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5/5154/2895077.html"}})();尊宝娱乐 >限期告白 / 最新章节列表 > 《限期告白》 第11章(2)

《限期告白》 第11章(2)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用完餐之后,韩季彬才对她说:“一起走吧。”

    “中午会回来吃吗?”黎母问道。

    “到医院之后就会很忙,可能没办法,晚餐也别刻意为我准备,谢谢伯母。”毕竞到医院任职后,会发生什么突发状况谁又知道?

    “好,如果提前回来给我一通电话。”黎母又对黎庭庭说:“一定要对人客气,好好地做,不管在哪儿都要记得面带微笑,懂吗?”

    “妈,我知道的。”

    对妈妈笑了笑之后,她便和韩季彬一起离开。到了外面,他深吸口气,“我对台中比较陌生,让你带路罗。”

    “我没车,咱们坐车去。”她带着他去公车站,等了会儿车才来,上车后他坐在她身边,握住她的小手。

    她先是颤了下,扰豫着该不该将手抽回的时候,他说:“台中看起来悠闲多了,车没这么多,行人也不多,就连公车也坐不满。”

    “是呀,所以刚到台北的时候我真的很不习惯,而且我经常因为这个慢郎中的个性而挨骂。”

    她低头一笑,“若不是我真的很喜欢护士这份工作,或许早就打退堂鼓了。”

    “放心,以后有我在你身边,没人敢欺负你。”

    “你以为你是院长吗?”她嘟起嘴。

    “笨蛋,院长能保护你吗?”揉揉她的脑袋,“到时候你会了解谁才是你真正的守护神。”

    “又在说大话了。”

    她疑惑地盯着他瞧,“喂,你说爱我是假的吧?”

    “那要怎么样才能让你相信是真的?这样吗?”他出其不意将手搭上她的肩,把她拉进怀中。

    “这是在车上,别这样。”她不自在地看看别人。

    “这里是最后一排,没人看见的。”他顺势将她揽得更紧。

    “什么对候你也变得这么无赖了?”她疑惑地看着他。

    “或许我本性就是如此,只是现在才被你给挖出来了。”可以放松心将她拥加阵中,这是他梦寐多时的,所以他不会轻易放手。

    “你胡说什么。”见他将自己抱得好紧,她的心底酿出丝丝的甜蜜和温暖。

    “我说的是真心话。”拿起她的手贴在自己的心窝,“是不是跳得很有规律?这表示我没说假话。”

    “讨厌!”转向窗外,她隐隐一笑,然而从玻璃所反射出的笑容早已落在韩季彬的眼中。

    到了医院,黎庭庭立刻羞快地跳下车,而韩季彬则踩着悠闲的步履,随她一起走迸医院。

    就在他们走在医院长廊对,突见有人快步走来,急急握住韩季彬的手,“韩医生,真的太好了,我没想到你会请调来台中分院,你的医术以及过去写的论文都非常有名,我们真的感到莫大的荣幸。”

    “别这么说,以后还需要林医生多多关照呢!”在之前去香港出差时,他和林医生是有一面之缘。

    “那是一定的。”

    “这位是?”林医生看着站在他身边的黎庭庭。

    “她是和我一起过来的黎护士。”

    “欢迎你。”林医生朝她点点头后,又看向韩季彬道:“那你们忙吧,有事可以来找我,我和你一样是心脏科的。”

    “好。”韩季彬朝他点点头后,又迈开步伐往前走。

    闻言,黎庭庭吃惊得顿了下,随即追了过去,诧异地问他,“你,一你们刚刚说什么?你也请调到这里来?”

    “是呀,我要当护花使者,不跟着怎行?”他撤嘴一笑。

    “可是每个人想破头要调去总院,毕竞那里升迁的机会大、资源也比较多,你怎么愿意离开总院呢?”他千嘛做这么草率的决定?

