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558/2095354.html"}})();尊宝娱乐 >田园地主婆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15章 大结局

第215章 大结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ads_wz_txt;

    萧逸略带忧伤的回到了自己所住的萧府,这块地方和莫府差不多地段,但是价格确实相差甚远,只因为莫府所处的是最为热闹的地方,而他这边稍稍带些许的落寞。

    如今徐氏早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人了,自从萧逸当了官以后,她明里暗里的不知道在多少人面前炫耀过了,不过看多了莫家所出的大官小官们,众人也都已经是淡然了。所以每当徐氏看到他们这样的面容,就恨不得直接撕下他们的表情,不过也知道自己不能胡作非为,这才罢休了。

    “逸儿,你这是打哪来啊?”徐氏在几个丫鬟的跟随下缓缓的走到了萧逸跟前,脸上笑的跟朵花一样。

    萧逸面无表情的淡然道:“刚下朝回来,娘是否有事呢?无事的话,孩儿要去处理公事了。”不是他不想和徐氏亲,而是徐氏如今不知道为何,早已经变得市侩了起来。

    看着他如此的冷淡,徐氏眼中闪过一丝黯淡,而后又恢复成了原样,仍旧是轻言细语的问道:“逸儿,明日你沐休是吧,正好明天我请了金家大小姐和你表妹还有一些官家千金们来我们家呢,你可不能跑哦。”

    她的意思萧逸如何不明白,这些年这样的举动从来就没有少过,且他如今撑死也就是一个从三品的文官,如何能比得上别人呢,且他娘请来的官家千金中顶多是三皇子一党的,太子一党或是皇上的人是不会和他们有所联系的,尽管他不想和三皇子沾染,但是他娘不知道是走了什么运,随随便便一救就是救了重伤的三皇子,这样的干系他如何都是逃脱不掉的了。

    “娘,我知道了,明天若是无事的话,我不会出门的。”多少年来都是这么一句话,他是不出门,但是他会一直待在书房里,死拽都拽不出去的那种。

    徐氏无奈,但是也知道不能逼急了他,毕竟他如今不是孝子了,而是一个官员,他得要有自己的判断,当即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要不要吃些什么?我看这山楂糕不错,酸甜开胃。”

    “山楂糕?”萧逸略带些疑惑的看向了徐氏,他不曾记得京都有这样的吃食。

    徐氏微微一笑,柔声道:“可不是,当初的舒斋不是在我们青云镇才有么,如今啊,我可是在厩也看到了呢,且里面卖的东西和当初在青云镇的一样,仔细那么一问,嘿,巧了,还真是舒斋的分店呢,所以我就买了几种,一个是他们如今主打的什么桃花糕,梨花酥什么的,还有这个山楂糕也是,对了,还有一个是芙蓉糕呢。”

    他娘不知道这舒斋是谁的,但是他却是知道的,这舒斋可不就是筱筱当初开的店么?没有想到这才几年时间就开到了这里来了,看样子她现在一定是过的风生水起的。

    思绪飘到了远方,眼神毫无焦距的看向了别处,似是透过那个地方在看别人一样,徐氏伸手在他跟前挥了挥手,见他毫无反应,当即又用手推了推他,“逸儿,逸儿?你怎么了?”

    萧逸被她唤回了神,见她脸上满是疑惑,瞬间便回过了神,淡然道:“无事,我只是想起了小时候吃的东西了,娘,你刚刚说什么?”

    “我能说什么,我说的你又何时听进去了?”徐氏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娘,我还有公事没有处理好呢,我先走了。”萧逸说罢便抬脚离开了,不管如何,他也要争取,若是不争取,那么他便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就算有莫云天和莫云风二人阻挡又何如,他只要下定决心了,那么就要尽力去做到,否则他这一世也是枉活了。

    看着他快速离开的背影,徐氏轻声叹了口气,身边的丫鬟听到这声叹息,不禁好奇的问道:“夫人,少爷如今已是京官,虽说是从三品的官,但是也不低了,您无缘无故的叹什么气呢?”

