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342.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04章 兵0分四路,包抄

第204章 兵0分四路,包抄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一晃数日,闷热的天气中也带着些丝丝的冷风,也是,看着青绿的柳叶渐渐变黄,可不就是秋天要来了么,时间真快,一晃便到了秋天,犹记得莫云天夫妇离开那日,简直称得算是十里送别了,王氏是哭着送了一程又一程,而林氏也是泣不成声,其他人虽然脸上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心里却是在不舍,沉重的情绪一直环绕了好几天。

    也幸好离青云镇不远,驾马车过去也就是三五天的时间,想要过去看看的话,家里也有马车,方便的很,不过儿行千里母担忧,虽说只有这么点距离,却也让林氏为他们担忧了好些天。

    倒是来送行的任大人和任夫人脸色无异,且两家人也趁着这个机会坐下来好好的相谈了一番,任大人对于莫胜明和林氏身上质朴的气息很是满意,那任夫人更是不必说了,拉着林氏东扯一句西扯一句,俩人还讲到了莫云天和任妙月小时候的趣事,一时间倒是算得上是十分和睦。

    任大人在青云镇逗留了约摸一个来月,如今也是时候离开了,双方也是在这个情况下道了别,任夫人和林氏则是越讲越投机,到最后居然有了几分相见恨晚的感觉,离开时也是能看到俩人在依依不舍。

    从那以后,莫家倒是沉寂了好久,众人的心情也是有辛重的,倒是那日被抓的姚小芳和许若儿就没有那么好了,姚小芳的罪责远不止想杀害王氏一条,就连她那早死的丈夫,被官府查出原来是当年姚小芳和其情夫所杀,为了掩人口舌,所以才将其弃尸河底,虽说数日后被发现,姚小芳也是称为被山贼所杀,倒是让她逃出了一劫。

    这事一出,许家的人,亦是姚小芳丈夫的兄长与兄嫂,直接就到了大牢里,丢给了姚小芳一份休书,而姚小芳的孙子孙女,他们许家亦是不承认。

    尽管姚小芳再怎么辩驳,可是许家人态度坚决,把东西留下就离开了,而许若儿得此噩耗,几乎是羞愧欲死,看向姚小芳的眼神也是那么的不屑和鄙夷,这让姚小芳很是愤怒,可是再愤怒也无用,俩人依旧是在大牢里。

    没多久二人的判决下来了,二人被判流放极寒之地的北尧,三日后便过去,许若儿是以包庇罪论刑的,不过她却是只要服役半年即可,而姚小芳则是日后都要在那边了,直至老死。

    无人再来打搅的日子过的自然是舒心之极,而舒心之外还有微微的郁闷。只因为太过安逸的生活,让筱筱长胖了不少,原本看起来还是苗条的身躯,现在有往横长的趋势。

    “筱筱,你吃这么点就不吃了?”王氏瞪大双眼看着筱筱碗里,碗里只有那么几颗米饭,也不怪王氏吃惊了。

    筱筱一脸无辜的停筷看着王氏,“奶奶,挺多的呀,我压根就吃不完。”其实我也想吃,可是胖了啊,我可不想成为胖纸啊,要不是为了减肥,我用得着么我。

    林氏一脸无语的瞪了筱筱一眼,讪笑着说道:“娘,您别理会这死丫头,她就喜欢弄这些,这段日子说是胖了,要减肥,你说她再胖点,带点肉感不是很好么,非得学人家当个骨感女孩。”

    不得不说,林氏在筱筱的带领下,把现代词汇用的那叫一个融会贯通,不过若是她这话不是用来挤兑筱筱的,估计她会很高兴。

    “啪……”王氏把自己的筷子往桌上一拍,沉声道:“减肥?你个小丫头才几斤重,学人家减肥,你活腻味了啊?赶紧吃饭,别等会儿饿晕了。瑶瑶,给她添饭,不吃完不许下桌。”

    一家之主的位子早就是王氏的了,而她也是十分有权威的,对于她的话,没有人敢反驳,包括筱筱,看着碗里多了一半不止的饭,筱筱微微有些想吐槽的意味,不过在王氏的怒瞪之下,乖乖的服从了。

    看着她的乖巧,王氏咻的从怒变成了笑,还提起筷子给筱筱夹了一个鸡腿,道:“这就是了嘛,这减肥也是要有分寸的,减肥减肥,不吃饱怎么减是吧?”

