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341.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03章 落幕,事情败露被捕

第203章 落幕,事情败露被捕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屋里沉默了下来,只听到了大庆媳妇喘粗气的声音,外面炎夏的热浪一波一波的传到了屋里,而屋里摆放着的冰块,也在慢慢的融化着,是以来降低屋里的闷热之感。

    听到大庆媳妇的话,姚小芳惊诧极了,一脸无辜且又失望的看着她,道:“我都不认识,我干嘛要把药给你?而且莫王氏和我关系挺好的,我和她从未闹过矛盾,我为何要害她?”

    “你……,你还敢说不认识我?”大庆媳妇被气的浑身哆嗦,愤恨的表情以及恨恨的眼神,都极度的吓人。

    要说扮无辜,谁能记得上姚小芳呢,只见她憋了几滴泪出来,可怜巴巴的瞅着黎大人以及莫云天等人,哭道:“大人啊,民妇着实是被冤枉的啊,民妇四十来岁丈夫就去了,跟着没几年,儿子儿媳相继离去,现在我只剩下了一个孙子孙女,难道老天爷还想把我揽去么?我去了不要紧,可是我的孙子孙女才多大啊?呜呜……,难道老天爷就这样轻视我么?我一生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难道今儿个就这样被人诬陷么?”

    她越是这样说,大庆媳妇看她的眼神就多了一丝恨意,最后硬是红着眼看着她,若不是有人拦着,估计她是直接冲上去撕咬姚小芳身上的肉了。

    黎大人被她们一人一句说的十分头疼,而后双眼看向了莫云天,不知道这个颇受任大人重视的男子有什么本事,居然能让任大人把掌上明珠下嫁给他,“莫大人,你说这事当如何?”

    莫云天淡淡的看了他,轻笑道:“这事要解决,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

    “哦?”黎大人挑了挑眉,似是很有兴趣的听他继续说下去。

    “黎大人,您断案自然是经验十足,对于这样的小案子,一看一听便知道谁是主谋不是么?何须我这个小辈来这里指手画脚呢?”莫云天淡笑道,这黎大人莫不是真的人老了?居然以此来试探他。

    尽管黎大人心里对于这个答案很不爽,但是也很无奈,要知道,如今的莫云天可不是他能拿捏的那个小小的进士了,如今人家与他是平起平坐,分属同僚,若是日后他们二人论官位高低的话,莫云天绝对比他官职要高,如今得罪他不是一个好的路子,见好就收他很是擅长,当下哈哈一笑:“好一个长江后浪推前浪,看样子本官确实是老了,比不得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岂敢岂敢。”莫云天拱手谦虚道。虽然他和黎大人是平起平坐,但是论官威和影响力,黎大人比他的要深远,尽管他身后有任大人,但是那又如何?到时候他只能靠自己。

    见他谦虚,黎大人也不多说,当即便冲着姚小芳喝道:“许姚氏,你还不认罪么?”

    姚小芳一惊,心里有孝虚,但仍是装作不懂的看向了黎大人,“大人,民妇不知所犯何罪,还请大人明察,莫要被人蒙蔽了。”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她心里居然还不忘挑拨黎大人与莫家的关系。

    她的手段,一直混迹官场的人精又如何不知,眼神暗了暗,“来人,给本官掌嘴,让她胡说八道。”

    衙役上前对着黎大人行了一礼,接过行刑的令牌,直接就左右开弓的打了起来,噼里啪啦的打了一通,黎大人的气也泄的差不多了,摆了摆手,“行了,住手吧,许姚氏,既然你不见棺材不掉泪,那本官就和你明说了吧,这个小瓷瓶你可认识?”