    “我叹气的不是这个,而是这孩子吧,唉,冤孽啊冤孽,这世上好姑娘多的是,为什么就一定要死钻牛角尖呢,偏偏喜欢上了那一个。唉……”徐氏语气略带惆怅,眼中的担忧甚是分明。

    听到这话,丫鬟适时的闭上了嘴,有邪不能再问下去了,否则必定是会受到责罚的,她们只需要好好的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可以了。

    “行了,找个人把我今日买的山楂糕和芙蓉糕等点心一样挑几个送过去,免得逸儿处理公事时会饿到。”半晌后,徐氏的声音缓缓的在空中来回飘荡着。

    ——

    林间一处山洞里火光闪烁,莫云天沉着脸看着自己手中的信,火光在他脸上忽闪忽暗的也让他整个面容看起来更为冷峻了起来,半晌之后,他才把信捏成了一团,缓缓的闭上了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人,吃的已经弄好了,您先吃点吧,赶了一天的路想必您已经是极饿了吧。”闻书手中拿着烤好的野味递到了莫云天跟前,眼中含着深深的担忧。他们已经巡视了好几个地方了,有些当地官员还好,查出来也是清廉的,可是有些官员连他看了都生气,犹记得一个什么知府,他们才刚到那里,那知府及师爷就封上了十万两的白银,说是孝敬他们家公子的,当时他们家公子脸黑的跟那烧火的锅底一样黑。

    那知府和师爷当即便被他们家公子给绑了,随后不久便被卸职处斩了,查出来的资料显示,那知府到任才不足三年,果然是应了那句,三年清知府十万穴银啊,这些人不把老百姓当人,果然是禽兽不如。

    莫云天闻着烤野味身上散发的香气,当即也睁开了深不见底的黑眸,“嗯,你也去吃吧,对了,你和弟兄们也都找个安全避风的地方好好休息一晚吧,我没有什么好保护的,你们都得当心才是。”

    这一路上他出行都是极度安全的,谁敢对他动手?不过想来也不会有人这样做,毕竟他是代表了皇上出行的。

    “莫大人,这可不行,我们都去睡了,您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可如何是好?”一个眉间略带些杀气的男子一脸不赞同的说道。

    莫云天轻笑,“我能出什么事?云将军,您可是一个将军啊,让您来保护我,我倒是觉得有些受宠若惊,而且是不是有些大材小用了?”这个云将军倒是有趣,出自那护国大将军秦弘帐下,最是正气不过了,平日里就是他保护着皇上的安全。倒是没有想到如今是派他来保护自己。

    “哪能啊,整日里不是待在皇上身边要不就是待在军营里,那日子才单调呢,如今跟着莫大人出来,倒也算是游玩了,你看看我们走了那么多个地方,一有空您还带着我们到处逛逛,且好多地方风景都是那么的好,我还得多谢大人您呢,能带我们走那么多地方,看那么多的景色,吃那么多的美食呢。”云将军笑嘻嘻的冲着莫云天说道。

    莫云天脸上冷峻之色微微褪却了一些,淡笑道:“怎么能算是我的功劳呢,不过云将军,你还是别一口一个莫大人的叫我了,我也充其量就是一个跑腿的,你叫我名字吧,云天就可以了。”

    云将军略带些讶异,而后才哈哈笑道:“好吧,我叫你莫大人,我自己都别扭,那我就托大了,云天,你知道么,我们秦将军跟我说起过您呢,他说他认识您呢。还说你们算是老友了呢,他的那副象棋就是你们送的呢。”

    “呵呵,这些其实不算些什么,而且那个象棋,只不过是我妹妹钟爱玩而已,且这件事也是在六年前的事了,没有想到他还记得那么清楚。”是啊,六年了,如今自己也已经二十二岁了,及冠那年,自己可是收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面具,若不是那个送东西的兵士说还有封信时,说不定他就给扔了。

    那个面具是秦弘在第一次战役中斩杀了对方的首领,从那里给夺来的,算是他的第一件战利品,极度的具有意义,也是因为这封信,这个面具一直保存在他的储物箱里,这才没有被他给丢掉。

    “云天,我们秦将军说他最为快乐的记忆就是在青云镇,那里莫家人对他极好了,而且那里一直是山清水秀的,他也只是住了一点点时间,但是却足够让他这一辈子都回忆了,而且听说如今圣上喝的那个什么桑葚酒和葡萄酒就是从那里产的呢。真想去看看那里到底长什么样。”云将军一脸憧憬的看着远方,他的表情看的莫云天很想笑。

