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68044.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5章 为奴又为婢
    这一刻佟锦真的很佩服自己啊!不仅当家做主的不理她,大丫鬟不理她,现在连个二等小丫头也不理她,想修练到这种地步,也很有难度吧?

    小丫头的话音未落,堂屋里就走出一个青衣丫鬟,十六七岁的年纪,长脸长眼,看着有些冷相。

    “叫什么?”兰芝对佟锦视而不见,只管斥那小丫头,“平时装得像个哑巴,胆子却大,也不怕惊扰了二姑娘!要我说,早该打你几十大板,丢到野地里去喂狗!”

    她说得凌厉,小丫头却笑嘻嘻地,一指佟锦,“兰芝姐姐别骂了,别让大小姐久候。”

    兰芝这才转过脸来,笑了笑,“原来是大小姐来了,丫头不懂事,也不知通报一声,大小姐请随我来吧。”

    她说着转身就进了堂屋,绮玉没打算跟上,就与佟锦道:“姑娘去吧,我先回去了。”

    佟锦没言语,眼见她毫不犹豫地出门去了,心里轻笑一声。

    怕被她连累是吧?也对,一个丫鬟当着面就敢指桑骂槐地数落她,也难怪绮玉早早就溜了,估计心里不一定怎么想象她被虐待的画面呢。不过,她对m没什么兴趣,s还差不多。

    在小丫头好奇而有兴致的注视下,佟锦跟着进了堂屋。

    堂屋正中是做为客厅使用的,左右各有跨间,屋子里的摆设延续了院中的雅致,每一方都恰到好处,缀以花草,望而生静,又静中有动。各屋的窗子都是加宽的,阳光由外洒入,明亮而不觉烤炙,实在是极好的规划。

    左侧的花厅内,一个身着鹅黄衣裙的双髻少女倚在美人榻上,正以银勺盛着瓜子正逗弄着架上的鹦鹉,见佟锦进来眼皮也不抬一下,全当没有看见。

    她年纪与佟锦相仿,虽年纪尚小,却已现出娇美的底蕴,瓜子脸蛋,长眉俊眼,粉粉嫩嫩的,没有丁点庶女的气质,倒像是个天之娇女。

    这是佟玉帛?她不看过来,佟锦正好大大方方地盯着她打量,看她模样长得不错,只是看着不像“高烧未退”的样。

    站了一会,佟玉帛也没有搭理人的意思,兰芝更不会主动开口“提醒”,佟锦就左右看看,自己找了个光线好的位置,拖了张椅子过去坐。

    她刚坐下,就听一声娇斥,“放肆!知不知道你来做什么的!”

    “知道啊。”佟锦仍是坐着,笑眯眯地看着猛然坐直身子一脸怒色的佟玉帛,“我是来照顾妹妹,直到妹妹病体康复,才能回去啊。妹妹有什么吩咐,就尽管说吧。”

    佟玉帛愣了愣,瞪圆眼睛半天没吱声,还偷着多看了佟锦的肿脸几眼,那样儿,估计是怀疑佟锦是别人乔装假冒的。

    佟锦还是笑眯眯地,一点也不心虚,“妹妹要没有吩咐就好好歇着吧,我在哪都能待得住,不用担心我了。”

    佟玉帛一皱眉,甩手就将手里的盛瓜子的银勺砸了过来,“装什么傻?你最好认清自己的处境!你能不能回去,全在我一句话!”

    佟锦坐得比较远,暗器半路坠地没能生效。佟玉帛正想再撂几句狠话,就见佟锦猫着腰过来把银勺拾起,心里这才舒坦了些,朝兰芝道:“给她安排……”

    才说了个开头,就听佟锦笑道:“妹妹太客气,我才来,还什么都没做,你就送我东西了,这多不好意思。”

    佟玉帛还没反应过来,佟锦已经把那银勺收到袖子里的暗袋中去了。

    佟玉帛气得头顶生烟,指着佟锦半天没说出来话。也难怪她,佟锦换了主板这事还没来得及通知她,不小心气着她了。

    “拿出来!”佟玉帛抓起手边的一本书朝兰芝丢过去,“让她拿出来!”

    兰芝呆怔的程度比佟玉帛还严重呢,这会才惊觉自己失职了,连忙上前厉声道:“大小姐,怎地偷我家姑娘的东西!”

    听她用了这么严重的字眼,佟锦只得把勺子拿出来还给她,只是心里很不情愿。想来自己身体的原主也不会多有钱,这银勺也算是她来这的第一桶金了,就这么飞了。

    “妹妹舍不得送就还给妹妹吧,等哪天妹妹觉得我表现得好了,再送我吧。”佟锦还在给自己留最后一丝机会。

    佟玉帛快疯了,这货绝不是佟锦!绝不是!

