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5/5155/2895089.html"}})();尊宝娱乐 >冒牌美娇娘 / 最新章节列表 > 《冒牌美娇娘》 第十章

《冒牌美娇娘》 第十章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经过几天的行程,他们终于来到皇城,回到延和郡王府。

    一回来,戴长风和柴莫连便马不停蹄的前往“伟庆王府”要人。来到伟庆王府,大门口的门房见了立即恭敬道:“是延和郡王爷,快请进,我们王爷正等着你呢!”

    在门房的领路下,两人双双进入大厅,而伟庆王爷江伟庆已坐在里头等着他们了。

    “长风,你来了。”江伟庆站起招呼。

    “我女儿呢?你们到底在做什么?”戴长风一见他就发飙。

    “真的很抱歉,都怪我对小儿管教不当,他居然因为爱慕郡主将她劫了来,直到数天前我才知道这件事。”江伟庆汗颜不已,“请原谅小儿,也原谅我吧!”

    “你说什么,永泽这孩子喜欢晓凌?”戴长风问道。

    “不只永泽喜欢晓凌,晓凌也对永泽一往情深,得知你要带她去招亲时,她还向永泽哭诉呢!”江伟庆叹息道:“你就成全那两个孩子吧!”

    “难怪……难怪她几次都不愿意去见对方,老是让小淘代替她前往……”他转而看着面无表情的柴莫连。

    “所以,你更该看开点呀!”江伟庆为了孩子又请求一次。

    “这事等我见了晓凌再说,她在哪儿?”

    “她在后面,请跟我来。”江伟庆立即带着他们去见戴晓凌。

    而戴晓凌得知父亲特地来找她,立刻激动的冲出房间外,父女俩就在花廊上抱在一块儿,“爹……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你这丫头怎么不吭一声,早告诉爹不就好了,小淘知道你喜欢永泽吗?”戴长风虽心疼却也忍不住念她几句。

    “不知道,我没让她知道。”她摇着戴长风的手,“别怪我了,爹……也不能怪永泽喔!”

    “唉~瞧你这样我该怎么说呢?”他直摇头。

    这时,戴晓凌突然瞧见一直站在父亲身后韵柴莫连,“他是谁?新护卫吗?我怎么从没见过?”

    “他是莫连啊!你不记得了?”戴长风笑问。

    “啊!是柴哥哥……”她惊愕的望着他,“你变了好多啊!你怎么会突然不见,连你爹也不来我们府邸了?”关于当年那件事戴晓凌并不知情,于是一古脑提出一堆疑问。

    柴莫连直瞧着这个小时候老爱缠着自己的小姑娘,不知为什么?那预期中的悸动完全没出现,看着她就好像看着邻家小妹般,内心没有任何感觉。

    见他不说话,戴长风立即接口,并转移话题,“晓凌,先别问那么多,告诉爹,你这阵子过得好不好?”

    柴莫连看他们父女像是有许多话要说,于是道:“王爷,我先退下,你们父女俩慢慢聊。”

    “那好,不如柴公子随我来,我们一块儿泡壶茶。”伟庆王爷于是将柴莫连给带离。眼看柴莫连离开后,戴长风便问女儿。

    “爹记得你小时候很爱缠着莫连,现在呢?对莫连有什么感觉?”

    “莫连永远都是我的哥哥呀!”戴晓凌甜甜一笑,明白父亲话里的含义,于是道:“何况我已经有永泽了。”

    “如果他娶了别人,你也不会难过?”他总要弄懂她的心思,才好决定要不要继续自己的计划。

    “怎么会难过呢?如果柴哥哥能找到喜欢的女人,那是再好不过了。”她发自内心地说。

    “你能这样想我也安心了。”戴长风轻喟口气,笑了笑。

    “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什么事了吗?”她突然想到小淘,“对了,小淘找到了没?这段日子我一直惦着她,却又不敢回家去探。”她吐吐小舌。

    “小淘是找到了,不过中间发生了些事,有件事爹还要你帮忙呢!”戴长风呵呵笑。

    这下事情就好办了。

    “爹,你说说看,到底是什么事?”既然是关于小淘的事,她

    “是这样的……”戴长风将事情的缘由慢慢的说给她听……

    与伟庆王爷喝过茶后,柴莫连一个人来到花园的亭子里,看着一旁池子内恣意游水的鱼儿,而他外表看似平静,可唯有他知道自己的内心有多么凌乱了。

    见了晓凌,他终于看见自己过去朝思暮想的人儿,但为何脑海里想的全是另一个女人的身影?他到底怎么了,难道他的心已不再是自己的了?

