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333.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6章 三朝回门(二),亦是

第196章 三朝回门(二),亦是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六月的天气最是晴朗燥热的,可是任夫人的话落在红姨娘耳中,硬是让她生出了些许的寒意,妻和妾有时候虽然是放在一起说的,但是待遇确实天壤之别,妻对于妾是有生杀大权的,妾却只有伏低做小的份,尽管她受任大人宠爱,但是要说俩人起了争执,任大人帮的一定是任夫人。

    红姨娘诚惶诚恐的跪了下来,“谢夫人饶命之恩,贱妾知错了。”

    一旁的任妙梅指甲戳进了掌心里,看着这一切只觉得心痛的无法呼吸,虽然从小到大这一幕没有少发生过,但是每看她心里就恨一分,也痛一分,可恨的是她不是男儿身,若是男儿身,那么她母亲又何须如此。

    “行了,今日是大小姐的好日子,别跪在这里找晦气,起来吧。”任夫人淡淡的撇了她一眼,而后又是满眼欢喜的看着任妙月,慈爱道:“你瘦了许多,可是没有吃好?”

    任妙月轻摇了摇头,她哪有没吃好,明明是被人折腾的多了,看起来略微憔悴了才会如此,不过任夫人这样的关心,让她心里也是极暖不已,贴心的把头搁到了任夫人肩膀上,笑嘻嘻道:“娘,哪有,人家还胖了不少呢,婆婆和太婆婆她们对我都很好。”

    刘夫人呷了口茶,慢悠悠的说道:“嗯,看出来了,瞧瞧这脸上嫩的可以掐出水来了,就知道你过的好,不过嫂子,你也太好心了,要是哪个贱蹄子敢在我面前说这等错话,我不打折了她们的腿就是好事了。”前半段话是对任妙月说的,后半段话则是对任夫人说的。

    “你个丫头,你家那位待你可是极好的,谁敢在你面前放肆啊?这话说的也不脸红,不过侄媳妇,这家可不是这样掌的,我这做姑姑的可得好好说说,这妾就是奴婢,哪有奴婢议论主子的,要是搁在别家,不打死也得撵出去。”任大人的姑姑,任老太爷的亲妹子,说这话自然不是为了教训任夫人。

    任夫人与刘夫人对视一眼,皆能看到对方眼中的笑意,这任太姑奶奶眼里可是揉不得沙子的,当初硬是把她嫁的那位纨绔子弟给掰了回来,还督促那人读书,没成想还真是成了,虽说只是做了几年的知府,可是也是一个有家底的。放眼整个任家,谁敢小觑了她?

    任夫人抿嘴一笑,给任太姑奶奶倒了杯茶,“姑姑,不是我不会掌家,而是吧,今日是月儿的大喜日子,你和敏儿都是月儿的长辈,自然是会为月儿着想的,今天若是见了红或是做了这些事,多不好啊?再者我也不愿让这些小心烦心,大家各退一步也就过了不是,也免得老爷为了这些事烦心。”

    任太姑奶奶端起桌上的茶水,轻呷了一口,而后睨了她一眼,又看了看红姨娘和任妙梅,道:“你是个好心的,可是我看人家未必会领情。”

    不得不说她的眼神够毒,一眼就看传了任妙梅心怀怨恨,一语便戳破了红姨娘和任妙梅的心思。

    红姨娘浑身抖得跟筛子一样,任太姑奶奶话音一落,她便跪了下来,“夫人,奴婢不敢,奴婢真的不敢啊。梅儿,还不赶紧给夫人下跪,给夫人道歉。”

    语气略带重了些,只听见“嘭”的一声,坐着的任夫人把杯子狠狠的往桌上一放,冷声道:“红姨娘,你逾矩了,秒梅虽说是庶出,可是也是任家二小姐,是正经主子,可你呢,你不过就是一个奴婢而已,怎敢指使主子下跪?是谁给你的胆子?”

    闻言,红姨娘恨不得晕过去,她这是犯了大忌讳了,“夫人,奴婢知错了,求夫人饶命。”不管是怎么样,她如今是只要求饶即可。

    任妙梅虽然恨不得撕了任夫人她们,可是却也只得忍耐,只因任夫人是她的嫡母,是她婚事上唯一能说得上话的人,可是红姨娘是她的生母,让她不管不顾,她做不到,“母亲,梅儿求母亲饶了姨娘,念在姨娘是初犯,还请您饶了她可好?”

    对于她的求情,在座的三位重量级别的人物都未说话,其他人更是不敢说半句,而一旁的任妙月则是面不改色的喝着茶,不过那眼睛里偶尔有露出些许的倦意。

    “大姐,求您帮姨娘说句话可好,梅儿跪下来求您了。您大人有大量,一定会让母亲消了这口气的。”任妙梅泪眼婆娑的看着未说话的任妙月,眼中满是乞求之色。

    任妙月心中轻叹,无奈的看了看任夫人,又看了看刘夫人和任太姑奶奶,而后才慢悠悠的转向了任夫人,“娘,您就饶了红姨娘吧,更何况今日是我回门的大日子,怎么能让这些小事扰了您的心神呢,姑姑和姑婆你们说是也不是?”