    “你真的想去那里?”莫云天挑了挑眉,嘴角含笑的看着他。

    云将军小鸡啄米般的点着头,“哪里有不想的,听说如今又出了新酒桃花酿和梨花醉,还有那个什么桃花糕和梨花酥,不过这糕点我倒是吃了,味道真的是好吃,不过这酒还没有喝过,现在正值是开春,又正好是桃花梨花盛开的季节,想必酒刚好酿出来,我是真的想喝。”

    一旁的闻书闻言嘴角抽了抽,这些东西他能不能说他们家夫人和老夫人一直托人带过来?而且他们家的“怪物”二小姐一直就在不断的研制开发新的吃食,一有好吃的,就送了过来,反正一年四季不断,就连冬天都能吃到自己大棚里种的西瓜,这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而且这桃花酿和梨花醉,是去年就出来了,不过今年才公布而已,他们早就喝腻了。

    “呵呵,既然如此,那云将军,我答应你,等我们回去了,或是我们要是到了皖临府,我一定让你喝道正宗的梨花醉和桃花酿,还有一些别的果酒,什么桑葚酒,杨梅酒,葡萄酒,桃子蜜饯之类的,你想吃就有,你看如何?”莫云天难得遇到一个心里那么纯良的一个人,如今的官场上各种各样的人辈出,交手久了,大家心里有哪些心计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现在看到这云将军心思简单,一根肠子通到底的直爽人,莫云天也难得的卸下了心中的防备,放开怀的和他谈论了起来。

    看他如此的好爽,这云将军再次的惊呆了,“莫大人,你可知道这些价值几何么?”不是他不信这莫云天可以请他,而是这莫云天一看就是一个清官,哪里会有银子买这么贵重的酒呢,若是以权压人这样的事,想必他也做不来,那这酒怎么喝?

    “几何?”莫云天也难得的逗弄起他来了,这些东西,他在京都的宅子里就有好几坛子呢,算些什么呢?

    “你可知道如今的桑葚酒和葡萄酒可是贡酒啊,一坛子不下千金啊,且那些个什么杨梅酒,桃花酿和梨花醉也是千百两一坛,你怎么可能都能让我喝到呢,这不得把你给和穷了呀?”云将军憨憨的挠了挠头,一脸的不解。

    莫云天轻笑不已,闻书亦是忍着笑肩膀一直在抖动着,待稳定了不少后才说道:“将军有所不知啊,我们家大人便是皖临府青云镇人氏,且这些个酒和糕点一类的,全是出自我们家二小姐之手,这卖酒和糕点的地方,都是我们莫家的店铺,有些店铺也是经过我们家二小姐亲自视察点评认证后才给他们货来出售的,您要是到我们青云镇了,那这些东西可不就是任您吃了?”

    云将军彻底的惊呆了,嘴长的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半晌后才赞叹道:“我滴个乖乖,莫大人,您这家财让我有性惊啊,没有想到您还是富家子弟,且还如此的温和,当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平日里他所认识的富家子弟们一个个都是脸上天上看,鼻孔对着你,你要是冒犯了他,不把你脱层皮就算好事的呢,哪里会像这莫云天这般谦虚呢?

    莫云天轻笑的摇了摇头,“我可不是什么富家子弟,我们莫家当初就是一个小小的商家,套用我二妹的话来说就是,当初怎么着也算的上是一个小地主级别的,不过现在在她的掌控下,显然这些已经不能算是小地主了。”

    事实上他们家现在有多少钱他也不知道,且有多少店铺或是分店,他也不清楚,反正最为赚钱的除了舒斋那便是他们的饭店,一个五层楼高的饭店,里面包间无数,每间包间格局不同,且寓意也是不同的,价格自然也是有所差别,本来开始他还以为赚不了多少钱,没有想到一开张,倒是有许多的过路商人们来预定包间,好几次都是爆满的情况。

    听到他这么说,云将军收拾好了自己的惊讶,又继续问道:“那我再问一个事,听说你们冬天还能种出西瓜?是不是?”

