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68046.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7章 制炭是一项技术活
    与清秋来到院中,果见院里堆放着一些一尺长短的圆木,清秋指着那堆木头笑着说:“大小姐不必再客气了,这些木料,就交给大小姐了,二姑娘早打算请老爷和二夫人过来吃饭,正好,今晚就让大小姐与二姑娘一同尽尽孝心吧。”

    “今晚?”佟锦盯着那十几根木头,“会不会太急了些?”

    清秋笑道:“怎么会?大小姐心灵手巧是人人共知之事,只要大小姐肯做,哪有做不成的?”

    佟锦点点头,“这倒是,你只管去请爹爹他们,制炭的事,就交给我了。”

    清秋没料到佟锦会答应得这么痛快,微有狐疑地看了看她,“不过院子里人手不足,恐怕只能抽调一人去帮大小姐,大小姐看看……”

    “不用不用,让她们忙自己的。”佟锦摆着手,一副心有成竹的样子,“我在书上看过一个秘法,正好不能让人看见呢,不过得把小厨房借我使使,现在距天黑还有一个半时辰,在这期间,可不许有人过来偷艺。”

    清秋皱了皱眉,什么清江木都是她随口胡扯的,她今日从外回来就见兰芝被气得够呛,料想佟玉帛不是对手,便有意备下一些未劈的木头为难佟锦,可佟锦竟尽数接了,还连连催她去请佟介远。

    难道这大小姐真会制炭?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左右想想,清秋最后下了个比较能说得过去的结论,大概这位大小姐真的从哪本书里看到过制炭的方法,所以才这么有信心吧?

    “那就交给大小姐了。”清秋盈盈地福了一福,“大小姐要记住,吃锅子的木炭要短小才好,还得劳烦大小姐将柴劈得细些。”

    “晓得啦。”佟锦干劲十足地抓起一根木头就往小厨房那边走,来来回回了十多趟,这才把那堆木头搬完,又将小厨房里的人都赶出小院,不理那几个厨娘和丫头的不满,拴上门,朝外头大声喊了句:“别偷看啊。”然后一头扎进小厨房,忙活起来。

    制炭?佟锦当然不会,就算她会,她也懒得在这方面浪费时间,刚才来烧水的时候她就偷瞄到小厨房里有不少好吃的,势必不能放过!

    佟锦先是各处搜刮了一遍,找到了一些燕窝、花胶和干贝等物,还有一些参片,成色自然不会差,只是份量都不多,应该是佟玉帛今天的份额。俗话说好货不怕少,佟锦把这些干货找油纸统统包了,又到院里围墙下挖了个小坑埋好,这才又回到厨房里,把炉子上那锅熬得香气腾腾的杏仁露端下来。

    杏仁露只剩了半锅,该是送给佟玉帛后,厨房婆子还没来得及克扣的。佟锦肯定不会客气,倒出来晾了晾,又从蒸笼中翻出一些精致的小点,到院里就和着阳光吃了个下午茶。

    吃完后,她伸了伸腰,手搭凉棚看了看天上。此时的阳光已不像中午时那般炙烈,所谓秋光正好,负者有罪!

    于是她扯出几条长凳,拼了个简易小床,翻身上去,嗯,除了硬点,倒是能睡的。

    这一觉,直睡到日落西山,佟锦是被外头的拍门声惊醒的,一翻身,差点没摔下来,连忙稳往身子,朝外喊道:“什么事?”

    一个婆子的声音传进来,“大小姐,咱们还得为姑娘准备晚饭,快点开门。”

    佟锦凑到门边去,隔着门板说:“今晚吃锅子,东西都是现成的,只差木炭,我这正加紧准备呢,你耽误我的事不要紧,可要是耽误了我爹爹吃锅子,说不定要把你打出去喂狗,你活了一把年纪,怎么连孰轻孰重也分不清楚?”

    那婆子不理这些话,急着只让佟锦开门,佟道便又道:“你去和清秋说,她答应把小厨房让给我了,在我事成之前,我是绝对不会开门的。”

    门外静了静,没一会又听到脚步声响,接着就听清秋的声音在外道:“大小姐快开门吧,老爷已经过来了,要见你呢。”

    佟锦笑道:“麻烦你转告爹爹,我这马上就好,让他等着吃锅子吧。”

    佟锦死活不开门,清秋也没招,总不能让人翻墙过去吧?传出去都成笑话了。不过佟锦在小院里待了这么久,一没听到劈柴声,二没见到烟火,说她在里面制炭?清秋还真不相信。

    把这疑问一说,佟锦乐了,“放心放心,马上就有火了,别急啊。”

    越这么说,清秋心里越不踏实,这主意是自己出的,本想连劈柴带烟熏的,肯定能治到佟锦了,可现在总觉得不靠谱。

    再问话,那边没动静了。

    佟锦没时间和清秋聊天了,这一觉睡的时间太多,她得抓紧行动了。

    先是抓了两把灶灰,对自己说了声对不起,就胡乱地把黑灰涂在脸上衣服上,再揪乱头发,然后把那些圆木堆到灶台旁,又加了一些柴禾,在灶台及四周的案板上倒上油,整把厨房里能找到的油都倒光了,这才拿着火折子退到厨房门口。

    不是要火吗?简单啊!

