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5/5532/3111433.html"}})();尊宝娱乐 >无限恐怖之雷啸传奇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巫

第一百九十六章 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千年内,雷啸终于是把创世神塔完全炼化成为本命法宝,参悟了其中的创世大道,他的眼界和修为都是突飞猛进,力量更是节节攀升,随意一拳,都达到了可以伤害圣人的程度。

    虽然如此,他仍是未能成圣,也没有成为主神,似乎是有一重看不见的薄膜阻挡着,仿佛随时能跨出这一步,又似乎相差万水千山,不能触及。无论积蓄多么雄厚,力量多么强大,都无法跨越。

    “这就是阻拦了无数惊才艳艳之辈的一道坎,跨过去,就得超脱,享大自在大逍遥,跨不过,就一辈子呆在盒子里,被命运所摆布。”雷啸静坐在十二品青莲上,参悟着创世大道,一边将自己的体悟分享给塔内修炼的众人,一边转动着一元念头,心中算计着。

    他心下一跳,为自己得出的结论震惊着,“若是把世间所有看成是局中之人,那这天道,甚至大道都是那一层层的盒子,主神掌控着里面的盒子,圣人跳出了第一层天道的盒子,却被困在外层大道的盒子里,神王的本源神器,让他们从第一层盒子里跳了出来,跟圣人们在同一层,鸿钧道祖的层次却是不好估计,传说他以身合道,难道是变成了第一层盒子的一部分?仍是大道之下,却有着天道赋予的法力?”摇了摇头,雷啸心念电转间,这些念头与伙伴们不断交流着。

    创世神塔内的生灵也计算着,这些生灵受到雷池能量的洗化,各个都力量强横,智慧高深,这个时候一起推算,顿时雷啸接收到了无数种可能,无数种结论。“终究是境界不够,虽然我的力量可以抗衡圣人,但还是无法推算准确!”

    他突然心念一动,发现一股奇异的杀气接近,“好厉害,好厉害,杀气如刀,普通的金仙恐怕都受不了要被杀气入脑,是什么人,虽是杀气,却无杀意,看来是友非敌。”雷啸把眼一望,正在接近花果山的三人被瞧了个清楚,顿时一惊。

    只见来人中左边的一个面如冠玉,白发飘扬,手着黑甲,作将军打扮,那可怕的杀气正是从他身上发出。右边一个国字脸,相貌更是不凡,眉心一点红光,居然是帝王紫气。

    这两人虽然不凡,但雷啸惊的却是中间那人,这人身长五丈,身上任何一块肌肉无不光滑如玉,充满了可怕的力量,像是打磨过的能量晶石,不过,这人没有脑袋,不错,这人肩膀以上本应有脖子和头的地方空空如也。

    “刑天舞干器,猛志固常在!”雷啸把手一指,护岛大阵开出了门户,“来啊,给我用最高的礼仪,迎接贵客。”来人正是刑天,他身边两人,乃是两名巫族中的后起新秀,杀神白起,秦始皇嬴政。

    三人此来乃是奉了平心娘娘懿旨,来投雷啸,雷啸自知与巫族的缘分不浅,先学巫族神通,后又受过平心娘娘的恩惠,自然热情接待三人。引三巫入府,分宾主坐下,自有仙侍奉上仙果,茶点。

    雷啸开门见山道,“三位来意,我已知晓,得平心娘娘信赖,本座深感荣幸,不知三位是想在我军中屈就,还是自成一军?”三人相视无言,竟没想到这位威震三界的大帝如此好说话,更是如此直接。

    “不瞒陛下,我巫族历经数劫,早已不复太古时的盛况,”刑天没有元神,但他肚子却可以说话,“如今,我巫族虽经过长时间的休养生息,但因生育极难,数不过三千,大巫不足二十名,自然不能成军,我等愿听从调令,为大帝征战三界,重振我巫族之名。”

    雷啸突然想到,这巫族不能修元神,却可以让他们修炼西方法则玄奥,他们天生就是大自然的宠儿,定能事半功倍。任何一个大巫,都相当于准圣后期,这三千巫族,二十来个大巫,非同小可。特别是刑天这样太古时期遗存下来的大巫,战斗经历比任何人都要丰富,这是一种宝贵的财富,别人求都求不到。

    得到雷啸的承认,三名大巫顿时安心,告辞回转部落去安排迁移的事。三人刚走,一名侍女就慌张张地跑了进来,“陛下,不好了,布殿下与王妃都不见了,两位主母请您前去。”“你下去吧,”雷啸皱了皱眉,有点头疼儿子雷布的不合作。“也许这就是每个父亲的烦恼吧,”他自嘲地笑了笑,消失在原地。

    其实事情也很简单,雷啸想把身上的担子丢给儿子雷布,自己可以自由自在地去参悟修行。雷布却是个和平主义者,对战争军队什么的完全没有兴趣,他宁愿在花园或书房里呆上一整天,也不想面对严肃的军队。父子两谈不拢的结果就是儿子开始频频离家出走,我们的小雷布注定悲剧,谁让他有个强大变态的老爸呢!

    “说吧,这次又为什么逃跑,”轻松抓回儿子的雷啸高坐云台,很没形象的翘着二郎腿,狠狠白了自己的宝贝儿子一眼,完全无视两女的眼神暗示,“哼哼,慈母多败儿。”

    不过雷布却没有任何地惊慌和发怒的样子,连同在一旁打酱油的芙蓉,两人一起露出了微笑,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父亲大人,如果我告诉您一个消息,一个关于姑姑的消息,您必须给我自由,”雷布得意地发现自己父亲的脸上神色变化,“这位姑姑我从没见过,她可是爷爷和奶奶收的干女儿,也许您可以从她那里得到二位老人的消……额!”

    雷布突然发现自己被父亲抓到了云台边,他硬生生把后面要说的话吞了回去,父亲的神通似乎永远没有底线,自己完全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臭小子,跟我讲起条件来了,你翅膀硬了,能飞了是吧!”雷啸哼了一声,“说,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不……不行,除非您对天发誓,还我自由!”雷布顶着父亲能吃人的眼神,艰难地说道。“哦?看来你勇气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好吧,”雷啸笑得很诡异,不过他竟然真的说道,“我对天发誓,还你自由,满意了吗?”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