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68048.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9章 软刀子
    “你是来帮忙的?”佟锦笑眯眯地看着她,随手指过去,“你自便吧,我就不和你客气了。”

    清秋也笑笑,“婢子是来监看大小姐进程的,并不是来帮忙的,大小姐还是尽快动手吧,若是半个时辰内不将桶子送回去,姑娘便要生气打人了。”

    “哦?是吗?”佟锦认真地想了想,神色渐渐严肃起来。

    “姑娘的脾气大小姐应该了解,她要是恼起来,是连二夫人的话都不听的。”清秋循循善诱,“大小姐是个聪明人,只消让姑娘出了这口气,大小姐就能回去了,何必为了一时的颜面,冒着遭受皮肉之苦的危险?”

    佟锦再一次点头,到清秋身边拍了拍她的肩头,“多谢你提供这个线索给我。”

    清秋笑着低头,没再言语。

    她是等着佟锦动手的,可等了一会,见佟锦捏着鼻子绕过那几个马桶,往对面的遮阳篷里去了。

    “大小姐……”看到佟锦坐在篷下的长凳上,一副休闲安适的模样,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清秋皱了皱眉。

    佟锦笑眯眯地朝她招招手,“你也来坐啊,正好聊聊天。”

    佟锦仍穿着昨衣蹭黑了的衣服,脸上的肿胀好了些,但也留着受过伤的痕迹,这样一身极为落魄的模样,配着她的笑脸,却生出一种异样的活力,让人的心都忍不住随着她的笑容跳了两跳。

    清秋警惕地看着她没有靠近,“大小姐要说什么就说吧,时辰不早了,大小姐别忘了还得向二姑娘交差呢。”

    佟锦也不强迫她过来,笑着问:“你刚刚说我不交差她会怎样?”

    清秋抿了下唇,垂眼道:“大小姐难道忘了昨晚老爷说过什么?”

    “我自然没忘。”佟锦用脚勾过另一条长凳,学着昨天下午的样子将两条凳子拼在一起,“我倒真希望她能动手。”

    佟锦躺在长凳上面,说着话,翘着的脚一晃一晃的,晃得清秋的心都跟着乱了。

    佟锦的话不难理解,她是真希望佟玉帛能动手的,但清秋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虽然佟介远给了佟玉帛这样的权力,但这不代表佟玉帛能毫无顾忌地使用它,正相反,如果有一天佟玉帛真的使用了这个权力,那么她之前营造的爱姐护姐好妹子的形象就会毁于一旦,甚至会激怒佟介远。毕竟他是最不愿见到姐妹相残这种事情发生的。

    正因为清秋了解这一点,所以开始的时候才会以此逼迫佟锦,希望佟锦能因为惧怕而早点完成任务,可显然她又错了。

    也对,如果佟锦连这点都看不出来,又怎会肆无忌惮地做出昨晚那事?

    “怎么样?想明白了吗?”佟锦头枕着手臂,笑呵呵地望着篷外的天空,好像那里有什么好事一样。“不知道佟玉帛有没有你这么聪明,最好是没有,那我拼着挨板子,也能早点脱身。不过……”她歪了歪头,目光移向院门口的清秋,“如果她也明白,还派你来监视我,那可太不尽人情了,毕竟,你对她那么忠心耿耿。”

    听着她的话,清秋置于腹前的双手紧了紧,正想听佟锦说下去,却见佟锦调整了一下姿势,闭上眼睛,不再理她了。

    清秋的手指绞在一起,绞得指节微微泛白,她想着昨晚兰芝那个想笑又没笑出来的笑容,越想,心里越是不舒服。

    没错,佟玉帛是很信任她,可再信任,她也只是个奴婢,而佟锦,再不受宠,那也是武威将军府的嫡出长女,她们根本不是可以相提并论的人!让她来监视佟锦?她能做什么?如果佟锦像以前那样好欺负她还有些施展余地,可像现在,人家就明目张胆在躺在那晒太阳,她又能做什么?难道还能强把佟锦按在马桶里不成?她根本什么都做不了!不仅如此,一会待时辰一过,佟玉帛反而会问她督促不利之罪,派她来监视,对她而言就是一柄双刃剑,做成了是对大小姐不敬,做不成就要等着听罚,无论怎样,都是错的!