    仰首轻叹,他揉揉眉心,却怎么也无法将心情放轻松。

    这时候戴长风与戴晓凌走了过来,他弯身一揖,“王爷。”

    “晓凌已经决定和我们一道回去了。”戴长风捻须笑说:“刚刚她已经去和永泽道别,那小于居然舍不得送行。”

    “因为他爱我呀!”戴晓凌毫不害羞的说。

    “你这丫头,还真不知羞。”戴长风睨她一眼,“就不知道你看上他哪一点,唉……在我心底莫连可要比他好上千万倍。”

    “我是喜欢柴哥哥,但他只是哥哥呀!”戴晓凌说着,突然问道:“对了爹,你刚刚说想把小淘许配给张员外的儿子?”

    闻言,柴莫连浑身一震。

    “是呀!她要求离开,我又怎能任她自生自灭,想了一整夜,就决定这么做了。我见过张员外的公子,他品行端正,样貌也不错,小淘配他再好不过。”戴长风笑了笑。

    “不行!”柴莫连突然说道:“我说不行,她是我的……小淘是我的……”

    “咦?我上次问过你,你的意思好像是——”

    “我没有任何意思,因为她本来就是我的。”说完,他便立刻回头,往延和郡王府奔去。

    当他疾速回到延和郡王府,正好看见小淘在后院的古井边打水。担了两桶水回过头,她看见柴莫连就站在她面前,直勾勾地望着她。小淘身子一颤,挤出一抹笑,“柴公子,你回来了?看见郡主了吗?你们……你们可有好好谈谈?”

    “听说你要求王爷让你离开?”他嗓音放沉。

    “啊?”她别开眼,“我留下来的话只会增加大伙的困扰,所以我才想离开,更何况你也说过不想再见到我,这样岂不是一举数得?呃……我是很想马上走,但王爷要我等他的安排,所以不得不暂时待下,但是不会太久的,你就当我不存在好了。”

    小淘以为他这么问是在催她赶紧走,这才急急解释道。

    柴莫连却站在原地瞬也不瞬地凝睇着她,让她顿时慌了,“柴公子,我还有事要忙,先告退了。”

    再次担起水桶,她吃力的往前走,走没两步她的身子竟被他整个勾了去,牢牢地锁在他怀里,而水桶连同扁担都落了地,溅了一地的水!

    小淘心下一惊,瞠大眸子,“你……你这是……”

    “你真要嫁给别人?”

    “什么?”小淘下懂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听说你就要嫁给张员外之子,这是真的吗?你真的可以放下我,嫁给其他男人?”他粗嗄嘶哑的嗓音因为压抑而变得低沉。

    她整个人被他扣得好紧,一颗心高高悬着,更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她从没想过要嫁给别人,这辈子除了他,她不会再有第二个男人。

    “不要这样,这样让人撞见不好,郡主也会不开心的,你爱的是郡主,就该为她着想,我……我只是名丫鬟,你不必这样……”这阵子她想了好久,也想了很多,终究还是该看开一点,毕竟她与他的身份地位不同,她千万不能再执迷不悟,苦了自己。

    “你真要把我让给郡主,然后自己嫁人去?”他猛地推开她。

    一双炯炯利目直盯着她瞧。

    “我……我从没想过要嫁人,甚至不知道这回事,你是打哪听来的?”小淘咬咬下唇,疑惑地问道。

    “什么?这不是你的意思?”

