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5/5177/2906784.html"}})();尊宝娱乐 >师父冷冰冰 / 最新章节列表 > 《师父冷冰冰》 第十章

《师父冷冰冰》 第十章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睡梦中的馡瑶闻到一股香气,顿时被饥饿感给唤醒。猛张开眼,就看见一只鸡腿呈现在眼前!

    “啊!”她立即坐直身子,“这是哪来的?好香喔!”

    “我刚才去猎了野味,你一定饿了吧?快吃。”他饶富兴味。

    她接过鸡腿,大大咬了口,“嗯……好香喔!”

    他笑着点点她的鼻子,也撕了块鸡腿吃,气氛温馨又甜蜜。

    填饱肚子后,馡瑶转向山洞外,“天色暗下来了,都已经傍晚了。”

    “快戌时了。”

    “你的兄弟还没到吗?”她好奇地追问。

    “对,还没到。”

    “那今晚就不能离开也不能救人了?”馡瑶轻吐了口气,“既然如此,也只好等待最佳时机了。”

    “什么最佳时机?现在就是最佳时机。”裘豹率先走了进来。

    “不知道有没有打扰了你们?”接着是汪洋进入洞内,“唉……虽然这地方简陋了些,不过气氛不错。”

    馡瑶赶紧站了起来,望着眼前几名陌生男子。

    “他们都是我的好兄弟。”齐亦做着介绍,跟着转向裘豹,“就你们两个?”

    “当然还有我啰!”夏随风也赶到了。

    “哦……你这阵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慢了?”齐亦上前拍拍他的肩。

    “你们怎么知道我们躲在这个山洞里?”馡瑶疑惑地问道。

    “哈……齐亦,你没告诉她?”裘豹对齐亦努努嘴。

    “她没问,我就没说了。”齐亦转向馡瑶,“因为他们可以很容易追踪到我的行踪,我根本不必告诉他们我去了哪儿。”

    “为什么?”她好奇地眨着眼。

    “干脆由我来说吧!”夏随风走上前,“还不是因为他身上那股特殊的香味儿。我们几个人从小玩到大,可以很快嗅到这味道的来处,而且可以隐约持续三天之久。”

    “三天!这么久……”她很怀疑,“可我怎么没办法察觉。”

    “哈……因为我们是习武之人,都有敏锐的嗅觉与听觉,况且我们跟他这么熟了,这味儿早就闻进骨子里去了。”汪洋大笑。

    “另外,我们彼此有定下约定,任何一人执行任务时,若有半个月未完成,其他人便要前往协助,这就是他们及时赶到青龙镇,又追着我的味道到岸边,然后追踪来此。”齐亦望着这些兄弟,“我说的对吧?”

    “没错,那你是不是该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夏随风蹲了下来,将柴枝扔进火堆中。

    “颜士彬的确挟持不少女子,但他并非为了贩卖,而是奉命行事,真正的幕后主使者是八王爷。”齐亦将他听到的说了出来。

    “什么?八王爷!”汪洋皱起眉。

    “我是听说八王爷有意争权夺位,百官也拥戴他,只是他年事已高,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么说,他要那些女人一定有什么特殊原因啰?”裘豹分析后,立即发现古怪之处。

    “没错,他打算拿那些姑娘来炼长生不老药,那些姑娘全是极阳日午时生。”齐亦补充。

    “原来如此。”夏随风冷嗤一笑,“那老家伙真想夺位呀!如果真的长生不老,岂不变成了老怪物?我是不相信这种长生不死之药的传闻。”

    “我看我们要趁早救人,不管这传闻是真或假,等那些姑娘变成死人就来不及了。”汪洋遂道。

    “我打算今晚进行,你们说呢?”

    “好,事不宜迟,就今晚行动吧!”夏随风附和道。

    “我也赞成。”裘豹来到屋外,看看星辰,“今日星月黯淡,是下手的好时机。”

    “你们的船在哪儿?”