    “不管总院有多好,但那里没有你。”只回她这么一句后,他便笑着往院长室走去。

    黎庭庭停下了脚步,一颗心直荡像着柔情和温暖,因为他这句话,她感动得想哭了。

    讨厌的韩季彬,不是像冰块一样冷,就是像火炉一样热,要她如何适应嘛?

    揉揉泛红的鼻头,她也转往人事室报到,才知道这里的护理长是个中年大叔,个性挺爽朗,一见到她就笑脸迎人,例缓解了她心里的紧张。

    由于是第一天上班,黎庭庭只做了工作上的交接,因此还算轻松,六点一到护理长便让她回去休息,并告诉她明天起她就会开始扮碌,要她做好心理准备。

    其实她一点也不担心工作会很忙碌,只要不做错事让人讨厌那就行了。

    整理好东西,与同事道再见后,黎庭庭正准备离开医院,刚好有人跑来告诉她有位严先生在大门口想要见她。

    她疑惑地想,自已并不认识姓严的男性,究竟是谁呢?

    来到大门口,她走向那人微微一笑,“请问你是严先生吗?听说你找我?”

    严俊奇一见她来了,便客气笑说:“对,我是严俊奇,你是黎小姐?”

    “严俊奇?”就算听了名字她还是不知道他是谁。

    “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我是严珍妮的哥哥,这次特地从美国过来接她回去的。”见黎庭庭一脸疑惑,他立即介绍自己。

    “那你是韩季彬的朋友吗?要不要我请他过来?”

    “不用,前几天我已经和他见过面,今天我是专程来找你的,应该说是我有些话想对你说。”他垂下脸一叹,才道:“我妹经过治疗后,稍微回复正常了,只不过不知道能维持多久,我必须代她向你说声抱歉。”

    “这……你没必要这么做。”都已经过去了。

    “对了,有件事季彬不知道有没有向你提过,一年多前珍妮曾用同样手段对付季彬的女友,但她耳根子软,对他不够信任,所以走上不归路。”

    黎庭庭点点头,“这个我听说了。”

    “那就好,那季彬现在呢?是不是依然不冷不热的?”他有些担心地问。

    “他……是还好,以前真的像冰一样,是发生过什么事吗?”黎庭庭从他的表情观察到这事似手暗藏隐情。

    “你不知道?”严俊奇想了想,“或许这是他心底的痛,不想让人知道。”

    “请你告诉我。”黎庭庭急切地说。

    “这……还是让他自己告诉你吧。”

    “拜托你,你也知道他的个性,不说的就永远不会说,可我真的很想了解他。”

    黎庭庭眼中的诚挚感动了严俊奇,他笑了笑,“好吧,就算他骂我一顿也没关系,就告诉你。”

    于是严俊奇便将当初尤敏在医院对韩季彬说的最后一段话告诉了她。

    “这话当对有许多医护人员听见,因而传开。季彬因此非常消极,除了辞去工作,我还听说他不再谈感情,整个人变得冰冷又无倍。虽然我人在美国,可还是暗地关心着他,知道他依然故我,我真的很忧心,可他还恨着我妹,连带不太联系我,让我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关心他。”

    见她傻住的样子,严俊奇笑说:“然他和你在一起,就说明你已打开他的心房,让他相信你不是这么软弱的女人,绝对可以逃过尤敏的诅咒,也激起他想保护你的**。”

    “谢谢……”天,她完全都不知道,还埋怨他,她真是太糟糕了。

    “那么他就拜托你了,我也向你承诺,一定会看好我妹妹,不让她再来闹事。”严俊奇向她一鞠躬后,便离开了。

    见他走远一黎庭庭才想起什么似的,立即转身直奔心脏科,她真的好想看看韩季彬,她有好多话想对他说。

    来到心脏科,黎庭庭并没找到韩季彬,经询问后才知道他正在进行一场术后简报会议。

    于是地待在会议室外等待,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才见他与其他医生、教授慢慢走了出来。

    走出会议室时,见他们还在谈论着,怕妨碍到他,她赶紧退到角落,可没想到还是被他眼尖地瞧见了!

