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5/5179/2906807.html"}})();尊宝娱乐 >恶郎迎进门 / 最新章节列表 > 《恶郎迎进门》 第十章

《恶郎迎进门》 第十章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江府现在的气氛可说是异常低迷。

    裘豹和心妍都进入了幽林,到现在都还没出来,大伙为他俩的安危忧心不已,每个人都几乎食不下咽。

    怎么办?管家,如果他们还不回来,江府以后该怎么办是好?小绿说着都快哭出来。

    妳别胡说,他们一定会回来。阿义虽慌,但他对姑爷有信心。

    可是已经五天了。小绿每天都在算着日子。

    不管多久,他们一定会回来,一定。阿义这才说完,就听见门外传来嘈杂的声响。

    发生什么事了?我们快出去看看。阿义闻声走了出去。

    这一瞧还真不得了,只见裘豹和心妍一同回来了,两人一脸的神采奕奕。

    大小姐!小绿立刻飞奔过去,抱紧心妍,大小姐,我好为妳担心,见妳和姑爷回来了真好。

    我们没事,只不过姑爷因为我而受了伤,在那里疗好伤才回来的。心妍安抚他们的情绪。

    受伤,是被野兽咬的吗?阿义急问。

    呃……不算野兽,不过那里真的很危险。他们没有将实情说出来,不想破坏白发童子平静的生活。

    无论如何,平安回来就好,快……快进屋去。小绿立刻扶着心妍进屋,然后为她倒了杯茶水,喝口热茶,近来已入冬,满冷的,山上一定更冷了。

    谢谢。心妍接过茶水喝了口,嗯,好香呀!

    姑爷,这五天在山上疗伤不是很可怕吗?为什么不赶紧下山,镇上的大夫也可以为你医治的。阿义不了解地问。

    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山上虽然危险,但我们会照顾自己,看我的伤不是都好了吗?裘豹张开双臂,让他们看看他此刻已完全复原的模样。

    对了,仙儿姑娘呢?心妍从进府后就没瞧见她了,倘若之前她一定会飞奔到裘豹身旁缠着他。

    哼!别提她了。小绿噘起小嘴。

    怎么了?

    大小姐,妳不知道吧?她是想害死妳才骗妳去幽林,这种女人还真是恶劣。一想起这女人,小绿就气不过。

    心妍看看裘豹,担心小绿的话让他难堪,连忙道:或许她有什么理由,不要妄下断言。

    小绿说的对,是该找到她好好问个清楚。裘豹看得出心妍的顾虑。

    这事晚点再说吧!心妍望着他,你的伤才刚好,赶紧去屋里躺着吧!

    也好。裘豹站了起来,直接往寝居的方向走去,心妍则尾随在他身后,进入房间还不忘拿出白发童子给的药丸,喂他服用。

    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只要想起杨仙儿,心妍心底就有疙瘩,至今她还没弄清楚他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但她记得很清楚,只要杨仙儿对他做任何亲昵举动,他从来没有拒绝过,这表示两人的感情非比寻常。

    等等。他用力拉住她的手,我有话跟妳说。

    好,你说。她乖乖地站在一旁。

    是不是怀疑仙儿是谁?跟我又是什么关系?裘豹虽天生冷傲,但对于自己关心的女人却有着敏锐的观察力。

    呃──她深吸口气,逃避道:我不想知道了,你还是休息。

    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他的话止住了她的脚步,我一直住在冽风庄,她则住在山脚下,我也明白她对我的仰慕,但那是她的一相情愿,她绝不是我喜欢的女子。

    是吗?可是你们……你们看来好亲密……心妍垂下眼睑,说出内心的想法。

    那是故意作戏给妳看的,傻瓜!他轻笑出声。

    什么?!她还没进入状况。

    我讨厌自己为妳吃味儿,所以才试探妳是否也会因为我而心神不宁,这才会与她故作亲昵。他瞇眼望着她。

    这是真的?她咬咬下唇,难以置信地问。

    又不信我?