    “我……我要喝水,我要喝水!”佟玉帛早想到一系列折磨佟锦的办法,倒水是第一步,只是现在,她也分不清自己是要执行计划,还是要借水浇火了。

    佟锦倒也麻利,一推身边的兰芝,“快去啊,妹妹要喝水。”

    兰芝果然是关心主子的,当即转身去倒水,倒到一半,她手上一僵,稍稍回头瞄了一眼,就见到又坐回椅子上晒太阳的佟锦,以及死瞪着她,气得脸色发青的佟玉帛。

    兰芝心里一抖,连带着手上不稳,手里那泉窑轻瓷小壶随即坠地,碎在花砖之上,发出极为清脆的一声。

    “啊!”

    兰芝还没来得及心疼这茶壶和自己这个月的月钱,就被佟锦一声惊叫吓了一跳。

    再看佟锦,倚在椅子中,顶着一张猪头肿脸轻轻按着胸口,“吓死我了,我身子虚,最惊不得吓,头好晕哦,我得休息一下。”

    佟玉帛吐血。

    “倒水!你去!”佟玉帛咬牙切齿的,分明已是忍到极限了。

    兰芝不等佟玉帛的怒火烧到自己身上,急忙转出去将中堂的茶壶拿了进来。

    “你早说想让我倒啊,我也不至于笨手笨脚的打破茶壶。”佟锦头也不晕了,主动起身过去,接下兰芝手里的茶壶,又到雕刻成根雕形状的茶台前,小心地注满一杯茶,给佟玉帛端了过去。

    看她离自己越来越近,佟玉帛攥了攥拳头,极力压下心头的怒意,复又倚在美人榻上。

    这个从小就极没存在感的姐姐今天不知吃错了什么药,竟不再唯唯喏喏,学会装疯卖傻了!不过有一点没变,不管什么时候她都是这么讨厌!

    佟玉帛对佟锦已不能用“不喜欢”来形容了,她对佟锦母女的恨意尤胜柳氏!她本该是天之骄女!本该是武威将军府的嫡女明珠!本该在权贵宗女中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本该有个人人倾羡的良配,本该荣耀尊贵地过完她这一生!

    可现在,这一切都只能是她的想象!

    庶出,一字之差,她就得容忍那些自谓尊贵的世族小姐,宗室出女的无尽嘲笑……不,或许她们根本没在嘲笑她,因为她是庶出,根本入不得她们的法眼!

    又因她这身份,她注定嫁不到高门望族,一些上门提亲的,不是身份低微,就是填房续弦,那些世族公子、宗室子弟,看也不会看她一眼,只因为一个“庶”字!

    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佟锦的母亲!

    所以,她怎会放过佟锦?怎会饶她!

    佟玉帛轻轻抿起双唇,看着佟锦双手将茶奉至自己面前,心中不由万分快意!她该广邀那些眼高于顶的小姐们来看看的!嫡出?也不过如此!

    佟玉帛浮躁的心情此时完全平复,她故意晾了佟锦一会,才懒懒地接过茶水,还未沾唇便将茶液反手泼出!

    “这么凉,换一杯!”

    她自然是要泼佟锦的,可却泼了个空,佟玉帛眼看着佟锦一溜小跑地跑到茶台前,又倒了一杯茶,自己喝了。

    “这茶真不错啊……”佟锦回头朝佟玉帛笑笑,“妹妹说什么?哦,凉了啊?”说着她试了试茶壶的温度,板着脸朝一旁的兰芝道:“你是怎么侍候的?妹妹还病着,居然连口热水都不备!看我不告诉爹爹,让他为妹妹做主!”

    明知道佟锦是顺嘴胡说,可还是把兰芝弄得紧张万分,她现在根本不敢看佟玉帛,万一看到二姑娘被气吐血了,又是她侍候不周了。

    佟玉帛心里又烦又怒,不过终是没像刚才那样表现得太过,反而笑笑,说道:“兰芝的确是不会侍候,那姐姐就去烧水,给我冲杯茶来吧。”

    佟锦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妹妹等着,我这就去。”

    说罢,佟锦真的拿着茶壶出去了。佟玉帛看了兰芝一眼,兰芝心领神会,马上跟着出去监视。

    不过兰芝还是来晚了一步,等她在后院找到佟锦的时候,佟锦正指挥着两个三等丫头烧水,自己躲在树荫下抱着茶壶喝茶。

    兰芝觉得自己一阵阵的迷糊,急需找个地方躺下缓缓神。

    “你们闲得没事做么!”兰芝打起精神斥责着两个小丫头,“自己的事没做完倒有心来管闲事!”

    两个小丫头本来也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佟锦拉来烧水了,现在得了斥责,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躲开了。

    兰芝瞄着佟锦,心血一阵阵的上涌,不过她忍着,拿出大丫头的威风道:“大小姐,不是婢子不让人帮你,只是姑娘院子里就这么多人,平时各有分工,没有闲人,还是劳烦大小姐亲自动手吧。”

    佟锦点点头,笑呵呵地从树荫下走出来,十分顺手地把茶壶递给她,“的确啊,我看大家都忙得很,只有你一个闲人,不如你帮我烧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