    听着她的话,筱筱哭笑不得,这不是那些经常没有毅力减肥的人才说的话么?不过好像是有那么几分道理。不管了,她都好几天没有吃好饭了,至于减肥嘛,吃完饭了再说。

    接下来的几天里,筱筱一直在做着思想斗争,因为每当她碗里只有几颗米饭时,王氏就会让莫瑶瑶给她添饭,而她也不知不觉的就吃完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持续了几天,筱筱悲催的发现,自己以前的衣服穿不了了,虽然长了个,但是也胖了,现在算得上的是一个有肉感的小女孩了,脸上婴儿肥一直就没有下去过,而且还有了双下巴。她不会真的成为胖妞吧?

    若是她现在的体型让楚轩看到了,一定会说一句很好,谁让她以前抱起来没有肉感呢,现在反倒是有了肉感,不过某人现在也没有时间想这些,敌国来犯可不是小事,且对方的实力也不弱,他们已经街了好些天了。

    “报……,大将军,前方二十里处发现了敌军迹象。”一个士兵冲冲忙忙的跑到了营帐中禀告着。

    一身战袍的秦弘如今是浑身的凛冽肃严之气,眉宇间正气十足,听到士兵的禀告,眉心微拢,挥了挥手,“行了,你下去吧。”平日里略带魅惑的声音如今带了些沙哑,倒是更多了磁性的魅惑。

    “众位将军,圣上命我为帅,如今我们守城将近半年了,除了收复了几个小城外,便再无一丝进展,本帅愧对圣上,愧对天朝万民啊。如今攻打叶城,众位可愿陪本帅直捣黄龙?”秦弘脸上愧疚之色尤为明显,让人不难怀疑他的诚心。

    分坐两旁的将领们脸上亦是有着愧色,众将领站了起来,拱手道:“将军,吾等愿陪将军击退敌军,即便战死沙场亦是无谓。”气势恢宏的话让帐外守着的士兵士气大振,脸上亦是浮现着坚定的神色。

    秦弘摆了摆手,而后才说道:“众位将军的话,本帅铭感五内,只是如今敌军再次来犯,你们看我们要如何击退他们呢?”

    “大将军,请您给我五千人马,我带领众士兵直接去攻打他们,直至把他们赶出我们领土。”一将领率先站了起来,说着自己的想法。

    他的话一出口,营帐中顿时人声鼎沸了起来,一个个都毛遂自荐了起来,有的说只带三千兵马,一个说自己只带一千兵马即可退敌,有的则是说高挂免战牌,总而言之,营帐里彷佛就像是菜市场一样哄闹。

    秦弘脸上带着一丝愠怒,这就是他们出的主意?丫丫的,难怪当初会被人家抢了那么多城池,也难怪他的皇帝表哥跳脚,若他是皇帝,保不齐直接就被这些人气死了,看着他们还在吵闹,顿时沉声道:“够了,你们吵吵什么?”

    不得不说发怒还是有用的,至少他们停下来了,想着当初他们一个个鄙视他能力的样子,心里也是听光火的,还有好些个人想把他当脔宠,直接就被他下令斩杀了,至此这些人才不敢打他的主意。军营中女子本就少,更何况他长的就像女子,这也是难怪的,不过这些人不该把这个想法放到他身上。

    众人停下了一个个看向了主座上的秦弘,不再敢言语一声,生怕被这个有着战场“修罗”之称的秦将军所杀,谁让他一来就杀了差不多四个将军呢,更何况一上战场,这人像是不要命一样的斩杀敌军,将近一半的敌军首领皆是死于他手,就连他那个表弟也是一个变态,看着像谪仙,但是实际上就是一个魔鬼,俩人一个号称“死神”,一个号称“修罗”,还真是对的起他们了。

    “表弟,你有和想法?”秦弘目光如炬的扫视了他们一眼,而后眼光落在了一直在闭目养神的楚轩身上。

    楚轩仍旧是一袭白衣,尤为冷静的坐在那里,听到秦弘的话,眼未睁,轻启了薄唇,道:“如今我们不便与他们起正面冲突,这些日子里来,我们收复了几个城池,但同时我们亦是伤亡惨重,经不起太大的战役伤亡了,且我们的粮草如今只够维持两月不足,朝廷送来的粮草还在路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我们必须要在这点时间里攻下叶城,若是能得到敌军的粮草,那更是好了。”

    听着他这一大堆的话,秦弘青筋跳了跳,追问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做?难道真的是挂免战牌不出战?”