    她笑着摇摇头,露出柔媚的一面,你说什么我都信,好了,那现在是不是该好好休息了?

    我偏不。裘豹用力将她拉回床上,用自己的上半身压缚住她。

    你的伤才刚好。她羞红了双腮。

    我已经没事了。

    在那个黑洞内有个小老人一直监控着,很多事他都不能做,现在他只想好好将她爱个够。

    俯身,他轻啄了下她的双唇,用自己的体温去暖和她,一场**又将展开──

    接下来的几天,裘豹一如往常一早便去木材场和工人们一起做事,心妍则在晌午时提着竹篮过去与他共用午膳,两人活脱脱像对新婚夫妻,恩爱逾恒。

    原以为会这样一直过下去,心妍也期待未来的日子会更加幸福。

    但是就在这时候,有人以新屋主的身分登门造访,让江府上上下下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这怎么可能?心妍震惊地张大眸子,他不可能卖了这里,不可能在这节骨眼上还要将江府给卖了!

    可是人家都上门通知了,没想到姑爷还是这么做了。小绿咬咬唇,还真是愈来愈不了解裘豹了。

    我这就去找他。心妍愈想愈不对,她相信他不会这么做,尽管真这么做,也一定有什么苦衷或计画。

    她立刻前往木材场,远远就瞧见他与工人卖力的做事,即使寒冷的天候,汗水还从他鬓边不断淌下,可见他有多辛苦了。

    这样的男人会做这种背弃他们的事吗?

    心妍深吸口气走向他,裘豹。

    妳这时间怎么来了?他勾起嘴角轻笑。

    为什么要卖了咱们的宅子?站在他面前,她抿唇踌躇了会儿,还是问出口。

    照我的话去做。他挑眉,让下人们整理好家当就对了。

    你是什么意思?她不解地望着他。

    妳对我的话感到质疑?裘豹站直身子,微蹙眉看着心妍。

    不是……但我想知道……

    先回去。他回复原本冷淡的模样。

    可是……

    不听我的话了?这话俨然已将她的人视为他的,只要是他的主意,她就不能有意见。

    心妍鼓着腮,睇视他好一会儿,这才点点头,好,可是我回去要如何跟下人们说嘛!

    就先请他们将东西整理好等我回去。裘豹回头望她一眼,并给她一抹安心的笑。

    心妍只好点点头,缓缓离开。

    回到府邸,当她面对众人询问的眼神时,只能低垂双眸说:姑爷要我们将行囊打包好。

    什么?姑爷仍执意要把这座府邸卖了?阿义心急地问:那我们日后能去哪儿?大小姐,妳又该去哪儿?

    不知道,他要我们准备好后就安静地等着。心妍好对不起他们,但是现下这情况也不是她所能控制的。

    这……好吧!大伙回自己房里打理行李,然后再到前院集合,我们就等姑爷回来。阿义对下人们发出命令。

    管家,我们会不会被赶走呀?下人们都担心不已。

    不要乱说话,等姑爷回来就对了。阿义宁可选择信任裘豹,毕竟这阵子和裘豹相处下,他发现他是个有担当的男人。

    于是下人们忐忑不安的返回房间,各自打包。

    约莫一个时辰后,裘豹回来了,看见大家都已准备妥当,于是开口道:这座府邸已不是我们的,我们这就离开吧!

    姑爷,我们要上哪儿去?小绿忍不住问道。

    你们跟着我走就对了。他微带笑意的眼神瞟向怔怔望着他的心妍。

    心妍也只好率先举步跟着裘豹走,既是他的妻,就该选择相信他。而众人见大小姐走了,也都提着各自的行囊离开这里。

    走了好一段路,大伙都觉得奇怪,为什么姑爷是往旧府邸的方向走?

    或许姑爷找到的新住所就在那附近吧?

