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68051.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章 又一个佟锦

第12章 又一个佟锦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的归来让金纷园上下乱了一会,大概谁也没料到她会这么快回来,虽然造型惨淡了点,但精神相当不错。

    金纷园没有自己的小厨房,只有一个炉筒子,自然没办法烧水洗澡,不过弄点开水仔细打理打理自己还是办得到的。擦去身上积了两天的灰尘与脸上的道具,洗净头发,由里至外换了身衣裳,佟锦终于舒舒服服地躺在自己的床上了。

    “唉……”

    佟锦睁开眼,朝四周望了一眼。

    屋里只点着一盏豆灯,并没留守夜的丫头,静得一丝声音也没有。

    “唉……”

    佟锦“蹭”地从床上蹿起来,“谁!”

    接连的两声叹息,让佟锦意识到并不是自己的错觉,可……屋里除了她,没有别人。

    佟锦终于体会到头皮发麻是什么意境了,一层层的栗米自头顶一颗颗地蔓延下来,到脖子,到手腕……

    “唉……”

    “我服了!”佟锦没种地坐在地上把脑袋往两腿间一杵,身上忍不住的哆嗦,“劫财劫色随便你,不带灭口的啊!”

    “我不会害你……”

    幽幽的声音再次自佟锦耳际响起,仔细听听,又不对,这声音……竟似从她的脑中传出来的一样。

    “因为……我就是你……”

    “我是佟锦……”

    佟锦!

    佟锦猛然抬头,看着依旧沉静的四周,一抹明光划过心头!

    是她!不,应该说,是她这身体的原主!

    “你在哪里?”佟锦说完就冒了一身凉汗,还能在哪?就在她的身体里!

    “你没死?”这看起来是一句废话,但佟锦还是问了。

    良久过后,脑中声音再起,“我……也不知道。”

    佟锦茫然了。

    这是怎么个情况?她被强买强卖了,买完后才告诉她,房东还没搬走呢啊,你俩挤挤吧。

    怎么挤?产权算谁的?交不交房租?再尖锐点,将来有了男人是一人一半还是我七你三?下半部分归谁?这都是问题啊!

    “那……你什么时候走啊……”佟锦问了句连她自己都觉得挺不要脸的话。

    脑海中再次沉默下去,约么半个时辰后,声音幽幽再起,“我想,要是走,也该是你走吧?”

    佟锦捂脸,对啊,这是人家的身体啊!

    “那个……”

    “叫我锦娘吧。”那声音带着点无奈。

    佟锦也无奈啊,谁让她们恰好同名来着,“其实如果你能让我回去,我很乐意再死一次,把身体还给你。”这是真的。

    又等了一会,锦娘叹息一声,“我做不到。而且……我也不想留在这,这里没人关心我,我也什么都做不好,活得很累,但你,比我好多了。”

    “那……”佟锦又不好意思了,但她还是问了,“既然你不想要这个身体,怎么还留在这呢?”

    “我不知道。”还是那个回答,锦娘沉默了一会,“大概是我还有些执念吧,所以我离不开这身体。”

    佟锦皱了皱眉,“是不是要我去完成你的什么心愿,然后你才能了无牵挂的去飞升?”

    其实她是想说投胎来着,但飞升,听着明显更高级点。

    锦娘轻轻地“嗯”了一声,“该是如此。”

    佟锦松了口气,知道不用为将来分配男人而头痛,心情也没有那么沉重了,“那你就说吧,什么心愿?只要是我能办到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心愿……”

    佟锦眨眨眼,觉得是听错了,把自己坚决完成心愿的态度又表达了一遍,锦娘还是说:“我真不知道……”

    佟锦当时就觉得自己被耍了。

    完成心愿,飞升;不完成心愿,不飞升;没有心愿,还是不飞升,也就是说,还是要分男人啊!

    “你别着急。”锦娘的声音柔柔的,“我总觉得我应该知道这愿望是什么的,但就是想不起来,给我些时间,容我想想。”

    她这么一说,倒让佟锦不好意思了,不过想想,总归是没再说什么客气话。

    锦娘不愿留下,这是对她们都好的事,她是绝不会去劝锦娘“生活多美好”,“好死不如赖活着”的,否则把锦娘劝活了,她要去哪?去死吗?她虽不愿生活在这里,但更不愿就此消失,不然她何必上赶着去和柳氏与佟玉帛交锋?早一头撞死了!