    “啪”地一弹,闪着暗红亮光的火折子毫不犹豫地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直奔已做好火灾准备的小厨房而去!

    这是佟锦头一次纵火,没有想象中那般蓬然而起,沾了火星的油悄无声息地蹿成一条火龙,烧着身下的物什,噼噼啪啪地发出一些杂音。

    佟锦迅速退出小厨房,看着厨房里的火势渐渐蔓延由案台开始直烧到灶上,再到地面墙壁,房梁屋顶。

    在油的帮助下,十来分钟时间,整个小厨房已是火光弥蔓,烤得佟锦的猪头脸一阵阵的发紧,不得不退得更远一些。

    随着火光四起,院外的拍门声也越是急促,间杂着惊呼慌乱,嚷闹一片。

    佟锦没搭理那些叫门的,捡了个避火的地方坐下。

    放火之前,佟锦已经做好了地形侦测,这里本来就是厨房,为防火患,厨房与后院墙间隔了很宽的空地,都是青砖铺地,没有任何植物,院中仅有的一棵大树也在靠近院门之处,这都是为了保证一旦厨房失火,不会牵连过广,所以,急什么?再烧一会吧。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了,乍起的大火在这微暗的夜色中显得格外醒目,佟介远应该已经回来了吧?这里距明威堂不远,应该很快就能看到。

    佟锦正往嘴里扔着从厨房翻出来的鱼皮豆,一边欣赏火势的时候,突然见到院墙上冒出一个影子,正挣扎着想从墙头翻过来,还一边喊着:“大小姐!大小姐!”

    佟锦真感动了。

    刚才门外头闹哄了那么长时间,嚷嚷的都是“着火了”,“快开门”这种惊叹,却是连敢踢门的都没有,显然是不知院内火势如何怕引火烧身,这种情况下还能惦记她的,还敢冒险翻墙进来的,实在是太难得了。

    佟锦听声音已知道是谁了,连忙过去接应,等那人从墙上摔下来一看,果然是喜儿。

    一脸急色的喜儿见着佟锦的熏烤猪头造型先是慌了一下,可再看她手里的鱼皮豆和悠闲的模样,又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佟锦也不和她解释,乐呵呵地把鱼皮豆塞进她嘴里一个,而后回身开门,低头就冲了出去。

    “快救火!别烧到妹妹!”

    佟锦这一嗓子嘹亮无比,聚在外头的丫鬟婆子见只烧了厨房,火势并未蔓延,一个个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当即拿桶的拿盆的盛了水就去灭火,没一会又有些家丁冲进来帮忙,人多势众的情况下,那一屋子火苗终是抵挡不过,渐渐地平熄下去。

    不过,火是灭了,可厨房里的东西烧得一件不留,也算是造成了一定的损失。

    佟玉帛早在院子里蹿火的时候就在丫头的护卫下撤出采薇园了,和闻讯赶来的佟介远及柳氏远远地站在园外,等候家丁回复。

    其实在采薇园外已经看不到火光了,只是那在夜色中也很浓郁的黑烟在采微园上空盘旋不去,险些气歪了佟玉帛的鼻子。

    “到底怎么回事?”柳氏看女儿气得煞白的小脸,皱了皱眉。

    佟玉帛咬着牙,急急地正想说话,清秋上前半步道:“回老爷夫人,都是奴婢的错,奴婢正与姑娘聊起晚上吃锅子的事,大小姐便说她会制炭,拦不住的就去了,还拴了小厨房的院门不让人进去,奴婢在门外劝了良久,可大小姐就是不听,还说老爷送她过来就是当差的,现在姑娘不让她干活,就是存心让她交不了差,存心害她被老爷斥责,所以这事她一定要做,谁劝也不行。”

    “简直胡闹!”佟介远脸色铁青,看样子气得不轻,“那逆女还在小厨房里?”

    柳氏原还想说点什么,听了后一句话,又见清秋点头,便不说话,轻轻拍着女儿的手背,看向采薇园方向。

    要是烧死了才好!

    可惜,佟锦太让她们失望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