    “刚刚发现前面有艘大船,我们担心被发现,就把船停在那边的柳树后。”汪洋指着方向。

    “现在就要过去吗?”馡瑶忍不住插了嘴。

    “嗯,你随我们下山,记得乖乖待在船上,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别出来,救了人我们就会立刻赶过去,懂吗?”齐亦握着她的肩,谨慎交代着。

    “好,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我,专心对付坏人吧!”馡瑶不想成为他的负担,要他放下心头的牵挂,全力应对。

    “齐亦,看样子你也步入我们的后尘了。”夏随风攀着裘豹的肩,调侃道。

    “想当初要你执行这任务你有多愤慨呀!现在不会了吧?”汪洋暧昧一笑。

    “你这家伙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被他这一闹,齐亦难为情地看看馡瑶一脸疑惑的神情。

    “好,不提就不提,不过这事……小嫂子以后你可要好好问问他才有趣。”年纪最轻的汪洋笑着先离开了。

    齐亦难堪的看看馡瑶,随即道:“好了,我们该出发了。”

    其他人立即跟着齐亦下山。

    到了岸边,齐亦先将馡瑶安置在船上,这才和裘豹等人直奔炼丹房。

    炼丹房外有五、六名手下看守,里头的人也不少。

    齐亦想了想便道:“裘豹,你由东边,夏随风由西边,汪洋你由南,我则由北,而那些被挟持的姑娘们都被困在东北边,你们记得了?”

    “记住了,我负责救人。汪洋,你负责将炼丹池给毁了。”裘豹对汪洋眨眨眼。

    “这事我最拿手,交给我吧!”

    齐亦一声令下,四人便同时冲了过去。

    外头的人夏随风一个人应付就绰绰有余,但是闻声从炼丹房奔出来的下人可就不在少数。顿时四人对付众喽啰,刀剑声响起,炼丹池被汪洋混入一堆泥沙土石,成了一池脏水;姑娘们尖叫声四起,直往外急急逃脱……

    这一夜,真是热闹非常呀!

    在船上焦急等待的馡瑶眼看时间慢慢流逝,她着实坐立难安呀!

    “一定要回来,你们一定要平安回来呀!”默祷的声音不停从她的小嘴发出来,多希望上天能听到。

    眼看漆暗的天色渐渐露出曙光,她的心渐渐下沉。

    “该不会出事了吧?天都快亮了还不回来,是不是出事了?”她抿着泪,心头一片忧急。

    想去看看,又担心他们回来了见不着她,让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恨不得时间可以倒转,如果一切重头,她铁定不会再与他分开。

    “齐亦……齐亦……你说过不会丢下我的,你说过的,难道忘了吗?”她双手捂着脸儿,忍不住又哭了。

    “馡瑶!”突然,她听见背后传来耳熟的声音,立即惊喜的跳了起来。

    “齐亦……”馡瑶奔向他,扑进他怀里,“没事吧?你们都没事吧?”

    “没事,炼丹池毁了,姑娘们也被我们救了出来,还抓了好几个下人,可以带回青龙镇作证。”他得意一笑。

    “其他人呢?”她往后看看。

    “我因为担心你所以先过来,他们随后就到。”

    “瞧你一脸疲累,一定很辛苦吧!”馡瑶拿起手绢为他拭了拭汗。

    他握住她的手,“你呢?等得很焦急吧!瞧,眼泪还挂在眼角呢!”

    “只要你平安,这点等待不算什么。”垂下秀颜,她柔柔一笑。

    “哇……还真令人羡慕!现在无论何时何地、每个角落,都会瞧见这种恩恩爱爱、含情脉脉的场面,看得我这个王老五心酸酸呀!”汪洋带着被挟持的数名姑娘过来。

    “那你就去追求幸福呀!别光只是看别人恩爱。”齐亦双手抱胸一笑。

    “我会的,你们等着看好了。”汪洋看看身旁几位姑娘,随即眉一皱,跟着摇摇头,“怎么没一个像小嫂子这么标致的?”

    此话一出,竟惹得齐亦脸色一变,连最后回来的夏随风都忍不住开口,“你别乱说话,脑筋如果动到齐亦的女人身上,他可不会饶你。”

    “我只是打个比方,他不会这么小气吧?”汪洋对齐亦做做鬼脸,而一旁的馡瑶却羞涩的笑了。

    “别笑,那家伙说话有这么好笑吗?”齐亦睇了馡瑶一眼。

    “是,不笑就不笑。”她掩着嘴儿说。

    “好了,咱们赶快回去吧!人证物证都在此,尽管八王爷的势力再大,也难逃律法的制裁。”裘豹遂道。

    “说得是,大家快上船。”齐亦搂着馡瑶来到角落,“有件事我必须先知会你。”

    “什么事?”

    “关于你大哥颜士彬,如果这事被告发,除了八王爷之外,你哥也会入罪,你要有心理准备。”他清楚虽然她与颜士彬不是亲兄妹,但毕竟颜府照顾了她几年,总有些情分在。

    “意思是我大哥也会受影响?”馡瑶眉心轻蹙,“也是,姑且不论八王爷的作为,光是他挟持这些女子的罪就很大了.”

