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336.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8章 下毒?

第198章 下毒?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许若儿略有些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莫家,手中拿着的十两银子像是烧红了的铁块一样,散发着焦灼的热度,像是要把她的手给融化了一般。

    回到姚家,原本说是病的快死的某人此时正麻利的切着菜,看到许若儿回来,连忙欣喜的冲了过去,“若儿,如何?有没有看到莫云天?”

    许若儿自嘲的笑着摇了摇头,“奶奶,他们如今防我们跟防贼一样,怎么可能会让我见到他?”

    “哼,我就知道,这莫家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对了,那莫老头对你咋样?”姚小芳冷哼了一声,而后又继续追问道。

    “奶奶,他如今好像对我们也有些起疑了,表面上对我还是很不错,但是实际上好像有些疏离了,没有以前那样的亲切了。”许若儿皱着眉头,略带怒气的说道,这死老头以前对她确实还不错,比起对他的那些个孙女们都要好些,没有想到最近好像一直都不大喜欢她。总是有意无意的疏离她。

    姚小芳微微沉吟了片刻,“不会,这老头和以前一样,虽说岁数大了,见识比以前多了,可是他是个念旧的人,否则也不会在知道我回来后,经常给我们送东西过来,对了,今天我让你佯装我病了的事,你和他们说了吧,他们都有些什么反应?”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到这个许若儿气就不打一处来,“奶奶,还说呢,他们简直是太可恶了,尤其是那个老贱人,居然放纵那恶仆来骂我,当真是可恨。”

    “哦?还有这回事?”姚小芳眉头微微紧蹙,似是没有料到这个结局一样,“那其他人呢?你给我说说当时的情况。”

    许若儿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后,才慢慢的说起了事情的起末,说到愤怒时,还恨恨的拍着桌子,以彰显她是多么的愤怒。而姚小芳则是越听眉头越皱的紧。

    听完了许若儿的事,姚小芳沉默了一会儿,才阴沉着脸,道:“这个王氏,留不得。”

    刚喝了口水的许若儿被她这句话吓的直接就呛到了,咳嗽了好几声才缓过来,不可思议的尖叫道:“奶奶,您疯了啦,那是杀人,可不是杀一只小鸡小鸭一样那么简单。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说完了,还以一副不可思议的脸庞看着姚小芳,似是觉得从来没有认识过她一样。

    姚小芳微微一笑,“孩子,你别惊讶,我说的是真的,既然她要阻拦我们的事,那么她就不能留,留来留去总是一个祸患。”话虽然很轻,但是她眼中的阴霾却是风吹不散的。

    许若儿被震惊到了,她从未想过害人,虽然有过污蔑别人,但是去杀人,她真的做不到,也不敢做,若是被查出来,那是要杀头的大罪,她奶奶是真的疯了么?

    “那,奶奶你打算怎么做?”许若儿不解的看着她,她奶奶要去杀王氏,可是王氏一直待在莫家,就算出门也有人护卫着,她们根本就找不着下手的机会不是么。

    王氏为人谨慎,且现在外面日头那么毒,莫家有的是冬日里准备好的冰块,她只须待在家里就好了,且还有人来伺候,那滋味比她们简直是好太多了,每想想这些,她心里就有些不虞,大家都是人,凭什么待遇差那么多?

    姚小芳双眼无焦距的看着远处,嘴角浮现起了一抹怪异的笑容,“怎么做?呵呵,若儿啊,你可知道,要做到无声无息杀一个人,应该做什么么?或者说,怎么做才能让人找不到破绽么?”

    许若儿心想,我又没有杀过人,我怎么知道,不过为什么奶奶好像很熟稔的样子?心里虽有疑惑,但是嘴上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不知道,奶奶,应该怎么做?”

    “下毒。”短短的两个字在许若儿耳边响起,顿时让她僵住了,半晌后才嗫嚅着嘴唇道:“可是,可是下毒不也是会让人有证据的么?”

    姚小芳撇了她一眼,似是有些不屑,“谁说要我们去下了?她们家那么多下人呢,我们随便买通一个,让她把东西下到食物里面,到时候我们再把那个下人叫出来杀了,然后丢到河里,谁知道会是我们做的?”

    许若儿惊讶的看着姚小芳,脑海里好像有闪过微微的一些片段,可是闪的速度十分的快,让她没有捕捉到,当即皱了皱眉,“奶奶,我们这是不是有些不好啊?”

    “怎么?你心软了?还是,害怕了?”

    “我不是,只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而已。”

    姚小芳轻蔑的看了她一眼,嗤笑道:“担心?担心她的生命安危还是担心我们的安危?若儿,你可知道先下手为强的道理?她王氏一向是我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如今也是时候拔掉了不是么?”