    莫云天点了点头,“这也是我二妹的主意,这丫头平日里最喜欢弄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了,而且每次都是运气极好的弄出来了,若是她身为男儿身,那绝对是国家栋梁啊,逝世的老爷子曾经对我家二妹用了这么一句话,若是她为男儿身,那么文能治国,武能安国啊。”

    “这不是跟神仙一样了?”云将军眼底带着一丝的崇拜和期待,他越发这样的说,他就越想看看这传说中的莫家二小姐长什么样。

    莫云天大笑,“哈哈,哪有你说的这样,她算是一个鬼灵精怪的小丫头,平日里不着调,哪里有个神仙样,若是真的是神仙,那顶多是个半吊子。”

    “哈哈……那也好啊,至少是个神仙……”

    于此同时,二人口中所说的半吊子神仙正在纠结中……

    “萱萱,你说我明天是穿紫色好看还是穿淡蓝色好看?”筱筱蹲在莫萱萱的床边,闪亮的大眼一直盯着床上的女孩。

    萱萱瞟了她一眼,双眼微微下阖,打了个哈欠道:“都一样,你穿哪个都好看。”有什么好纠结的嘛,不就是参加四堂哥的婚礼么,当初婷婷姐嫁人时也没有见她二姐那么紧张,怎么这四堂哥成亲,她反而重视起来了呢?

    “你说了和没说一个样,真是的,不就问问你么,有必要么?”筱筱蹙眉,这死丫头,现在越来越嚣张了,连她都制不住她了。

    萱萱倒是再想说几句,不过在看到某人的残暴手段后就停了下来,略微假笑道:“嗯,我还是觉得你穿淡蓝色好看,飘逸如仙,估计到时候很多人都会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了。”

    她说的还真是没有错,如今来莫家提亲的人也是不在少数,不过莫萱萱如今也差不多十二三岁了,也有人上门提亲了,每当有人想给莫萱萱提亲,总是不经意的被林氏他们给挡了回去。

    不是他们不急,而是某人每次听到有人提亲这样的字眼时就炸毛了,所以这些字在萱萱耳边提都不能提。

    筱筱瞪了她一眼,“你早说不就得了,磨叽那么多,真不知道你在哪里雪来的怪毛病,行了,那么晚了,我先走了,明天还得去参加婚礼呢,也不知道这新娘子长的怎么样。”

    这莫云远的妻子听说是他们二人在庙会时一见钟情的结果,初次相见是女子回首嫣然一笑晃了莫云远的眼,再次相见便是女子和家人走散,在寻找中差点被人给推到,幸而被莫云远扶住的时候,这一见听说好像都心跳加速,不过筱筱在听的时候插了一句狗血,被众人骂了之后便销声不语了。

    三见便是上门提亲时见面的,且听说刘氏对这个媳妇很是满意,虽说是出身商家,不是什么官家小姐,但是也是知书达理,温柔娴淑的,和她那个大嫂有的一拼,不过就是不知道她四堂哥会不会像她大哥一样对嫂子呢。

    次日筱筱他们在天蒙蒙亮时便出发去了莫云远那里,幸好如今路是修好的,所以从青云镇到莫云远的知府府邸也就才两个时辰左右,筱筱当日是一袭淡蓝色水衫长裙,挽着一个垂云髻,紧紧只用了一支淡蓝色的宝玉簪子束住,淡然的气质彰显无疑。

    一日的忙碌让众人都快累趴下了,在送走最后一个来宾后,大家这才一个个软趴趴的坐在那里休息,至于莫云远和新娘子早早的便进入了洞房,而筱筱他们可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闹洞房了。

    “大嫂,这回可真是麻烦你们了。”刘氏略带些歉意的看了看林氏,又看了看忙到在打瞌睡的筱筱几人,眼里的愧意又深了几许。

    林氏揉了揉自己的肩,笑了笑道:“无事,这不是正常的么?要知道当初云天和瑶瑶的婚事也是你们帮的忙,我现在帮你们不是应该的么?一家人说这些干嘛是吧?”