    但是在接近旧府邸时,裘豹突然停下来,转身对他们说:这里就是咱们往后永久的住处,大家进去吧!有人在里头等着了。

    心妍诧异地张大眸,愕然地转首看向大门,这时大门敞开,站在里头的是已遣退的门房,还有以往的仆人们,全都站立两旁恭迎着他们。

    这到底怎么回事?心妍诧异地问道。

    没看见吗?快进去,我把所有人都找回来,也把这府邸重新买回来了。前阵子冽风庄的几位师兄弟来找他,他向他们借了些银两,硬是将这座府邸重新买回来,也一一找回过去遣退的下人们。

    裘……裘豹!心妍激动得都哭了。

    现在应该开心才是,就别哭了。他漾出微笑,安抚着她。

    好,我不哭就是。心妍赶紧拭去泪水,快步走进里头。

    看着大小姐走进府邸,其他人也跟着进入,看着这熟悉的地方,大家都感动得红了眼眶。

    谢谢……谢谢你,姑爷。阿义也淌下老泪。

    大家不要太感动了,该做的事还是得做。裘豹笑望大伙,又道:今晚咱们就来庆祝庆祝吧!

    是,小的马上去准备。阿义立即领命。

    下人们也都各自去干活了,不一会儿工夫,这里就只剩下裘豹和心妍两人。

    想看看我们的新寝居吗?他笑说。

    嗯。她害臊地点点头。

    走吧!他结实的大手紧抓住她的,直往东翼的方向走去。

    远远地,她就看见一间高雅的二楼房舍,咦?我在这座府邸长大,怎么从没见过这间屋子?

    是我连着好些天日夜赶工打造的。他双臂环胸,瞇眼看着那屋子,妳喜欢吗?

    当然喜欢,真的好喜欢。光看外面的布置就令人心动。

    进去看看吧!牵着她的小手,他带领心爱的女人往里头走去。

    心妍怎么也没想到里头的布置竟是这么的舒适,置身其中让人都不想离开了。

    裘豹,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些。她感动地笑了,望着他的眼底漾满爱恋。

    傻瓜,只要妳开心就够了。裘豹用力将她揽进怀里,大手直抚弄着她的脑后。

    心妍抬头笑睇着他,看着心底最爱、最重要的男人,浓浓的幸福充满胸口,化都化不开。

    举起小手,她轻颤的解着他胸前的襟扣,这样的动作震住了裘豹,但他却很满意,表示这个小女人已有点进步,懂得如何撩拨丈夫的**。

    拥有这样的妻子,他能不幸福吗?

    江家人重返旧府邸的消息,不多久就在震川镇上被热烈讨论着。

    而裘豹对心妍的深情也令人津津乐道,彷佛就在这一瞬间,心妍过去的一些耳语已不存在,流传在众人间的就是裘豹这个特别的男人。

    当然,这些传言也飘进了杨仙儿耳中,自从闹事之后,她便躲在镇上的一间小客栈内,偷偷注意着裘豹与心妍的一举一动。

    仙儿,妳怎么不说话了?吴嘉强问道。

    老吴的儿子并没进入幽林,而是跟着她离开了。

    我正在想事情,你别吵。杨仙儿每回上山总是玩得不见踪影,原来就是盯上吴嘉强,认为他有可利用之处。

    妳要我做什么我全做了,对我妳还有哪点不满的?吴嘉强不满地追问。

    你还好意思问?什么事都没办成,现在可好,心妍还活得好好的,还和裘豹哥搬回旧府邸,让我愈想愈气。她咬着唇说。

    那妳说该怎么办?吴嘉强被她的美色所吸引,对她是言听计从。

    我不能让她跟裘豹哥在一起。她紧握住拳头。

    为什么?他们好就好,妳为何要搞破坏?他还不知道杨仙儿对裘豹的感情。

    你这个笨蛋,什么都不懂,到底懂什么?任性骄纵的个性又犯了,还真是让吴嘉强招架不住。

    那妳就直说吧!要怎么做,我一定帮妳。

    好,这可是你说的,我要你去将心妍给带过来。她露出奸佞的笑容。

    什么?妳要见大小姐?去见她不就行了?