    “所以我说,你必须要有心理准备。”他拍拍她的肩。

    “那……你能不能帮忙呢?”她瞠大眸问。

    “我该怎么帮?”

    “再怎么也是他告诉你我和那些姑娘被送往何处,也算是及时醒悟了,不是吗?”她的小手紧紧拉住齐亦。再怎么说,大哥对她都是有恩情的。

    瞧她那张快要哭出来的小脸,齐亦再怎么也得答应她,“好吧!我会将这事禀报大人,请大人对他从轻发落。”

    “谢谢。”她搂紧齐亦,感动又感激。突然,她想到先前他的兄弟们说的话,“对了,你当初为何不愿接受这个任务?”

    “这……”他一惊,“我哪有不愿意,别听他们胡说八道。”

    “只是胡说吗?”

    “当然了,连你也不信我?”他低咳两声。

    “因为太了解你所以不信,快说。”蹙起秀额,她开始逼问,记得她曾听过一句话,男人愈不想提的事便是他最认真的事。

    “这有什么好说的,傻瓜!”他刻意逃避这话题,“我过去看看,免得他们说我见色忘友。”

    随即他便溜了,让馡瑶怎么喊都喊不住,“齐亦……”

    她拧起眉想:一定有问题,太可疑了,他到底为什么不愿意接受这个任务?

    好吧!现在不说没关系,她迟早会查个水落石出!

    将证人与证物交给巡抚衙门,并说明来龙去脉后,大人决定对颜士彬与钱雁雁这两人从轻发落。

    事后,在返回冽风庄的路上,馡瑶半带调侃道:“你不但帮了我哥还帮了钱姑娘,心地不坏嘛!”

    “至少在你求她时,她也答应了,等于救了我一命,我这个人向来是恩怨分明。”他仰首漾出抹笑痕。

    “说得也是,其实她的本性并不坏,只是被有心人利用了。”她握住他的手,轻柔笑说。

    “你真是善良。”他温柔地望着她,说道:“前方就是冽风庄了,等会儿你就可以见到我师父。”

    “我好紧张……”她深吸口气,“虽然听说你师父很和蔼可亲,但我还是很紧张。”她抿紧唇,身子微微绷紧。

    “等你见到他,就会发现你的担心是多余的。”紧握她的柔荑,他带领她继续往前走。

    上了山,走在宁静的山间小径,馡瑶望着层层叠叠的绿野美景,不禁赞叹道:“这儿真的好美。”

    “是啊!以后在这里住下,你就会感受到这山的迷人之处。”齐亦边走边指着四处群山做介绍。

    馡瑶瞠大眸,像听故事般,听得津津有味。

    “对了,枭雄都是指男人吧?”她好奇地问。

    “当然,女人就是雌了。”他眯起眸,“不过我的几位兄弟都已娶妻,庄里还是有女人的。”

    “那就好,真怕全都是男人,我会不自在。”她甜甜笑着,突地眸子一转,“对了,你那些兄弟怎么没跟上?”

    “难得下山,他们去城里买些用品。”

    “这样呀!”馡瑶点点头,“还有,上次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

    “什么问题?”

    “就是为何你一开始不肯接受这个任务呢?”她逼视着他,“不可以再逃避了,否则我会生气喔!”

    他深吸口气,轻蹙双眉说道:“因为当时我不想接近任何女人,得知我要去教一个女人功夫时,我压根不能接受。”

    “那……那你是真的不喜欢女人了?”

    “也不是……那时我心情欠佳,每天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根本不想出任务。”忆及那段过往,还真是可笑呀!

    “为什么呢?”馡瑶眨着眼,似乎可以看出他眼底的伤痕。

    “因为那时候……我被女人甩了。”他撇嘴笑笑,“就这么简单,所以别问了,我们赶紧上山吧!”

    “理由不单是如此吧?”她的小手拉住了他,“告诉我到底怎么了?我知道你很痛苦,但我只是想多了解你一些。”

    “那是段不堪的过往,就别问了。”拍拍她的小手,他旋身继续迈出步伐。

    “你是不是还爱着她?”唯有如此,他才不想多提,因为会心痛。

    “什么?”他定住身,回头望着她。

    “我知道了,没关系,其实心痛的感觉我最熟悉,以前就是爱着你而你却不爱我,让我痛苦了好久。”凝睇了他一眼后,馡瑶便走过他身边。

    他心下一惊,赶紧追上,急问:“是谁说我还爱她?”

