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68047.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8章 被动
    佟锦被人带出采薇园的时候,熏烤猪头的造型已经更加完善了,离得远远的看见佟介远那小山一样的身影时,佟锦快步奔去,在离佟介远两三米的地方急急停往跪倒在地,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显然已是在心里排演了很多遍了。

    “爹爹……”佟锦才一开口便已哽咽,以袖掩面久久不能言语,待放下衣袖,早已泪水涟涟,泣不成声了。

    “女儿错了。”

    “求爹爹原谅!”

    “妹妹可还安好?”

    “惊动二娘实在是女儿的过错!”

    一声声,情挚意切,听得佟玉帛直犯恶心,要不是清秋紧紧拉着,她早冲过去踹她了。

    就这事,说佟锦不是故意的,佟玉帛第一个不信!

    佟介远冷哼一声,甩手而去,其他人不敢怠慢,连忙跟上,直到回了明威堂,在中堂内各自落座,佟介远这才一拍案几,“跪下!”

    佟锦乖乖地跪下,黑漆漆的猪头脸在灯火的映照下显得格外诡异,佟介远看了两眼就不想看了,移开眼去怒斥佟锦,“焦躁任性,死性不改!”

    佟锦抽抽咽咽地低头听斥,待听到“你妹妹体谅你,你却如此妄为,不打不能记训”的时候,她寻了个空档,嚅嚅地说道:“确是女儿的错,女儿是听说爹爹晚上要过去吃锅子,妹妹准备吃食以表孝心,这才急了,也想备些什么以搏爹爹和二娘的欢心和谅解,可自己身无长物,想着曾在书上见过制炭的方法,认为简单,就揽了这差事,没想到,险些酿成大祸。女儿知错了,请爹爹加以重罚!无论打多少板子,女儿绝无怨言。”

    她哭得伤心,认错又认得爽快,佟介远为难地皱了皱眉,心里头一回感念这个长女的孝心,加之只烧了厨房,并未造成别的损失,竟不忍将责罚出口了。

    柳氏见状哪还不懂,忍着心中的不快,朝佟玉帛道:“吓到了吧?晚些请个大夫来看看,本就病着,可别再大发了。”

    “是。”佟玉帛已经被佟锦气到无语了,只简单应了一声。佟锦这番话不能说不对,此事的确因锅子制炭而起,可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好像她放了把火,反倒成了孝女了。

    柳氏见佟玉帛没有接话,有点失望。本来佟玉帛可以趁此机会将事情往嫡庶之分上扯一扯,一个险些被嫡女“烧死”的庶女,显然有很大空间可做文章的,更可激起佟介远对她母女的愧疚之情,只是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佟玉帛却放过了。

    柳氏只当佟玉帛是年纪尚小,没能领会个中精髓,却怎么也没想到佟玉帛纯粹是被气的,气糊涂了。

    “老爷。”柳氏开口道:“锦娘虽然莽撞,但我相信这件事她不是有意的,毕竟当时她还在厨房之中,一不小心就会引火烧身,眼下除了小厨房也没什么别的损失,老爷便只罚她禁足一年,闭门思过也就罢了。”柳氏想得明白,佟介远现在已有心软之意,就算现在逼得他打了人,难免不保证他对这个小贱人不生出什么同情之意,与其如此,还不如眼不见为净,憋她个一年半载!

    佟锦在旁边听着差点没骂出声来,她这又是辣椒水又是演技派的,容易么?眼瞅着就要脱身了,被柳氏这么先声一夺人,就要在她那简陋小院里禁足一年,这比打上十板子可惨多了啊!

    不过这种时候可不能迟疑,她呜咽着拜倒,“女儿愿意禁足思过,并茹素示诚,直到爹爹原谅女儿为止。”

    听好了啊,她可没说一年啊!至于茹素,反正从午餐看起来她那肯定也是少见荤腥,她干脆放弃,丢出来当个筹码。

    佟锦和柳氏暗暗较劲的功夫,佟玉帛急了,忽地起身,“不行!她还得跟我回去!”

    佟介远望向佟玉帛,脸色沉沉的不知在想什么,柳氏当即喝道:“玉帛坐下,听你爹爹的!”

    佟玉帛着急啊,她不仅没整到佟锦反而被气个半死,现在哪能眼睁睁地看着佟锦全身而退?就算是禁足也不行!