    “我永远不会嫁人,但也不会留下惹你心烦,所以忘了我吧!好好和郡主过日子。”重重闭上眼,她难受的说。

    “你说的全是真的?”他半眯起眸。

    “对,就算王爷下令要我嫁,我也不嫁。”她这辈子只有一个心愿,那就是期望他不再恨她。

    “如果……我要你嫁给我呢?”柴莫连一对黑瞳灼亮得灼痛她的心。

    她不解地问道:“什么意思?”

    难道他要她做妾,与郡王共事一夫?虽然这么一来她就可以常常看见他,但是她不要……她不要这样。

    “傻瓜,你还不懂吗?”他定定望着她。

    “我不做妾。”小淘伤心地直摇头,“王爷和郡主是我的恩人,我不能这么做。”

    “不是妾,是我的元配妻子,我唯一的妻。”他深邃的眸直瞅着小淘蒙胧的双眼。

    “你……我不懂,如果这样,那郡主怎么办?”小淘很纳闷。

    “她早已有了心上人,是她的心上人劫走她的。”柴莫连扯唇一笑,“这样一来正好不是吗?”

    小淘仔细瞧着他的表情,“你是不是很难过?”

    “我为什么要难过?”

    “喜欢的女人有了心上人,你一定很痛苦吧!”小淘为他心痛,这才明白为何他会对她说那些话。他一定是受了刺激,才会胡言乱语,那些话绝非真心。

    “痛苦?”说也奇怪,他竟然一点都不觉得痛苦。

    “是呀!一定很痛苦。”她看着他的眼,“不要难过,我想郡主只是太久没见到你,现在你们重逢,她一定会再次喜欢上你的。”

    “你不痛苦吗?”这丫头一天到晚只为别人着想,怎么都不想想自己?

    “我!”她轻拧眉心,“我的痛苦怎么也比不上你呀!”

    “为什么?”

    “我对你的爱不过以天来计,可是你对郡主的爱却是绵延了这么多年,与你相较下实在差太多了。”她拭去泪,给予他鼓励的微笑,“别难过,我在走之前一定会向郡主提及你的好,努力撮合你们。”

    “你就是要把我推给她?”见她老是这么委屈忍让,可知道他有多心疼!再想起之前他对她发怒、冷落,还故意赶她离开的情景,他就忍不住痛恨起自己。可以想见她这阵子到底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不是推给她,足还给她。”她落寞地垂下脸,笑得虚弱,“所以你不用担心,郡主回来我会好好跟她说.她一向很听我的话。”

    又深深望了他一眼,她便小跑步地从他面前逃开了!

    柴莫连望着她逃也似的背影,忍不住摇摇头,她以为他是因为受了刺激,这才回头找她的吗?

    唉!这丫头怎么一点也不懂他的心?

    “秀婶,你说郡主已经回府了?”

    听见这消息,小淘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终于可以见到郡主,忧的是现在该是她离开的时候了。

    “没错,她在大厅。”秀婶瞧着她,满心不舍地说:“你真要离开?”

    “恩。”她微微一笑,“我和郡主说几句话后就要离开了。”

    “你这是何必?要不跟我们一块儿回去吧!”

    “不……不必了,谢谢你的好意。”小淘婉拒。

    向秀婶点点头后,小淘便步向大厅,果真看见郡下就在厅里。

    像心有灵犀似的,戴晓凌突然转首,就瞧见小淘站在门边。

    “小淘……”戴晓凌飞奔向她,“你没事真好,还真是让我担心极了。”

    “我没事,我很好。”小淘见郡主好像比以前还丰腴,终于安了心。

    “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

    “我也是。”小淘抱紧她,忍不住道:“郡主,我对不起你……

    我真的对不起你……”

    “怎么了?”