    良久之后,许若儿低着头,闷闷的回道:“是,奶奶,孙女一切听令的。”

    闻言,姚小芳嘴角勾了勾,似是扬起了一抹笑容。但是细看之下又没有。

    两人谈话就此结束了,姚小芳继续回到了厨房忙活着午饭,而许若儿则是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至于她的弟弟,如今正在村里的学堂里上课呢,所以家中才只有她们二人。

    而她们也没有发现,在她们谈话结束后的不久,一个人影快速的离开了。

    ——

    莫云天和任妙月果然是住了一晚才回的家,回任家时是一车的特产,自制的东西,虽然不值钱,但是胜在是心意,而离开时,同样是一马车的东西,吃的穿的用的,都是慢慢的塞了一车。

    看着这一车,莫云天有些错愕,而任妙月则是有些不安而无奈,马车上的莫云天仍旧是那副样子,闭着眼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而任妙月则是几次张了张嘴,都没有说出一句话。

    “怎么了?”莫云天咻的睁开了双眼,直直的看向了任妙月。

    “那个,我想问问,我们什么时候离开?”任妙月起先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的,但是在经过昨天任夫人的提点后,她才鼓起了勇气问,要知道官员赴任,家中的妻子通常是留在老家伺候公婆的,她还不知道是跟着走还是留下呢。

    莫云天微微皱了皱眉,“十五天后离开这里,怎么了?你就那么想离开这里?”不应该啊,难道他们家对她不好么?

    “额,我不是这个意思啦。”任妙月有些汗颜,果然,这人就误会了,“我不是说爹娘他们对我不好,他们对我真的很好,对我就像我是他们的亲生女儿一样,只是,我……”

    莫云天被她这邪饶的有些头晕,眼中疑惑的看着她,似是不解,但是却带些笑意。好半晌,任妙月才一脸挫败的看着他,瘪了瘪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笨?就这么简单的事都说不好?”

    “不会。”对于这样的问题,莫云天自然是会摇头,他又不想得罪某个女人,圣人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他还不想得罪女人。

    任妙月定定的看着他,而后才长叹声道:“其实我想说,我能不能跟着你一起去赴任啊?”说完这句话后,任妙月只觉得心里舒畅了,没有闷闷的感觉了,且还一脸希冀的看着莫云天。

    莫云天一愣,而后才轻笑道:“这个不用问我吧,你想去就去啊。”难道她想留下?

    这回皱眉的轮到任妙月了,只见她轻蹙这眉头,微微嘟气了嘴,道:“不问你问谁?你才是我丈夫,我一生的依靠啊,不过,我要是跟你去了,那爹娘他们这边……”

    闻言,莫云天恍然大悟的看着她,嘴角上扬,“爹娘他们你不用担心,我想他们应该很乐意你陪我一起去。”

    “咦,为什么?”任妙月不解的看着他。

    而坐在马车里伺候的嬷嬷则是嘴角抽了抽,她家这小姐怎么嫁了人后那么像孝了?以前是不会问这样的问题的,而且任家比她大些的小姐们出嫁后也有遇到过这样事情的,也有和她说过,当时她还能思维清晰的给人家分析什么的,怎么到她自己身上就变成这样了,愈发的像个孝了,估计是被姑爷宠的。

    莫云天但笑不语,而后见她一直盯着自己,这才俯身过去,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因为你和我一起去,那样他们能早点抱到孙子啊。”

    任妙月唰的一下脸就红了,嗔怪的瞪了莫云天一眼,而后略带羞涩的低下了头,实际上却是在懊恼暗骂着自己笨,难道自己真的是智商退化了么?不然为什么以前自己那么聪明,现在连这些事都看不明白呢?

    “你就不用自虐了吧,其实你还是挺聪明的。”莫云天打趣的说道。

    任妙月一窒,而后恶狠狠的瞪向了莫云天,微微有些磨牙的迹象,不过莫云天是继续的闭目养神状态,没有把她这点招数放眼里,不过心里却是在高兴。

    回到莫家后,早已经是上午时分了,正好莫瑶瑶做了新的点心出来,且又煮了些绿豆汤消暑,他们刚好回来,正好喝上了这些,马车上也是闷热了许久,喝了绿豆汤又再次沐浴了一回,大家午间都有需昏欲睡,不禁一个个都回到了自己房里休息,不过他们房里也是有放置冰块就是了。

    ------题外话------

    嗷呜,大家新年快乐,吼吼,虽然有匈,但素也是心意啦,大家快来领币币啦,吼吼,我给大家发“工资”,注:不多哈,数量有限哦,大家尽情冒泡吧,嘿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