    韩季彬立刻向旁边的医生说了几句话后,便走向她,“怎么站在这里?你是专程来找我的?”

    “嗯,我要回家了,想问你要不要一起走?”看样子他挺忙的。

    “当然可以,跟我来吧。”他二话不说握住她的手来到办公室,“以后我就在这里力公,没事可以来找我。”

    他边说边换下白袍,黎庭庭见了,便问:“你现在不忙吗?”

    “还好,因为第一天只是先熟悉一下客个流程而已。”拿起外套,他半眯着眸看着她,“你怎么一副有话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黎庭庭甜甜一笑,“等你弄好,我们出去说。”

    “哇,我没看错吧,庭庭在对我笑耶!”突然,他攀住她的肩,仔细瞅着她。

    “我本来就很爱笑了。”

    “可是你好久没这么对我笑了。”拧了拧她的腮帮子,他弯起嘴角,拉住地的手往医院门口走去,“走吧。”

    “大家都在看,别牵着手。”她不好意思极了。

    “我是伯母的准女婿,你是我的准老婆,还怕什么?”他笑娣着她。

    “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我会嫁给你呀?”连个求婚都没有,就女婿、老婆的。

    “因为我有信心你一定会成为我的老婆。”在医院外搭上计程车后,他说的竞不是她家的地址,而是往大肚山的方向。

    “要去哪儿?”

    “你肚子不饿吗?当然是去吃饭了。”他扛开嘴角,“早上对伯母这么说就是不想让她做饭,这样我们今晚就可以过过两人世界了。”

    黎庭庭直直看着他,没想到他居然也有这么浪漫的时候。

    “你该不会已经仃好餐厅了?”她开始猜测。

    “哇,一我们的小护士变聪明了。”韩季彬轻零了下她的嘴角。

    她羞怯地看看司机,瞧他没发现又继续问:“你……你是真心追求我的?”

    “要不然还有假吗?人家是嫁鸡随鸡,我已经是娶鸡随鸡了,你还不信?”他脸上挂着阳光般的微笑。

    “好,我信。”他都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还为了她努才摆脱内心的阴霆,她真的该好好把握住这份真情。

    倚在他怀里,黎庭庭忽然觉得自己好幸福。

    到了餐厅,一下车就看见整个台中市的夜景,黎庭庭微笑地说:“我已经好几年没来了,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夜景很棒的?

    “拜两路google大神之赐。”他看向这片灯海,“网路图片已经很迷人了,没想到亲眼一看更美了,我不浪漫,也想不到什么别出心裁的方式,只能在这里问你一句,”嫁给我好吗?“

    黎庭庭倒吸口气,心脏跳个不停,“你真……真的很不浪漫耶!”

    “所以你生气了,不答应?”他有点紧张。

    “难道你连枚戒指也没有准备?”

    “对了,戒指!我早准备了,只是一紧张就忘了。”韩季彬立即从口袋将戒指掏了出来,“这是用我这阵子种花草赚的钱买的,所以不是很大,等我——”

    她伸手捂住他的嘴,“我只要它,别忘了我们是因花草而结识的。”

    “是吗?”他眯起眸。

    “你还真是的!真的忘了吗?”就算他忘了她也不怪他,毕竞那对候谁知道他们会爱上对方。

    “怎么可能忘了。”他将戒指套在她指上,“那天有个女孩热心地替我捡东西,还帮我将推车盖上布,她那时所绽放的微笑我至今仍然记得。”

    “你……”她非常意外他会记得这些,“难道?”

    “没错,那对候我就注意到你了,说不定就是从那对开始,你就对我下了蛊,让我不自觉地爱上了你。”掬起她的下颚,他立即封住她的小嘴。

    晚风徐徐吹在他们身上,让他将她抱得更紧,而天上的星星、底下的灯海似乎都因为他们的恋情而闪动光芒,吟唱着祝福的乐章。

    —全书完—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