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68045.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6章 蛋腚是一种天赋

第6章 蛋腚是一种天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兰芝这回反应快,就像那茶壶会咬人似的连忙躲开手,佟锦不防,一个没拿住,又是“砰”地一声,这茶壶也寿终正寝了。

    “哎啊……”佟锦皱皱眉,“你看看,我就说你笨手笨脚吧?弄坏一个又一个,你家姑娘又不是开瓷器行的,哪有那么多茶壶让你摔?”

    兰芝突然很能理解自家姑娘那铁青的脸色了。

    人要脸,树要皮,遇上这没脸没皮的,可不就是没招么!不过这大小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耻了?其程度实在令人发指啊!

    “不过我会为你求情的。”佟锦拍拍兰芝的肩头,“不用谢我,就帮我烧水吧。”

    兰芝扭头就走,随手抓了个二等丫头交待她看着佟锦,自己回房间疗伤去了。

    新派过来的监视人看起来比佟锦要大上一两岁,模样十分清秀,又安安静静的,佟锦看着很是顺眼。

    “二姑娘性子急了些,却也没什么坏心。”丫头主动接过烧水的职责,与佟锦道:“我叫喜儿,大小姐往后有什么事,只管吩咐我去做。”

    “喜儿?”佟锦和她一起蹲在小厨房外的炉筒子前,歪着头仔细打量着她,见她脸庞圆润细眉细眼的,越看越觉得顺眼,就是名字不好,总让佟锦想起杨白劳她闺女。

    点起炉火后,没一会水就开了,喜儿早寻了茶壶和茶叶过来,沏好后置在托盘上,这才交给佟锦。

    佟锦也不耽搁,接过来就往堂屋去了。

    佟玉帛等得都快睡着了,不过她也没急,趁这功夫又多想了几个整人的点子,这会听到有脚步声进来,冷笑一声,侧身倒在美人榻上。

    “水滚了?”

    佟锦端着托盘过来,“是啊,滚滚的,烫到身上能脱一层皮。”

    佟玉帛的眉梢跳了跳,假装没听见,随手一指旁边的小几,放下吧。

    佟锦便依言将托盘放下,佟玉帛又道:“拿过来。”

    这回她有心理准备,准备着佟锦再给她耍滑,所以下一句话就是“直接把茶杯拿过来”,可还没来得及说,就见佟锦如她所想,直接用手将那茶杯捧了过来。

    还不整到你?佟玉帛凉凉地一笑,在榻上翻了个身,“突然困了,劳烦姐姐帮我拿一会。”

    佟锦用力地点头,“妹妹放心,虽然这杯子烫得很,但我会小心不把水弄洒到你身上的,要是把你烫脱一层皮,那可太可怕了。”说着还“嘶嘶呼呼”的,像是马上就要拿不住杯子了。

    这话让佟玉帛听得火大,无从宣泄之余又真的怕佟锦做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要是她豁出去泼个自己一身,那可赔大发了!

    想到这里佟玉帛拧身坐起,回头正想让她把杯子放下,却见佟锦哪里是直接用手拿的?手掌与杯子中间还垫着袖子呢!这能烫到哪去?至于嘶嘶呼呼的吓唬她么!还要把她“烫脱一层皮”,吓得她连忙就起来了!

    佟玉帛此时看佟锦是恨得牙根发痒,只觉得这人也太不要脸了,怎么能这么没下限啊!

    佟锦像是没发觉她情绪的波动,笑呵呵地道:“我刚才吹了吹,快凉了,妹妹喝吧。”

    呸!谁要喝你吹过的东西!佟玉帛这想法才出现,还没说呢,就听佟锦说:“哦,你不喝啊?太可惜了,不如我替你喝了吧,免得糟蹋东西。”

    说完,就见她端着茶杯回到之前她自己寻的座位上,一小口一小口地轻吸茶水,呼噜呼噜的扰得人心烦,她偏偏还没自觉,喝了两口又问:“妹妹这有点心吗?我饿了。”

    佟玉帛真想揍她!

    耍什么心机啊?还是动手最直接啊!

    “兰芝?兰芝!”佟玉帛喊人的声音里都带着恨意。

    才叫了两声,由外进来另一个大丫鬟打扮的女子,生得娇媚柔美,朝佟玉帛翩翩一拜,“姑娘有什么吩咐?兰芝有些不舒服,刚刚回房歇着了。”

    “真没用!”佟玉帛骂了一句,又对那大丫鬟道:“东西给思思送过去了?她的病怎么样了?”