    黎大人手中拿的便是衙役从姚家搜到的,一个青花小瓷瓶,里面装的东西早就让卫老检验过了,证实了里面是砒霜,所以莫云天才说,黎大人一听一看就知道谁是凶手。

    看到他手上的东西,姚小芳脸色登时一白,眼神因心虚而闪烁不已,“大人,这个不是我的,绝对不是我的,我从未见过这个东西。”

    “哼,不是你的东西,又怎么会在你家里找到?”黎大人冷哼,而后仔细的看着手中的瓶子。

    姚小芳打定了主意要把这脏水往别人身上泼,自然是不会肯应的,当即便嚎道:“大人,这个真的不是老妇的,大人莫要为了别人出气就拿我们孤儿寡母出气啊。”

    这个别人自然是莫家,也只有莫家才能让黎大人如此的出力,而她这话也是让黎大人心里膈应,这姚小芳说的意思不就是他和莫云天官官相护么?呵,看样子这凶手定是她无疑了。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看看这个到底是不是。来人,带许若儿上来,至于许姚氏嘛,拿个东西把她的嘴堵上,免得等会儿她乱说话。”黎大人细细的吩咐着。

    见此,筱筱心里也冒了一个大大的疑问,这黎大人是要做什么?而一旁的莫云天眼中则是闪过一丝了然,嘴角浮现了一抹满意的笑容,只不过很淡,淡到看不出来。

    许若儿很快的就被带进来了,如今的她脸色发白,倒是没有平时那么好看了,对于她,在场的人中都未有怜香惜玉之人,而头一次看到许若儿的任妙月眼中也是闪过一丝好奇,她算是经常听到这个名字的了,可是总是不见人,这回算是见到了,未曾想,人还是很漂亮的,身段柔若无骨,让人心里无端的升起了一股保护欲。

    有了这个认知,任妙月情绪忽然间的低落了下来,要知道,她就不是这样的女子,她偏向于爽朗型的,永远也做不到柔若无骨,让人有保护欲的心思,心下微叹,而后看向了莫云天,想从他脸上表情中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可惜某人面无表情,实在是找不到能看出他心里想什么的表情,不禁沮丧的嘟起了嘴,暗自的懊恼着,要是她生的单薄点多好啊,那就可以做那样惹人怜惜的女子了。

    忽然间,任妙月的手泛着微疼,低头一看,原来是莫云天紧握住了她的柔荑,正微微用力的握着,力度让她的手很快的红了一圈,当即眼眶里泪水开始打转了起来,“你放手,很疼。”语带委屈和不虞。

    莫云天转头看向了她,轻笑道:“我还以为你怎么了,没想到你是如此的幼稚。”

    任妙月冷哼一声,别过头,“哪有,什么幼稚嘛,胡说八道。”她才不想和他一般见识呢,心里却是在想着,果然男人都是见一个爱一个。想到这里,她又开始在努力挣扎着被莫云天握紧的手。

    有时候女人就是这样,忽的情绪便低落了,偶尔有些无理取闹,但是却不是因为生别人的气,只是在闷闷的生自己的气,恨自己为何不是他人,为何比不上他人而已,自怨自艾是常有的。

    莫云天自然是不懂此刻她的心思,见她挣扎,用的力又大了些许,微微皱着眉头看着任妙月,“你到底是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变了呢?果然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我没事,你放开我……”若说她没事,莫云天自然是不信的,因为某女的情绪可是暴露了她的想法,莫云天心里叹息,脸上严肃了起来,沉声问道:“你是不信我?”

    似是被他的严肃给吓到了一样,任妙月不挣扎了,只是定定的看着莫云天,而后低下了头,喃喃道:“我不是不信你,而是信不过我自己……,我……”

    “你就是这样看我的?我是那么肤浅的人?”莫云天皱眉,语气甚是不悦道。

    看到他生气发怒,任妙月反而心安了下来,当即松了口气,略带讨好的笑道:“天,我错了嘛,相公……”

    莫云天被她这声软糯的相公叫的是心猿意马,好在有自制性,只是瞪了她一眼,手上的力度松了许多,只是还是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嘴唇紧抿着,余气未消。

    她自是不会不拍死的撞上去,莫云天余气未消的情况下千万别靠近,这是筱筱告诉她的,因为筱筱就在莫云天余气未消的情况下在老虎嘴上拔了毛,最后的结果嘛,自然是苦不堪言。

    那边的许若儿自然是看到了他们二人的举止,嘴角泛起一丝苦涩,而后捋了捋身上的褶皱,这才跪了下来,“民女见过大人。”

    黎大人并未叫其起身,而是直接就问道:“这个瓶子是否就是你奶奶的?”