    你真是个笨蛋吗?仙儿对他吼了出来。

    是……是,我去将她带来。吴嘉强被她的强势给吓了跳,只好乖乖听她的话,只要她开心就好。

    杨仙儿这才露出欢喜的笑容,嘉强,谢谢你了。

    哪的话,只要妳别再生气就好。

    那你还不快去。她直催促道。

    什么?现在!

    要不然你以为哪时候?还真气不过他的憨样,杨仙儿漂亮的眸子瞪住他。

    好,我马上去。杨仙儿娇媚的眼神又一次勾去他的魂,他像着魔一样立刻去办她交代的事。

    当吴嘉强来到江府门外,却不知道该怎么进去,于是绕到后门,从角落攀墙而入。

    江府如此之大,要找个人还真不容易,辗转找了几个地方后,吴嘉强终于找到心妍的寝居,正想要潜进去,却不知打哪儿出现一群人,将他团团围住。

    你们──看见这阵仗,他还真是吓坏了。

    我等你很久了。裘豹从后面走了出来,冷冷笑望着他,知不知道你爹有多为你担心?

    你……你知道我会过来?为什么?吴嘉强颤抖地问道。

    因为杨仙儿不是个这么容易善罢干休的人。裘豹半瞇起眸,双手抱在胸前,她在哪儿?

    我……我不能说……他直退后。

    好,那就把你押进衙门,看你说不说。裘豹转向一旁下人,把他给抓起来,送进衙门,让他一辈子蹲苦牢。

    啊!不要不要,我说就是……他害怕自己被关进牢房,反而见不着杨仙儿了。

    说,在哪儿?裘豹沉声问道。

    在东北巷的那间小客栈。待他一说完,裘豹立刻前往那间客栈,打算好好与杨仙儿把话说个清楚。

    想当然,杨仙儿一瞧见他,可是暗暗吃一惊。

    裘……裘豹哥!她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妳干的好事都已经被揭穿,在震川镇妳是待不下去了。他瞇起一对利眸瞪着她。

    不要,裘豹哥,我不想放弃你。她又哭又闹的。

    我爱的是心妍,妳再怎么强求都是枉然,这次我可以放过妳,下次我会将妳和吴嘉强一块儿带往衙门,妳自己好好想清楚。他冷冷望着她。

    呜……我真的不能跟你在一块儿吗?我喜欢你这么久了。她就是不甘心呀!

    爱情是不能一相情愿的,懂吗?妳这样利用另一个男人对妳的感情,是不是太过分了?

    她深吸口气,瞪着他好一会儿才说:算了,就算了,我杨仙儿长得又不差,干嘛死巴着你不放?

    妳能这样想就好。

    反正冽风庄的男人又不只你一个。她撇撇嘴。

    没错,妳尽量去烦其他人吧!对了,汪洋挺适合妳的。说着,他便暗暗一笑,转身往门外走去。

    回到江府,却见心妍站在寝居外等着他,听说你已有了仙儿姑娘的下落,是吗?

    没错,不过妳放心,没事了。他对她扯开一抹飒爽笑容。

    心妍点点头,我一点也不担心,我相信你会保护我的。当听说裘豹早有预防,派人日夜守护着她,心妍内心有着说不出的感动。

    明明是要来找她复仇的男人,如今却成为她的夫、她的天、她的地;为了救她,他可以出生入死,她的心又怎能不被融化呢?

    看样子妳很开心?裘豹大步走向她。

    看见你,我当然开心了。她望着他,突然想起,对了,仙儿姑娘呢?你刚刚不是去找她吗?

    我已经让她回去了,该说的也已跟她说清楚,她不会再来了。

    其实爱一个人并没有错,只是她的爱太偏激了些。同为女人,她可以感受到杨仙儿内心的想法,所以,你就不要责怪她了。

    一阵微风拂来,吹散她的鬓发,他轻轻将那发丝拢于她耳后,一双幽魅深瞳专注望着她清秀中不失慧黠的小脸。

    她笑望着他,过不久道:你心里还有恨吗?

