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5/5176/2906772.html"}})();尊宝娱乐 >大小姐真难缠 / 最新章节列表 > 《大小姐真难缠》 第十章

《大小姐真难缠》 第十章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得知安风瑟的手机号码后,宋巧立踌躇到了晚上,终于忍不住打了通电话给他。

    正在饭店休息的安风瑟看着手机显示的陌生号码,终究还是接起。

    听见他的声音,宋巧立的心一凛,久久说不出话来,只能紧抿着唇,将抽噎吞回腹中。

    谁?他听见丝丝泣音,但不能确定,再不说话,我要挂电话了。

    安风瑟,是我……宋巧立赶紧出了声,是我……宋巧立。

    他深吸口气,不安地听着她破碎的嗓音,半开玩笑道:妳又想送我巧克力了?

    一听他这么问,让她想起他们初识的画面,忍不住噗哧笑出来,你现在还有心情说笑呀!

    妳笑了?安风瑟听见她的笑声,终于松口气。

    原来你是在逗我笑。她轻拭眼角的泪,过了会儿才道:你现在还好吧?

    我好得很,怎么了?收起笑意,他半瞇起眸:妳是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该不会是宋伯父给妳的?

    没错,是我跟我爸要的。她垂下眼,想忍住想说的话却无法如愿,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不对我直说?

    很多话不该说时说了反而会误事,况且我不想让妳为我担心。在电话里更不能多说,否则就怕说不清楚,会让她更难受。

    原来你去庆毅实习就是为了这个,但能查到什么不法的证据呢?有那么容易吗?

    别忘了还有张子铃可以帮我。他撇嘴笑笑。

    张子铃!宋巧立蓦然懂了,所以你才和她走这么近?只是,她能为你做什么?

    我没要她做什么,只是藉由她去一趟曼哈顿罢了,现在我的目的已达到,会没事的,妳别担心,今晚一定要睡好,知道吗?

    好,我会好好睡,你何时回来?她点点头,但是想念他的心情却是如此浓烈。

    应该明天就会回来,最晚不会超过后天。

    虽然我不知道你会怎么做,但如果张伯伯知情了,那该怎么办?你是在调查他呢!宋巧立并不笨,虽然他说得轻松,但事情一定不简单。

    让他知情又怎么样?我又没做什么,难道他会杀了我?

    你不要这么说!她一手捂着耳朵,紧张的闭上眼。

    傻瓜!安风瑟肆笑出声,没事的,时间已不早,妳快去睡吧!

    好,那你自己小心,我等你回来。

    ……等一下。安风瑟想到什么又说:我会买礼物给妳。

    真的吗?那我更期待了。终于,宋巧立还是挂了电话,但她却没有睡意,一整晚都在想着安风瑟……

    在曼哈顿的某家餐厅内,安风瑟与一名男子正在喝茶聊天。

    安先生,我早听说过安晖集团,没想到有机会可以和你当面聊聊。那名男子就是曼哈顿银行经理夏恩。

    是这样的,我爸有意在这里设立一间分公司,在资金上想请你多帮忙。安风瑟客谦一笑。

    哪的话,凭安晖集团的名字,这点绝对没问题。夏恩点头。

    那就太感谢了。安风瑟顺口又问:对了,昨天和我一起去银行见你的张子铃小姐就是庆毅集团的千金,印象中庆毅也是贵行的客户吧?

    呃……没错。提起庆毅,夏恩显得有点语拙。

    怎么了?你像是有话没说出来?

    没、没什么?他直摇头。

    安风瑟笑着将一张支票塞进他手里,这点应该可以买下一些消息?

    这……他左右看看,立刻将支票塞进口袋中,好,我把我知道的说出来。

    我洗耳恭听。安风瑟笑意盎然地说。

    事实上,庆毅向我们银行借了不少钱,甚至已超过整个集团的资产,所以……你们最好能避免与他们合作。看在钱的面子上,他说出内幕消息。

    有这种事?安风瑟眉心一紧。

    相信我吧!

    我知道了,谢谢。安风瑟点点头,我一定会小心的。

    那就好,我还有事,该走了。怕被人撞见,向来谨慎的夏恩朝他点点头后便先行离开。

    等他走远后,安风瑟又喝了几口茶,看着手中的迷你录音机,笑着站了起来。就在他走出餐厅的剎那,却意外看见张志生挡在他面前,直视着他。

    张伯父,你怎么会过来呢?他半瞇起眸。

    是天毅要我来看看的,你是跟谁在一块儿吃饭?张志生不等他回答便快步走了进去。

    安风瑟来不及阻止,但幸好夏恩已经离开了,我跟我在曼哈顿念书的同学聚餐,刚刚他有事先走了。

    哦?只是跟同学聊天?