    许若儿顺着他手的方向看过去,一个青花小瓷瓶,脑海中闪过某个片段,可是却不真切,蹙了蹙眉,细细的回想着那个片段。黎大人等人也没有催她,只是任由她想着。

    过了好一会儿,许若儿带着些许的疑惑看向了黎大人,“大人,这个瓷瓶民女曾在奶奶的手中看到过,不过……”

    “行了,许姚氏,你还有什么话好说?”黎大人并未等许若儿把话说完,便直言打断了,既然许若儿都看到了,她选择了沉默不语,那么判刑时,她亦是会得到一个包庇罪犯的名头。

    许若儿被他这句话给吓到了,刚刚她进来时可是未曾看到她奶奶,顺着黎大人的目光看过去,登时就有种想要晕过去的感觉,那被扣住双手,嘴里被东西堵住的人可不就是她奶奶,如今她正一脸恨恨的瞪着自己。嗓子里的那声奶奶始终叫不出口,好似被堵的人是她一样。

    黎大人挥了挥手,示意让衙役把姚小芳嘴里的东西拿出来,而后才问道:“许姚氏,这个东西你孙女都已经承认了,你还想抵赖?”

    许姚氏嘴里不再被堵,听了黎大人的话,再次喊道:“大人,这个青花瓷瓶不是我的,我的是一个红花……”喊完这句,她就后悔了,因为黎大人和一干众人都是眼里含着冷笑看着她。

    忽的她只觉得浑身被抽干了热血一样,冷飕飕的,夏天不都是闷热的么,为什么她会觉得如此的冷呢?

    黎大人冷笑道:“红花,呵呵,怕是红花瓷瓶吧。这个青花瓷瓶是你给大庆媳妇的,而红花瓷瓶你却自己留着,两个瓶子里装的都是砒霜是也不是?”

    知道自己必死无疑,许姚氏也不再隐瞒,双眼空洞无神的说道:“不是,红花瓷瓶里装的是鹤顶红,那东西可是十两银子一瓶啊,药效之厉害那是一定的。”

    黎大人听着她的话,眼里明显的充斥着鄙夷,而后一衙役上前,手中拿着一个红花瓷瓶,双手举着给了黎大人,而黎大人看着这个红色瓷瓶,眼中讥笑甚是明显。“许姚氏啊许姚氏,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来人,把她抓起来。”

    衙役上前把她扣住双手,静待黎大人的吩咐,而黎大人比较了两个瓷瓶后,看了看许若儿,又说道:“把这个许若儿也带走,知情不报可不就是从犯了?”

    “不,大人,我没有犯法,您不能抓我,害人的是我奶奶,和我有什么关系,这些都是我奶奶做的……”许若儿大喊,眼中泪水流了下来。

    听着她的话,众人心里讥讽的更是深了几分,这就是当人孙女的?居然把罪名推到了年迈的奶奶身上,这可是大不孝啊。

    姚小芳双眼充满了失望的看着她,“若儿,我可是你奶奶……”

    “奶奶,我还不想死,我不能死啊……”许若儿心里甚是恐慌,要知道,去了一趟大牢,不管你有罪与否,出来了名节都是不保的。她还未嫁人,还未开始享福,怎么能去那种地方?

