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5/5153/2895054.html"}})();尊宝娱乐 >双面酷哥 / 最新章节列表 > 《双面酷哥》 尾声

《双面酷哥》 尾声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已将近四年没踏进这地方,宝儿战战兢兢的走了进去,深怕惊扰到这儿的一草一木。

    眼前倾泄而下的瀑布是那么壮观,七彩的彩虹依然高高挂在上面,一点也没变,也丝毫没有人为的脏乱,似乎这些年来依旧没有人知道这儿、来过这儿。

    宝儿坐在那块大石上,双手合十,默默祈祷。她祈求乔皑在那边能听得见她的心声,更能体谅她,因为她真真切切爱上了子扬。

    就在她衷心祈祷之际,突然听见了一连串的脚步声,会是乔皑吗?她惊惧的回过头,渐渐地她眼中承载著怒气。

    你跟踪我?宝儿微愠的问。

    这裹是我带你来的,我有必要跟踪你吗?子扬绽出一抹深不可测的笑容。

    你带我来的?宝儿轻拢秀眉,心想,他还真掰得出来。

    还记不记得有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你气呼呼的坐在百货公司门口等我,我为了表示歉意就带你到这个地方,私订终身。他像是在朗诵现代诗一般,一字一字的慢慢吐出。

    你……宝儿吓了一跳,难道乔皑化作子扬的模样,想戏弄她。

    你别怕,我是子扬,也是乔皑。子扬看出了她心中的恐惧。

    你到底是子扬还是乔皑?你若是乔皑,又为什么要化作子扬的模样吓我?宝儿连退了好几步,忘了身後即是一潭湖水。

    子扬一个箭步,搂住了她,轻拂过她的发丝,温热的气息吹在她脸上,我有体温,我是人。

    那你为什么又要冒充乔皑?宝儿瞪视著他。

    他牵著她往大石边坐下,从上衣口袋拿出一样东西,放在她手上,她张开手掌,不敢置信的看著它,这是她送给乔皑的香符啊!她翻开左下角夹缝处一看,没错,当时她一时好玩,在香符的左下角密折处写下了小小的两个字:宝儿,若不知情的人绝对看不出来,那他究竟是……

    子扬笑了笑,将她的头枕靠在自己的肩上,我是乔皑,当时飞机失事,我毁了容,被我义父所救,经过逸凡的改造,才变成现在的霍子扬。

    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她抬起头,狐疑的看著他。

    因为我不知道你丧失了记忆力;还记不记得在我出事三年後我们第一次相遇,我问你记不记得乔爷爷有个孙子,你笑说乔爷爷哪来的鬼孙子,因此我断定,你依然恨著乔皑,所以我那敢承认。他轻抚她的面颊,慢慢说出这段往事。

    宝儿听至此,已泪痕满面,原来他俩被上天捉弄了那么久,她呜咽的说:我不恨你,我根本就不恨你,我去机场送你,但我不敢露面怕你笑我。

    哦!宝儿。他紧拥住她,吻她的唇、她的眼、她的鼻,像蜻蜓点水般,弄得宝儿痒得呵呵笑个不停。

    笑什么?他停止动作,嗅著她的发香。

    我笑你自己还跟自己吃醋呢!她眨著慧黠灵活的大眼睛。

    的确,那时也不知怎么地,听你说只爱乔皑不爱我,我心都碎了……他越说两片唇就越靠近她的。

    你现在想不想知道?她脑际闪过一个顽皮的念头。

    知道什么?

    你和乔皑的分数呀!我告诉你,好不好?她边说边偷偷挪动著身子。霍子扬和乔皑,我给他们的分数是——去当落水狗吧!她狠狠的将他推人湖裹。

    子扬早看出她的心思,所以在入水之际紧抓住她的小腿。扑通一声,两人都成了落汤鸡。

    宝儿惊魂未定,子扬将她揽入怀中,想要和为夫的洗鸳鸯浴就早说嘛!何必耍这一招。

    宝儿来不及出声,因为她的声音已淹没在子扬的唇舌裹,他们的爱也迥荡在这山林之间,生生世世。

    注:想知道柳逸凡的恩怨情事吗?想知道他和于凯蔷之间的浪漫故事吗?在此先卖个关子,敬请期待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