    “你脸上的表情是这么告诉我的。”她委屈的噘起唇,“不过没关系,要忘了深刻在心底的人谈何容易?我会慢慢等的。”

    瞧她走到他身前的落寞身影,齐亦立即上前拦住她,郑重地说:“我已经不爱她了,别胡思乱想了。”

    “真的吗?”她抬起水雾般的大眼,望进他澄澈的眸子,“那你为何不肯提起?有时说出来心情会好过些。”

    “因为受伤极深,让我不愿回忆。”他深吸口气笑了笑,“不过现在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了,想知道我就告诉你。”

    “不用了,我不想知道了。”她赶紧说:“既然是这么深的伤痛,怎可能说痊愈就痊愈、说没事就没事呢?”她对他耸肩笑了笑,“没事了,我们赶紧赶路吧!我已等不及想去看看所有你认识的人。”

    瞧她那副雀跃的模样、开朗的笑容,齐亦明白此时此刻的她必然是强颜欢笑。也是,心爱的男人不能对她坦然,哪个女人不在意呢?

    “她与我分手的理由是……我的样貌太美,还有一股四溢的香味儿。”他的话让她顿住脚步。

    她徐徐转过身,惊讶地看着他。

    “当然这也是当初她爱上我的原因。”他释然地说。

    馡瑶走近他,心疼地问:“所以当我们在船上时,你才会对我说那些话,就怕……怕我会和她一样?”

    他深锁双眉,没有回答。

    “自从七年前见到你、闻过你身上的香味后,我就再也忘不了你,到如今,我仍深深的为你着迷,又怎么可能会腻呢?我一辈子都不会腻的!”她抬起小脸,笑意盎然地瞅着他。

    “傻瓜。”他轻柔的揉揉她的发。

    “我才不傻,我只是捍卫我所爱的男人,想让他知道我有多么爱他。”说完,她便羞怯地直往山上奔去。

    “小心,跑慢点儿……”这丫头真是的,难道不知道山路难行吗?

    瞧她跑得起劲儿,他突然定住身,眸光轻闪一缕笑意后便猛一提气,在空中盘旋一圈后落地,重新站在她面前。

    “天!”她吓了跳,差点就要往后倒去。

    “小心——”齐亦俯身勾住她的纤腰。

    “我没事。”她羞赧地别开脸。

    瞧着她那对杏眸,以及水嫩的唇,齐亦已控制不住地低首覆上她的唇瓣。

    馡瑶回应着他的吻,低喃道:“我真的好爱你,相信我,我不会像那个女人一样。”

    他眯眸望着她,朝她点点头。

    “天,这是什么精采片段呀?”薛石乔在二芳鼓掌,“师父要我下山来迎接你们,没想到会看见这么感人的画面哪!”

    薛石乔身边的美丽女子便是他的妻子水莲,她转首对他说:“干嘛这么挖苦人家,人家甜蜜你吃味儿吗?”

    “我哪敢吃味儿,要吃也吃你的味儿。”他语带双关,令水莲的秀颜染上两片红云。

    “不能装作没看见吗?”齐亦撇嘴一笑。

    “我可以装作没看见,但水莲腹中的娃儿可不成,我不想让他还没出世就看这么养眼的画面。”薛石乔开着玩笑。

    闻言,齐亦立即望向水莲,笑问:“嫂子,你有了?”

    “嗯。”水莲羞臊地点点头,而后转向一直站在旁边不敢吭声的馡瑶,上前握住她的手,“你就是馡瑶?”

    “对。”

    “我叫水莲,我们先上山吧!我可以带你四处看看,介绍这儿的风光。”水莲柔婉地说。

    “好呀!真的可以吗?”馡瑶兴奋地瞠大眸。

    “当然了,走吧!”

    两人笑着离去。

    齐亦这才走向薛石乔,“瞧,她们应该会处得很好。”

    “放心吧!水莲会照顾她的,现在的你看来和两个多月前的你不太一样啰!跌入情网的滋味儿如何呀?”

    齐亦半眯趄眸,“你是过来人,你说呢?”

    “当然美妙了,不过唯一的缺点是喝酒的时间变少了。”薛石乔拍拍他的肩“趁她们不在,咱们去喝个痛快吧!”

    “哈……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好吧!我就舍命陪君子了。”

    两人肩搭着肩,一路哼着歌往前行。

    今天的冽风庄,充满着欢乐……

    【全书完】

    编注:欲知“枭雄”系列其他故事,请看:

    1.天使鱼275《大侠爱多管闲事》。

    2.天使鱼277《枭雄难过美人关》。

    3.天使鱼282《恶郎迎进门》。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