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5/5151/2895019.html"}})();尊宝娱乐 >娘子的秘密 / 最新章节列表 > 《娘子的秘密》 第10章(2)

《娘子的秘密》 第10章(2)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连水瑶瞪着墨青云。你这是干什么?

    墨青云沈下脸色,缓缓走向她,身上散发着令人胆寒的威严,让她不自觉地心中一寒,被他的气势给逼退了几步。

    你想做什么?她冷静地问。

    墨青云锐利的眸中含着隐怒。你答应过严爷,不插手的。

    他的话、他的眼神,都让她倍受威胁和狼狈,她明白墨青云话中的意思,她曾答应过严霸天,不会再去刺杀田广廷或是他的手下,因为这么做只会坏事,虽然今日发生的事与她无关,墨青云误会她了,但她不想跟他解释,就算要解释,也是对严霸天。

    我的事,你管不着。她冷道。

    厉眸迸出精芒,大掌蓦地箝制住她的手腕。错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许下的承诺,就该遵守!

    他很生气,气她骗了他,更气她自己亲身犯险,他们一直在秘密渗透田广廷的党羽,取得田广廷党羽的信任,要知道这事只要露出马脚,到时候不但害了她这条小命,严重的话,可能让他们这么多年来精心策划的计谋全部功亏一篑,连累上百条的性命,叫他怎能不气她的莽撞。

    要搞垮田广廷,并非一日可成,只能等,绝不能打草惊蛇。

    你、你放手!她的手腕被他握得好疼,挣脱不开。

    说!你为什么失信!他的样子好吓人,分明就已经对她定了罪,她更不想解释,何况他凭什么?

    就算要质问我,也是由你的主子严霸天来审问我,你弄得我好疼,快放手!她奋力想甩开,额头冒着冷汗,觉得自己的手腕快被他握断了。

    忽地剑芒一闪,杀气冲向墨青云,在千钧一发之际,墨青云闪开这打横冲出来的突袭,拔出腰问的大刀,挡架对方凌厉的剑势。

    墨青云瞪着这个从佛像后跳出来的男子,锐利的目光打量对方,龀人外型粗犷豪迈,身着蒙古衣着,正是那名刺杀田广廷的刺客,他手拿黑剑,护在水瑶身前,看得出两人交情匪浅。

    来者何人?墨青云冷冷的问,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气息。

    巴图亦是怒火腾腾,喝骂道:田广廷的走狗,不配知道我的名字,纳命来!

    不!连水瑶忙要阻止,但已来不及,转瞬间,两人已经川剑相交,打了起来。

    这两人皆是一等一的好手,武功不相上下,巴图适才不敌众各竹蔗,八能拚命逃,现在官差走了,认定这是斩杀此人的机会,意图以命拚搏。

    李慕白等人见状,也想助大哥一臂之力,却被连水瑶急急阻止。

    别伤他,他是我义兄!

    李慕白、巫群玉和向不语一愣,意外的看着她,然后再看向那个蒙古人,心中恍然大悟,原来是嫂子的义兄,难怪要刺杀田广廷。

    老三巫群玉肃然道:夫人,你该明白咱们的计划,怎能让他去刺杀田广廷?

    我也是刚才才知道这件事的,都怪我,我没有早点告诉他,才会让他贸然行事,你们快阻止他们,要是出人命就糟了。她哀求着,焦急得不得了。

    李慕白儒雅一笑。放心吧,墨总管不会伤他,只是在气头上罢了。他们看得出来,大哥生气,是以为嫂子失信于他,而瞧见有另一个雄赳赳气昂昂的男子如此护卫嫂子,怕是吃醋了。

    连水瑶可不像他们看得那么轻松,那两人明明在厮杀个你死我活,如同两只野兽在拚搏,刀剑无眼,稍一不慎,砍断了胳臂,或是斩下一条腿怎么办?

    你们快住手!墨青云!巴图大哥!大家都是自己人,别打了!她喊着,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流下来,由于太过焦虑紧张,忽然感到一阵晕眩,身子也摇摇欲坠的站不稳。

    向不语立即伸手扶住她,李慕白和巫群玉也察觉到她的不对劲。

    夫人?连水瑶觉得全身泛冷,胃中翻绞,感到自己很想吐。

    这时候门被推开,外头的青荷急急跑进来,因为她听到里头传来的刀剑交击声,担心夫人的安危,顾不得夫人的交代,只好将夫人的秘密告诉了五总管,老五岳子谦一听,吓得脸色泛白,立即放她进入,人也一块儿奔进来。

    一见到夫人苍白的脸色,青荷吓得大声呼喊。你们别打了!夫人有身孕了,禁不起刺激呀!

