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5/5152/2895042.html"}})();尊宝娱乐 >角头怕怕 / 最新章节列表 > 《角头怕怕》 终曲

《角头怕怕》 终曲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拿出钥匙,骆子尘转动它,轻轻敞开了门。

    及眼处是他的家,他与风妮共同的家。

    “怎么,还不进去?”风妮一手搀扶着他,一手拿了只杂物袋,偎在他身旁,以迷惑的眼看他。

    “我好高兴,因为你又回到我身边。”他挺拔的身躯透着不羁的神采,以一种蛊惑人心的笑容面对他心仪的女子。

    风妮静静倚在他怀里,臣服在他的喜悦中,更缚绑在他充满魅力的情网下。“我本来就要回来的,我不是答应等着你吗?”

    “但我当时真怕自己来不及,所以求仇云拨电话给你,结果让你心惊了。主治大夫告诉我,你当时在外面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

    他拧拧她苹果似的粉颊,盛满情意的眸子熠熠生辉。

    “你取笑我!”。她轻捶他的胸。

    “哎哟!我的伤口!”他屈下身,摇摇晃晃地倒在沙发椅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童的。”风妮紧张地跪在他面前,不停审视着他的伤口,一双明媚的大眼涌现星光。

    她不停地责备自己,为什么那么的粗心大意,他还是个病人呀!而且动了那么大的手术后,体力本来较整,她怎能跟他计较。

    “傻瓜,我没事的。”他笑着将她揉进怀里,事实上他身体好得很,只不过逗逗她面已,哪晓得这丫头……

    一丝丝甜蜜不断溶人他的心。

    “讨厌,你就会欺负我。”风妮习惯性地抡起拳头,却在下手的刹那想起他的伤,又猛然收手。

    骆子尘却一把抓住她的手,“想打就打,我的伤真的好了。”

    “你骗人,伤得那么重,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好了。”

    “你不相信,好,我证明给你看。”

    毫无预警地,他霍地抱起了她,在宽阔的客厅内旋转着,飞快地速度让风妮为之震惊,几乎尖叫出声。

    “不要啦!快放我下来,你的伤……啊——”

    “别急,我带你去看样东西。”他跨出大步,直趋往他的书房。

    “不,我不要进去。”风妮缩紧在他怀中,不愿去看书房内的一景一物,这会让她想起了杜薏拉。不是她善妒,而是此乃女人的天性。

    他为什么要拿她来刺激她!

    “别紧张,进去看看就知道。”骆子尘看见风妮眼中轻闪而逝的落寞,了解她正在苦恼什么,于是他埋下头在她耳畔亲吻着;风妮微微侧过脸,刚好捕捉到骆子尘充满兴味的眼神。紧接着他轻撞开门,将她放在地上。

    “为什么不开灯?”风妮抓紧他的手,寻找依靠;忍住呛鼻的心酸,那

    股心痛仍侵蚀着她的心。

    “好,我这就把灯打开。”骆子尘长臂一伸,立即找到开关按下。

    电灯亮启的同时,风妮同时膛大了双跟,她目瞪口呆地望着屋内的一景一物,“这……怎么会?”

    同样的玻璃帷幕,但外面已没有了鱼群,有的却是她所向往看到的

    银河星系,模拟星辰的小灯星罗棋布在深沉的黑幕中,更显得它们的耀眼,风妮感动的流下泪。

    更令她诧异的是,原本放着杜薏拉相片的地方,已换上她的,她记得那是她警校刚毕业时和同学跑去拍的沙龙照,怎会在他的手上?

    “喜欢吗?”

    骆子尘仔细观察着她的表情,每每她的一挤眼、一抬眉都逃不过他的眼,更何况是她那股喜悦动容的神情!

    “喜欢,何止喜欢,这是你特地为我设计的吗?谢谢你,子尘。”她扑进他怀中。喜悦的泪飘落下来,洒满了骆子尘的衣襟。

    “见你开心,比什么都值得。”他轻揉她头顶的发丝,吻去她满载水气的面容。

    “那张相片?”风妮以手背擦拭着泪,转过头,视线落在她的相片上。

    他邪邪地一笑,将那帧相片拿在手中端视着,相片中的女孩儿明眸,皓齿,气质滑丽,体态纤盈,除此之外更有着直爽的个性、晏晏的笑语,是他的梦中新娘。

    “这是我的忘年之交帮我从你家偷出来的。”

    还记得上个星期,季母曾趁着风妮回去煮点心之际,偷偷带着小智来看他,当时小智就暗地里塞了这张相片给他,并很阿沙力的告诉他,他交定了他这个忘年之交。

    “忘年之交?谁?”

    “我得讲义气。”骆子尘凑近她的脸蛋,笑得更得意。

    “你又来了!喔——我想起来了,记得上回把我的住处对你通风报信的,该不会是同一个吧!”

    “聪明。”他微扬双眉,逗她的感觉兴味正浓。

    “不管,这回你一定要告诉我那个内奸是谁.否则我再也不理你罗!”风妮咬着瑰红的下唇,威胁外加利诱。

    “对我利诱没有用,色诱比较好办事。”

    不等风妮会意出他话中含意,骆子尘性感的薄唇已复上她的,并撬开两片玫瑰般的红唇温柔地进入;紧箍着她的身子,不让她逃离,风妮自然而然地没入他狂野且炽热的吻中。

    骆子尘掬捧她的粉颊,望着她氤氲的眸光,“嫁给我吧!”

    “除非你告诉我他是谁。”风妮似乎尚未被这个火热的吻冲昏头。

    “老天,你还记得!可见我的努力还不够。”

    他拧了拧风妮的鼻尖,“好吧!咱们回床上再说。”

    “啊!”风妮再度被骆子尘强而有力的双臂腾空抱起,心神驰荡的她不知何时被骆子尘放在软垫上,唇舌再度密密实实地封住她的红菱,他企图以更沸腾激昂的火种燃烧她,直至她忘了所有,只剩下他难以抵挡的热情。

    痴迷的需索再次泛滥在彼此之间,终至共舞在火热炙情的乐园里。

    云朵云朵飘过窗前,绵绵密密地宛如他俩此刻的情真。

    —全书完—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