    姚小芳苦笑不已,“若儿,已经晚了……”

    “不,凭什么你犯的罪要我来承担?这明明就是你做的孽。”许若儿大喊,眼中恐惧万分,而后在看到莫云天和任妙月时,忽的冲了过来,本想拽着莫云天,中途被莫云天的护卫给踢倒在地,莫云天护着任妙月倒退了几步,“许姑娘,你还是跟着衙役走吧。”

    许若儿眼中开始多了几分绝望,泪眼婆娑的看着莫云天,嘴里喃喃的喊道:“天哥哥……,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莫云天对她这副样子只是皱了皱眉,而后才冷声道:“为什么?呵,你们害的我奶奶昏迷不醒,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

    他眼中的冰冷之色吓到了许若儿,忽的心里有什么呈现无数倍放大,失神的喃道:“不会是这样的,不会是这样的,你是喜欢我的,不是这样的……”

    任妙月眼中虽然闪过一丝不忍,但是一想到她对自己丈夫念念不忘,登时就闭上了嘴不言语,只是冷眼看着许若儿做的一切事。这是否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黎大人看到这一幕,再次皱了皱眉,挥了挥手,衙役们见状,连忙上去把许若儿给抓了起来,扣住了双手,将她和姚小芳一起带了出去,在经过莫老爷子身旁时,只听到莫老爷子咆哮道:“姚小芳,许若儿,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对她下手?我带你们不薄啊……”

    许若儿闻言,头低了下去,为什么?可不就是为了一个贪字么,贪心不足啊。得此结果,她们活该……

    原本还在沉默的姚小芳,忽的笑了起来,而后变成了大笑,“哈哈……为什么?莫大元,你可知道为什么吗?”见到莫老爷子摇头,姚小芳再次大笑道:“哈哈……,怕是你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回来吧。我今天就告诉你,因为你家的钱,你懂么?是钱,你以为我愿意再看到你?错了,我不愿意,只是我心里不甘心,为什么以前没钱的你,现在变的那么有钱,住的是大宅子,里面的摆设无一不是最好的,我想要得到这一切,自然要一步步来,既然我的孙女嫁不成你孙子,那么就只有一条法子了,看你对我那么有情的份上,我把你那个妻子给杀了,然后我再嫁给你,到时候再使点手段可不就能把这些东西都归到我的名下来了么?”

    姚小芳眼中闪着亮晶晶的光芒,看着她疯狂的举动,莫老爷子被震惊到了,呆呆的看着她,心慢慢的沉了下去,他居然那么傻,为了这么个蛇蝎妇人差点害了自己的妻子,难怪他二叔说他糊涂,看样子他是真的糊涂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带走?”黎大人皱着眉头催着衙役们,心里不禁骂着这些人,没事走老爷子身边做什么,还嫌不够乱么。

    衙役们也知道自己犯了个错,连忙就拽着二人离去了,而黎大人事情办完了,也笑着对众人拱了拱手,离开了。

    一干莫氏一族的族老们看着莫老爷子的眼神里有些许的不善,这算是什么事?王氏是入了宗祠的,是莫氏一族明媒正娶的,这莫大元才多大年纪就开始犯糊涂了,看样子日后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乱子来呢。

    而莫胜明几人看莫老爷子的眼神则是充满了复杂,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莫老爷子自是知道他们对自己失望透顶了,只是苦笑的走了几步,想必这里早已经不需要他了,只是他不肯承认而已。

    才走了几步,身子晃了晃,而后眼前一黑,莫老爷子便倒了下去,众人被他这一吓,连忙手忙脚乱的把他送到了他现在住的房间,请了卫大夫给他诊断。

    卫大夫先是蹙眉,而后又是脸色沉了沉,众人的心也是跟着沉了沉,良久,卫大夫放开了诊断的手,道:“老爷子中风了,日后怕是要在床上度过了。”

    筱筱一众人眼中充着些许的感伤,最先回过神的还是莫云天,“卫大夫,那么就麻烦您开点能让他缓和的医吧,总不能不治疗,还是需要您再多多费心了。”

    “哎,客气了。”卫大夫摆了摆手,自己动手研了墨,而后才开始写起了医。

    莫云天看了看躺床上不能动弹的莫老爷子,微微叹了口气,老爷子这是激怒攻心吧,否则他这么健朗的一个人,怎么会直接中风呢。虽然他也不想如此,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只能是帮他缓解些许的病痛了。

    ------题外话------

    今天五千多,吼吼,大家笑纳吧嘿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