    “见过你后,我就要离开了,在这之前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小淘恳求的眼神是如此的脆弱。

    “你为何要离开?不准。”

    “我已下定决心了。”小淘忍着离别的伤感。

    “到底怎么了?”戴晓凌皱起秀眉。

    “这……”看看有其他人在场,小淘迟疑着。

    “我们回房去说。”戴晓凌意会地拉着她来到自己的闺房,“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接受柴公子好吗?他……他爱你很久了。”她难过的说:“如果是因为我的关系,那郡主就是多虑了。我会离开,不会再出现你们面前。”

    “我问你,你爱他吗?”戴晓凌认真地问道。

    “这……”她垂下脸,摇摇头,“不爱。”

    “真的不爱?”唉!又是个大傻瓜,“我以郡主的身份命令你说实话。”

    “我……我是爱他,但是我就要离开了,绝不会影响你们。

    郡主,他真是个好人,又很优秀,何况他一直等着你……你就接受他吧!”她索性跪下。

    “你……你这个笨蛋,世上怎么有你这种死脑筋呢?”戴晓凌赶紧扶她起来,“我一直没告诉你,其实我爱的足永泽,不说不是不信任你,而是永泽要求我先别说出去。”

    “郡主,听说你小时候非常喜欢柴公子,他不比永泽公子差,你就仔细考虑考虑呀!”小淘握住她的手,“我答应他一定会说服你的。”

    “感情事怎能用说服的。”戴晓凌点了点她的额头,“再说你也是笨,看不出来柴哥哥爱的是谁吗?”

    “他爱的当然是郡主,郡主你就——”

    “我的天!你真看不出他已对你死心场地吗?”这丫头虽不机伶,但平常看来也没这么笨呀!

    “啊?”小淘瞪大眼,以为是郡主误会了,立刻辩解,“不是,他绝不是对我……郡主,你就不要想太多,如果不放心,小淘马上就走。”说着,她便要走出房间,回自己房间打包行囊。

    “你给我回来。”她用力将小淘拉回身旁,“我不在意他爱你,反而祝福你们,因为我对永泽的感情就跟你对他一样,懂吗?”

    “那……那柴公子怎么办?”

    “他有你就够了。你真以为他爱我?”戴晓凌点点头,“好,或许他曾经喜欢过我,但那是小时候,可现在他爱上你了,在他心底,你此我重要几千几万倍呀!”

    “不是的,当他得知郡王被劫,可是焦急得不得了,直四处打听你的下落,这府邸的人都可以作证。”小淘仍不放弃的想改变郡主的心意。

    “当时他一定还搞不清楚自己的心,况且我爱的只有永泽,这才是重点吧!”

    “我——”小淘噤了声,因为她看见郡主眼底的坚决。

    没错,从小只要郡主认定什么就不会改变,不管她怎么说破嘴皮都没用。

    “这样好不好?我们来试试。”瞧小淘一脸颓丧,戴晓凌知道她那个木头脑袋如果不刺激一不是不会开窍的。

    “试什么?”她无力地问。

    “试试他是爱你还是爱我?’戴晓凌撇嘴笑笑,“如果他爱我,我就答应嫁给他,如果他爱的是你,你就别再把他推出去了,如何?”

    “这…这样好吗?他最不喜欢人家试炼他了。”

    “瞧,你比我还了解他。放心,到时候如果他怪罪下来,我会说是我坚持的。”戴晓凌对她眨眨眼。

    “那你要怎么试?”希望郡主不要玩得太过火了。

    戴晓凌漾起一丝神秘的微笑,“你等着看好了。”

    此刻的柴莫连可说是心乱不已,明白了自己对小淘的心意,但是她却完全无法体会,还一个劲的将她往晓凌身上推,真是气炸了他。

    可是当初是他故意伤了她的心,现在该说什么来挽留她呢?

    就怕她坚持要离开王府,他特地前去找戴长风,希望他能劝劝小淘。

    “王爷。”步进大厅,就见戴长风正在里头品茗。

    “是莫连,你来的正好。”戴长风招呼他坐下,“坐下陪我喝茶吧!”

    “我……我是有事想请王爷帮忙。”头一次这么求人,柴莫连差点说不出口,不过为了小淘。他也豁出去了。

    “什么忙?”