    什么?他眉一蹙。

    你对我爹还有恨吗?心妍很紧张地又问了一遍。

    这……如果说已无恨那是骗人的,但是这股恨他已经可以画分得很清楚,只对江魁生,并不是她。

    还很恨啰?她敛下双眼。

    对。他不想骗她。

    心妍咬咬下唇,轻搧双睫,将泪水隐藏其中,难道……难道就不能忘了这份仇?

    他抿着唇不说话。

    好,那我知道了。心中隐隐抽痛的是无法言喻的疼,愈是爱他,她就愈心痛,她多希望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疙瘩与芥蒂,可以毫无保留的相爱一辈子。

    瞧她低垂的小脸,裘豹也不好受,但是这股恨积压在他心底近二十年,怎能说摆脱就摆脱?

    我恨他,但我爱妳。他缓缓道。

    破碎的嗓音复诵着他这句话,每个字都像把刀,直往她心窝刺。

    他恨的是从小扶养她长大的亲爹,而她身上流着爹的血脉,这样的恨与爱,她又如何承受得起?

    看出她心底的痛,但他却松不了口,心妍……

    她抬头对他微微一笑,没事,我有点累,想回房躺一下。徐徐转身,才走了几步,她的脑子却突然一阵晕眩……

    妳怎么了?他赶紧扶住她,急促地问:不舒服吗?哪儿不舒服?快点告诉我。

    算了……她摇摇头。

    什么叫作算了?瞧她这样,他更心急了。

    既然不能原谅我爹,我就不能告诉你。她困难地站了起来,但是一阵呕意涌上,她赶紧捂住嘴,跑到一旁树后干呕起来。

    这下裘豹更忧心了,他立即上前问着,妳到底怎么了?心妍……不要瞒着我,快说呀!

    除非你原谅我爹,而我一定会去公公、婆婆的坟前替我爹忏悔的。心妍望着他,要的只是他一声原谅。

    妳……好,我原谅妳爹,可以了吧?他再怎么恨也不忍心伤害到她呀!

    真的?她的嘴角画开了微笑。

    嗯,现在可以告诉我妳怎么了吧?将她扶起来,他连目光都是这么的小心翼翼,这抹疼惜心妍是感受于心的。

    那……那我告诉你吧!她微笑地凝睇着他,专注地望着他好久才徐徐开口:再不久,你就要做爹了。

    裘豹猛地瞪大眸子,有些不敢置信!

    所以,我不希望你还恨我爹,毕竟这孩子是我爹的外孙,一样流着我爹的血。她缓缓说着,等着他的反应。

    裘豹依然怔怔地望着她,一动也不动。

    你……你该不会是骗我的,其实你并不原谅我爹?她一对娟秀的眉倏然皱拢。

    不,我没骗妳,只是……他微瞇起眸。

    只是什么?心妍眨了眨眼。

    只是太高兴,高兴得不知该说什么……裘豹将她拉进怀里,好紧好紧地搂着她,我……我真的要当爹了?

    自从爹娘去世后,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人,虽然他拥有师父与师兄弟,但那毕竟与亲情不同,如今他有了妻,不久之后还会有孩子出世,这事实直撞击着他的心,让他激动的心情久久无法平息。

    当然是真的。她柔媚一笑,以后这座府邸就会变得很热闹,因为我要帮你生好多好多孩子。

    妳当自己是母猪?他扯开笑。

    你嫌吗?心妍噘起嘴。

    呵……不嫌,如果妳变成母猪,我就当公猪好了。嗯……现在公猪和母猪要做什么呢?他笑瞇起眼,接着将她抱了起来,直往两人的寝居而去。

    今晚,夜风微凉,而他定会极温柔极温柔的待她……

    【全书完】

    编注:欲知枭雄系列其他故事,请看:

    1.天使鱼275《大侠爱多管闲事》。

    2.天使鱼277《枭雄难过美人关》。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