    “就是啊婶婶,我们都是一家人。”不知何时,筱筱已经从软趴趴的情况恢复了过来,笑吟吟的正看着刘氏,“婶婶,你今天也忙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我们大家也早点睡吧,别明天新娘子敬茶我们都是一脸疲惫像可不好。”

    “就是,说的是,大嫂三嫂我们早点休息吧,说实话我现在帮你们操持着这些事,将来澈儿成亲我也可以轻而易举的就做好了,将来也不至于手忙脚乱。”这些年,田氏的日子可是顺风顺水,除了小云澈的事让她较为操心外,其他的事通常都是不用她来操心的。基本上莫老四直接就给处理了,偶尔一些后院的事才会让田氏处理。如今倒是养的她面色红润更显年轻了。

    闻言,林氏和刘氏都不禁笑了起来,“弟妹,你这话可说错了哦,到时候云澈成亲,估计你要忙的事很多呢,要担心这个,要担心那个,还得操持着各种大小事宜,可有的忙了。”

    田氏听着她们的话,不禁咋舌不已,“这里面果然是门道众多啊,将来怕是要仰仗两位嫂子了。”

    “你们妯娌三个相亲相爱的比什么话都管用,我看着心里甚是欣慰啊。”王氏由筱筱搀扶着走到了三人身旁,脸上笑意尤为的深许,这些年她遇到的尽是喜事,接下来要办的估计就是筱筱的婚事了。

    林氏笑说道:“可不是这个理么,得了,已经很晚了,我们大家都去睡吧。”

    言罢,众人说说笑笑的便离开了厅堂,往给她们准备的房间走去。

    休息了一晚后,精神果然是好了许多,至少不会看起来那么的疲惫了,一大早筱筱几人就准备好了,众人陪着王氏几人坐在了厅堂里,宛若当初任妙月进门时一样,不过不一样的也有,少了严肃的莫老爷子,一切看起来似乎有些美中不足。

    新娘子长的虽然不弱任妙月那么的美艳,但是却也有自己的韵味,温柔如水一般,也难怪莫云远会喜欢上她,这似乎是一种定理一样。

    “奶奶,请喝茶。”软软糯糯的声音传入了众人耳中,倒也是十分的舒服。

    王氏笑的宛若脸上开了花一样,连连笑道:“嗯嗯,好,乖啊,来,这个是给你的。”一个大红纸包着的自然是一个新婚的红包了,不过也有着她自己给每个新进门的媳妇们特意定制的手镯一个,翠玉的颜色更是映着她的肌肤雪白。

    给王氏敬完了茶便转向了莫老三夫妇,说实话,他们二人等着一杯茶可是等了好多年了,这回终于是如愿了。

    “爹,儿媳颜茹给您敬茶了。”新媳妇脸上一直是笑吟吟的,不过细看之下还是可以看出她有些紧张和心怯。

    莫老三亦是憨憨一笑道:“没事,快起来快起来。”喝完茶,亦是把自己准备的东西交到了她手中,同时沉声对着莫云远说道:“远儿,日后你可得好好待你媳妇,否则我定不饶你。”

    莫云远嘴角微微一扬,之后定定的看着颜茹道:“爹,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待她的。”

    “那就好,日后啊就看你们的了,我和你娘是老了,将来可得靠你们兄弟俩了。”莫老三无不感慨的说道。

    刘氏睨了他一眼,似是不待见他说这邪,“行了你,说这些干嘛,凭白的给孩子们增添压力,没事,茹儿起来吧,你这名字和我们那个小外孙女一个样,小名也是叫茹儿,哈哈。”

    颜茹似是有些害羞的脸微红了起来,而后在身边嬷嬷的提点下冲着刘氏跪了下去,轻声道:“娘,您请喝茶。”

    刘氏满脸笑意的虚扶了一下她,而后才伸手接过她递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口放到一旁,褪下了手上的另一个玛瑙镯子,道:“来,这是我给你的见面礼,别嫌寒酸,这可是我拿的出手的东西了,哈哈。”

    颜茹绯红的脸再次加深了红度,“多谢娘亲。”