    “好,你只管想,能做到的,我必定去做!”比起刚才的宣言,佟锦这次的承诺正式了很多。

    锦娘没再说话,佟锦也需要时间去消耗合租带给她的冲击,脑海里再次安静下来,直到清晨,佟锦睁眼时还怀疑,脑子里住了个人的事是不是她的想象。

    “还是没想出来……”

    佟锦闭了闭眼,接受了这个现实。

    “没关系,继续想,闷了就出来和我聊聊天。”和锦娘打了个招呼,佟锦就叫丫头们进来帮她梳洗,而后吃饭、闲逛……逛到院门外看到门额上的字,不由恍然大悟。

    金纷园,这个佟锦从见了第一眼就觉得熟悉的园名,其实不是字熟悉,是音熟悉。金纷,就是精分吧?这可真是缘份啊,她现在可不就是精神分裂的状态么?

    闲逛了一上午,等佟介远派来的大夫来了又走,用罢午饭,佟锦又倒在床上,召唤锦娘。

    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相信不只是她,锦娘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冷静,之前两天加这半天,也应该冷静得差不多了,是沟通的时候了。

    锦娘显然也很无聊,佟锦的念头刚动,她就说:“你有什么想问的,就尽管问吧。”

    当然不会客气,将自己归纳了一上午的问题缓缓问出。

    待锦娘解说了大半个时辰,佟锦才对自己身处的地方有了一个笼统的了解。

    这里并不属于佟锦那个世界,而是一个名为“中洲”的地方,幅员辽阔得让锦娘无从形容。中洲上赵、明、周三大强国比邻而立,她们便是大周圣朝的子民。

    按锦娘所说,中洲子民极为尚武,大周更是以武立国,故而武将在圣朝内的地位很高。而佟介远就是一名高级武将,官拜二品武威辅国大将军,袭宁远伯,三年前从边关调回京城,进入更高级的权利核心。

    通过锦娘的讲述,佟锦了解到这里虽不是自己原来的世界,但国家设置、风土人情多有相似之处,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的人都身负一种灵气,是习武的基础,佟锦听着别扭,自动把它翻译为内力,就顺耳多了。

    再说将军府里,佟介远家中行二,但大哥弟弟都在京外任职,所以主要人员只有佟介远一家,不像那些深宅侯门动不动就是几十口子人,听着都头痛。而佟介远也只有柳氏这一个妾室,加上老夫人、佟玉帛、佟锦和一个年仅九岁的庶子佟七锤,一共六口。

    嗯,又是一个新名,佟七锤,这名字很威风啊!颇有铁匠世家的高手风范!

    听锦娘念念叨叨地把各人身边的丫头婆子都说了一遍,佟锦终是忍不住,追问公主老娘的情况。

    提到公主老娘,锦娘沉默了一阵子,最后轻叹一声,“我一直觉得她比我还要可怜。”

    佟锦的生母名为兰月华,受封揽月公主,这看起来是个无比尊贵的身份,可放在兰月华身上,多多少少都显出几分尴尬。

    兰月华的受封之路在佟锦听来就是异世版“紫薇寻爹记”,比较庆幸的是中途没出现个小燕子搅局,不幸的是刚认完爹没几天,爹就驾崩了。

    这是件很尴尬的事,因为兰月华还没时间和皇室成员打成一片,还没有人认同她,她就失去了最大的靠山。而更尴尬的事是,兰月华还有个哥哥。

    没错,她有个哥哥,但这个哥哥,却不是老皇帝的血脉,是兰月华的母亲带子守寡了数年后,才遇上了皇帝,有了兰月华这颗遗珠。

    你说,尴不尴尬?

    皇帝风流,寻花问柳也就罢了,居然还寻到一个寡妇身上,这让皇室颜面何存?可先帝临终前的遗言也不能不办,更不能撤了兰月华的册封,于是兰月华就在两难与尴尬的缝隙中生存了下来。只是没有了靠山,加上太后对她很不待见,所以兰月华这公主做得很不舒心,虽名为公主,却只领着郡主的俸禄,也多亏了她那死鬼皇帝老爹,料想到她的身份不被众人所喜,所以临终前用自己的私房钱给她置了些嫁妆,也算没亏待这个失散多年的女儿了。

    听完这些,佟锦突然有点后悔,和佟玉帛撂狠话有点撂早了,她哪知道她还觉得挺能沾光的公主老娘居然也是个落魄种子?难怪将军府上下都不将她放在眼里!

    “哎?”佟锦忽地坐起来,“既然你娘……我们的娘这么不受太后和现在皇帝喜欢,怎么还能嫁给佟介远?你刚刚是说你爹还挺受皇帝赏识的吧?”

    “嗯。”锦娘又叹一声,“这又是另一个错误。”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