    “我想带小淘离开,请王爷允准。”他拱手道:“我爱她,我要娶她为妻。”

    “那真是太好了。”王爷捻须大笑,“我准,唯一的条件是婚宴时可别忘了我。”

    “我一定不会忘了王爷,只是小淘她——”

    柴莫连正想请王爷替他说话时,就见外头有个下人匆匆忙忙跑了进来,“王爷,不好了……”

    “发生什么事了?”戴长风拧起眉头。

    “郡主和小淘刚刚乘马车出府去,却在街上与别辆马车相撞,两人都受了伤。”来人惊慌地说。

    “什么?”戴长风与柴莫连同时震住,戴长风问道:“她们现在情况如何?郡主还好吗?”

    “郡主和小淘都被送往严御医那儿。”下人回报。

    “严御医府在哪儿?”柴莫连急急问道。戴长风遂道:“江山大道旁,问人就知道了,等我一下,我也一块儿去。”

    “王爷,我还是先行,抱歉。”柴莫连才说完,便急匆匆的出府去了。到了严御医府上,他立刻冲进去问道:“我是延和郡王府的人,请问受伤的姑娘在哪儿?”

    “郡主在这间房,小丫鬟在那间房。”对方指道。柴莫连想都不想就冲进小淘的房间,“小淘……小淘,你——”

    他蓦然怔住,因为他看见的是小淘像没事人般的坐在那儿,“你还好吧?”走过去仔细检视她的身子,“你没受伤?”看着她娇柔的小脸,柴莫连狠狠将她拥人怀中,亲吻着她的发、眉、眼,“好怕……我的心都吓得快跳出来了,好怕失去你……”

    因为他的力道太猛,小淘完全嵌入他怀中,连思绪也冻结了。不一会儿,她感动的闭上眼,“郡主在隔壁,你怎么不先去看她?”

    “郡主很严重吗?我们一起过去好了。”拨开她的发,眸光仍舍不得从她脸上移开。

    “天呀!真是没劲儿,没想到我受了伤,却没人肯关心一下。”

    戴晓凌故意叹一口气,走了进来,“小淘,我赢了,看你还要不要把他扔给我,不爱我的男人我可不要。”

    “什么?”柴莫连不解地看着她们,瞬间倒吸口气,“原来……

    原来你们是在试探我?”

    “喂,不可以生气,这是本郡主的主意,你若怪罪小淘,我就真的把她许配给别人喔!”戴晓凌警告在先,果真顶得他说不出话来。

    “好了,这里就留给你们,我要去见我的情郎了。”掩唐一笑,戴晓凌调皮的对小淘眨眨眼,而后离开了这间房。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骗你,是郡主她……她说……天,要怪就怪吧!”瞧他那张没表情的脸孔,小淘就浑身泛凉。

    “傻瓜,谁生气了?”他拧了拧她的腮帮子,“看看你瘦成这样,得吃胖一点儿。”

    “真不生气?”她咬咬下唇,望着他眉宇间的神色。

    “对,不生气。”柴莫连扯出一丝温柔笑意。

    “那你真的爱我?”俏皮的小脸上漾满幸福。

    “你再问这种蠢话,我真要打你屁股了,”说着,他便把她抓起来,坐下后将她安置在大腿上,“我都快要被你吓死了,说,要如何弥补我?”

    “这样可以吗?”她仰起脸吻了他的脸颊。

    “不够。”他眯起眸,摇摇头。

    “那……这样呢?”她甜甜一笑,在他嘴角又印上一吻。

    “还是不够。”他摇头。

    “那你到底要什么?我只是名丫鬟,什么都没有。”对于自己无法帮助他,她感到很伤心。

    “权势我不希罕,财富我更没放在眼里,你说我还要什么?”

    这丫头就爱钻牛角尖。

    “天,那你什么都不缺了。”他们是不是愈差愈远了?

    “当然还缺。”他撇撇嘴。

    “那么是?”

    “缺一个妻子啊!”他低头吻上她的颈窝。她害羞的直将身子偎向他。

    不再有猜忌,不再有伤心,有情人终成眷属……

    【全书完】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