    “嗨,借你祖母一句话,我们家不兴这个,哈哈。”刘氏一向爽朗,如今人逢喜事精神爽,脸上的笑容也是格外的明亮。

    接下来的时间里,筱筱她们熟稔的介绍着自己,然后一直在热络着气氛,渐渐的新媳妇颜茹也没有那么紧张了,算算如今她还是一个知府夫人呢,不过显然她自己还不大适应就是了。

    ——

    时光荏苒,很快的便到了楚家和莫家相约好来上门提亲的日子了,这天的天气彷佛是格外的好,湛蓝的天空中偶尔飘着几朵棉花装的白云,尤为的美妙。

    “二姐,二姐,来了呢,来了,提亲的人来了。”莫萱萱急冲冲的从外面跑到了筱筱的房间里高声嚷着,说实话这一天她还盼了很久呢。小时候她就在等着楚轩把她这恶魔般的二姐娶回家呢。

    “来了就来了呗,有什么好着急的。”筱筱脸上微微泛着粉红,说实话,其实她心里也是格外的紧张的。不过在莫萱萱跟前,她还是不想泄露自己的情绪。

    莫萱萱定定的看着她,而后才说道:“切,你就装吧,不过今天二姐夫可是十分的酷呢,往日里他都是身着白衣,今天好像穿了一件黑色的衣服,金线勾边的呢,倒是让他有股说不出的魅力。”

    筱筱白了她一眼,“你就是喜欢胡说八道,我又不是不知道。”

    莫萱萱嘻嘻一笑,而后才说道:“反正就是酷毙了,你爱去不去,反正我是要出去看看的。”说完便如一阵风一样的跑了出去。

    筱筱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而后闪亮的的闪过了一丝深幽,整理好了自己之后,便携带着知画离开了房间,前往正厅过去。

    此时的正厅里一片寂静,只因为来提亲的不止是楚轩,还有一人,那就是萧逸。今日他是身着官服而来,显得似是有些以权压人的感觉。

    楚轩和萧逸俩人冷眼对视,空气中火药味十足,二人皆是唇紧抿,死死的看着对方,而众人也不敢说些别的话,生怕成了这事件的导火线。

    “那个……”莫胜明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的难做,两个都是无法得罪的人,这让他有些头大了。

    楚轩淡淡的一笑道:“萧大人今日前来所谓何事啊?”

    看着姿容比以前更为俊逸的楚轩,萧逸心里彷佛燃起了一簇熊熊烈火,想要把他所有的理智都要吞噬了一样,冷声道:“提亲。”

    “提亲?”楚轩讶异的挑眉问道,他不是不知道萧逸是来向筱筱提亲的,但是他从不认为萧逸会是他的对手。“萧大人是想要迎娶莫家三小姐还是四小姐啊?”

    萧逸被他这么一噎,顿时有些恼怒了,不过几年所学到的东西里,忍让是当属第一的,当即勾了勾唇笑道:“楚公子说错了,本官是来向莫家二小姐也就是莫筱筱提亲的,莫家二小姐貌若天仙,知书达理,实乃是当家主母之必选。”

    虽然不把他当对手,但是楚轩听着他这话,照样有些生气,眼中闪过一丝冷芒,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道:“怕是要让萧大人失望了,筱筱已经是本公子的未婚妻了。”

    看着俩人火药味十足,其他人都不敢插话,但是二人说的话,他们还是听的懂的,所以在楚轩说筱筱说他未婚妻时,王氏和林氏等人皆是点头不止。

    别说莫家和萧家有恩怨,就是没有恩怨,冲着萧逸现在的态度,他们也不能把筱筱嫁过去,这萧逸和小时候完全就是两个样,哪里还有小时候的憨厚。

    “哦?是么?”萧逸心中微微一痛,但是一想到自己手上的东西,瞬间眼神燃起了斗志,犀利的射向了楚轩,“楚公子似乎忘了筱筱还未答应你呢,而且,本官这里有圣上的赐婚圣旨,楚公子如何能说筱筱是你的未婚妻呢?”