    “大小姐和以前相比的确是不同了。”清秋咬着下唇,轻轻地说。

    佟锦闭着眼睛轻笑,“其实不是我变了,而是之前,根本没有人了解过我。”顿了顿,仿佛觉得没有解释够似的继续道:“从前我觉得我应该避让,但偏偏有人不让我避,这么多年我也避厌了,于是决定改变一下。”

    佟锦哪能知道以前的佟锦是什么样的?虽然有各方猜测,但她终究不是原主,性格不同,生活习惯肯定也都不同,她无从解释这些原由,就只能指责任何一个说她有变化的人,不是她变了,而是大家从来没了解过罢了,以前种种软弱不堪,便都可归为不想挑事故而选择避让的假象。

    清秋对这番说辞没表示出过多的猜忌,毕竟表里不一的人多了去了,不只佟锦一人,只是她有点惊讶,如果按这大小姐所说的,以前的一些事都是其刻意忍耐的结果,那么她不得不佩服,这主的忍耐功夫当真是一流的。

    两人各自沉默半晌,佟锦突然问了一句,“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清秋抬眸,看着躺在那里姿态难看却又透着一股异样洒脱的佟锦,没有搭话。

    佟锦也不在意,继续问道:“就打算跟着佟玉帛,将来随她陪嫁过去,甘心做个通房么?”

    清秋忽地激动起来,佟锦不知何时睁开眼睛,朝她望了一眼,笑道:“我也是猜的,佟玉帛也快到议亲的年纪了吧?像你这样聪明又有模样的人,要是没有二娘的默许,怎能还留在她的身边?显然是为了将来在做打算,如果将来佟玉帛有了敌人,你就是她用来对付敌人的那杆枪。”

    清秋久久未语,并非因为佟锦说错了,相反,她说得全对。

    “尽心尽力地与人为婢,最终也是想求个好些的归宿。”清秋开口,语气中带着微不可查的酸涩,“为刀为枪,总归还是有用,比起随意丢给一些不相干的人,已是好了很多了。”

    “你这想法有点悲观啊。”佟锦笑呵呵地又闭上眼睛,“其实,只要想改变,就一定有改变的可能,哪怕只是一点点。”

    清秋恍惚了一阵,忽地惊醒,眼中防备复起,“大小姐是在离间我与二姑娘么?”

    佟锦嘻嘻一笑,“你要这么理解我也不反对。”

    看佟锦那毫不心虚的样儿,清秋顿时觉得十分无力。她有点理解兰芝为什么气成那样了,这大小姐,你讥讽她也好、戳穿她也好,她都大大方方的承认,让人难以后续,说好听点是果断应对,说难听点,实在是有点没脸没皮了。

    清秋没再继续和佟锦说下去,转身出了小院。佟锦听到声音眯眼看了看,也没叫她,继续隔着遮阳篷,享受早上**点钟的太阳。

    过了没多久,来了个小丫头叫佟锦回去,佟锦不禁想是不是二姑娘实在憋不住了,这才放弃用这方法折磨她。

    这也太沉不住气了!其实,憋不住可以就地解决嘛,不一定非用马桶啊!

    跟着小丫头离开小院,才进采薇园,就见兰芝在那候着,佟锦不由笑道:“怎么来接我了?也太让我不好意思了。”

    兰芝明明白白地翻了个白眼,“大小姐不当差也就罢了,竟还用水泼了清秋,姑娘让我来问问,小大姐到底想怎么样?姑娘是念着姐妹情份的,大小姐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佟锦想了想,没多问清秋的事,笑着道:“只是误会一场,怎么还认真起来了?妹妹呢?我去和她解释一下。”

    说着佟锦就要往正屋去,兰芝连忙拦着,“不用了,姑娘说了,既然大小姐什么都不愿意做,那就回房去歇着吧。”

    还有这好事?佟锦狐疑地看着兰芝,兰芝却没再多说什么,把她送回在耳房那边的临时房间后,甩手走了。

    不用干活,佟锦自然乐得高兴,不过这事有点诡异,她怎么闻都有种阴谋的味道。

    回床上去躺着,顺便琢磨这里面的玄机,一下子就平静地琢磨到了下午,佟锦可是躺不住了——她还没吃中饭呢。

    佟锦起身来想出去,刚到门口就被两个婆子拦了回来,说是佟玉帛下午有客,要收拾院子,不方便佟锦出去,至于吃食,会随后奉上的。

    事实证明,这些都是敷衍之言,待佟锦错过第二顿饭的时候,她终于意识到,她这是被软禁了。

    这可真是软刀子杀人不见血啊!如果是明刀明枪的,佟锦怕过谁啊!可现在,被那两个壮得像二师兄似的婆子堵着门,她就算有拼死杀出门去的决心,也得有那执行力才行啊!

    这招真损!佟锦不禁猜这是谁的主意,佟玉帛?这种可能性很小,昨天柳氏提出软禁的时候,佟玉帛是立时反对的!兰芝?这姑娘看起来很憨厚啊,不应该能想出这样的主意。那就是清秋?也不该啊,自己和她也没这么大的仇,况且她主张的是给佟玉帛出气,现在把自己软禁到这了,佟玉帛上哪出气去?

    想来想去,能出这损招并能让佟玉帛马上执行的人,也只有柳氏了。

    真没规矩啊!明明是年轻人之间的较量,你一个中年大妈,瞎凑什么热闹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