当即略带羞涩的轻点了点头。

    之后帷帐中便传来了男子低喘和女子低吟之声,空气中的温度也凭白的上升了好几个幅度,一室旖旎满室的情意羡煞了屋外的一轮明月……

    ------题外话------

    嗷呜,二更咩?好像木有,但素万更可能得等几天,这几天着实是忙过头了,都快没时间码字了,呜呜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