    闻言,楚轩原本闭着的双眼咻的睁开了,黑眸深不见底,半晌之后,他轻笑道:“我们现在只能是等。”

    原本还在等他出谋划策,谁知道他直接说了这么一个答案,差点没把秦弘给呛死,不过他早已经不是那个毛毛躁躁遇事就大惊小怪的秦弘了,听到楚轩的话,略微思索了片刻,便知道他要打什么主意了。脑海中细细想着这事的可成率,最后嘴角浮起了一抹笑容。

    众将领被他这抹笑容给魅惑住了,一个个不禁眼神贪婪的看向了他,而在将领中自然有秦弘的亲兵,看着他们这些人是这副表情,都恨不得把这些人拖出去杀了。不过也知道皇帝让他们家将军当元帅,除了让他抗敌外,还有了另一个意思,朝中文臣中是有皇帝的心腹,但是武将中却没有,且先皇信任的元帅和将领也有些投到了别的王爷旗下,为了防止他们继续做大,这才调了一个不是朝中人的秦弘来当元帅,为的就是替皇帝训练能信任的亲兵和将领。

    察觉到了这些人的视线,秦弘眼中露出了厌恶之色,而后眼中带着杀气的扫了他们一眼,众将领感觉到了冰冷彻骨的眼神时,顿时就把这眼神给收了回去,一个个讪讪的笑着。

    秦弘暗恼,这些个蛀虫,早晚有一天,他会把他们都给杀了,留着有何用,之前他还不想带着这里,也以为他那皇帝表哥的皇位很稳,现在看来未必啊,光是这些只吃饭不干活的人就不知道有多少。

    “报……”探路的士兵再次冲了进来,不喘气的大声说道:“禀告大将军,敌军的一万人马已经穿过了峡谷,现在离我们只有十里地了。”

    秦弘和楚轩对视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笑意,“再探。”秦弘发出了指令,探路士兵再次冲了出去。

    这次众将领有些坐不住了,一个个眼中看到了惧色,之前几个月里,在秦弘的指挥下,他们从未与敌军有过这么近的距离,以前最多是十五里地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反击了,而现在居然还未有发号施令,难道大将军也有退意了么?

    “将军,赶紧下令吧。”

    “是啊大将军,赶紧下令吧,末将带兵前去把他们击退……”

    有了一个两个请命,其他人不敢忽视,自然一个个都单膝跪了下来,请求着秦弘发号施令,而秦弘也是但笑不语的看着楚轩,道:“表弟,这回军事部署如何部署啊?”

    楚轩眼神平淡的扫了一圈跪在地上的众人,缓缓的站起了身,施施然道:“这还用说么。他们不是号称十万大军么?如今被我们击退了那么多,想必人数已是大减,我料定他们现在的人数不超过六万人数,而且叶城被我们围困那么久,估计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吧,我们现在的人数虽说也是差不多,但是我们这回不用直面迎敌,直接智取便可。”

    “智取?”秦弘挑了挑眉,这峡谷是天然的,且可攻可守,叶城有这么一个天然屏障,这也是他们暂时没有攻进去的一个因素,不管是否要去智取什么的,这峡谷是必然要穿过去的。

    跟随着秦弘和楚轩俩人的将领亦是不少,约摸在十五人左右,现在看到他们在这个节骨眼也能谈笑风生,一时间心里倒是平静了下来,两人莫不是已经有了退敌之计?现在这样拖延时间,只是为了麻痹敌人还是想要给敌军一个措手不及呢?

    显然而者皆有,也可以说是皆无,楚轩缓缓的走到了模拟地区的沙盘前,其他众将领也是缓缓的从地上起身,跟着一起过去了,楚轩手指了指那道峡谷,“表哥你看,出了峡谷要到我们这边来,是否是要经过一个地形较为险恶的山地?且山地还有树林草丛沙丘作为掩蔽,你说我们要是在那里埋伏下一万士兵会如何?”