    他的话犹如深水炸弹一般,将人炸的是外焦里嫩,而楚轩亦是震惊不止,没有想到他居然能说动圣上来赐婚,这倒是他的失策了。

    “赐婚?我不信。”楚轩震惊过后立即恢复了冷静,现在这萧逸属三皇子一党,也是如今圣上最为忌惮和恼怒的一党,圣上是不可能为他赐婚的。

    萧逸眼神微沉,“哼,不信?莫非是想要本官请出圣旨,尔等才信么?”罢了,就算筱筱日后怨他也好,怪他也罢,他现在只想疯狂的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下去。

    他不是不知道这圣旨是假的,但是也宁愿去搏一回,这圣旨是他母亲给他的,虽然不知道怎么来的,但是一看就知道这圣旨是假的,只因为上面的掌印不是玉玺。“

    ”既然你说有圣旨,那么就请萧大人把圣旨拿出来可好,免得我和我未婚夫都不信。“清冷的声音带着丝丝的凉气从楼上传了下来,筱筱眼神深幽的看着萧逸,心里无比感叹,没有想到当初的萧逸,会变成现在这样。

    听到筱筱亲口说楚轩是她未婚夫,萧逸心中只觉得酸痛的厉害,彷佛要喘不过气来一样,嘴角僵硬的扯了扯,冲着筱筱笑了笑,”筱筱,这圣旨不是什么人都能看到的。“说这话时,他眼神瞟了一眼楚轩。

    筱筱如今对他很是失望,又怎么会理会他的意思呢,微微的看了一眼楚轩,而后才道:”这有何妨,当初圣上身边的公公亲自来传旨时,大家都在,大家都看到了,难道你拿过来的圣旨会不一样?哦对了,我们家现在得到的圣旨还在莫家祠堂里供着呢,要不我拿来给你看看?“

    圣旨?!她不是没有,只不过这萧逸居然拿圣旨来威胁她,这让她十分恼火,否则她也不会从楼上下来了,要知道她可是听了好一会儿了。

    萧逸张了张嘴,半晌未说话,只是微微叹了口气,眼神中带着一丝的悲伤,”筱筱,你是真的喜欢他么?“

    ”不,我爱他。“三个筱筱认为自己从不会说出口的字就这么轻易的说了出来,这让她自己心中有些诧异。

    听到她的回答,尽管萧逸心中很是苦涩,但是也不得不说自己败了,败得一塌糊涂,微微的看了看外面的天,而后才道:”罢了,我认输了,从今往后,我就做你们的朋友吧,也希望你们能接受我。“

    他来的快,认输的也快,让人真的是觉得他是来找茬的,不过楚轩和筱筱是经历过风雨的人,自然清楚这话的分量,当即便笑道:”好啊,到时候我们成亲,也希望你能来。“

    ”呵呵,一定到,而且我还会奉上一份大礼给你们。“萧逸笑的很轻松,但是心中却是十分的悲凉,或许他应该出去走走,说不定他真的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呢。

    看着这一出闹剧就此落幕,看好戏的人也算是从心惊胆战中回过了神,而林氏几人也是飞快的给筱筱和楚轩二人过定之类的,之后又敲定了成亲的日子,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

    ”你们给我快点,这新郎官马上就要来了,你们怎么还没有收拾好啊?“

    ”怎么回事啊,这红盖头呢,还有那个耳环在哪呢?“

    ”哎,知画姐姐,不好了,这新郎官已经到村口了,正往这边赶呢。“

    筱筱房间里一片凌乱,众丫鬟们一个个手忙脚乱的,就连经验颇为丰富的喜娘们也是如此,只因为一早起来,许多事都是在凌乱中度过的。

    而坐在梳妆台前的某人正在昏昏欲睡中,看着她们给自己化妆等等,不过镜子中的那个小妞好像还不错,唔,长的挺标致的……等等,怎么那么像自己呢?

    原本还在梦中的某人瞬间被惊醒了,瞪大眼睛看着镜中的那人,彷佛不敢相信那是自己,”这,这是我?“

    一旁在帮她梳妆的知画闻言,顿时便笑了,”二小姐,可不就是您么,您今天可真是漂亮呢。“

    这话她倒是没有说错,若说美人的话,莫家姐妹个个都是实打实的漂亮,且今日筱筱大婚,来的人可真是多的很,而且楚轩的身份也在一个对月前曝光了。

    上个月两人刚定亲没有多久,三皇子就在预谋着要夺位,只因为他如今一味的受到了皇帝的排挤,当今圣上是他的亲生父亲,但是却如此的嫌弃他,想必他也是十分的心凉吧,所以才会夺位,不过这个消息被萧逸知道了,也就告诉了楚轩和圣上还有莫家兄弟俩,几人里应外合的哄骗着,把三皇子引到了自己的陷阱里,就这样,三皇子的计谋最终胎死腹中,而楚轩的身份这才曝光的。