    可佟玉帛在柳氏面前虽敢任性些说一不二,但还是有些害怕佟介远的,此时面对佟介远望过来的询问目光,心中一慌,差点就要说佟锦的刑罚还没到期,得继续执行。

    亏了清秋动作快,扶着佟玉帛坐下,轻轻开口道:“老爷,姑娘是想和大小姐多多亲近,消除大小姐对姑娘的误会呢。”

    佟介远抬眼看了她一眼,“哦?什么误会?”

    清秋道:“大小姐说碰姑娘下水是无心之失,可传到老爷耳中却是大小姐有意为之,姑娘担心大小姐误会这些话是姑娘说的,甚至以为姑娘是故意落水存心嫁祸,便想趁着大小姐在采薇园的机会将此事说开,以还姐妹之睦。”

    这番话说出,堂中静了一会,连佟锦都不由得深看了她几眼,心道,这清秋,倒是比想象中更厉害点。

    佟锦的确是怀疑佟玉帛落水一事是有人故意设计的,虽然当时她正挨着揍,却也能分辨得出身边人员众多,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她要靠近佟玉帛,并把她推下水,这是一件多么有难度的事情?可她居然顺利完成了,不奇怪吗?

    奇怪,就说明有鬼。

    原本她以为是柳氏设了这一计用以除掉她,可回想昨晚柳氏那激动怒骂的样子,根本就是真情流露,所以不会是她,佟介远更不可能,那她目前认识的人中,就只有佟玉帛有嫌疑了。

    再看她到了采薇园后佟玉帛一不急二不恼,根本不与她计较昨晚的事,不奇怪吗?至少换了佟锦,就算对方有说辞,她也不会相信,再见到那人时,她定是要质问对方为什么要推自己下水的,而佟玉帛没有。

    不过,这些事都是佟锦自己在心里分析的,她想再找些证据,寻个好点的时机再佟介远告状,可没想到被清秋一语道破。

    是她有天眼通?还是她发现了佟玉帛计划中的漏洞,及时补救?佟锦认为第一种可能太有难度,所以她选择相信第二种。

    在清秋善意的解释之下,佟玉帛成功地塑造了爱姐护姐尊敬姐,苦苦化解姐妹矛盾的可爱妹子形象,佟介远最终也没采取柳氏的建议,还是把佟锦发配到采薇园去,不过这次有标注,必需听佟玉帛的话,不能再自作主张,否则就让佟玉帛代父行刑,十板子之内的都可以先斩后奏。

    不妙啊!大大地不妙!

    看着佟玉帛趾高气昂地得意洋洋,佟锦暗暗流下两行对自己的同情之泪,乐颠颠地又跟着回采薇园去了。

    别说她不长心,比起禁足一年,她情愿选这个!不过,也得争取赶快脱身就是了。

    回到采薇园后,佟锦主动说:“妹妹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保证办好。”

    佟玉帛斜她一眼,撇了撇嘴,“姐姐今天辛苦了,先回房歇着吧,明天一早过来听差。”

    反常,太反常了!不过佟锦也没客气,当即向兰芝问明自己的住处,回房去了。

    “姑娘可是有了什么好办法?”兰芝看着佟锦消失的方向,磨了磨牙。

    佟玉帛轻哼一声,“明早的污物都不必处理,交给她就是了!”

    兰芝笑笑,清秋却皱了皱眉,“姑娘三思,婢子总觉得这大小姐变了许多,要是明天她再生出事端……”

    “你还敢说!”佟玉帛的音量猛然拔高,“要不是你出的馊主意,她也不会烧了小厨房,还有脸在父亲面前扮孝女!”瞥了一眼清秋,佟玉帛继续道:“明早你去监视她,有人看着,我看她还能怎么耍滑!”

    清秋低头称是,一旁的兰芝见状抿了抿唇,忍下将到嘴边的笑意。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佟锦就被一个小丫头叫起来,交代了今天的差事。

    看样子佟玉帛学聪明了,不和她当面交锋了。

    小丫头领着佟锦从后门出了采薇园,采薇园后身不远处有一个单独的小院子,这里是专门处理采薇园污物的地方,院中无房,只搭了两排遮阳的篷子,前后两门,院子正中一口水井,水井旁堆着五个有盖的马桶,散发着阵阵异味。

    小丫头掩着鼻子,一指墙角处立着的巨大木桶,“东西都倒在那里,会有专人来收的,大小姐只将这些桶子刷干净就好。”说完她便招呼院里原有的两个粗使婆子,一起出去了。

    佟锦叉着腰,离得远远地看那些马桶,好像光用瞪的就能把它们瞪干净似的。

    “大小姐怎么还没动手?”

    柔柔的一声笑语自身后传来,佟锦回头一看,清秋微含笑意地站在院门之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