    若说软肋,任妙月和任傲庭就是任夫人的软肋,嗔怪的睨了任妙月一眼,淡淡道:“行了,你们俩退下吧,今天就算了,要是再有下次,我可绝不留情。”

    红姨娘连忙拉着任妙梅对着任夫人行了一礼,这才退了下去,而离去的任妙梅则是满心的不甘,凭什么,凭什么同样是任家的小姐,偏偏她就要受如此的对待?老天爷,你真是太不公平了。

    任夫人才不管她们俩是怎么想的,反正只要她女儿过的好就行了,所以在红姨娘她们离开后,她就笑眯眯的看着任妙月,“月儿啊,你和娘说,他待你好不好?”

    任妙月一愣,而后才红了张脸,小声道:“很好。”含羞带怯的样子倒是把三人给乐到了。

    刘夫人促狭的看了她一眼,对着任太姑奶奶笑道:“我看啊,这云天对月儿那是好的不能再好了,姑姑,您猜猜今天云天下马车后的第一件事是做什么么?”

    “这下马车了第一件事自然是要向我大哥还有他的岳父母行礼咯,还能做什么?”任太姑奶奶不假思索的便说出了答案,而后嗔怪的看了她一眼,“你不是经历过么,怎么这等事还让我猜?”

    “呵呵……”她话音刚落,刘夫人便笑开了,连带着任夫人也轻笑不已,好一会儿,刘夫人才止住了笑声,略带笑意的说道:“今日云天下马车的第一件事,不是向爹爹行礼,也不是向大哥大嫂行礼,而是转身看向了马车,等月儿出了马车后,直接把她抱了下来,那样子看的我们真真是羡慕啊。”

    “姑姑,您又胡说八道了。”任妙月红着脸娇嗔道。

    看她的神色,任太姑奶奶便也知道了刘夫人这话属实,当即也笑着看向了任妙月,“月儿,你姑姑她说的可是真的?”

    任妙月一窒,满脸通红不已,而后羞答答的轻轻点了点头,之后直接用帕子遮住了脸,只是心里就像是掉进了蜜罐里一样,甜滋滋的。

    “傻丫头,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你夫君待你好那是好事啊,我看这云天估计待你会比你姑父待你姑姑那样,不过也有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任太姑奶奶笑眯眯的打趣道。

    “太姑奶奶,您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这整个莫家上下,除了姑爷对小姐好外,莫家人对小姐都是极好的呢,在大婚那天,我们几个都忙忘了,没有带吃的在身上,在小姐饿的不行的时候,还是姑爷的亲二妹送了吃的过来呢。”说到莫家人对任妙月的好,一旁站立的嬷嬷倒是有话要说了。她是陪嫁过去的,且在莫家看了三天,虽说有时候对莫老爷子的态度不满,但是其他人她还是很恭敬的。

    三人闻言略带些错愕的看着她,脸上笑意不减,刘夫人催促道:“说说当时的情况,你说的云天的亲二妹给送的东西,可是叫筱筱的?”对于莫家人,刘夫人知道的绝对比任妙月还多,没办法,谁让她儿子老是去莫家呢。

    嬷嬷笑看了一眼任妙月,而后清了清嗓子才慢慢的把当日的情形说了出来,说完后,倒是让几人笑的合不拢嘴了,听到嬷嬷这话,任夫人这回是彻底把心给放回了肚子里了,“月儿,你过的好,当娘的也就放心了,这三天我真是吃不下睡不着的,整日提心吊胆的,娘希望你以后也能好好的。”

    任妙月被这煽情的话一说,一时间眼泪就涌了出来,略带哭腔的说道:“娘,女儿让您担心了,实在是罪过。”

    “行了,你们俩这大日子里哭什么,找晦气呢?你也是,没事招她的眼泪做什么,亏你还是个当娘的,怎么这样不省心呢。”任太姑奶奶数落着任夫人。

    任夫人被说了一通,当即也红了脸,拿了帕子擦了擦眼泪,似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瞧我这没出息的样子,当真是该打,对了,月儿,现在时辰也不早了,也是时候用午膳了,来人啊,去看看厨房的午膳做好了没有,做好了就开始传膳吧。”

    “是,夫人,奴婢这就去瞧瞧。”任夫人身边的一个丫鬟行了个礼,便退了出去。

    屋里人继续说着话,偶尔阵阵笑声传了出来,笑声似是感染着其他人,让他们心情也是格外的好了不少。

    ------题外话------

    咳咳,亲们,这素二更没错,只因为昨天时间没有赶上,而断更了,要知道,迷糊是个有良知的写手,(读者们:啊呸,你还有良知呢,你良知都被狗叼了),所以今天特意二更献上,虽然字数不多哈,但是也是心意,笑纳哈,嘿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