    那三皇子的生母也已经被圣上赐死了,其党羽亲近者被仗杀了,略微疏远着都已经是被贬了,有的是直接被撤了官职贬为庶人了。

    而筱筱他们也已经是婚期近了,如今筱筱一跃成为了将军夫人,村里十里八乡的人,无一不是在羡慕之中。

    ”知画姐姐,来了,来了……“一个小丫鬟气喘吁吁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筱筱的贴身丫鬟知画手微微一抖,惊叫道:”已经到了?“

    ”是的,知画姐姐,夫人让我来问问二小姐是否已经准备好了呢。“

    知画咬了咬唇,脸上纠结一片,这还有好多东西没有找到呢,哪里好了。”你去看看,他们到底什么时候能到……“

    ”是,知画姐姐。“小丫鬟得了令,立即便跑了出去。

    ”终于找到了,知画姐姐,这盖头已经找到了。“

    ”耳环也找到了。“另外两个在找东西的总算是把东西找到了,知画几人连忙给她上好了妆,而后再次确认好后,这才放心的让林氏进来了。

    林氏几人进屋后,未语便先流泪了,而后相视破泣而笑,”罢了,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日后你可得相夫教子,要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

    一系列的话说完后,便由林氏给盖上了盖头,然后才让人给搀扶着走了出去,接下来便是拜别父母,这个环节,筱筱真的不想经历,只因为心里酸涩不已。

    之后一路的吹吹打打,总算是把筱筱送到了楚家,二人拜完天地后,便入了洞房,楚轩掀开了盖头后,眼中含笑的凝视着筱筱,深情一片。

    筱筱被他看的有些脸红,当即瞪了他一眼,而后又别过头去,心里还是颇为恼怒的,这都什么事嘛,这稀里糊涂就嫁人了,唉,她还想要再过些年嫁人呢。

    楚轩缓缓的走上前,把筱筱拥在了怀里,柔声道:”我总算是把你娶回来了,我的筱筱,你只能是我的。“

    听着他的话,筱筱亦是双手环住他的腰身,”谢谢你。“这么多年里,你待我始终如一,从很早以前,你就开始护着我,从六岁起你便在我身边,如今已经十年了,这十年里,你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谢谢您为我所做的一切。

    像是听到了她的心声一样,楚轩只是淡淡的笑道:”不用说谢,这些都是应该的,谁让你早就是我的人了呢。“

    ”去你的,我才不是你的呢。“

    ”嗯?难道你还想嫁给别人不成?“楚轩微微沉声道,深幽漆黑的眸子紧锁住了筱筱的身影,让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筱筱头摇的和拨浪鼓一般,”不想,我嫁你一个就够了,呵呵……“乖乖,这么凶,谁敢在你面前说实话。

    看着她许久,楚轩先是表情十分的凝重,而后嘴角挂起了一抹坏笑,一把抱起了筱筱走向了床边,道:”既然如此,我看我还是把你先吃了再说,免得到时候夜长梦多。“

    ”混蛋,你不能这样……“

    之后嘛,便是某女被楚轩给”生吞活剥“了,至于外面在听墙角的人,一切都已经被里面热情如火的两人给忽视个彻底了。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辈子或许我们会错过许多人,但是总是会有那么一个人,在不远处等着你,当你找到他(她)时,那么你的人生才算是完整的,而楚轩和筱筱他们的故事和经历,之后是会有很多很多……

    《本文完》

    ------题外话------

    亲们,这本书历时半年左右,谢谢你们给我的支持与鼓励,虽然你们很少说话和冒泡,但是我知道你们还在支持我,不管我是否有写好,你们一直都在,这些我都是知道的,虽然这结局有些仓促,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因为这段时间一直没有时间来码字,在老家后,每天更是事不断,本来大结局是要早几天上传的,可是郁闷的是每天忙个不停,这才耽误了,对此我实在是很抱歉,相信我,以后的文,绝对不会是这样了,在此呢,也祝大家,除夕快乐,在新的一年里能事事顺遂,万事如此,谢谢大家!

    本院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