    原本打得正激烈的墨青云和巴图,猛然一震,停止了交手,墨青云飞也似的冲到水瑶身边,将她揽抱入怀。

    水瑶——你有了?这——这是真的吗!他震撼不已,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在惊喜交加中,一时忘了自己的身分,紧紧的抱住她。

    连水瑶因为一时晕眩,没注意到自己被墨青云抱着,待她回过神来,脑筋也变得比较清醒时,发现自己竟然在墨青云的怀中,大惊失色之下,愤然甩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毫不留情,声音清脆,听得出力道很重,重到墨青云呆掉了,其他四位义弟也傻眼了。

    该死的登徒子!你抱着我干什么!快放开!连水瑶气得脸红脖子粗,这个可恨的墨青云,竟敢当众轻薄她,简直不要命了!

    四周霎时安静无声,大伙儿呆愕地望着两人,不一会儿,四位总管有的用手捣着嘴,有的把脸转开,全部强忍着笑,因为他们的大哥不但被大嫂当成了登徒子,还重重赏了一巴掌,真是太惨了。

    不会吧大哥,你还没告诉她吗?老五不可思议的憋笑着说。

    我看你还是告诉她实话吧。老二摇摇头,很同意他脸上的那个红掌印。

    你告诉她,省得大家还得这么辛苦的憋着。老三已经笑得弯腰了。

    憋不住的老五,直接躲到外边去笑,还顺带把青荷拉出去,好让大哥向嫂子招供。

    告诉我什么?连水瑶莫名其妙的瞪着大伙儿,完全不明白他们在笑什么,看到墨青云轻薄她,不来救她就算了,居然还在一旁看笑话,连一旁的巴图也好奇地看着这一幕。

    在听到水瑶说他们是自己人时,他心中已经有底了,猜出水瑶曾透露有人也要对付田广廷.说的应该就是这些人。

    墨青云心中一团火早被她有身孕这件事给浇熄了,哪还敢对她发脾气,就算被赏一巴掌,也得认了。

    他叹了口气,轻声道:水瑶,你仔细看我。

    连水瑶瞪着他,正要骂他怎可大逆不道的叫她叫得这么亲昵时,突然一呆。

    你的声音……她惊讶于墨青云的声音变了,这声音怎么跟夫君严霸天那么像?她呆呆的望着他,从那深邃的眼神中,找到了熟悉的感觉。

    她不由自主的伸手,轻轻盖住他一只眼,这模样,若再加上几条疤痕,下巴再加个大胡子,看起来就像……就像是她夫君严霸天。

    她倒抽了一口气。是你?

    他轻轻点头,语气再恢复成墨青云的声音。这样你明白了吧。

    她惊讶无比,一时之间哑口无言,严霸天就是墨青云?墨青云就是严霸天?天哪!她竟然被蒙在鼓里这么久!

    你骗我!她气呼呼地抗议,他居然没告诉她!

    墨青云咬牙道:你也骗了我。他的目光射向巴图,若非她现在有孕在身,他真想打她屁股。

    她忙解释。他是我义兄!

    我知道,不然你以为我会手下留情?当他和巴图打得输赢难论时,也没忽略她在一旁呼喊的话,但他还是气,气她没告诉自己她还有一位义兄,而这个义兄生得俊朗高大,可不是他所乐见的。

    巴图将剑收回剑鞘,一双鹰目看向所有人,心中已经了然,从那位男子对义妹的态度便知一二了。

    既然是误会一场,那么在下便告辞了。说着大步越过所有人,往庙门走去。

    慢!李慕白上前拱手道:外头风头紧,可否请这位仁兄到府上避避。意思很明白,既是同道中人,或许可以合作。

    巴图回过头,抿唇逸出浅笑。多谢,要避开那些官差,还难不倒我,等风头过了,改日再上严府拜访,共商大计。

    李慕白含笑建议。不如我送仁兄一程,好让嫂子放心,她现在可担不起这个心。

    巴图思索了会儿,点头同意,临走前,目光移向水瑶,眼中有着大哥的温柔。

    失陪了.妹子,知道你有个好归宿,大哥我就放心了。

    巴图大哥,你要保重,风头过了,一定要来看我。她一脸忧心的叮咛。

    巴图点头,然后大步跨出门外,李慕白含笑朝大哥和大嫂看了一眼,也跟了出去,墨青云见水瑶仍一脸忧心,遂对两位义弟命令。

    老三、老四,你们暗中送他一程,别让官差找到他。

    是,大哥。两位总管领命后,也速速出了门,现在,屋子里终于只剩下他们两人了。

    连水瑶一双翦水大眼羞涩的迎上墨青云清澈幽深的黑眸,脸儿不由得染上红晕,轻责道:人都走了,你还不放我下来。她还被他抱着呢。

    什么时候知道的?他不但没放她下来的打算,还没头没脑的质问她,神色威严,但声音是心疼的。

    她知道他问的是肚子里的孩子,小声的回答。出府前,让大夫把了脉,才晓得的。

    知道你还出府?

