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344.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06章 借酒浇愁

第206章 借酒浇愁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时光荏苒流逝,莫云天去任上也已经是三个月有余,虽说每隔几天就有一封家书送到,但是儿行千里母担忧,林氏不可谓不担心,更何况如今已经是深秋,青云镇早已经是秋衣上身了,偶尔林氏闲下来便会想着莫云天夫妇俩人是否穿的好,吃的好等等问题,虽然众人都笑她太过担忧了,但是心里却也是略带丝丝缕缕的牵挂。

    筱筱推开了窗户望着外面的情景,眼中一片欣慰,如今田里有养鱼,虽说不如水塘里养的好,但是也不差,且山上的树木也已经成活,今年未结果,但是看它们粗壮的枝条,也知道果树是健康的,想必明年是一个丰收的好年。

    吱呀——

    门被人推开了,筱筱闻声望去,见是莫瑶瑶和莫婷婷,笑问道:“平日里你们二人不是做针线活就是做家务,都没见你们来找我,怎么今天出奇的来寻我了呢?”

    莫瑶瑶嗔怪的看了她一眼,“你当我们媳来你这里啊,还不是有人的书信到了,不然我才懒得过来呢。”

    “就是啊,我起先也不想来的,但是大堂姐拖我来,我那是不得不来,不过嘛,这楚公子也是了,这么久没有来看我们家某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美人在侧忘了我们家某人了呢。”莫婷婷笑着打趣道。

    筱筱对于她们俩的打趣面不改色的,没办法,谁让来送书信的经常是她们俩呢,已经习惯了,勾起一抹甜甜的笑容道:“大姐,和二堂姐就那么喜欢打趣人家么?不过好像郭大哥也很少来了吧?”

    原本是打趣别人,没有想到反倒遭人家打趣,莫瑶瑶红了脸瞪着筱筱,“你再说,我便不理你了,下次你的信我都直接给丢到河里去,不给你看了,然后再给楚公子捎信一封,让他别再寄过来了,免得我老是遭你挤兑。”

    筱筱抿嘴一笑,而后伸手接过了书信,看着信封上熟悉的字体,心里莫名的安宁了下来,嘴角不自觉的勾了勾,不知道这厮又在信中写了什么,上次写的什么相思之情让她羞了好久,不知道他现在又写了什么,也不知道他现在过的好不好。

    莫婷婷一直在盯着筱筱的举动,见她已经是神游天外了,不禁推了推莫瑶瑶,笑道:“大姐,你看,我们家某人的心啊,早已经飞到天外去了,我看我们还是别在这里打扰她的好。”

    “嗯,你说的没错,我们在这里啊说不定会碍着某人的眼。”莫瑶瑶说完便拉着莫婷婷离开了。而筱筱也并未挽留,谁让这二人每次送书信都会说这话呢。

    二人离开了后,筱筱把门关上,这才缓缓的拆开了信封,拿出里面的信,细细的读了起来,这回楚轩倒是没有写什么情意绵绵的话,讲的便是在征战途中的所见所闻,以及沿路的风景特俗,最末一句看的筱筱有些面红心跳不已,不过半晌便恢复了之前的神色,只是嘴角一直有一抹欣喜的笑容。

    看完信后,筱筱急冲冲的走到自己的书桌后,研好墨,笔蘸了蘸墨,可是在笔接触到宣纸的那一刻,咻的停顿了下来,她应该写什么呢?这段时间她过的如何?还是诉说她这段时间的感受?唔,好像没什么可写的。

    泄气的把笔放回了笔架上,忽然间发现,她真的没有什么好写的,唉……,轻声长叹,失神的走出了房间,与其在家里拘着,还不如出去看看。

    秋天是收获之季,现在正好是收割稻子的季节,现在村里人养鱼的拽不少,除了几家与筱筱家有恩怨的以外,其他的都已经养起了鱼,有的人还在筱筱家打起来短工。

    金黄的稻穗垂头挂着,颗粒尤其的饱满,看着就喜庆,筱筱不知不觉的便走到了水田边,看着这一幕,心里也开朗了不少,既然她写不出来,倒不如把这副场景画下来不是更好么?反正她二哥有画画用的调料,她先画一个素描出来,然后再上相对应的颜色就可以了。

    回到家里,拿了自制的画板和纸便再次出了门,爬到了自家承包的山头上,俯视着一片宁静的地方,心里略微有了些感觉,好吧,她前世没有学习过绘画,素描的话,只能是弄个大概的,现在她会的这些,还是莫云风教的。

    描描绘绘的倒也是让筱筱折腾出了个模样,而时辰也是日落西山了,微微笑了笑,拿着画好了图框的画便离开来这里,之后便是上色,到时候在家里涂色也是可以的。

    萧逸从一旁的小道出来,正好看到筱筱离去的背影,想要叫住她,可是那一声筱筱却终究是没有发出声音,他不知道要以什么样的姿态去面对她,虽然很多事与她并无干系,但是他娘总是会拐弯抹角的把事往她身上牵引,若是这回再出些什么事,估计他娘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走在路上,萧逸心里亦是苦涩,原本他离筱筱是很近的,可是现在离她越来越远,如今她家里,云天大哥已经成亲了,莫瑶瑶也已经定亲,定亲的对象是他的好兄弟郭宁,下一个不是莫云风便是筱筱,不过看来,筱筱的可能性会大些。