    那丫头回道:“表小姐没有大碍,只是想念姑娘和夫人,姨夫人也说择日要来探望。”

    佟玉帛点了点头,望向佟锦的方向,不禁又带了几分气恼。那丫头早看见了佟锦,此时柔柔笑道:“姑娘,姨夫人托婢子带回一些清江木,说这种木料用以制炭吃锅子是最好不过的,清香又少烟,可这木料贵重,拿到外头去制恐怕有人会趁机以次充好,婢子听说大小姐似乎对制炭一事有些心得,婢子斗胆,不如由大小姐指导,咱们自己试试?”

    她说起话来柔柔软软的,好听得抓人心尖,佟锦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她始终是淡淡含笑的模样,看起来真诚极了。

    而佟玉帛自这丫头出现后情绪就变得放松多了,此时一听,连连点头,“清秋说得不错,姐姐,你就随她去准备吧。”

    佟锦还在看着这个叫清秋的丫头,闻言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来,笑道:“好啊,反正我也没见过制炭是什么样的,正好学学。”

    佟玉帛的眉梢刚刚一扬,清秋接过话去道:“大小姐谦虚了,大小姐博览群书,尤好杂项,府中谁不知道?区区制炭一事,只要大小姐肯做,又有什么难的?”

    听她这么说,佟锦便不再回答,又听她“咦”了一声,看着自己身上的浅兰秋装道:“这不是二姑娘的衣裳么?”

    佟玉帛也看过来,但没说什么,清秋轻轻一笑,“二姑娘忘了?前几天你说不喜欢这颜色,正巧老夫人跟前的芳华姐姐过来,连带着还有几套衣裳,就都让我送给她了。”

    佟玉帛这才现出恍然之色,唇角止不住地上扬,“我说怎么看着眼熟呢?姐姐也真是的,衣裳不够就与我说啊,怎么还管个丫头要衣服穿?说出去可要难听死了。”

    佟锦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穿的衣裳,她还真当宝贝似的怕弄脏了,没想到是佟玉帛不要的,这倒也没什么,只是老夫人那就有问题了,拿给自己孙女的衣服,再敷衍,也不能从丫头那里出货吧?

    瞄着佟玉帛舒心顺意的神情,佟锦奇道:“原来这衣裳是妹妹的,我说怎么这么紧呢,胸都要勒扁了,妹妹可真苗条。”

    佟玉帛白她一眼没有说话,清秋笑道:“我家姑娘年纪还小,自然比不得大小姐。不过大小姐这话在这说说也就罢了,传到老爷耳中,可就成了笑话了。”

    佟玉帛听了这话才意识到佟锦刚刚是什么意思,恶狠狠地盯了佟锦一眼。

    佟锦假装没看见,笑嘻嘻地跟着清秋出去了。

    其实早在佟锦从明威堂出来到这的这一路上,佟锦已想得明白了,来伺候佟玉帛,顶多是受气,不会少她一根指头,这就算报了她推佟玉帛下水的仇了?显然不是。那柳氏为什么不再罚她?就算是惧怕佟介远,也应该趁他不在多给她上点眼药才对,况且从佟介远昨天的表现来看,柳氏也不见得怕他,可柳氏就这么放过她了,并且见都没见,放弃了最后一个名正言顺揍她的机会,这对一个昨晚还恨不能吃了她的人来说,不反常吗?

    既然反常,就一定有问题。

    佟锦大胆猜测,会不会是佟介远出了什么条件才换来了柳氏的暂时妥协呢?这是很有可能的事,因为她的生母是公主,就算不受宠也好,被敌视也好,那也是公主!她要真出了事情,估计佟介远也不好交代,所以分析下来,佟锦就得到了一个结论——她死不了。

    既然死不了,那她要面对的无非就是斥骂毒打,反正她现在都已经是个猪头了,这些显然对她造成不了威胁。

    正因为心里有底,所以她才敢这么死皮赖脸的,反正最坏的就是挨打,没理由不反抗,让人打了又打嘛。

    而事实上她也高估了佟玉帛的战斗力,这丫头一看就是个冲动型的,虽然总想装蛋腚,但蛋腚是一种天赋,哪是那么好培养的?要知道,不是人人都像她一样,天生就深具这种气质的!

    倒是清秋,比起佟玉帛只想体罚她不同,这个清秋,懂得攻心为上,得小心了。不过要佟锦重视起来,也远没到那种地步,到目前为止,她重视的对象都不在佟家,而是在公主府,在那个对她不闻不问的公主老娘身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