    秦弘定定的看着那里,脑海中一直在思索着,而后皱了皱眉道:“若是我的话,那么一定会在左边突围,因为左边是陆地,右边是水边,走水路逃离显然不是好主意,他们若是被埋伏,肯定会从左边离开。”

    他的想法也得到了其他人的赞许,“是啊楚将军,这是必然的,若是换做是我们,亦是会从陆地突围。”

    “就是,这选择,傻子也会啊。”

    听到他们的回答,楚轩未动怒,只是微微一笑,道:“若是我,一定会从水路离开。”

    众人惊讶,就连秦弘也是微微皱眉道:“为何你那么肯定呢?”这若是遭人埋伏,水路开船双方若是都有船,厮杀起来弱的一方那就真的是必死无疑了,若是从陆地逃离,那说不定还有逃生的机会。

    楚轩不厌其烦的继续说道:“兵不厌诈,他们就是想要麻痹你们,一万人马走水路肯定是要时间的,所以你们肯定是不会采纳,都会偏向陆地,所以他们就会抓住这点,直接走水路,且叶城在东南方向,难道你们没有发现么,这两天刮的正是东南风,若是他们走水路,岂不是比陆路要快了近一半不止的速度?且我们还不好射箭,水路上他们自然是会保护好船只的安全。”

    听了他的解析,众人恍然大悟。越想他的分析约为可靠,秦红沉吟了一会儿,走到了帅桌前,开始发号施令道:“成将军,你和刘将军各率领七千五百名士兵在山地沙丘处埋伏,刘将军在左侧埋伏,为防他们也有从左翼突围的,高将军,你则是带领一万人马在右侧伏击,一定要把他们一网打尽,而后你们也可以形成一个包围圈,让他们无法从你们包围圈里逃脱出去,这样他们就成了瓮中之鳖,任我们宰割了。”

    得到命令的将军们,一个个领着令牌走出了帅帐,心里热血澎湃不已,说不定叶城即将要被他们给拿下了。

    将军们都离开了,仅剩下了七个秦弘极为信任的将领和楚轩没有出去,“表弟,说吧,你是不是还有别的想法?”

    楚轩轻轻一笑,道:“果然瞒不过表哥的眼,表哥认为敌军一万人马来阻击我们有何用?”

    秦弘和那七人皱着眉想了一下,其中一人大惊道:“楚将军,您是说这一万人马只是敌军的幌子?”

    幌子?这两个词在秦弘脑海里无数倍放大,而后浑身一震道:“表弟,你说他们只是在调虎离山?想我们把人派出去了,然后他们来攻打我们阵营?”

    楚轩呷了一口茶,道:“非也非也,他们被围困了那么久,早已经是精疲力尽,哪里会再和我们熬呢?依我看,他们只是想要把我们的注意力吸引过去,然后供他们做些什么手脚。”

    他说的再清楚不过了,秦弘自然是知道了什么意思,当即沉声道:“偷运粮草。该死我竟然没有想到。”秦弘一脸懊悔,而后才有些后怕的看着楚轩道:“表弟,还好有你,你果然是我的智囊啊。”

    楚轩白了他一眼,道:“昨日我去看了一下地形,在峡谷将近一里地处发现了一条小道,若是今天我们的注意力都放在那一万人马上的话,他们正好从小道把粮草运输过去。”

    “嘭……”帅桌上的东西被秦弘拍的都震了震,秦弘颇为恼怒道:“这些人真卑鄙。”

    “嗤,表哥,你想的太幼稚了,沙场上刀枪无眼,且人家都说沙场无父子,这些计谋又怎么算得上是卑鄙呢,再说了,他们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今天我就带三千人马去埋伏在那,把粮草劫过来,这样也能缓一缓我们的燃眉之急。”

    秦弘大笑,“哈哈,好,你带着他们三个去,我就在这里等你们的好消息了。”好在有楚轩,否则他还真的是想不了那么周全。

    楚轩点了点头,拿着令牌便走出了营帐,跟在他身后的三人都是一脸崇拜的看着他,四人悄无声息的带走了三千兵马埋伏在了那边。

    ------题外话------

    嗷呜,五千五百字,奴家已经在准备爆发状态中了,祈求上天让伦家老爸老妈表吵我,嗷呜!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