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68040.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章 梦里耳光知多少

第1章 梦里耳光知多少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做了个很不爽的梦,被人狂扇嘴巴子,居然还不醒。

    啪啪啪!脸上**辣的疼,疼得她眼泪险些流下来,这是做梦?要不要痛得这么专业啊?佟锦腹诽不已,她倒是想破口大骂来着,可话还没出口就被人扇回来,打得那叫一个爽!不过她很不爽就是了!

    除了能动嘴,她的手臂一直被人死死地钳着,让她只能眼睁睁地让自己任人鱼肉,钳着她的人还偷偷加戏,总能在嘴巴子落下间极小的间隙中找到空档,配合着偷拧她几下,让她的痛感始终保持在生不如死的燃烧线以上。

    她这是得罪谁了啊!难道容嬷嬷的小黑屋看多了就要遭到这样的报应?这不公平!

    最不公平的是她现在挨着打,却连凶手都看不见,眼前浑噩噩地模糊一片,将来想报仇都不知道找谁好!

    “贱婢!贱婢!贱婢!”

    很好,这正是佟锦想说的话,被凶手抢先了,听声音,是个女的!

    “竟敢害我!”饱含着极度愤怒的声音微微地带着颤音,配合着凌厉的耳光声别有一番韵味,“若是玉帛有什么不测,你也别想独活!”

    凄厉怨忿的声音荡在耳边,钳着手臂上的力道忽地消失,佟锦一个趔趄仆倒在地,昏暗的眼前骤然清晰起来。

    光线很暗,该是晚上,佟锦勉力抬起头来,只看到一个女人的轮廓,就觉得胸腔里一阵阵的闷痛,显然是早就受了伤的,不得不再次低下头去,蜷在那里,以消减身上的疼痛。

    “让她去祠堂外跪着等候处置!让她父亲看看,他生出了一个何等恭孝贤良的女儿!”

    带着怒意的尖锐声音刺激着佟锦的耳膜,跟着便有人应声,此时另一道上了年纪的声音迟疑地响起,“二夫人,她身上带着伤,要不要先治一治?不然让老爷看到,恐怕要责怪二夫人。”

    “责怪?”二夫人凉凉地冷笑一声,“我就是要让他看!当年他负情负义,将一切都给了她们母女,我却只能为妾,连累玉帛和小七成了庶出!这么多年来我没有责怪她们,她们倒来害我!”

    说到这里,佟锦身上又挨了几脚,显然是二夫人心有不甘,又拿她当出气包了。

    而后便有人架起她,连拖带拽的,直到一个安静的院落,这才将她撇下。

    地上很凉,夜风也有些刮人,像是初秋时节。佟锦在地上缓了一会,挣扎着张眼,便见一座五间连开的宽阔建筑在夜色中安静伫立,古色古香,肃穆沉谧,应该就是二夫人所说的祠堂。

    身边寂静无声,也不知是人都撤走了,还是有人在旁边监视她,佟锦没空想那么多,老话说得好,好汉不吃眼前亏,她现在处于绝对的劣势状态,自然不能留下硬拼。秉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中心思想,她必须先醒过来调整状态,抚平深受创伤的柔弱身心,才能再杀回来报仇!

    不管最后一句话到底有没有自我安慰的成分,反正佟锦一秒钟也不想在这待了。睡!必须睡!睡着了……

    很久以后佟锦再想到现在的情景,仍然深深地钦佩着自己。在绝境中求生存,在逆境中求发展,遭人围殴后仍可以蛋腚入睡,以后还有什么事是她做不了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正当佟锦睡意正酣之时,“哗”地一声,她只觉身上一激头皮发麻,一个激灵蹿了起来!这感觉,就好像有人用水……哦,的确是有人用水泼了她。

    呆怔怔地看着眼前身材壮硕手持凶器的古装大妈,佟锦的脑子里有几分钟都是空白的。

    “咣当!”

    古装大妈手里的木盆摔到佟锦面前,“大小姐!老奴可怜你,你也得可怜老奴才是,说的是罚跪,你却在睡觉,老奴心善不忍扰你,可眼见着天就亮了,你怎么还敢睡?让人见着可是要连累老奴的!”