    张伯父,你是想问什么吗?安风瑟扯出一丝笑痕。

    没什么,我只是来找你……有事想和你商量。张志生心想该不会是儿子想太多了?于是软了声调说:是关于子铃的事。

    子铃?!她怎么了?他不解地问。

    坐下来聊。张志生先行坐进椅中,见安风瑟也坐下,才道:你昨天对子铃说,你一直当她是妹妹,她很伤心。

    我之所以这么说,就是不希望她深陷,一时痛苦比长久痛苦来得好。他知道利用张子铃不对,所以提早向她说出自己的心意。

    你……你怎么这么说?

    她怎么了?他并不想伤害她。

    她大哭一场之后就没事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和她……虽然目前找了赫邑集团垫背,但如果还可以和安晖集团牵上线,对他更有利。

    既然她没事,那就好。伯父,我想先回去,晚点想去华尔街看看。

    那好吧!你先走。

    安风瑟朝他行个礼后便离开餐厅,直到餐厅外,他大大吐了口气,今天的事总算圆满完成,他可以如期返回纽约了。

    安风瑟回来了。

    听到消息,宋巧立不停在屋里踱步等待着,等待他平安的站在她面前,这次她一定不会再让他离开。

    巧立,妳在干嘛?转得我头都晕了。宋保棋放下报纸,抬起眼挪挪老花眼镜。

    爸,安风瑟怎么还没来呢?宋巧立看看表,有人去机场接他吗?

    他说他会自己回来。

    路上不会有危险吧?她都快急坏了,可爸却一副闲适的样子。

    妳别想太多,等会儿他就会出现。宋保棋笑着摇摇头。

    那……那我去房间等。直在这里站着,她会继续绕圈子,到时候定会又招来老爸一顿碎念。

    上楼之后,她躲在窗边往外看,突然,她看见有辆车停在门口,接着走出车外的就是安风瑟!

    她想冲到楼下去见他,但身子却一动也动不了,她好紧张,不知道见了他的第一句话该说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她的房门响起敲门声,让她的心跟着弹跳不止。

    请……请进。她颤动着嗓音。

    不一会儿,房门被推开,安风瑟就站在她面前,瞬也不瞬地望着她,嘴畔勾勒的笑容是如此迷惑人心。

    我回来了!怎么没有下楼迎接我?他帅气地靠在门边,嘴角噙着抹坦率的笑。

    我……看着他的笑容,她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哦~~是故意要我上来找妳?他撇嘴一笑真.妳这个坏丫头。

    看见你,太紧张了,所以动弹不得。宋巧立想解释,可不知怎么搞的,好像愈解释愈奇怪。

    看见我?他看看她背后的窗子,会意一笑,偷看我?那么现在呢?能动了吗?

    她点点头,笑着走向他,就在两人相距不到五步时,安风瑟已忍不住冲向她,紧紧将她锁在怀里,傻瓜,为什么看见我就动弹不得,害我在楼下等了好久,以为妳又不想理我了。

    我怎么会不理你呢?她紧紧搂着他,相信自己居然可以拥有这样的幸福。你是我的最爱,我……我只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可以拥有这样的幸福。

    怎能不信?他看着她的眼,别忘了是妳说的,拥有爱才会幸福,现在我给了妳,妳该全部接受才是。

    嗯,我会全部接受。她摸摸他的脸,在那边真的没发生什么事吗?

    放心,真有事就不会站在这里看着妳了。看着她眼角的泪水,他好心疼,用粗糙的大拇指拂去她眼角的泪。

    那么事情都结束了吗?

    结束了,我已将证物交给妳父亲,我想他要抽走已投入的资金是非常容易的。他非常有把握。

    那就好,我爸做生意一向小心,但这次不知为何会这么大意,多亏有你的帮忙。她紧紧贴着他,嘴角画开柔婉的微笑。

    他魔魅的眼直勾摄着她的心,现在愿意相信我可以用生命来爱妳吗?

    她直点头。

    走,我们下去吧!不要让妳爸一个人待在楼下。

    嗯。她笑着与他一块儿下楼。

    走下楼,正好看见宋保棋挂下电话,脸上带着一股凝重。

    宋伯伯,怎么样?证据不足吗?安风瑟像是看出端倪。

    是啊!证据稍嫌薄弱了点,他们似乎已有预感,已早一步做出防范。宋保棋叹了口气,没想到就差了这么一点。

    宋伯伯别担心,我相信一定有办法弥补的。安风瑟突然想到什么,扯开笑说:对了,我回来的时候买了瓶陈年红酒,就放在外头租来的车上,这就去拿。

    不用拿了,我家很多呢!宋巧立喊住他。

    他对她眨眨眼,没关系,我是特地买给宋伯伯的,再说,我还要拿另一样东西。说着,他便走了出去。

    宋巧立想到他说要送自己礼物,完全浸淫在这份幸福中。

    可是,当她才刚坐下,就听见外头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吓得她夺门而出,风瑟……安风瑟……

    站在门口,她颤抖地看着他倒在红色酒液中的身影!