    失神的回到了家门口,看着如今已经是高墙大院的家,心里有种陌生感,以前家里只是一个砖瓦小院,可是随着这几年他父亲的生意越做越大,倒也成了一个富庶之家,在村里也是排的上名号的。可是现在的高墙大院,青瓦白墙隔断了一切,包括他的一切想法,这让他有种想要逃离这个家的想法。

    吱呀……大门犹如许久未开启一样的打开了,开门声惊醒了在神游的萧逸,一想到已经回到家里了,未免让徐氏再把事情牵扯到筱筱身上,连忙便收起了失神落魄的神色,转而成了一幅平平淡淡的样子。不若楚轩温文如玉般的和煦,也不若莫云天冰霜冷峻般的冰冷,但是却是有着一种淡漠,把世人都隔离在另一个世界一样。

    徐氏听着下人的禀告说萧逸在门外没有进来,心里也不禁又怒又气,这是他的家,将来更是他的东西,为什么他就那么讨厌这里呢?

    禀告的下人战战兢兢的等待着徐氏的吩咐,不过心里却是在惊惧不已,生怕徐氏会来责罚他。

    许久之后,徐氏也无法气的起来了,生的儿子无用,她又能如何?徒然间生出了一股无力感,摆了摆手道:“行了,你们去把少爷带进来吧,外面风大。”

    她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萧逸一直不肯听她的,如今她家里也多了一两房小妾,虽然萧清远很少去她们几人房里,但是她也隐约可以知道,萧清远渐渐的离她越来越远了。

    难道儿子和夫君都要离她而去么?不,不行,她不能让他们离开她,他们永远都不能离开她……

    好几天过去了,筱筱才把自己的画给弄完,然后才把东西给弄好给寄出去了,虽然心里忐忑,但是还是有些隐隐的期待。

    从这里到楚轩那里少数得要快马加鞭半个月才能到,不知道这半个月在做什么,在这里无法能探听到战场上的一切事,她心里还真是有些担忧。

    不过显然她的担忧是多余了,只因为某人如今正在高城下俯视着战场,经过几个月来的征战厮杀,之前天朝被占领的城池已经回收了一大半,只剩下了一星池还未恢复,不过这星池是最难收复的,想要抢夺回来,还不知道要多久。且喜且忧的抚着城墙的墙壁,轻声长叹。

    秦弘外出巡逻看到他在那里,不禁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笑道:“你怎么在外面?你的伤还没好呢。”想到当初他的冲动害的楚轩中了敌方的箭,到现在都没有好,心里难免有些过意不去。

    楚轩嘴角有泻白,脸上带着病态的苍白没有一丝血色,让人不禁觉得他会羽化成仙而去,轻笑出声道:“表哥,我们来这里多久了?”

    闻言,秦弘眼神无目的的看着远方,双眼无焦距,之后淡淡一笑道:“好像快七八个月了吧,具体的日子我也记不清了。”

    “嗯,可不是,我现在好想奶奶,也不知道她如今好不好。”以往他去外地视察店铺也没有这般的想念楚老夫人,没有想到如今才来了几个月,思念便已经是如春日里的树木一样抽枝发芽茁壮成长了。

    秦弘看他略带些伤感,许是受他感染吧,脸上也多了一丝惆怅,轻叹道:“再过段时间我们就可以回去了,一定会回去的。”沙场无眼,若不是楚轩和他兄弟情深,一直帮衬着他,说不定他不会那么顺利的收复那么多的城池。

    想想这些时日的经历,恍如隔世,以往的他潇洒如风,人人都说他是纨绔子弟中的翘楚,当圣上让他做征战大元帅时,老臣们皆是反对不已,好在群臣中有圣上的人,对于他挂帅虽然不看好,奈何圣上主意已定,不可更改,他们也只得服从,这才让他当了这个大元帅,想想那个时候有多少人不看好他,想着他肯定是一个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做不得什么统领三军之帅,可是之后一个个捷报传了回去,不用想也知道,那群老家伙是有多么的吃惊,一想到他们因为吃惊而瞪大眼的样子,他就想笑,“表弟,你说等我们霖去,那些老家伙会不会把眼珠子掉下来?”

    楚轩轻笑道:“说不定不用等我们回去,现在他们就已经是眼珠子掉下来了,浪子回头金不换,更何况你这个纨绔中的翘楚都能做到一方元帅呢。”

    “哈哈……,说的好,表弟,我们有多久没有痛痛快快的喝过酒了?”秦弘笑问。

    “唔,很久了,久到我已经忘了,好像是前生的事了一般。”楚轩笑着摇头回道。

    秦弘一把揽过楚轩的肩,道:“走,我们去喝酒,今晚一定要痛痛快快的喝一场。”俩人虽说心情不一样,但是心里的思念和想法事一样的,既然如此,何不借酒浇浇愁呢。

    ------题外话------

    嗷呜,我错了,呜呜,昨晚11点下班,路上都没人了,迷糊一个女孩子打的从公司到家里,花了一个小时,半夜十二点到家,o(╯□╰)o,好晚了,呜呜,回家后累死了,倒头就睡,今天起的比较晚,亲们,更的少请见谅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