    佟锦不言语,满心想的尽是自己“脱困”失败,眼睛都红了。

    “怎么了?”古装大妈不耐地矮下身来打量佟锦,许是见她精神还好,这才放心地站直身子,“现在倒知道怕了?咋晚倒有胆去害二夫人!亏得二小姐替夫人挡了一挡,不然落水的就是夫人了!”她瞄着佟锦的神色,顿了顿又道:“听说二小姐昨夜发了整晚的高烧,老爷回府后便去探望,陪了整宿,估计一会天亮了就会想起你来,你再等等吧。”

    听了半天的唠叨,佟锦总算缓了缓神。脸上还是火热的疼,又胀又麻,尽湿的衣裳贴在身上,晨风一吹冷得透骨,一切都是那样的真实,虽然拒绝相信,可她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说……回不去了吧?她这次可是倒霉倒大发了!

    看了一眼仍在喋喋不休的古装大妈,又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穿着的半旧袄子,佟锦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看这祠堂的规模,她这身体的家里显然不是什么小门小户,可她,身为这的大小姐,身上穿的衣服竟连袖口都磨白了。还有刚刚古装大妈低头探她的时候,她闻到一股明显的酒味,分明是此人偷懒跑去喝酒,睡了整夜回来才发现她也在睡,怕二夫人追究,这才变着法的折腾她。

    她为什么会落到这样的下场呢?从昨晚二夫人的话中不难听出,她是正经的嫡女,就算犯了错,哪轮得到一个妾室掌掴她?又哪轮得到一个下人对她动用私刑?没人管吗?她爹呢?她娘呢?

    正想着,有脚步声朝这边敦敦地来了,步伐坚定沉稳,快速而有节奏。

    古装大妈朝院门处望了一眼,立时整理形容避到一旁,在来人进院的时候矮了矮身子,“老奴给老爷问安。”

    老爷……佟锦的眼皮一跳,是她父亲!

    应该说是这身体原主的父亲。

    佟锦的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后来母亲重组家庭,虽然与继父相处尚算融洽,可因为继父也有自己的子女,所以相处时总有一些难以破除的隔膜,这么多年,佟锦也只是叫他“叔叔”而己。

    父亲是可以信任的人吧?所以他是来救她的吧?

    昨晚的事佟锦虽不知来龙去脉,可她受了一夜的折磨,现在也并没出了人命,就算是她有错在先,也抵了大半了吧?这样想着,佟锦望向来人时眼中便多了些许期翼,待那人大步而来,停至她的面前,她就坐在地上仰望着他,在这天际才泛青边的初秋清晨,她好像看到了一座铁塔,又或者是棵大树,那样巍峨不动地伫立在自己面前,好像不管她犯了什么错,惹了什么麻烦,他都能用他极阔的臂膀尽数挡住,将她护在当中。

    动了动唇,在佟锦眼眶发热地犹豫自己是该叫“父亲”还是该叫“爹”的时候,来人骤然抬起大掌,比二夫人的掌势更厉十倍地扇在她的脸上,只一掌,就将她打得抛身出去,倒在地上再无起身之力!

    “孽女!竟敢谋害庶母加害胞妹!”

    来人的声音一如佟锦想象中严厉低沉,真像父亲,可此时佟锦心中阴冷一片,倒伏在那里,握紧的双手不可自抑地颤抖着。这就是她的父亲,是吧?

    “老爷,”古装大妈小小进前一步,颇为委屈地道:“刚刚老奴想打些水给大小姐洗脸,可大小姐突然发了脾气,把水打了一身,还说要向老爷告老奴的不是,老奴惶恐,先向老爷请罪。”

    佟介远这时才看了身边的嬷嬷一眼,看着眼熟,却也不记得是哪个,转过脸来,看着佟锦的目光更为凌厉!

    弑母害妹,这是所有人都目睹的事,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住日安安静静的长女竟有如此心机与胆量!定是与她那刁蛮的母亲学的!

    思及此处,佟介远眼底晃过一抹厌恶,“孽女!是谁指使你谋害庶母?说!”

    极厉的声音,喝得佟锦心尖发颤,她狠咬了一下嘴唇,借着抬手抚颊的机会用力按下,脸上的疼痛顿时激得她涕泪横流。她呜咽出声,蜷着身体畏畏缩缩地不敢抬头,直到佟介远不耐,再喝一声,她“哇”地大哭起来,“爹爹救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