    见他又板起面孔,她可不依,禁不住抗议。既然知道我有身孕,你还舍得凶我?

    他窒了窒,改口道:我没凶你,我……是在问你。

    就算要问我,也用不着板着这张吓人的脸嘛。她可怜兮兮的向他控诉。

    墨青云哪里敢让她动气,加上她有喜的事,让他内心充满惊喜,就算有气也都消了,忙安抚她。

    好好好,是我不对,你觉得怎么样?她刚才状似晕眩,让他担忧极了。我立刻找大夫来给你看看。

    她轻轻摇头,把手放在腹上。我没事了。说着说着,竟掉下泪来了,这可把墨青云给吓出一身冷汗。

    怎么哭了?你哪里不舒服?快告诉我。

    我没事,我只是……太高兴了。她将脸枕在他的肩膀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

    墨青云对她万分心疼,轻轻为她拭泪。原来是这样,别哭,你一哭,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我现在带你回府,你需要好好休息。

    她轻轻黠头,任他抱着自己,上了轿子,待在外头的青荷由老五先带回府去,而他则陪着水瑶坐在轿子里,送她回府。

    水瑶靠在墨青云的怀里,两人分享着喜悦,他的大掌放在她的肚子上,眼底满是笑意。

    见他如此高兴,连水瑶心中也甚是欢喜,靠在他的胸膛上,她小鸟依人的抬起脸,对他撒娇的开口。

    夫君,我可否求你一件事。

    墨青云深情的望着她。我答应。

    咦?我还没开口说什么事,你就答应了?

    你希望让你义兄加入我们的复仇大业对不对?当然可以。适才和巴图交手后,墨青云已经明白,这男人身手不凡,是可以合作的人,多一个盟友,就多一分助力,他欣然同意。

    她忙摇头。我要说的不是这件事。

    他扬着眉:心中恍悟。我懂了,你放心,我说过,等时机成熟,我一定将田广廷和他的党羽连根拔起全部铲除,为岳父岳母和你大哥报仇。

    她又摇头。这你已经答应我了,我要说的也不是这件事。

    那是什么事?你放心,不管是什么事,我都答应你。他豪气的说道,完全不怕她提出的是自己做不到的事。

    连水瑶欣喜的拉着他的襟口。你说真的吗?真的不管什么事,你都会答应我?

    当然!大掌放在她的肚子上,露出当爹的得意笑容。就当是送给你和孩子的礼物。

    有了他这一句话,连水瑶再也不必担心了,大声的对他说出自己的愿望。

    我希望咱们第二个孩子姓连,负起延续连家香火的责任,好不好?

    墨青云笑容一僵,瞠目结舌的盯着她,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一看就是被她提出的要求给吓到的表情。

    连水瑶早料到他的反应有可能会是如此,不等他拒绝,立刻挤出两颗亘大的泪珠给他瞧。

    你刚才说答应我的,如果你不答应,我……我……我就不想活了!

    墨青云从惊骇中回复神智,忙不迭的回答:我没说不答应呀!

    哭声暂停。你答应了?

    他改口。我也没说要答应。

    花容月貌又垮下来,她像个孩子似的再也抑不住泪水。

    呜哇!他慌了手脚,连忙解释。

    别哭呀,这种事,是要从长计议的。

    你不守信——她哭得梨花带雨。

    这种大事是要开家族会议的——

    你骗人——她哭得涕泗纵横。

    墨青云简直想叫救命,一时之间叫他如何回应?孩子都还没出生,她就来跟他谈第二个孩子,他当然毫无头绪,一时拿不定主意。

    他天不怕、地不怕,最怕她出事,瞧她哭得肝肠寸断,哭得伤心欲绝,哭得他一颗心都碎了。

    倘若有个万一,这可是一尸两命的事,逼不得已,他投降了。

    好吧,我答应你。

    连水瑶由悲转喜,开心的抱着他。夫君,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谢谢你,我一辈子都会感激你,还有爹娘和大哥,他们都会感激你的。

    墨青云眷宠的轻抚她的脸庞。既然我答应了,你还哭什么?别哭了,小心我们的孩子哪。

    她感激地投入他怀抱,喃喃的说:我不哭,今后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就算是做牛做马,我都无怨无悔。

    真的?

    她抬起泪颜,对他坚定的许下承诺。我发誓。

    他眼眸含笑,在她鼻尖轻捏一下。不用做牛做马,我要你做我的妻子,今生不许对我有秘密,明白吗?

    她笑着点头。明白。

    是的,她明白,明白他对自己的好、对自己的宠爱,这男人不要她心中藏着秘密,让自己辛苦。

    她不会再瞒他任何事,今生今世,她会全心全意的相信他、尊敬他、服从他,并且爱他,至死不渝。

    —全书完—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