    安风瑟!她立刻奔过去,抱紧他,哭着喊道:你怎么了?快醒醒啊……

    呃,巧……他张嘴欲言,但嘴角吐出的全是鲜血。

    这时,宋巧立看见他不停颤动的左手手心里紧抓着一样东西,打开一看,竟是枚钻戒。

    眼睛缓缓地阖上,他全身无力地瘫软,失去了知觉,而宋巧立也哭花了脸,不停喊着他的名……

    安风瑟在被一辆车子撞击后,他不忘记下那辆车的车号。

    警探根据车号调查,发现谋害者背后的主使者居然就是张志生与张天毅父子。

    为此,宋保棋终于得以拿回资金,但是宋巧立却开心不起来,因为安风瑟仍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今天她又带着亲自炖的汤前往医院,一进病房就见安风瑟正在看数据,于是她气呼呼的上前将数据抽走,你怎么搞的,都伤成这样了,还不好好休息。

    不要这样嘛!这是学校的寒假作业,我请葛西炜传真过来的。他靠在床头,即便身着病人服,仍是魅力依旧。

    她将保温锅放在桌上,为他盛了一些鱼汤,喝吧!这是我亲自煮的鱼汤,不喝完以后就不再做给你吃。

    瞧她威胁的模样,安风瑟忍不住笑了,是,现在全天下我最怕的人就是妳了。看她盛汤的手指上戴着的正是他专门为她挑选的钻戒,他心底漾满了满足。

    你才不怕我呢!她噘起唇望着他,就只会对我凶。

    那是以前。

    不,现在也一样。

    现在?我哪时候对妳凶了?安风瑟还真想对老天大喊冤枉呀!可是瞧她一脸笃定,该不会是他不知不觉中说错话了?

    你一醒来就逼问我戒指在哪儿,我说在家里,你就很不开心的骂我,骂我为什么不戴上。在他昏迷不醒时,她可是担心得都快疯了,好不容易等他醒来,没想到他的第一句话却是这样。

    我那不叫凶,我也没骂妳,只是因为激动而大声了点。他睨她一眼。

    激动?!

    我是为了拿那枚戒指才被撞的,可是一张开眼却见妳指上空空的,我怎不伤心呢?他接过她手里的鱼汤,妳还真不懂我。

    那你懂过我吗?她噘着唇问。

    当然了。他笑了笑,一口气把鱼汤全都喝了,妳现在想的就是希望我喝光它,对不对?

    你……你还真是会贫嘴。算他说对了,这也让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望着她妍丽的小脸,安风瑟将她拉到身边坐下,等我伤好了,跟我一起回台湾。

    我还要念书,今年要上大学。其实她真的很想,但是对于台湾的教育体制她并不明白,不知道有没有她可以念的大学。

    妳要在美国念大学?他瞪大眼,那要好几年呢!

    对呀!两地相思也未尝不可,说不定感情会更好。这些话是她安慰自己的,现在正好拿出来共勉。

    就算妳愿意我也不要。他皱起眉心。

    你就这么想我呀?他这副坚决的态度已经让她很满足了,只要他心底有她,就算相隔两地又有什么关系。

    她相信自己一定撑得过去。

    对,我爱妳、想妳,怎能让妳离我这么远。他直视她明亮的双眼,再一次告诉自己,绝不能放开她。

    可是,我已经答应我爸……

    我会去向伯伯求情的,请他让妳跟我回台湾,让我照顾妳,只要一有长假就带妳回来见他们。他知道只要她答应,宋保棋就算不舍也一定会退让的。

    嗯……我考虑看看。她转转眼珠子。

    别担心,申请学校的事就交给我处理。他以为她是害怕没有学校可念,不如就和我念同一所大学吧!我们还可以天天见面。

    你想得还真完美,可是我不要……就算想,她也要稍稍矜持一下吧!

    宋巧立,我都这么说了,妳还不答应?安风瑟将她推抵在床头,近距离逼视她的眼。

    说你凶你还否认,你就是这么霸气。她直眨着诱惑的双眸。

    如果妳不同意,我会更霸气。光是她那两扇摄动的长睫,还有眼里闪动的水气,就足以诱惑他了。

    安风瑟深吸口气,慢慢俯身吻住她,宋巧立的一双藕臂不自觉的搭上他的肩,深情回吻着。

    跟我回去吧!离开她的唇,他再一次说道。

    那……那要看你的表现啰!她羞赧地小声说。

    既然妳这么说,我又怎么能让妳失望呢?他轻笑,随即再次覆上她的唇。

    情爱纠葛、恋恋相伴,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全书完】

    编注:欲知魅力四射500号寝室系列其它故事,请看——

    1.玫瑰吻336《恶男临门》。

    2.玫瑰吻346《美女不要搞破坏》。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